盤點:區塊鏈10大真相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互聯網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18/5/10 11:09:59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訊)漆黑的夜空籠罩著西藏羌塘無人區,茫茫雪野死一般的沈寂,呼嘯的寒風陣陣刮過。一陣異響,伴隨著微弱亮光,正在逼近。它們似乎收到了某一種信號,光點越來越多,腳步和喘氣的聲音越來越強烈。就在一瞬間,一陣嗷叫和撕咬中,一只羚羊在餓狼的圍攻中倒下。

中國的區塊鏈版圖,原本是一片荒蕪。那些勇敢而兇狠的玩家,膜拜在中本聰的神奇之軀前,先知先覺,率先殺入了這片荒野。伴隨著他們的到來,那些在經典互聯網創業浪潮中跌倒的人,開始擡起頭顱、張開雙臂,全身而入。

他們,有的是落寞邊緣的投資人,有的從巔峰跌落的創業家,有的是慘烈競爭的出局者,有的是屢屢不得誌的創業者,有的是企圖一夜暴富的失意人。他們共同守護著心中的“圖騰”,運籌帷幄、精心布局,成為了這片荒原的主人。

他們,就是中國區塊鏈江湖上的餓狼,甚至惡狼。獠牙顯露,目光林凜,時刻準備著對獵物們發起一輪又一輪攻擊。

每一個初入狼群的幼狼,同樣擺出一副主人的姿態,無不期待成為捕食獵物的贏家,而不是他人嘴上的一頓美餐。

無論是鏈圈,還是幣圈、礦圈,他們構成了區塊鏈共同的生態。前者,專註於區塊鏈技術的研發、應用,甚至從區塊鏈底層協議編程開始做起。後者,他們並不關心區塊鏈技術能否落地,甚至不關心這一項技術有沒有未來,更關心的是如何在混亂中快速賺實現暴富。

盡管,區塊鏈技術並沒有被高層一棍子打死,也有許多極客在潛心的研究、實踐。但是,目前的區塊鏈市場,更多被幣圈的亂象所籠罩。為了讓真正有誌推動區塊鏈應用價值落地的人們,不被短期的圈套所蒙蔽,我們有必要對區塊鏈世界的一些真相一一進行挑破。

今天,區塊鏈的10大真相獻給你:讓我們共同期待,勞動的價值和光輝永存,虛幻和騙局離我們遠去!

真相一:去中心化的謊言

提及區塊鏈,莫不會鼓吹它的神奇:去中心化、分布式數據存儲、點對點傳輸、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

其中,去中心化是最被神話和熱炒,同時也是被誤解最多的一點。在亞當.斯密的《國富論》中,“看不見的手”其實就是對“去中心化”的一種論證。

用亞當·斯密的話來說:“每個人都試圖用應用他的資本,來使其生產品得到最大的價值。一般來說,他並不企圖增進公共福利,也不清楚增進的公共福利有多少,他所追求的僅僅是他個人的安樂,個人的利益,但當他這樣做的時候,就會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引導他去達到另一個目標,而這個目標絕不是他所追求的東西。由於追逐他個人的利益,他經常促進了社會利益,其效果比他真正想促進社會效益時所得到的效果為大。”

“去中心化”本質上是一個追求更加公平的參與過程,而未必能夠達到去中心的結果。

就區塊鏈本身講,按照中本聰所言“一CPU一票”,算力即權力,每個人都能通過自己的個人電腦、手機挖礦。但是,如果一個人擁有大量的算力,他其實在理論上就可以成為控制的“新中心”。

對虛擬幣的交易所而言,它們就是一個又一個的新中心。它們通過搞排行選票助推上交易所的價格暴漲,一個虛擬幣要上交易所,所需費用少則數百萬、高達數千萬元。

盘点:区块链10大真相

(圖示,火幣旗下HADAX此前的上幣投票結果,所花費用最終高達4792萬,排名第二的高達4400萬。)

而實際上,幣圈為了達到收割韭菜的目的,把區塊鏈“去中心化”意淫成為了要去體制、監管以及經典互聯網和商業的中心化。把話挑明,在中國近代史上,我們曾經努力推翻的三座大山,不就是一個“去中心化”過程嗎?

實際上,去中心化的過程,就是新的中心形成的過程。裝什麽大尾巴狼呢?

真相二:失意者的狂歡

羅蘭.羅曼說: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認清了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生活。

那些的區塊鏈幣圈玩家,往往都是在此前的創業、工作和生活中不是那麽順利的人。不過,他們把這種對事業和生活的熱愛,多半都用在了割韭菜上。

據一位區塊鏈從業者老鄉說,年初一個創業項目倒閉欠債數百萬的創業者找到他,希望投資他的項目,從寫白皮書到最後募集上億資金,什麽都沒幹短短幾個星期就實現了逆轉。堪稱非常震撼。

也常有朋友,在耳邊吹風,誰誰從一個大家都差不多的屌絲,又炒幣炒成了千萬富翁。

縱觀整個行業的玩家,除了少數是原本已經很“成功”(有錢)卻有極具眼光的大佬外,多數都是這樣在別的領域的不如意者。比如,從網約車大戰中被出局的,在傳統公司運營中巨虧的,在傳統投資中沒有什麽業績的,以及被90後玩家們割了韭菜的,還有大大小小的無數的創業失敗的人。海哥只負責說出真話,不負責對他們進行“攻擊”,具體是誰可以去查驗。

更有那些本無一技之長,卻也幹起了收割“智商稅”的家夥,搞沙龍收個200塊,開個會收個5000塊,甚至連網紅、模特、大媽,各等貨色都在入場。接下來,就差微商入場了。其實,微商是最該入場的,今天不表,改天會專門做個分析。

這本沒有什麽錯,這也是商業世界的現實。成王敗寇,沒幹好的,自然得找一個新的領域去大幹一場。這也不是在恥笑,如果要恥笑他們,那海哥也是在恥笑自己——本來生意沒做好,倒是開始賣弄起文字來,也算是“沽名釣譽”之輩吧。區別在於,我還算認真寫字,幣圈玩家們99%都是在割韭菜。

這就是現實。

區塊鏈宣稱的“平行世界”、“去中心化”,甚至民主與自由,成為這些玩家們扛起的信仰大旗。

真相三:全球“大傳銷”

恰如區塊鏈研究者陳菜根所言:區塊鏈的最大共識就是賺錢。

如果,我要補充一點的話,那就是:目前,區塊鏈的最大共識就是割韭菜賺錢。

不瞞大家說,我也是一個“韭菜”,也經歷了最近幾輪幣市的起落。

根據我的觀察了解,幣市繁榮的背後,是99%的項目都沒有落地,99%的項目也將要死掉。即便有落地的項目,也是在經典互聯網世界中,幹得很差的項目,這類項目往往適合通過賦予區塊鏈的思想、理念、邏輯,再卷土重來。

在這樣的背景下,狂熱炒作的本質就是:販賣預期、販賣暴富的預期,然後讓圈外的人恐慌,也讓圈外人看到希望,通過一篇篇故事、一個個言論,讓更多的小白入場,以此支撐價格和流動性,從而給先入局者創造套現獲利的機會。

基於這樣的邏輯,在一個項目中,站臺的、基石投資人、運營團隊、私募的投資者、二級市場上投資者,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會鼓吹項目如何好,而往往上套的都可能是出於對你有點信任的人。有的是在項目發幣上交易所的時候跑掉,有的是通過做市值的管理到一定時候爆發跑掉。

而接盤的人,自然成為了盤中的韭菜。但是,他們會堅信,只要給我時間,一切都還可以重演,我們也可以再割一把後來的人。

某種程度上,這和拉人頭的傳銷沒有什麽大的區別。

比特幣的走紅,讓區塊鏈爆紅,從而也讓其他主幣、代幣跟著充滿了想象空間。實則,在全球範圍來看,這也就是一個有共識的集體“大傳銷”——把大把財富從此地轉移到彼地、從一個人轉移到另一個人的全球“大傳銷”。

目前,在這趟渾水中,也真的出現了“真傳銷”。

真相四:投資人也被割韭菜

有一個段子說的很形象:憑什麽60後70後把1000塊一平的房子炒到10萬賣給我們,就不許我們80後、90後00後把比特幣等數字符號炒到10萬賣給他們?

貌似,一些操作區塊鏈項目的90後,也令一些傳統投資人“聞風喪膽”,形容起90後來是“沒有節操,沒有底線。”

王某欣堪稱一個神奇的小女孩,耗光投資後公司關門,又開始倒賣虛假保健,而後加入炒幣大軍。此前,有多家媒體報道,王某陷入了糾紛旋渦,涉及代投金額達1.5億元,已經“電話無法接通,手機無法定位,微信朋友圈名稱和內容都進行了修改不可見”。

據一位接近某項目運營方的朋友介紹,在以太坊價格8000左右的時候,搞一個白皮書募集了一兩萬個ETH。當時,項目方直接就把ETH賣了,收入囊中上億資金。這次操作完後,整體幣市進入熊市階段,ETH跌倒最低不到3000元。參與其中的,投資人同樣也是被割。

今年1月初,徐小平通過真格投資項目群內溝通爆料的方式來宣告:all in區塊鏈。

盘点:区块链10大真相

後來,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夥人邵亦波向真格基金徐小平潑冷水,另外談了談對比特幣、區塊鏈、ICO等概念的看法,他認識98%的ICO會血本無歸,參與其中更像是賭博。大年輕人部分人對邵亦波不太熟悉,他就是那個老是嚇唬創業者的張穎的核心搭檔。 徐小平回復稱:完全同意邵亦波的觀點!

還有媒體采訪投資人楊寧,專門寫了一篇爆文:《區塊鏈根本不怕BAT》,宣稱:再過5年,將會出現一個數百億的“經濟體”,這個經濟體不是一家公司,不是以公司形態出現,公司形式將會成為非主流。因為,區塊鏈不是挑戰某一家公司,而是所有公司,挑戰的是整體公司體制。

而實際上,在我看來:區塊鏈領域,在每一個大聲疾呼和陰陽怪調者背後,都有幺蛾子。

無非就是要讓更多的韭菜進入,好讓投資人自己從投資項目中盡快解套而已。

真相五:沒有監管的交易所

說到交易所,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上交所、深交所、紐交所、納斯達克。每個國家的交易所都會受到所在國家法律經濟政策的監控及管理。

而區塊鏈的交易所,則是一個沒有任何監管的“自由市場”。唯一的“監管者”,就是交易所運營方。

盘点:区块链10大真相

(上圖反映了知名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的日營收排名情況,Binance和Upbit的日營收已達近350萬美元

與其說它們是交易所,還不如說它們是賭場。每一個賭徒,持有不同數額的籌碼,不管你輸贏都會留下交易手續費。每一個項目方,進場開桌也要交大額的費用。

這些交易所,既是裁判又是運動員,有的既有媒體又投項目。它們也可以通過控制輿論和交易量來操控市場,反正在沒有監管之下,一切都可以自己說了算。

我本人在某CAO蛋的交易所平臺上有過交易體驗,賣買各5檔,居然都對不上。我掛單,基本上每次都無法成交,那數千萬的交易量怎麽來的,無疑就是平臺控制的。

此前,火幣旗下HADAX在采取項目投票排名進行上幣。火幣網公布的投票結果顯示,排名前三的項目幣的投票數量都達到千萬級別,投票花費分別為4793萬元、4439萬元、4365萬元。而每投一票需要花費0.1個HT,而HT是火幣網自己創造的代幣。

換言之也就是說:自己開平臺,自己發貨幣,然後自己坐莊,把自己發行的貨幣作為這個平臺上投票所必須使用的通用貨幣,就是通貨。

這是一個多麽完美的買賣啊!在這樣的交易平臺上進行交易其實毫無公平和自由可言,韭菜們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

唯獨期望,有關部門的牌照和監管制度盡快來臨。

真相六:空氣幣遲早要清零

區塊鏈99%的項目都是空氣,這是玩家們的一個基本共識。

其實,連比特幣這樣的主幣都是空氣——靠一個共識而存在。顯然,目前來看,只是這個共識足夠堅固而已。

為什麽會堅固?因為共識的人足夠多,同時各類代幣、空氣幣的交易都以其作為轉換標準,自然而然主流幣如BTC、ETH都成為了“硬通貨”。

某種程度上,我們每個國家的法定貨幣,其實也是一種“共識”,不過這種“共識”由一套法律和經濟規則而決定。從這個角度講,區塊鏈中的主幣,或者將來某個領域的主幣,它的價值還是會有的。

但是對純粹的,沒有任何項目落地,也沒有致力於推動某個生態和社區的建設,這樣的項目,到最後必然是淪為一場騙局。被割的韭菜們無疑只能守著一堆無用的“token”接著找人忽悠下去,以挽回一點損失。

從目前來看,空氣幣的營生基本難以為繼了。在熊市背景下,賺錢的共識就難以持續,韭菜就越來越不好割。募集資金就不會容易,本身上幣的門檻已經很高——你得找到投資者給你墊底,你得搭一個基本的團隊,還得花數千萬再去上交易所。基本上,現在一上去就破發。這樣的故事發生多了,再傻的韭菜也不會輕易上當。

盡管,最近市場又又一波小牛行情,但阻力還是非常明顯。市場一被玩壞,最初的博傻紅利自然消失殆盡。

如果還有接著上空氣幣,只能說騙子的能力比較強,當然傻子也足夠多。不過,多數人都會堅信一點: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真相七:區塊鏈目前並沒有真的提高效率

很多人都在說,區塊鏈將能夠怎樣的提升交易的效率。其實,這個問題掰著手指頭都能想明白。

先看兩個基本概念,一個是去中心化,一個是效率。去中心化往往意味著眾多節點協同參與,從理論上講協同參與是能夠提升效率的。但在現實中,協同參與,往往帶來效率的降低。這裏的客觀原因來自,每個節點效能並非是標準化的。

舉例說,基本上每個公司的頭腦風暴,往往只有那2-3個人在說。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圍觀群眾,可能會前也沒做功課,基本也沒思考,或者壓根思考了也是一片空白。你要讓每個人都參與協同作業,必然會浪費時間。

同樣的,參與區塊鏈中的每一個節點,個人PC、筆記本電腦、性能更強的服務器,或者一臺專業的礦機,這些設備從CPU主頻、內存帶寬、硬盤IO帶寬均不一樣,節點的網絡情況也是千差萬別。

同時,去中心化系統的軟件為了保證運營於各種硬件條件下,所以一般不會針對專門硬件進行優化。而且,去中心化系統,特別是公有鏈為了保障一致性,會采用各種共識算法,采用更復雜的加密運算,無疑會消耗更多的計算資源。

年初,馬化騰在朋友圈轉發了一篇張首晟的文章,並表示,“目前眾多公共區塊鏈消耗大量能源計算力生產虛數字幣到底算有等價物背書嗎?”其實,也在對區塊鏈算力的資源消耗提出了疑問。

從實際的交易效率結果上看,比特幣 6~7筆/秒,以太坊約20筆/秒,有個別項目號稱達到上百筆/秒。對比VISA 平均5萬筆/秒、支付寶峰值20w筆/秒,簡直不值一提。

《區塊鏈量子財富觀》的作者韓鋒也認為,區塊鏈技術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是一個誤區。他在一次公開演講中表示:“價值互聯網這個概念本身是一個誤區:不外乎就是認為互聯網原來只能傳遞信息,現在能夠傳遞價值。但一方面,價值傳遞的過程中是不會升值的,人家還要收你手續費。另一方面,它是不可能幫你提高效率的,降低成本也不現實。”

烏托邦世界構想總是很完美,自由民主世界的想象也很美妙。但是,你會發現指哪兒打哪兒的中心化,在很多方面也是極棒的。

真相八:技術的威力還是未知數

基本上,我所接觸到過的不少區塊鏈從業者,都不認為區塊鏈是一項偉大的新技術。它本質上是既有的多種技術的復合體。

我認為,去中心化和效率提升,其實是不值得被神話的。區塊鏈延伸出來的智能合約以及數字化確權等特征,反而值得大書特書。一方面,智能合約,能夠解決傳統經濟活動和經典互聯網中的“信任問題”。另一方面,數字化確權其實是新的財富分配觀。

說白了,以上這兩點都是有利於生產關系的優化。如果能夠將其運用到經濟活動中,必然是很了不起的。因此,我更傾向於把區塊鏈看成一種思想。效率的提升絕非通過點對點的算力提升,而是通過消除信任成本、激活個體活力而提升。

這其實是社會的一個本質問題。我們看到的信息總有虛假,我們買到的貨物也可能存在假貨,而人心又總是防不勝防。我們給搜索引擎、社交網絡、電商巨頭做出了貢獻,它們到頭來甚至也不會回饋我們一點“殘羹冷炙”。如果,我們能夠通過智能規則來規避人性的弱點,區塊鏈就算功德圓滿了。

但是,歸根結底,目前我們還看不到區塊鏈到底有多大的威力、有多少可以得到切實的應用,許多都還沒有成熟的方案。未來,區塊鏈的技術自然也會處在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

真相九:偉大往往從騙開始

區塊鏈技術思想,本質上是有許多可取之處的。但是,一開始卻在妖魔化和騙局中開場並得以“弘揚”。如果不是妖魔化、一茬茬割韭菜以及造富運動,誰會註意到它呢?人性的神經怎麽才會被調動呢?

但遺憾的是,有諸多價值的區塊鏈技術,並不能解決本身參與者存在的欺詐、騙局、人為操縱問題。

實際上,在基本上的新事物發展過程中,最初都會湧入大量的騙子。

為什麽會這樣?這看上去是一個非常矛盾的社會學和哲學問題。這背後,其實是一個成本問題。

在傳統經濟活動中,騙子作案的成本往往是有既定的懲罰規則的,代價也是巨大的。但在新的領域中,一方面從政策上很難找到應對標準,可能還處在法律的盲區,另一方面新事物可能帶來結構性的機會,讓騙子可以借機翻身甚至洗白。按照這個邏輯,騙子自然會成為區塊鏈中的最活躍分子,他們投入的熱情也會是極大的、打雞血式的。

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講,我們在痛罵騙子們一茬茬跑路割韭菜的同時,一定程度上也在享受著騙子鼓吹起來的風口和機遇。

只是,我們面臨的是以何種姿態和吃相參與其中的問題。這是一個價值選擇題。

真相十:區塊鏈依然有未來

市場既然如此混亂、幣市行情也不好,那麽,區塊鏈還有未來嗎?答案是肯定的!

前文也有提及,區塊鏈更有價值的地方在於生產關系的重構。新的參與規則、信任機制、監管和約束機制,以及新的分配關系,落地到任何一個行業或者我們生活的某一個角落,那很有可能就是一次顛覆性的重新構造。

因此,只要區塊鏈這門技術和思想不沒落。區塊鏈的價值絕對不會取決於短期幣市的起落。它的價值,自然是一個長期顯現的過程。這裏面的真正的投資機會,也應當是價值投資機會。暴跌反而是一個去除虛假、去偽存真的過程。泡沫催生一個新的事物降生,泡沫後的去噪和重建則真正讓新的事物得以成長、壯大。

根據歷史的經驗,我們目前經歷過的每一種商業浪潮都會經歷萌芽、高速發展、泡沫、低谷、穩健攀升的發展過程。這也是知名的Gartner曲線揭示的規律。

很顯然,區塊鏈的未來,絕對不是今天這樣放任自由混亂下去。獨立的監管約束機制、法制的規範、真正落地應用服務於實體經濟的各個領域,以及每一個參與主體的持續價值創造,或許可以給區塊鏈一個可期的未來。

據業內人士預估,目前參與區塊鏈炒幣的人數規模已達500萬。相對於,我們13億之多的人口規模,這依然是少數中的少數。一個嚴重的問題擺在大家面前,你會不會成為被割韭菜的那一個呢?此文,希望能夠給你一定幫助。(來源:海哥商業觀察 文/海哥 編選:電子商務研究中心)

下载论文

論文《盤點:區塊鏈10大真相》其它版本

互聯網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