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直播產業鏈生態調查之網紅篇:月入200萬仍焦慮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網絡營銷論文
上傳時間:2016/6/3 14:25:0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訊:網絡直播正在進入全民時代,就連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萬達董事長王健林等企業大咖也於近期曝光鏡頭前,親自參與直播。一邊是企業大咖爭做網紅,另一邊則是資本推手頻頻湧入網絡直播領域,掀起“燒錢大戰”。行業報告顯示,2015年直播行業市場規模約為150億元,到2020年,總規模還將上升至1060億元。然而在火熱的投資熱潮背後,網絡直播究竟是怎樣玩法,他們果真是網紅、財富的造夢工廠嗎?對此,南都歷時2個星期,從網絡主播、幕後推手、直播平臺等該行業產業鏈中最主要的三個方面調查直擊,試圖還原熱潮背後最真實的行業生態。

  “相比起做生意的姐姐,我的收入沒她高,但工作卻比她忙碌,所以我不覺得當直播很輕松。她也勸我不要做這一行,太辛苦了。”曾經頂著“宅男女神”稱號的C hinaJoy(遊戲行業大型展會)知名show girl、網紅主播張優表示,如果3年後工作變化不大,將會考慮離開這個行業,“肯定是優勝劣汰,主播也要不斷給自己充電。”為此,不久前她發布了自己的第一張音樂專輯,嘗試走不一樣的路。

  網絡直播正在進入全民時代。就連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也將發布會挪到直播平臺上進行,並成為當之無愧的網紅。目前,從直播的內容來看,主播主要有三類:秀場主播,類似Y Y這樣;遊戲主播,如鬥魚;還有泛娛樂主播,如映客。而根據一份網絡流傳的“某直播平臺金牌主播價目表”顯示,該平臺“身價”最高的主播簽約價已達到200萬/月,相當於2400萬/年,堪比一線明星。那麽,外表看起來酷炫的主播行業真相究竟如何?

  網紅主播月入10萬不在話下

  2015以來,中國的網絡直播市場呈現爆發式的增長。根據艾媒咨詢今年4月底發布的《2016年中國在線直播行業專題研究》報告顯示,2015年中國在線直播平臺數量接近200家,網絡直播平臺用戶數量已經達到2億,大型直播平臺每日高峰時段同時在線人數接近40 0萬。映客等網絡直播則早在2015年便對外宣布,月活躍用戶超過千萬人。

  大量用戶進入這個領域,大量的網紅也在這期間收獲大量粉絲。傳言中,網紅主播的收入堪比一線明星———此前網絡上流傳的一份“某直播平臺金牌主播價目表”顯示,“身價”最高的主播簽約價已達到一月200萬,也即是一年2400萬元。

  對此,在遊戲行業和直播行業聚集了眾多“粉絲”的張優告訴南都記者,通過直播及遊戲推廣,月收入達到10萬不在話下,而她收入較高的月份更是有幾十萬進賬。此前曾是深圳一名朝九晚五的白領的洪小喬,如今轉身已經成為一名全職“主播”,在陌陌旗下的哈你直播擁有超過30萬的粉絲。洪小喬告訴南都記者,現階段她的收入來源主要還是粉絲刷的禮物,但每天具體的收入並不固定,“最高的一天收入好幾萬。”

  不過,某網絡直播平臺一名負責“包裝”主播的品牌推廣人士向南都記者透露,網紅們的收入並不止於此,直播時遊客所送的虛擬禮物是主播們所有收入中的重頭戲,分別由網絡直播平臺、簽約頻道、主播來分成。“網絡直播平臺分成占50%,公會10%-20%(部分平臺沒有這一環節),主播自己則拿30%-40%不等。”另外,網友在某頻道開爵位,開守護,主播也會分到提成,並且比例會更高。

  南都記者調查獲悉,廣告贊助費也是收入之一,部分網紅主播可吸引大量用戶觀看,當粉絲數達到萬人級別時,很多商家就會選擇進入該頻道做廣告,所以主播也可以借此獲得一筆不菲的廣告費。

  此外,當主播在圈內建立人氣後,會受到追捧參加一些其他頻道的活動,以及參與線下的主持和暖場活動等,獲得另外一部分額外收入。

  “最優質的網絡主播一個月大概有70萬-80萬元的總收入,中上的主播則能有20萬-30萬元的總收入。主播個人從中分成後,收入相當不俗。”上述品牌推廣人士表示。

  當主播也要有粉絲運營意識

  就在這一過程中,各個網絡直播平臺迅速擴張,並獲得實實在在的收入。華創證券近期發布的一份分析報告指出,直播行業2015年已經有120億元的市場規模,預計到2020年這一規模將達到1060億,增長將近10倍。

  高收入和新奇之外,要成為一名網紅並不容易。洪小喬認為,選對合適的平臺很重要。她告訴南都記者,自己上位得如此之快,也跟當初選中合適的直播平臺有關。“陌陌年輕人比較多,我比較喜歡跟他們打交道,積累新粉絲也比較容易,我的粉絲還會建立粉絲群,現在我的收入的確比當白領的時候好了很多,時間也自由了些。”

  選平臺只是第一步。“親和力、會聊天、熱情跟粉絲打招呼,發自內心感謝每位送禮物的粉絲,這些算是我工作上對自己的要求吧。”在小喬看來,這份工作的核心就在於“用心”二字,“中午的12點到2點,晚上的6點到8點,甚至是晚上的11點到第二天淩晨1點,我都會進行直播,自認為也是個比較勤勞的主播,我一般每場直播都要提前半小時準備直播內容,梳妝打扮。”

  要做好“主播”這份職業,僅靠“顏值”遠遠不夠。“主播本質上是一門即時性的工作,時刻要與觀眾互動,個人的才華與知識面,聊天水平都不可或缺。”在張優看來,內在的毅力、敬業精神就更不可或缺,“我一直都覺得要做好一兩次直播不難,但長久堅持下去,肯定和個人的能力分不開。”

  “對於一些忠實度高的粉絲,我也會加他們的陌陌或者微信,作為對粉絲的回饋,口頭的感謝和反送小禮物也是可行的。”洪小喬認為還要有更多的粉絲運營意識和行動。此外,日常陌陌官方組織的活動她也會積極參與,以便獲得更好的推廣位置,“官方的活動基本都有我的身影。”

  張優也有類似觀點。“有的主播還會準備小遊戲(和粉絲互動)。”“粉絲們可能會覺得我的工作很輕松,其實完全不是,付出的時間遠不止‘朝九晚五’。”張優說自己是因為喜歡唱歌才加入繁星直播,不少主播長時間工作嗓子出問題,主播也有職業病。

  從2016年初至今,進入繁星直播的幾個月時間裏,張優已經累積了38萬的粉絲,但她也坦言,網絡主播算是一個吃“青春飯”的行業。

  南都記者留意到,其實在鏡頭前的女主播有很多相似點,年齡集中在18- 24歲之間、錐子臉,除某些遊戲類專業主播外,其余領域同質化嚴重,而且並非人人都能成為網紅主播。“沒有成為網紅的一般主播,月工資在三千左右。收入由底薪加上網友送的虛擬禮物的抽成構成。”網名妮妮的一位主播在Q Q上告訴南都記者,底薪是按個人月收入的禮物等級分發,沒有達標就沒有底薪,底薪從10 0元到1500元不等。

  “被包裝”才能更容易成為網紅

  易觀智庫新媒體研究總監龐億明向南都記者表示,網絡直播市場最開始是以秀場的模式出現,隨後出現的是遊戲直播,在大量遊戲玩家的推動之下,網絡直播市場“一下子火起來。”在這之後,美拍、小咖秀等短視頻應用拉動更多普通用戶進入該市場,網絡直播市場才真正進入全民時代。

  現實情況是,被選中、被包裝才能提高成為網紅的幾率。上述網絡直播平臺品牌推廣人士告訴南都記者,推廣“網紅”主播的過程中,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邀請已成名的明星開一場直播,這種情況當然就是公司付錢邀請,比如是幾十萬,但這不存在分成的情況,因為目的是提高我們自身品牌的知名度,具體的成本要視乎是什麽樣的明星。”

  更多的情況,是對“有潛質”的主播進行包裝。“培養一名素人(非明星、網紅的普通人)主播時,我們會利用自身的宣傳活動排期、推廣位置、幕後的音樂團隊等,把他們培養成有影響力的主播。”(來源:南方都市報 文/李冰如 編選: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下载论文

網絡營銷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