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億的市場、利潤空間卻不到10億?直播平臺轉型焦慮

論文類別:計算機論文 > 網絡營銷論文
上傳時間:2016/7/1 10:18:00

200亿的市场、利润空间却不到10亿?直播平台转型焦虑

  坐在杭州城西銀泰城的總部辦公室,天鴿互動CEO傅政軍可以俯瞰到大半個杭州城,在這裏辦公的時候,他會打開天鴿互動旗下的直播平臺,選擇一個“聲音比較好聽的主播,把喜歡的歌曲發送給他,邊聽歌邊工作”。

  同樣在這個辦公室,長著娃娃臉的傅政軍告訴南都記者,這就像是一個一對一的電臺服務,下次再來主播會記住他的喜好,唱他喜歡的歌。在這過程中,傅政軍會花費兩三百元“打賞”。除此之外,他每天還會和妻子一起看直播,“給產品挑刺”。

  不過,相比觀看直播時相對輕松的心情,互聯網巨頭BAT的入市,後來者的追趕,以及自身產品向移動端的轉型,令傅政軍壓力不小。“PC端的主播95%不會轉到移動端,她們的既得利益在P C端,因為移動端賺的錢並沒有PC端的多。”

  “歡聚時代(簡稱YY)不懼競爭”,但剛剛改名YY LIVE的YY直播,同樣面臨轉型問題。盡管如此,相比正在風口上的映客、花椒等新興移動直播平臺,傅政軍認為天鴿互動是一家賺錢的公司,“到最後直播行業拼的不是燒錢擴規模的速度,而是賺錢能力。”Y Y娛樂總經理周劍則直言,“平臺、藝人、機構,三方組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一個直播生態產業鏈。模式可以被模仿,但生態的遷移,很難。”

  移動端的轉型焦慮

  天鴿互動旗下的9158、新浪秀和YY LIVE,起家PC端,如今都被劃分到傳統秀場直播範疇之中。受移動浪潮的席卷,傅政軍對自家產品的使用頻次,也從9158、新浪秀,更多偏向今年初剛上線的移動直播產品“水晶直播”和“喵播”。

  這與天鴿互動目前面臨的向移動端轉型的壓力趨勢一致。據該公司第一季度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3月31日,天鴿互動的收益約為15.2億元人民幣,同比下跌超過18%,利潤腰斬,僅約為2.7億元。

  據業內人士透露,雖然主播遷移困難,但付費用戶向移動端的轉移更容易、更便利。不過,“移動端用戶客單價明顯降低,PC端單次消費至少100元以上,而移動端新進的付費用戶每天的消費更多集中在20- 30元。”傅政軍告訴南都記者,這是行業普遍現象。

  此外,天鴿互動和YY等老牌直播平臺的優勢在於,付費用戶的深度積累。“天鴿互動更像是初期的淘寶,為個體戶提供創業平臺,普通意義上的網紅之外,正在吸引更多有才藝的人進入。”傅政軍舉例說,杭州一家琴行的年輕老板在水晶直播上開設了直播,這名年輕人每天會在平臺上花費兩小時左右彈唱,一天有100-200元收入,每個月下來,總收入已經超過琴行的收入。

  事實上,隨著天鴿互動向移動端的轉型,移動端的活躍用戶量也開始上升。據其2016年第一季度報顯示,天鴿互動截至2016年3月份,移動端的活躍用戶占月用戶總人數的27.1%,而在2015年同期,這個數字僅15%不到。傅政軍向南都記者透露,預計到今年底,公司超過70%的收入將是來自移動端。

  與此同時,YY今年第一季度財報也顯示,其凈營收約為人民幣16 .5億元,同比增長43.4%,YY方面提到增長主要得益於互聯網增值服務營收的增長,而這部分的增長又是主要得益於付費用戶人數同比增長57.1%.

  而來自在線音樂和娛樂業務的營收為人民幣9.191億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5 .90 1億元增長55.8%.歡聚時代稱,第一季度在線音樂和娛樂業務營收的增長主要得益於付費用戶人數同比增長68.2%至266 .6萬,同時,每用戶平均收入同比增長27.2%至人民幣243元。

  動輒10億美元以上的估值

  實際上,傅政軍的危機感更多來自於行業的突變。後來者打著全民直播的口號,站上了新風口。

  “其實很多企業我們都想投,但是我們為什麽不投呢?太貴了,沒意義。”讓傅政軍覺得郁悶的是直播行業的泡沫正在不斷擴大,多個剛剛創立的移動直播平臺,估值甚至已經遠遠超過行業老大哥Y Y和天鴿互動。據悉,傳統演藝公司宋城演藝於2015年以26億元的價格全資收購六間房,溢價68倍。

  傅政軍告訴南都記者,天鴿互動此前曾試圖與某直播平臺合並抱團,但因種種無法談攏而放棄。

  但追趕著的步伐正在加快。以映客為代表的泛娛樂直播初創公司,也相繼宣布獲得多輪融資。互聯網巨頭也開始覬覦並進入移動直播行業。其中,360旗下誕生了花椒直播,陌陌的哈你直播面世不久便創造了巨額營收。騰訊官方出品的移動直播AppNOW直播瞄準泛娛樂直播領域,利用QQ、微信等入口獲取用戶。

  向來低調的YY直播也已經坐不住了。6月22日,YY直播宣布品牌升級為YY LIVE,並向外界拋出一攬子合作計劃及其內容生態布局,牽手華策影視、芒果娛樂、PPTV、ICC賽事,以及綜藝天王吳宗憲。

  “YY早幾年做直播非常寂寞,我們一度覺得這是不是很小眾的產業,”周劍認為,眾多創業者以及B A T的進場,推動了市場對於行業的認知。

  壓力也是動力。傅政軍的天鴿互動和李學淩的YY,孤獨戰場上終於迎來了對手。不過,傅政軍看來,這個市場有點過熱,水分過多了。“其實就跟電影票房造假是差不多的,每年號稱有30%、50%的增長。一旦把水分擠掉呢?沒增長了。”而這種做法,正在破壞行業生態,“水分多了,以後要再翻身不容易。”

  傅政軍甚至向南都記者吐槽:“動輒十億美元以上的估值,任何一個叫得出名字的直播平臺都比我們和YY估值高,但他們都在燒錢,大部分其實很難持續下去。我們的主播數、付費用戶、付費金額都遠遠高於大部分直播平臺。”

  “雖然今年市場的聲音非常喧囂,但YY依然在理性看待2016年的直播熱潮。潮水退去,定會有人在裸泳。”周劍說。

  記者手記

  “主播和粉絲互動不是唯一變現模式”

  面對資本的追逐,傅政軍思考更多的卻是未來路要怎麽走?“整個行業加起來不會超過10個億人民幣利潤,市場規模可能可以去到200億,但是利潤我個人認為不會超過10億,這就是行業天花板。”在傅政軍看來,泛娛樂直播領域更大的想象空間在於遊戲、電商,這才是真正的金礦。

  “目前直播行業正處在一個重要的轉型期,主播和粉絲的互動模式並非這個領域的唯一變現模式,”艾媒咨詢集團CEO張毅也是類似的看法,其認為未來直播模式很有可能只是一個基礎技術和形態,而不必死守目前的泛娛樂商業模式,直播技術在教育、社交、電商等領域的應用將更加值得期待。

  今年以來,天鴿互動相繼推出多款手遊,傅政軍告訴南都記者,天鴿互動旗下已經上線的手遊已經超過10款並實現較好的盈利。

  遊戲之外,天鴿互動在互聯網金融等領域也開始布局,走平臺生態路線。傅政軍認為,天鴿互動打造的是直播平臺的生態,在直播業務還不能獨立完成盈利的時期,遊戲業務能反哺企業,發揮單打獨鬥企業尚無法企及的生態協同互補。

  YY則押寶在內容上,並提出“內容生態決定勝負,內容生態在PUGC上見高低”的觀點。所謂PUGC,用YY方面的話來說是專業扶持的自由演出。而為了優化PUGC的產出,YY LIVE正著手開放平臺,提出“直播公眾號”和“頻道合夥人”兩個項目,引入品牌、媒體等內容合作方。

  與此同時,YY透露未來還將推出一款命名“YYLIVE直播機”的硬件,2KG重的盒子將實現移動直播,並期望達到專業廣電級別。

  有意思的是,主打泛娛樂直播平臺的映客,其CEO奉佑生在最近的一次公開演講中表示,希望映客成為第三代社交平臺。(來源:《南方都市報》)

下载论文

論文《200億的市場、利潤空間卻不到10億?直播平臺轉型焦慮》其它版本

網絡營銷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