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報酬契約與會計政策選擇中的機會主義與效率性

論文類別:會計審計論文 > 會計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06/6/22 17:00:00

一、公認準則的不完备特性與會計政策選擇、

在契約的框架下,可視為一個虛構(a legal fiction),其功能是作为企業的各方參與者,如股東、經理、債權人、雇員與政府機構等之間的一組復雜契約關系的連接點(Jensen and Meckling,1976;Alchian and Demsetz,1972)。在企業這個契约連接點中,企業的各方參与者,按所訂立的各種契約來取得其於企業中分配现金流量與其他資源的權利。瓦茨與齊默爾曼(Watts and Zimmeman,1976,CH·8)認為,財務會計的一個重要功能即在於為企業中的各類契约的訂立與執行提供相應的數據,以界定契約關系。然而,在企业之中,經理擁有“控制權”,這其中也包括了對企業會計信息系統的控制與操作。那麽,在自利意識的驅使下,經理可能有意或无意地操縱會計數字,以使各種契約關系的實際執行出現有利於己的結果。這种對會計信息系統的操縱如果惡化到一定程度,則企業的其他參與者為了维護自身的利益,有可能被迫采取“逆向選擇”的策略避免成為這些契約關系的當事人。這樣,企業的事實上將对以成立。因此,由於契约對會計信息的利用,會计信息的生產必須通過一定的制约機制進行,通過這樣的制約機制使得經理無法完全實現對會計信息生產上的任意操縱。
對會計信息生產的一种制約是在企業成立之時,企業的各參與者即制定出一份契約,對有關會計數字的程序與方法作出約定,通過這樣的約定對經理操縱會計信息系統的能力加以限制。這樣,有關會計程序與方法的約定理應成為企業中各種契約的一个重要組成。然而,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企业的有關契約中均未包括這一方面的。謝德仁(1998)認為,公認會計準則實際上就是一种對會計程序與方法作出约定的契約,其對經理操縱會計信息系統的限定作用同私人契約並無太大區別,无非這份契約是由政府或其授权機構制定的而不再由企業的各個參與者自行制定。因而,猶如公司法等適用於所有企業的“通用契約”(張維迎,1996),公認會計準則的存在,使得經理在會計信息的生產上“有章可循,有法可依”;同時,企業的各參與者可以根據公認會計準則來理解會計數字在契約中所表示的含義,並据此訂立各類契約,以取得其於企業這一契約連接點中分配現金流量等資源的權利。然而,在契約訂立的事後,經理仍有可能采取機會主主行為,即經理不按事前的約定以公認會計準则來提供會計信息,這使得原先的契約關系失去實質意義。为了防止這一現象的出现,可以聘請獨立於企業經理人员的註冊會計師對經理向外部提供的會計數據進行審計,以驗證這些會計信息的生产是否符合公認會計准則。審計的這種監督作用可用于審計報告中註冊會計師对審計意見的表述得以體現。例如,註冊會計師表明其對企業對外提供的會計數據的認可時,會在審計報告中明確地陳述:
……我們認為上述財務報表符合公認會計準則,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地反映了贵公司19××年12月31日的財務狀況,19 ××年度的经營成果以及19××年現金流量的变動情況。……
如上所述,為了防範企業的經理對會計數據生产上的任意操縱,會計信息的生产是在一定的制約機制下進行的,這些制約機制主要包括了在事前約定經理應按公認會計準則來提供會計信息以及事后註冊會計師對會計信息的生產是否符合公認會計準則的審计。然而,正如哈特(Hart,1995)所歸納的,契约總是有著不完備的特性。對於公認會計準則來說,準則的制定機構不可能在針對每一類經济事項的具體情況給出相应的會計處理程序與方法,这是因為經濟環境復雜的且不好預測,準則的制定者很難將所有可能發生的經濟事項都事先考慮周全並規定出相應的會計處理方法;即使假設可以做到這一點,那麽準則也將變得庞大無比以至無法為人們所理解與使用;最後,慮及這種“完全”準則在制定上的成本之高可能令人無法接受,因此,公認會计準則只能是一種不完全的契約,它所能做的僅是為人們在订立有關契約時所需的會計信息提供一個大致的估計,在企業成立之后,企業的經理在會計處理程序與方法的選擇上必然擁有一定的剩余控制權,通過這一控制權的行使,就形成了所謂的“會計政策選擇”。

二、管理報配契約與會計政策選擇

在企業中,由於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分離,企業的经理有可能以其自身利益而非股東的利益作為其从事經營活動的目標,這種經理與股東之間潛在利益沖突導致了企业中代理的發生如前所述,企業在本質上是一個契約的連接點,管理報酬契約即為眾多契約中的一種。這一契約通過與经理人員報酬的構成作出決定約定,激勵經理去选擇和實施可增加股東财富的活動。管理報酬契約因其可調和經理與股東之間的潛在利益沖突而成为一種控制代理問題的重要方法。管理報酬契約因其可調和經理與股東之間的潛在利益沖突而成為一種控制代理问題的重要方法。管理报酬契約應當是一種以企業總利潤為變量的線性報酬方案。實践中的管理報酬契約通常由固定工資与分紅兩部分構成,分红是與企業利潤相掛鉤的奖金,這樣,企業的會計數字如總利潤就成為管理報酬契约制訂與執行的一個重要依據。
然而,由於財務會計信息是对企業過去的情況進行反映的一種信息,以當期的會計數字確定經理報酬存在著一個重要缺陷;經理當期的經營努力無法體現於當期的會計数字中,這樣的缺陷導致了经理經營的短期化問題。例如,以营的建設可以提高未來期間的銷售,但卻導致了當期的費用增加與利潤下降;又如,以擴大信用方式來增加銷售可以增加當期的利潤,但可能導致以後期壞帐的增加。因而,單纯以會計數字來計量業績是行不通的,這會直接激勵經理去操縱會計系統,並導致漠視有很大凈現值(NPV)的投資項目,而偏好於有著更大的即期會计利潤、但凈現值較小的項目。為了解決這種以會計信息計量業績而帶來的股票價格信息。股票價格信息進入报酬契約大致有兩種形式:一是根據股票的回報率(RET)作為確定現金獎金的依據;二是直接以股票或股票認購權作為對經理的獎励。在股票市場有效的前提下,股票價格可以正確地反映出當前經理決策所帶來的未来現金流量變化。因而以股票價格作為報酬金契約中的變量可以克服會計數字的固有缺陷。例如,經理并不會因為加強了營銷網絡建設而受到當期報酬下降的懲罰,也不因擴大信用政策而得到獎励。一個有效的市場並不因會計數字的不同而被“愚弄”。
因此,在管理報酬契約的同時利用會計信息與股票價格信息的情況下,經理同股東一樣,成為分享企業剩余的索取者,其對企業剩余的分享一部分來自於分紅,另一部分则來自於因企業股票價格變動而導致其個人財富的變動。
由於管理報酬契約中分紅計劃對會计數字的利用,經理有機動利可供選擇的會計政策來改变動用於契約之中的會計數字,以增加其報酬,這構成了實证會計理論三大假說之一的“分紅計劃假說”(Watts and Zimmerman,1996,ch·9)。這一假說認為,實行了分紅計劃的經理更有可能采取可提高當期報告收益的會計政策,在董事會的報酬委員會未根據會計政策的變動對经理報酬進行調整的前提下,經理通過這樣的會计政策選擇可以增加经理分紅的現值,從而提高其效用。但實際中企業分红計劃的運作方式說明了分红計劃對經理會計選擇的却不是如這一假說中所表明的如此簡單。一般而言,企業的分紅計劃采取的是一种分紅基金的形式,通常报酬委員會規定若經理要取得一定的分紅,則企業當年以會计數字為主要計量標準的业績必須達到某一下限之上,而後報酬委員會從高于下限的利潤部分中提取一部分獎勵進入分红基金中;分紅計劃亦往往规定,企業的業績若超過了一定的上限,則超出部分的利潤不作為分紅基金的計提基礎。因此,帶有分紅计劃的報酬契約就不一定會激勵經理去采納可增加利潤的會計程序與方法。希利(Healy,1985)預测,若企業的實際利潤低於分紅计劃中的下限,則經理有動機利用可行的會計程序,如提前确認費用或遞延確認收入,以進一步地降低當期收益,這樣做有望提高下一年度的收益從而提高了經理在下一年度获得分紅的概率;若當期的收益高於上限,則這一部分利潤可望形成的分紅將會永久性地喪失,那麽當企業的實際利潤高於上限時,則企業的經理也會采取能降低當期收益的會計程序;僅当企業的實際利潤界於分紅计劃的上限與下限之間時,經理方有動機采取增加當期利潤的會計政策以提高其分红的現值。基於這樣的看法,希利以那些報酬方案僅包括了以當期收益為基礎的分紅計劃的企业為樣本,利有凈應計項目(net accruals)經營現金流量與凈收益之間的差額為判斷的標准,希利發現收益介於分紅计劃上限與下限的企業较其他企業更多地采取了減少收益的會計政策;而收益高於(低於)上限(下限)的企業则普遍地采取了可增加收益的會計政策。

三、政策選擇中的機會主義與效率性

“分紅計劃”假說及有關的經驗數據常給人一種经理具有很強的機會主義行為的印象。這是因為,在总價值未因不同的會計政策發生變化的情況下,如果經理偏好於采取那些有利於增加自身財富的會計政策,這样的選擇提高了經理對企業總价值分享的比例,卻在实際上降低了股東等外部人在企業總價值中所他享的份額。但這是一種不全面的看法。一方面,如簡森與麥克林(1976)的所表明,在資本市場有效的情況下,企业的外部股東在購買企業的股權时會認識到經理有可能采用包括會計政策選擇在內的機会主義行為,這樣的預期降低了他們因購買經理的管理才能而愿意支付給經理的報酬,因而經理的這種機會主義的會計政策選擇中的機會主主定義為:經理以超過股東等外部人在订立契約時所形成之預期的方式,在公認會計準則尚未明確規定的會計處理上作出選擇,通過這樣的選擇可以增加經理的財富,但卻相應減少了外部人的財富。另一方面,經定經理因報酬契約的存在而成为企業的剩余索取者,經理亦有動機來采取那些可增大企業總價值的會计政策,由於企業的總价值因這些會計政策的采用而得到增加,因而經理可在不減少企業其他參與者財富的基礎上實現自身財富的增加,因而這類會計政策選擇實現了帕累托增進,是有效率的。例如,在以下情況下,恰當的會計政策即可起到增加企業總價值的作用。

(一)企業的内部管理同樣需要利用會計信息,為了使決策較優,以反映出使用相關資料的機會成本,采用恰當的會計政策,如與固定資產壽命與使用方式更為相關的折舊計提方法,可以幫助企業的管理人員作出較優的决策,也可有效地考核相關人員的績效並起到激勵作用。盡量在上,內部管理所用的会計信息與對外報告的會計信息不必強求一致,但实際上由於存在著信息系統的成本,在更多的場合下,二者往往是相同的。因而恰當的會計政策可以通過管理的改善來提高企業的價值。

(二)會計政策选擇可以起到降低企業的稅負的作用。許多減少收益數的会計方法,如存貨流動的後进先出法、固定資產的加速折舊法等,即可實現這一效果。在特殊情況下,如企業有著允許抵稅的前期虧損且即將到期,采用增加收益的會計方法也能達到這一效果。

(三)企業在经營過程中面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由於債務契約的存在,在經營之中有可能因意外情況的出現,導致企業的收益及其他财務指標出現波動,從而導致企業出现技術性違約。利用可行的会計政策選擇,企業可以避免这一現象的出現,從而保持其對外的融資能力。對某些處於衰退行業中的企業,避免違反債務契約有著更重要的意義,這些企業因產業的需求函數發生變化而陷入財務困境,若可避免違反債務契約,這些企業可以有序的方式退出該行業,從而避免了破產行業對企業各參與方所導致的巨大損失。

四、管理報酬契约與經理在會計政策選擇上的權衡

一個理性的經理究竟采取機會主義式的還是有效率的會計政策選擇,將会在會計政策選擇對企业價值所產生的以及因管理报酬契約的存在對經理个人財富的影響之間進行權衡。
在具體的企業中,可供選择的會計政策,這些會计政策采取之後對企业價值產生的可能影響以及管理报酬契約的具體形式等因素都会對經理最終偏好於哪一種類型的會計政策產生影響。而在一個大的經濟環境中,究竟會計政策選擇主要体現為哪一種效應則純粹是一個經驗的問題了。研究者往往從經理人員最大可能采取機会主義式的會計政策选擇的環境中選取樣本企業,通過這些企業會計政策選择的主要取向來對會計政策選擇所形成的主導作用作出判斷。克裏面斯蒂與齊默尔曼(1994)所作的一項研究采取了這一思路。他們認為,由於更多的非企業價值最大的行動,包括了行使機会主義的會計政策選擇。基於這一假設,未成為接管目标的企業肯定會比這些接管目標企業采取更少的機會主義式的會計政策,因此以接管目標企業作為樣本足以判明會計政策選择究竟何種效應占主導:若事实上接管目標企業未采取或很少采取机會主義式的會計政策選擇,那麽大部分的企業行使會計政策選擇應当是以提高企業總價值為目标的一種有效率的行動。因企業的成為接管目標之前,企业的經理為了:
(1)企業被接管從而自己被接管者解聘之前增加自己的報酬;
(2)防上自己因業績的表现不佳而被現有有股東解雇,這些企业的經理將更多地采用可增加收益的會計政策。研究的結果表明,成為接管目標的企業確定比同行的其他企業采取了更多的可增加收益的會計政策,包括存货計價上的先進先出法、固定资產的直線折舊法以及投資税款貸項的流盡法。但是,研究同时發現,這些企業采取这些增加收益的會計政策更多地是基於利用可抵稅的前期虧損額和避免違反債務契約的目的,而非經理单純為了提高自身效用的結果。通過這樣的會計政策,有助於這些企業逐漸退出其所属的行業,從而避免因破產所導致的巨大成本與损失。因而,克裏斯蒂與齊默爾曼認為,即使在接管目標企業之中,盡管存在著一定的機會主義的會計政策選擇,但效率性對這些會計政策選擇却具有著更強的解釋力,從而對於大多數企業而言,會計政策選擇的效率性應該是起主導作用的。

五、推論

在制定了管理報酬契约的企業中,經理因管理報酬契約的存在而成為企業的剩余索取者。單純以會計信息作為管理報酬契約依据的情況下,經理有著更大的激励來采取機會主義式的會計政策;如果在管理报酬契約中恰當地利用股票價格信息,則經理会偏好於以提高企業總價值為目的來采取有效率的會計政策。對於股東等企業的外部人而言,他們應關註如何結合企業的实際情況,設計出其不意一種合理的管理報酬契約,以激勵經理更多地采取有效率的會計政策,而不是驅使其一味地選擇機會主義式的会計政策。
,隨著會計準則制订工作的深入,我國國有企業所面临的公認會計準則這一“通用契約”愈來愈多地體現出“靈活性”多於“統一性”的特色。同时,更多的國有企業正在開始對企业的主要經營者試行“年薪制”這樣的管理報酬契約。因而,國有企業中的經营者們一方面開始面臨着更為廣闊的會計政策選擇空間,另一方面也有著更強烈的動機來进行會計政策選擇行為。這樣,國有企業的會計政策選擇行為將會呈現出比以往更為復雜的情形。针對這樣的情況,如何設计出一種更為合理的年薪制,克服單純以會計信息作為管理報酬契約唯一依據的缺陷,以防止國有企業中的經營者過度地利用其控制權來操纵會計信息系統,采取机會主義式的會計政策,損害國有企業股東——國家的利益,應當是國有企業推行年薪制过程中需要註意的事項。
下载论文

論文《管理報酬契約與會計政策選擇中的機會主義與效率性》其它版本

會計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