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市公司中報看新會計標準的影響

論文類別:會計審計論文 > 會計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06/6/22 16:26:00

為了進一步規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提高信息質量,對於2001年中報,证監會要求上市公司必須按照財政部於2000年12月29日下發的《會計制度》和2001年1月18日印發的《企業會計準則——無形資產》第8項準則的要求進行充分披露。新會計標準,完全摒弃分所有制性質、分行業類別的設計思想,徹底打破所有制和行業分割的界限,實行基本統一的確認、計量、記錄和披露標準。可以說,此次會計改革基本實現了我國會計標準國際化。因此,深滬上市公司的會計信息具有更強的橫向可比性,新一輪會計改革已在2001年上市公司中報中得到全面體現。那麽,新會計標準对今年上市公司中報究竟產生了什么﹖這不僅是會計業內所關註的,也是廣大投資者和管理者所普遍關心的問題。綜觀深滬千余家上市公司的中報,新會計標準的執行情況,有喜有憂,其影響是深遠的。

一、會計標準的制度性創新

此次会計標準的改革起點較高,它不是對現有行業會計制度的簡單加總,也不是另起爐竈,而是有條件的創新,即以《股份有限公司會計制度》和已发布的具體會計準則為基礎,紧緊圍繞如何規範公司制企業的會计標準而進行的。改革的主體是《企业會計制度》,各項改革的政策集中體現在該制度之中。新發布的“無形資產”、“借款費用”和“租賃”等3項會計準则,再加上重新修訂的“現金流量表”、“投資”、“非貨幣性交易”、“債務重組”、“會計政策、會计估計變更和會計差錯更正”等5項會計準則,也是該次會計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企业會計制度》和相關会計準則共同構成國家統一的新的會計標準。概言之,其制度性創新,主要体現於以下三大方面:

1.整體突出了法定會計信息使用者——投資者和債權人的需求。

會計信息具有眾多的使用者,不同使用者對企業會計信息有不同的要求。長期以來,我國企業會計準則具有多重目标,一般認為會計信息首先“應當符合國家宏觀管理的要求”,其次是“滿足有關各方了解企業財務狀況和經營成果的需要,滿足企業加強內部經营管理的需要”。在信息需求方面,首先強調的是政府,而投資者和債权人的需要則居於次要地位。由此造成會計標準與證券市場不相協調,滿足不了投資者和債權人的需求,是不足為怪的。事實上,隨着證券市場的發展,上市公司已經成為公眾公司,面对著許多投資者和債权人。投資者和債權人都與企業存有最直接和最密切的經濟聯系,他們需要掌握企業的財務狀況和經營成果,並據此來作出相應的投資和放貸決策。因此,會計信息滿足投資者和債權人的需要是至關重要的。此次會計改革也充分突出了這一點。《會計法》第二十条規定,“財務報告由會計報表、會計報表附註和財務狀況說明书組成。向不同的會計資料使用者提供的財務會計報告,其編制依據應當一致”。《企业財務會計報告條例》第三十二條规定,“企業應當依照企業章程的規定,向投資者提供財務會計報告”。《企業會計制度》第十一條規定,“企業提供會計信息應當能夠反映企業的財務狀况、經營成果和現金流量,以满足會計信息使用者的需要”。盡管有的規定不夠明確,但上述、條例和制度的相关規定作為一個整體,無非突出了法定會計信息使用者——投資者和債权人的需求,徹底改變了會計信息只滿足政府有關部門需要的狀況。

2.充分強调了穩健性原則。

此次會計改革,充分強調了穩健性原則。具體而言,主要表現為三點:

(1)擴大了資產减值準備的計提範圍。在資產減值準备方面,《企業會計制度》要求企业的計提範圍從四項擴大到八項,即在計提應收賬款、短期投資、存貨和長期投資等四項減值準備的基礎上,增加對固定資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和委托貸款等四个項目的計提。同時,為了防止企業計提秘密準備,利用“八項減值準備”調節利潤,《企業會計制度》第五十一條規定:“如有確鑿證据表明企業不恰當地運用了谨慎性原則計提秘密準備的,應當作為重大會計差錯予以更正,并在會計報表附註中說明事項的性質、調整金額,以及對財務狀況、經營成果的影響”。

(2)剔除了資產方中的虛擬資產。根據资產的新定義,只有那些預期能為企業帶來經濟利益的資源才能作為資產進行核算,待處理的資產或损失不能作為資產列入资產負債表中。例如,開辦費、待處理財產損益等虛擬資產就要從資产負債表裏的資產方中剔除。

(3)减少了利潤的操縱空間。針對一些上市公司借助關聯交易,打着債務重組和資產重組的旗號,弄虛作假、操縱利潤、粉飾報表的狀況,財政部適時修訂了《債務重組》和《非貨币性交易》這兩個準则,嚴格限制利用公允價值操縱利潤的做法。

3.明确說明了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

從新的會計標準看,無論在資產減值的確認方面,還是在收入的確認方面,实質重於形式的原則已經得以廣泛。但是,以往的會計標準對此並没有明確說明。此次財政部在制定《企業會計制度》时,將實質重於形式原則明确規定為會計核算的基本原則。《企業會計制度》第十一條規定,“企業應當按照交易或事項的經濟實質進行會計核算,而不應當僅僅按照它們的法律形式作為會計核算的依據”。例如,以往有些上市公司在銷售時雖然明明知道購買企業無力支付貨款,但仍然將其確認為收入,造成利潤虛增。可按照新會計標準的要求,收入確認的原則不再是所有權憑證或实物形式的支付,而是商品所有權上的主要風險與報酬發生转移等實質性條件的確认。

二、新會計標準對上市公司中報的綜合影響

從上說,會计標準對會計信息的影响,可以區分為兩個層次:一是會計標準的制度性影響,即由新舊會計標準的設計差異所引起;另一是會計標准的運行性差異,即由會計標準在實施過程中的執行差異所引起。但就實際而言,所有上市公司中報,並非都需境内審計,更不用說境內外審計了。因此,對於深滬千余家上市公司中報,更多的是難以區分會計標準的影響種類,其影響是综合性的。縱觀2001年上市公司中報,新会計標準對其綜合性影響不小,主要表現在以下兩方面:

1.新会計標準對資產的影響。

按照新會計標準的要求,上市公司中報裏受影響最大的是資產總額,而對資產總額影响較大的是從四項減值準備擴大到八項減值準備。

須知,原四項减值準備是從1999年年報開始實施的。據統計資料顯示,1999年报四項計提擠掉資產“水分”為418億元人民幣,相當於上市公司總資產的2.57%,占股东權益的5.36%。但不同上市公司受“老四項計提”的影響不同,部分上市公司受影响較大。據統計,13%的上市公司集中了50%的“四項計提”余額,並且在“四項計提”總額中,“壞賬準備”對資產的影響最大,占計提總數的63%。如果說“老四項計提”對夯實上市公司資產質量是一次推動的话,那麽包括新四項計提在內的會計標準,無疑是又一次推動,許多上市公司借此进一步擠掉了資產水分。據統計,在深滬千余家上市公司中,有53%的公司按照新會計標准計提了新四項減值準備。在各減值準備總額中,固定資產減值準備計提所占比重最大,約占80%,在建工程減值準备約占7%,無形資產和委托貸款兩項減值準備約占3%。但也有少數公司計提了較多的無形資產減值準備,例如信聯股份、ST中儀和福耀玻璃分別計提了2598.27萬元、2848.18萬元和1171.08萬元。而就減值準備的計提比例而言,大部分公司的計提比例計提數額/年初凈資產都在1%以内,部分高一點的大約在2%—3%,但也有少數特別高的。例如,郑州煤電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备為10201.4萬元,其中對房屋建築物計提準備6755.45萬元,對機器設備計提准備為3445.95萬元,計提比例為11.29%。ST中儀的计提比例更是高達38.04%。

2.新標準對業績的。

(1)对未分配利潤的影響。由於新四項計提在會計處理上采用追溯調整法,因此,“新四項计提”雖對2001年上市公司中報業績當期利潤的影響較小,但對公司未分配利潤影響較大,並因此嚴重影響公司的股利分配能力。例如,廣鋼股份受計提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減值準備的影響,1.03亿元的減值準備需要追溯調整,經调整後公司的期末2001年6月30日未分配利潤為-2099.9萬元。根據證監會有關要求,廣鋼股份董事會已提出擬用盈余公積金彌補未分配利潤的赤字,本期末的未分配利潤變為0。當然,也有少數上市公司,對於较小的減值準備沒有采用追溯調整法。例如,雲鋁股份135萬元的固定資產減值準備未采用追溯調整法,而直接影响當期收益。

(2)對本期利潤的影响。開辦費處理辦法等會計標准的變更,直接影響當期收益,對此深有感觸的是清華紫光。清華紫光今年上半年僅凈利潤同比下降超过98%,而管理費用卻同比激增300%多,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按照新会計標準,公司將前期科研开發費用等開辦費由五年攤銷改為一次性進入當期損益處理。

三、新會計標準對會計披露的挑战

盡管今年中報受新會計標準的影響較大,但中報也同樣显示,上市公司執行新會計標準的情況並非盡如人願。单就新四項計提而言,就表現為以下三點:

第一,計提公司的非普遍性。前文提及,只有近53%的上市公司進行了新四項計提,那麽,這是否意味著另47%的上市公司的資產质量真的過硬到無可計提的地步﹖其實有相當一部分公司存在著應計提而並未計提的情況,這就是計提的非普遍性。

第二,計提比例的随意性。不可否認,對於資产減值準備,新會計標準為了與國際慣例接軌,沒有規定具體的計提比例,但這並不意味著公司可以根據自身目的隨意調節,而是應根據本公司資產質量的實際情況進行謹慎的職業判斷。縱觀今年上市公司中報,跨度超过37%1%以內—38.04%的計提比例差距,恰恰說明有的公司在確定計提比例时的隨意性、目的性,而非職業謹慎性。

第三,計提數额的非對稱性。從上說,計提数額與行業特征之間具有對稱性。盡管新會計標準打破了行業分割的界限,但不同行業間的專业特征並沒有因此而消除,固定資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和委托貸款等資產構成比例仍舊呈現出行業差異性,各行業的資產減值準備计提比例各有其內在的客觀規定性。因此,在一定的時期和一定的條件下,不同行业同等資產規模的減值計提數額不可能完全相同,它與其所在的行業是對称的。例如,對於基礎性行業,由于固定資產占總資產比例较大,那麽固定資產減值準備的計提數額就大。對於高新技术企業,由於無形資產占總资產的比例較大,那麽无形資產減值準備的計提數額就大。可從今年中報來看,千余家上市公司基本上都是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在建工程和無形資產的减值計提少之又少,委托貸款的減值準備幾乎沒有,不同計提項目計提數额之間的行業對稱性無從體現。

另外,據報載,深滬千余家上市公司中報披露中存在的主要有:(1)部分公司未嚴格執行预警規定;(2)在執行新會計標准上,公司之間在把握尺度方面存在差異,有的存在较大差異;(3)不少公司控股股東及其關聯企業占用上市公司資金嚴重,但對其披露不理想;(4)上市公司關聯交易的披露質量待提高;(5)不少公司未及时披露對外擔保行為。有鑒於此,新会計標準對上市公司會計披露的挑戰是嚴峻的,規範會計披露的任務仍然艰巨。為使上市公司在會计披露方面與國際慣例接軌,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1.接受業務上的挑戰,在細化制度的同時,努力提高职業判斷水平。在新會計標準的基礎上,對於實際工作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或對於會計核算制度不合理的地方,应作出專門的補充規定或問題解答,作為貫徹執行會計核算制度的細化手段,以此減少會計操縱空間。與此同時,也必須承認,新會計制度必須帶有較多的需要根據經验和所掌握的會計知識進行判断的規定,給予會計實务工作者以較大的空间,否則就不稱其為新的會計標準。这就要求會計人員和註册會計師,應當認真和领會新會計標準的精神實質,不斷提高自身的專業知識和業務水平,以此來提高自身的職業判斷水平。

2.接受職業道德上的挑戰,加大對違法、違規行為的處罰力度,形成有法必依、違法必糾的會計氛圍。,對違規违法的上市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主要是道義上的譴責,或行政處分与罰款,難以真正起到警示作用。尤其是對上市公司的處罰,一方面數額不大,對違規違法者而言“風險—效益”比太小,作用難以顯現。另一方面,違規是由責任人造成,而罚款則是由上市公司交納,對廣大投資者來說,是雙重盤剝,是不公平的。從深圳原野、瓊民源、紅光实業、東方鍋爐,到郑百文、康賽集團、大慶聯谊、猴王股份,再到近期的銀廣夏、張家界、麥科特和三九醫藥,無不體現出會計作假的深深烙印。“公開、公平、公正、公信”是證券市場的“四公”原則,市場強烈呼喚著誠信,“不做假賬”是會計職業道德“謹慎、客觀、公正”的最起碼要求。因此,只有加大對違法違规責任人的處罰力度,打假要从嚴,處罰要到人,建立民事赔償制度,才能起到“自律與他律”相結合的作用,才能保護好投資者、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利益。

3.接受法人治理結構上的挑戰,建立合理規範的運作機制,促使信息披露走向良性循環。目前我國證券市場上大多數上市公司是由國有企業改制而来的,母公司與上市公司在資產、財務、人員、管理等方面並沒有徹底分開,上市公司時時處處受到母公司的幹預,關聯交易較普遍,信息披露的及時性、充分性和有效性受到嚴重影響。上市公司的內部人控制,已成為現階段制約我國證券市场的主要因素。因此,無論是經營业績好的公司,還是经營業績差的公司,都需要在法人治理結構方面狠下工夫,以此提高上市公司依法運作的自覺、自律,促使信息披露工作真正走上良性循環。
下载论文

論文《從上市公司中報看新會計標準的影響》其它版本

會計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