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鑒國際經驗填補權證會計處理空白

論文類別:會計審計論文 > 會計研究論文
上傳時間:2006/7/25 16:07:00

 日前,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分別發布了《权證業務管理暫行辦法》的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辦法》)。《辦法》的公開征求意見,為在我國規範權证業務的運作,維護市場秩序和投資者合法權益提供了制度上的保證。但同權證業务相對應的準則尚屬空白。下面根據國際會計準则關於工具會計的規定,分別从權證的發行人和持有人的角度,具體探討認股權的基本會計處理原則和。

  認股權證發行人的會計處理權證發行人既可以是標的股票的發行人,又可以是其以外的第三人。在會計處理上,上述兩種類型的認股權證差別是很大的。當权證發行人同時是標的股票的發行人时,會計處理基本上遵循權益性工具的會計處理原則,而當權证的發行人是標的股票發行人之外的第三人時,發行人的會計處理基本遵循金融負債的處理原則。

  發行人以自身的股票為標的發行認股權證的會计處理

  發行時的初始计量和後續計量。所謂初始计量,解決的是認股權證發行時发行人如何進行賬務處理的。当標的股票的發行人單獨發行認股權證時,根據國际會計準則關於權益性工具的定義和處理原則,認股權證的初始計量方法為按照认股權證發行時的公允價值确認為一項所有者權益。具体會計處理為按照發行權證的收到的價款借記“銀行存款”,貸記“認股權”。

  某些情形下,發行人可能不單獨發行認股權證,而是將認股權嵌入其他債券發行(如可轉換公司債)或者同債券的發行一同附送(如附送認股权的公司債),此時,发行人應當先采用合理的方法確認債券的公允價值,然後確認认股權的公允價值,並分別在負債和權益項下加以反映。具體会計處理為按照收到的價款借記“銀行存款”,根據債券和认股權的價值分別貸記“應付債券”和“認股權”。

  同理,如果認股權證是同公司股票一同發行或附送的,也应當按照股票和認股權證的公允價值分別在權益項下確认。

  後续計量解決的是在資產負債表日發行人是否需要對已經確認的認股權价值進行調整,以及如何进行調整的問題。根據國际會計準則的規定,當發行人同時为標的證券的發行人時,發行人無需按照市場上交易權證的公允價值在資產負債表日對认股權的余額進行調整。

  認股權證持有人行權或者發行人回購時的会計處理。當認股權證持有人行权時,會計處理類似於發行人發行新股的會計處理。發行人應將收到的價款和行權部分對應的“認股权”科目余額登記為股本和股本溢價。具體會計處理為按收到的價款借記“銀行存款”,按行權部分的認股權余額借記“認股權”,同時按股票面值贷記“實收資本”,余額貸記“資本公積”。

  部分認股權證可能约定了發行人回購認股權證的條款。如果發行人在认股權到期前回購了認股權證,回購認股權證支付的款項同回购認股權對應“認股權”科目余額間的差額,直接調整公司留存收益。具體會計处理為借記“認股權”,貸記“銀行存款”,根據差額情況借記或貸記“未分配利潤”。

  認股權到期持有人未行權時的處理。當認股權證到期後,若部分持有人未行權,则發行人應當將尚未行权的權證對應的“認股權”科目余額轉入公司留存收益。具体會計處理為借記“認股权”,貸記“未分配利潤”。

  发行人以其他公司股票為標的发行認股權證的會計處理

  如果發行人是標的股票发行人以外的第三方,其發行的權證屬於在其他公司股票上創設的認股權證,發行後,發行人即在權證的有效期內對行权人負有履約的義務。因此,根據國際會計準則的規定,權證的發行構成發行人的一項金融負債,其會計處理同样涉及初始計量、後續計量、行权、回購和到期未行權等幾個方面的問題。

  發行時的初始計量。發行人應當將發行認股权收到的價款單獨確認為一項金融负債。具體會計處理為借記“银行存款”,貸記“認股權款”(或類似的負債類科目)。

  如果認股權嵌入在發行人發行的复合金融工具(如可轉换公司債券)或者同公司发行的債券一同附送,則發行人應當采用合理的方法認股權的價值,並單獨确認為一項金融負債。具體會计處理為按照收到的價款借記“銀行存款”,根據分攤的結果分別貸記“认股權款”和“應付債券”。

  後續計量。從認股權證公允價值的變動看,任何對持有人有利的價格上漲對於發行人而言都意味著相應的機會損失,特別是,當認股權證以現金凈額結算时,將意味著金融負債金額的上升。因此,根據國際會計準則關於金融負债計量的規定,認股權相關的负債應當在會計期末按照公允价值計量,公允價值的變動直接计入當期損益。具體的會計處理為根据公允價值的變動借記或貸記“認股權款”,同時貸記或借记“權證費用(或類似的損益表費用科目)”。根據權證的性質,權證持有人獲得的只是權利而並非義務,因此,對於持有人而言,權證的价值可以為0或者為正,但不可能為負。相對應地,對於發行人而言,權證的價值可以為0或者為負,但不可能為正。

  持有人行權和發行人回購的會計處理。當持有人行權時,如果權證約定以交付股票方式履約,則發行人應當記錄收到的行權款,同時沖減對應的“認股權款”的余額,結轉對應證券投資的賬面價值,並將差額直接計入當期損益。具體會計處理為借記“銀行存款”和“認股權款”,貸記“短期投資”、“長期投資”等投資類科目,根據差額情況借記或貸记“權證費用”科目。

  如果发行人在到期日前回購認股權證,其回購價款同該部分認股權证對應的“認股權款”余額間的差额,直接計入當期損益。具體會計處理為借記“認股權款”,貸記“銀行存款”,根據差額情況借記或貸記“权證費用”。

  認股權到期未行權的會計處理。如果認股权到期權證持有人未行權,由於金融負債对應的義務已經不再存在,發行人應将“認股權款”科目的余额直接確認為當期收入。具體會計處理為借記“認股權款”,貸記“權證費用”(或者贷記專門的收入類科目)。

  認股權證持有人的會計處理同發行人的会計處理相比,權證持有人的會計處理相對简單。具體包括權證投資的初始计量、後續計量、行权的會計處理以及到期未行權的会計處理。

  認股權證投資的初始計量。持有人應當以認股權證的公允價值作為其初始計量的基礎,一般是認股權證的初始取得成本。具體會計處理為借记“認股權證投資”(或类似資產類科目),貸記“銀行存款”。

  如果持有人買入的認股權是嵌入在某些復合型金融工具,如可轉換公司債券,持有人應當計算認股權的公允價值,並单獨確認債券和認股權的投資成本。具體會計處理為借記“認股權投資”,借記“債券投資”,貸記“銀行存款”。

  認股權證投資的后續計量。在資產負债表日,權證持有人應当以公允價值作為權證後續計量的基礎,並將同上一報告期末相比權證公允價值的變動確認為當期損益。根據權證的定義,認股權證持有人獲得的只是權利而並非義務,因此,對持有人而言,權證的價值可能為0或者為正,但不會為負。具體處理為根據權证公允價值的變動借記或貸記“認股權證投資”,貸記或借記“投資收益”。

  出售權證或行權的會計處理。如果股票平均價格變動對持有人有利,這種變動也會體現在權證價格的上漲上。此時,權證持有人可以選擇出售權證,或者行权獲得股票並在適當時機出售獲利。

  如果持有人出售權证,則將權證的賬面價值作為出售權證的成本,獲得的价款超過賬面價值的部分確認為投資收益,具體會計處理为借記“銀行存款”,貸記“認股权證投資”,根據盈亏情況借記或貸記“投資收益”。

  如果持有人選擇行權,則應當以行權支付的價款,連同行權部分認股權證的賬面價值,作為行權獲得股票的初始成本,並根據持有目的確認為短期投資或長期投資。具體會計處理為借記“短期投資”(或“長期投資”),貸記“銀行存款”,貸記“認股權證投資”。

  到期未行權的會計處理。如果持有人到期未行權,則應將過期的認股權證投資余額確認為當期損失,具體會計處理為借記“投資收益”,貸記“認股權證投資”。

  權證會计處理的其他相關認售權證發行人的會計處理。由於發行人针對自身股票發售認售權证的不確定性較大,而且權證條款設計較為復雜,因此,實踐中認售權證多由標的股票發行人以外的第三人發行(即備兑權證)。在這種情況下,發行人應當根據國際會計準则中負債的處理原則,按照收到的價款記錄發行的認售權證,并在資產負債表日按認售權证的公允價值計量,同時將公允價值的變動確認为當期損益。若持有人在有效期內行權,則發行人按照支付的價款和行權部分權證負債的賬面價值確認收購股份的價值,並根據持有目的確認為短期投資或長期投資。到期後,發行人應將未行權的權證負債直接確認為當期損益。

  权證無對價時的會計處理。在有些情況下,權證的發行人可能將權證直接送給持有人,而不要求相應的對價。根據國際會計準则的規定,應當區分不同情況分別進行處理。例如,如果公司將認股權證按持股比例分配給全體股東,則根據利潤分配的會計處理原則,公司應在权益下增加“認股權”的余额,相應減少“未分配利潤”;如果公司将認股權作為支付手段,如作為激勵手段送給公司管理層,则應當按照認股權的公允價值確認為費用,同時在權益項下做记錄相應的認股權。

  權證发行費用的處理原則。前文所述的會計處理未涉及權證的发行費用。權證發行费用總的處理原則是,如果發行的權證屬於權益性工具,如公司出於融資目的針對自身股票發行的認股權證,相關的發行費用可以在權益中抵減,即在發行的價款中扣除,並以扣除後的價款净額作為權益項下“认股權”的入賬價值;如果發行的權證屬於金融負债,則相關發行費用直接计入當期損益。

  涉及套期業務的權证會計處理原則。當權證被用作套期業務,且套期關系可以清晰界定、可以计量並且套期實質有效時,其會計處理可以采用IAS39規定的套期會計處理。總體原則是,如套期業務屬於公允價值套期,套期工具和被套期項目公允价值的變動在發生當期確認為損益,如屬於現金流量套期和對境外凈投資的套期,则上述變化直接確認為權益。

  國際經驗对我國的啟示證券市場每一個新產品的推出,都離不開作為“企業的語言”的財務会計,都會在公司的會計處理上得到反映。,我國尚无專門針對金融工具的會計準则,國際會計準則關於金融工具會計的相關原則,無疑為我國制定類似的准則提供了很好的借鑒和啟示。

  首先,以權證會計處理為突破口,推動相關會計準則的制定和執行。會計準則的制定和执行通常反映業務的需要,并具有一定的前瞻性。目前,我國衍生工具市場並不發達,與此相對應,相關的會計準则也基本上屬於空白。目前,權证業務的推出,為制定和完善相關會計準則提供了很好的契機。借鑒國際會計準则的規定,以權證會計作為突破口,制定我國關於衍生工具、套期業務以及股权為基礎的支付等相關會計準則,可以說正當其時。

  其次,以金融工具會計準则的制定為契機,推動公允價值会計計量基礎在我國的。長期以來,我國的會計準則和企業會計制度體系基本上以賬面價值為基礎,這種設計是同我国市場體系不發達、關聯交易大量存在等環境和體制因素相適应的。從實踐來看,对於有效遏制公司財务“造假”行為也的確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但另一方面,也使得會計無法真實、客觀地反映某些經濟業務的全貌。例如我國的《非貨币性交易》會計準則,基本上是以換出資產的賬面價值為基础確認換入資產的入账價值,而國際會計準則規定了在存在商業理由的情況下首先按公允价值確認換入資產的入賬价值,只有在無商業理由或公允價值無法可靠计量的情況下才按換出資產的賬面價值確認換入資產的入賬價值。因此,為全面客觀地反映經濟業務,在特定領域以公允價值作為會計計量基礎將是一種有益的嘗試。从國外的經驗看,為防止主觀、人为地確定公允價值,通常選取公允價值能夠可靠計量的項目作為突破口。金融工具通常存在活躍市場,公允價值能夠可靠计量,通常是進行此類試點的最佳选擇。

  此外,權證以及其他金融工具相关會計準則的制定,也將有力推動我國證券市場信息披露體系的進一步發展和完善。上,以利潤指標為导向的監管理念,使得公司形成“重會計,轻披露”的慣性,客觀上造成了“会計處理實質化,信息披露形式化”的傾向。随著證券市場信息披露體系的建立,以及各項信息披露與格式準則、編報規則和規範問答的發布,這一局面正在逐步好轉。對於權證等金融工具而言,相關信息披露無論對于發行人的成功發行,還是對於投資者防範風險,其重要性程度較之會計处理而言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借鑒IAS32和制定中的IFRS7的有關規定,结合我國即將推出金融工具的特點,及時制定配套的信息披露準則,不但會完善我國證券市場信息披露體系,而且必將推動我國金融市場整體的長遠發展。

下载论文

論文《借鑒國際經驗填補權證會計處理空白》其它版本

會計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