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知識經濟和人力資源會計

論文類別:會計審計論文 > 會計研究論文
論文標簽:知識經濟論文
上傳時間:2006/7/28 11:05:00

提要: 進入知識,人作為一種資源越來越受到重視,人力資源的重要性日益彰顯。然而,知識經濟時代的人力資源會計又顯現出與以往不同的特點。本文立足於這些特點提出知識經濟時代人力資源會計的方向,並結合具體提出解決。

  關鍵詞:知識經濟;人力資源;成本會計;价值會計

  21世紀是知識經濟的時代,作為一種全新的经濟形態,知識經濟既不同於以土地勞動力為主要生產要素的農業經济,也不同於以在資本和技能為主要要素的經濟。1996年国際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在《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一文中解釋道:“知識经濟是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济”,它是建立在知識和信息的生產,分配和使用之上的經濟,是以知識為主導的經濟。然而,知識經濟中掌握知識的最終是的人力,將知識轉換為最終生產力的也是人,人才是經濟活動中最活躍的因素,而且,作為知識表現形式的人力資源成為推動企業生存和發展的基本因素,並且成為推動生產力發展的主導因素。知識經濟呼喚人力资源會計。據最新會計詞典的定義:人力資源会計是對作為組織資源的人的成本價值進行记錄、計量、報告的專業會計。它主要包括兩個部分:人力資源成本會計、人力資源价值會計。

  1 知識經濟條件下人力資源会計的新特點

  1.1 人力資源價值會計重要性增强

  首先,傳统會計核算體系之所以排斥人力資源價值會計,很重要一點是其中很多方法的人為主觀估計因素過大,取得的數據缺乏可信度。在知識經濟時代由於信息傳遞的迅速,許多在工業化視為不確定的因素,通過高速的信息傳遞,都變為確定因素。即使有些因素當時仍不能確定,通過統計出的即時的行業數據、平均數據亦可作為估算的重要依据,因此不確定性大大降低。其次,按傳統的核算方法,人力資源價值會計的許多方法工作量巨大,而以信息技術為依托的知識經济時代,幾乎所有的、統計工作都由計算機來完成。以往被視为不可能完成的有巨大工作量的工作可在瞬間完成。這樣,就為人力資源價值會計的實行奠定了物質基礎。第三,由於知識經濟時代生產的個性化和管理的柔性,傳統方法不能概括人的價值的全部。一些涉及人的性格、喜好、情緒等人性化因素,傳統會計方法无法表達,必須引進其他相關學科的知識,甚至非數字化方法予以表達。因此,人力资源價值會計的一些方法有了用武之地。第四,知識經濟時代由於信息的多元化要求,單純的成本信息、數字信息已滿足不了決策的需要,多元化的人力資源信息已成為必需。这樣,給人力資源價值會計提供了環境上的可行性。第五,知識經濟時代,評價價值的相關日益完善,為人力資源價值會計提供了理論上的借鑒依據。因此,我们認為,鑒於知識經濟時代人力資源價值信息的重要性和人力資源價值信息提供的可能性,人力資源會計的重點將偏向人力資源價值會計。

  1.2 人力資源会計的空間範圍有了拓展

  一般來講,我們所講的人力資源會計是針對企業而言,側重於企業內人力資源的核算和监督,重點是如何把人力資源信息納入傳統會計核算體系。知識經濟時代人力資源成为企業和社會的主要資源,人力資源信息不再是會計核算体系的補充內容,不再是旁枝末節,這就決定了人力資源會計的空間範圍有了極大的拓展。首先,由於人力資源的重要性加大,依會計的重要性原則,它應成為企業予以核算和監督的重點。這樣,必須決定其核算的復雜程序、采用的核算方法較以前有較大改變。在核算意義上,其範围有了層次上的拓寬;其次,同樣依上述原因,人力資源相關信息必然被納入管理會計領域,其预測、決策、投資效益、考核评價體系將被大大完善,人力資源會計範圍將向橫向拓宽;最後,由於人的社會性、群體性,其許多特征要從整個社會的角度來衡量,社會人力資源會計的内容將逐步融合進的人力资源會計中,人力資源會計范圍的涵蓋面將有所拓寬。

  1.3 人力資源價值会計的內容將偏重於其所掌握的知識的價值的計量

  目前的人力資源价值計量方法一般可分為貨币計量方法和非貨幣計量方法。由於传統會計貨幣計量基本假設的限制,人力資源的貨幣計量方法一直占主流。主要通過未來工資報酬折現、企業未来收益折現以及非購入商譽的計算和費蘭霍爾茨的隨機報償價值的計算等方法來反映人力資源单個或整體的價值。而非貨幣計量方法則不十分受重視。

  知識經濟時代,知識是任何經濟行為的主線,人力資源價值也極大地相關於其所掌握的知識多少、程度及利用效率。因此,我們認為,人力資源價值的最佳計量模式應相關于其所掌握的知識,圍繞人力资源所掌握的知識計量其貨幣性價值,並輔之以非貨幣性的說明,力求全面反映人力資源價值。

  需指出的是:第一,以知識為基礎的人力資源價值計量也存在著單個价值計量和整體價值計量的情況。其中,單個價值的計量是以個體掌握知識的內容和為基礎的,而整體價值的計量還需考慮到整體內個體掌握知識的相互作用、知識的結構等方面的因素;第二,由於人力資源本身就是受多種因素共同制約的變量,加之知識經濟時代,其主要價值基礎。

  知識同樣会由於環境的變動而產生价值浮動。因此,我們应正視人力資源價值的可变性,把它作為人力資源的特征之一加以。而避免機械、簡單地予以定性、定量;第三,以知識為基礎的人力資源價值計量模式,应以知識為出發點,綜合考慮環境因素予以貨幣化計量。,應考慮到人力資源的諸如性情、喜好、健康程度等無法貨幣化計量的特質因素,在貨幣化計量的同時輔之以非貨幣化的說明、力求其價值反映的完整性。

  2 知識經濟下人力资源會計的模式

  2.1 人力資源成本會计

  人力資源投資支出是一個會計實體為了取得、维持和開發人力資源所發生的全部支出,主要包括以下三個部分:

  2.1.1 取得人力资源的全部支出,指會計實體为了獲得某一項人力资源所發生的各項支出,具體包括:招工支出、選拔支出、定岗支出等。

  2.1.2 維護人力資源支出,是指企業為將职工留在企業工作所發生的各種经常性支出。包括薪金及奖金支出、醫療保健支出、社會保险支出、人事管理部門的支出等。

  2.1.3 開發人力资源支出,指企業為提高員工素質而發生的各項支出,包括上崗培訓支出、脫产培訓支出等。

  上述的各項支出,並非要全部計入人力資源的成本,予以資本化。只有那些受益期限超過一年以上的費用才能予以資本化。一般來说,我們通常將人力資源取得支出和開發支出予以資本化,而維護支出則按照傳統的財務會計的做法計入当期損益,但對數額較大的一次維護支出也可以計入待攤費用,分期計入損益。

  2.2 人力資源價值

  它是從產出的角度出發的。主要目的是用於人力資源的創新能力來反映組織现有的人力資源的質量狀況,為管理当局和外部利害關系集團提供完整的決策信息。這種模式計量和報告的是人力資源本身的價值,它可以按人過去的創造出的價值為計量的基礎,也可以按人将來能創造的價值為計量標准。值得註意的是在知識的條件下,知識是一個很重要的計量依據,前面也已經談到,這裏主要是提出三點註意的因素:

  2.2.1 以知識為基礎的人力資源價值計量也存在着單個價值計量和整體價值計量的情況。其中,單個價值的計量是以個體掌握知識的和為基礎的,而整体價值的計量還需考慮到整體內各個知識點的相互作用、知識的結構等方面的因素。

  2.2.2 由於人力資源本身就是受多種因素共同制約的,加之知識經济,其主要價值基礎——知識同樣會由於環境的變動而产生價值浮動。因此,在計量人力資源價值的時候要正視人力資源价值的可變性。

  2.2.3 以知識為基礎的人力資源价值計量模式,應以知識為出發點,中和考慮環境因素予以貨幣化計量。同時,應考慮到人力資源的諸如性情、喜好、健康程度等无法貨幣化計量的特質因素,在貨幣化計量的同时輔以非貨幣化的說明,力求其價值反映的完善性。

  人力資源價值會計對人力資源的價值作了充分計量,將人的地位進一步提高,避免了低估價值的弊病,將企業擁有的潛在價值予以了數量化,促使人們不致因實物資產價值而有偏差的判斷一個企業。但是,這種模式未能解決人力資源的產權歸屬,企业因取得和開發人力資源所付出的一些代價,取得勞動力的使用權,但是否拥有所有權?知識經濟時代,勞动力的權益如何確定?所以引出了第三種新模式的構想。

  2.3 勞動者權益會計構想

  勞動者權益會計,是對人力資源成本的繼承,對人力資源價值會計的改進,并在此基礎上明確人力資源的權益,確立勞動者的地位。這種構想中,它承認人力資源是有價值的經濟資源,更进一步提出人以勞動者的身份参與企業的生產經營,人對企業的貢獻高於其他任何物質資源,所以他們應該同物質资源的所有者一樣享有對企業新出價值的分配權。這種权益,包括兩項內容:

  一是法定的勞動者權益,指國家為保障勞動者個人或集體利益而以法規形式明確從成本、费用中計提的補償性勞動者權益,按勞動力市場機制和當時的生活資料的價格來確定;

  二是實現的價值增值部分,按留存的勞動者權益以及勞動者的實際貢獻,進行資產性收益分配和勞動者權益分配後,划歸勞動者權益的部分。人力資本參與企業分配的形式可以是貨幣形式,也可以是非貨幣形式。

  現在可以用一個簡單的會計等式表示:

  物力資產+人力資源投資+人力資產 =負債+勞动者權益+所有者權益

  (註:♀人力資源投資,是對人力資源取得和開發的指出所進行的資本化處理。♀人力資產,是指企業所擁有或控制的可能向企業流入經濟利益的人力資源,包括直接或間接增加企業的現金或其他經濟利益的潛力)。

  知識經濟下勞動者權益会計,促使人們從單純的人事關系組织,轉為全方位的人力資源開發管理:不僅要重視單個有才能的人,同時也要重视所有各個層次的人才。從而,把人力作為組織的一項重要資源,視為一項重要的特殊資产進行核算和控制。

  綜上所述,隨著知識經濟时代的到來,知識密集型的企业越來越多。他們大多規模不大,物力投資不多,主要以知識和技術創造效益,而如此重要的知識資產在傳統會計中卻得不到反映,使一些大的技術型企業的報表披露的資料與其實際情況大相徑庭,會計信息使用者僅僅通過媒體或傳聞來了解他們非常關心的信息,這無疑會增加會計信息使用者与企業之間的隔閡,甚至造成誤導,這是與披露會计信息的初衷相違背的。如果說經濟時代這些信息未引起人們重視的話,在知识經濟時代這些信息还不披露則是致命的。傳統会計的這一缺陷在知識經濟時代会越來越突出。因此,如何对人力資源的確認、計量便提到議事日程。可以這樣說,知識經濟為人力資源會計提供了的最有利的條件。因此,会計界必須利用這一契機,將難產的人力資源會計盡快地建立起來。另外,國外人力資源會計的和實踐為我國提供了賴以借鑒的經驗。在此基礎上再結合我國人力資源實際情況,建立人力資源是可行的。相信不久的將來,在我國的會計領域會有人力資源會計的一席之地的。

  []

  [1] OECD.世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1997.

  [2] 余緒纓。柔性管理的發展及其思想文化淵源。經济學家,1998,(1)。

  [3] 達爾·尼夫著。樊春良、冷民等譯。知識經濟。珠海:珠海出版社,1998:183-208.

  [4] 劉永澤、戴軍。論知識经濟對人力資源會計的。

  [5] 趙如蘭。建立人力資源權益會計要素的思考。財务與會計,2000,(11)。

  [6] 周婧。人力資源會計。財務與會計,2000,(7)。

下载论文

論文《淺議知識經濟和人力資源會計》其它版本

會計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