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業績創造與註冊會計師的審計策略

論文類別:會計審計論文 > 審計論文
上傳時間:2006/7/21 14:46:00

在獲取巨額募集資金的權欲和操縱股價的利欲驅動之下,上市公司對經营業績有著熾熱的追求,報表造假成為滿足各種私欲的手段。回顧若幹年來的股市,從深圳原野到瓊民源、銀廣夏,在制度日益健全和監管漸趨完備的市場環境下,上市公司的業績造假的手段也更加隱蔽和復杂。某些渴望良好市場形象的上市公司,為偽裝其绩優成長的形象,熱衷於采用更加激進、更加純粹的造假手段來改造其經營業績,意圖徹底迷惑市場、投資者和專業人士,為行文的方便,作者稱这類造假為“業績創造”。

  盡管對業績創造的分類或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出發,从會計基本元素的角度看,最基本的分類是虛擬交易創造收入和隱藏債務转移支出兩類。

  虛擬交易創造收入

  ●沒有現金流的虛擬交易

  1.基本操作方式。在沒有實物和現金流的情況下虛擬交易,這也许是最原始和方便的業績創造手法。虛擬一個交易事項和交易對象,開一張發票或者收據,然後以此作為原始憑證,通過借記“應收账款”,貸記“主營業務收入”的會計分錄入賬,虛拟交易就已經完成。為了確保虛擬交易的仿真程度,認真的造假者會依配比原則而相應結轉一筆銷售成本,只要成本小於虛擬的收入,保证一定的毛利,創造業績的目的就順利完成。虛擬交易將反映到造假者經營期末的會计報表上,當期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相應得以增長。當然,為了應付各種各樣的審計或者檢查,造假者還需要認真地編制一份合同和產品出庫單或發運單。尤其重要的是,為了給交易披上合法的外衣,各項應納稅金(包括合同的印花稅、交易的流轉稅等)一定要按時申報。

  基於所處的行業和勤勉程度的不同,造假者可能選擇通過虚擬一筆、幾筆或者無數筆交易來達到其業績創造的目的。例如,本不具備條件的“黎明股份”,為了包裝上市,營造起全面、系統的造假體系,通過編造一系列的虛假單據,在上市前不辭辛苦地反復虛擬交易,虛增了主營業務收入1.5億元,虛增利潤總額8千多万元。

  2.掛賬應收賬款的處置或轉換。通過偽造的原始憑證,虛擬交易的真實性、合法性可以暫時經受住一般的檢查。然而,虛擬交易所產生的虛擬資產“应收賬款”終究無法收回。對造假者而言,長期掛賬的應收賬款就有如潛伏的地雷,難免有引爆的一天。同時,對於某些連續數個會計年度虛擬交易的上市公司,與經營业績同比例增長的應收账款也時刻吸引著審計、監管人员們置疑的目光。

  因此,造假者往往會想方設法隱藏虛擬交易產生的應收賬款。往往是,先籌措一筆資金,以虛擬交易的客戶的名義收款进賬,通過借記“銀行存款”,貸記“應收賬款”的會計分錄,就順利的沖銷了這一筆应收賬款。虛擬交易的事项至此全部完成,與交易相關的會計痕跡徹底抹平。當籌措的資金需要償還時,造假者則會以其他的名義付出。例如,以借出往來款的名義出賬,则通過借記“其他應收款”,貸記“銀行存款”的會計分录使原來虛擬交易產生的應收账款轉化成為會計報表上的其他應收款;以購貨款的名義出賬,則使應收賬款轉化成為預付賬款或者存貨。只要確保割裂資金付出的會計處理與此前的虛擬交易之间的聯系,應收賬款的轉換就已經成功。顯然,對於業務種類众多,資金收付頻繁的上市公司而言,作到這一點並不太難。

  無法獲得周轉资金贊助上述操作時,造假者仍可以在沒有現金流入、流出的情況下采取與上相同的會計處理來轉換應收賬款。唯一不同的是,需要針對這些會計處理,偽造相應的銀行收付款憑證作為作賬的依據而已。上述操作在秩序上也是可逆的,先付出後收回與先收回後付出的會計報表效果是一樣的。

  1998、1999年的“國嘉實業”曾經風光一時,1998年度披露的凈利潤達到了1.48億元(調整前),1999年也保持在7千多萬元(調整前)。公開資料說明,该公司這些年度的利潤来源主要是與關聯公司之間的所謂“蛋白飼料在線交易”与“技術服務”。非同尋常的交易給公司籠罩上了的光环,至2001年留給了公司近6億的巨額應收關聯方款項(包括應收賬款、預付賬款和其他應收款)。

  3.虛擬資產的顧慮。在進行二次會計處理轉換應收賬款時,最易於被考慮的会計項目就是諸如其他應收款和存貨、預付賬款等流動資產项目。其原因在於,经營中的上市公司涉及這些會計科目的事項較多,操作方便並具有隱蔽性。然而,這些流動資產一旦喪失流動性,就難免被他人所關註。並且,賬齡長的其他應收款、預付賬款,长期滯銷庫存的存貨都面臨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先期的業绩創造將成為後期的業績負担。為此,某些造假者將在二次會計處理基礎上繼续虛擬新的事項和現金流,從而通過又一次的會計處理,使虛擬资產在流動資產之間再次轉換,以保持其流動性並掩人耳目。例如,針對二次會計處理產生的其他应收款,造假者通過先借記“銀行存款”,貸記“其他應收款”的方式收回,再以購貨付款的名義,以借記“預付賬款”,貸記“銀行存款”的會計處理使虛擬資產轉換成為預付賬款。胆大的造假者甚至將轉換应收賬款的會計操作暫時止步于收到銀行存款的階段。此時,虚擬資產體現為會計報表上的銀行存款,如此既避免了計提減值準備之虞,又優化了會計期末的資產質量。當然,前提是虛擬的銀行存款應付得了註冊會計師的種種審計程序。

  基於采用流動資產作為虛擬資產表現形式的種種劣勢,老練的造假者會采用隱蔽性更強的手段,將應收賬款转化成為某一類的長期資產,選择的範圍包括從長期投資到固定资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等。例如,在為轉換應收賬款所進行的二次會計處理時,造假者收到銀行存款沖銷了應收账款之後,虛擬一個投资項目並草擬一份投資合同,將需要付還的款項以該投資項目的名义付出,同時借記“長期投資”,貸記“銀行存款”。于是,業績創造所產生的應收賬款顺利轉化成為長期投資。又如,將某項固定資產的購價或在建工程的造價提高,通過款項的周轉,將還款的現金支出轉變成購置固定資產或在建工程的支出。由於對長期資產进行價值評判的復雜程度远較其他類型資產要高,且沒有流动性的要求,相應的攤銷期限又長

  (長期投資甚至不用考慮攤銷折舊的問題),種種優點使之逐漸成為造假者樂於選擇的虛拟資產形式。

  ●有現金流的虛擬交易

  由於资本市場的放大效應,上市公司的盈利可以在股市上得到數十倍的反映。某些特殊身份者出於特殊目的(控市股东為了操縱市場、控股股東为了圈錢),不惜向上市公司無償的輸送利益,從而在資本市场上獲得更大的收益。在利益的驅使和權力的要挾之下,某些上市公司可能会選擇更體面、更具有誘惑力的方式體現這類非常收入。

  此時,對造假者的會計而言,他們只是將本應以非經常性收入入賬的現金流記錄為經營性收入,將應作為補貼收入、投资收益或資本公積入賬的款項,記錄為主營業務收入而已。有现金流支持的虛擬交易在基本操作方式上與前文所述大同小異。不過,因為有現金流量的支持,原來的借記“應收賬款”,貸記“主營業務收入”的會計分錄直接以借记“銀行存款”,貸記“主營業務收入”來體現。

  東方(000682)2001年報披露,由於会計差錯,該公司將歷年出售股票收入計入了主營業務收入。由於有實際現金流入的支持,該公司在業績創造上是游刃有余。根據公司2001年年報,該事項歷年留存收益的總額達10億元,而我們可以統计出該公司上市後的1997至2001年6月期間,其累計實現的凈利潤也只不過12億多元。

  需要關註的是,一段時間以來,由於我國证券市場的持續繁榮,所謂長莊的盛行,控市股東資金勢力更趨雄厚,其與控股股東或上市公司管理層的聯系日益密切,有現金流的虛擬交易大有蔓延之势。

  隱藏債務轉移支出

  隱藏債務的業績創造具有操作簡便的優越性,只要將應付未付的支出暫不計提,当期的收益則自然而然地上了一個臺階。然而,在沒有外部的债務承擔者加以配合時,所轉移的債務最終將由造假者來承擔,為了掩蓋其後的現金流出,造假者只好采用類似前面所述的方式,編造虛擬資產来隱蔽其實際的支出。如此,持續的隱藏債務結果也將在會計報表上形成數字巨大的虛擬資產。

  如果有外部的債務承擔者,隱藏債務将在無影無形之中達到造假者業績創造的目標,直至外部的債務承擔者無力為继時,債務轉回導致業績大幅下跌,績優的形象轟然崩塌。如同有現金流入支持的收入創造者一樣,此時有恃無恐的造假者往往使其費用、支出之低有悖於常理。

  事實上,隱藏债務式的業績創造在我們的市場是由來已久的。由於允許上市公司改制前的剥離重組,某些經營情況一般的紛纷將其所謂優質資產包装上市。除了資料以外,上市公司与被剝離主體之間沒有基本的界線。被剝離主體的债務與費用實際完全仰賴於上市公司的支持,若幹年後,上市公司在保持其既有利潤的同时,大量的支出沈澱於其他應收款中,現金流無以為繼。此类例子在我們的市場上俯仰皆是,已無例舉之必要。

  註冊會計師的审計策略

  ●沒有現金流支持的業绩創造

  通過對業績創造操作過程的可以看出,在沒有现金流支持的情況下,無論是以虛拟交易還是隱藏支出的方式進行,業績創造的最終結果必然是產生虚擬資產。而虛擬資產,無論它以何種面目出現在會計報表上,其沒有真實價值依托的本性是任何高超財務技巧都無法抹去的。因此,對於沒有现金流入的虛擬交易,我們不僅可以考慮從利潤表著手,更直接的是分析造假者的資產負債表,持续的虛擬交易必然形成不正常的資產項目(金額畸大或流動性畸低)這就為勘破虛擬交易留下了線索。

  對於那些某類資產與經營業績相伴隨增長,又缺乏現金分紅能力的上市公司,我们有理由對其會計報表的可靠性產生置疑。“國嘉實業”與關聯交易相附隨的應收款項,“銀廣夏”、“藍田股份”與經營業績同比例增長的在建工程,都說明了這一點。

  (二)有現金流支持的業績創造

  有現金流的虛擬交易無疑更加逼真,它在資金、單據、手續上均與真實的交易相一致。唯一缺乏的是真實的商品交換或勞務付出,而這恰是事後審計或檢查所難以核實的。正因為此,造假者往往更加肆無忌憚。此時,我們已無法如前所述通过建立在賬實是否相符基礎上的資產負債表項目分析(尋找虛擬資產)來勘破虚擬交易。但是,由於造假者迫切地要將巨額的非經常收入一次性包裝進會计報表,其所虛擬的交易的收益率、資金流、實物流頻率必然異乎尋常,從而使得對交易過程本身或者交易合理性進行的分析成為解剖虛擬交易的有力武器。尤其對於连續數個會計年度進行業績創造的造假者,其異乎寻常的財務指標成為破解業績创造的重要線索。

  通過對1997年至2000年的“東方”會計報表的分析,我們可以發现該公司不僅僅是毛利率驚人,其存貨和應收賬款的周轉率也呈現出與眾不同的一面。我們將其1999年和2000年的相關數據與同行業或相近行業的其他上市公司比较如表一:

  1.存货周轉率。制造企業的存貨周轉率與其產品的生產周期有天然的聯系,按照東方電子1999、2000年的會計報表所顯示的存貨周轉率,轉换為存貨周轉天數,則其可在1个半月的時間內完成從備料到完工交付產品的生產過程。這與其從事大型電力工程開發的工作周期明顯不相匹配。

  2.應收賬款周轉率。東方電子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同樣杰出,1999年一度達到過4次/年(即貨款回收期為3個月)。2000年,同樣從事電力自动化行業的“國電南自”和“许繼電器”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均在2次/年以下。而信息產業的“大唐電信”则更低,“中興通訊”的應收賬款周轉率雖較高,達到了6次/年以上,但其存貨的周轉率卻不到1.

  事實上,由於虛擬交易使上述指标的主營業務收入、成本严重滲水,基數誇大後必然造成这些指標的失常。此时,造假者若維持毛利率指標,則意味著周转率指標膨脹,而保持周轉率指標的正常,則將使毛利率大大提高。以下試舉一例說明。

  A企業正常經營时的簡化財務數據如表二:

  該企業擬利用一筆股东贈款20,000,000元來進行業績創造,可以選擇的方案有如下兩種。

  方案一,按正常毛利率情況虛擬相应的收入和成本:(見表三)

  方案二,將款項凈额全部作為收入入賬,不增加結转成本:(見表四)

  由於有現金流的支持,虛擬交易對期末的應收账款和存貨無,上述三種情況下的毛利率、應收賬款周轉率和存货周轉率指標分別見表五:

  總之,對於那些盈利能力超強,財務指標偏離正常軌道的上市公司,緊抓住毛利率和周轉率指標的分析,是揭開其偽裝的有力武器。偶一為之的造假也許有瞞天過海的可能,持续的業績創造,終會在会計報表和財務數據中留下難以抹去的痕跡。對相關數據的分析性復核,可以幫助註冊會計師发現審計重點所在,有的放矢地實施審計程序。
下载论文

論文《上市公司業績創造與註冊會計師的審計策略》其它版本

審計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