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產業經濟重心演變路徑及其影響因素分析

論文類別:理學論文 > 地質學論文
上傳時間:2008/1/27 3:05:00

    1 重心問題分析及其研究現狀
重心的概念源於力學,是指在區域空間上存在某一點,在該點前後左右各方向上的力量對比保持相對均衡[1]。在經濟發展過程中, 總有些特定的空間區域上的經濟活動相對周圍地區處於較重要地位,構成了所考察空間范圍內的經濟重心。重心是研究經濟發展和產業結构空間位置變動的一個分析工具。由於空間經濟發展總量水平不斷變動,經濟重心、產業重心就會隨之發生移動,重心是在動態地權衡了各個地區作用力大小以後表現為向作用力大的方向移動,移動的方向即為變量空間格局變化的方向。
力學中重心是力矩最小的點。總力矩S=,要使S最小,則S[,min]應滿足:,由於此式无解析解,需用以下叠代公式求解[2]:

假設一个區域由n個次級區域(或称為質點)P構成,第i 個次區域中心城市的地理坐標為(x[,i],y[,i]),M[,i]為i次区域的某種屬性的量值(或稱為质量)。求其重心,設重心在Q處。對於一個擁有若干個次級行政區域的國家,計算某種屬性的“重心”通常是借助各次級行政區的某種屬性和地理坐標來表達。
當R[,i]∞時,說明第i個地區與全國經濟重心的空間距離越遠,越處在與经濟重心偏離的地區,甚至為边緣地區。當某種屬性的重心随著時間變化出現移動時,移動方向就指示了空間現象的“高密度”部位,偏離的距离則指示了非均衡程度。對此可采用欧氏距離公式來計算。設各次區域中心城市P(x[,i],y[,i])到重心Q的距离為R[,i],根據歐氏距離公式可得:

當Ri0時,說明第i個地區與全國經濟重心的空間距離越近,越處在與經濟重心接近的地區。當R[,i]=0时,第i個地區為全国經濟重心。
這不僅可以了解在一定時期大尺度範圍內我國经濟重心和產業重心的變化軌跡,也可以了解同期某一個具體地区(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在變動中的偏離程度,從而更深入地把握不同地區在這個时期經濟發展和產業調整的時空变化特征。
應用重心的概念对人口重心的研究較多。1874年美國學者弗·沃爾克提出人口重心的概念,隨後研究了美國西部開发和陽光地帶崛起引起美國人口重心的變化情況。我國人口重心研究始於20世紀80年代,李義俊[3] 研究了我國的人口重心及其移動軌跡(1912—1978年),揭示了中國現代人口的變化概況;張善余[4] 探討了我國人口重心分布情況;溫軍等[5] 從經濟發展、人口增長、人口遷移、民族等因素分析甘肅民族人口分布重心遷移的原因;鄭連斌等[6] 分析內蒙古人口重心移動的原因,並對其移動方向和速度進行預測;袁祖亮等[7] 研究近兩千年來河南人口重心移動;趙軍等[8] 探討GIS在人口重心遷移中的應用;劉德欽等[9] 应用人口重心研究我國人口分布的空間相關性。
20世纪70年代開始對空間上多種社会、經濟和自然資源的重心問題進行研究。樊傑等[10] 率先研究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村工业重心的變動;臺灣學者黃金樹研究了中國內地經濟重心與空間發展狀況;包玉海等[11] 對內蒙古耕地重心驅動因子進行分析,認為包括社會历史、自然、政策以及經濟利益等驅動因子。此外,周民良[12] 研究中國經濟重心與区域經濟發展,徐建華等[13] 對人口重心與經济重心演變進行對比分析,陳希華[2] 研究了山東省產業重心转移與可持續發展,喬家君等[14] 對近50a來中國經濟重心移動路徑做了初步分析。 近年來重心研究取得了較大進展,但存在不足。一是產業重心與經濟重心的研究較少;二是重心移動的影響因素分析方面,多為定性的简單探討,有說服力的研究進展甚微。本文將重心引入產業與經濟中进行研究,在解釋產業重心移動的影響因素方面做實證研究,並探討经濟、投資、人口變量對產业重心的影響關系,在重心移動原因解釋方面得到頗具說服力的結論。
    2 我國產業重心與經濟、投資、人口重心演變路徑分析
計算我國的經濟重心和產業重心時,筆者以各省會城市所在地坐標作為各省重心(在研究期間省會城市地理坐標保持不變),許多省、區都有兩個以上主要城市,如廣州與深圳、哈爾滨與大慶以及濟南、青岛與煙臺,通常重心應處於這些主要城市之間,但由於省以下的經濟數據不易取得,且大多數情況下,省級重心都靠近省會城市,因而這種代用是可行的[10,12]。基於此,對於四川省,1996 年前筆者以成都作為其重心,之後分為成都市、重慶市。在指標的選取上,采用了各省國內生產總值(經濟重心)、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投資重心)、年末總人口數(人口重心)、第一產業產值(第一產業重心)、第二產業產值(第二產业重心)、第三產業產值(第三產業重心)作為總量指標[15]。本文的計算範圍是我國內地和海南省,未包括港澳臺地區。
2.1 經濟重心與投資、人口重心演變路徑分析
(1)由圖1可知,我国經濟重心整體走勢有明顯的經度增加、 纬度減少趨勢。1978—1987年经濟重心變動為經度增加、緯度減少,說明東西部經濟差距在擴大,南北不均衡性加劇;1988—1991年经濟重心表現為經度減少、緯度減少,說明東西部差距有所收斂,南北不均衡性沒有改善;1992—1996年經濟重心表現為經度急劇增加、緯度急劇減少,說明东西部差距及南北不均衡性急劇擴大;1997—2003年經濟重心表現為經度微弱減少、緯度增加,表明東西差距、南北不均衡性稍有改善。

圖1 1978—2003年經济重心與投資重心、人口重心演變路径
Fig.1 Shiftroute of gravity center of the GDP, investment and population from 1978 to 2003
(2)我國投資重心大致為經度增加、緯度減少→經度減少、緯度增加→經度增加、緯度增加的空間演變路径。1978—1995年投資重心走勢为經度增加、緯度減少,表明東南方向在固定資產投資的增長速度及規模上超過了西北方向,這與我國經濟重心的東南移動形成了鮮明的對應;1996—2000年投資重心走勢為經度減少、緯度增加,與我國經濟重心東南方向移動的趨勢減緩相對應;2001年後投資重心走勢為经度增加、緯度增加,說明隨着東北老工業基地投資的增加,东北對經濟重心的“拉動”作用增強,經濟重心有向東北移動的趨勢。

下载论文

地質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