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進展與展望

論文類別:理學論文 > 地質學論文
論文標簽:地理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8/7/15 11:38:00

摘要: 在人類活動深刻影響和全球環境變化背景下, 傳統地理—生态過程研究正發生深刻變化。本文在概述地理—生態過程研究概況的基礎上, 指出: (1) 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基本科學問題包括結构與過程、綜合與集成兩大方面, 涉及結構、功能、動態、驅動力、過程、機制、要素集成、過程集成、區域集成等科學要點; (2) 地理—生态過程研究的重點集中在尺度—結构—過程相互作用、自然—经濟—社會相互聯系、地貌—水文—生態過程相互耦合、地理—生態過程與資源環境效應相結合等領域; (3) 代寫畢業論文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發展呈現出系統化、綜合性、交叉性和應用性的發展趨勢; (4) 未來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重大论題包括地表系統中的物質、能量和生物流過程研究, 地表環境變化的驅動力研究, 區域綜合和區域内異質性研究, 尺度推繹與轉換研究, 地理學的整體性研究, 方法論創新, 應用研究等內容; (5)未来地理—生態過程研究應當註意加強觀測、實驗、調查與模擬, 加强遙感與野外觀測的結合, 加強區域綜合和全球研究, 加強學科交叉等。


关鍵詞: 結構; 過程; 集成; 地理學; 生態學

人類活動的強烈幹预推動著地球系統演化進入了“人類世”(Anthropocene Era) 的新紀元[1]。人類活動對地球系統運行的影響趕上甚至超過了自然變化, 地球系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率發生變化並進入一個未知的演化方向和軌道[2]。在這種背景下, 傳統地理過程、生態過程研究正經歷著深刻的變革, 地理過程、生態過程及其與相關学科的交叉與融合正在成为現代地理學和生態學發展的重要方向。本文在概述地理—生態過程研究进展的基礎上, 探討地理—生態过程研究的主要科學问題和未來發展的重要領域, 以期為我國地理學、生態學等相關領域研究與發展服務。
1 地理—生態過程研究進展概況
地理過程是指地表環境(要素、綜合體) 隨時空變化的歷程, 按要素可分為自然過程和人文過程, 按機制可以分為物理過程、化學過程和生物过程等[3]。在傳統地理過程的研究中, 地貌過程和水文過程是其研究的主題和核心內容, 各种營力作用下形成的地貌形態和地形單元以及流域水循環的過程與機理是其研究的主要方向。生態過程作為生態學研究的重要內容, 主要涉及生態系統中的元素循環、種群动態、種子或生物體的傳播、捕食者和獵物的相互作用、群落演替和幹擾等方面[4]。
20 世紀後期以來, 人類活动及其所導致的全球環境變化成為了全球生態系统格局、結構和過程變化的主要驅動力[5, 6]。在這個過程中, 土地利用改變了全球生態系统格局與結構, 人工直接管理的生態系统達到陸地總面積的40%以上[7]。1970~2000 年間土地利用扩展使物種滅絕速率比自然背景值提高2~3 個數量级, 全球物種多樣性降低40%[8]。同時, 人類活動深刻地改变了水資源與水循環[9, 10], 1960 年以來, 水資源利用每10 年增加20%, 15%~35%地區出现水資源過度利用; 此外, 人為因素誘導的土壤侵蝕、土地退化等也成為全球面临的突出生態與環境問題[11], 全球約有40%的农業土地存在不同程度的土壤退化現象[12]。在21 世紀, 人口和經濟持續增長以及全球環境快速變化將給全球生態系統帶來前所未有的壓力[8]。
在人類活動深刻影響和全球環境變化的背景下, 早期地理與生態过程的相關研究表現出明顯不足。在地理過程的描述中, 由於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研究內容的分化[13], 自然地理過程往往只考慮自然變化機理, 而忽視人文因素的作用和動態過程。如早期的水文過程研究, 雖然可以分析徑流和輸沙的動態變化, 但是卻往往難以揭示人類活動的影响效應。同時, 在構建的地理過程模型中, 也存在許多相互割裂的現象。如土壤侵蝕模型,其經驗模型往往難以揭示土地利用空間分布格局對土壤侵蝕過程的影响; 而物理模型雖然能夠反映出土壤流失的過程, 模擬不同土地利用情景下土壤侵蝕的變化; 但在实際應用中, 卻由於野外和實驗獲取的數據難以滿足模型參數設置的要求、誤差累積和不确定性增加等原因, 而影響模型精度, 限制土壤侵蝕模型的應用[14]。
在生態過程研究中, 也多以自然生態變化的機理而展開。如植被空間格局變化研究仍然以頂級群落概念、群落格局演替Gap 理论和生命區劃分體系為理論基礎, 難以解釋由人类主導的生態系統的动態過程。如在生態系統結构和過程變化的動態描述中常以Odum 的生態系統演變規則(Strategy of Ecosystem Development)[15]為理論框架, 在此框架下生態系統應向熱力學穩定態(Homeostasis) 演化; 然而, 生態系統很少達到穩定態, 也不一定呈現向穩定態演替的趨勢。生態系统對環境長期變化的適應性研究經常以Tilman的資源競爭平衡理論為依據, 但以此為基礎的模型並不能現實地模擬生態系统結構和過程的動態变化[16]。同時, 由於大多數生態學理論是基於單個生境中小尺度上的研究發展起來的, 而目前的環境問題具有大尺度的性質[17], 所以, 尺度問題業已成為現代生態過程研究的需求。
在全球環境变化驅動下, 傳统地理過程與生態過程的研究發生了深刻變化, 與地理—生态過程相關的國際重大科学計劃相繼啟動。如從國際生物圈计劃(IBP) 到人與生物圈計劃(MAB), 再到千年生態系統評估(MA); 從國際地圈—生物圈計劃(IGBP) 到全球變化的人文影響計劃(IHDP)等。縱觀這些研究計劃和相關學科的發展, 可以發現地理過程從任何角度看都不再是單純的自然過程, 生態過程的研究也不再僅僅局限於生态系統內的動態與發展, 註重人類活動影響, 註重多學科的交叉融合, 正在成為現代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重要特點。
目前, 地理过程的研究正經歷著從自然向自然與人文結合方向發展, 從無機向无機與有機結合方向發展, 從单要素、單個過程的研究向多要素、多過程耦合與綜合研究方向發展, 從宏观到宏觀與微觀結合方向發展[3]。生態過程的研究也伴隨著生態學的發展,表現出生態過程研究與人口、資源與环境問題相結合, 其研究對象從自然生態系統向自然社會經濟復合生態系統方向發展。研究方法從局部的、孤立的研究向整體的網絡化研究發展, 生態過程研究的時空尺度不斷拓展, 研究手段不斷更新。在地理—生態過程的研究中, 新的科學问題和研究領域正悄然凸現。
2 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主要科學问題
現代地理—生態過程強调人為因素在各種過程中的作用, 強調人為因素作用下的地理—生态過程對自然資源和環境的影響, 強調地理—生態过程與全球變化之間的耦合作用以及可能引發的後果, 強調地理—生態過程在土地退化過程中的關键作用, 強調利用现代手段進行定量化研究和過程模拟。在地理—生態過程研究中, 所涉及的基本科學問題包括結構與過程、綜合與集成兩大方面, 其研究重點則集中在尺度—結構—過程相互作用、自然—經濟—社會相互聯系、地貌—水文—生態过程相互耦合、地理—生態過程與資源環境效應相結合等领域。
2.1 基本科學問題
2.1.1 結構與过程在地理—生態過程的研究中, 結構往往是指不同生態系統和景觀单元的空間關系, 如生態系統與景觀單元的大小、形狀、數量、類型及空間組合等。所涉及的過程包括自然過程(元素和水分的分布與迁移、物種的分布與迁徙、徑流與侵蝕、能量的交換與轉化等) 和社會文化過程(交通、人口、文化的傳播等)。目前, 结構與過程研究的科學問題主要集中在結構、功能、動態、驅动力、過程、機制等幾个方面。
(1) 結構關於結構的研究, 是重點探討地表系统的要素組成和空間分布特征, 如土地利用/ 土地覆被的組成和分布格局、生態系統的空間異質性等。其中, 如何有效刻畫生態系統和景观單元的結構特征, 構建具有生態學意義的格局指數是目前地理—生態過程研究中富有挑戰性的研究課題。現代信息技術為獲取生態系統和景观類型空間分布的基礎信息提供了強大技術支撐, 深入分析遙感、地理信息系统和相關學科的發展趋勢對於全面提升結構分析的研究水平具有重要的意義。
(2) 功能系統的要素組成決定系统功能的發揮, 功能是不同系統要素與結構的外在體現。功能的研究主要分析陸地表層系統的結構演變與過程動態所表現出的生態、經濟和社會功能。不同類型生態系統服務功能研究、結構變遷与過程耦合下的資源環境效應等是目前功能研究的熱點問题。
(3) 動態動態變化是在結构分析的基礎上, 研究生態系統和景觀單元等的變化規律和特征, 解釋结構發生怎樣的變化、變化的地點以及變化的速度等問題。在動態变化的分析中, 包含兩個層面的含義: 對現狀的分析; 對未來變化的模擬。其中, 采取何種方法或技術刻畫動態变化的特征, 是學者們共同關註的話題。此外, 在动態分析的研究中, 對不同時期數據精度、分類系統等一致性的處理, 往往是進行動態分析的先決條件。
(4) 驅動力驅動力分析是在結構變化分析的基礎上, 揭示生態系統和景觀單元变化的原因和驅動機制, 以期為預測結構變化方向和制定相應管理對策等服務。驅動力包括自然驅动因子和人為驅動因子兩個方面, 其中, 自然驱動因子主要指對特定結構的形成与演變起作用的自然因素, 包括氣候、地貌、水文、土壤和自然幹扰等; 人文驅動因子主要涉及到人口變化、技術進步、政治經濟體制變革、文化價值觀念改變等。在驅動力的分析中, 重點探討: 驅動因子選擇與關鍵因子甄别、驅動力分析方法確定、不同驱動因子在不同時空尺度上的功能和效應等。
(5) 過程陸地表層系統過程的研究內容涉及物理過程、化學過程、生物過程和人文過程等方面, 其研究將朝微觀深化和宏觀綜合兩個方向發展, 其關鍵在於系統中界面過程的綜合研究[18], 同時註重過程的格局分析[19]。目前, 地理—生態過程的研究內容主要包括水文循環過程与水量轉化、流域系統中物質遷移过程、土壤侵蝕過程、土地系统演變過程、土壤—植物—大氣連續系統過程、環境生物地球化學過程、生物多样性變化過程、人文與文化過程等方面。
(6) 機制旨在揭示结構與過程的相互作用关系。在機制的研究中, 註重地理—生態過程與環境變化和人類活動的關系, 重視非線性科學和復雜性科学在揭示機制研究中的應用。模型作為地理—生態過程的定量表達, 是探讨機制的重要途徑, 需要通過模型的手段開展機制的分析和情景預測研究。
2.1.2 綜合與集成綜合是地理學的本質和存在依據, 集成是综合的演進與升華[20]。在地理學研究中, 需要綜合多學科的理論和知識, 選擇典型區域, 針對主要問題開展綜合
與集成研究。在地理—生態過程的研究中, 也需要綜合多種實驗觀測手段和研究方法開展綜合研究。在此基礎上實現地理—生態過程研究中的要素集成、過程集成和區域集成。
(1) 要素集成現代地理—生態过程受自然、生態、經濟、社會等多種因素的影響,
將人類活動納入地理—生態過程, 對多種要素進行集成分析, 對於揭示結構與過程的演
變规律與特征具有重要意義。在要素集成的研究中, 要考慮自然社會經濟要素的集成和
相互作用, 也需要考慮要素的尺度效應。
(2) 過程集成黃秉維先生早在20 世紀50~60 年代就提出了综合研究地表物理過程、化學過程与生物過程的學術思想[21]。過程集成強調地球表層系統各個過程之間的相互關聯, 註重自然過程与人文過程的耦合研究, 強調人類活動影響下的地理—生態過程的綜合研究, 突出自然地理過程與生態過程的耦合研究等。在過程集成中, 基於過程模型的模擬与預測研究是過程集成方法研究的重要內容。
(3) 區域集成地球表層系統不僅具有显著的區域差異和地域分异規律, 同時也是
一個多層等级系統, 既有坡面—小流域—流域—區域—全球的不同尺度, 也存在種群—群落—生態系統—景觀—區域—全球的多個层次。在地理—生態過程的區域集成研究中,不僅需要針對不同尺度地球表層過程的發生機理展開研究, 更需要通過尺度效應分析和尺度轉換(尺度上推與尺度下推), 獲知其他尺度的信息, 開展多尺度研究, 從而體現研究對象的整體性。在尺度效應分析與尺度轉換中, 需要註意特征尺度選擇與尺度域劃分、轉換方法與模型構建、時間尺度與空間尺度的合理匹配、尺度转換結果的不確定性分析等問題。
此外, 在綜合與集成的研究中, 也需要加强集成方法的拓展, 發揮計算機技術、應用數學方法、空间信息科學與技術在地理—生態過程研究中的作用, 開展基於對過程理解和定量闡述的模型研究, 如建立區域綜合模型、多尺度地理—生態過程模型等。
2.2 重點研究領域
2.2.1 尺度—結構—過程相互作用“尺度—結構—過程”是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核心理念, 結構影響過程, 過程改變结構, 尺度不同, 結構與過程的關系也將有很大的差異。其中, 結構是不同地理—生態過程與自然背景綜合作用的結果, 地理—生態過程的變化與發展影響和改變着陸地表層系統結構的形成, 從某種意義上说結構是各種地理—生態演變過程的瞬間表現。同时, 結构能夠從多個方面影響过程, 如生態系統的空间分布能夠影響局域地表温度、養分豐缺、生物種群或其他物質在空间上的分布狀況, 景觀要素的變化可以影響景觀中的物質流和能量流等[22, 23]。
結構、過程及其相互關系的研究離不開其所依賴的尺度。地理—生態過程不同, 其相應的尺度也會有很大的變化。就研究粒度而言, 富營養化的研究往往在30 m 或更小粒度上展開, 而森林砍伐的粒度則多在100 m 以上; 就研究的幅度上, 葉片的生理過程一般發生在平方毫米/ 平方厘米的空間尺度和秒/ 分鐘的时間尺度上, 而景觀動态過程的研究則需要考察幾百/ 幾千平方公裏的空間尺度和十年/ 百年的時間尺度[24]。結构與過程的關系會因研究尺度的不同而發生明顯的變化, 如在不同尺度上, 土地利用結构與土壤養分、土壤水分、水土流失的影響機制並不相同[4], 中小尺度上的研究成果並不能滿足大规模綜合治理與開發的需求。
尺度—結構—過程的相互作用研究是現代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重點領域, 其主要研究內容包括如下几個方面:
(1) 針對單一尺度分析结構與過程的作用機理;
(2) 探讨不同尺度之間結構或过程變化的規律和特征, 並分析其尺度效應;
(3) 基於不同尺度結構與過程的作用關系和尺度效應分析結果, 進行多尺度綜合研究和尺度轉換研究;
(4) 探讨不同尺度劃分體系(如時間尺度、空間尺度、過程尺度、觀測尺度、模型尺度等) 對結構、過程、結構與過程作用關系的影響效應;
(5) 其他研究, 如多尺度模型研究、尺度轉換不確定性分析研究等。
2.2.2 自然—經濟—社會要素相互聯系當代地理學作為一門研究地球表層自然要素與人文要素相互作用與關系及其時空規律的科學, 其研究內容主要面向當前世界性的人口、資源、環境與可持續發展問題[25]。現代地理—生態過程的研究, 必然註重自然、經濟、社會等多因素的綜合研究, 註重人類活動與環境變化的關系[19]。
在自然—經濟—社會要素相互聯系的研究中, 地理—生態過程重點探討以下几個方面的內容:
(1) 自然、經濟、社會單一系統內部的要素、過程时空變化規律與特征;
(2) 自然、經濟、社會不同類型的要素、過程之間的相互影響與作用机理;
(3) 自然、經濟、社會不同系統之間多要素或過程之間的綜合與集成;
(4) 地表系統在自然、經濟、社會共同作用下的變化規律與發展趨勢;
(5) 其他研究, 如復合系統基礎理論創新等。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2.2.3 地貌—水文—生態過程相互耦合地貌過程、水文過程和生態過程是地理學、生態学研究的傳統優勢領域。在早期的研究中, 往往關註單一過程的研究, 而對兩兩過程或多種過程的綜合研究不夠。然而, 多種過程的耦合作用機理往往是識別系統動態演變的關鍵所在。在全球環境變化的背景下, 地貌過程—水文過程—生態過程的耦合研究顯得尤為重要。
目前, 地貌過程—水文過程—生態過程的耦合研究重點關註地形發育、徑流形成、汙染物遷移、土地退化、生态系統調控等領域, 其重點研究內容有:
(1) 人類活動影响下的生態—水文過程;
(2) 生物地球化學循環過程;
(3) 流域水、沙及化學物質遷移过程;
(4) 其他研究, 如耦合模型開發等。
2.2.4 地理—生態過程與資源環境效應研究資源、環境與發展的關系並寻求解決其中關鍵問題的途徑, 為區域整治提供理論基礎和決策依據, 是当代地理學和生態學服務社會的重要方面。目前急需解決的資源環境问題包括水資源供應危機、土地質量急劇下降、環境汙染和生态破壞日益嚴重、災害频發等問題, 这些資源環境問題的解決往往和地理—生態過程的調控密切相關。探討地理—生態過程與資源環境效應的關系是目前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重要方面。
地理—生態過程與資源環境效應研究的重點內容有:
(1) 生态系統物質循環與全球變化;
(2) 流域物理、化學和生物過程及其資源、环境和災害效應;
(3) 土地利用/ 土地覆被變化過程及生態環境效應;
(4) 城市化過程對區域生態环境的影響與效應;
(5) 生態系統過程與生態系統服务功能;
(6) 地貌過程与災害效應等。
3 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發展趨勢與方向
3.1 地理—生态過程研究的發展趨勢
现代地理—生態過程研究正跨越不同時空尺度, 開展多學科的交叉和融合, 从近期發展看, 地理—生態過程研究具有以下明顯的動態和趨勢。
(1) 系統化系統化是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重要方向。地理—生態過程是以系統論為基礎, 以陸地表層系統、環境系統、人地系統等為對象開展研究。在系統化研究中,需要探討系統的內部要素与結構組成、系統層次與相互關聯、系統動態與外部環境的相互關系, 揭示全球變化背景下地理—生態過程與地表系統演變的作用關系, 探求系統協調發展的機制與途徑。
(2) 綜合性綜合性是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重要特色。在地理—生態過程的綜合研究中, 不僅要在分析要素與要素關系、要素與過程关系、過程與過程關系的基礎上開展要素綜合和過程综合, 也要在尺度效應分析和尺度轉換的基礎上开展區域綜合研究。在區域綜合研究中, 不仅需要聚焦危機區、脆弱區或熱點地區, 針對独特區域開展獨特問題的綜合研究[26]; 同時也應具有全球化視角, 開展跨國或全球尺度的研究。此外, 也應註重總結性的綜合研究[27], 基於重要地理區域科學數據構建國家级的地理科學基礎平臺,為進一步創新研究提供基礎。
(3) 交叉性地理—生態過程研究本身就屬於學科交叉的範畴。隨著人口、資源、環境、发展等全球性問題重要性的日益突现, 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交叉性特點將愈加明顯, 自然與人文的交叉、科學與技術的交叉、多學科交叉成為地理—生態過程研究不可逆轉的趨勢, 地理學、生態學、資源科學、环境科學、大氣科學、社會學、經濟学等不同學科對於地球表層系統的共同關註, 在服務於國家戰略需求的同時, 也為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深入發展提供了機遇。
(4) 應用性地理—生態過程的未來研究, 將积極拓展科學研究的應用領域與范圍,在環境與災害管理、生态系統管理、國土綜合整治、全球環境變化、土地退化防治和區域可持續發展等領域開展應用研究, 以滿足國家需求, 為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服務。
3.2 地理—生態過程的重大研究論題
地理—生態過程作為當代地理學、生态學及相關學科研究的熱點問題和前沿領域,在未來的研究中, 需要整合科技資源, 針對以下領域和內容開展工作。
(1) 地表系统中的物質、能量和生物流过程研究其中重點加強生態水文過程、生物地球化學循環、人地相互作用過程、全球碳氮循環等研究; 註重界面過程和不同類型过程的耦合; 註重野外觀測、試驗分析、空間信息技術、數學模型等研究方法的綜合應用。
(2) 地表環境變化的驅動力、過程和效应研究主要分析陸地表層系統、环境系統和人地系統演變的自然和社會經濟驅動, 分析不同結構和過程的時空變換特征, 探討不同變化情景下的資源、環境、生態和災害效應。
(3) 区域綜合和區域內異质性研究區域綜合研究有待於加強區域綜合實驗研究、區域綜合的方法與模型應用; 同時針對區域内的時空變異, 開展区域內景觀多樣性與異質性、景觀格局與生態過程研究。
(4) 尺度推繹與轉換尺度問題是地理—生态過程研究中極富有挑战性的課題。針對不同的尺度劃分體系(種群、群落、生态系統、景觀、區域、全球; 坡面、集水區、流域、區域、全球), 開展尺度推繹與转換的理論基礎研究和區域實驗研究, 发展尺度推繹與尺度轉換的方法和模型。
(5) 地理學的整體性研究整體性是地理學的特色, 在當前環境變化研究中, 基於系統分析的整體性研究愈加重要[19]。目前, 地理學的整體性研究亟需加強自然地理學與人文地理学的融合, 註重環境變化與規劃、土地利用變化与規劃、區域可持續發展等領域的研究, 突出人類活動對環境和過程的影響, 探討模型模擬研究在地表系統整體性中的作用。
(6) 方法論創新方法論創新是推動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重要途徑。需要加強非線性科學和復雜性科學在地理系統研究中的應用, 開發研制或發展地理過程模型、多尺度综合模型等, 加強模型的有效性檢驗與驗證。
(7) 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應用在地理—生態過程的理論與創新的基礎上, 積極加強應用研究, 其中重點加強的領域有: 水循環与水資源、地貌過程與工程和災害防治、氣候變化及其效應、生态過程與生態系統恢復和保護、土地退化過程與治理、人地相互作用過程和人與自然和諧發展、全球變化的區域適應研究等。
3.3 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幾點建議
我國在地理—生態過程這一領域已經開展了大量研究工作, 並取得許多重要的研究進展。但是, 與國際相關研究的發展相比, 我們還有明顯差距。為了更好地開展地理—生態過程的研究, 服務於學科發展与國家需求, 在未來研究中需要注意以下幾方面的問題。
(1) 加強觀測、實驗、調查与模擬獲取數據是開展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前提和基礎。目前, 我國已經建立了長期野外觀測與研究臺站網絡, 為監測我國資源环境動態、推動地理學與生態學的發展、服務於國家需求和政府決策提供豐富的數據基礎。然而,很多研究還缺少第一手的觀察與監測數據。因而, 在未來的研究中, 要加強觀测、實驗和野外調查, 註重數據監測的長期性、監測手段與方法的一致性。同時, 加強地理—生態過程的模擬研究, 發展基於觀測的过程模擬模型。
(2) 加強遙感與野外觀測的結合遙感手段是目前快速獲取地表信息, 開展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重要手段。然而, 由於時間分辨率與空间分辨率的限制, 遙感數據的解譯結果往往具有不确定性。因而, 在基于遙感手段開展野外調研和數據分析的過程中,需要加強野外的同步观測, 將遙感調查结果和野外觀測數據相結合, 提高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準確性。
(3) 加強区域綜合和全球研究在我國目前地理—生態過程的研究中, 區域的綜合研究已有较多的案例, 但是缺乏基礎理論創新, 多尺度綜合研究的內容也並不多見; 同時, 在地理—生態過程領域, 我國具有全球性视野的研究非常匱乏。在今後的研究中,我國學者要關注全球的問題, 積極開展跨國或全球尺度的研究。
(4) 加強學科交叉, 特别是一級學科的交叉学科交叉點往往就是科学新的生長點、新的科學前沿, 這裏最有可能產生重大的科學突破, 使科學發生革命性的變化[28]。然而,從目前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申報情況可以看出地理學者有意開展交叉研究的項目比例較低[29], 地理學家們對於自然與人文的綜合研究相對薄弱, 難以滿足日益增长的國家需求。因而, 在今後的研究中, 亟需加強學科交叉, 將其他學科, 如生物學、物理学、化學、數學、信息科學等學科的理論與方法應用到地理—生態过程的研究中, 以期取得突破與創新。


參考文獻

(Refer ences)
[1] Crutzen P J. Geology of mankind. Nature, 2002, 415(6867): 23.
[2] IGBP. Global change and the earth system: a planet under pressure. IGBP Science 4, The Global EnvironmentalProgrames, 2001.
[3] Leng Shuying, Song Changqing. Review of land surface geographical process study and prospects in China. Advances in Earth Science, 2005, 20(6): 600-606. [ 冷疏影, 宋長青. 陸地表層系統地理過程研究回顧與展望. 地球科學進展,2005, 20(6): 600-606.]
[4] Fu Bojie, Chen Liding, Wang Jun et al. Land use structure and ecological processes. Quaternary Sciences, 2003, 23(3):247-255. [傅伯杰, 陳利顶, 王軍等. 土地利用結構與生態过程. 第四紀研究, 2003, 23(3): 247-255.]
[5] Margaret A P, Emily S B, Elizabeth A C et al. 21st Century Vision and Action Plan for the 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Report from the Ecological Visions Committee to the Governing Board of the 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2004. http://esa.org/ecovisions/.
[6] Franoise B, Jacques B. Landscape Ecology: Concepts, Methods and Applications. New Hampshire: Science Publishers,Inc., 2003. 18-24.
[7] Goldewijk K K. Estimating global land use change over the past 300 years: The HYDE database. Global Biogeochemical Cycles, 2001, 15(2): 417-434.
[8]WWW.Living planet report. 2004. http://www.abelard.org/news/ecology2004.php#wwf_report. [9] Vorosmarty C J, Sahagian D. Anthropogenic disturbance of the terrestrial water cycle. BioScience, 2000, 50(9): 753-765.
[10] Oki T, Agata Y, Kanae S et al. Global assessment of current water resources using total runoff integrating pathways.Hydrological Sciences, 2001, 46(6): 983-995.
[11] Dumanski J, Pieri C. Land quality indicators: research plan. Agriculture, Ecosystems and Environment, 2000, 81:93-102.
[12] Oldeman L R, Hakkeling R T A, Sombroek W G. World map of the status of human induced soil degradation: an explanatory note. International Soil Reference and Information Centre, Wageningen, NL, 1990.
[13] Thrift N. The future of geography. Geoforum, 2002, 33: 291-298.
[14] Fu B J, Zhao W W, Chen L D et al. A multiscale soil loss evaluation index. Chinese Science Bulletin, 2006, 51(4):448-456.
[15] Odum E P. The strategy of ecosystem development. Science, 1969, 164: 262-270.
[16] Cao Mingkui. Meeting the challenge of ecosystem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in Anthropocene Era . Proceedings of Conference on Human Activities and Ecosystem Change, Dec.30, 2005. [ 曹明奎. 人類世時期生態系統研究和管理面臨的挑戰. “人類活動與生態系統變化”創新團隊学術討論會, 2005 年12 月30 日, 北京.]
[17] Chen Changdu. To follow the world's new tendency of ecological development in developing China's ecology. Science& Technology Review, 1996, (2): 7-9. [陳昌篤. 註目世界动向: 迎接21 世紀中國生態學新發展. 科技導報, 1996,(2): 7-9.]
[18] Zheng Du, Chen Shupeng. Progress and disciplinary frontiers of geographical research. Advances in Earth Science,2001, 16(5): 599-606. [郑度, 陳述彭. 地理學研究進展與前沿領域. 地球科學進展, 2001, 16(5): 599-606.]
[19] Gregory K J. The Changing Nature of Physical Geograph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2000. 125-131,275-289.
[20] Ge Quansheng, Wu Shaohong, Zhu Liping et al. Some ideas relat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geography in the 21st century.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03, 22(4): 406-415. [葛全勝, 吳紹洪, 朱立平等. 21 世紀中國地理學發展的若幹思考. 地理研究, 2003, 22(4): 406-415.]
[21] Huang Bingwei. Some key tendencies of physical geography.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1960, 26(3): 149-154. [黃秉維.自然地理學一些最主要的趨勢. 地理學報, 1960, 26(3): 149-154.]
[22] Pickett S T A, Cadanasso M L. Landscape ecology: spatial heterogeneity in ecological systems. Science, 1995, 269(21):331-334.
[23] Reiners W A, Driese K L. Transport Processes in Nature: Propagation of Ecological Influences through Environmental Spa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91-267.
[24] Buttenfield B P, Cameron D R. Scale effects and attribute resolution in ecological modeling. In: The 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ntegrating GIS and Environmental Modeling (GIS/EM4): Problems, Prospects and Research Needs,2000.
[25] Song Changqing, Leng Shuying. Characteristics and trend of modern geography and progresses of geographical researchin China. Advances in Earth Science, 2005, 20(6): 595-599. [宋長青, 冷疏影. 當代地理學特征、發展趨勢及中國地理學研究進展. 地球科學進展, 2005, 20(6): 595-599.]
[26] Cai Yunlong, Lu Dadao, Zhou Yixing et al. National demands for and development strategies of Chinese geography.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04, 59(6): 811-819. [蔡運龍, 陸大道, 周一星等. 中國地理科學的國家需求与發展戰略.地理學報, 2004, 59(6): 811-819.]
[27] Lu Dadao. Some key issues concerning development of geographical science in China.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03,58(1): 3-8. [陸大道. 中國地理學發展若干值得思考的問題. 地理學報, 2003, 58(1): 3-8.]
[28] Lu Yongxiang. The significance of intersect of discipline and intersect science. Bulletin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05, 20(1): 58-60. [路甬祥. 學科交叉與交叉科學的意義. 中國科學院院刊, 2005, 20(1): 58-60.]
[29] Leng Shuying, Song Changqing.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Chinese geography.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05,60(4): 553-558. [冷疏影, 宋長青. 中國地理學面臨的挑戰與發展. 地理學報, 2005, 60(4): 553-558.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地理—生態過程研究的進展與展望》其它版本

地質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