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鄉村社會地理研究綜述

論文類別:理學論文 > 地質學論文
論文標簽:地理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8/7/8 10:17:00

摘要: 本文首先對國外鄉村社會地理的研究進行階段劃分与總結, 分析了九十年代以來新的研究進展,然后重點介紹了當前幾个重點研究領域: 鄉村社區、城鄉關系、鄉村景觀及鄉村社會問題等, 最後指出發展不足及今後的發展方向。全文旨在通過大量文獻分析, 梳理出国外鄉村社會地理的研究進展与今後發展趨勢, 期望能夠對國內相關研究與鄉村發展具有一定理論與實踐意義。
關鍵詞: 鄉村社會地理; 綜述; 国外

乡村研究很多學科都能夠找到切入点, 代写論文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對其研究较早。鄉村社會學研究側重鄉村社會变遷, 鄉村地理學則側重於從地域分布、空間的觀點分析鄉村的各種问題[1]。隨著鄉村的演進及學科的發展, 二學科研究內容交叉重疊的現象比較明显。鄉村社會地理即是针對鄉村發展過程中的社會現象, 從地理學視角進行分析: 時間上以鄉村社會變迁為主線, 空間上探討社會现象對鄉村各主體空间分布及分異規律的影響。
1 研究進程
1.1 鄉村社會地理研究溯源
1.1.1研究時序分析
鄉村地理學發展較早, 二戰前, 其研究內容主要是農村聚落的歷史分析( 包括農村聚落的起源、結構与類型) 、土地利用問題, 同时有一些對於鄉村社會现象的研究, 如德国學者如魏伯、奧特倫巴描述並研究了土地利用形態、乡村道路網、農舍、村落等農業活动所引起和制約的文化景觀或鄉村景觀, 但總體上研究較少[2]。
二戰後到1970 年, 各國( 不僅是歐洲國家) 的城市重建以及經濟發展引發的城市化浪潮, 代寫畢業論文推動了城市地理學研究的高漲, 而忽視了鄉村的研究[1], 另一方面, 这一階段由於把對鄉村區域的研究簡化為對農業問題的研究, 世界各國普通存在農業地理興盛而鄉村地理極度薄弱的現象[3], 這一階段是鄉村地理學的衰退期[1], 而鄉村社會地理因而沒有發展起來, 但社會學對鄉村社會現象的研究較多, 地理學也存在一定研究。
1970-1990 的二十年間, 環境壓力及可持續發展的提出,導致對鄉村可持續發展研究, 鄉村地理學出現“再生( rebirth)”現象[1], 這一期間對鄉村社會的研究一直成為國外鄉村地理學的一個熱点, 推動了鄉村社會地理的發展, 但不同國家研究內容存在一定差異[2]。表現在研究者的重视, 組织了許多學術活動, 並提出了一些發展理論。如美國經濟史學家Johnson 在1970 年代初所提出鄉村增長中心发展理論; 弗里德曼( 1975,1979) 等人提出了鄉村社區發展理論等[4]。隨著研究的深入, 相關研究範圍逐步擴大到包括鄉村發展的許多方面, 主要有乡村社區、鄉村人口結构、遷移和就業, 居住問題、鄉村城市化、城鄉相互作用以及鄉村規劃等。一些研究中尋求地理學者和社會學者共同研究的关鍵主題。1980 年代許多學者還進行了鄉村地區发展政策效果評價的研究。對乡村社會現象的研究具體如下: Ambrose 認為鄉村仍然是明顯的等級社会, 包含至少五個明顯區別的階層; Newby( 1979) 認為鄉村居民被多種因素所束縛( 如貧困) , 因而形成社區以尋求互惠[5]; Bunced 研究在這一過程中鄉村居住模式演化; Gilg 研究了鄉村區域人口和雇用問題; Roger 对於鄉村住房問題有一定研究; Lewis 運用新的方法對鄉村社區進行了研究; Tanner對鄉村區域娛樂及存在的問題進行了研究; Robins 總結了鄉村规劃和環境保護的不同方面[6]。
1.1.2研究對象分析
從研究對象角度分析, 1990 年代以前的鄉村社会地理研究基本包括如下幾個方面: 研究客體主要為物質實體, 並由1950、60 年代增加的量化和科學化所加強, 這反映了環境決定論持續的影響; 伴隨人口的減少和逆城市化, 在一系列鄉村研究中出現對人口學特征的研究, 如列舉人口數量、分布和密度; 對社會公正的研究, 如Harvey 提出地理學要与社會公正相連接; 對家庭和社区的研究, 許多地理學者在研究中尋求與人類學和社會學的關聯, 認為這類研究至少也是社會地理學的一個方面[7]。
1.2 新的研究進展
1990 年代以來, 國外社會地理學主要研究如下方面: 圍繞社会亟待解決的問題來確定研究出發點; 從社會問題的空間表述、空間因素、空間過程和区域特征來確定研究角度; 針对社會問題中受害一方來確定側重面; 重視城市社會在西方社會中的主導地位來確定重點區域[8]。此時的鄉村地理學出現兩個明顯转向, 其一是社會文化轉向。與二十世紀人文地理學第三次轉型趨於一致[9], 鄉村地理學研究也開始由側重空間分析向社會文化轉型, 特別是近年來特別明显, 使得社會文化成為地理學“社會論”的核心理念, 并構建了明晰的新的研究內容[10]。許多學者將社會和文化研究的理論用於鄉村社會地理研究。Pratt 指出了鄉村和文化地理學融合的形勢; Seymour 在鄉村地理學理论發展討論會中, 也提到放松文化和鄉村地理學的明確的邊界; Halfacree 把鄉村作為“非物質的感知構建”來研究。這些研究顯示鄉村社會地理超越了自身和文化地理學的界限。其二是鄉村地理研究的後現代轉向。1990 年代早中期, 很多學者開始認為對鄉村的研究已經、或將要、或必須向後現代转型。人們開始著眼於從更加人文化的角度研究鄉村的優勢、局限和問題, 表現在如下兩個方面: ①陸續有一系列的對鄉村“被忽視方面”的研究; ②從政治經濟學的角度對性別关系角色進行了重新認識。Murdoch 和Pratt 在其研究中, 對乡村的現代主義進行了分類: 作為時間概念的現代主義; 抽象理論的現代主義; 結構分類的現代主義( 特別指鄉村和城市間的劃分) ( 表1) [7]。此時許多鄉村地理學的研究, 已超越了早期有限的地理思想的界限, 開始了明顯充滿政治色彩的研究。Philo 認為關註不公正、開發以及鄉村居民生活的改善推動了此種研究, 并認為此時的鄉村具有多元的文化結構和意義; Phillip 認為此時在鄉村社會地理研究中, 已將政治的、物質的和非物質的因素聯系在一起[7](
具體來說, 除继續關註早期鄉村現象外, 鄉村社會地理顺應上述趨勢, 其研究也出現了許多新的主題。Michael Roche在2001 年对鄉村地理學研究進行總结後, 指出現在缺少對鄉村可持續性的研究, 並針對廣泛的爭論, 對後生產主義者的乡村空間進行了再思考[11]; 之後他又基於對鄉村地理學2002 年出版的期刊總覽, 認為許多傳統的研究没有減少, 只是近年有些轉變, 研究並指出三個共生的乡村發展模式: 农業—工業化、後生產主義和鄉村可持續發展[12]; 基於人們對鄉村过於理想化的印象, Cater 和Valentine 等人對於鄉村剝夺( exploitation)進行過相關论述[5,13]。
另一方面, 近年來人們开始關註網絡與信息對乡村的社會影響。Grimes 研究了信息社會中鄉村地區的發展前景, 他認為隨著网絡技術的發展及大量信息的掌握, 縮減了鄉村与市場的距離, 並提高了鄉村地區的對外學習的能力與機會, 但遠距離的工作( teleworking) 即使被誇大為鄉村地區最美好的前景, 將來也只會給城市和市郊而不是偏遠的鄉村, 帶來絕對的發展優勢[14], 此外他還對信息技術對鄉村發展的利弊及鄉村網絡社會的增加狀况進行了探討[15]。
1.3 發展的路徑
縱觀鄉村社會研究的整個歷程, 不難看出鄉村社會地理發展而來的兩條路徑。首先, 鄉村地理學研究向社會轉向。地理類的文獻中, 關於鄉村社會的探討和研究十分豐富, 並且包含鄉村社區、鄉村景觀、城乡關系、鄉村旅遊、各种鄉村沖突和問題及政策制度等諸多方面[5,13]。其次, 社會學者開始關註涉及鄉村空間的问題。早期鄉村社會学者研究中就部分涉及到地理學的內容, 近年來出於研究及解決實际問題的需要, 逐漸将空間現象納入研究範圍, 相關學術論文明顯增多。Lobao 和Saenz 指出“: 在鄉村社會学科中忽視空間的分析, 地理空間在組织階級關系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16]; Friedland 對於鄉村研究雖然從鄉村的社會學表象写起, 但對農业和田園風光的問題分析, 卻有著強烈的地理氣息[17]。

2 當前主要研究內容
2.1 鄉村社區
最先研究鄉村社區的是乡村社會學家。羅吉斯和拉伯爾認為“社區是一個群體, 它由彼此聯系具有共同利益或紐帶、具有共同地域的一群人所組成”, 代寫碩士論文主要研究社區變遷、類型、邊界、權力機构及發展趨勢[18]。鄉村社區是地理學研究社會的切入點, 它促進了鄉村地理學的社会化[19]。同時鄉村由于存在不同層次的發展實體, 因而能夠較好地展示社區的演化系列。Liepins 认為可以“通過社區來尋找到鄉村性”, 並提出一个從物質和意象角度來理解“社區”的框架( 圖2) , 認為从地理和社會形成角度, 社區可被分成四維進行分析, 同時他認為輿論和能力對於社會的形成很重要[20]; Little 研究認為社區是鄉村生活最重要的特征[13]。
國外鄉村社區地理研究的內容主要包括: ①鄉村社區變遷及機制研究, 它一直是鄉村社会學研究的重點[18], 而鄉村地理學善於從歷史發展的角度尋求事物的時空變化規律。近年來此類研究逐漸增多。如Valentine 和Cater 等在其論著對鄉村社区變遷均有描述, 並試圖尋求其內在機制[5, 13]。②鄉村社區空間分析, 是鄉村社区地理的核心。Mormont 認為乡村可以體驗一種與城市生活截然不同的社會物質空間[21]。Havey 等也分別從鄉村政治經濟學中積累與消费的觀點論述了鄉村空間的作用, 認為非城市空間的存在對於城市空間本身的再生產也是必要的[22]。③鄉村社區可持續研究, Scott 等人基于新西蘭北部的調查, 發現種族、階級和職業結構的不斷分化給“可持续的鄉村社區”帶來復雜性, 並建議“可持續的鄉村社區”應被視作一個民族範疇, 而鄉村社會地理中應采用更為寬泛的社會可持續能力的概念[23]; 英國学者MacKenzie 也對社区與可持續性進行了深入探討[24]。④社區文化與制度变遷研究,以往社區文化經常被研究者忽略, 但近年來逐漸受到人們的關注。不應讓世俗社會代表鄉村、法制社會代表城市, 而是應將社會看成一个整體, 鄉村社區的大眾文化已被城市化。⑤鄉村社區与產業的聯系, 如Joseph 研究指出了在新西蘭两處地方農業和鄉村社區的聯系[25]; ⑥社區問题研究, 如社區內部各階層及內部与外部的沖突、貧困及其它一系列出現的問題; ⑦此外還有鄉村社區規划研究等等。可以看出近年來地理學者對於鄉村社區的各個方面, 往往從更为廣闊的社會學視角加以研究。
2.2 城鄉關系
城鄉關系牽涉到城市和乡村的許多方面, 其研究一直是地理學( 尤其是1970、80 年代) 的重點之一。Mormont 認为,城市和鄉村的對立現在已经逐漸成為過去, 城鄉之間的差異與界限现在日益變得模糊“, 鄉村不再是單純的鄉村空间, 多樣化的社會空間能夠存在並且在一定的地理區域內疊加在一起”[13]。隨着社會及經濟的發展, 出現了新的城鄉關系, 也促進了對新城鄉關系的研究。城鄉關系研究的領域包括城市對鄉村作用、鄉村对城市作用及城鄉結合部的现象。
具體研究內容主要有如下方面: ①城鄉关系變遷研究。②城鄉連續體研究, 如Cloke 運用16 個變量对城鄉分界點問題進行研究, 得出並不存在重要的自然分界點, 支持了城鄉連續體這一說法[5];Murata 提出了城鄉相互依賴的工業化模式[26]。③城鄉人口遷移研究, 城鄉人口流動是貫穿城鄉关系的主線,研究也較多, 如Audas 等人於1990 年代對加拿大城鄉人口遷移的研究, 討論了移民的方式、遷移前後環境變化的對比、人口遷移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 也討論了職業、受教育水平和身份地位对人們作出遷移決定的影響[27]; Cook 和Christopher 用一個量化指標對城鄉人口遷移速度與發展進行了研究[28]。④城鄉關系協調及制度創新研究, 通過一系列正式和非正式的制度安排, 協調存在於城鄉各主體之間的關系。⑤城鄉隔離及重構研究, 目前各個国家均試圖以新的方式( 如新的人口流動政策等) 來重構历史上的城鄉隔離; Bronwyn 在研究中量化分析了在新西蘭商務中出現的城鄉數字隔離的程度[29]。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2.3 鄉村景觀
乡村景觀及規劃概念缘於邁克哈格( 1969) 、西蒙茲的( 1978) 和劉易斯( 1998) 對大地景觀概念和規劃的提出[30,31]。乡村景觀規劃就是在綜合大地景觀和鄉村人居環境理論的基礎上, 對鄉村區域進行的綜合景觀規劃設计。目前鄉村景觀研究是景觀科學和景觀規劃研究的一個前沿領域, 往往綜合景觀規划學、景觀地理學和景觀生态學加以研究[32]。地理學角度研究鄉村社會如何改變其生存的景觀和環境[33]。
當前國外對於鄉村景觀的研究包括如下一些方面: ①鄉村景觀演變的動力機制研究, 無論對於生態學還是地理學, 分析景觀格局和動力机制是景觀研究的一個主要目的。Nelson介紹了關於經濟、人口統計學和環境驅動力三維组合重構而成的美國西部乡村景觀, 並認為作用於區域的最重要的驅動力是移民, 流動人口的力量正轉變著區域的社會文化景观( 圖3) [34]。Isabll 和Sabin 等人對諾曼底地區25 年来的景觀格局進行了分析, 發現導致鄉村景观發生變化的主要動力來自三方面: 農業耕作的增強或廢棄、城市化對景觀構成的改變、地方保護政策的作用[35]。②乡村景觀規劃, 它是一個人類與環境關系的調節工具。国外鄉村景觀規劃研究始於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 開展較早的主要是歐洲一些國家, 對世界農業與鄉村景觀規劃起了很大推動作用。美國景觀環境規劃學之父Olmsted 認為, 景觀規划不僅要提供一個健康的城市环境,也要提供一個受保護的鄉村環境[31], 同時研究也註意到景观規劃面臨著文化景觀發展帶來的挑战[36]。③鄉村景觀與人、文化、建築等主體相互作用的研究。Naveh 認為文化景觀是物質與精神的融合, 并提出景觀感知的文化維[37]; Ruda 認為, 要使鄉村聚落保持可持续發展, 必須對建築区與自然平衡、當地社區、歷史傳統及本土文化進行保護[38]。④不同國家、不同类型鄉村景觀的對比研究。Arriaza 等人對地中海地區兩個鄉村的若幹圖片進行對比研究, 指出了與鄉村景觀視覺質量有關的要素, 並對其進行了排序[39]。⑤鄉村景觀感知與视覺評估, 研究認為鄉村景觀可以從视覺( 形態) 、感知( 內涵) 和經驗( 功能) 等方面進行分析與評估[40]。⑥鄉村景觀可持續研究。1996 年“歐洲鄉村景觀的未來”會議中, 分析了目前中歐與北歐地區人類對鄉村景觀的影響, 並研究了景觀可持續發展的概念[41]。同時一些研究也提出從景觀生態學角度恢復可持續的鄉村, 並保護鄉村景觀的多樣性。⑦“特殊的”鄉村景觀,如對性別及同性戀的研究等。Bryant 和Morris 等人通過調查,認為農業中同樣存在著很多工作需要女性做出贡獻[42,43]。
2.4 鄉村社會問題
鄉村發展的不同阶段伴生著不同的社會問題, 國外不同學科學者對其研究一直十分關註。一些社會問題始終伴隨社會存在( 如貧困、社會保障等) , 只是程度的差異, 而不同時期又會出現新問題。代寫留學生論文 地理學者對鄉村社會問題的視角, 主要是社會問題對鄉村空間布局與演化的影響及由於鄉村空間布局與演化所形成的問題。
近來國外鄉村存在如下一系列社會問題及相應的研究: ①鄉村區域各主體間的沖突, 包括鄉村內部各階層間的沖突及鄉村与外部進入者間的沖突[44]。②貧困與就業, 是鄉村最古老的话題, 對於鄉村的贫困問題存在一定爭議, Cloke 將鄉村生活描述為田園詩画, 一定程度掩蓋了英國農民的貧困, 但他指出应從政治上提高農村生活自身的收益、減少農民被剥奪的現象[5]。③不可進入性, 對於主流鄉村地理學者和規劃者, 可達性被看作是理解鄉村絕对的中心, 這種關註已在近來大量的著作中體現出來; Phillips 和Williams 对鄉村可進入性的研究中提出“自然不可進入性”和“社會不可進入性”[45]。④“特殊的”鄉村問題, 主要包括兒童、少数有色人種、無家可歸者[11]、男女同性戀和旅行團體等, 近年來這類問題的研究更加引起人們的關註, 研究認為在鄉村人們的實際境況與鄉村表面上平靜的生活不一定相符。除上述一些社會問題外, 鄉村還存在著住房、老齡化和社會保障等問題, 各國此種問題的程度存在較大差異, 不同國家對此研究的內容與深度也有所不同。
2.5 其它相關研究
除上述幾大方面的研究外, 國外鄉村地理工作者對於影響乡村發展的政策制度、热點問題及突發事件等也有相应的研究。如杜贊奇從國家政權建設的角度, 探討了隨著國家政權力量的滲入, 鄉村社會权力結構的變遷, 並提出了一個具有綜合性的分析模式———文化網絡[46]; 經濟全球化對上述各要素的影響研究, 如McGee 探討了全球化與發展中国家的城鄉關系[47]等等。
3 結語
本文回顧了國外鄉村社會地理的發展歷程及各階段研究的重點內容, 並詳細介紹了當前國外這一领域研究的幾個主要方面。能夠看出鄉村社會地理研究已受到關註, 並逐渐形成了較為鮮明的學科特征。伴隨着20 世紀人文地理学的第三次轉型, 鄉村社會地理也出现明顯的文化及後現代轉向, 並且在未來一定時期內, 将成為學科發展的主流方向。分析中不難發現, 在學科發展过程中, 相應理論的進展相對較為緩慢, 全新理論的探索及學科的交叉研究, 將會是未來鄉村社會地理學研究的難點與突破點。此外, 全球化背景下的制度轉變、社會轉型對鄉村社會的影響; 社會分層日益嚴重, 如何從乡村地理學角度加以研究; 學科交融與學科體系重新整合的研究等, 也將成為這一領域研究的主要內容。與國外相比, 我國鄉村社會地理研究尚處於起步、緩慢發展階段, 因而積極、科學地借鑒國外先行發展的理論、方法與實踐, 有助於推動我國鄉村社會地理的發展。


參考文獻


[1] 張小林. 鄉村空間系统及其演變研究[M].南京: 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 1999.3-12.
[2] 陸翔興. 论我國鄉村地理學發展問題, 人文地理學研究[M]. 吳傳钧主編, 南京: 江蘇教育出版社, 1989.4, 89-91.
[3] 石憶邵. 鄉村地理学發展回顧與展望[J]. 地理學報, 1992, 47(1):80-88.
[4] 李仁貴, 張健生. 國外乡村學派區域發展理論評介[J]. 經濟评論,1996,( 3): 67-71.
[5] Cater.J., Jones.T. Social Geography. An introduction to Contemporary Issues[M]. London: Edward Arnold, 1989.194-221.
[6] John.L.Allen. Progress in Rural Geography[J]. The Professional Geographer, 1983,36(1):124-125.
[7] Phillips,M. The restructuring of social imaginations in rural geography[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1998, 14(2):121-153.
[8] 袁書琪, 郑耀星. 論當前中外社會地理觀[J]. 人文地理, 1994,9 (3):37-43.
[9] Gauthier,H.L, Taaffe,E.J. Three 20th Sentury "Revolutions" in American Geography[J]. Urban Geography, 2002, 23(6): 503-527.
[10]王興中. 社會地理学社會—文化轉型的內涵與研究前沿方向[J].人文地理, 2004, 19(1): 2-8.
[11]Roche,M. Rural geography: searching rural geographies[J]. Progress in Human Geography, 2002, 26(6): 823-829.
[12]Roche,M. Rural geography: a stock tally of 2002[J]. Progress in Human Geography, 2003, 27(6):779-786.
[13]Valentine,G. Social Geographies, Space and Society[M]. New York: Prentice Hall, 2001.249-293.
[14]Grimes,S. Rural areas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diminishing distance or increasing learning capacity?[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2000, 16:13-21.
[15]Grimes,S., Lyons,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rural development: unique opportunity or potential threat?[J]. Entrepreneurship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 1994, 6(3):219-237.
[16]Lobao,L., Saenz,R. Spatial inequality and persity as an emerging research area[J]. Rural Sociology, 2002, 67:497-511.
[17]Friedland,W.H. Agriculture and rurality: beginning the 'final separation'?[J]. Rural Sociology, 2002, 67:350-371.
[18]羅吉斯.埃弗裏特, 拉伯爾.J.伯德格. 鄉村的社會變遷[M]. 杭州: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8.160-192.
[19]李晴, 鄭耀星. 試論社区研究在社會地理學中的基礎地位[J]. 遼寧師范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1996, 19(3): 244-249.
[20]Liepins,R. Exploring rurality through 'community': discourses, practices and spaces shaping 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rural "communities"[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00, 16: 325-341.
[21]Mormont,M. Rural nature and urban natures[J], Sociologia Ruralis,1987, 27: 3-20.
[22]Harvey.The Limits to Capital[M].Oxford:Basil Blackwell, 1982.417-419.
[23]Scott,K., Park,J., Cocklin,C. From 'sustainable rural communities' to 'social sustainability': giving voice to persity in Mangakahia Valley,New Zealand[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00, 16:433-446.
[24]MacKenzie,A. On the edge: 'community' and 'sustainability' on the Isle of Harris, Outer Hebrides [J]. Scottish Geographical Journal,2002, 117:219-240.
[25]Joseph,A., Lidgard,J., Bedford,R. Dealing with ambiguity; on the interdependence of change in agricultural and rural communities [J].New Zealand Geographer, 2001, 57:16-26.
[26]Murata,Y. Rural-urban interdependence and industrialization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J]. 2002,68(1):1-34.
[27]Audas, Rick. Rural-urban migration in the 1990s[J]. Canadian Social Trends, 2004, (73):17-18.
[28]Cook,J.C. Rural-Urban Migration Rates and Development: A Quantitative Note[J]. Review of Urban & Regional Development Studies,1999,11(1):63-75.
[29]Bronwyn,H. The Rural-Urban 'Digital Divide' in New Zealand: Fact or Fable?[J]. Prometheus, 2001,19(3): 231.
[30]David,D. Countryside planning[M]. Andrew w. Gilg. 1978.44-76.
[31]Philips,H.L. Tomorrow by design-a regional design process for sustainability[M].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Inc., 1998.33-43.
[32] 王雲才, 劉滨誼. 論中國鄉村景觀及鄉村景觀規划[J]. 中國園林,2003,19(1):55-58.
[33] Spedding,R. Agricultural systems and the role of modeling[M]. NewYork: Wiley, 1984.179-186.
[34]Nelson,P.B. Rural restructuring in the American West:land use, family and class discourses [J].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2001, 17:395-407.
[35]Poudevigne,I., Rooij,S.V., Morin,P., et al. Dynamics of rural landscape and their main driving factors: A case study in the Seine Valley,Normandy, France [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97, 38:93-103.
[36]Vos,W.H. Meekes trends in European cultural landscape development: perspectives for a sustainable future [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93, 46:3-14.
[37]Naveh,Z. Interactions of landscapes and culture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95, 32(1):43-54.
[38]Ruda,G. .Rural buildings and environment[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98, 41(2):93-97.
[39]Arriaza,M., Canas-Ortega,J.F, Canas-Madueno,J.A., et al. Assessing the visual quality of rural landscapes [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04, 69:115-125.
[40]Terkenli,S T. Towards a theory of the landscape: the Agean landscape as a cultural image[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01,57:197-208.
[41]Mander,U,Jongman,H.G. Human impact on rural landscapes on central and northern Europe[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98, 41:149-153.
[42]Morris,C., Evans. "Cheese makers are always women": Genderedrepresentations of farm life in the agricultural press[J]. Gender, Place and Culture, 2001, 8(4):375-390.
[43]Bryant,L. The detraditionalisation of occupational identities in farming in South Australia[J]. Sociologic Ruralis, 1999, 39:236-261.
[44]Mormont,M. The emergence of rural struggles and their ideological effects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Urban and Regional Research,1987, 7:559-575.
[45]Phillips,D, Williams A. Rural Britain: A Social Geography[M]. Oxford:Blackwell, 1984.130.
[46] 劉玉照. 村落共同體、基層市場共同體與基層生产共同體- 中國鄉村社會結構及其變遷[J]. 社會科學戰線, 2002, (5):193-205.
[47]McGee,T.G. Globalization and rural-urban relations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In Globalization and the world of large cities[M]. F.-c. Lo,and Y.-m. Yeung, eds. TOKYO. NEW YORK. PARIS: United NatoionsUniversity Press, 1998.471-496.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國外鄉村社會地理研究綜述》其它版本

地質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