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前上海地理學的發展與貢獻

論文類別:理學論文 > 地質學論文
論文標簽:地理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劉強
上傳時間:2008/10/29 14:51:00

【內容提要】上海在中國近代地理學的發展過程中,曾作出了重要的貢獻。中國最早的用中文所寫的近代地學文獻《地理全誌》和最早的地理教科書《初等地理教科书》與《中等本國地理教科书》,以及中國第一本自然地理學著作《地文学》均在上海出版。30年代,上海地理學曾一度出現繁榮发展的形勢,中華地學會和《地學季刊》積極開展學術活動。1929年和1931年,大夏大學和暨南大學先後設立史地系。抗戰後,還先後出現了建國地學社、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以及《地理之友》等學術組織和刊物。1949年前,上海還出版了大量地學書籍和地圖,為地理學知識和思想的傳播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本文系統地總結了上海1949年前100余年的地理學發展概況。
【关鍵詞】上海/地理學


【正文】
    一、中国地理學的開先河之作
1858年(鹹豐三年),英國人慕維廉(W.Muirhead)所著《地理全誌》由上海的江南制造總局出版。該书是中國最早的一部用中文所寫的地學文獻。慕維廉是英國傳教士,1846年來華,居住上海。他和洪仁軒有交往,曾到南京考察太平天國的政治、經濟、宗教。他的中文著述還有:《大英國志》、《天文地理》及《知识五門》。《地理全誌》由“廣學会”發行,是適應維新運動而出版的科學著作。該書分上、下编,共十五卷,線裝木刻本。上编主要講地理,除總論外,分别論述亞西亞、歐羅巴、阿菲利加、亞墨利加、大洋群島等五個地域,“分文、質、政三等”論述。下編主要講地質,標題是:地質論、地勢論、水論、氣論、光論、草本總論、生物總論、地文論、地史論〔1〕。 將世界地理的知識介紹給了中國。之後,上海還陸續出版了《繪地法要》(著者不詳,金楷理、王德均譯,1875年江南制造總局出版)、《測地繪圖》(富路瑪著,傅蘭雅、徐壽譯,1876年江南制造總局出版)、《测候叢談》(著者不詳,金楷理、華衡芳譯,1876年江南制造總局出版)《測繪海圖全法》(華爾敦著,傅蘭雅、趙元益譯,1901年江南制造總局出版)等介紹西方地理學方法技術的著作以及《八省沿海圖》、《平園地球圖》(两圖均為江南制造總局出版,年代不详)等地圖。
1901年,在上海南洋中學任教的張相文編写了《初等地理教科書》(二冊,上海南洋公學印,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初版)和《中等本國地理教科書》(四冊,上海蘭陵社印,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四月初版)。此两書是我國最早的地理教科書,印行總數達二百萬部以上,為地理學知识在我國的普及做出了重要貢獻〔2〕。
1908年,張相文著中國第一本自然地理學著作——《地文學》(地文學一詞來自日本,即自然地理學),由上海文明書局印發,至民國二年(1913年)已發行了第三版〔3〕。 作者鉴於當時一般的地文學著作不是譯自東洋就是西洋,故撰此書,“會萃各大家學說,博引旁搜,一切證例悉以中國之事實為本”,力求“親切詳瞻”〔4〕。 這在當時也是一個可貴的創舉。
張相文在《地文学》緒論中,一開始就說:“地文學者,地理學之精髓也。言地理必濟地文,其旨趣始深,乃不病於枯寂無味,而於他學科亦多互相關联,如天文學、地質學、動植物學、人種學、氣象學、物理學、化学,莫不兼容並包,以為裨益人生之助。……於以統合各科,而蘄進於實用,此地文學所以為最重要之學科也。”此言時至今日仍有參考價值。
《地文學》一書,篇幅不多,全書共197頁, 附中西對照表長達13頁,附彩色圖十余幅。該書的特点主要有:
(1)內容分星界、陸界、水界、氣界、生物界五編。
(2)“參酌東西各大家學說”。如講到太陽系的形成時, 介紹了康德及拉普拉斯的星雲说。
(3)對於舊地學家迷惑不解地許多自然地理方面的事物, 均能科學地闡明其形成原因與發展規律。例如,在講到片麻巖的形成時說:“原始界(太古界)巖石,層理清晰,乍見兒如水成巖,而其成分則為結晶质;又與火成巖無異,是為化形巖(變質巖),大抵受地下之熱力與壓力,使最古之水成巖,悉數融解,再為凝结,逐變為片麻巖。”
(4)重視聯系中國實際。“舉為例證,以本國為宗, 其為中國所無,或調查未晰,而於地文有切要之關系者,兼及他國”如講到地質時代各界、系地层時,就指出其在我國的分布,講到河口泥沙沉積時,則以崇明島為例而加以说明。
(5)“尤時時註意實用,如防霜、避電、培植森林、 改良土壤等,各舉其要,以為實地應用之資”。
    二、活躍的地理学術組織及刊物
辛亥革命後,上海地理學的發展出現一段頗为繁榮的時期。除了继續介紹國外地理學的知识和思想外,中國人自己的研究活動逐漸地活躍了起來,研究人員不斷增加,研究活動向有組織的方向發展。在这段時期先後出現“中华地學會”、“建國地學社”和“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三個地理學術組織,並發行了《地學季刊》和《地理之友》兩個地理学術刊物。
  1.中華地學會及《地學季刊》
中华地學會於1931年1月成立,由葛綏成(中華書局編輯)、 盛敘功(暨南大學教授)、李長傅(東方輿地學社兼暨南大學南洋文化事業部編辑)、丁紹恒(大同大學教授)、刘虎如(商務印書館編輯)等人發起,先後參加會員約80人,其中大部分系上海方面的會員,外地會員約20余人,分布在江蘇、浙江、安徽、湖北、湖南、四川、福建、河南及遼寧等地。
該會成立後的主要工作是編輯出版《地學季刊》。1932年1 月創刊號出版,共刊載18篇文章,合計約20余萬字,由大東書局印行。“發刊詞”稱:“地學之宗旨,在於研究人地相互關系,使吾人於世界各處之風土人情,能詳釋其因果,尋求其系統,以明今後应如何改造之途徑。……同仁有鑒於此,組織中華地學會,以期交換知識,發展地学。內而國計民生,外而國際概況,俾有真確之認識。期有裨益於中華之建設,固意中之事也”。至1934年底,《地學季刊》一卷四期出齊,共80余萬字,此時由於印刷困難,1935年2月2日舉行第三次年會,讨論季刊的繼續出版工作,並修改會章,改選职員,聘請丁文江、王雲五、何炳松、竺可楨、金兆梓、翁文灝、费伯鴻、舒新城、蔡元培為名誉會員,選舉葛綏成、李長傅、盛叙功、丁紹恒、顧因明、董文、楚曾、洪懋熙、褚紹唐為執行委员、葛綏成為總務主任、李長傅為編輯主任、褚紹唐為幹事。《地學季刊》第二卷起改由學會自行印發,每期約15萬字,內容理論與實際並重,著重系統研究和現代趨向,至1936年底後又出版了四期,共約50余萬字,由上海中國科學公司總經售,各大城市均有特約代售處。
1937年抗戰開始,因會員分散,季刊無法繼續出刊,學會工作也告停止。至此,《地學季刊》共出刊了2卷8期,合計約130萬字, 刊載各類文章124篇(其中包括續載7篇,譯文24篇,如不計續載則為117 篇)。其類別為:1.介紹辯證唯物主义的地理學思想的論文6篇;2. 經濟地理及人文地理10篇;3.自然地理12篇;4.中國地理28篇;5.歷史地理(包括邊疆地理、地名學及地理學家)19篇;6.外國地理6篇;7. 地理教學9篇;8.遊記及考察9篇;9.地方志17篇;10.書目及書刊评介3篇;11.國外地理動態及会務報告5篇。
三十年代的上海各種思潮都在此匯聚。當時上海地理學的領域中部分人士開始接受辯證唯物主义觀點並介紹新哲學觀点的地學刊物。這方面的文章計有楚圖南的“人文地理學的發達及其流派”、李長傅的“地理學研究的新階段”(2卷1期、2期)、“轉形期的地理學”(2卷4 期)等約10多篇。
楚圖南在“人文地理學的發達及其流派”一文最早介紹了新社會派的人文地理學的基本思想:“這個學派最先的淵源,當然要从嘉爾(即馬克思)算起,他的《資本論》的名著裏已經提出了經濟怎样為一切歷史建築或社会建築的基礎。由於經濟手段或經济關系的變化,而歷史或社會也不能不隨之而變化。將這個原則應用於地理學上的问題,即人地相關的问題。於是發生了人類歷史的發展即人類文化的發展是自然契機(因素)規定了呢?還是社會契機(因素)規定了呢?據蒲列哈諾夫的意見,自然環境是最終的規定。但自然環境對於人類的影響,则以在自己的作用之下所發生的經濟關系为媒介而主要地影響人類,這便是这派人文地理學的最基本见解或根本原則。這個原則的最初應用,始於墨西尼可夫的《文明與歷史上的大河》,其方法和體系的大致規定,則始於威特福噶爾諸人的《地理學批判》。”李長傅在該刊二卷中連續發表了四篇介绍辯證唯物主義地學觀的文章。他在“科學的地理學的新轉向”一文中批判了當時流行的人地關系論後指出:“人地關系的缺憾,據威特福噶爾之說,陷於速成推理法,把人與地的中間項的勞動過程漏掉了,其結論是任意規定,雖有時正確,但常常半正確,甚至完全錯誤。要救濟這缺憾只有利用辯證法的唯物論”。他又在“轉形期的地理學淺釋”一文中認為:“正確的地理方法應是辯證唯物論,它應用於社會科學即唯物史觀,應用於自然科學即自然辯證法。人對自然的活動不是個人的而是集體的,因此发生人對自然、人對人們二種活動……,自然以勞動过程為媒介,才能在人類之社會生活中發生作用。所以,一切人文地理學的現象,其主動力不在自然、不在人類,而在生產力和生產關系”。該文還引介威特福噶爾的圖式,說明在不同社會制度下,勞動力、勞动手段和勞動對象的不同特點由此形成不同類型的人地關系,这也就是辯證唯物主义地理學的中心思想。在當時特定的歷史條件下,他们的文章不得不用隱晦的詞句論述,如資產階級為“布爾喬”,马克思為“馬卡爾”、“嘉爾”等巧妙地躲避當時政府的審查。
《地學季刊》中關於中國地理方面的文章,李長傅的“中國地理區域论”(1 卷1期和3期)兩篇文章是比較系統的中國地理的區劃研究。前文介紹了中國各種地理分區(如張其昀、翁文灝、香川幹一、葛德石、博克斯頓、洛克斯比的分區和田中季作的東北分區等),並加以評論,最後提出作者的意见,分全國為25個地理區。後文分為緒論和本論兩段。緒論歷述地形區(野田势次郎、史密斯、李長傅)、氣候區(竺可楨、甘德樓)、生物地理區(鄒樹文、錢崇澍)等部門分區及綜合分區(張其昀、葛德石、香川幹一及李長傅等)。作者將全國分為北部、南部、東北及西北四大區,26個分區,並論述了各分區的特征。以上兩文是我國三十年代較系統的地理區劃研究論文。
李長傅的“中國湖泊的研究”(1卷4期)論述了湖泊的意义、分類、成因、變動與人生的關系及我國湖泊的分布等。此文亦為我國早期系統的全國湖泊研究論述。
褚紹唐的“中國都市的地理因素”(1卷2期)對我國205 個較大的城市,從地理位置、腹地條件、水運和氣候條件及經济基礎分析了我國都市的地理因素,為我國較早研究都市地理因素的文章。
《地學季刊》在历史地理方面主要有楚圖南的“中國歷史地理學的發展”(2卷3期)。該文討論了历史地理學的定義、发展史略、研究的重要性、有關的科學、歷史地理學與唯物辯證法、中國歷史地理學的目的等。作者還提出了必需以唯物辯證法的方法來研究歷史地理,同時指出中国歷史地理學的最終目的不僅是说明歷代疆域沿革,最重要的是在中國這塊土地上,以歷史的地理因素或條件,來闡发中華民族、中國社會文化的發展的性質和發展的過程。
在地名學方面,葛綏成的“地名的研究”(2卷1期),論述了地名的意义、種類、構造、變化、同地异名及別稱、地名和国語、翻譯地名應註意的事項等等,是我國最早较系統的地名研究論述。李長傅的“揚子江名稱考”(1卷2期)指出在隋唐時即有扬子橋,揚子津之名,唐永淳元年(682年)曾在揚子橋設揚子縣, 揚子津揚子江之名已散於诗歌文章中。當時揚子江僅指揚州以南的大江。至1658年(順治十五年)馬尼刺大學教授D.F.Navarette始稱中國最有名的大河洋子江, 意為“大洋之子”(Son of Ocean),後又譯為揚子江,並謂此江發源於雲南。至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英國使者馬卡尼(Marcartney)至揚州,稱自此至揚子江巖約二英裏,此后在國外的文獻中,遂多稱全江為揚子江。
關於地理景觀方面的論述,葛綏成的“景觀研究(1卷4期)論述了文化景觀、空中攝影、景觀綜合、景觀論等内容,主要根據日文材料,此文為我國介紹景觀論的早期論述。

轉貼于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此外,還有盛敘功譯介的日本黑正岩的“科學的經濟地理学”( 1卷1期、2期),德國威特噶爾的“中國農地的灌溉問題”(2卷2期)和“中國治水事業与水利事業”、丁紹恒的“中俄界約桌原委與邊防之危机”(1卷1期)、葛綏成的“十年來的中國疆域和政治區劃的變遷”(2卷1、2期)、褚紹唐的“中国地圖史略”(1卷4期)、 楚圖南譯的“近代地理測量及繪圖學之發達”(2卷2期)、何錫昌的“自然科學體系所見地理學之地位及其本質”(1卷3期)、張淪波的“地理科學之解釋及其代表作”(1卷3期)、周宋康的“地理環境決定論”(2卷3期)、葛綏成譯Taylor.G的“環境和人種”(2卷 3、4期)等較重要的文章。以上說明,30年代上海中華地學會編輯的《地學季刊》站在時代的前列,起到了推動我國地理科學發展的作用。
  2.建國地學社
建國地學社由盧材禾(社長、復旦大學教授)、乐漢英(上海藝術研究社出版部主任)、陳聞遠(南京朝报編輯)、盧毅(復旦大學教授)、黃望平(中華鐵工廠工程师)、莊國鈞(立達圖书公司經理)、王成祖(大夏大學文學院院長、圣約翰、東吳大學教授)、黃國璋(清華大學、中央大學、北平師范學院地理系主任)、陸承蔭(中華輿地學社繪圖组長)、蔣天任(蘇州中學講師)、申廣霆(暨南大學助教)12人發起。據他們向當時社會局申請備案〔5〕的理由稱:(1)集合地理學者,研究專科學術;(2)聯絡會員感情,增進工作效能;(3)協助政府推進地理教育,并研究地理建國方案,以為政府之參考;(4 )促进國民理解地理建國之重要,以養成正確之國家觀與世界觀。他們準備做的工作有:(1 )聘請專家編輯地理教材,地圖以及各種專門著作;(2 )計劃制作地理模型、儀器、照片,以應一般教學與普及之需要;(3 )對本國各區域作精密之實地調查(註重土地利用),出版報告;(4)舉行学術演講;(5)搜集地學資料,會員約30至50人。據筆者訪問當時活跃在上海地學界的現華東師大地理系褚紹唐教授和西歐北美地理研究所的錢今昔教授,該學會在上海雖未開展較有影響的活動,但當時的地理學工作者積極以地理學參加抗战後國家重建的精神由此可見一斑。
  3.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
1947年8月31日,中國地理學會在上海召集年會, 討論中學地理課程问題,因時間匆促,一時未能獲結果,乃推舉葛綏成、許逸超、褚紹唐三人負责召集上海中學地理教師作一討論。9月10日, 中學地理討論會在曉光中學開會,各大中學地理教師共二十九人出席,由葛綏成报告開會宗旨,許逸超講述地理學教育的趨勢。旋即讨論地理教學實際問題,如教学時間問題、高中自然地理教學問题、高中本國地理區域問題、各省區域面積问題、外國地名譯音問題。討論結果由於問題颇大,需較長時間討論與研究,乃決定籌備上海地理教育研究會,推舉葛綏成、許逸超、王文元、邱祖謀、盧材禾、褚紹唐、陳爾壽、陳大森、朱jǐng@①琳九人為籌略委員。10月5 日上海地理教育研究會在市立育才中學成立,到會會員四十七八,會上洪紱先生作了中國省區改造問題报告,最後逐條討論章程並選定第一屆理監事。推舉翁文灝為名譽理事長、王成祖為名譽副理事長、許逸超為理事長、葛綏成、盧材禾等14人為监事,褚紹唐為總幹事、葛綏成為總编輯、洪紱、丁錫祉等11人為研究委員。該會成立後為了使外地同行加入便利而更名為“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同時在國內各重要城市均進行組織分會。武漢分會由鄒新垓主持;北平分會由王成祖、李良驥二人主持;東南分會由李式金(廈門大學)主持;南京分會由孫承烈(南京中國地理研究所)主持,西北分會由馮繩武(蘭州大學)主持;昆明分會由王立本主持,貴陽分會由王鐘山(貴陽師範學院)主持;臺灣分會由任德庚(臺北師范學院)主持。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已成一全國性的地理學術組織〔6〕。 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其旨趣擬本純學術之立場,探討新地學之真義,以效之方法,使达成教育之目的,並期待群策群力,搜輯地學之新資料,以謀有所貢獻於我國之地理教育”。〔7〕
中國地理教育研究會成立後,會務积極進行,1947年10月21日召開首界理监事會,並歡迎中央大學李旭旦教授由美國返國,開會時由李先生報告了美國地理教育狀況,並決定該會刊物名稱为《地理之友》,創刊号於1948年3月出版〔6〕。該研究會的主要活動是編輯出版《地理之友》。翁文灝在其發刊詞中稱:“地理研究對于國民思想,民族前途,以及人類文化等,都有莫大的關系。……我國科學地理師資的缺乏,教材和教法的欠當,是人所共曉的事,以至三十年來的地理教育,始終在非驢非馬的狀態中。……但补救之道不外兩點:一是普及地理教育灌輸正確觀念和知識;二是服務地理界的同志,要從今後下決心訓練自己,同時放棄一味室內埋首陳書的陋習,各就所在各地做實地考察。這样時日一久,自有相當滿意的收獲。我希望‘地理之友’的同誌,能負起這等使命!”
至1949年前,《地理之友》共出版兩期,第1 期文章有:許逸超“地理學的因素和原則”、洪紱“地理教育之目的”、葛綏成“記清代地圖學家鄒代鈞”、丁錫祉“地理基圖”、李震明“中國地形的區分”、楊景雄“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領土之變更”、馬湘泳“錢唐江下遊地形实察與今後潮汐之影響”、李震明書評“南海諸島地理誌略”、任德庚“新生的菲律賓共和國”、褚紹唐“修正高級中學課程標準草案意見書”、章生道“北行紀要”。第2 期文章有:劉恩兰“我國疆土拓殖的地理背景”、王成祖“地理教材的适用”,劉德生“臺岛地形隨筆”、盧材禾、秦華麟“臺北區域地理”、徐俊鳴“河南的地理形勢和軍略價值”、陈爾壽“當前我國水利建設的三大要務”、章生道“佘山地形考察”、唐永鑾“东北地理景觀”、秦華麟“〔新書介紹〕諶譯中國区域地理”、陳大森譯“剛果河之遊”。許逸超在“地理学的因素和原則一文中認為研究地理的因素可分為兩组九個,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各占四个半因素。研究地理要根據因果原則、通論原則、分布原則。分布原則是地理學特有的原則。“地面上任何現象涉及到分布,就含有地理的意义。火山的原因和現象,個別敘述,地質的意味很濃,但尋求火山的分布,並問為什麽地球上的火山帶要環繞着太平洋沿岸,這就是地理了。”很好地表述了地理學的特質。但文中也存在著當時地理學者將自然現象同人文現象简單類比的問題,“至於我們中國,有人說是老而不死的一個国家;早晚能否大地回春很難推料。我們知道,這種由幼而壯而老而返老還童的輪回哲學,本是地形學的基本原則,今日人文地理的许多現象,也都可以引用了。”洪紱在“地理教育的目的”一文中提倡了地理的爱國主義教育功能,“地理學為中學初級教育重要之一門,應使学生認識中國大好河山,無盡之富源,與我刻苦耐勞之人民,從而引起愛國愛鄉之念。學地理始知中國之偉大,其在世界之使命,並藉以明晰中國文化之地理基礎,以冀從因襲的,傳统的文化根基上,創造一個有意識的,合理化的新文化。在物質方面,由目前在崩潰中的傳統的經濟重建科學的技術的經濟,……。”李震明在“中國地形的区分”一文中闡述了中國地形的要點、分布、界线、幾種特殊的地形(黃土、赭色砂巖、石灰巖地形、沙漠)和五大地形區(青藏高原、蒙新沙漠草原地域、北部地域、中部南部地域、東北地域)。王成祖在“地理教材的適用”一文中講述了區域的順序、位置的意義、地形气候的比較、分布範圍的確定、统計數字的應用、時事發展的詮釋、风土人情的影證、風景區的描摹、图解的補充、中外地理的差別十個地理教材適用的問題。陳爾壽在“當前我國水利建設的三大要務”一文中论述了當時我國黃泛區的復兴問題,YVA (长江上遊水利計劃)的夢想和南北兩大港口(北方塘沽港的繼續修築和南方黃浦港的正式開辟)三大水利建設要務。在黃泛區的復兴問題中提出“不僅是希望這个區域能夠恢復昔日的舊观,並且可以將‘工業農’的理想在這裏作為試驗,……”。它們反映了當時上海地理學和地理教育研究的水平。上海解放后,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繼編了一期《新地理之友》。1951年,上海地理學會成立,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逐並入其中,刊物停辦。
    三、地理教育事業與地理學著作和地圖的出版
上海的地理教育在中國也是较早開始的。1870年,上海同文館開設了地理課〔8〕;1876年創辦的格致書院也開设有地理課〔8〕。1897年創辦的南洋公學也開設了地理課〔8〕,1899年至1903 年中國近代地學大師張相文在此教授國文與地理〔9〕。
1929年,大夏大學高等師範專科開設了史地組,後在文學院下設史地系。開設有人生地理、中國地理、外國地理、地理繪图、地理教學法、自然地理等課程。主要任課教師有:葛綏成、李長傅、鄔翰芳、孟壽椿、王成祖等〔10〕。1931年,暨南大學史地系成立,先後開設了中國地理、歷史地理、地理學史、氣象學、地形學、经濟地理、人文地理、世界地理、政治地理、地圖學等課程。楚圖南、王庸、王勤@②、王成祖、姚明辉、許逸超、盛敘功、洪紱、王文元、褚紹唐、葛綏成等先後在此開課〔11〕。復旦大學在抗戰期間成立了史地系,其設立的目的是:“養成能獨立研究史地之人材”;“培養中等學院史地课之良好師資”;“灌輸全校學生以史地知識”〔12〕。開的地理課程有:中國地理、氣候學、地圖学、經濟地理、地學概論、人文地理、亞洲地理、美洲地理、歐洲地理、政治地理。任美鍔、葉粟如、顧頡刚等曾在此任教。〔13〕
这一時期,上海憑借其雄厚的研究、出版力量,出版了許多地理學著述,它們中較有影響的有:葛綏成編著《世界文化地理》、《地理數學法》、《中國近代邊疆沿革考》、《地形學》等書;李長傅的《人文地理學》、《地理政治學》、《轉形期的地理學》、《南洋地理誌略》等書;盛敘功的《農業地理》、《交通地理》;丁紹恒的《近代本國地理沿革誌》;張資平的《地圖繪法和繪制》;楚圖南的《地理學發達史》等書。地圖出版在國內更是一枝獨秀,大量的地圖出版機構(如世界輿地學社、東方輿地學社、大眾輿地學社、中華輿地學社等)出版了大量的地图。其中《申報地圖》为我國的地圖出版做出了重要貢献。《申報地圖》是上海《中华民國新地圖》和《中國分省新地圖》的習慣統稱,是上海《申報》為創刊六十周年而於1930年秋由丁文江、翁文灏、曾世英開始編繪的。它在地學上的貢獻主要是根據古今中外經緯測量成果,運用等高線,並采用分層設色法編繪,具有很強的科學性。它為我國地學所做的另一貢獻是為我國培植了地圖印刷力量。(原有人主張到日本小林又株式會社膠印廠印刷,印價较便宜,但丁文江等人最終確定在上海出版)。至1949年後,我國印刷質量较高的地圖大都由當時《申報地圖》培植起來的上海中華廠承印〔14〕。
解放前上海地學一百年的發展過程中,呈现出了從譯介到獨立研究不断發展;研究力量從個體到形成組織;內容逐漸與中國國情相結合;地理教育較發达;地理出版興旺等特征。上海是我國近代地理學研究、教育和傳播的一個重要中心,為我國地理學的發展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參考文獻


〔1〕王子賢:《簡明地質學史》,河南科技出版社,1985年出版,第202至206頁。
〔 2〕林超:《中國現代地理學萌芽时期的張相文和中國地學會》, 會議資料,存河南大学地理系資料室。
〔3 〕张天麟:《張相文對中国地理學發展的貢獻——纪念“中國地學會”成立七十周年》,會議資料,存河南大學地理系資料室。作者為張相文堂兄弟。
〔4〕《地學雜誌》創刊號:紹介图書。
〔5〕上海市社會局第五科36組55號(上海檔案局全宗號6、目錄號5、案卷號1807,该資料現藏上海檔案館。)
〔6〕“中華地理教育研究會務概況”,《地理之友》1卷1期。
〔7〕“中華地理教育研究会緣起”,《地理之友》1卷1期。
〔8〕唐振唐:《上海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191頁。
〔9 〕張天麟:“張相文对中國地理學發展的貢獻——紀念‘中國地學會’成立七十周年”。
〔10〕《大夏大學年鑒》民國十八年,藏華東師大檔案馆。
〔11〕據華东師大地理系褚紹唐教授和西歐北美地理研究所錢今昔教授回憶。
〔12〕復旦大學歷史档案第51卷。
〔13〕《復旦大學誌》第一卷(1905—1944),復旦大學出版社,1985年5月。
〔14〕王鴻桢等著:《中國地質事業早期史》,北大出版社;1990年7月,187—191頁。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1949年前上海地理學的發展與貢獻》其它版本

地質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