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農作物異名同物形成原因之探析

論文類別:理學論文 > 農林學類論文
論文作者: 陳書林
上傳時間:2009/9/22 17:12:00

  論文關鍵詞: 農作物 異名 同物 形成原因
  
  論文摘要: 農作物異名同物現象容易引起人們的誤解,不利於人們把握其生長規律,探尋異名的形成原因,則有利於正確地認识農作物。農作物的異名同物主要是因為外在環境和時代發展的演變而致,具有一定的可追溯性。探究農作物的異名同物能夠有利於解釋物種的起源和發展,有利於清楚地認識農作物。

  農作物的異名同物現象常常出現在各類報刊雜誌和網絡媒體上,容易引起誤解,甚至令人費解。例如,我們爭鳴了一千多年的“稷”和“黍”,一種觀點认為稷和黍是異名同物,黍有糯性,稷非糯性而已;另一種認為稷和黍是同物異稱,具有不同的物種来源。經過專家學者的反復查據考查論證,“稷”即“黍”的觀點已漸趨統一。其實,这兩種農作物都是禾科類的作物,具有同一的物種體系来源特征。由此而見,农作物的異名同物現象值得關註。

  1.時代發展的演變而形成的差異
  農作物往往在歲月的流逝發展進程中,改稱換名是常有的現象,但該作物的生長特性應該不會改變。例如,大豆(俗稱黃豆),在甲骨文裏是“叔”(菽)字,一直到先秦时期都稱菽,如五谷之禾、黍、稻、麦、菽,又時常菽粟或菽麥連稱。自漢以後的古籍都改稱大豆,只在引用先秦古籍時仍稱菽。菽改大豆的原因未詳,是否先秦的菽和豆同音,尚值得考證。“豆”是象形的祭祀禮器名,木豆稱“豆”,竹豆稱“籩”,瓦豆稱“豋”,都用來盛祭品,久而久之,即以豆代菽。豆前加大,是因稱菽時,已經包括小粒的菽在內,趁此區分大豆小豆。隨著域外物種的不斷引進也便依次有了称蠶豆、豌豆、綠豆等稱謂。
  我們祖先在認識物種時往往受到當時現有詞匯量的影響,在表述上不易區分,再加之交际等環境氛圍的影響,異名同物也便在所難免。我們知道早期原產中國的塊根類作物如甘薯即薯蕷、山藥,塊莖類作物如芋艿、魔芋等不多,彼此也不易混淆。隨着時間延長,陸續有外來作物傳入,最初往往借用原有名稱,冠名新作物,明末引进的馬鈴薯,是新創的名稱,但一些地方借用山藥蛋(零余子)稱馬鈴薯,便容易誤會。同样,番薯是明末引進的,也借用原有的紅薯(即山藥、薯蓣)來稱番薯。
  我们再以異名同物記載最多的農作物“玉米”為例进行探究。有人曾在地方誌上進行檢索,最終發現竟有99種稱謂之多。西天麥、西番麥、回回大麥、玉麥等名稱都是指稱玉米,這些很容易讓人產生誤解,以為是大小麥。玉米的新名如此繁多,並非雜乱無章,也有一定的規律可尋(其他新作物也類似)。最初往往按傳入的來源命名,如西番麥、西天麥、回回大麥等,指從西南方傳入。也可從玉米果穗的特點命名,如棒兒米、棒子、腰粟等。或者著重玉米籽粒的特色命名,如玉谷、玉米、玉麦、玉蜀黍等。

  2.地域的口语習慣性而導致的差异
  我國地域辽闊,民族眾多,各地的口語習慣又不盡相同。我們知道在文字表述方面書面語具有高度的統一性,但方言口語則富有地域性和習慣性。因此,盡管作物名稱的書面語是統一的,但方言口語卻相差很大。水稻是全國統一的書面語,但南方農民口語常稱稻為谷或禾。北方農民口語則稱粟為谷或禾。这在地方誌上最為清楚。如黃谷、黑谷、白谷、米谷、陌南禾等是粟的品種名,黑谷、紅心谷、黄皮谷、落子谷、紅禾、烏禾等是稻的品種名,孤立地看,無法區別誰是粟,誰是稻。
  有些作物的地域性很強,適宜栽培的地方不同,因此即使是同物書籍記載也會有所不同。如甘薯在山東稱“地瓜”,可是福建廣東的一種豆科作物涼薯,也如甘薯一样,能結地下塊根,当地也叫“地瓜”。清代程瑤田在其《九谷考》裏誤釋稷為高粱,即因他在山西看到的高梁,聽农民口語音似稷,他似乎恍然大悟,原來古籍之稷即高梁。花生在南方多稱落花生,在河南稱落生,山東稱長生果,又稱萬壽果。這就是异域口語習慣而致。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黑麦是我國引進最遲的麥種,现在的《辭海》也未提及何时何地傳入。黑麥的耐寒力甚強,所以黑麥在俄罗斯的栽培面積居世界前茅,我國黑麥以西北、東北地區種植為主,可能是從俄羅斯傳入。黑麥英名rye源自日耳曼語rugi,為何以“黑麥”可能是黑麥制的面包比小麥面包要黑些,相對於小麥制的白面色(white bread),稱rye制的面包為dark bread,中譯黑面包,則譯rye为黑麥也很自然。黑麥的另一種近親是多年生或一年生的黑麥草(rye grass),供飼料用,在國内各地有大面積種植。近年來法国育成小麥和黑麥雜交而成的“小黑麥”(tricale),也在國內推廣種植。

  3.西方農作物理論對我国作物命名的影響
  我们知道中國西化的起步遲於日本,許多植物和作物的學名定名,都被日本搶先而定。例如原產中國的秈稻和粳稻,学名被日本加藤定為O.satva subs.indica(印度型)和O.sativa japonica(日本型)。早在上世紀50年代,丁穎先生曾提出,秈稻的學名應改称O.satva subs.sheng(秈型)和O.satva subs.keng(粳型)。但因學名的制定,使用多種方式,可以是形容植物形態特征的,生育特性的,籽實顏色的,所以,最終未被采納。上述事例告訴我们:西方的農作物命名對我國農作物的名稱制定具有不可忽視的影響。
  西方農作物的命名特點是以不斷細分為目標,學科越分越细,無疑可以越發深入探索真相。這與中國傳統的經史子集的綜合溝通呈鮮明的對照。學科細分以后,學者在各自的領域裏发展,成為該領域的專家,但對本行以外的學科則隔行如隔山。不過,我們知道,客觀的知识是綜合的整體,一旦面临普通的常識問題時,反而鬧出“五谷不分”的尷尬。
  總之,農作物的異名同物是作物學科普遍存在的一種現象,我們應從作物的物種联系、發展演變、地域稱謂等多方面予以考查認證,如此,相信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参考文獻:
  [1]鹹金山.從方誌記載看玉米在我國的傳播.載自《古今農業》,1988,(1).遊修齡“薏苡和芣苢”,收入《農史研究文集》386頁,中國農業出版社,1999.
  [2]黃國勤.論農業生態學及其發展趨势[J].江西農業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02,(05).
  [3]游修齡.花生起源和傳入中国的時間問題收入.農史研究文集.中國農業出版社,1999.4.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論農作物異名同物形成原因之探析》其它版本

農林學類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