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建築-客家圍屋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傳統文化論文
論文標簽:中國建築經濟論文 傳統建築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請聯系更改
上傳時間:2013/1/14 10:44:00

摘要:住在圍屋裏的人,都稱自己是“客家人” ,過著一種聚族而居的生活。這種生活方式有別於中國其它地區漢族的傳統生活方式。一個大圍屋裏常常住著幾百甚至上千人,他們同姓、同宗,有的還是同一祖先的直系緣後代。圍屋功能齊全,保存完好,溶生活、娛樂、防禦於一體,古樸雄奇,散發著濃郁的客家風情氣息,科學家稱之為世界民居建築的奇跡。
一、客家圍屋的起源。
大約 1600 年前,為避戰亂,客家先民一步三回頭,淌著熱淚,戀戀不舍離開了中原故土,開始了艱難而遙遠的南遷之路。晉末的戰亂讓世代生活在中原的人們南逃避禍,以期保全家族的香火延續;唐代的“安史之亂”和黃巢起義,持續的戰火離亂,讓久居中原的人們已經沒有了安土可依,南遷成為許多人不再選擇的選擇,“靖康之難”後的北宋覆滅,朝廷偏安江本南,中原再次陷入災難與恐慌,南遷又成為眾多中原人的無奈。在漫長的歲月中,遭遇了多少次大動蕩,經歷過多少次大遷徙,在中國漢民族的譜系中,從此多了一個優秀的民系——客家;在向來蠻荒的南方山地,從此多了一批勤勞的拓荒者——客家人。他們在把足跡踏遍南方山地的同時,也把中原先進的文化和先進的生產力,傳播到了南方的山山水水,形成了獨特的客家文化,他們聚族而居,繁衍生息不斷。 建在千裏贛江源頭的贛州城,城墻下,左邊章江,右邊貢江,兩江合流就成贛江。贛江是南中國惟一南北走向的長江支流, 客家祖先就從這通道湧進贛南山區, 然後深入福建、廣東。贛南圍屋客歷史最鮮活的載體,更是客家研究最生動的物證。圍屋幾乎就是客家的象征。客家人可以不住圍屋,但住在圍屋裏的,一定是客家人。“客家”原是當地土著居民對客居的外來戶的稱呼。“客”與“主”的身份原本就是相對的。外來人住得久了,慢慢變成老客。最後,終於反客為主。接著,又來了新客。後來的人,在先來人的眼裏,自然被看作“客”。無論是“老客” “新客”,相處時間長了,先是別人稱他們為“客家”,漸漸地,他們便自稱“客家”,以區別當地的土著人群。 他們住在圍屋裏,自稱是“客家人”,過著一種聚族而居的生活。這種生活方式即安全又能相互幫助,而且使中原的文化理念能繼承下去,這樣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有別於中國其它地區漢族的傳統生活和方式。一個大圍屋裏常常住著幾百甚至上千人,他們同姓、同宗,有的還是同一祖先的直系血緣後代。 今天的客家圍屋已不再是客家人為保護自身所建本立的居所,圍屋內大多都已經不再住人,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客家圍屋已經被開發成旅遊景點,展現在世人面前,讓更多的人能了解客家圍屋這一獨特的建築形式。
二、客家圍屋的分布狀況 圍屋主要分布在龍南、定南、全南(地方俗稱:“三南”) ,以及尋烏、安遠、信豐的南部,大致分布在江西靠近廣東的那部分地區。此外,在石城、瑞金、會昌也有少量的小土樓和零星圍屋;於都、寧都、興國三縣交界處則多為村圍。 圍屋以龍南縣的最具有代表性,也是最為集中的。據不完全調查統計,往往一個自然村,便有七八座圍屋。形式上也最全,除大量方形圍屋(圖1) ,還有半圓形的圍攏式圍屋(圖2) ,近圓形圍屋,還有半圓形的圍屋,以及八卦形和不規則的村圍。結構上既有三合 2土和河卵石構築的,也有青磚、條石壘砌的;體量上既有贛南最大的方形圍屋──關西圍屋(圖3),也有最小的圍屋──裏仁白圍(俗稱“貓櫃圍” ,形容其小如養貓之籠) (圖4) 。定南縣幾乎各鄉鎮均有圍屋,但較零散,精品少,多用生土夯築墻體。故屋本頂形式也多為懸山,此為別縣所少見。全南縣圍屋基本上采用河卵石壘砌墻體(圖5) ,為了爭取到多一層的射擊高度,大部分圍屋頂上四周砌有女墻和射擊孔(圖6),以便必要時上屋頂作殊死抵抗。安遠縣的圍屋主要分布在鎮崗、孔田的南部鄉鎮,現約存100余座。信豐縣的圍屋比較破殘,多見於小江鄉。尋烏縣屬於珠江水系,因為受到粵東文化的影響,所以這裏南部鄉鎮多是,在正面設炮樓的圍攏式圍屋。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客家圍屋的主要特征
A、組合擴展性
客家人是聚族而居的。從其最簡單的一明兩暗三間過,發展到兩堂兩橫、三堂兩橫、直至九進十八廳那樣的大房子,無不體現其成組向前、向左右不斷擴展、延伸的特點。此模式在選址開基之時,就藏下了其發展的勢頭。客家人也常因宅基的拓展問題發生糾紛,乃至宗族械鬥。這種擴展性反映了客家人希望子孫發達,開拓進取,不斷向前的心願。
B、主次分明,均衡布局 無論房屋發展到多大規模,始終是以正廳為中軸,以祖堂為核心,向前逐步延伸,向左右對稱發展。正屋、正廳的體量規模、本裝飾檔次,各橫屋和次廳均不能逾越。橫屋房門均朝正廳方向開,反映了客家人強烈的凝聚力的向心力,也體現了這客家人因遠離中原故土而懷“慎終追遠”的心態。
C、註重防衛,構築奇異 在過去的歲月裏,當平靜的生活被戰亂或宗族之間的爭鬥打斷,圍屋就會立刻成為保護族人生命和財產安全的軍事堡壘。樓上房屋之間,連通著許多小門,平時各過各的日子,緊急之下,家家開門就連成了一條抵抗外來入侵的大回廊。
D、室內外空間的滲透與交融 客家圍屋講究室內外空間的滲透與交融,追求人工與天然的統一,強調將建築融入環境,與之相互襯托,追求理與情的統一。如門前長方形的禾坪,禾坪前半月形的池塘,後面的花壇,這樣,由建築、山水、花木寄情托性組頗具詩情畫意的畫面,體現著一種有情的感性色彩;門口的紅色對聯和窗戶上的各色窗花,則又是一曲和諧的交響樂,既有激情澎湃的旋律,又有委婉舒緩的樂章,將理性與感性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這種創作思維不僅呈現出極為多樣化、多層次的獨特審美形式的融合,又成功地完成了它的建築任務。
四、客家圍屋的構造藝術。 客家是漢族人群不斷遷徙的產物, 他們大多在邊遠山區從事艱苦的開拓性事業。 因此,當他們又來到新的他鄉開基立業時,往往不僅要同惡劣的自然環境鬥爭,而且還要同土著和匪盜作爭奪生存空間的殊死鬥爭,於是謀求安全和良好的防衛功能,便成了客家人體現出的那種強烈的防禦體系。圍屋是以防衛性為主要特征的民居,如何使圍屋易守難攻,是造圍屋者苦心孤詣之外所慮的重點。如厚實堅固的圍屋墻體,大多外包砌磚石,內皮三分之二厚的生土墻砌至頂層樓時,便收分成環形的“內走馬”,以便作戰時防禦用,就此便體現了兩方面的構造藝術:一方面即保證了易受攻擊部分墻體的堅厚度,又利用了上部不易受攻擊而顯得過厚的墻體,做成了一圈“內走馬”,另一方面則既節省了建築材料,又爭取到了實用的防衛空間。又如燕翼圍,為了防備長困久圍,墻體中甚至設計有四個斜向的“排汙道”,以便人出不了圍或被堵塞排水溝時也能將汙便排出圍外,可謂用心良苦,盡善盡美。 圍屋的細部藝術,主要表現在圍內,尤其是“國”字形圍的廳堂建築中。因廳堂的好差或檔次的高低,往往代表著一圍或一姓一房的財富或地位。因此,祖堂或廳堂中的梁架墊木、門本窗額枋,柱聯柱礎,天花板鋪地等,都會盡其資財之所及、畢其工藝之所能,精 益求精地進行裝飾。如祠堂大門門面,一般為仿木構牌樓線腳裝飾或雕刻,額書堂號或其他標榜門第出處的文字。廳堂內均鋪磚,天井階沿皆用巨條石打制。祖堂或正廳一般不設樓層,按傳統祖位所在處,其上是不能置物住人的,因此,大多為梁架制作精美,下廳或前廳多用天花板,上繪民俗彩畫,高級的還設有藻井;朝廳堂開設的門,絳環板上均雕刻人物故事或花卉祥獸,風格接近徽雕;天井兩側的廂房,則用六或八扇格扇門,窗戶多為各種拐子紋與雕花相結合使用。廳堂內用柱不多,且有木質和石質之分,石質的往往四面題刻對聯,柱子上都有雕飾,且形式多樣。此外圍內用卵石拼鋪的室外鋪地花樣,以及懸挑的走馬樓也頗有些藝術特色。 總之,在多走了幾座圍屋之後,給人的藝術感覺是,外表樸實無華,甚至還有些冷峻和壓抑感,但走進圍內,便讓人有種民間藝術的活潑感,鄉土文化的質樸感和一般濃濃的生活氣息感。
五、結語。 客家圍屋是頗具特色的客家民居,是客家文化的重要物化體,它充分體現了客家人的高超建築藝術,不僅被建築學家譽為民俗建築史上的奇跡,而且其深厚的文化內涵,更使歷史學家、藝術家及眾多的遊客為之陶醉。 從文章中我們可以發現客家圍屋與那些散落在山嶺間、坐落在江河邊,有著翠綠叢竹相伴的普通農舍相比,不僅樣式和格局多種多樣,而且都高大、嚴實、堅固與厚重。面對那些早已與贛南山水融為一體,又仍然在靜默中舒展著自我個性的圍屋,我不僅感受到了中原文化綿延不絕的氣象, 也深深體味到它們於無聲無息中釋放出的沈郁、 綿長的歷史感。

參考文獻


《從傳統民居到地方建築》 單德啟
《中國古代建築史》
《中國建築史》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中國傳統建築-客家圍屋》其它版本

傳統文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