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當代中國法治建設進程中的政府信息公開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當代中國論文
論文標簽:政府信息公開制度
論文作者: 叢建波
上傳時間:2011/10/29 11:38:00

  “政府信息公開”國際上通稱為信息自由(Freedom of Information,FOI)也叫做公眾知情權(public’s right to know)或行政管理透明(administrative transparency),它賦予公民近用政府和其他公共當局所掌握的官方信息的權利。政府對信息的控制實際上是對權力的控制,政府控制信息可以更自由地行使行政裁量權,避免公眾監督。在民主公開的法治社會中,公眾有權获知政府如何運作、如何行使權力。通過立法的方式確保政府尊重和满足公民的知悉政府運作的權利,有助於促進政府的运作更理性、更具有透明度、更負責任,並能為公眾监督權力提供更多可能性。
   一、政府信息公開的一般理論及其國際經驗
  國家行為應該公開的原則是由英國啟蒙學者洛克首先提出的,他在《政府論》中指出,政府所擁有的一切權力,只是為社會謀幸福,決不允許任意妄為。權力的實施必须通過明確、公開的法律。只有法律公開,才能保障統治者不逾越限度。世界各國的信息公開制度正是在這一理論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歷史最為悠久的新聞法——1766年的瑞典《新聞自由法》,今天还作為世界上第一部規定政府信息由人民自由享用的法律而獨享盛譽。南美的哥伦比亞和歐洲的芬蘭則早在1888和1919年制订了類似法律。
   美國是世界上信息公開制度比較發達的国家。美國法律對信息公開和開放政府的價值比較重視,以保護公民不受限制地合法利用政府的信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雖然沒有規定信息公开,但它對美國的信息公開制度具有決定性的作用。與此同時,美國法律明確禁止聯邦政府援引版權法保護聯邦政府信息,因此,聯邦政府的任何文件都屬於公有領域,任何人都可以加以復制並予以出售。在這些法律的保障下,美國歷史上便具有信息公開的傳統,但这些法律並沒有直接規定政府的信息公開制度,在1966年之前,政府是否公開其文件完全取決於其自由裁量權。
  二、我國茶陵縣財政局“信息不公開”案
  湖南省茶陵縣平水鎮毛坪村是平水鎮一個只有600多人的貧困村,為了扶持該村發展,有關部門對該村曾有過一些經濟援助,但每年撥付給该村的救災、扶貧、優撫等各項款物到底有多少,村幹部沒有向村民公布,有時對此還遮遮掩掩,村民們對此意見很大。
  2008年6月2日上午,張建秋、陳頭生等6位村民来到平水鎮政府,遞交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因為鎮政府負责人不在,村民們沒有当場得到答復。下午,6位村民又來到茶陵縣財政局,並鄭重地向茶陵縣財政局有關负責人遞交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請求財政局依法公開“2001年至今茶陵縣政府、民政局、財政局、交通局、扶贫辦等相關政府部門通過縣財政局專门資金帳戶,向平水镇毛坪村每年下撥的搶險救災、優撫、救濟、社會捐助等款物具体數額的政府信息”,縣財政局有关負責人仍未予理睬。
  為了弄清這些款物的數額,真正将村務公開落到實處,他們决定通過司法途徑來解決此事。6月3日,張建秋等6村民以茶陵縣財政局“信息不公開”為由向茶陵縣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法院責令茶陵縣財政局向原告公開其申請公开的相關政府信息。據悉,作为“泥腿子”的村民狀告政府部門“信息不公開”在全國尚屬首例。張建秋等6人狀告縣財政局信息不公開案,是《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開條例》頒布以來一个重要案件,具有裏程碑意義,再一次提醒世人:信息公開是依法行政的重要內容。
  信息公開制度的建立是以公民對政府和公共部門所擁有的公共信息享有“知情權”為基礎的,信息公開立法的目的是將保障公眾知情權作為政府的基本義務。在所有國家,政府都是最大的信息所有者和控制者。政府往往會利用自身的信息優勢地位壟断信息的傳播,而公眾則处於信息弱勢地位,難以獲得政府信息。政府和公眾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會導致許多嚴重的社會政治問題,例如政府濫用公共權力、政府官員腐敗問題滋生;同时,公民知情、參政以及監督政府的權利也由於信息缺失而難以實現。因此,信息公開對於督促政府依法行政具有重要積極的作用。因此,根據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开條例》的規定,除了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個人隐私以外的政府信息,原則上都應向社會公開。各級行政機關必須按法定的重点範圍主動公開政府信息,公民、法人等也可以根據自身需要申請獲取政府信息。如果政府部門不依法履行信息公開的義務,公民、法人可以通過舉報、行政復議、行政訴訟等途徑予以監督和追究……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茶陵縣政府、民政局、財政局、交通局、扶貧辦等相關政府部門通過縣財政局專門資金帳戶,向平水鎮毛坪村每年下撥的搶險救災、優撫、救济、社會捐助等款物具體數额,毫無疑問,屬於应當向社會公開的事項。毛坪村民可以通過了解上述款項的具體數額,防止款物被其他機關和個人挪用或侵吞,從而督促有關行政機關和個人依法廉潔从政。然而,遺憾的是,茶陵县拒不提供相關情況,從而最終走上被告的席位。
  我們還應當看到,解决政府信息公開問題,不是單純立法就可以一勞永逸的,還應當依靠司法的力量保障政府信息公開,依靠司法的力量維護公民正當合法的政府信息知情權。政府信息公開,既需要自上而下的改革勇氣,亦需要自下而上的公民自覺,需要民眾淋漓盡致地展現“公民品格”,如此才能凝成推动政治透明、行政公开的壓力和合力,正如一位著名學者所言——只有每位公民不斷向政府提出要求,政府才會有前進的动力!
  令人欣慰的是,2008年5月1日,《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已經在全國內實施。它已經並將繼續成為中國法治史的一個裏程碑,對於落實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和保障公民對行政權力運作的知情权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換言之,在公民的知情權利和傳播权利擴大的同時,政府的保密權力、治安權力勢必受到限制,而作為調節者和仲裁者的司法權力將據此重新調整。由於在中国目前的國情下政府信息公開與包括新媒體在內的各種新聞媒体關系甚為密切,因此原本作為行政法規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可以被視為广義的媒體法律法規的組成部分。

  參考文獻:
  [1]洛克:《政府論》(下篇),商務印書館,2003年。
  [2]朱芒:《功能視角中的行政法》,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
  [3]魏永征:《〈政府信息公開条例〉初讀》。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當代中國法治建設進程中的政府信息公開》其它版本

當代中國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