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淺論新世紀女性詩歌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當代中國論文
論文作者: 馬麗敏
上傳時間:2012/11/28 9:41:00

代寫論文網: 摘要:女性寫作在當下面臨雙重困境,從文本來看,要麽是表達女权主義性政治的肉身寫作,要 麽就反其道陷入与男權話語同謀的無性別寫作當中。21世紀的女性詩歌率先打破了這樣的困惑,以 更為先鋒的姿態,总體表現了技術更加內在、啟蒙的另一種承諾和超前性的身體敘事,为女性文學在 新世紀面臨存在身份的轉換時,開辟了一條必經的先驅之路.
  關鍵詞:女性詩歌;技術內在化;自由;先鋒
上世紀80年代,翟永明、伊雷們以大膽想象 創造的“黑色意识”,讓世人驚厥地贊嘆,从而完成 了女性寫作覺醒、確認的历程。到20世紀90年 代,女性詩歌則进入了一個回歸詞語本身、直面語 詞世界、較前更加偏重技術成分的語言寫作階段.
  然而面对時代車輪的快速前行,其本身技术的制 約和有意淡化性別意識的方法並沒有將當初女性 詩歌的先锋地位堅守。這種看似熱鬧實為無序的 詩歌,普遍缺乏博大的襟懷、理想的终極追求和高 邁偉岸的詩魂支撐。進入21世紀,歷史場景的深刻变遷賦予了詩人新的歷史身份与社會地位,迫 使試圖繼續寫作的女詩人重新定位,重新設計自 身,因而一種對新維度、新敘事、新先鋒的籲求顯 得極为迫切。女性詩歌以分外的靈性,緊跟時代步 伐將自己從女性文學當中再次托舉。一時之下我 們嗅到的這股詩風,似乎將我們從上世紀女性文 學輝煌後的遺憾當中重新振奮,使我們聆聽並隱 約看到了女詩人正在為女性文學確立起新的姿态 和新的品格.
  一、技術內在化如女詩人鄭敏所說:“女性主義詩歌中應當不 只是有女性的自我,只有當女性有世界、有宇宙時 才真正有女性自我”。[1]進入21世紀,女性詩人在 創作上展開了她們新的探索,詩歌外表更加樸素, 技術更加內在,立場更加清晰,目的都是为了擺脫 之前極端“私人化”的窠臼,不再局限於身體和欲 望,而是將視域投射得更遠。她們更多地作為生存 个體對事物與心靈本身進行了充分而有的放矢的 表達,對事物及其細節的紋理把握更為合理且更 具說服力,其共有的當下的個人立場,讓我們真實 地感受到了她們是站在此時此地的生活中發言.
  這种加強心靈力量的探索,有效地矯正了上世纪 80、90年代女性寫作當中過多關註個人內心、少有 對外在事物眷顧的寫作取向,從而在文本上做出 了一種既表達內在心靈的感受,同時給予外在事 物以真誠凝视的先鋒舉動.
  這首先表現在老一代詩人翟永明進入21世 紀後新風格的形成。早在20世紀末時,翟永明就 在一篇文章中自省地說:“女詩人正在沉默中進行 新的自身審視,亦即思考一種新的寫作形式,一種 超越自身局限,超越原有的理想主義,不以男女性 別為參照但又呈現獨立風格的聲音。”[2]顯然,這段 話表明了翟永明已經走出了上世紀80年代激情 反叛的階段,以超越性別的聲音召喚新風景的到 来。走出黑夜的翟永明,她的詩歌仍然具有女性意 識,只是淡化了性別對抗的色彩,侧重表現歷史和 文明進程當中的大事件。以一首写在柏林的最後 一首詩《輕傷的人,重傷的城市》為例,我們看到了 這位女性作家在數年的時光打磨中,依然才思過 人,並以優異的想象在女性特有的細膩情感中處 理了對事物的体驗和對外在世界的認知。戰爭中 的柏林,在詩中不是史實地呈現,更不是虛構,它 依靠女詩人的“記憶”,將“城市”、“建築”作為記憶 的主體,去想象,讓讀者捕捉到經歷了戰火洗禮的 柏林在詩人這裏更值得審視。“輕傷的人,重傷的 城市/六千顆炸彈砸下來/留下一個燃烧的軍械 所”———於此,在同情城市建築不幸遭遇的同時引 導讀者不由得去追溯戰爭的本質。這時,那個曾以 《女人》組詩崛起的詩人,在當下,她的女性意識并 不限定在以外在技術的陳列來伶牙俐齒地反叛男權上了,戰爭、权謀、罪責的主題在註重樸素外表 的內在技術下,將這個歷史場域中的大事件通過 個人立場的表達為女性詩歌存在轉換的起點明確 了方向.
  相對於一代老詩人的轉變,在新世紀表現更 加突出的一些新銳詩人中,藍藍的詩歌以強烈表 現對事物保持的“溫度”和敏感力,成長為新世紀 引人註目的亮點。其詩歌中不仅有寬闊的視域、奇 異的想象,文本特異的樸素技巧也更加呈現出豐 盈的美感和生命力。在這迅疾變化和充满誘惑的 時代,藍藍憂傷的嘆息、感恩的贊美和不滅的童 心,讓我們葆有一種不曾放棄的品質;她節制的表 達實现了對心靈世界的追問和對事物深入而內在 的思索。如《鶴崗的芦葦》、《野葵花》等对生命感懷 的诗歌———“我看見秋天活在一根蘆葦上/呼喚我 進去/湮沒或者下沈/芦花像一場鋪天蓋地的大 雪/紛紛落滿湖澤”,“野葵花到了秋天就要被/砍 下头顱。/打她身邊走過的人會突然/回來。天色已 近黃昏,/她的臉,隨夕陽化為/金色的煙塵/連同 整個無邊无際的夏天”。詩人將创作主體與對象主 體的並置,讓人感覺到生命原本對於“野葵花”、 “蘆葦”也會那麽重要,與此同時,詩人在憂伤而美 的抒情中,以心靈的共鳴呼籲了世人對大自然的 愛和同情。用詩人黃禮孩對蓝藍的評價:“藍藍正 走在完成自己的途中,正走在給予世人更多愛和 信的途中。”我們不妨也可以說成,女性詩歌正在 走出偏狹,正在走向通往宽闊的途中,到達心靈與 事物的本身.
  二、啟蒙的另一種承諾 無可置疑,上世紀80年代的女性诗歌是先鋒 的詩歌,女詩人們以強調個人自由,反叛男權為目 標,啟蒙著“女性意識”的覺醒。但在經歷了20世 紀90年代寫作意識集體繼承並逐步在文學領域 完成女性意識的確認之後,這樣的啟蒙似乎顯得 平庸和傳統。新世紀,一些女詩人在有意尋求轉变 的同時,仍然以先鋒的勢頭擔當起這个文學的最 高理想。這時她們以成熟的理念參與整個世界,在 人性、存在的光芒下,維護著尊嚴、理想、受難和博 愛,公正、自由、平等以新的模式進入人們的視野.
  洪治綱在《守望先鋒》裏提到,帶有先鋒氣質的文學,它們“不是針對文化蒙昧的社會現實,不只強 調理性的思想建構,而是指證自我精神的覺醒,即 人對自身生命潛在狀态的發掘、人性本質的拷問、 非理性生命景观的描述,它是一種人性的啟蒙和 存在的啟蒙”[3]。正是這樣,新世紀的女詩人在先鋒 探索的途中盡管顯得各自為陣,但她們从不同角 度,以不同的體驗方式,展示了不同境遇中的生存 感受。在啟蒙的感召下,她们承諾要作為獨立的 “人”,並以“女人”特有的性征投入到提升靈魂、豐 富思想、充實精神的神聖使命當中.
  作為女性,女性詩人們在建構啟蒙命題時首 先能做到的便是以她們人性中固有的博大和温 情,仁愛、善意地看待這個世界,愛憐、呵护弱小, 伤感與恐懼於苦難。明智的是她們並不以此過多 地對社會现實提出批判,而是以個人的覺醒,提示 自己應該做什麽,自己引導自己。翟永明在本世紀 初創作了諸如《雛妓》、《老家》等關懷社會弱者的 詩歌。《雛妓》一詩,對一個未成年少女被蹂躪的遭 遇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她12歲瘦小而且穿着骯 臟/眼睛能装下一個世界/或者根本已裝不下哪 怕一滴眼淚;”《老家》:“蜂擁而至的/除了玉米肥 大的手臂/還有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小孔……老家 的皮膚全部滲出/血点血絲和血一樣的驚恐”。讀 這樣的詩,我們看到转變後的翟永明用敏銳的疼 痛感和一颗樸素靈魂對世界深切而悲憫的撫觸.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作為讀者,我們同情著詩歌裏的人,而同時更是给 自己一個明辨,它是悲切過後的精神壯大,是自己 呼喚自己的智性蘇醒.
  崛起於新世紀的女詩人宇向,她從一開始出 現就站在了成熟詩人的行列。寫在2005年的一首 《洪》———“我的兒女们自遠方傳來消息/他們在我 之前/攜手死亡/而依然流連這世界的人們/你們 還不來/咒罵我/我為你們的死已寫詩多年”——— 其中的一種痛楚感使人深深震撼。然而更值得關 註的是,這首詩所寫作的時間顯示它顯然是受到 2005年某镇山洪災害中小學生死難慘劇觸發写下 的,但詩人在论壇貼出詩作時,註明並不是為因這 次“慘劇”而發起的“紀念專題”而寫。由此,可以看 出詩人的寫作態度,即她試圖超越一種社會关懷, 而達到一種更深切的反省和自信的個人承擔。對於女性詩歌来說,關於啟蒙的命題建構還 表現在她们總是以精致的思維、巧妙的角度將社 會和歷史的變動聚焦在“精神性存在”上面。“精神 性存在只可能出現、存活在人們的精神性生活中, 也就是說,只有過著精神性生活的人才會留意並 感知到它們的存在”[4]。對于女性詩歌創作者來說, 她們對新世紀的存在用了一種特別的方式表達, 即通過形而下的物質經驗和外在體验,最終卻用 精神捕獲把捉,去感受,体認,從而達到了存在啟 蒙的先鋒實驗。詩人林雪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 寫下了一系列如《在綿陽》、《請允許我唱一首破碎 的苕西》等詩歌,詩中她对悲劇性和不幸的存在給 以關註和觀照,其中有深情的呼喚:“一首诗能拯 救什麽?/能不能讓一個人活下去/並且喚回遊蕩 在玉米田/和空曠野地上的亡靈”,此外還有一些 詩句,她將直觀的場景納入為自己的感受、體驗對 象。“在這里,我才知道,以前/我用過的‘破碎’, 從沒像現在/我看到的這麽絕望、徹底”,但終究作 者讓我們感動的是“:破碎中,我們還有靈魂/是完 整的。並且繼承著了‘/海岸上的大地,以及大地之 上。那太陽’”,就在這沈重的、厚厚的感情中,它們 已然將作者从外在體驗中抽升為賦有內蘊的、十 分到位的啟蒙特质,作者也自然要對其中積極进 取的啟蒙要素作出自我的推介和挺立.
  三、向往靈魂與自由的身體敘事 眾所周知,上世紀女性文學呈現的先锋敘事 特征主要歸功于她們對性和身體的大膽探索。但 她們在反叛和無畏的精神當中,盡管以先锋的姿 態保持著對抗和消解,卻將女性詩歌置于個人化 的極端張揚與過度欲望化的審美誤區。尹麗川、伊 雷們的诗歌,從肉身和下半身出發,強调“這只是 一个起點”,事實證明其中內在化的男性視點反倒 消解了自己。確实,如評論家謝有順申明的那樣 “寫作中的身體絕不是純粹意義上的肉體———肉 體只有經過了詩學轉換,走向了身體的倫理性,它 才最終成為真正的文學身體”[5]51.
  相比起來,21世紀的女性诗歌在審美敘事上 從來沒有放棄对身體的介入,20多年走過來,她們 看明白的是,女性诗歌不應該為了表達敢於站在 某種勢力的对面,就以肉體的敞露为代價,而是更應站在女性自身的立場,去發现“靈魂才使身體有 超出身體拘限的感受能力,有差異的肉身感受认 識力是靈魂賜予的”[6]。當下的女性詩歌中,一些創 作者在努力地做到為肉體安插上靈魂的翅膀,在 文字中自由而詩意的棲居。女诗人安琪的《像杜拉 斯一樣生活》,通篇並沒有出现驚世駭俗的字詞, 而是通過用詞的節奏營造了“性愛”的氛圍,“腦再 快些手再快些愛再快些性也再/快些/快些快些 再快些快些我的杜拉斯親愛的杜/拉斯……我累 了亲愛的杜拉斯我不能/像你一樣生活”。比起 之前身體寫作的“情欲”描寫,安琪的詩歌算不上 顛覆,她肯定身体的存在,卻以自由略顯淩亂得排 序組織了這些普通的詞語。她僅僅通過這樣一種 身體的在場感,強調了她的反思性思想———“我不 能/像你一樣生活”,有力地形成了一次對“下半 身”的反駁。在充滿了“性愛”氣息的詩歌裏,我們 看到更多來自女性詩人頗具思辨的靈魂言說.
  一位崇尚自由的女詩人王小妮,走過了女性 詩歌發展歷程的20年,在她看來,最能讓她不倒 的法寶就是這份“自由”。王小妮的詩歌很少描寫 情欲,也少有人将她看作身體寫作的代表,但诚如 “身體是人的自由得以施展的最後一個堡壘”[5]49, 對她而言,自由常常與她獨立的寫作姿態緊緊相 伴,然而實踐了自由、獨立,王小妮在新世紀以她 成熟的女性身心體驗,完成了像《十支水蓮》這樣 可以代表她又一次高峰的力作。在詩裏,我們看到 了身體、靈魂和自由這三種先鋒特质的有機結合, 诗人移入母親的體驗觀察水蓮,它們“對水發笑”、 “站在液體裏睡覺”、“興奮把玻璃瓶漲得發紫”。顯 然,这一切景象與胎兒、生殖有關,水蓮喚起作者曾經帶著疼痛而又幸福的生育體驗。在詩学層面 上,這樣的敘事已經將之前詩歌主體或为女神或 為女巫的境界完全打破,轉變為充满靈魂的註入、 而又不失肯定肉体意義的日常化身體寫作.
  四、結語 女性詩歌經歷了百年的發展,如今正走向主 體的獨立、成長和成熟,女性詩人已經開始用自己 的語言和思想書寫真實的自己,而非男性象征意 義系統中的女性。她們在经歷了漫長的缺席、被遮 蔽後,已從幕後的黑暗走了出來,走向新世紀的大 舞臺,發出了自己的声音,唱出了自己的歌聲。也 许,離真正成熟的歌唱還有一定的距離,但其中每 一個小小的進步都是值得期待和應該為之拍響鼓 舞的掌聲的.
  

參考文獻


[1]鄭敏.女性詩歌研討會後想到的問題[J].詩探索,1995 (3):60-61.
  [2]翟永明.再談“黑夜意識”與“女性詩歌”[J].詩探索,1995 (1):128-129.
  [3]洪治綱.守望先鋒:兼論中國當代先鋒文學的發展[M].
  桂林:广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5:32. [4]王昌忠.中國新詩中的先鋒對話[M].上海:學林出版社, 2008:193.
  [5]謝有順.先鋒就是自由[M].濟南:山東文艺出版社,2006.
  [6]劉小楓.沈重的肉身[M].北京:華夏出版社,2007:88.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淺論新世紀女性詩歌》其它版本

當代中國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