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世界歷史視線下政治文明發展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當代中國論文
論文標簽:政治教育論文 世界歷史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12/11/28 9:13:00

馬克思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指出:“人的依賴關系,是最初的社會形式,在這種形式下,人的生產能力只是在狹小的范圍內和孤立的地點上發展著。以物的依賴性為基礎的人的獨立性,是第二大形式,在这種形式下,才形成普遍的關系以及全面交換的需要。建立在個人全面發展和他們共同的、社會的生產能力成為從屬於他們的社會財富這一基礎上的自由個性,是第三個階段。第二个階段為第三個階段創造條件。”[1]在這裏,馬克思把社會發展划分為直接的社會關系、物化的社會關系、自由人聯合體這樣三大形態。相應於此,馬克思認為人類社會的發展亦存在著如下3種政治文明:臣民社会(古代社會)政治文明、市民社會(資本主義社會)政治文明以及公民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政治文明。以市民社会政治文明摧毀臣民社會政治文明,以公民社會政治文明取代市民社會政治文明,這是人類社會政治文明發展的必然途徑。無獨有偶,另一位經典作家恩格斯也按照歷史唯物主义觀點對人類政治文明发展進行了極其相類的分析。在《家庭的起源、私有財產和國家》(1884年)中,恩格斯指出同蒙昧和野蠻時代的群婚制和對偶制不同,文明時代的家庭以專偶制形式出現,專偶制開啟了人類文明的曙光,而在与此相聯系的生產資料私人占有基礎上產生的階級和國家則標志著人類政治文明的開端,即人类進入到有組織的政治活動狀態。但在奴隸、封建的專制社會甚至资本主義社會,這種政治文明表現出了赤裸裸的等级壓迫,它同不平等、不公正、不自由相關,因此不是一種真正合理的政治文明。为此,恩格斯設想了無產阶級革命後的社會形態,應該是“随著無產階級成熟到能够自己解放自己,它就作為獨立的黨派結合起來,選舉自己的代表”[2],實現真正自由平等的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目標。本文擬從經典作家上述分析出發,以世界歷史演變為透视點,審慎考量,以求勾勒出人類政治文明發展目標與建设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內在同一性。
  一、臣民社會政治文明
  馬克思指出“市民社會包括各個個人在生產力發展的一定階段上的一切物质交往”[3],它是现實的私人生活的世界,是生產和交往過程中物質的生产關系的總和。一定的社會生產、交換和社會生活、社会組織、制度等等構成了市民社會的主要內容,它所形成的社會組織在一切時代都構成國家的基础。因此,國家是建築在社會生活和私人生活的矛盾上,建筑在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之間的矛盾上的。在古代社會,農奴是依附於君主、王公和地方的“臣民”,其市民社會“直接地具有政治性質”,私人生活领域也是服從於等級、特權和人身依附關系的政治構成。臣民不僅是專制权力的附庸物,還身受宗法道德的嚴格約束,形成封建社會的專權政治共同體和地緣、血緣共同体,因而造就了社會成員的“臣民文化”,對權力的畏懼、屈從和對義務的認可、承受,以及對君、國、家、父的無條件服從,是臣民無法超越的離心、分裂式的權力、義務雙重本位價值觀,臣民無法超越平均狹隘、忍耐依賴、和諧自守的自然主義生活圖式,無法超越求安自足、尊卑道義、群體本位的行為模式,人性受到嚴重抑制,人的價值和尊嚴遭到嚴重貶損。臣民社會政治文明具有以下3個特征。
  其一,义務本位。在古代中國,我們發現作為傳統政治理念核質之一的儒家禮精神實質上就是義務服從精神。而這種義務從精神使人不成為人,到使人通過義務的被強加成為受政治權力操作的客體。儒家伦理的最高境界為“仁”,實現這一境界的社會規範統称為禮。孔子曰,“克己復礼”為“仁”,“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論语?顏淵》)所以,仁字的核心是“爱人”。然而,“愛有差等”,这正是禮之精義所在。《禮記?曲禮》講:“夫禮者,所以定親疏,決嫌輕,別同异,明是非也。”顯見,禮的基本價值和功用在於使社會主體有“分”,從而各安其位,各行其責。由於儒家倫理對主體的等級制劃分,使得禮的一切功能在於對高等級社會特權的維護,即“少事長,賤事貴,不肖事賢。”(《荀子?仲尼》)因此,從社會一般主體的角度而言,禮教規則对他們設定的是無限的義務,而這便是儒家倫理規則的“义務本位”。不難看出,它强化了君主專制政體。所有社會主體必須無條件地服從於高高在上的君主一人的訓導,同時,因為權利自权力的設定,它便變得越來越少,直到根本沒有;而其政治服從越來越多,以至舍此無他。此外,這種義務本位還導致了社會主體的盲從觀念,它使人們在日復一日的他人訓喻中,只有一種是非觀念,即“非禮勿聽,非礼勿視,非禮勿行”。而這種盲從的一元價值观又導致社會主體沒有任何选擇性思維,也不願設法去進行选擇,從而嚴重壓抑了社會主体應有的潛能。
  其二,依附人格。古代社會是一個以君權为中心的社會。對人格權力的仰仗和依賴基礎上形成的依附人格,是傳統政治文明的又一特征。在傳統社會,國家權力一直高度集中在君主一人手中,國家派駐各地的官吏,只不過是君主的代表,並對君主負責。所謂“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詩经?北山》),說的就是這種情形。由於君主高高淩驾於他的臣民之上,“禮樂征伐由天子出”(《論語?季氏》)整部国家機器都是圍繞君主這個中心旋轉,因此王權(皇權)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臣服於被稱為“民之衣食父母”的君主及其代表,是最高的和不可动搖的法律原則。而正是在這種絕對臣服政治权力的土壤中,依附型人格得以滋長。對此,馬克思有著深刻分析:小農“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別人來代表他们。他們的代表一定要同時是他們的主宰,是高高站在他們上面的權威,是不受限制的政府權力,這種權力保護他們不受其他階級侵犯,並從上面賜給他們雨水和陽光[4]。同时,臣民的依附人格除了是專制權力的附屬物外,还是臣民身受宗法倫理嚴重束縛的產物,在傳統社會家族內部,只有家長是全人格者,其他家庭成員只能俯首聽從於家長安排。“父叫子亡,子不亡不孝”,在家族內部是最天經地義的事了。可見,對權力的畏懼、屈從和對家、父的無條件服從是臣民無法超越的本位價值觀。而基於這種價值觀生成的依附人格,使得臣民无法超越平均狹隘、忍耐依赖、和諧自守的自然主義生活圖式,無法超越求安自足、尊卑道義、群體本位的行為模式。
  其三,等級制度。無論是東方社會還是西方社會,森严的等級制度都是其傳統政治文明中最為顯見的特征。人治的實现及其“合法性”的獲得主要是歸功于禮治的實踐。如前所述,儒家的“禮”是分尊卑貴賤的。“禮者,貴賤有等,長幼有差,貧富轻重皆有稱者也。”(《荀子?非相》)“幼而不肯事長,賤而不肯事貴,不肖而不肯事賢,是人之三不祥也”。(《荀子?富國》)這一特点,首先在家族存在範式中得以顯現。一個大的家族同時是一個社會實體,在那里,男性普遍優越於女性,長輩普遍優越於晚輩。“父为子綱,夫為妻綱”不仅是家中的倫常,而且衍化在古代的倫理法中。其中,在古代中国,國無非是家的放大,無非是一個上有“國父”皇帝,下有万千子民的“家”,因此,家族身份等級可以被推衍至社會身份等級。社會等級又表現在君臣之間即“君為臣綱”,也表現在官民之間即“官優於民”。尤為重要的是,由於社會權利的弱化和国家權力的強化,因而,在權力的金字塔結構中,便形成了以所掌握的權力大小為衡量標準的“官階制”,官階越高,地位越高,“官大一級壓死人”。
  二、市民社会政治文明
  資產阶級革命是“市民社會的革命”,它揮舞著“天賦人權”和“自由、平等、博爱”的大旗,把市民社會從傳統政治桎梏中解放出來,消滅了市民社會與政治國家的“同一”異化狀態,使市民社會與政治國家獲得了“並列存在”,並把被古代社會顛倒的關系重新顛倒過來,也即把市民社會由手段還原為政治國家的目的。從而粉碎了傳統社會束缚市民社會利己主義精神的羈絆,獲得了獨立的、利己主義的市民活動。這樣,就使個性獲得了空前解放,“公民”也隨之被宣布為社會成員的獨立主體資格,享有人權和公民權,人的尊嚴和價值獲得了普遍意義的肯定。這不仅帶來了生產力的迅速發展,也加速了人從社會關系解放出来的歷史進程。毫無疑問,資本主義民主制度的建立是人類政治文明的重大進步。在經歷了歐洲中世紀漫長的黑夜之後,文藝復興運动拉開了人類政治文明的曙光。西方資產階級以文藝復兴為先導,舉起“自由、平等、民主、人權”大旗同封建專制鬥爭並取得勝利,同時按照洛克和卢梭的“人民主權論”、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說”和密爾的“代議制理論”建立起了資本主義民主制度。資本主義社會政治文明实現了對傳統臣民社會政治文明3個方面的超越。
  其一,權利本位對義務本位的超越。在身份社會時代,沒有國家和社會的明確制度分野,社會的即國家的,其中中國古代的“家一國”同構則是國家社會不分的典型。在這種情況下,权力被認為來自暴力,而義務作為权力的一種反向觀照,自然被當作本位。至於權利,倒成了權力的一種“恩賜”,可有可無。在現代社会,首先,人認識到自己是人,是種有獨立價值的存在;其次,人们也將他人作為這種主體人來認識并尊重其主體性。這樣,人民的普遍權利在其中被深刻發現并要求支配一切。更進一步言之,社會(權利)不應再是国家(權力)的附屬,而是異於国家(權力)的獨立存在,它本身便是無可爭議的目的;國家(權力)必須在充分的、健全的、具有獨立存在意義的社會(權利)基礎之上才有存在的價值,換言之,國家(权力)只能被認為源于人民的普遍權利並為之服務(保障權利,限制暴力)才有價值,否則,國家(权力)的存在便失去了根據或曰正當性。
  其二,獨立人格對依附人格的超越。權利的基本主體是自然人,法人的權利最終可以分解為個人的权利,所以,權利本位觀念的基石是個人法律人格的自主。獨立人格的觀念從兩方面促成政治文明的建立:一是,個人自主人格獨立觀念的普及,能促使國家尊重個人人格以及在此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權利體系,只有國家把個人當作與自己平等的法律人格對待時,國家才可能與個人受制於同樣的法律;二是,促使個人采取積極的行动護衛制度的價值,促進個人自覺遵守制度精神的養成。如果不存在自主的個人,那麽人只是國家統治的對象,或最多是國家“實行民主”的對象,而制度也就只能作為單純的強制而存在,從而處於同個人的對抗之中。
  其三,平等制度對等級制度的超越。資本主義社會政治文明,脫胎于商品經濟社會。關於商品級济與政治文明的問題,馬克思發表過精深的見解:“商品是天生的平等派,也是天生的自由派。”交換過程“不但尊重自由和平等,而且自由和平等是它的產物;它是自由和平等的現實基礎。”[5]因之,平等的政治制度,顯而易見是現代政治文明關於主體關系的基准。法國《人權宣言》開宗明義宣稱:“在權利方面,人们生來是而且始終是自由平等的。”但是,資產階级革命把市民社會,“也就是把需要、勞動、私人利益和私人權利看做自己存在的基礎,看做不需要進一步加以闡述的当然前提,所以也就看做自己的自然基礎。”[6]这樣,隨著私人權利的無限制擴張和私有財產的巨大分化,使物化關系取代了人与人之間的真正社會联系,從而把個人化推向極端,“公民就成了自私人的奴仆,人作為社會存在物所處的領域還要低於他作為私人個體所處的领域;最後,不是身為公民的人,而是身為市民社會一分子的人,才是本来的人,真正的人。”[7]因此,盡管每個人都表现為公民身份和姿態,但他們的活動和追求卻沒能走出市民社會成員的活動和追求,反映著利己主義精神的“市民文化”,人的主體能力及自主活動呈現出分裂、片面、畸形和異化發展,造成了過度發展的个人主義,人們“日漸的孤獨、不安全,和日益怀疑他在宇宙中的地位,生命的意義,以及日益感到自己的無權力及不重要。”德裏達曾经指出今天的資本主義社会具有十大弊端:當今资本主義世界的失業是一種預謀(為了最大利潤而追求新市场、新技術和新全球競爭)的新失調;對無家可歸的公民參與國家的民主生活的權力的大量剝奪預示了“一種國界和身份的新經驗”;經濟大國之間的經貿大戰控制了國際法的不平等應用;資本主義國家鑒於自由市場的控制方面的無能而采取了貿易保護主義和干預主義政策;外債和其他相關機制的惡化使人類大多數處於饑餓或絕望的境地;軍火工業和貿易(常規武器和高技術精密武器)被列入西方民主國家常規的調整範圍;核擴散甚至连國家機器都無法控制;借助電子技術使因古老的共同體、民族-國家、主權、邊界、本土、血緣的原始概念而起的戰爭加劇;黑手黨和販毒集團日益蔓延;國際機構受到資本主義世界的操縱[8]。因此,西方资本主義政治文明在由熱情浪漫的頌揚和炫耀之後,在反思中開始了市民社會與政治國家和谐結合的追求,人們也在“逃避自由”中尋找新自由。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公民社會政治文明
  “政治解放一方面把人變成市民社會的成員,變成利己的、獨立的個人,另一方面把人变成公民,變成法人。”[9]因此,不摧毀奴性、封闭保守的臣民社會政治文明,就不能實現個性的自覺發展,就不能使人成為獨立自主地進行社會創造的社會主體;而走不出狹隘、利己、世俗的市民社會政治文明,個性的自主發展也就難免受到自身的限制,人的主体活動也就難以克服畸形和片面发展。人要成為“真正的公民”,“就應該走出自己的市民現實性的範圍,擺脫這種現實性,離開这整個的組織而進入自己的個體性”[10]。因此,既自主自立又與社會結合,既突出個性又體現共性的“公民社會政治文明”,則成為历史發展的必然選擇。誠如馬克思深刻指出的:“只有当現實的個人同時也是抽象的公民,並且作為個人,在自己的經驗的生活、自己的個人勞動、自己的個人關系中間,成為類存在物的時候,只有當人認識到自己的原有力量並把這種力量組織成为社會力量因而不再把社会力量當作政治力量跟自己分開的时候,只有到了那個時候,人類解放才能完成。”[11]
  公民社会在政治方面至少具备下列特征:
  其一,破除权力崇拜,樹立權力監督和民主意識。民主的基本涵义是主權在民和民為邦本的制度安排與價值觀念的總和。它反對任何形式的個人獨裁或黨派独裁,主張政權民授(通過選举制)、政策決定權民予(通過代议制)和民有(財產私有制)、民治(自治)、民享(權力和權利共享),特別是要確立現代選举制度,解決權力的來源和監督問題,從根本上改变官員層層向上依附的積弊,真正確立情為民所系、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
  其二,絕大多數公民普遍具有人權、公民權和獨立人格意識。人權即人的基本權利,包括自由、平等、財產、安全、追求幸福和反抗壓迫等各方面的權利。人權是與生俱來,不可讓渡的。人若丧失了人權,即淪為奴(隸),不復享有自由。公民權是人權的一部分,是指具有公民身份者所享有的法定權利。獨立人格意識就是要改變個体對政府和權力的依附和恐懼,改變長期專制主義條件下的“奴才”、“草民”、“順民”意識。人權、公民權意識或稱權利意识和獨立人格意識,是公民意識的核心內容,是建立憲政民主的最重要的政治文化條件。
  其三,摒弃人治觀念,確立法律体系。法治是指維護人權與民主的法律治理架構,它強調法律至上、法無偏私、司法獨立、以法制權、以法治官和正當程序原則。從傳統的個人魅力型權威向現代法理型權威的轉型,不僅要求社會有完善的立法和法理权威的確立,更重要的是要求公民在社會化進程中逐步樹立現代法治意識,建立對法治的信仰,養成依法辦事、守法護法的習慣,讓紙上的法律變成心中的法律。
  其四,確立責任意識。現代社會和憲政民主體制的建立,關系到每個公民的切身利益。要使所有公民懂得,權利的獲得不会從天而降,要靠每个公民去爭取,而享有權利的同時也要承擔責任。每一個公民對社會的健康发展,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面对突如其來的“地震”災難,少數人的逃遁表現出來的責任意識的缺乏令人憂慮。從某種意義上說,有什麽樣的公民就有什麽樣的政府,有什麽樣的政體。只有當公民們普遍具有責任意識,才會有負责任的政府與負責任的政體。
  中國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轉型的歷程已艱難地走了一百多年。反思这段歷史,我們發現有一個环節一直被嚴重地忽視了,那就是“人的現代化”。我們沒有培育出現代意義上的公民,沒有能培養出自尊、自律、自強、自勝的個體,沒有能培養出既能伸張自己的權利、也能担當自己的責任的獨立自由的個人。因此,呼喚公民意識,提高公民素質,越來越成為關系我國現代化進程的不容忽視的課題。人的現代化需要全民族的覺醒,需要全民族的反思,也是今天我們建設社會主义政治文明的迫切需要。社會主义政治文明是一種先进的政治文明。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在人類文明史上第一次否定了等級壓迫的政治制度,以一種区別於以往任何壓制性質的政治制度的嶄新面貌出現在人類社會的政治舞臺上。政治文明在制度上的這種變化確定了一種基本的政治文明模式,使人類政治實踐不再依循以一種剝削制度代替另一種剝削制度的怪圈周而復始。在政治意識上,社會主義表現出了開放和自我發展的科学態度,不斷克服教條主義。從馬克思主義到列寧主義,從毛泽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到江澤民“三個代表”思想,無不顯示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與時俱进的理論品質。在政治取向上,社會主義否定了那種崇尚强權、剝削、張揚兩極分化的政治理念,以社會公正、社會平等、社會共同富裕的鮮明價值傾向,表現出了人類政治文明的歷史进步要求。在政治行為主體地位上,社會主義否定了少數人的专政形式,第一次實現了由多數人對少數人的專政形式,使人類政治文明真正確保了占人口絕大多數人的統治地位。社會主義谋求最大多數人的民主政治主體地位,標誌著人類政治文明進步和發展已經達到了一个新的進化高度。在以毛澤东、鄧小平、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共三代領導集體正確領導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發展道路愈走愈寬。2002年11月,江澤民更是在黨的十六大報告中郑重指出,“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社會主義政治文明,是全面建設小康社会的一個重要目標”,“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最根本的是要把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有機統一起来”。顯然,這一思想標示著當代中國共產黨人已經能夠順應世界潮流,自覺於社會主義政治文明建設,自覺于制度文明和理念文明的有機結合,從而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發展新局面。
  党的領導是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根本保證。中國共產黨由於努力踐行“三個代表”故最有資格最有能力領導人民依法治國,黨的領導對民主、法治的真正實現具有決定性的作用。中國共產党執政,就是要領導和支持人民當家作主,最廣泛地動員和组織人民群眾依法管理國家和社會事务,管理經濟和文化事業,維護和實現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黨是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的重要支柱,只有黨才能把全體人民的意誌和力量凝聚起來,為實現人民當家作主的地位提供切實的保障,保證依法治國的正確方向并使其得到切實有效的貫徹落实。人民當家作主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本質要求。實踐人民主權是社會政治文明形态躍進到社會主義歷史階段的根本標誌。我國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权力屬於人民。”人民當家作主同時是社會主义法治的實質內涵。社會主義民主作為一種國家制度,是法治的政治前提、強大動力和價值準則;社會主義民主作為一種公共決策机制,有利於提高立法的质量;社會主義民主還有助于公民法律意識的養成和對国家權力形成有效的监督。
  依法治國是黨領導人民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依法治國這一黨领導人民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體現了黨和國家對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和社會主義建設规律的認識,體現了黨對自身執政規律的把握,也是黨基於對社會發展狀况的正確判斷而總結出的治國、執政之策。依法治國,就是廣大人民群眾在黨的領導下,依照憲法和法律規定,通過各種途徑和形式,管理國家事務,管理經濟和文化事業,管理社會事務,保證國家各項工作都依法進行,逐步實现社會主義民主的制度化、法律化。依法治國與堅持黨的領导和人民當家作主在根本上是一致的。一方面,依法治國是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的有力保障,它可以使黨的政策具有更高的權威性、更強的穩定性、更明确的規範性和可操作性,並為党的領導提供了更順暢的實現機制。另一方面,具有國家強制力的法,也對任何政黨和社會組織的活動具有一定的制約作用,任何政黨和社会組織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内活動,黨的領導只有纳入法治的軌道才能避免陷入“人治”的泥潭。建立和完善社會主义政治文明,這或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畢竟我們已經在路上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世界歷史視線下政治文明發展》其它版本

當代中國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