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尋根文學”的文化選擇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當代中國論文
論文作者: 王蘭 尤俊紅
上傳時間:2012/11/28 9:03:00

摘要尋根作家們最大和最终的追求是對文化的开掘,但是由於各自文化背景下不同的審美理想,使他們在“尋根”過 程中表現出對中国傳統文化的不同理解,因此在理論文本和具體創作實踐中,呈現出了相當復雜的多樣性.
  關鍵詞:尋根文學 儒家文化 道家文化 民間地域文化 文化痼疾
新時期文藝創作的主潮是回到人本主義。“伤痕文學” “反思文學”、“改革文學”都是围繞政治軸心進行的。“尋根文 學”的出现使文學從對社會政治的關註轉向對深層的文化心 理結構的發現,是“新時期文學”“向內轉”的一個重要標誌.
  尋根作家們對於“寻根”的主張和緣由的闡釋大體相似:中國 文学應該建立在廣泛而深厚的“文化開掘”之中,開掘這塊古 老土地的“文化巖層”,才能與“世界文學”對話。韩少功提出 “文學有根,文學之根應深植於民族傳統文化的土壤裏,根不 深,葉则難茂。”鄭萬隆認為,“我們的根就是東方,東方有東 方的文化”,他宣布,要“不斷開鑿自己腳下的‘文化巖層’”.
  阿城則肯定地说,“文化制約著人類”,要使我們的文學能與世 界“對話”,“對中國文化的重新認識應該是重要的一部分。” 然而,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同時又積澱深厚,因 襲沈重。“尋根”文学在執著追尋這一傳統文化時,由於作家 不同的獨特感受和各自文化背景下不同的審美理想,使他們在 “尋根”過程中表現出對“根”(中国傳統文化)的不同理解。如 何全面把握民族傳統文化,即文學應該尋什麽样的根,尋根作 家們在理論文本中陷入了分歧,這種分歧又以對傳統文化制裁 把握的遊移和偏執為前提的。他們對文學之“根”认識的差異 性反映在具體創作實踐中,便呈現出了相當復雜的多樣性.
  一、積極入世的儒家文化 作為“文化”尋根,盡管大多數尋根作家更多關註的是邊 緣的、異端的和非規範的文化傳統和價值,但他們仍不能避免 对傳統文化中心的儒家文化的承傳。傳統儒家文化是一種積 極進取的文化,它的思想理論具有很強的实踐性,充滿著濃厚 的现實功利性。儒家的觀念强調的是“人定勝天”的主觀努 力,強調一種積極的入世精神。《周易·乾卦·象言》说“天行 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尋根作家筆下的諸多人物顯然繼承了 傳統文化中積健為雄的精神,同時又追求著天地情怀,把自強 不息的精神與厚德載物的寬容大度聯系在一起。他們在對待 天地自然的態度上強调主體的能動性,強調人在現實生活中 應當積極有為,順應天的“生生之德”,擔當起人的使命.
  《老井》中的老井村人世世代代在自古水貴如油的旱山上 苦苦掙紮,矢誌不移,他們對打井的執着,隱忍以及所受的苦 難、犧牲,讓我們明顯感到一股沸騰的不屈血液在奔湧,他們 祖祖輩輩尋找水源的毅力,不僅體現了老井人的韌性,更是體 現了老井人对人生的積極。支撐老井人世代賡續不斷的正是 傳統儒家文化中剛健不息的韌性以及追求天人相洽的執著 《樹王》中,盡管作者著力贊揚的是肖疙瘩對大自然的護衛,但 同時也通過李立駁斥肖疙瘩說,人開出了田,“养活自己”,人 煉出了铁,“造成工具,改造自然”,強調了人在社會中的主導 地位和在宇宙自然中的主體地位;《遠村》以酣暢淋漓的筆勢 借助太行山區裏狼狐多,石頭多的窮山溝,極力渲染了楊萬 牛、葉葉的苦難的感情故事,深刻表現了楊萬牛、葉葉、楊番成 等人在苦難中對生活的執著與堅定以及對未来生活的向往與 追求;《古船》在相當篇幅上呈現了趙、隋、李三大家族之间無 盡的角逐、復仇以及血腥甚至窪貍鎮的血留成河,但隋抱樸對 生活与生命之理的追尋,卻無不显示了積極的生活態度.
  二、恬淡超脫的道家文化 作為非规範文化的老莊文化,一直有著比儒家更深遠廣闊 的活動力,在民間渊遠流長。它博大的精神自由,它顺其自然 無為自得的人生要求最真切地契合了大山野林間貧苦人民的生存心態。在一定程度上,道的精神成为了一種強大的生命意 識,哺育了一代代華夏子民。道學精神的突出特征是追求精神 自由,老子提出“虛靜”的觀念,“虛静”蘊涵著心靈保持凝聚含 藏的狀态。老子懇切地呼籲人们重視自己內在生命的積蓄.
  張煒的《古船》裏,主人公手拿着兩本書,一本《共產黨宣 言》,一本屈原的《天問》。在治國興邦的政治倫理背後,人類 總是不自由主地釋懷被遮蔽的自我,以強勁的自由之心呼喚 著對生命對宇宙的沈思默想。孔捷生的《大莽林》、鄧剛的《迷 人的海》等小說,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中,張揚了傳統道家文 化中順應自然、任其自然、自然無為的天人觀。阿城的作品無 論是《棋王》,还是《樹王》都透露著天人合一、知足常樂的道家 意蘊。王一生、肖疙瘩、樹桩李二和“我”以及愛寫字的老李等 都應和了老子的呼聲,他們在生活的重壓下面,無不表現得淡 泊无為,曠達超脫。王一生對“棋”的態度,其實正是他对人生 的態度。他以棋來排遣人生痛苦,追求心靈的清凈和精神的 自由。這樣就達到了對喧囂塵世的超越、對人生苦悶的超越, 體現著老莊“無為而无不為”的哲學思想。中國象棋的楚河漢 界裏凝結著中國道家文化的精神,讓王一生在紛亂狂躁的年 代裏去尋求老莊的風范,體現了作者對傳統道家文化的向往.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民間地域文化 大多數作家在尋根時,把目光聚焦在民间,在那些不規範 的“俚語,野史,傳說,笑料,民歌,神怪故事,習慣風俗,性愛方 式等”文化層次上,以不規範來突破規範,從而進入民族繁 衍、生生不息的巨大精神內力的真實。李杭育認為,“我們民 族文化之精華,更多地保留在中原規範之外。……規範之外 的,才是我们需要的‘根’,因為它们分布在廣闊的大地,深植 於民間的沃土。”寻根作家們試圖立足於土生土养的家園,從 中挖掘出一個地區、一个民族古老而深邃的文化积澱,從而實 现尋根與現實和世界的對話.
  賈平凹長期浸潤于秦漢古老文化之中,深深地体會到它的 厚重、樸實、渾放的風格,他將其視為一種對自我和社會都有意 義的民族精神。他敘寫商州的歷史、地理、民俗,展示了猶如“桃 花源”般的恬静清幽的田園風光,以及與這塊土地緊緊相連的 強悍淳樸的男性,善良而柔美的女子;韓少功的小說,渲染了炫 麗、奇譎的湘西风情,他的代表作《爸爸爸》以寓言和象征等藝 術手段,重新復活了楚文化中光怪陸離、神秘瑰麗的神話系统; 李杭育的葛川江系列,挖掘了吳越文化中生命的強力和自由自 在的精神,探索著人生價值意义的支點;烏熱爾圖寫下了東北 密林中鄂溫克人的野性魅力;鄭萬隆在黑龍江大山折皱裏,關 注著獵人和淘金者怎樣在“創造物質的同時也創造了自己”;此 外,山東半島上的張煒、矯健,雲南的阿城,山西的鄭義等也都 在各自的領地孜孜不倦地開墾著腳下厚積的“文化巖層”.
  四、對文化痼疾的批判 值得註意的是,盡管尋根文學在美學意蘊、人格塑造等方面 也都体現了傳統文明的精華,然而,實際上,許多尋根作家在尋 根的過程中,更多的只看到了傳統文化中的糟粕因素,作品中對 傳统民族文化長久積澱下的沈重的負面因素的暴露與批判以及 對“理想”的潰败與失落的書寫卻成為了尋根文學的真正主流.
  這部分作品側重於審視、批判民族文化中的痼疾和劣根 性,對那種长期形成的愚昧、封閉、保守的惡習進行揭露。如 《遠村》中萬牛的不争不怒,逆來順受;《老井》中孙萬水對巧 英、旺泉愛情的暴力遏止,亮公子的鄙俗和落後野蠻等等,無不浸透著民族深重的苦難和 不可救藥的癡妄;再比如韓少功筆下的《爸爸爸》、《女女女》、 《歸去來》等作品更是只看到了民族文化的缺漏.
  《爸爸爸》中的“雞頭寨”,蠻荒、混沌與愚昧,幾乎保留了 原始野蠻时代的一切。這裏的人們迷信禁忌,祖先崇拜,沒有 人性觀念,打冤家,大迁移。丙崽是一個體形和智力永遠保持 童稚狀態,獸性遠遠多於人性的退化返祖的形象,是民族傳統 文化一切劣“根”的結合體,並且他还有超強的生命力,“服毒 而不死”。丙崽其實是一個象征,象征民族性格的封閉保守、 盲目因袭傳統,自我生存的不自覺。他的超強生命力則象征 了要清除传統中的劣“根”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王安憶的 《小鲍莊》對傳統文化和道德倫理也進行了審視。小鮑莊人自 古堅奉“仁義”传統,他們純樸善良,尊長爱幼,能夠相互幫助, 舍己救人,閃耀着人道主義的光芒。但也因為“仁義”,他們的 思想、精神被禁錮,人性受到壓抑。文化子和小翠的純真愛情 不敢公開;二嬸和拾來的結合遭到人們的白眼和反對。日常 生活中,小鲍莊人都是謹小慎微,清心寡欲,壓抑個性,以至於 在“仁義”的作用下,整個小鮑莊成了民族文化心理結構的超 級穩定體,處於其中的小鮑莊人,幾乎沒有辦法撼動它。作品 一方面肯定了傳統文化中的正面因素,又否定了這一因素中 的負面影响,這正是王安憶在民間、地域文化中發掘出的傳统 文化之“根”的痼疾.
  雖然這些寻根作家是續接起了“五四”文化批判的傳統, 揭出了“病苦”,以期引起“療救”的註意,但至於如何“療救”, 他們卻依然是一片茫然,他們並不能也無力解答历史文化遺 留給他們的問題.
  五、結語 尋根作家們基於對中國傳统文化的不同認識和理解,使得 他們的創作呈現出不同的審美形態和價值取向,從客觀上豐富 和充實了中國當代文學,在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繼承上無疑起了 一定的推動作用。但是其局限也是十分明顯的。大多數寻根 作家對“文化”概念的理解是“以偏概全”的,他們往往抓住某種 民俗、習慣便刻意進行渲染,而忽略了對“民族性”的真正解剖.
  他們在對民間的親近中仍保持著極強的主體精神,也就造成了 他們對文化之根的追尋中有著較多的幻想,因而很難說是已经 達到了對民间的真正認同。今天看來,“尋根”是一次失敗的尋 找,失敗的原因及其進一步加深的後果是相同的,那就是民族 傳統文化在文學中的失落。由於民族傳统文化的長期失落導 致的文學貧血狀況,激發了寻根者們在特定時期內探求文學之 根的意願與興趣,而正是基於同樣的原因,尋根者們對自身所 要尋找的目標並無透徹的了解與認知,認識的模糊直接導致了 尋找的偏向。除了知識系統的隔閡,顯然,經過“五四”新文化 洗禮的知識分子很難重新回到傳統文化的思想範疇。把“尋 根”文学思潮放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這個特定時段中看,它的 出現是必然的,失败(尋找目標的失落)亦是必然的.
  註釋:
韓少功.文学的根.作家,1985年第4期.
  鄭萬隆.我的根.上海文學,1985年第5期.
  阿城.文化制約著人類.文藝報,1985年7月6日.
  韓少功.文學的根.作家,1985年第4期.
  李杭育.理一理我們的“根”.作家,1985年第9期.
  

參考文獻


[1]陳思和.中國當代文學史教程(第二版).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 年版.
  [2]曹萬生.中國新文學論集.電子科技大学出版社,1993年8月版.
  [3]溫儒敏.中國現当代文學專題研究.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尋根文學”的文化選擇》其它版本

當代中國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