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時期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的價值辨析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倫理道德論文
論文作者: 徐龍生
上傳時間:2010/3/26 15:07:00

  摘要: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的內容主要包括據義求利的財富倫理、崇儉黜奢的消費倫理、以和為貴的和合倫理、誠信經商的經營倫理、崇奉許遜的信仰倫理。在探討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現代價值時,應結合我國市場經濟的實際,不僅要看到江西商人商業倫理與現代市場經濟的相合之處,也要看到其與現代市場經濟的相異之面。考察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的價值在於:能為人們樹立健康新型的財富觀念、促進市場經濟的和諧發展、倡導勤儉節約的社會風氣、建設現代市場的經營倫理等提供歷史的借鑒。
  關鍵詞: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價值
  
  明清江西商人在經商活動中,逐步建立了一套旨在促成商務與倫理相結合、商業與傳統道德及江西區域文化相契合的商業倫理體系,其內容主要包括據義求利的財富倫理、崇儉黜奢的消費倫理、以和為貴的和合倫理、誠信經商的經營倫理、崇奉許遜的信仰倫理。使得明清江西商人成為當時著名的地方商幫之一,與徽商、晉商、隴西商等商幫一道,逐鹿於我國商界,活躍於大江南北,這不能不說是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作用下的奇跡。同時,也為後人提供了某些值得借鑒和汲取的歷史價值。
  
  一、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價值的考量
  
  當前,我國要想順利發展市場經濟,在日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占據優勢,除了要勇於學習世界各國的優秀文化和先進的管理,更要善於利用我國的傳統倫理文化。在考察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價值時,人們不僅要看到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與現代市場經濟相合之處,也要看到其與現代市場經濟相異的一面。
  
  (一)明清江西商人倫理精神與市場經濟的相合
  明清江西商人的商業倫理的一些規範和精神,與現代市場經濟是相合的,經過改造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融入現代市場經濟之中,並成為一種現實的力量,能對經濟發展發生作用。這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在明清江西商人的財富倫理中,就很註意引導人們在商業活動中正確求利,謀利而不失義。這種觀念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要求大體上是一致的,因為“任何時候,‘義’和‘利’作為個人生存、國家興盛、社會發展之‘第一要義’。其統一則興,分割則衰;協調則昌,對立則亡。”人們知道市場經濟是一個以創造財富為導向的經濟,它是最崇尚財富的一種經濟形態。因此發展市場經濟,首要的應對財富有正確的認識,這主要包括財富獲得與創造的方式、財富怎樣消費、怎樣看待有財富的人。而以怎樣的方式獲得和創造財富涉及到財富來源的正當性,涉及到與他人利益的分配關系。義利統一是社會主義本質的價值表達,義利統一和義利並重論是社會主義本質論在倫理價值觀上的導向,因此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提倡和尊重個人通過誠實勞動、合法經營而獲得的個人財富。
  第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和諧發展的經濟,明清江西商人所持有的和合倫理精神,與建設市場經濟條件下和商文化的要求是相合的。和合為貴的倫理精神在商業經營中的作用在於,一方面能化解人際間的緊張與沖突,有利於商業經營網絡的穩定;另一方面,能在經營網絡的各成員間通過彼此的理解和溝通,增強良好的合作意識。和商文化的目標就是要緩解和減少沖突,改善人際關系,增強商業企業內部的凝聚力,端正行業之風,形成公平競爭,最終達到提高經營效益、促進社會經濟發展的目的。
  第三,明清江西商人在經商倫理中對以誠為本、誠信經商的推崇,既是古今中外商業活動的金科玉律,也是當今發展社會主義商業的經商之本、從商之道。市場經濟已經進入誠信時代,誠信已成為市場經濟的基本條件和必備的道德理念。在市場經濟條件下運行的企業,誠信則是企業生存發展的最高原則。企業實行誠信經營,雖然它不像物質產品那樣給企業帶來直接的市場和利潤,但它是企業的一種資源,是企業經濟發展的一種無形推動力。誠信經營可以使企業在消費者心目中建立起一種良好的口碑,企業的無形資產得到了積累和升華,其能量在未來的市場經營中就會逐漸釋放,支持著企業持續發展的後勁。因此,企業的信譽作為一種無形資產,與企業技術創新等硬件方面的優勢一起造就企業強大的市場競爭力。
  
  (二)商業倫理精神與市場經濟的相異
  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形成和發展所處的時代,雖然商品經濟得到一定的發展,但就整體而言,自然經濟依然處於主導地位,並且受著封建宗法等級制度的嚴重束縛。真正意義上的市場經濟,是屬於現代社會的,現代市場經濟是以科學技術的發展、生產水平的提高和高度發達的商品經濟為基礎的。因此,在某些方面必然存在著差異,主要表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第一,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中的講德性與現代市場經濟重法治的要求不適宜。比如,明清江西商人習慣於以道德、仁義服人,而不願因經濟利益的糾紛而訴諸法庭、對簿公堂,使得一些商人不願意通過法律去爭取自身的利益,輕視形式化的法律制度。據同治《新城縣誌》記載,新城商人鄧兆齡“嘗置產,某紳居間,為所紿,空費千金。或勸之訟,辭日:‘吾但破鈔而已,訟即累某紳名也”’。同邑塗肇新晚年家居,不輕易出,“嘗付巨金與夥某往吳營販。某蕩其資,買二妾回。或嗾肇新械某送官。新笑日:‘彼雖不義,但取我之財,而致彼敗名喪命,何忍乎?’竟置不理”。他們不是運用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權益,而是一味的寬容,反倒認為破財可消災。但現代市場經濟作為一種等價交換經濟,也是一種法治經濟,要求以法律制度來維護自身的權益。由此可見,江西商人的重德輕法思想是不能適應現代市場經濟發展的。又如對許遜的崇奉,由於在中國沒有固定和統一的宗教,江西商人在其經營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選擇了本土神,作為外出經商的一種精神支柱。對許遜的崇拜,也確實給江西商人的經營活動,賦予了一種無形的但卻實實在在存在的力量,影響了江西商人對德性的追求。它雖然可以使人產生一種神的他律,並由神的他律走向一種自律,但卻因過分強調德的作用而容易忽視法的規範。因此,在現代社會下,這種形式的信仰,顯然與現代法治經濟是不適宜的。
  第二,明清江西商人營田謀產的投資觀念與市場經濟資本理念的分歧比較明顯。根據現有研究,明清江西商人投資方向依次為生活性投資、社會性投資和生產性投資。雖然有部分商業利潤轉移於生產,但排在第一位的是生活性投資。生活性投資,主要是指置辦田產、房屋,以及贍養家人、接濟族人等,滿足家庭最低水準的生活需求,包括養父母、理喪葬、撫孤幼及兄弟姐妹的婚嫁等耗費。再有贏余,則被進一步切割,通常的做法是“均其財產,秋毫無私”。商業資本就這樣不斷被消耗、被分割。“以末致富,用本守之”從來就是傳統的治家格言,也是商人們的信條。有些資本雄厚的江西商人,投資土地的積極性很高。在光緒《清江香田聶氏重修族譜·大飲賓之賓伯父老大人傳》中記載,清江聶如高在“置田籌”、“創棟宇”上從來就不吝嗇。再如玉山的吳士發、瑞昌的蔡錫疇、清江的楊福園和聶君文等,經營致富後無不競相營田謀產,為子孫久遠計,表現了其所具有的資本理念的落後性。而這與現代市場經濟是格格不入的。現代市場經濟要求企業經營者必須進行資本的不斷積累,把更多的資本投入到企業再生產之中,從而促使企業生產規模的不斷擴大,取得規模效益,提升企業的整體競爭力。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第三,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中的某些精神傾向與現代市場經濟的要求不一致。如“知足常樂”的保守傾向,江西商人經營一向穩妥謹慎,很多是由小買賣而至大開張。不少商人在稍致贏余、略有成功之後,往往不思進取,不願再冒風險去拓展經營行業和範圍。同治《南昌府誌·同朝孝友》中記述說:南昌劉善萃嘗賈漢口,“家計饒裕”後,“不復出門”。同治《撫州府誌·孝友》中也說:金溪徐延輝十七歲赴滇經商,積貲“稍裕,遂絕意遠賈”。在民國《新纂雲南通誌·寓賢》裏記載了撫州人趙雪濤“賈滇黔,多技能”,但其習慣則是“計所謀足一日之費,即閉門賦詩書”,不假外慕。”在本地經商的商人也有這種傾向,如同治《饒州府誌·孝友》就載有鄱陽的吳士孔“治產不求盈余”。由此不難看出,自給自足的小農意識在江西商人頭腦中是何等的根深蒂固。而現代市場經濟作為一種外向型經濟,它要求人們要不斷發揮個人的主動性、自主性,積極進取,開拓創新,追求卓越,否則,將一事無成。保守的傾向,限制了人們積極進取,從而也阻礙現代市場經濟的發展。
  
  二、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的借鑒利用
  
  由上述分析,可以看到,江西商人的商業倫理與現代市場經濟要求之間,既有相合之處,又確實存在著比較明顯的差異,他們的資本理念、思想保守、法治淡薄等,這些都會對現代市場經濟的發展產生直接或間接的消極影響。因此,在發展現代市場經濟的過程中,在借鑒的同時,要註意消除和克服其負面影響,從而促使現代市場經濟的順利運行。
  
  (一)建構健康新型的財富觀念
  財富的真正價值在於財富品質,它既與財富本身有關,也與財富創造者的個人品質有關。馬克思曾說“財富的本質就在於財富的主體的存在。”時下社會上的“仇富”心理,引發了人們對於財富倫理的深刻思考。而建設一種尊重財富、保障財富、善待財富的健康的新型財富倫理,能夠起到搭建平民與富人溝通平臺的作用,緩解由於貧富分化所導致的階層矛盾,促進不同階層之間的學習交流,形成先富帶後富,最後實現共同富裕的目的。建構健康的新型財富倫理,也是我國完善市場經濟體制的必然要求,將使我國從註重財富數量的積累轉向註重財富的品質,從對財富的非理性價值取向轉向理性價值取向。顯然,明清江西商人“據義求利”的財富倫理取向,對於人們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正確地去求利,有著重要借鑒的意義。它促使人們在經濟活動中要把利和義結合起來,大膽求利,但又必須做到謀利而不失義,循義而生利,努力建構符合現代市場經濟要求的、具有時代特色的社會主義新型財富觀念。
  
  (二)促進市場經濟的和諧發展
  市場經濟是以競爭為根本機制的。市場競爭一方面憑借平等競爭的杠桿來繁榮企業和市場,創造日益豐富的產品來滿足人們的需要,另一方面在市場經濟基礎上培育起來的自主意識、效率意識、開拓進取精神等,都為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提供了強大的推動力量。競爭又是一把雙刃劍,它既是市場發展的動力,也會帶來對經濟運行乃至整個社會生活的某些負面效應,特別是對利益的過分追求也極易造成社會成員間的矛盾和沖突,人際關系緊張,社會關系不和諧,影響到經濟的正常發展。因此,市場經濟不僅需要競爭,更應該註重社會發展的和諧。明清江西商人在追求財利求發展的同時,已能意識到和合之道是生財之道。這種觀點,為我國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和諧發展提供了某些值得借鑒的啟示。當然,人們也不能過分的去強調“和合為貴”的理念,如果強調的過分,只是註重和合而淡化了競爭,那樣的話,也是不利於市場經濟的優化發展的。
  
  (三)倡導勤儉節約的社會風氣
  馬克思·韋伯總結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取得成功的原因時,他認為:新教倫理中忘我的工作以積累財富,節儉與清教徒式的生活,是資本主義的最大推動力。經商不富讓人坐臥不安,但經商發了財,有了錢,怎樣去支配這些錢財,對有些商人來說仍是個考驗或難題。在現實生活中,有些人經不起富而有錢的考驗,或者自私自利,或驕奢淫逸、揮金如土、生活靡爛,還有相當一部分人把節儉拋諸腦後,攀比之風盛行,浪費現象嚴重,造成了資源的浪費,風氣的敗壞。借鑒明清江西商人倡導的崇儉黜奢消費倫理,應該說是有利於培養勤儉節約的社會主義良好風氣的。
  
  (四)建設現代市場的經營倫理
  企業經營倫理的建設具有多面性,其中最為重要的是企業誠信建設。這對於塑造企業良好的社會形象,獲得顧客的理解、認可、合作和支持,促進商品的銷售,關系極為密切。明清江西商人“誠信為本”的經營倫理與市場經濟條件下商業企業“誠信待客”、“信譽至上”的倫理要求是一致的。講求信用,註重信譽,是市場經濟對商業企業經營行為的一個基本要求,是企業營銷的重要倫理原則。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特別是企業,要想獲得更大的利益和更長遠的利益,要想獲得更持久的利益,靠欺詐牟利顯然是不行的。只有講求誠實守信的倫理規範、言行一致的行動、客觀公正的態度,才能樹立良好的企業信譽和產品信譽,從而為企業帶來長期而穩定的利潤。印尼華裔商業巨子李文正非常強調信用對於一個企業具有頭等重要的意義,認為“銀行家要出售的不是金錢,而是信用。”顯然,在現代市場經濟的條件下,對江西商人“誠信為本”的經營倫理的提升與弘揚,就是要培養和形成商業企業的信用意識,並使商業企業基於功利目的的信譽意識得到升華,成為一種更加自覺的主體倫理精神,進而使企業信用更加穩定和持久,更有效地促進商品的銷售。
  
  三、結語
  
  在現代市場經濟條件下,如何對待傳統的商業倫理,當前已成為一個十分重要的課題。楊清榮先生曾指出:“心安理得地讓傳統成為‘遊魂’,是犬儒主義心態;機械地認為傳統已失去存在的條件和土壤,要求徹底拋棄傳統,是割斷歷史的表現;消極對待傳統的現代轉型,讓傳統自生自滅,是對傳統不負責任的做法;而將傳統全然視為珍寶而敝帚自珍,則是戕害傳統。”因此,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一方面要立足於現代社會,承繼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中的精華,為現代商業倫理體系的構建提供更多的理論依據;另一方面,註意揚棄,賦予其以現代意義,並進一步轉化為現代市場經濟所需的倫理精神。
  總之,隨著時代的前進,明清江西商人在特定意義上講已成為一種歷史。但是,他們的商業倫理則不應成為過去,也不應成為歷史。在當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人們有必要在批判的基礎上繼承,在繼承的基礎上創新,借鑒利用其合理成分,建構起適應現代社會的商業倫理體系,從而推動經濟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和國家的繁榮與富強。
  
  

參考文獻


  [1] 余龍生,淺析明清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的基本內容[J],江蘇商論,2008(3):174—176
  [2] 鄭雅君,義利矛盾問題的理論指正[J],毛澤東鄧小平理論研究,1995(4):42-46
  [3]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115
  [4] 武經偉,經濟人、道德人、全面發展的社會人[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265
  [5] 郭偉峰,當代港臺經濟強人傳[M],香港:香港亞洲出版社,1986:176
  [6] 楊清榮,儒家傳統倫理的現代價值[M],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2003:326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明清時期江西商人商業倫理精神的價值辨析》其它版本

倫理道德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