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搜索”的倫理問題及原則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倫理道德論文
論文作者: 李曉紅
上傳時間:2011/3/8 14:46:00

  摘要:2001年發生在貓撲網上的“微軟陳自瑤事件”,通常被認為是“人肉搜索”的產生。該現象產生以來一直飽受爭議,也出現許多社會倫理問題。文章從“人肉搜索”的現象分析開始,通過探討人肉搜索的涵義及其基本特征,人肉搜索的具體類型進行歸納與分析,提出目前“人肉搜索”所產生的倫理問題,並結合具體問題探討“人肉搜索”應當遵守的倫理原則。
  關鍵詞:人肉搜索 倫理原則 公序良俗原則。
  從2001年誕生至今,“人肉搜索”這一網絡行為一直飽受爭議。“人肉搜索”作為一種新興的網絡現象,它在現實社會與網絡中所產生的影響不可忽視,它伸張過正義,為弱勢群體帶來維護其合法權益的希望,在網絡社會中給弱勢群體開辟了一條新的救濟途徑,同時它也侵犯過他人的隱私和名譽,給他人的現實生活帶來了巨大的困擾。
  一、“人肉搜索”的涵義及其類型。
  2001年,有網民在貓撲網上貼出一張美女照片,並聲稱該女子是自己的女朋友。可是,立即就有明眼人指出,此照片女主人的真實身份是微軟公司的女代言人陳自瑤,並貼出了她的大部分個人資料。自此,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肉搜索”誕生了。“人肉搜索”這個原本默默無聞的名詞,通過“虐貓事件”、“銅須門事件”、“張殊凡事件”,以及在08年轟動一時的“猥瑣門”等一連串的事件,逐漸被人了解並引起社會多方的關註。
  (一)“人肉搜索”的涵義與特征。
  所謂“人肉搜索”,就是把現實社會中搜尋信息的傳統方式與現代網絡搜索技術相結合,按照“提問———搜索———答案”的過程進行的信息搜尋活動。具體說來,其過程是搜索發起者在網絡上提出需要搜索的事項(問題),搜索參與者在網絡和現實社會中尋找相關信息,並將其搜尋到的信息上傳,彼此共享信息,最終匯總成為搜索發起者所需要了解的信息(問題答案)。可見,“人肉搜索”是把現實社會中的“人找人”式的傳統信息搜索方式和當前的網絡搜索技術相結合的產物,其既具備人找人方式的信息準確性強的優點,又吸收了網絡搜索範圍大、信息更新迅速的特點。正是由於“人肉搜索”不僅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發現事件的真相,還可以在網絡上獲取到用傳統網絡搜索無法觸及到的領域中的信息。海外媒體對“人肉搜索”的直接描述是一個新造的短語“中國特色的網上追捕”。從其定義中,可以看出“人肉搜索”具備以下特征:
  1.參與主體具有廣泛性。
  “人肉搜索”通過互聯網作為平臺,將傳統的現實生活中的人找人方式發展到網民廣泛參與的找人方式,使其參與主體的範圍擴大,幫助搜索的主體不再僅僅局限在現實生活中的家人或朋友,而是通過互聯網可以擴展到世界的各個角落,無論在哪個國家或地區,無論說何種語言,都可以通過互聯網參與到人肉搜索當中,成為“人肉搜索”的主體。由於網民來自五湖四海,不同階層和知識背景的廣大網民共同搜索答疑,使得問題被解答的幾率大大增加。
  2.信息匯集速度快。
  “人肉搜索”集合了網民的力量,搜索的信息內容既廣泛又具有針對性,針對具體事件或某一方面信息發起的搜索,往往在很短時間內得到有效的回復信息。在著名的“女子虐貓”事件中,僅以6天時間,虐貓視頻中的3個嫌疑人就被鎖定,隨後當事人的相關信息被陸續公布。信息內容收集之全面性和更新速度之快都體現“人肉搜索”的極大威力。
  3.信息傳播渠道便捷。
  據《第2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止2009年底,中國網民規模達到3·84億人,較2008年增長28·9%,在總人口中的比重從22·6%提升到28·9%,互聯網普及率在穩步上升。而寬帶網民規模則達到了3·46億,占整體網民的90·1%,年增長7598萬用戶。中國手機網民呈現迅速增長態勢。截至2009年12月底,手機網民規模2·33億,占網民總體的60·8%。[1]隨著網絡平臺的發展,網絡和搜索引擎的廣泛應用,使“人肉搜索”的傳播渠道體現出極大的便捷、迅速且高效。
  4.社會效果正負兩面性。
  “人肉搜索”過程使個人信息公開化、透明化,顛覆了網絡的匿名性特點。一方面使社會不規範現象公諸於眾,能夠喚起社會普遍譴責,將違反者置於強大的社會壓力之下,從而起到強制社會規範的作用。另一方面,當事人的個人信息在網絡世界被最大化公開,其隱私權和生活遭受極大的侵害,這就使“人肉搜索”背上了侵害個人權利的罪名。
  (二)“人肉搜索”現象的類型。
  到目前為止,雖然發生的“人肉搜索”事件眾多,但如果從事件的動機與結果兩方面來考慮,可以把“人肉搜索”分為以下幾種類型:
  1.動機正義結果正義型。
  這種類型是網民針對社會或網絡中發生的不道德甚至極端不道德(違法犯罪)現象,通過發起“人肉搜索”的方式獲得更多具有相同正義感的網民們的支持,共同搜集該現象的相關證據或信息,最終起到打擊和遏制不道德和違法犯罪現象的產生。這種“人肉搜索”的類型充分體現了“人肉搜索”在維護社會公德和進行民主監督中的優勢,對於保護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並幫助其尋求司法救濟具有重大的意義,同時也是打擊腐敗的有效工具。“虐貓事件”、“華南虎事件”、“天價理發事件”和“猥瑣門”等“人肉搜索”事件都是該類型的典型。從理學理論角度來看,應該說這種類型不存在社會倫理問題。
  2.動機正義結果非正義型。
  這一類型的“人肉搜索”產生的初衷是為了打擊和遏制被搜索者在社會或網絡中的不道德甚至違法犯罪行為,但是由於參與搜索的網民在搜索過程中甚至在現實社會中轉變成為“網絡暴民”,對於搜索對象及其家人的合法權益造成了侵害,從而使其搜索的結果異化。不可否認,該種類型的“人肉搜索”從動機上講是正義的,是為了維護現實社會和網絡世界的道德準則,譴責和打擊那些不道德甚至違法犯罪的醜惡現象,但是由於在搜索過程中參與主體異化為“網絡暴民”,使其搜索的結果異化無法實現最初的目的。該種類型的典型事例有“銅須門”、“錢軍打人事件”和“死亡日記事件”等。從效果論的角度來看,存在倫理問題。
  3.動機非正義結果非正義型。
  此類型的“人肉搜索”沒有前兩種類型的正義動機,往往是為了滿足一時的好奇心甚至為了不道德的目的,而發起的搜索,參與此種搜索的網民道德素質普遍偏低,較之前兩種類型的參與主體而言缺乏正義感和正確的是非判斷標準,所以搜索產生的結果自然是非正義甚至是不道德的。該類型“人肉搜索”的存在正是社會否定和批判人肉搜索現象的原因,也可以說,該類型體現了“人肉搜索”現象“魔鬼”的一面,“微軟陳自瑤事件”和“張殊凡事件”便是其中的典型。從義務論的角度來看,也存在倫理問題。
  4.動機非正義結果正義型。
  該類型的“人肉搜索”動機往往是搜索發起者為了滿足一己私利,甚至是為了達到自己的某種目的而發起的搜索行為。但該搜索行為的結果卻產生了揭露腐敗、維護社會正義的效果。在這種類型的“人肉搜索”行為中,搜索發起者利用“人肉搜索”這個利器,在其他搜索參與者的幫助下,吸引廣大的網民甚至媒體的關註,從而達到自身利益的實現,而這種利益往往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出乎搜索發起者意料的是,其搜索行為最終卻產生了實現社會正義的結果,南京的“天價煙事件”和廣西的“局長日記事件”便是其中的代表。該類型的“人肉搜索”盡管帶來了好的效果,但,由於其動機有其不可告人之處,因而,從義務論角度來說,也存在倫理問題。這種類型與前面類型相比要復雜些,首先是動機確定的問題,再次是效果有利的問題。
  二、“人肉搜索”引發的倫理問題。
  “人肉搜索”遊走在虛擬與現實之間,是一把雙刃劍。“人肉搜索”具有宏揚網絡正氣,彰顯網絡正義的一面。但是,由於缺乏有效的引導和監管,一盤散沙的網民,一旦聚沙成山,可能形成壓跨一切的力量,這股力量一旦失控和異化,將會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線,而陷入不正當行為的泥潭,給當事人帶來巨大的傷害。“人肉搜索”引發的倫理問題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1.侵害他人的隱私權。
  由於“人肉搜索”主體的廣泛性,無法控制每一個參與搜索的網民所發布的信息是否涉及被搜索者及其家人的隱私,所以“人肉搜索”的過程往往變成對被搜索者及其家人的隱私權侵犯的過程。目前,針對網絡的監管還處在起步階段,很多網絡中的不道德甚至違法行為都很難在制度與技術層面上得到有效地監管。而人們的獵奇心理無可避免地會在搜索的過程中觸及到他人的隱私,並將其隱私信息在網絡中散播。在“銅須門”事件中,參與搜索的網民竟然將被搜索者的真實姓名、就讀學校、甚至照片和視頻都在網絡中散布;而在“死亡日記事件”和“錢軍打人事件”中這種對於隱私權的侵犯更加嚴重,參與搜索的網民不但將被搜索者的個人信息公之於眾,而且還將其家人的信息在網絡上公開,對於其本人及家庭成員個人隱私造成了很大的損害和侵犯。
  2.侵犯他人名譽權。
  在結果非正義的兩種“人肉搜索”的類型中,被搜索者的名譽權也會在搜索的過程中受到侵害。眾所周知,公民或法人有保持並維護自己名譽的權利。人的名譽是指具有人格尊嚴的名聲,是人格的重要內容,受法律的保護。任何人對公民和法人的名譽不得損害。凡敗壞他人名譽,損害他人形象的行為,都是對名譽權的侵犯,行為人應負法律責任。所謂名譽權,是人們依法享有的對自己所獲得的客觀的社會評價排除他人侵害的權利。它為人們自尊、自愛的安全利益提供法律保障。《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101條規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譽權,公民的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禁止用侮辱、誹謗等方式損害公民、法人的名譽。”目前,由於網絡監管的不利,加之網民素質的參差不齊,在“人肉搜索”過程中,往往會出現參與搜索的網民對被搜索者的名譽進行侵犯,對其人格進行攻擊的現象,更有甚者會在現實生活中對被搜索者及其家人進行侮辱和謾罵。正是基於名譽權受損的緣故,“死亡日記事件”才會引發“人肉搜索第一案”的名譽侵權訴訟。
  3.幹涉他人生活方式選擇權。
  “人肉搜索”的影響不僅僅局限於虛擬的網絡空間中,而且會擴展到現實生活中。在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有對自己的生活方式的選擇權。在“死亡日記事件”中,作為被搜索者的王菲不僅在網絡中因“人肉搜索”而聲名狼藉,而且這種負面的影響延伸到了他的現實生活,對他的生活方式的選擇權造成嚴重幹涉。眾多的網民憑借從“人肉搜索”中所了解到的王菲的個人信息,在其住所附近向其所在小區的居民揭發王菲的不道德行為,並且對其進行當面的指責甚至人格攻擊,不僅如此,王菲的家人也受到了牽連而無法正常生活。這種負面的影響還擴大到了王菲的工作之中,王菲所在的公司也迫於網民的壓力將其辭退,更有甚者,沒有公司在這種背景下願意雇傭王菲。“人肉搜索”的負面影響,不僅使王菲的社會評價被大大貶低,無法正常的生活,而且讓其失去了工作,沒有了經濟來源。正因如此,走投無路的王菲才於2008年3月將大旗網、天涯網、北飛的候鳥三家網站告上法庭,這場被稱為“人肉搜索第一案”的民事訴訟引起了社會各界廣泛的關註。
  4.成為商業炒作和實現私利的工具。
  在“人肉搜索”的發展過程中,出現了一些組織或個人利用“人肉搜索”這個網絡平臺,讓其成為商業炒作和實現自己私欲的工具。這些組織或是個人往往利用人們對於“人肉搜索”的關註,在網絡或是現實社會中采取一些嘩眾取寵甚至極為不道德的行為,之後有目的的在網絡中發起“人肉搜索”,從而擴大其知名度,實現其經濟或其他利益的目的。最出名的事例就是“虐貓事件”和“網絡紅人‘蘭董’”等。其中“虐貓事件”的主角是為了成為網絡中的所謂“紅人”,擴大自己的知名度,才做出那種極為殘忍的虐待動物的行為。如果說“虐貓事件”是個人行為的話,那麽“網絡紅人‘蘭董’”事件便是有組織精心策劃的一起商業炒作,其通過一個虛構出來的70後的“蘭董”在網絡上對於80後和90後的青年人進行惡意的詆毀,在網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雖然這些事例只是一少部分組織或個人的行為,但是其凸顯了目前我國對於網絡監管,以及網民和組織的道德自律的缺失,在網路和現實生活中產生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人肉搜索”應遵循的倫理原則。
  比徹姆(Beauchamp)和查爾瑞斯(Childress)在其著作中提出了自主原則、不傷害原則、有利原則和公正原則等四項原則,上述原則不僅適應於生物醫學倫理學,而且在網絡倫理學中亦可使用。我國學者嚴耕、陸俊和孫偉平在《網絡倫理》一書中提出了用全民原則、兼容原則、互惠原則和自由原則等四項原則作為網絡倫理的基本原則。而其他的學者在此基礎上還提出了尊重原則、知情同意原則等。筆者認為:網絡倫理的基本原則應當立足於網絡社會的實際情況,依照其內在的邏輯加以構建。而作為網絡社會的新生事物的“人肉搜索”,同樣需要符合其實質的網絡倫理原則加以規範和調整。
  1.無害原則。
  無害原則,亦稱為不傷害原則,理查德·斯皮內洛在其著作《鐵籠,還是烏托邦》中指出:“不傷害原則可以最好地概括為一個道德禁令:‘首先,不要傷害’。根據這一核心原則,人們應當盡可能地避免給他人造成不必要的傷害或損傷。這個不得傷害他人的消極禁令有時稱為‘道德底線’。”[3]美國計算機倫理協會制定的十條戒律的第一條便是“你不應該用計算機去傷害別人”;在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大學網絡聲明六種類型的不道德網絡行為中,幾乎每一種類型的不道德網絡行為都與無害原則相關。由此可見,即使是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所選擇的不相同的道德準則,首先應當包括無害原則,這是一條道德禁令,是鐵律,更是道德底線。
  無害原則認為,無論動機如何,行為的結果是否有害,應該成為判別道德與不道德的基本準則。倫理的基本理論之一功利論認為:正當的行為增進總體的“善”,總體的“善”可以用“效用”來描述,效用原則是道德的基礎,是“善”與“惡”終極評判的標準。網絡行為不應當對其他網絡主體造成傷害,結果的傷害就是不道德。對於“人肉搜索”行為而言,參與搜索的主體在進行搜索的過程中不應當傷害到被搜索者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和合法利益,否則,該“人肉搜索”行為即為不道德的。
  2.知情同意原則。
  “同意”是某人對某事自願表示出意見一致的意思。要使同意有意義,前提必須是某人對某事“知情”,即他知道即將發生的事件的準確信息並了解後果。知情同意原則在評價與信息隱私相關的問題時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如果要使個人隱私得到保護,那麽為了某一目的而采集的信息,在沒有得到信息主體知情同意之前,就不能用作其他目的。只有在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的知情權得到充分地保障以後,其根據所獲得的信息和自身的具體情況,進行自主選擇與決定所做出的同意,才是符合其自主意願的。對於“人肉搜索”而言,只有在給予被搜索者充分地知情權的保障之後,經過被搜索者的同意,才可以對涉及其隱私、名譽等敏感事項進行搜索,當然,這種同意原則上應當是明示的,至於默示是否可以成為同意應視具體情況而定。保障被搜索者的知情權,是該原則的基礎,只有在此基礎上由被搜索者所做出的判斷,才可能是符合其自身利益的決定。相反,沒有尊重被搜索者的知情權的“人肉搜索”,無論出於何種動機,都是違反知情同意原則的,應當視為不道德的行為。
  3.互惠原則。
  網絡道德的互惠原則表明,任何一個網絡用戶必須認識到,他(她)既是網絡信息和網絡服務的使用者和享受者,也是網絡信息的生產者和提供者,網民們享有網絡社會交往的一切權利時,也應承擔網絡社會對其成員所要求的責任。信息交流和網絡服務是雙向的,網絡主體間的關系是交互式的,用戶如果從網絡和其他網絡用戶得到什麽利益和便利,也應同時給予網絡和對方什麽利益和便利。
  互惠原則集中體現了網絡行為主體道德權利和義務的統一。從倫理學上講,道德義務是“一定的社會歷史條件下,個人應該對社會、對他人履行的道德責任。”[4]作為網絡社會的成員,他必須承擔社會賦予他的責任,他有義務為網絡提供有價值的信息,有義務通過網絡幫助別人,也有義務遵守網絡的各種規範以推動網絡社會的穩定有序的運行。這裏,可以是人們對網絡義務自覺意識到的自覺執行,也可以是意識不到而規範“要求”這麽做,但無論怎樣,義務總是存在的。當然,履行網絡道德義務並不排斥行為主體享有各種網絡權利,美國學者指出,“權利是對某種可達到的條件的要求,這種條件是個人及其社會為更好地生活所必需的。如果某種東西是生活中得好可得到且必不可少的因素,那麽得到它就是一個人的權利。無論什麽東西,只要它生活得好是必須的、有價值的,都可以被看作一種權利。如果它不太容易得到,那麽,社會就應該使其成為可得到的。”[5]。
  4.公序良俗原則。
  公序良俗,就是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的簡稱。所謂公序良俗原則就是指網絡的行為主體應當遵守其所在社會的公共秩序,並符合當前歷史條件下的社會善良風俗,不得違反國家的公共秩序和社會的一般道德。網絡社會的發展日新月異,作為規範“人肉搜索”的網絡行為的三條基本原則———無害原則、知情同意原則與互惠原則,很難全面地規範與調整全部的網絡行為,那麽“公序良俗”原則便是對於網絡倫理上述三個基本原則的有力補充。該原則是針對在網絡中出現的那種極少數的行為。這種行為可能會符合無害原則,沒有對他人的利益產生直接或者間接的傷害,而且會得到對方當事人的同意和許可,甚至有可能會對行為的雙方均帶來利益,但是該行為是明顯與當前的公序良俗相違背的。僅僅按照前三個基本原則便無法認定該行為是不道德的,此時便需要公序良俗原則加以規範和調整。
  在“虐貓事件”和“網絡紅人‘蘭董’”等事件中,雖然參與搜索的主體客觀上將損害了被搜索者的隱私權,對其人格名譽進行了貶低,但是這種損害行為卻得到了被搜索者明示或默示的同意,符合被搜索者的自由意誌,而且由於參與搜索的主體與被搜索者均獲得了某種利益,一方面參與的網民滿足了個人的獵奇心理,而另一方面被搜索者的知名度迅速提高,並成為“網絡紅人”,甚至給其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此類的“人肉搜索”行為表面上看沒有違反不傷害原則與知情同意原則,甚至還符合互惠原則的要求,僅僅按照上述三個原則的判斷標準,似乎該行為是合乎道德要求的。但是,像“虐貓事件”和“網絡紅人‘蘭董’”這種通過采取極端的行為或是言論,進行炒作的“人肉搜索”行為,違背了當前社會的善良風俗,破壞了社會賴以維系的公共秩序,該行為自然是不道德的。而這種不道德的行為,需要公序良俗的倫理原則加以規範和調整。
  

參考文獻


  [1]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2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
  [2]理查德·斯皮內洛。網絡空間的道德與法律[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 23.
  [3]中國小百科全書:人類社會[M].北京:團結出版社,1994. 1182.
  [4]戴汝為。網絡安全與網絡道德的思考[EB/OL] .
  [5]閔正威。網絡倫理的價值取向探微[J].成人高教學刊, 2008, (4): 63.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人肉搜索”的倫理問題及原則》其它版本

倫理道德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