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口狀況看統萬城周圍環境的歷史變遷——統萬城考察劄記一則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人口問題論文
論文作者:
上傳時間:2006/4/14 11:03:00

關於統萬城遺址周圍自然环境的變遷,學者們進行了很多研究和討論,筆者是外行,本無權置喙。但有幸實地考察,又翻閱史書,發现有一些材料尚待進一步研究利用,故作如下陳述。

統萬城的荒廢、毛烏素沙漠的形成和發展,其主導性因素是什麽,許多研究者认為,人類的過度開發是罪魁禍首,但討論中對這一點並沒有提出非常有力的直接證據.要使這一論點成立,需要證明統萬城附近地區人口總量及人口密度的變化與環境的變化密切相關,而且,應當說明歷史上的人口密度確實已給當地環境造成重大壓力。鄧輝等先生曾著文討論過這一問題①,他們認为從西漢到北宋初,統萬城地區人口一直維持在較高水平,過度耕墾和放牧使草原變成了沙地。筆者认為,鄧先生等人文章中的歷史人口數據推導有一些問題,需要重新研究,而這些数據的修正必然影響其結論的成立。一是對所討論人口數量的行政地理界限沒有明確確定,因此有些數據是否具有可比性就成為疑問,例如文中將西漢奢延縣等同於後來的巖綠縣或朔方縣就有待论證,如果我們對照一下譚其驤先生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中的相關部分,以各個治所估計其縣界,似乎漢奢延縣可以囊括唐夏州人口稠密的整個中南部,夏州全部轄縣朔方、寧朔、德靜、長澤治所均在其范圍之內。又如,將歷史上一個县(甚至大於一個縣)的人口總量與現在內蒙烏審旗納林河鄉的人口總量做比較,其可比性肯定要大打折扣,由此得出的現代人口數字“要遠遠低於西漢、十六國、北魏、唐代和北宋的人口数字”的結論就很難成立了。二是將依據本地資源進行生產並在本地生活的人口,与並非在本地進行生產且其生活資料也未必來自本地的政治性居民混為一談,例如所述大夏時期人口為4萬,其中3萬為軍隊“步騎”人口,1萬为“夏王、公、卿、将、校及諸母、後妃、姊妹、宮人”,均非生產性人口。另外,對農業人口和畜牧业人口的區分也比較勉强,例如說宋代蕃戶為畜牧業人口,亦有武斷之嫌,宋代夏州一帶的黨項人,“生戶”大概仍保持遊牧生活,但“熟戶”與漢人雜居,大概有許多已經以農业為生,正是有這種農業基礎,黨項人後來才能在興、靈兩州(今銀川平原地區)大興農業。

涉及統萬城附近地區人口狀況的統計資料很少,如果只考慮依據本地資源進行生產並生活於此地的人口,目前可以找到如下一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鄧輝、夏正楷、王琫瑜:《從統萬城的興廢看人類活動對生態環境脆弱地区的影響》,《中國歷史地理論叢》2001年第2期。

l、《隋書》卷29《地理誌上》:“朔方郡,統縣三,戶一萬一千六百七十三.巖綠,寧朔,長泽。”

2、《舊唐書》卷38《地理誌一》:夏州“舊領縣四(為德靜、巖綠、宁朔、長澤一引者註),戶二千三百二十三,口一萬二百八十六。天寶,戶九千二百一十三,口五萬三千一百四。”

另有八個“寄在”羁縻府。寄在朔方縣者六:“雲中都督府”,“戶一千四百三十,口五千六百八十一”。“呼延州都督府”,“戶一百五十五,口六百五”。“桑乾都督府”,“戶二百七十四,口一千三百二十三”。“安化州都督府”,“戶四百八十三,口二千五十三”。“寧朔州都督府”,“戶三百七十四,口二千二十七”。“仆固州都督府”,“戶一百二十二,口六百七十三”。寄在寧朔縣者二:“定襄都督府”,“戶四百六十,口一千四百六十三”。“達渾都督府”,“戶一百二十四,口四百九十五”。(以上八府總計3,422戶,14,320口。)

3、《新唐書》卷37《地理誌一》:“夏州朔方郡,……戶九千二百一十三,口五万三千一十四。縣三:朔方、德靜、寧朔。”

4、《通典》卷173《州郡三》:“朔方郡”,“戶七千五百十六,口四萬二千四百十七.”“領縣四:朔方、寧朔、長泽、德靜。”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5、《元和郡縣圖誌》卷4:夏州,“開元戶六千一百三十二,鄉二十。元和戶三幹一百,鄉八。”“管縣四:朔方、德靜、宁朔、長澤。”“州境:東西二百一十五裏,南北七十裏。”

6、《太平寰宇記》卷37:夏州“元領縣四,今三:朔方、寧朔、德靜,一县割出,長澤入宥州。……唐开元戶九千二百,皇朝管漢戶二千九十六,蕃戶一萬九千二百九十。”“州境:東西二百一十五裏,南北七百五十裏。”

上述資料可列表如下:

从人口状况看统万城周围环境的历史变迁——统万城考察札记一则

  關於歷史時期統萬城附近的環境變遷,目前通行的描述是:赫連勃勃時代,“這一帶是水碧山青的綠洲。魏滅夏後,这裏成為牧場。唐初為農業區,唐末以後,植被遭到嚴重破壞,於是底沙泛起成流沙。至北宋末,這裏已是一片沙漠.具有六百年歷史的统萬城,從此淪為廢墟,湮没在一望無垠的毛烏素沙漠裏。”“吸取毀林造成嚴重惡果的歷史教訓,是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的”①。但是,這種描述與前述人口資料有明顯抵触之處。

牧場變為農田必然提高單位面積土地的人口承載力,应當表現為人口的增长,但唐中期開元天寶年間与隋相比,夏州人口並沒有明顯的增长過程。目前所見數據并不統一,最多者是新舊《唐書》,為9,213戶,《太平寰宇記》所記類似,但《通典》所記為7,516戶,《元和郡县圖誌》所記為6,132戶,原因為何,無法知曉。按最高數計,由隋11,673戶變为9,213戶,減少2,460戶,減少數占原戶數的20%,而且依《舊唐書》、《元和郡县圖誌》、《通典》和《太平寰宇記》,唐中期夏州比隋還多含德靜一縣②,如果《隋書》未將德靜縣人口包含在內,則減少人口更多。即使按照《舊唐書》所述,加上“寄在”的8個羈縻府,人口方超出隋代962戶,但所超不及10%。若按最低數計,則由隋11,673戶變為6,132戶,減少5,541戶,几近一半。如果再以貞觀年間人口与隋相比,則減少9,530戶,達80%。因此,如果說夏州地區有一個由遊牧區變為農業區的過程,那么這個過程可能並不在唐初。另外,不論這種轉變何時開始,唐中期与隋相比,本地區人口明顯減少,至少可以說沒有明顯的增多,因此,環境壓力應當是減輕了而非加重,如果認為人類過度開發造成了統萬城附近環境惡化,那麽此時環境應當有所改善而不是惡化。

唐後期夏州人口,僅《元和郡縣圖誌》有記載,為3,100戶,甚少,其原因在该書中似可找到某種解釋。書中所記唐開元天寶年間和元和年間夏州人口變化情況见下表,為便於分析,對照列出全國和關內道相關數據③。

从人口状况看统万城周围环境的历史变迁——统万城考察札记一则

據上表數據,唐後期人口減少是全國普遍現象,但夏州人口減少率較低,為49%,與此成為對照,全國68%,關內道是60%。安史之亂及其後的全國性戰亂,經濟的衰退,均田制崩溃後人口統計的失實,均導致户籍人口減少,這是唐後期人口減少的基本原因,並非夏州獨有現象,因此,這種人口減少與當地環境變化沒有直接關系,不能做出某種因果聯系的推論。到宋初,據《太平寰宇記》,夏州僅統三縣,長澤縣被割出,但人口達21,386戶,為已知數據中最高,達到唐代人口最多时的兩倍,而領縣又比唐少一縣.既然唐代人們的過度垦殖和放牧已經給環境造成巨大壓力,人類的破壞活動導致唐末以後流沙盛起,宋初怎麽還能容納比唐中期還要多出一倍的人口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白壽彜:《中國通史》第五卷第二章第一節“三國兩晉南北朝都城遺址”,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

   《舊唐書》卷38《地理誌一》夏州:“德靜,隋縣.”可見隋已有德靜縣,《隋書》所記朔方郡人口有可能包含德靜縣人口,也有可能不計在內。

梁方仲:《中國歷代户口、田地、田賦統計》,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96页。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那麽,統萬城地區又如何從宋初這一人口數量高峰期突然走向衰落呢?原因顯然並非流沙等環境因素,而是政治因素。994年,宋為了削弱李繼遷,防止黨項“據城自雄”,下詔廢毀夏州城,移民於銀、綏二州。996年,陜北發生大地震,“潼關西至靈州、夏州、環慶等州地震,城郭廬舍多壞”①,震災又使統萬城地區遭到某種損壞。但即便如此,997年,統萬城似乎仍具有重要地位,宋對李继遷“授夏州刺史,充定难軍節度使、夏銀綏宥靜等州觀察處置押蕃落等使”②。直到1003年,李繼遷占領靈州並改為西平府,將政權中心由夏州遷往西平,同時將大量人口遷移至銀川平原地區,夏州方逐渐衰落。

除上述之外,還可以通過估算人口密度做出某些推測。

關於夏州轄境,譚其驤先生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图集》隋、唐部分均只標出一部分邊界,無法據此進行計算.文獻中只有兩個數據,《元和郡縣圖誌》記為東西215裏,南北70裏,《太平寰宇記》分別記為215裏和750裏。前者所記南北70里顯然字有脫漏,當以《太平寰宇記》數據進行計算。唐尺大约0.31米,為計算方便,姑且以今尺計之,即唐1裏相當今0.5公裏.以南北和東西兩个長度做為夏州轄地的軸線進行估算,則長方形面積最大,為40,312.5平方公里,菱形面積最小,為20,156.25平方公裏,取其中數30,000平方公裏③,可以得到如下一些估算數據。

唐中期按最高值《舊唐書》所記口数67,424人計算,夏州人口密度為2.24人/平方公裏;按最低值《元和郡縣圖誌》所記戶数6,132戶計算,每戶平均以5人計,則夏州人口密度為1.02人/平方公裏;稳妥起見,取平均數,人口密度為1.63人/平方公里。作為對照,此時唐全國人口密度為13.80人/平方公裏,被屬之關內道為3.45人/平方公裏,相鄰之京畿道為46.41人/平方公裏④。

宋初夏州只有戶數統計,無口數統計,據梁方仲先生統計,北宋崇寧元年(1102年)全國戶均人口2.34人,與夏州有關之永兴軍戶均人口2.78人⑤,此數顯然偏低。目前宋史學者多認為此僅為男口,一戶口數當在5口。依此计算,則宋初夏州人口密度為3.56人/平方公裏,與唐中期關内道人口密度相當。

作為對照,还可以列出統萬城所在之靖邊縣清代的人口密度數據。目前尚無清代準確縣境面積數據,但其與今天沒有太大變化,姑且以今全縣面積5,088平方公里估算。乾隆年間有“编戶”6535戶,以每戶5口計,总人口為32,675人,人口密度6.42人/平方公裏。道光三年(1823年)全縣人口74,800人,人口密度14.70人/平方公裏⑥。當然,以今之靖邊縣一縣人口密度與隋唐夏州全境相比,必然有一定誤差,但從中至少可以看到基本的發展趨勢。

由上述計算結果可以形成兩个初步看法。一、夏州人口密度一直處於一個較低的水平,直至清後期方有較大上升。二、從唐至清,生產力發展水平並無大的變化,但人口密度從1.63人/平方公裏上升到接近14.70人/平方公裏,幾近十倍。自清道光至解放初一百余年,本地區仍是農牧業社會,人口密度雖有波動,但大致仍維持在此水平,如靖邊县1949年人口密度為15.43人/平方公裏。如果說,在這一人口密度下人類仍然可以生存,那麽唐、宋時代夏州人口密度显然在環境可以承受的范圍之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宋史》卷67《五行誌五》。

《宋史》卷485《夏國傳上》。

薛平栓先生據譚其骧先生《中國歷史地圖集》,用方格求積法求出隋朔方郡、唐夏州屬今陜西省部分面積為12,134平方公裏(薛平栓《陕西歷史人口地理》,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77、98頁)。直觀譚圖,隋朔方郡、唐夏州屬今陜西省部分大約占其不足一半,故上述估計可以考慮。另外,即使面積有若十出入,對總的平均數據也不會有太大影响。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梁方仲:《中國历代戶口、田地、田賦統計》,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114頁。

梁方仲:《中國歷代戶口、田地、田賦統計》,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152、154頁。

靖邊縣地方誌編纂委員會:《靖邊縣誌》,陜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29-31、69頁。

基于此,筆者以為人類過度開發導致統萬城周圍地區環境恶化的觀點是應當重新加以推敲的。進入現代社會,人口迅速增长,工業化進程加快,導致了對自然資源越來越多的過度開發,從而引起越來越嚴重的環境問題,在环境變遷諸因子中,人類活動所起的作用越來越大,在某些方面或地區,甚至成為主導因子,並進而使保護環境成為經濟與社會发展必須具有的前提。但是,在進入工業化社会之前,人類活動在自然環境變遷諸因子中所起作用甚为有限,過高估計,必然引起認識上的偏差。以統萬城而言,该城本身就建築在原生的細沙之上,建築與細沙之間並無土壤間隔①,表明此地本來就是沙漠地帶。這裏還可以舉出另一個更早的例證,即神木大保當汉城。該城大約建於西漢中晚期,棄于東漢中期,在考古發掘中發現了一些很能說明問題的现象。該城在墻基處理時底部铺墊黃沙土,城墻的夯层與夯層之間也鋪墊一层沙子;漢代生活遺存中包含大量沙粒,墓葬填土中含沙量超過生土含沙比例;城外壕溝中的九層漢代堆积,黃沙與淤泥間隔分布②。這些都說明,這一地區早在漢代就是沙漠或沙漠邊緣地帶,時有大風帶來沙粒,或鋪於墻基之下,或布于夯層之間,或混於生活遺存之中。當然,筆者以上陳述,並非要說明這一整個地區在歷史上一直是處於惡劣的沙漠環境之中,某些時期氣候可能溫暖濕润,環境好轉,某些地區也可能水草豐美,別成綠洲。看今天的統萬城遺址,臺地上的統萬城沒於沙漠之中,臺地下的紅柳河邊水稻蔥蔥。觀歷史上的樓蘭古國,曾经水草肥美,是西域重要國家,以至詩人們以“不破樓蘭终不還”表達其誌向,今天卻已没於層層黃沙之中。這種種差別,种種變遷,主導的因素不是人,而是大自然本身。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人口問題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