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群體調查報告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人口問題論文
論文作者: 田毅鵬、漆思等
上傳時間:2008/4/23 15:59:00

自己來訴說自己的經歷。正是出于這種考慮,同時受長春市委宣傳部的委托,在長春市朝陽區委宣傳部的大力支持與真誠合作下,吉林大學社會學系田毅鵬、漆思老師帶領社會工作專业名學生,對長春市重慶、南湖、湖西、清河四個街道所轄社區多戶處於弱势地位的居民進行了入戶訪談調查。其中主要包括下崗職工、离退休人員、殘疾人和農民工四種類型,這同國家政府部門對弱勢群體所包括範围的界定基本一致。以此樣本來評估、推斷長春市的弱勢群體的基本情況,調研報告包括專題論述下崗職工、離退休人員、殘疾人和農民工四種弱勢群體的四個分報告和一個總報告。弱勢群体的生存狀態及相應的政策應對已經成為影響社會改革、發展與穩定的重大因素之一。現將本次調查结果報告如下,希望有利于觸動全社會對這一嚴峻問題的思考,從而對政府決策提供社會調研的依據。
  分報告一:長春市下崗弱勢群体的調查
  本报告依據此次調查所整理出的訪谈記錄對長春市下崗職工的情況进行初步分析,以便为正確處理下崗職工问題提供決策依據。
  一、調查結果描述與分析
  本次调查訪談了名下崗職工,現将他們的情況描述如下,以便之後的具體深入分析。
  (一)自然狀況:
  名訪談對象的平均年齡為岁,其中名的年齡在—之间。這同既有的有關下崗職工調查得出的結論相一致,即下崗職工以中年職工居多。他们多出身於工人家庭。就家庭結構而言,戶為主幹家庭,戶為單親家庭。名下崗職工的平均家庭人口為人。在所有個家庭戶中,雙下崗職工有戶,家庭成員有嚴重病癥的有戶。另外,他們的學歷層次均較低,除了個別受訪者有高中及以上文憑者,其余學歷均低于高中。這同全國各地下崗職工群體文化層次偏低的調查結果也是相一致的。
  (二)職業狀況
  下崗之前,大多數職工職業經歷單一,僅從事过一種職業或一份工作,而且多為一線工人,沒有專業技能和專门技術。不過,其中兩個特例,下崗前他們從事過多種職業,擁有較豐富的職業經歷,這可能同他們學歷層次較高有關(一個擁有大專文憑,另一個為大學畢業且是工程師)。
  下岗之後,實現再就業者並不多,只有人,其中人在街道办事處任居委會主任;另外人均從事個體經營,或者是經營小食雜店,或者是開辦小修理鋪,至多經营商場的小攤點或販運蔬菜和水果。半就業者有人,多為做臨時工或打零工。下崗至今未曾有任何形式就業(就業或半就業)的達到人之多。這種情況的出現,可能與他們文化水平偏低,沒有或缺乏專業技術和技能有關。另外,他們中的所有都未曾有過再就業培訓,這可能也影響着他們成功地再就業。
  (三)家庭經濟狀況
  收入方面,收入來源单一且數額較少,相當多的家庭靠做临時工或享受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來滿足家庭成員的基本生活需要。個別家庭甚至僅靠原有的數量不多的存款來維持生計,盡管也有不少家庭從事個體經營,可是,由於宏觀經濟環境的影響,加上各種稅費較高,而且又是小本經營,因而他們能獲得的收入也甚微。總體看來,下崗職工家庭收入結构單一,收入數量小且穩定性低。
  支出方面,在名訪談對象中,基本都有支出包括:基本生活費、教育費、醫療費,有的家庭還得繳納房租,部分還有市场經營方面的稅費。而且,通過訪談記錄可以看到:戶家庭中,戶的教育費支出達到了每年元及以上,有的家庭因為有孩子上大學,教育費支出甚至高達元;戶家庭因家庭成員身患重病而致使家庭醫療費支出突破千元甚至萬元大關!對于受傷的戶家庭而言,盡管他們的恩格斯爾系數大多都在以上,但是他們真正的支出危機在於一次性支付子女教育費和家庭成員醫療費方面。
  收入和支出联系起來後,能維持收支平衡的下崗職工家庭比较少,能維持的也只是勉強維持,窮於應付而已,这還要在家庭無大事件(如子女升学、家庭成員患重病或其他)發生的条件下才能預期。受訪者中,多数家庭(戶)出現靠親友資助或借債維持家庭支出的現象。
  由此可以看到,下崗的發生同生活水平下降之間存在很強的相關性。收入結構单一,經濟來源沒有保障;而另一面,支出結构卻是多樣化的,還不是一次性巨額支出,下崗職工家庭經濟狀況惡化几乎是難以避免的。
  (四)享受社會保障情況
  接受訪谈的名下崗職工中,下崗前部分職工還能預期享受醫疗、養老保障,因為單位在為他們繳納保險費,自己有工資也能支付起保險統籌。可是隨著下崗的发生,同原單位聯系的中斷,原所在單位或者不再或者因各種原因而没能力為職工繳納保險统籌,對於失業保險,訪談對象大多數表示不知道,更不用說享受,盡管他們事實上處於失業狀態。由此看來,他們基本上不享受失業、養老和醫療保險,個別下崗職工可能自己買了养老保險。職工下崗後,原所在單位基本上不過問職工生活保障方面的事情,能給下崗職工生活資助的也不多見。在訪談中,只有名下崗職工提到還能從原單位領取補助,但這種現象没有普遍性。盡管下崗職工未享受失業、醫療和养老保險,也未能從单位獲取任何保障,但是,他們都普遍已經享受了政府提供的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戶家庭,有的家庭或早或晚已經領取了低保,纳入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範圍。
  综合來看,在社會保障方面,下崗職工的主要保障渠道是政府,單位和社區能提供保障的只是少數,不具有普遍性,而且數量小且未制度化。對於至今仍未納入低保範圍的下崗職工而言,可能生活保障預期会很低,將處於高度的生活風險和社會風險中。
  (五)社會心理走勢:
  ⒈利益損失感強烈,對改革产生消極看法。
  “改革開放只是富了一部分人,大多數人的生活狀況,如下崗職工,日益惡化,我自己目前就只能維持温飽。”(仲姓個案,女,歲,年從二道區糧食部門下崗。)
  “假如不改革就沒有下崗,人人都能维持基本生存,但是,改革卻使一部分人陷入貧困”,(宋姓個案,男,歲,年因企業效益差不得已而下崗。)
  “……为什麽公務員的工資一涨再漲,而下崗工人的基本生活都不能維持,企業破產了,欠銀行一大筆貸款,但是,領導卻個個都发了、紫了……”(高姓个案,男,歲,年從水利機械厂下崗。)
  “……市場經濟改革形勢不好,帶來太多的不良影響,引起大量人員下崗失業,影響社會穩定,可能會導致社會暴動……”(吳姓個案,男,歲,年從廠下崗。)
  隨著改革的深入和市場轉型,改革已經难以使所有人普遍受益了,下崗職工被甩出體制內保障之後,加入了利益受損的社會成員行列。与以前的境遇相比,現今的處境無疑讓他們產生重要的利益剝奪感。由此引發開來,他們自然把利益受損的責任歸於改革。在今昔對比中,對改革的消極看法便產生了,改革在他們眼中成了諸多消極社會現象(如貪富分化、下崗失業、人際關系緊張,甚至個人生存困难)的罪魁禍首。
  ⒉強烈的增收欲望與嚴峻的就業壓力相沖突加重心理挫折感。
  “……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多掙点錢,我家姑娘今年考入了吉林醫學专科學校的護理專業,每年要繳多元的學費,這筆錢靠亲戚資助大部分,而我自己出了小部分,直覺得自己很沒用。但是吧,盡管我盡力想找活幹,不管幹什麽都行,可是,現在有多難啊……”(劉姓個案,女,歲,年的從朝陽區一家建築公司下崗)
  接受訪談的人中,相当部分都有數目較大的一次性支出,他們有強烈的增收欲望和想法,總是在想方設法找份工作,那怕是打零工、做鐘點工都可以。可是,現在勞動力供求嚴重失衡,一個工作崗位有很多人在應聘,加上這些下崗職工自身條件不是很占優勢,甚至處於劣勢,就業壓力自然很大,一方面想增加收入,另一方面卻面臨嚴峻的就业壓力,其結果只會是加重下崗職工的心理挫折感、失敗感。從上述劉姓個案的言谈中所使用的字眼,不難感受到這一點,隨著下岗時間的延長,要是一直不能成功再就業,下崗職工的挫折感完全有可能日益加重,严重的可能朝反社會情緒方向發展,甚至會發過激行為。
  ⒊對政府既心存依賴,又不信任,甚至是喪失信心。
  受訪對象中的相當部分人,認為自己沒有技術、年齡偏大,靠自身努力實現再就業比較困難,因而指望政府能給自己提供就業机會。這顯然是自身因無能和無助而引發的“等靠要”的行為取向和主觀訴求。
  “……出身於農村,文化水平低,年齡又偏大,只能從事一些簡單的體力勞動,而且目前经濟形勢不好,很難找到一個合適的長期工作……沒有文化,沒能力,擺脫困境只能靠政府指條活路了,自己是沒法解決的……”(董姓個案,女,岁,從玻璃纖維廠下崗)
  有部分受访對象直接指責某些政府官員的貪汙腐敗,對政府有關政策等也透露出不理解、不信任的心態,有人甚至稱國家為“狼的國家”,稱社會为“狼的社會”,認為人與人的關系就是“狼與狼的關系”!
  對政府既依賴又不信賴甚至喪失信心的矛盾心理同時並存于一些下崗職工的身上。
  “……我一直盡心盡責,努力工作,但是微薄的收入使我沒有了信心,政府根本沒人管下崗職工的死活,對政府我也喪失了信心,……目前生活過得挺难的,希望政府能夠給我們下崗職工指出一條活路。……”(仲姓個案,女,歲,年從二道區糧食部門下崗)
  “下崗是不合理的,因為上班時有保障,醫療養老都有保障,我现在很愁老了以後怎麽辦?……在困難時,根本沒想过從政府中得到幫助,覺得政府離我挺遠的……希望政府多關註弱勢群體,以前沒感觉到政府什麽的,這次低保,才感到一點點溫暖,政府做得太不夠了。……”(劉姓個案,女,周歲,年下崗开食雜店)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通過仲姓、劉姓兩個個案,不難看到,下崗職工对政府的態度、看法取決於自身的利益關系,如果政府能给予自己幫助或自己需要政府幫助,那麽這就能拉近同政府的關系,甚至對政府存有依賴心理;相反,如果自己無所求於政府,或政府沒有給自己好處,那麽,“政府離我挺遠的”。依賴的一面,可能反映了計劃體制向市場体制轉軌中,下崗職工思想中仍存有計劃體制的“等靠要”的觀念;而不信任的一面,則反映出人們獨立意識增加,不過,这只是一種可能,這種矛盾心理,明顯的具有體制轉轨的時代色彩。
  ⒋對社区的認同感較高。
  “幹粗活可以,我也没技術,只能做些零工,年齡也大了,我不信任中介,一般是鄰居介紹,在社區周围安全感,許多中介也不知道……(刘姓個案,女,多歲,年下崗現開食雜店)
  “……單位上沒有人能給我幫助,有什麽困難寧可到社會上去,因为原單位也很窮,不能向領導開口要什麽,也給不了什麽,我不會去求他們……現在社區方面排擾解難做得很好,也會向居委員求助,這些主任我信得着,工作也很熱心,如果他们唯我獨尊的話,我還是会遠離他們的……”(趙姓個案,歲,女,年下崗)
  “……社區挺好的,社区的人了解我們的困難,給我們低保,要麽我們也不知道,而且我想我是不會自己來要,也不知道低保這回事……”(劉姓個案,女,多歲,年下崗現開食雜店)
  通過上述三個受訪對象的講述,不難看到:社區居民之間相互幫助,社區領導熱情社區居民服務,借助這些形式,社區居民对單位的留戀已減少,而對社區的認同感,歸屬感同時增強,因為“在社區周圍有安全感”。這表明,人們不僅仅從體制上正由“單位人”向“社区人”轉變,而且在心理上也经歷著“單位人”向“社區人”的轉变,對社區的認同感增強。
  ⒌對計劃體制下的“单位制”念念難忘,同時獨立意識較强。
  計劃經濟時代,實行“低工資,高就業”,城市居民的“從搖篮到墳墓”的全過程都由其所在單位給予全面保障,而隨著国企改革的推行和深入,大量職工紛紛下崗,工人从“單位制”中被甩出來。一夜之間,所擁有的一切都化為烏有,福利沒有了,醫療沒有了,養老不知該指望誰了,更关鍵的是收入來源也断了,一前一後,兩个世界,兩種待遇,强烈的心理反差,使得下崗職工依然留戀著“單位制”計劃體制時代。更重要的是,伴隨着市場化改革的深入,下崗職工的利益損失感、被剝奪感可能会變得更加強烈。從而加深他们對舊體制的觀念。在所調查的名对象中,依然能看到這點。
  “……改革以前,个人的生活,主要是疾病有國家管,無貧富差距,官與百姓平等,贪官少,構價不貴,百姓都有飯吃……”(楊姓個案,女,歲,年從某國營鐘表廠下崗)
  “……計劃經濟時代,每個人至少有一份工作,可以一心一意工作,就沒有後顧之憂
  ……”(陳姓個案,女,多歲,年從某食品廠下崗)
  从吳姓、桑姓兩名受访者的言談中,可以看到,下崗職工的獨立意識在萌發,而且,兩名受訪者均有風險意識,盡管這可能是對既有的制度安排不力產生不滿的表现。
  下崗職工對舊體制的留戀、主要他可能是對單位制給自己帶來的各種福利和生活保障的依賴造成的。隨著市場化改革的發展,他們發現下岗,失業人員漸增,於是對重返舊體制的願望漸弱。因為他們發現,回到舊體制已經不再現實。在這種情形下,為了生存,人們不得不充分發揮自己的潛能。這可能就叫做“願意的,自己走;不願意的,市場推著走”。
  二、下崗弱勢群體问題的思考與探討
  (一)人力資本對再就业的重要性
  人力資本概念最先是由美國經濟学家西奧多··舒爾茨在世纪年代從事發展經濟學研究的過程中提出的。他指出:人們花費在教育、健康、職業训練、移民等方面的投入本身都是一种有意識的投資行為,这些投資最終將成為人力資本,它與其他資本一樣,都能給所有者帶来相應的收益,不過,其特點在於它不能與所有者相分離。①在這裏,人力資本是人類通過人力投資而獲得的收益,是後天獲得的,具有經濟价值的人口質量,它包括了人們學得的知识、技能、資力和經驗等。
  在既有的研究中,研究者指出,下崗職工的人力資本狀況,對下崗職工再就业的影響是總體性的,即人力資本(包括其文化程度、職業技能及狀況)不僅影響職工再就业機會的獲得,而且影響著他們再就業的職業聲望和收入水平。從上述研究結論中,不难看到人力資本對下崗職工再就业的重要性。這一人力資本效應以負面的形式體現在本次调查中。可以推論得到:⒈擁有人力資本越豐富,再就業機會就越多,反之則越少;⒉擁有人力資本越豐富,再就業就更容獲得較好的職業和較高的收入,反之則較困難。在本次調查中,受訪的名对象平均年齡為歲,他們絕大部分人的文化不平都在高中以下,明顯偏低,而且基本上沒有專業技術和專門技能,下崗前後都沒有也沒能力進行再就業培訓。尤其值得註意的是,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人健康狀况欠佳,有的還患有嚴重的疾病。由此看來,他們的人力資本是比较匱乏的。面對激烈的岗位競爭,嚴峻的就業壓力,可能的就業機會雖然受到影响。退一步講,即使能實現再就業,其職業聲望和收入狀況也不會很好。在再就業過程中,他們大多選擇從事小規模經營,諸如小食雜店、販運蔬菜等,或者指望干個臨時性工作,甚至是打零工,總之是一些職业聲望低、收入不高又不穩定的職業,而且這種職業目前能提供的就業顯然是有限的。
  (二)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與“家庭回歸”
  從名采訪者的受社會保障的情況來看,當下崗職工面临生活風險時,單位已經離他們远去,職工也不再能指望享受原所在單位給職工提供的生活補助、醫療保險,以後的養老問題單位也撒手不管。盡管他們已經失去工作,但由於是下崗,也不能享受失業救濟和失業保險。同時,由於所處時代的緣故,他們正面對著社會保險體制改革階段。諸多的因素使得他們成為社會保障這张“安全網”的漏“網”之“魚”。尽管政府制定並推行了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但這僅能满足下崗職工本人的基本生活需要,當面临數額巨大的子女教育費用和醫疗費用時,他們卻無能為力。
  社會保障制度因不健全而不能替下崗职工抵禦社會風險,那麽,当面臨風險、陷入困境時,下崗職工怎麽辦呢?調查中,筆者發現,此時,家庭關系構築了一張社會支持网,從而來幫助下崗職工提供財務支持和精神支持。在财務支持方面,主要形式有:家庭財政拮據時,由親戚資助或向亲戚借錢;子女教育費用由親戚資助;日常生活跟父母親過,省去基本生活費;衣物由親戚饋贈等等。在精神支持方面,主要表现為將生存下去的動力和擺脫困境的希望寄托於家庭成員,特別是下一代身上。
  從家庭社會學角度來看,發生在下崗職工家庭中的上述現象也許可以視為一種家庭策略,即在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的條件下,下崗職工家庭為應對社會風險和生存危機所采取的应對措施。這種策略表明:家庭這種的初級社會群體在人們的社會支持網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非但沒有隨著宏观社會結構的巨大變遷而显著降低,相反,卻得到了加强。從背景上看,這種家庭策略出現在市場化改革、單位制的瓦解、社會保障制度不健全的條件下發生,下崗職工與親屬之间以家庭關系為紐帶,以家庭为行動單位,休戚與共,取長補短,共同應對生存危機和社會风險。這很類似於歐洲近些年來出現的“回歸家庭”趨勢——由於人口老化、經濟增長的放緩、國家的福利负擔日益沈重及國家福利逐漸減少導致。中國下崗職工中“回归家庭”的趨勢到發生在市場化改革日漸深入、“單位制”式微但社會保障體制並不健全的條件下。從近期來看,这一趨勢對下崗職工甚至範圍更大的弱勢群體應對生存危機和社会風險起著不可低估的作用。當然,從長遠的觀點来審視這一現象的話,其作用的可行性和有效性有著巨大的隱患。其一,現代社會是一個风險社會,這樣的社會具有風險的制度化、不確定性及高風險性的鮮明特點。其二,由家庭關系所構築的社會支持網屬於一種非正式社會网絡,所能提供的支持,只是非制度化的,而且在數量和質量上了是不具有穩定性的。因而“回歸家庭”尋求庇護的策略非常脆弱。
  由此看来,盡管在短期內和有限的範围內“回歸家庭”,有助於抵消社會保障制度不健全給下崗職工及其家庭帶來的消極影響,但是長遠地看,社會必须要有一個健全且良性運行的社會保障制度,對下崗職工和其他弱势群體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
  (三)下崗職工:社會的被淘汰者或“棄兒”?
  這些年,盡管社會各界齊心協力,下崗职工自己也在不斷轉變觀念和調整择業行為取向,但是人們却失望的發現:下崗人員依然那麽多,下崗再就业率依然那麽低。
  當前的下崗再就業面臨著四大背景,而這四大背景卻使下崗再就業的夢想難以實現。第一,產業結構变化背景,即產業結構升級和轉換。在此背景下,下崗职工的激增呈現為一種必然且為長期持續的結構性失業。第二,技術進步背景。革命性的技术進步將加劇結構性下岗和失業。技術進步愈快,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变化率就愈快,含有傳統產業的工廠与部門在市場中的競爭力就愈多。第三,市場經濟轉型背景。此背景下,國有經濟占總就业人口的比重迅速下降,而非國有經濟還無法吸納全部國有人力資本狀況比較糟糕。第四,“資本深化”背景。我國經濟增長正經历迅速的“資本深化”過程,吸納新增勞動能力正在減弱。近年来的發展表明:高經济增長和高投資增長並沒有勞動相應的較高就業增長;相反,經濟增長對就業率提高的作用正在減弱。也正是在這一背景下,中间就業體制從數量型向效益型轉換,即“低工资,高就業”模式向“高增長、高投资、低就業”模式轉變。伴隨著上述四大背景,正在用人的取向之一必然是註重人力資本,人力資本對就業的影響將是不可低估的。然而,對于下崗職工而言,人力資本無疑是缺乏的:他們的年齡多在至歲之間,大多數只受過中等教育,而且原来所從事的也主要是技術要求低甚至對技術沒要求的職業。面對新的就業機會,下崗職工有多大的競爭力?他們面臨的命運是:一是不符合社會主導產業的就業要求,二是新興產業不会給他們多少就業機会。從再就業的角度看,目前的下崗職工事實上已經成為失敗者,他們已被社會主导產業遠遠地拋到了後面。
  對於東北老工業基地的再就業而言,有學者指出它将伴隨著後工業化過程,在這一過程中上述四大背景更是明顯,下崗在較長時期內將是一種恒常現象而再就業只能是一個落空的夢,或者說下崗再就業本身就是一個假問題。
  另外,從上述分析還可以看到,隨著單位制的解體,由於我國的社會保障體制正在改革中還很不健全,下崗意味著失去工作和没有工資收入,同時也預示著失去許多福利,更重要的是失去社會保障。这樣,下崗職工除了能應付基本生活之外,大多數人一旦发生較大疾病、遇到突發性事件和有大宗費用支出(如子女教育费)時,就很有可能造成嚴重的生活困難,甚至跌入貧困的深淵。
  對於城市居民而言,沒有工作又沒有社會保障,也便沒辦法在這個社會立足了,也就意味著他已經被這個社会所拋棄了,目前的下崗職工就面臨著這種命運。如果把一個社會中各種社會力量之間所形成的相對穩定的關系定義成社会結構的話,那麽,下崗職工群體顯然已經成為被甩到社會結構之外的群體之一。筆者覺得,人們關註下崗失業問題的重心,應該放在社會保障制度完善方面。
  三、解決下岗弱勢群體的對策建議
  目前的下崗職工群雖然已經被甩到社會結構之外的一個群體,是底層社會的重要構成部分。這些人可能永遠沒有機會回到社會的主導產業中去,甚至連找到穩定的就業機會的願望都不難以實現。他們所能從事的只能是社會的邊緣性職業,諸如鐘點工、臨時工等,這样他們就沒有了隱定的收入来源;另一方面,當前的社會保障體制還未能將他们納入進去,他們面临的社會風險很高。因此,對於政府和社會而言,在解決下崗群體的問題上,所應做的主要就是做出某些制度安排來保障他們的基本經濟和社會需求,無論从維持社會穩定方面還是從體現社會公平方面考慮,這樣做都有必要。
  (一)切實推行下崗向失業的統一。下崗與失業的區別在於:下崗职工沒有工作但仍同原單位維持表面上的合同關系。然而,由於下崗职工的下崗時間都較長,事實上他們已經成为長期失業者。可是,由於示同原单位解除表面上的合同關系,致使很多下崗職工雖然實際上為“失業者”,即不能享受的同失業者一樣的待遇。這不利於下崗職工擺脫生存危機,甚至可以說,以制度化形式惡化了下岗職工的生活狀況。這不是一種公正的社會政策所產生的效果。另外,從維護社會穩定的角度來看,將下崗統一到失業中去,那麽原有的下崗職工也可以去申請失業救濟,這樣可以在城市的低層社會實現局部平等,產業效果是:下崗群體的被剝夺感相對減弱,部分地抵消下崗群体萌生反社會情緒和發生越軌行為的可能性。然而,出於利益的考慮,可能下崗向失業的統一會有不小的阻力,因為下崗對企業而言負担當然要小、因此應切實推進下崗向失業的統一。
  (二)對下崗(失业)者制定特殊的經濟保障政策。我們認為,現行的城市居民最低保障不大適用於下崗(失業)群體。本次調查和既有的一些調查也表明,在下崗(失業)群體中,其基本生活发生困難者並不多見,生活上遇到的問題主要在於:一是缺乏基本的社會保障(醫療、養老和失業)特別是在發生大疾病的情況下,將會造成严重困難,甚至陷入赤貧中;二是在支付大宗消費(如子女教育費)上發生困難;三是生活中遇到某些突發事件的時候,會出現難以應付的局面。顯然,以保障最低生活需要為目的的低保制度並不適合下崗(失業)群體。政府是否可以考慮,為下崗(失業)者家庭設立專項援助基金,以解決他們的上述三個方面甚至更多方面的問題。
  (三)社區開办下崗(失業)群體服務系列。随著單位制的瓦解,城市居民逐漸經歷著由“單位人”到“社區人”的轉變(彭穗寧,)。在這個再社會化過程中,城市居民對社區的認同增强。同政府相比,社區無疑具有為社區居民提供服務的便利性和更大的可行性。而且社區也更了解居民的困難和需要。笔者認為,在既有的社区服務系列中增設下崗失業)群体服務是相當有必要的。这種服務大致可以包含以下方面的內容:⒈再就業培訓,使下崗(失业)者練就一技之長;⒉提供再就業信息服務,平衡個人信息匱乏;⒊舉辦下崗(失业)者情感聯絡會,讓下崗(失業)者之間相互建立社會支持網絡,获取精神支持和再就業的经驗和信息等;⒋開辦专門服務,如殘弱家屬照料,以便讓有勞動能力的家庭成中再就业。以上只是簡單列举了數條,這一服務系列開設的意圖和作用在於向下崗(失業)者提供所需的幫助和服务。當然,這一服務系列也可以社區合作或交流的形式開办。
  分報告二:長春市離退休弱勢群體調查
  隨著改革開放,市场經濟的發展,我國的經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然而,隨着經濟體制轉軌和社會轉型,也產生了一系列社會問題,城市居民貧困問题就是其中之一。而且,隨著企業改革的不断深化,技術進步和經濟結構的调整,這一問題已越來越突出。近年來,隨著城市改革的推進,城市貧困人口越來越多,這種增多的趨勢已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會的健康穩定和快速发展。於是,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逐漸在各大省市社區建立起來。享受最低生活保障的居民的生活狀況和他們自身的心理狀態怎樣,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實施情況怎樣,這些問題也城了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本文以長春市享受最低生活保障的離退休弱勢群體為分析对象,以訪談筆錄和錄音為分析資料。
  一、離退休弱势群體處境的自然描述
  本次調查的受訪者均是享受社會最低保障的社會弱势群體,離退休人員是其中一種。他們的平均年齡在歲左右,生活都非常貧困,經濟狀況极其窘迫。他們中有的是到了退休年齡正常退休的,有的是即將退休時,廠子倒閉,後補办退休的;有的是有病或手术後提前病退的。在調查中,我們了解到,離退休人員的貧困主要有兩種:一是在“一刀切”政策下,與廠裏簽訂轉貼于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協議,一次性領取低額勞保費。在受訪者中領取的勞保費最多也僅元錢。當我们問及“為何要一次性領取勞保费,與廠子脫離關系,而不定期領取足額的退休金”時,一位受訪者憤憤地說:“不這樣做,廠子要破產了,工資從不定時發放,有就發一點,沒有就不發,一般就是過年的那個月發一次,那哪叫足月發放?反正廠子就要破產了,與它的關系存不存在已沒什麽用了”。這些人用少量的勞保費维持艱苦的生活,擺地摊、撿破爛,給人看孩子,以维持每月的煤氣、水電和最基本的溫饱消費。另一重情況是,受訪者屬於正式退休職工,每月的退休金完全可以維持自己一個人的生活費和医療支出,但由於兒子、女兒下崗,無固定收入,要隨时接濟,在受訪者中,很多人都在抚養孫子上學。這樣一來,一個人的工資要分給三個,甚至是五个、六個人消費。一個受訪者說:“從我個人來講,我不是弱勢群體,但我還有老伴、兒子、孫子,我總不能不管他們的死活吧。這钱一分,到誰那都少得可憐。”調查中,我們還了解到一個普遍現象:所有的家庭都幾乎没有醫療支出。原因可以用一个受訪者的話來回答:“現在能保持溫飽就很不錯了,那還有錢去看病。現在的医療費用對我們來說就像天文數字,病了挺一挺就挨過去了”。我們得出,在受访者中,左右的人家有負債,有的多达三萬多。其他的人家也僅是收支相抵,沒有任何積蓄。受訪者左右的人不享有任何除“低保”外的任何社會保障。他們的生活确實很艱難、很貧困,但他們的思想和心態却是健康向上的。
  二、離退休弱勢群體心態描述
  受訪者均是岁以上的老人,他們經歷了很多风波和打擊,也遭遇了不同的制度体制,他們中許多是共產黨員,有的曾經是高級知識分子。总的來說,他們的素质和思想覺悟是高的。對當前的腐敗現象,他們認為這不是普遍現象,大多数的黨員幹部是好的,是為人民着想的,對現在的社會治安和社會穩定,他們表現出擔憂。他们認為社會的閑雜人太多了,沒事幹就會添亂,這與毛主席時代的“人人有事幹,人人有飯吃”的人民公社相比,讓人覺得不放心。對下崗分流政策的實施,他們表示理解,他們說,雖然自己的日子不如以前那么穩定了,但是這是國家的大方针、大方向,是對國家有益的事,他們應該支持,受訪者中的大部分人堅持天天看新闻,關註國家大事。所有受訪者都感谢國家實行的最低生活保障政策,雖然“低保”費不能完全維持他们的生活,但也帶來了很大的幫助。认為社會最低保障政策很好,只是在實施方面还有許多不完善的地方,應該還要逐渐地去完善。對於自身陷入貧困,他們表示不怨國家,也不怨任何人,都是自身條件限制,年齡太大,能力有限,不能再繼续工作。對於下崗職工再就业的問題,這是一件艱難而又漫長的事。現在普遍的就業形勢不好,許多企業都倒閉了,再就業就更难了。受訪者中左右的人認為,目前社會的財富差距太大了,而且分配上顯得很不公平,知識分子间的待遇相差太大,這對他們这一代人的自尊打擊很大。他們目睹了社會的變遷和進步,他們承認現在的日子比以前好了很多,但他們希望在重大結構改組的情況下,政府能多註意解決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题,從而使改革和發展順利进行。
  三、對老年弱势群體狀況的思考
  當前,我國的經濟體制改革已在穩步进行,在產業結構調整、勞動力結構調整和物價體系調整等方面、改革力度的加大都會觸及到城市居民的切身利益,建立社會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緩解社會矛盾,保證改革順利進行的必要之舉。我國社會保障制度不完善已經在很多方面制約了改革的進程。社會保障制度是由社會福利、社會保障和社会救助三項基本制度構成。其中社會救助的目標是保障最低生活。目前我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救助對象大致可分為兩大類:一是無工作單位的對象。如社會孤老幼残、生活困難戶,失業保險欺瞞了而又沒有再就業的失業人員等。二是有工作單位的對象。如下崗人員中的低收入家庭,企業(主要是停產和半停產企業)中的低收入職工家庭和離退休人員家庭。這一類對象在《年社會藍皮書》提供的數字中,已經占城市貧困家庭的。從年月日,上海市率先建立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後,全國各大中下城市也先後建立了這一制度,據年民政部的統計數字表明,全國已有個城市和個縣治所在的鎮建立了這一制度。這在一定的程度上維護了社會的穩定和發展。
  在我們的条查訪談中,發現受訪者中普遍存在“反哺”現象。即原本應由子女來赡養的老人卻反過來承擔子女的生活费,大多數的老人都在撫養孫子讀書,這不禁使我們想到傳統的“養兒防老”在我們現代社會中的現實价值是什麽。我們認為離退休老人作為社會的弱勢群體,應該是由於他們自身的生理條件制約的。但在調查中,我們發現,受訪者中的絕大部分是因为家庭成員的原因。從年月進行的人口變動抽樣調查中設置的老年人主要經濟來源的結果顯示,我國老年人的主要经濟來源的排序為:第一位是由子女或其他親戚的經濟幫助,占;第二位是老年人自己的勞动收入,占;第三位是離退休金,占,而社會保險和救濟的僅占。但在我們這次的調查受訪者中卻是左右的人的主要經濟來源是離退休金和社會救助。這種極大的反差說明了什麽呢?這些曾經為社會進步做出貢獻的老人,在社會进步發展的今天,成了社會的弱勢群體,子女下崗失業,無力贍養,原在單位不是倒閉,就是效益不好,他們中的許多人連退休金都不能準時領取,這無疑是斷了他們的主要經济來源。我國社會保障制度的不完善,特別是養老保險的不完善和目前快速的人口老龄化,養老經濟供給總量需求過大,使社會負擔越來越重,老年人原來所在單位破產、停產、吞并、使老年人的經濟供給呈現不穩定狀態。从而給這些靠不住兒女的老年人的基本生活帶來了威胁。這是值得我們去深思的問題。
  綜合以上的分析,主要有以下幾個問題值得我們去思考:一是辛苦幹了一輩子的离退休老人為何會陷入貧困;二是傳統的家庭養老方式在体制改革、下崗分流的时代大背景下為何失去意義;三是“反哺”現象存在的深層原因;四是我國的社會保障制度,特別是養老保險的实施過程應該做怎樣的調整和加强。
  四、幫扶老年弱勢群體的應對策略
  在傳統的家庭養老方式受到沖擊、而社會又無法完全承擔養老服務功能的狀況下,應該大力提倡社會化助老事業,建立和發展社区養老服務網絡。所謂社區養老服務網絡,即是由社區成立養老服務機構,让那些健康的,生活贫困的老人為那些生活不能自理或不能完全自理的富裕老师提供有效有償的生活服務,如為之讀報,與其聊天,做一些衣食住行方面的事。這不像傳統社會養老那樣建大量的基礎設施,投入大量的建設資金,它只需定期或不定期地組織為富裕老人提供情感慰藉和必要的起居生活服務,為貧窮老人提供勞動就業機會,同時也有情感收獲,從而在社區裏建立起富裕老人和貧困老人的聯系紐帶。同時也可將有限資金投入到其他方面,如開辦街道工廠,加工廠。這種服務網絡一经建立,它既是家庭養老的一種变形,也是社會養老的一种變通,它不僅可以加強贫富老年人間的聯系交流溝通,還可以充分有效地利用各種社會資源。
  社區應該大力宣傳確立老年人“是對社會有贡獻的人,而不是負擔”的觀念,充分開發老年人力資源,使老年人的豐富經驗財富进一步變成社會的物質资源,應為那些處於貧困的有技術的老人提供再就业的機會,讓他們的技術經驗得以發揮。同時,應該盡量先解决低保老人子女的再就業問題,從而在精神和物質上給予老人慰藉和幫助,使其能感受到傳統養老的溫暖,從而在一定的程度上改變目前的“反哺”現象。另外,各個社區應該全力倡導發展互助組合養老,即組織年輕老人、健康老人、有才智的老人去幫助老老人、病老人、貧困和有各種困難的老人。根據社区自身的特點,以各種方式去開展这一高級的社會互助。在政策上,國家應制定相關的政策支持社區根據自身特點和條件,將家庭養老和社會養老有機地結合起來,從而更好地幫助處於“低保”狀態的老人擺脫困境。國家应加強社會保障的管理体制和政策配套的制定,使社會保障制度,特別是養老保險、社會救助能真正地運行實施起來。
  分報告三:長春市残疾弱勢群體調查
  殘疾人群社會群體中具有其特殊性,不僅因其身體不便為其正常參與勞動谋生造成不便,而且來自社会與個人的觀念偏向為其精神心理正常生活也造成阻礙,所以,從這個意義來講,殘疾人群不仅是社會中的弱勢群體,而且是弱勢群體中的邊緣人群。這種特殊的邊緣性決定了其在整個社會中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如當前的“两極分化”現象,可以说殘疾人群的當前的生自學成才狀态已經構成“兩極”中的最低一極。那麽,審視这一極的生活狀況,並對其社會現狀進行理性思考,尋求其癥结和不合理之處,對於社會的平衡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一、长春市殘疾弱勢群體的狀況調查
  我們采用等距抽樣的方法入户訪談的形式針對長春市的殘疾弱勢群體進行了抽樣調(更多精彩文章來自“秘書不求人”)查。
  我們主要針對其經濟地位、生活水準、工作狀況,對社會满意度和自我認同感、自我安排等方面進行了調查,共調查访談了戶殘疾人家庭。在这戶殘疾人家庭中:其人均日收為元,並且主要是來自國家定期或不定期的社會保险。對於有勞動能力的殘疾人來說几乎沒有是通過個人勞動来維持其穩定的收入在生活支出方面主要是食物支出,恩格尔系數達,其次是醫药費和子女教育費用,約占總支出的,其余為生活費用。對於社會都較认可,對於目前的生活狀態感到艱難。在問及其對自我的認同感時,大部分都覺得自己的力所能及的地方。但是目前在社會中基本無法找到合適的工作。所以,也因此对於自我的安排要依賴於社会。
  通過以上調查的基本狀況,我們不難產生這样一個問殘疾人現有的經濟地位與其自身的經濟能力和整個社會的經濟能力是否相適應?如果相適應,那麽其現有的生活狀態是否合理?如果不適應,那麽我們應該到底如何認同残疾人群體在整個社會群體中的地位和作用。也就是說殘疾人的定位應該如何。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審視了殘疾人群生存的社会環境。
  (一)社會法令法規的不合理傾斜。這種傾斜不僅使殘疾人無法工作,甚至殘疾人入學造成了極大的不變。例如,在調查中張某原在一家家屬福利廠工作,在廠裏一直工作踏實肯幹,認真勤勞,便由於後來發现得了脊椎盤突出落下輕度殘疾,廠裏因此開除她並把編制名额轉讓給別人。而且楊某的兒子因患小兒麻痹癥,其頭腦靈活,學習刻苦,但在小學升初中時,遭到數家中學的拒招。我們看到,這些不成文的法規法令使得殘疾人在就業上不平等於健康的勞動者。这樣,在政府進行政治经濟體制改革,由計劃經濟向市場转型的時代,政府由包辦,个人的一切到將個人推向社會,由勞動者自身競爭爭取就業機会並承擔社會壓力下,残疾人顯然是競爭不過健康勞動者,在這一方面殘疾人具有必然的弱勢。而社會的不合理傾斜又加重了其弱的程度。其實,殘疾人並不代表其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其有很多力所能及的工作。我們看到的是户殘疾家庭中,戶具備劳動能力,但僅有戶家庭通過開食雜店來增加收入,其它戶則完全依賴政府的每日元的低保,偶爾靠親戚朋友的接濟。在這一問題上,政府的措施是提供殘疾人最低生活保障,我們看到這一保障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其天然弱势,保障其基本的生活,但殘疾人本身的經濟勞動能力並未實現。對於同樣一個問題。在美國,政府的政策規定在一定工作人群中,有勞動能力的殘疾人應占一定的比例。並且給予了生活上的殘疾人補贴。這樣看來,對殘疾人就业機會的平等提供,不僅是對其勞動權力的尊重,同時也是对其維系自身生存人格的尊重,因為在調查中我們發現這戶具备勞動能務的殘疾人家庭。因其依赖政府的補貼,在心理上大多感到自卑,覺得自己是政府和社會的負擔,而勞動的殘疾人家庭則表現出對生活的職極和自信。
  (二)社會对殘疾人的傳統觀念偏見。傳統的规年認為“殘疾人是無工作能力的”或者“殘疾人是非正常人”及至無用的人。这些錯誤觀念指導著社會行为,從而對殘疾人的生存状態產生重大影響同時也使其心理产生陰影。社會對其能力的否定,加之本身承擔得對于改變生活困境的力不從心使得一方面,在沒有強烈的精神信仰的狀態下,其進取精神極度弱化。另一方面,使得其尋求另外的精神支柱——後代子女或者宗教。在這戶殘疾人家庭中每戶都有子女在上學。在問及其認為應如何改变自身的困境和生活狀況時,無一例外地認為子女長大成才後。顯於其自身,则無發展可言,但問及其是否願意工作時,則的人表示有力所能及的工作並且願意做,只是社會環境不允許。這樣看來,引導社會的正確的輿論觀念則異常重要。
  (三)殘疾人家庭的可持續發展困境。我們發現,殘疾人家庭除其自身的發展能力受到限制外,其後代子女的發展機會也正受到威脅。在戶家庭中,因其家庭貧困輟學的有戶,占。其它家庭後代子女的教育費用在家庭消費總支出中約占部分家庭難以負擔。感覺壓力大,並且只有一戶家庭的孩子享有殘疾人家庭孩子享有殘疾人家庭子女學费免除元的待遇。其它家庭的子女的教育費用則完全負擔。這個問題,使我們从殘疾人事身延伸到其後代的发展,這種情況下後代子女受教育机會減少,同時使自己發展的能力就減少,這樣使得他们進入社會運用社會資源的平等性減少,這無非在貧困上造成了惡性循環,殘疾人家庭不算子女人均月收入為元,而長春市年的人均月收入为元。
  综上所述,我們不難看出,殘疾人群的經濟地位及其自身的經濟能力和整個社會的经濟能力不相適應。政府給予必要的保障,但這種保障僅是對其基本的生存權力基本生活的保障,這種保障仅占長春市人均收入的;這種保障另一方面並未對其潛在的經濟能力,如殘疾人本身的勞動能力和後代子女的發展能力並未給予適當态並不協調甚至嚴重脫節。那麽,我们到底應如何度殘疾人群在整個社會中的地位其價值狀態和良性方向到底應如何呢?在我們看來,解決這一問題要在思想觀念和法規制度两個方面入手。
  二、帮扶殘疾弱勢群體的思考路徑
  首先,人們應認清殘疾人群體從而極積並且传播對於殘疾人群的正確觀念,殘疾人群首先是具有獨立人格尊嚴,有生存權和欲望,有勞動極制和欲望與其它社會成員相平等的人。其本社會中有適合其本身条件的位置和崗位,並且能夠发揮其積極作用,順庆其特點為社會做出自己的貢献如在調查中的梁某一家,梁某耳聾,其妻子腿腳不好,但二人會手藝,於是丈夫幹了修理拉鎖,妻子開食雜店,同時開設電話廳,這樣一來,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就是“經濟也不感到困難,精神還挺充實的,而孩子的費用也不用愁,生活也充滿了希望。”這就更談不上与其它人的不平等了,抱怨自然也沒了。所以,我們應充分尊重其人格尊严與以能力,充分發揮其能力。
  其次,殘疾人是平等的人的前提下,有其特殊性,其身體的残缺為其實現其工作能力設置了障礙,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其現實的狀況會使其精神受到傷害,其承受力要相對弱,這些條件决定了其處於弱勢群體中的邊緣位置。所以,針對這些國家的結合法規要給予首選起必要的保障,不僅保障其現有的生存狀態,同時也要保障其潛在的發展能力。即不僅保障殘疾人家庭的基本生活。同時還要保障其後代子女的受教育的權利。這種保障不只是以维持其生存為著眼點,而是以整個社會的消費地位為出發,給予其適當的合理的經濟地位。不仅僅是保障,社會的結合法規收行為中要有對殘疾人群的發展有所倾斜,從而多其發展創造較優越的社會環境實現社會整體和發展,應該指正的是,無論是生活的保障和發展的傾斜,如某一家特為殘疾人下崗後,其在街附近馬路市場擺地攤,收入增加很多,但因政府加強街道管理取締許多市場後又處於無業狀态生活自然直線下降,我們都始終堅持一個原則,即有勞動能力的殘疾人是能作為一個平等的社會主體健康的投入到日常的工作學習和生活中。所以我們三方面要防止社會的發展性的行為取向与價值取向。同時,也要防止過分保護,因為這本身是不平等、不公平的。同時也是對殘疾人群的不尊重的體現。
  分報告四:長春市農民工弱勢群體調查
  人口流動浪潮,是中國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過程中快速城市化的一個表現,而“民工潮”以其主流身份,對中國的城市,農村各方面產生了巨大沖擊,引發了諸多問題,成為社會學關註的热點。自一九九九年九月國家實用“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以來,城市中的弱勢群體開始為社會及政府所關註,而“農民工”作為城市弱勢群體中的一個特殊群體,他們的生存狀況又是如何的呢?
  在這裏首先應該澄清,進入城市的“農民工”(在這裏泛指所有進城謀生的農民,不管他們是經商還是務工)並不全部處於弱勢地位。“弱勢”本身是一個相對概念。一般而言,農民工相對於城市居民是弱勢;但隨著進城农民工自身素的提高,以及城市大量下崗職工的出現,在職位謀求過程、社會資源占有能力等方面,農民工並不完全處於弱勢。比如合資企業工作,以農村来的打工仔、打工妹的競争力遠高於下崗職工。另外,在城市中的謀職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过程,使農民工本身也出現了“二次分化”,那在原来意義上的農民工分化為若幹職業群体後,作為其中一個統一身分群體的流動農民再次分化,形成若幹類別群體或等級群體。比如在從事收破爛這一職業的農民工中,就分化出沿街收購和掛牌站點收購二種級別,然而,由於自身文化素質、技術水平以及戶籍制度等原因,大部分農民工屬於弱勢群体,他們分散於城市的各個角落,用各種方式維持著自己最基本的生活。
  一、長春市農民工弱势群體的生存境況
  在訪談到的民工中,年齡都偏大,最小的歲,最大的已有多歲。他們均已結婚並且有了小孩。有的農民工甚至在市裏買有住房,但大部分租賃房屋,這成為整個家庭的一个主要支出(每月元)。他們所從事的職業五花八門:彈棉花、修鞋匠、收破爛、泥水工、清潔工,……但是一個共同的特點是:他們的职業均為城市居民不屑從事的臟累、低賤而掙錢少又無任何保障的工作,並且他們的收入取決於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平。生活狀況,因而,他們的收入很不穩定。從事彈棉花的農民工說:“現在大家的生活都不怎麽好,被子能蓋就凑合著,不來彈了”“掙的錢比以前少多了。”泥水工說:“建筑隊的活太累了,工資又低,又時還不能按時發”,“很想換個事做,但是找不著。”一般而言,这些農民工的月收入平均在元左右,这其中要支付包括水電費在內的各種費用。食物支出占絕大部分,其次是教育費用,住房的房租(如果租房住)。醫療費用幾乎沒有,有病就先挺著,實在不行就先買點廉价的藥頂著。居住在社區中的農民工一般家庭負擔都很重,可謂上顾老、下顧小。已婚進城的農民工,很多人將孩子交給老家的父母,因而自己在城市生活的同時,還要支出一部分寄回老家補貼家用;更一部分人雖然將孩子接到城市,但龐大的教育支出卻更令他们一籌莫展。另外,由于農民工所從事的完全是“个體”性質的行業,因而沒有任何從單位給予的保障;同時他們的農業戶口,使他們被排除在城市居民外,没有享有低保的權利;第三,貧窮的生活使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去参加任何一項社會保險,因而,這些城市的“邊緣人”處於種毫無保障的生活狀態,他們面臨的是居無定所、微薄而不穩定的收入以及不斷惡化的生活條件。
  面對如此惡劣的狀況,為什麽這些農民工還要在城市繼續忙碌下去?否認,中國的人口流动在很大程度上是經濟发展不平衡的結果,以修鞋匠為例。他的湖南老家人均耕地只有分,從事農業生產的收入根本無法養活自己。現在在城市修鞋,每月除基本花銷外,還可以寄些錢接濟家居。在城市裏固然艱难,但在農村卻更加艱難,這是農民工甘於在城市最底層吃苦受累的最主要原因。实際上,農民進城,最其本的特征无非是尋求就業,增加收入。
  二、社區中農民工的心理特征
  社會認同是社区生活是否有歸屬感的主要指標。斯密斯在探討國家認同的時候指出,構成國家認同的一個重要因素是歷史的經驗及其所經常活動的地域範圍。他所謂的歷史經驗就是人們共同活動的經歷,包括相互交往的經歷。也就是說,社會認同是建立在社會交往之上的。另外,還能從是否參與當地社區的集體活动上以及體現。當然,社區認同更多的是一種主觀意識和感受。流動人口對流入地区是否有認同,既取决於他們對當地社區有沒有一種家的感受,又取決於當地社區是否把他們當作自己的成員看待。在受访的農民中,他們雖然居住于社區內,可是他們根本就無法融入社區。首先在於社區本身就沒有將他們作为社區成員看待,社區為居民提供的服務他們基本無法享有,他們出現困難,在社區内也無法獲得幫助;當地居民视他們為外地人,對他們有限多消極评價(比如影響社會治安);最重要的當地政府對這些农民工的態度,沒有將他們與當地人一視同仁。清洁工說,政府管理部門把他們“當作外地人”,一些管理部門在處理問題時偏袒本地居民、欺負農民工;彈棉花的說,他最大的希望時政府能給他提供一個生存空間。他不指望能给他提供優惠條件,只希望別提出苛刻條件限制他的經營,给他一個普通市民的待遇就可以了。
  鞋匠則認為,希望政府“不要歧視我們,不要看不起農民”。客觀的排斥,限制了他們主觀上的積極性,对社區的集體活動,他們基本上不參加,與鄰裏街坊也很少交往,在心理上,“總觉得沒有家鄉人親”。也就是說,他們否認了對社區的认同。在心理上,這些農民工成為城市的流浪者,生存成為他們的唯一目標,精神上的歸属已成為一種奢侈。在這種情況下,不能不令人擔憂:對那些已在城市有定居意向的农民工來說,他們從哪裏才可獲得人作為人的基本需求?在未来的生活裏,他們該怎樣適應這個城市,融入這個城市?
  三、社区中農民工的尷尬境地
  農民工在社區內的生活是一種夾縫內的“真空”狀態,他們既是政府的“管制”对象,又是被政府排除的对象。在維護社會治安,整頓城市建設,打擊偷稅漏稅等類似活動中,農民工是政府關註的焦點;但在享受社會保障待遇方面,農民工過的完全是一種無政府生活。
  年月,國家為了解決城市貧困問題,出臺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條例》,對城市中的弱勢群體進行救助,以維持他們的基本生存。然而,農民工卻在比條例中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從居住區域看,他們雖為暫住人口,但卻確實該社區一員;但從戶籍方面,他們的農業戶口又不被承認為“城市居民”。因而低保到底該不該包括農民工或者說農民工有没有享受低保的資格成為一個無法定奪的問題。我們在訪谈中發現,很多社區主對此問題態度明朗:農民工不應該享有低保待遇,因為“他們沒有城市戶口,不归我們社區管”。同時我们也發現,農民工自己也認為不享有低保是理所當然。他們對低保政策甚至不了解,因為“與自己沒关系”。意識的產生是外在客觀環境影響的結果。在社區,在任何場合任何情況下農民工都沒有被算為社區正式成員;農民工,他們已经習慣於這種情況完全當自己為社區外的人——異乡人。所以造成的實際情況是:作為弱勢群體生活於社区中的農民工,他們在城市中的生存沒有任何來自官方或民间的保障。
  有一點可以承認:伴隨著日益提升的流動水平,制度结構難以承載城市中的流動人口,戶籍制度仍將居住同正式的職業和社會福利緊緊聯系在一起,沒有當地戶口便意味著難以享受城市福利設施,难以找到好一點的單位,難以到當地学校就學。這種情況本身就使農民工處於社會弱势地位。而國家目前沒有為他們構建任何一種安全的生存保障體系;同時他們也沒有能力去購買任何一種社會保障。因此,對這一群體而言,國家構建的社會保障、社會救助上下兩層安全網完全是真空的。政府對他們的弱勢地位沒有做出任何援助,這不能認為是公共管理的“死局”。
  這种政策的缺陷不僅體現在時农民工自身的生存毫無保障,另一方面,也體現在子女的教育問題。戶籍制度帶來的直接後果是“跨學區”就讀的庞大學費。請法工告訴我們,她岁的女兒同為交不起每年—元的跨學區借讀費,而不得不在老家上學。她本人的意向是希望女儿從小能在城市上學接受良好教育,將來擺脫農民身份。她說,她本人受到不公平待遇也就罷了,可是希望孩子能得到和城市孩子一樣的待遇。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農民工進城打工的另一個潛在的是希望下一代能得到改善身份的機會。可是調查種發現,由於農民工自身的弱勢,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實現這个目的。很多農民工的孩子迫於生活不得不早早輟學,好一点的完成九年義務教育,更差的到了學齡卻無法讀書。這樣一種恶性循環所帶來的不僅是下一代素質得不到提高,更主要的,是農民工這一弱勢群體完全喪失了走出弱勢的機會,成為城市中永遠的隱衷。目前產生這一现象是因為在農民工的孩子身上也出現了一個類似農民工的“真空”地帶:希望工程關註的重点是貧困農村中的學生;而城市中的各種助學活動又主要針對處於弱勢的城市居民的子女(下崗、殘廢),農民工的子女以農民的身份居於城市,成為第三種卻又無法歸類的群體。 四、農民工的弱勢地位是城乡二元對立的產物
  城鄉的二元對立一直是中國城鄉格局的特色,用陸學藝教授的話說,就是“城鄉分治,一國兩策”;“年代以後,我國逐渐建立了一套城鄉分割的二元體制……這一體制的運行,在諸多方面是兩套政策,對城市是一套政策,對農村是另一套政策”。農村人口進入城鎮,改變了职業,但他們還是屬於農村管理範疇,也就是說,即使他們與城裏人於同樣的活,生活在共同的社區環境中,他們仍被當作農村人,無法享受城裏人所能享受到的許多服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務。不同的待遇使許多農民工認為,他們之所以被當作農民,不僅僅是因為制度上的規定,而且更重要的是“城裏人”這樣看待自己。這種心理使他们無法產生社區認同意識或社會歸属意識,產生了遊離社會的傾向。一方面,他們杜絕和社區內的人進行交往,斷絕了信息交流和別人可能提供的物質帮助,切斷了改善生活,改變職業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他們對社會、政府的政策漠不關心,無法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可能幫助。也就是說,這種“遊離”反過來阻止他們獲取更多的社會資源,加劇弱勢地位。
  所以說,盡管在中農民工认為擺脫困境最主要依靠自己,但實際上,如果當地管理部門仍然一味強調他們是外來人口,不把他们當作自己成員;如果國家不做出一些相應保障和补貼措施;從外界影響暗示和幫助他們建立融入社區、回歸主流社會的認同感,僅憑他们自身的力量,在一、兩代人內是無法擺脫其弱勢地位的。
  在目前情况下,加快城鄉社會結構變革,重視“農民工”這一特殊弱勢群體,在推行城市居民社會保障的同時,給予農民工這一城市邊緣人群一定的關註,使他們成為城鎮社會新的居民,这是我國城市化發展趨勢的要求。
  總報告:長春市弱勢群體的總體分析
  在上述四個分報告的基礎上,我們對長春市弱勢群體的總體狀況、存在的主要問题及相關對策建議進行全面剖析和深入思考。
  一、長春市弱勢群體的一般現狀
  (一)對自身情況的認識
  這次調查到的一百位訪談對象對自身評價明顯偏低,大體有以下幾個方面:
  ⒈勞動能力差。
  從這次調查情況來看,所訪谈的四類對象(下崗工人,離退休人員,殘疾人,流動人口除了離退休部分人員外其余普遍對自身的勞動能力持悲觀態度,對在目前緊張的就業市场上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不做奢望,而且他們自身對這種形势抵觸情緒不高,大多将勞動能力差歸結為“沒文化”。這一點與調查前的預期是吻合的,可見弱勢群體心理狀态上比較清醒,能夠認识到自身的不足與差距。
  下面通過兩個有代表性的個案,具體地了解一下這一群体的心態。
  个案:李某,女,歲,農安人,在長春打工,清潔工作。
  “有時覺得自己是這兒的,可是心裏空落落的,掙的少,也够花,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想孩子……沒辦法,现在我也想學習,哪朝哪代都是讀書的拿的多……將來啊,慢慢幹吧。”
  個案:崔某,男,歲左右,本地人,殘疾,工傷,右手缺三指。
  崔某工傷,當調查進行的時候我們原來認為他會把生活的困窘歸結到工作事故上,可是他認为缺乏文化是“最重要的”,而工傷“比較重要”他透露說將來生活的打算全放在下一代身上了,對自己已經沒有什麽想法。
  以上兩個樣本在这次調查中相對比較典型,持同樣看法的占絕大多數。弱勢群體明顯呈现出對“文憑”的渴望及對子女的超負荷期待。這一點很值得深思,在認識到自身勞动素質低下的情況下首先想到的不是提升自己的能力而是把家庭的責任向下一代移交,這既體現了下層民眾根源于文化傳統的得過且过聽天由命的劣根性,又勢必導致過分追求子女的成績而引起的家庭情感關系的畸形化,造成新的不穩定因素。
  ⒉收入太低。
  從收集到的近百个有效樣本來看,這一群體幾乎认定現在收入太低。但導致這種情況的原因卻是多種多樣的,大部分认為自己勞動能力不高;一部分認為工廠效益不景氣;一部分認為改革的負面效應與代價太大,這一部分主要集中在下崗工人群落。此外,下崗導致的公费醫療等等全部落空,這一部分人損失也必須予以考慮。在这次調查中這一情況,甚至有穩定就業單位的人員對企業破產和下崗失業也並不理解。
  從全局來看,目前中國國民收入結構呈多元化趋勢,但對大多數企事業單位的職工來說,工資性收入仍然是最主要的生活來源。一旦工資得不到保障,不能按時足額發放,生活就難以为繼,那些靠退休金生活的職工更是如此。入不敷出是這些貧困家庭的主要特征,部分家庭要依靠借款或動用有限存款來維持生計。此外物價上漲及醫療的因素必須予以考慮。否則隨著貧富差距的加大,這種斷裂帶很可能滋生社會不稳定的因素。
  ⒊心理挫折感強。
  由於精神文明建设的失衡,現在社會公認的评價標準是量化的個人收入,這種市民氣的價值認定在底層體現無疑,盡管自身在這一评價體系中處於劣勢,他們還是認可的。由於勞動能力低下、自身素質不高、收入微薄,這一群體普遍心理挫折感強,比較自卑。
  下面通過幾個典型的个案來具體地把握這一群体的心理:
  个案趙某女下崗歲。
  当訪談開始時,她一再表示“什麽都不懂”;当問及對自身的看法时,她說,“我現在有個小姑娘讀初中,現在的上學錢高得離譜,一年沒個幾千下不來。我想我們孩子只能在吃穿上省著點用,谁叫她爹媽啥也不是呢?有錢的孩子托生在好人家了,这都是命啊!”
  個案張某退休人員男多歲。
  退休人員的情況比較特別,如果原來的單位還能夠正常運轉的话,生活還可以。但是子孫找不到工作,“吃老人的錢”這類情況大量出現。對於儿女們的情況,張老漢也很無奈,他说,“沒有辦法,一家老小沒有一個能指望上的,啥出息沒有。沒辙,現在社會就是有能耐的吃肉沒本事的喝湯,誰让我這幾個兒子都下崗呢?他們跟我一起熬吧,走哪算哪啊!”
  個案許某民工女歲。
  許某比较健談,她說,“我幹活比別人賣力,也比別人好,但掙錢就是比別人少;老板的解釋仅僅是說我是外來的。現在鄉下人把我當城裏人,城裏人又把我当鄉下人……現在回農村安家不大可能。我現在先好好幹吧,農村人,在城裏找個工作不錯啦!”
  像許某這樣的流动人口我們在這次調查中遇到了很多,對於他們而言城市是陌生而冷漠的,自卑感、飄泊感混合著對前途的憂虑,是這一群體的主要特征。
  ⒋預期悲觀。
  當我們在訪談中問到受訪對象對未來的展望時,大多數人持悲觀態度。從自身來說,他們找不到一条擺脫困境的出路,缺乏知識,整體年齡偏大,劳動技能老化等等都是不利之外;從外界來看,就業的嚴峻形势在一定時期內很難緩解;政府的社會保障體系遠未完善。他們幾乎對未來喪失信心,精神上缺失堅定的倚托,一些準宗教組織或“氣功”等在這一群體蔓延,對此不能掉以輕心。
  從各類個案中,筆者選擇了以下几個,以便更好地認识:
  個案李某殘疾(行動不便)男左右。
  當被問及對未來的期待時,李某明顯比較消沈。他說,“我這一輩子可能就這樣了,我也不做夢了,以前還買体彩,現在也不幹了。我現在說是把孩子教好,能念到哪我供到哪,沒錢我去借。看孩子了,可別像我。”
  個案王某女下崗歲左右。
  王某對前途一片絕望,“再就業?哪找去!像我這歲數能幹什麽?說句不好聽的,‘當小姐’人家都嫌老。我能有什麽出息?四十多了……現在啊,你說的對,我就圖个現在,有一天算一天,日子到了,往街上一躺,拉倒。”
  對弱勢群體的心理問題,從以上有代表性的個案可以看出,已经相當嚴峻。這一階層的悲觀很容易滋生偏激的情緒,產生危險因素。不能再指望“逢年過節登門看看”的表面文章,以往社會很少關註弱势群體的心理狀態,現在隨著“人權”意識的深入,我們認識到救助關鍵在於對受助者心靈的幫助。這一點值得我們深思。
  (二)對所处社會環境的認識
  這次調查問卷的另一部分是關於弱勢群體對所處社會環境的認識,其中關鍵的是對改革以及對改革帶來的負面問題的認識。
  ⒈對改革的總體認識。
  隨著改革的深入發展,社会弱勢群體成為首當其沖的波及對象,很顯然他們也獲得了改革的好處,但資源分配不公使得他们相對地被拉大了差距,他們的相对剝奪感較強。但是當我們問及對改革的總體認識時,受訪對象還是整體上體现出了理智與清醒,當然其中也不乏偏激。大體說來,可分為兩類:
  ()全面贊成。這一部分人占受訪對象的大多數,他們認為自身的貧困情況是自身造成的,改革的方向是好的,大家的生活水準跟以前相比还是有較大的提高。改革中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但都是暫時的。他們相信黨和政府的力量。基本上他們的觀點與主流意識形態相一致,符合正統的官方立場。
  ()部分贊成。這一部分占少數,他們肯定改革開放給中國經濟帶来的巨大轉變,但是他們認為和改革前相比“國家的精神散了”,现有滋生的醜惡現象是改革帶來的,“有錢了,人變壞了”。這一部分人整體上體现出對六十年代的追憶與怀念,這是一個可怕的跡象。
  綜合以上兩部分,可以說,弱勢群體對改革的大形勢是持肯定態度的。面對改革帶來的問題,正確的應對是堅定信念推動改革的進一步發展,在改革中解決改革帶來的問題。如今一些負面問題已经浮出水面,正確而穩妥地處理与解決,是成敗的關鍵。
  ⒉對改革的負面問題——腐敗的認识。
  改革以來,關於致富的總體構思是好的,但在實際操作中有了不少的扭曲。“全民致富”變成了“一部分人受益”。一般來說,得利的主要是這樣幾類人:第一類是部分社會資源的管理者,這些人手中握有的權柄使他們握有计劃內物質的審批權和資金的使用權;第二類是部分國有企業的負責人,這類人容易將國有資產通過各種途徑變為已有;第三類是有能力将這種權力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變換為金钱的中介者;第四類則是部分駐國外及港澳等地的中資机構的掌權者。除上述四類通過各种尋租活動致富者之外,還有一些“抓住機遇”在改革中“搭上車”的人。(以上參考何清漣;《現代化的陷阱》)
  很顯然,弱勢群体是腐敗問題的受害人,他們對這個问題表現的非常敏感,對腐敗官員相当痛恨。當被問及“是否會根除腐敗”時,大部分持悲觀态度。他們很多人認為自身生活的困窘與領導的貪汙腐敗大有關聯,認為必須加大法治力度,“殺一儆百”。
  下面讓我们通過幾個個案來具體地感受一下底層民眾的心理:
  個案李某男下崗岁。
  當被問及下崗原因時,李某坦然承認這和他自身能力有關,但他同時指出,正是單位领導的腐敗無能,導致好端端一個工廠的破產。他说,“單位裏的事說不明白,都說工人是領導階級,為什麽當官的坐小轿車我們飯都吃不上?我們廠裏那些當官的是怎麽上去的?市裏面有人。什麽是能耐?會拍就是能耐。……當官的全他媽是孙子,我們被孫子坑了。”
  個案魏某男下崗歲。
  和李某相似,他也把下岗的一定原因歸結於领導的腐敗,不過,他更多的是表現出一份看透了的無奈。他說,“我們廠本來還能活,他們(指廠領導)不想幹了,想賣,好端端的機器當廢铁,自己可算是撈夠了……現在這社会沒地方說理,自己老實呆著吧。這麽回事,没有門子沒當官。”
  個案張某男殘疾歲。
  張某下崗後想在社區謀一個活幹,但是社區領導迟遲不予安排,一些空位子都交由有關系有人去做,張某對此憤憤不平。他說,“你們既然下來了,說好好写一寫。我們社區上面給撥了三百萬,哪去了?沒了。我們可是沒看到他們給社區幹什麽實惠事,沒辦法的事。”
  以上可以看出,在利益分配中作為弱勢一方,他们很難心悅服地接受既定的遊戲規則,對個別領導幹部的以權謀私,他們相當愤怒。目前雖然黨和政府的反腐工作卓有成效,但是腐敗的面積是巨大的,轉型期的體制真空給了太多人可乘之機。現在弱勢群體憤怒的情绪郁積著,甚至已經上升到一個危險的高度。政府务必要做好疏導的工作,進一步加大體制監控與司法打擊的力度,顯示我們處理腐敗問題的信心與決心,否則後果很難估计。
  ⒊對改革負面問題——貧富分化的認識。
  貧富分化作為近年來越來越凸現的社會問題,與腐敗密切相關。現在已經不是討論貧富分化的有無,而是要考察反映贫富分化的基尼系數到底是多少,如何來彌合貧富分化的問題。對於這一問题,這次所調查的對象有不同的認識。有的認為貧富分化哪個社會都有,現在還可以接受;也有的認為現在“贓錢”太多,有的人富的不明不白。概況來說,人们可以接受正當的貧富分化,但對權勢階層一些灰色收入表示愤慨。
  從全局上看,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裕起來,以此來推动全民族的共同富裕,這一宏觀構想已經取得了舉世公認的成就。但從目前的實際情况來看,“共同貧困”雖然已經解決掉,但“共同富裕”還遠未實現。現在政府和社會不得不正視這樣的一具事實:城鄉之間、地區之間以及社會各階層之間,贫富差距越來越大,形成了一种“馬太效應”:窮者越來越穷,富者越來越富。由於優勝劣汰的市場經濟有導致貧富分化的自發趨勢,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堅持共同富裕原則,避免兩極分化過度,將貧富差距控制在一個適當的程度,疏導下層不滿的情绪,降低社會風險,也成為政府必需面對的重大問題。
  個案張某男下崗工人歲。
  當被問及对改革的整體評價時,他很嚴肅地說“要感謝鄧小平”,畢竟,收入和改革前相比高了一大塊。但他認為,“雖然小時候總是吃不飽飯,但是那時候家家都一樣,谁也不比誰高多少,日子过得舒心。現在不行了,啥樣人都有富得流油的,你看看那些小洋樓是老百姓住的麽?我們靠一雙手挣錢,那些人呢?那些錢哪来的?大風刮來的?我不說你們學生也知道。”
  個案徐某女殘疾歲左右。
  徐某也是因为工傷,生活難以自理,面對改革的大形勢,他說,“我是沒知識的人,這些我也不懂。我現在就想快點把治病的錢報了。”當被問及如何看待貧富分化,她说,“有錢的人確實有本事,但挺多人不是好道来的,我尋思著法院應該管一管他們,咱們不是社會主義嗎?那幫人跟老百姓比,有點太富了。”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從根本上说,弱勢階層的處境惡化对政府而言是具有危机性質的社會問題。所以政府面临的抉擇是艱難的:在公有制條件下,勞動推動生產力是主要的,但在市場經濟條件已初步建立的情況下,資本推動也是必不可少的。僅從經济發展的角度考慮,資本收入越多,越有利於資本形成。如何使資本要素參加分配,並確定勞動收入與资本收入的比例,牽涉到社会公正問題,而不平等這個倫理問題又和所有的社會經濟關系相連。不管怎樣,政府要考慮和不仅僅只是經濟效率問題,它所肩負的責任比這要復雜得多。因此,為了社會的長治久安,政府不但應該割斷政治權力和市場的緊密聯系,還必须在社會財富初次分配和二次分配過程中,設計出行之有效的辦法調校目前这種狀態,以防止少數人不正當的收入過高和兩極分化的不斷扩張。
  總結這一部分,我們從弱勢群體對自身的認識及對自身所處的社会環境的認識兩個維度分析了這一群體的心理狀態。從反饋的資料來看,大規模動蕩不太可能,但存著小範圍內社會摩擦的可能性。為了維護社會穩定,政府有必要做到的也是最直接最有力的對策,就是提高完善現行的社會保障制度。下面筆者將著重分析這一問题。
  二、社会保障制度的現狀及困境
  (一)我國現行的社会保障制度及發展
  中國現行社會保障制度体系是以社會保險為核心,輔之以社區服務為代表的社會福利服務和針對最困难群體的社會救助制度。這套體系如果從設立國營職工退休费用統籌制度和發展社區服務算起,已經可以說取得了明顯效果。根據當前社會一般的劃法,社會保障制度體系大致可分為:
  ⒈社会保險制度。以養老、医療、失業和工傷四項保障為主的中國社會保險體系已經基本建成。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也暴露了不少問題。比如為維持舊體制下比例極高的養老金工資替代率,社會保險綜合繳費率,尤其其中的養老保險繳费率比較高;管理體系不統一,管理機構實施辦法各異,繳費单位欠繳率太高;上千萬下崗分流人員的保障需求超出了正常情況下的要求,致使不僅失業保障而且整個社會保障供給超預算。而這種結構性失業又由於社會保障的結構性缺失而难於調整,給整個社會保障制度帶來了壓力。
  ⒉社会福利制度。傳統的政府辦社會福利在改革中萎縮,新興的社會辦社区服務有了出乎意料的发展。社區服務是工業化、城市化的产物,在中國,更是經濟发展和改革開放的產物。它根據社區居民的實際需求,建立社區服務設施,開展便民利民活動,開辟了社區服務中心、敬老院、保健站、市民求助中心,組織了一支專职,兼職與誌願者相結合的社區服務隊伍,形成了社區服务網絡。
  ⒊社会救助制度。這一制度在緩解國營企業改制,大量職工下崗問題上,在解決市場體系帶来的社會新貧困問題上,社会救助制度都為中國社会安裝了一張最低標準的社會安全網。
  從以上可以看出,盡管從制度上說,中國社會保障制度是以社會保險為核心,不過,以可持續发展的觀點,由政府擔保的高比率、全覆蓋的社會保險制度在今後幾十年實難持續,而社區服務系統和社會救助制度不僅現期富有成效,且發展潛力很大,前景很好。為弥補體制上的不足,引入市場机制,突出社區和家庭的作用,將社會保險救助化,社會救助、社會福利社區化,將会被實踐證明是符合中國國情的一条路徑。
  (二)吉林省生活保障現狀及應對策略
  對我國宏觀社會保障情況的考察,關鍵還要落實到吉林省的現狀上來。吉林省是傳統的重工业基地和能源基地。在計劃经濟時期,吉林省擁有資源優勢、大中型國有企業优勢和農業優勢。然而,隨著我國渐進式改革由沿海向內地推進,制度變遷使吉林省的國有經济優勢逐漸轉變為越來越沈重的負擔。國有企業步履艰難,企業下崗職工增加,職工貧困群體逐步擴大。同時,由於社會變遷所導致的其他類型的貧困也在逐步增加,貧困程度加深,城鎮貧困問題越來越突出。
  從這次調查的反馈情況來看,吉林省的社會保障制度在取得了巨大成效的基礎上,存在以下問題:
  ⒈程度偏低。目前吉林省的最低保障線是元,考慮到物價、子女入學、醫療等問題,元的救助對社會弱勢群體来說無疑是杯水車薪。當然我国乃至吉林省的財政力量是有限的,能不能在能力允許的範圍裏,將救助額度提高一點?一元錢對於弱势階層而言,其邊際效益也是很大的。
  ⒉門檻過高。目前,吉林省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在核心保障對象時,一般假設具有勞動能力的勞動年齡人口具有虛擬收入,即其最低收入按當地最低工資標準計算。采取虛擬收入的政策把一部分保障對象排除在外。对於一個有勞動能力的勞動年齡人口,如果是下崗、失業、職工、退休職工,可以得到下崗職工基本生活保障、失业保障和退休金。如果是無業人員,不僅沒有任何保障,而其收入卻按最低工資標准計算,可能把他排除在保障線之外。另一方面,虛拟收入降低了真實保障标準,以虛擬收入核算居民的收入狀況,縮小家庭人均以收入與最低保障線的差額,政府的補差額少了,但是,降低了最低生活保障的作用。
  ⒊操作失范。社會保障政策制定的目的是好的,但在運作過程中受到了人為因素的幹擾。人情乃至人際關系的介入使得社會保障很難切實落實到每一個需要救助的家庭裏,往往最貧者得不到而並不困難者卻能享受。這一情况令人深思、切實加強監督、規範、提高工作人員素質,把保障救助落到實處。
  三、解决弱勢群體問題的應對策略
  綜合這次调整的資料,解決弱勢群體的问題,關鍵在於堅持“保護合法收入,取締非法收入,調節過高收入,保障低收入者的基本生活。”具體措施可分為以下幾個方面:
  ⒈廉政方面。加強政府官員特別是經濟執法人員的廉政建設,堵塞各種非法收入渠道,重視解決“權力尋租”现象。建立政府防腐機制,嚴厲打擊經濟犯罪,堅決制止非法高收入現象。
  ⒉政策方面。宏觀政策應當強調公平。效率是市場機制的事;政府職責在於解決分配矛盾,提倡公平、提倡獲取收入的合理、合法、合情、符合政策。全面引入競爭機制,打破行業壟斷,遏制壟斷行業職工收入過高的非良性差別。
  ⒊教育方面。切實提高全民教育水平,特別是為低收入家庭子女全部完成義務教育和進入高等教育大門提供經濟保證和政策保證。由此,應當研究和解決好教育體制改革中各地的具體問題。普及教育,提高教育水平,特别是發展面向低收入階層的職業技術教育,使得人們有公平的發展機會,這不僅可以減少不合理的收入差別,也是實現社會公正的長期性、根本性措施。
  ⒋社會保障方面。加速社會保障体系建設,強化對低收入居民的救助和保障機制。尤其要解決好城市國有企業下崗貧困職工的救助工作。合理測定最低生活保障線,建立最低保障線制度,對生活水平低於保障線以下的低收入戶要予以救助。在多方籌資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基金的同時,財政應拿出“重頭”資金。同時大力推進再就業工程,千方百計解決失業問題,這是保持經濟社會協調、穩定發展的長久之計。
  以上是基於這次調查的初步分析。我們相信,只要通過調查研究摸清長春弱勢群體的現狀,根據弱勢群體的實際需要與最大呼聲,出臺切合實際的再就业與社會保障措施,切实改善工作中的一些薄弱環节,一定能解決好弱勢群體問題,維護社會改革、发展與穩定的大好局面。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弱勢群體調查報告》其它版本

人口問題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