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王梵誌的人口思想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人口問題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郝靜
上傳時間:2010/11/30 14:39:00

  摘要王梵誌是隋末唐初的通俗詩人,他生活的年代,由於從戰爭、分裂到和平統一,人口迅速增長。他關註現實生活,在五言通俗詩中,表露出對人口問題的一些看法。本文從人口再生產、教育與人口質量、人口與生態環境、婚姻家庭五個方面對其人口思想進行分析;總結其思想的精華與待商榷之處並作出評價。
  關鍵詞人口思想 少生少養 人口質量
  
  一、王梵誌生平及時代背景
  王梵誌(約公元590——約660年),衛州黎陽(今河南浚縣人)。出身於比較殷實的家庭,但生平坎坷,飽經憂患,壯年後信奉佛教。他是初唐一位民間通俗詩人,近年從28種敦煌寫本《王梵誌詩》及唐宋筆記小說、詩畫中搜集到他寫的336首詩作,刊有《王梵誌詩校輯》。王梵誌在五言通俗詩中,表露出對人口問題的一些看法。那麽,在他生活的年代,是否存在人口問題的征兆呢?
  隋的統一使國內社會趨於安定,人民生活有所改善,人口有了較大的增長。不久隋煬帝暴政,造成隋末大亂,人口又遭巨大耗損。唐統一後,因戰亂,社會財富大量消耗,統治者為鞏固統治,大行節儉作風,對人民輕徭薄賦,使社會經濟得到了較快的恢復發展,同時采取一些增加人口的應急措施,如“推行早婚,以提高人口出生率”,提高了人口增殖力。據陳彩章先生研究,河南省人口,西晉泰始元年為2930220人;劉宋大明八年為533445人;北魏永安二年為1672974人;隋大業五年為8350553人;唐開元二十八年為7437056人。每平方裏的人口密度為,泰始元年為44.1;大明八年為8.1人;永安二年為25.2人;大業五年為125.6人;開元二十八年為111.9人。顯然,在王梵誌出生前後的這段時間,人口陡然大幅上升。整個魏晉南北朝戰亂頻繁的河南省,一旦恢復和平、安定的環境,在社會經濟復蘇的同時,人口必定激增,這為王梵誌人口思想的萌發提供客觀依據。
  二、王梵誌人口思想的主要內容
  (一)人口再生產
  1.少生少養
  在人口再生產方面,他反對多生多養,認為生孩子不須求數量而求質量,提出了少生少養、優生優育的思想。有詩雲:“大皮裹大樹。小皮裹小木。生兒不用多,了事一個足。省得分田宅,無人橫煎蹙。但行平等心,天亦念孤獨。”主張一對夫婦生養一個孩子,免得日後分家產時發生矛盾而互相煎熬;並強調只要樂於行善,即便不生養亦無不可,有詩為證:“男女有亦好,無時亦最精”。不過,這恐怕是他對貧民的規勸,因為當時的情況是貧民生育過多,富家卻往往子女較少,即“富兒少男女,窮漢生一群。身上無衣掛,長頭草裏蹲。到大耶忽沒,直似飽糠牲。長大充兵仆,未解起家門。積代不得富,號曰窮漢村。”
  2.子女多是災難
  他認為子女多是災難,並詩雲“夫婦生五男,並有一雙女。兒大須娶妻,女人須嫁處。戶役差科來,牽挽我夫婦。妻即無褐裙,夫體無裈袴。父母俱八十,兒年五十五。……努眼看尊親,只覓乳食處。少年平生又,老頭自受苦。”這首勸世詩是對當時以生有五男二女為吉利的生育觀念的批判,詩中“夫婦生五男,並有一雙女”反映的是當時人們的生育理想。唐人以生有五男二女為吉利,年輕人受這種生育觀念的影響,希望能夠生得五男二女,可結果卻過著“妻即無褐裙,夫體無裈袴”、“少年平生又,老頭自受苦”的困苦不堪的生活。
  (二)教育與人口質量
  1.人口質量
  在他看來,人口質量包括人口智力素質和人口道德素質。一方面強調孩子在智力素質方面要“了事”。另一方面,他則更多的涉及人口道德素質,如其一:“吾富有錢時,婦兒看我好。吾出經求去,送吾即上道。將錢入舍來,見吾滿面笑。繞吾白鴿旋,恰似鸚鵡鳥。邂逅暫時貧,看吾即貌哨。”這首詩通過妻兒在“吾富有錢時”與“邂逅暫時貧”時的行為的比較,將貪錢者的醜態活現在紙上,諷刺了一切向錢看、漠視人情者,給人們敲響了道德警鐘。“只見母憐兒,不見兒憐母。長大取得妻,卻嫌父母醜。耶娘不睬聒,專心聽婦女。”這些是針對社會上習見的子女不肯贍養父母的惡劣風尚有感而發的,對這種不孝順父母的子女,他給予無情的鞭撻:“如此倒見賊,打煞無人護”。
  2.提高人口質量
  為提高人口的道德素質與智力素質,王梵誌主張從兩個方面入手,一方面要註意加強兒童文化教育,即要“兒小教讀書”。除了文化教育,還要加強兒童道德教育,即要“養兒從小打,莫道憐不笞。長大欺父母,後悔定無疑。”不過,最重要的是父母要以身作則,進行“言傳身教”:“欲得兒孫孝,無過教及身”。
  (三)人口與生態環境
  王梵誌人口思想中包含有生態環境的內容:一方面預示到人地矛盾,他認為世間土地有限,而人口增長無限,如果任憑人口增長,會造成“人滿”之患,如“自生還自死,煞活非關我。續續生出來,世間無處坐。若不急抽卻,眼看塞天破”,這是在預示未來人口爆炸、資源枯竭的情景;另一方面在王梵誌看來,隨著人口的不斷繁衍,人均土地占有量會越來越少,所以他主張死人不要與活著的人爭土地,要普遍實行死後火化。《生死如流星》雲:“死如流星,涓涓向前去。前死萬年餘,尋入微塵數。中死千年外,骨石化為土。後死百年強,形骸在墳墓。續續死將埋,地窄無安處。已後燒作灰,飏卻隨風去”。即是說由生到死,像流星和河水一樣是擋不住的,死了萬年的人化成了微塵;死了千年的則成了化石泥土;死了百年的,骸骨倒還在墳墓裏;以後陸續死的人多了,就沒有這麽多土地好埋,於是就燒成灰,隨風散去。這是他對未來人死後普遍實行火化情景的預測。
  (四)關於婚姻家庭
  一是婚嫁觀,他寫道:“有兒欲娶婦,須擇大家兒。縱使無姿首,終成有禮儀。”“有女欲嫁娶,不用絕高門。但得身超後,錢財總莫論。”他主張男子娶妻須註重對方有無教養,不必過分強調外貌;女子嫁人須註重對方的品德、門風,不應追求財力豐盈。這是其獨到之處。二是夫妻間,其詩中表現夫妻之間感情易變、夫死則妻嫁子隨的情況很多,如“撩亂失精神,無由見家裏。妻是他人妻,兒被後翁使”、“一朝身磨滅,萬事不由人。妻嫁後人婦,子變他家兒”,在這些詩中,王梵誌以看透人情的冷漠和忤目世態的尖刻對夫妻感情異變、夫死則妻嫁子隨的情況作了無情的批判和辛辣的諷刺。
  (五)其他
  此外,人口性別觀念上,王梵誌反對夫權思想,主張男女平等。他極力抨擊打罵妻子的惡劣行為:“罵妻早是惡,打婦更無知。索強欺得客,可是丈夫兒。”在飲食方面,王梵誌從佛教的信仰出發,主張人人吃素,反對殺生。有詩雲:“殺生罪最重,吃肉亦非輕。欲得身長命,無過點續明。”
  三、對王梵誌人口思想的思考
  (一)精華之處
  1.中國計劃生育第一人
  王梵誌是我國歷史上最早提倡計劃生育的人,一方面他提倡“生兒不用多,了事一個足”,即“只生一個好”的思想;另一方面他指出“富兒少男女,窮漢生一群”,這是“越窮越生,越生越窮”的思想。在提倡“多子多福”的封建唐朝,王梵誌能夠意識到人口問題,並敢於提出“少生少養”的觀點,這是難能可貴的,不愧為我國計劃生育的先驅。
  2.註重提高人口質量
  王梵誌十分看重人口質量。他不僅註重提高人口智力素質,同時強調要提高人口道德素質。他還主張通過文化教育和家庭教育來提高人口質量。這一觀點頗為新穎,因為高的人口質量是促使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因子。值得一提的是,王梵誌的一個重要目標是子女長大後能贍養喪失勞動力的父母,這是對家庭倫理道德的宣傳,利於孝文化的傳承,對現時的人們仍有巨大影響。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3.預示人地矛盾
  王梵誌的人口思想具有極強的預見性,表現為:一是預示到未來人口爆炸、資源枯竭的情景;二是針對人地關系緊張的情景,他主張實行死後火化。這樣利於緩解人地矛盾,利於環境保護。至於對人口爆炸、資源枯竭的預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合理的,因為在封建唐朝的生產資料私有制下,人口再生產處於無政府狀態,這種無計劃的人口再生產導致人口爆炸、資源枯竭不是沒有可能。
  4.提倡男女平等和樹立正確的婚嫁觀
  在儒家思想盛行的初唐時代,男尊女卑思想占統治地位,妻子是丈夫的附屬品,丈夫欺淩妻子是司空見慣的現象。但王梵誌提出男不得欺淩女,即男女平等的人口觀念,表現出王梵誌的見解帶有反傳統性。此外,受西方價值觀影響,人們婚嫁觀被扭曲,在這樣的背景下,他還提出了正確的婚嫁觀,為現實扭曲的婚嫁觀敲響了警鐘。
  (二)有待商榷之處
  1.那時真的需要少生少養嗎
  筆者認為王梵誌只見樹木,不見森林。貧民因生養過多而加重貧困的程度,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但貧困單單是由於多生造成的嗎?他將貧困歸罪於生養過多,而無視社會制度的作用,沒有指出當時的封建統治者對人民的壓迫與剝削,這是不全面的。不知王梵誌是否掌握到當時的土地數量、承載力以及自然資源等相關資料,所以很難判斷王梵誌“少生少養”說的合理性。其實,唐初是休養生息期,是社會經濟的恢復發展期,理論上來說,是需要大量增殖人口的,所以“少生少養”說有待商榷。
  2.少生或不生就一定是好事嗎
  筆者認為應該歷史、客觀、全面地看待這個問題。隨著時代的變遷,任何一項政策都需要根據變化的形勢進行適時、靈活、穩健的調整。從人口發展規律來看,既要避免過高增長,也要避免負增長。當人口增長過快、阻礙社會經濟發展時,要采取控制人口增長的政策,如“一孩政策”等,通過少生或不生來調節人口增長的矛盾;當人口呈零增長或負增長時,會導致少兒人口、青年人口、勞動年齡人口規模持續下降,老齡人口增長,致使總人口規模的持續下降,這就需要采取大力增殖人口政策,如鼓勵生育等,以促使人口與社會協調發展。可見,少生或不生具有歷史局限性,絕不能一概而論。
  3.開放的婚姻風俗要受到批判嗎
  王梵誌對當時開放的婚姻風俗予以無情的批判和辛辣的諷刺,從維護儒家“三綱五常”的角度來看,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應當說明的是,由於戰爭對人口的大量消耗,唐初急需增殖人口,而再婚是增殖人口的一個重要舉措,唐代視夫死妻嫁的婚姻習俗為正常,這也是社會文明進步的體現,說明當時社會意識已經逐漸沖破儒家禮教“從一而終”的束縛,而相反王梵誌對夫死妻嫁等婚姻習俗的批判態度,則說明了王梵誌思想的局限性。
  總之,王梵誌的思想是其個人經歷與當時歷史條件相結合的產物,反映了他對社會問題的思考和獨特見解,在人口數量的控制、人口質量的提高、人口環境的保護等方面上影響深遠。但由於歷史的局限性,不可避免的會存在一定的問題,對此我們應該對其進行辯證的分析和評價。
  
  註釋:
  路遇,騰澤之.中國人口通史(上).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99.10:375—377.
  中國歷代人口變遷之研究.第67頁,第71頁.
  張錫厚.王梵誌詩校輯.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83.卷六.
  張錫厚.王梵誌詩校輯.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83.卷五.
  李榮剛,江菡子.釋“少年平生又”.江海學刊.2008(2).219.
  譚誌永.平淡質樸言近旨遠——王梵誌詩《吾富有錢時》賞析.語文知識.2005(7).
  張錫厚.王梵誌詩校輯.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83.卷二.
  張錫厚.王梵誌詩校輯.北京:中華書局出版社.1983.卷四.
  李振中.莊諧雅俗話唐詩.哈爾濱:哈爾濱工程大學出版社.2007.72.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析王梵誌的人口思想》其它版本

人口問題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