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構化理論;試析吉登斯現代社會變遷思想的理論基礎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社會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黃旭東 田啟波
上傳時間:2011/1/12 15:55:00

  論文摘要:吉登斯的結構化理論是其現代社會變遷思想的理論基礎,為其現代社會變遷思想提供了思維範式和研究方法。其結構化理論與現代社會變遷思想的內容與結構具有內在的關聯。
  論文關鍵詞:結構化理論;吉登斯現代社會變遷思想;思維範式
  吉登斯在評價他早期最重要著作《資本主義與現代社會理論》時指出:“從早年學術生涯開始,我就把這一著作的寫作看做是一個由眾多部分構成的整體工程的一部分,我想通過對‘古典’的研究為我的另一相關研究提供跳板。”…這裏的“另一相關研究”,就是現代社會及其變遷。在評價自己的結構化理論時,他說:“我僅僅把結構化理論作為我完整著作體系的一部分,它只是我提出的一個研究人類社會行動的本體性框架”“結構化理論並非對世界的普遍性概括,它只是一系列可以幫助我們理解社會科學基本邏輯和分析人類行為的基本概念”。也就是說,在吉登斯思想發展的前後兩個階段中,前一階段主要反思經典社會思想和當代主要社會思潮,提出了結構化理論;後一階段主要研究現代社會及其變遷,對當代社會所面臨的各種問題進行深入的分析。前者即結構化理論為後者即現代社會變遷提供理論框架,正如格雷戈裏所說的,“結構化理論的發展整體上呈現出某種螺旋式的軌跡:它的一般原理融會貫通地具體體現在一系列有關現代社會的構成的實質命題之中,而這些實質命題又反過來充實、推動了結構化理論更為抽象的主張的發展”。
  一、吉登斯的結構化理論
  正如他所說的,“對現代性本質的再思考必須與社會學分析的前提之重新建構並行展開方才有效”,我們只有在理解結構化理論基本內涵的基礎上,才能對其現代社會變遷思想有更深入的理解。所謂結構化(structuration),是指社會關系憑借結構二重性,跨越時空不斷形成結構的過程。這是一個動態化的過程,是社會系統再生產的條件。在吉登斯那裏,結構化就是在綿延的行動流中,結構(規則和資源)反復不斷地被生產和再生產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結構(規則和資源)就是行動的條件,同時又是行動的後果。正是通過結構化的過程,社會的宏大結構才於人的日常生活中得以建構。
  在吉登斯看來,結構二重性是作為行動與結構的二元論的替代物而提出來的。通俗地講,所謂“二元論”,是把行動與結構當作外在的兩種東西;所謂“二重性”,是指二者是同一個物體的兩個不同側面。吉登斯認為,“結構二重性原理是結構化理念的關鍵”。因為結構二重性原理旨在具體詮釋行動與結構的對立如何被消解於實踐之中,而這正是結構化理論的主題。
  結構二重性原理的內容是什麽?吉登斯提出:“在結構二重性觀點看來,社會系統的結構性特征對於它們反復組織起來的實踐來說,既是後者的中介,又是它的結果。相對個人而言,結構並不是什麽‘外來之物’:從某種特定的意義上來說,結構作為記憶痕跡,具體體現在各種社會實踐中,‘內在於’人的活動,而不像塗爾幹所說的是‘外在’的。不應將結構等同於制約。相反,結構總是同時具有制約性與使動性。”總體來看,吉登斯的結構二重性原理包含如下要點:
  第一,概括起來講,結構二重性是指,社會結構既是社會實踐建構的結果,又是社會實踐得以進行的條件與中介,這要求人們從社會實踐的不斷展開和持續過程中動態地理解結構。吉登斯提出:“人類的社會活動與自然界裏某些自我再生的物種一樣,都具有循環往復的特性,也就是說,它們雖然不是由社會行動者一手塑成,但卻持續不斷地由他們一再創造出來。社會行動者正是通過這種反復創造社會實踐的途徑,來表現作為行動者的自身;同時,行動者們還借助這些活動,在活動過程中再生產出使它們得以發生的前提條件。
在吉登斯看來,人的實踐活動不是片斷式的,而是一種持續的流動,社會生活川流不息,循環往復。因此,社會實踐具有循環的特性,而結構二重性鮮明地體現了這種循環特性。
  第二,結構與行動是相互聯系、彼此依賴而共存的。結構不能被看做是外在於行動之物,結構只能透過行動在時空裏展現出來,它存在於時空之外。結構(規則和資源)被不斷納入行動者的行動過程中,並跨越時空限制,通過循環往復的實踐而不斷再生產出來;考察社會系統的結構化過程,意味著探討規則和資源如何在行動者的行為互動當中實現再生產。另外,從行動的角度來看,行動者在行動過程中,也利用了社會情境中包含的豐富多樣的規則和資源,使他們的行動成為可能。

  在《社會學方法的新規則》《社會的構成》等書中,吉登斯還將結構二重性與語言(1anguage)和言語(speech)的關系作了一個類比。他說:“結構可以在實踐中表現出來,但不是具體實踐的外顯模式,而是一些記憶中的原則。結構本身也不是具體的存在,它沒有時空的邊界,它必須以知識的延續或實踐的延續才能存在。結構對於實踐,如同語言規則(語法)對於說話行為的差異。結構,恰似某種抽象的規則,它是能使某種構造性行為成為可能的虛幻的存在。”語言的結構存在於並通過言語行為而存在,並且使言語有了條理,而離開言語的抽象的語言結構是不存在的。與此類似,結構也是在社會互動中得以實現並使互動過程具有秩序。吉登斯的這一論述,明確了行動是如何在日常的環境條件之下被結構化的,同時行動的這種結構化特征又是如何由於行動本身的作用而被再生產出來的,深刻地揭示了結構的特性以及結構與實踐的內在關聯。
  第三,結構既具有制約性又具有能動性。吉登斯指出:“我想再次明確地提出這條原理:社會系統的所有結構性特征,都兼具制約性和使動性。”¨這就是說,結構在構成行動媒介的同時,同時也構成對行動的制約,而且這種媒介和制約關系還通過行動者的實踐反復被再生產出來。具體而言,從結構中的規則來看,它不是冷冰冰的否定性的禁令或限制,而是可資利用的建構性因素。從結構中的資源來看,它也不僅僅是對主體的自由創造產生某種制約,還能為人的行動提供活動的可能空間,充當主體活動的媒介和工具。
  二、吉登斯的結構化理論為其現代社會變遷思想提供了思維範式
  所謂“思維範式”,主要指思維的方式和方法。按照庫恩的理解,“範式”主要有兩層含義:一方面,範式就是團體承諾的集合,它代表著一個特定共同體的成員所共有的信念、價值等構成的整體;另一方面,範式就是共有的範例,即方法,在整體中,它可以取代明確的規則以作為常規科學中其他謎題解答的基礎。他認為,後一種意義上的範式是更深層次的範式。本文在這裏所講的思維範式也是側重於後一意義來使用的。在一定程度上,吉登斯是吸收和繼承了馬克思的思維範式,即實踐的思維範式。這一思維範式也被解讀為生成性思維範式。吉登斯認為,社會與自然不同,人類雖然社會性地改造自然界,但自然界不是人類生產出來,不是人類行動的創造;社會盡管也不是由任何單個個人創造,但是它由每一個社會參與者創造並重新再創造出來,它“並不是一個‘預先給定的’(pre—given)客體世界,而是一個由主體的積極行為所構造或創造的世界”。就是說,人類社會不是預成性的、前定性的存在,而是在歷史的、具體的人類實踐活動中形成的,並且隨著人類實踐活動的變遷而轉變。
  實踐的思維範式或生成性思維範式,是對古代實體性思維範式和近代主體性思維範式的揚棄。在古代社會,由於物質生產力極其低下,人們無力掌握自己的命運,不得不依賴自然性的關系靠天去生存。這決定了人們的思維能力也是低下的,人們認為,外在的神秘的客觀力量掌握著自己的命運。這便產生了以追求絕對真理、永恒本質為目標的前定論的思維方式,即實體性思維方式。這種思維方式未能正確處理主體(現實的人)與客體(自然環境與社會關系環境)的辯證關系。人們熱衷於探尋事物的先在本質,從先在本質出發去演繹、推論事物的現在和未來。所謂主體性思維範式,是將主體作為其理論的最終的支撐點,人的理性成為支撐全部存在者存在的“阿基米德點”,這一思維範式是與近代以來人類的實踐方式相適應的。近代以來,人們的生存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人的主體力量不斷發展壯大,人的個性得到充分展示,人文精神的興起和自然科學的迅速發展使人類認識到自身的巨大力量,人類不斷擴展認識、改造自然和社會的深度與廣度。在人的主體性不斷得到張揚的同時,人類的思想與行為也走向了極端——人們錯誤地認為,自己是世界上至高無上的征服者、壓迫者,人類可以擺脫自然與社會的任何限制。如培根認為,科學的目的就是“拷打出自然的奧妙”,對待自然必須“在她漫步時緊追不舍”,使她成為“奴隸”,“強制令她提供服務”。實質上,近代哲學所高揚的主體性,只是一種抽象的關於人類存在的觀點,即將人類存在視為一種抽象的主體性存在,一種抽象的自我意識。在這裏,理性被視為人的本質,人們將主體作用於客體過程中凸現的主體力量加以抽象化、絕對化,頂禮膜拜,使之成為一種先驗的外在的權威力量,成為另一種“先在的本質”。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在一定程度上,吉登斯的現代社會變遷思想正是以實踐的思維範式或生成性思維範式為指導的。正是基於此,他堅決反對社會進化論忽視人的實踐活動對社會的構成性作用,把人類社會看做是基於先驗的動力、按照既定的方向不斷前進的過程。在他看來,自然的變遷與社會的變遷是有區別的。自然界的發展是盲目的、無意識的、自發的力量在起作用,是完全不自覺的過程,根本無需人的參與,如四季更替、天體運行、地震海嘯、花開花落等等,都沒有預期目的,只表現為有一定規律的客觀過程。社會歷史則離不開人,人類實踐活動構成社會的基礎,而實踐活動具有反思性。因而,社會變遷具有不確定性和偶然性。“從最基本和最一般的意義而言,任何社會變遷都是極其隨機性的。”進入現代社會之後,反思性由於抽象系統的發展而得以制度化、例行化,“思想和行動總是處在連續不斷地被此相互反映的過程之中”,現代社會變遷更加顯示出不確定性和偶然性。他說:“也許只是到了二十世紀後半期的今天,我們才剛剛開始全面地意識到這種前景是多麽地不確定。當理性的欲求替代了傳統的欲求時,它們似乎提供了某種比先前的教條更具有確定性的知識。但是,只有我們無視現代性的反思性實際上破壞著獲取某種確定性知識的理性,上述這種觀點才顯得具有說服力”。所以,吉登斯的現代社會變遷思想與其結構化理論所蘊涵的實踐的思維範式或生成性思維範式,具有本質性的關聯,後者是前者的基礎,前者是後者的體現。

  三、吉登斯的結構化理論為其現代社會變遷思想提供了研究方法
  吉登斯認為,以往現代社會變遷思想之所以陷入認識誤區,與其研究方法的弊端有直接的關系。客體主義者所使用的是實證主義的方法。這一方法源於培根的經驗哲學和牛頓——伽利略的自然科學方法,由法國社會學家孔德首先提出和使用。孔德認為,社會現象雖然比自然現象復雜,但在本質上二者並沒有什麽區別,它們都服從普遍的因果規律,所以,應該用自然科學的實證方法來研究人類社會。吉登斯批評指出,人類社會畢竟不能等同於自然界,實證主義方法所理解的社會規律只是社會現象的外在聯系,而不是社會現象間的內在的、本質的聯系。
  與客體主義者不同,主體主義者使用的則是人文主義的研究方法。他們強調的是社會與自然的差異性,認為社會的本質是人的主體精神的外化,是“精神世界”、“文化世界”。他們主張在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之間作如下區分:自然科學是關於“是什麽”的事實知識,而人文科學則是關於“應該是什麽”的價值知識。價值知識是指導人們行動“應該如此”的普遍性規範原則,它在人們行動中起著導向作用。吉登斯認為,人文主義方法看到了自然與社會的異質性,強調人自身的特點和價值因素,反對把人當做非人格的社會存在物,這是可取的。但它過分誇大了人的主體性、能動性,把結構對行動、客體對主體的制約完全抹殺了。
  吉登斯則以實踐的思維範式為指導,揚棄了上述方法,提出了“雙向闡釋”(doublehermennutic)的研究方法。“雙向闡釋”是指,一方面,社會知識的發展有賴於作為大眾的人們的實踐活動;另一方面,那些在社會科學的抽象化語言中被創造出來的概念,又不斷地重新反饋到、嵌入到它們最初由之提取出來的活動範圍即人們的實踐活動中去,社會的知識或明或暗地、或強或弱地作用於社會生活的各個範圍,在這個“反饋”過程中,它既重構著社會知識自身,也重構著人們的實踐活動、社會生活本身。這些知識、概念和理論,對它們力求分析的社會產生了改變的效應。現代社會是知識社會、信息社會,人們根據這些知識對自身行動進行改造和調整(反思)的過程,同時也就是這些知識不斷卷入現代性的生產與再生產之中的過程。但因為人類行動的反思性“實際上破壞著獲取某種確定性知識的理性”,所以,吉登斯指出,我們卻永遠也不敢肯定,在這樣一個世界中,這些知識的任何一種特定要素不會被修正。在現代社會,再沒有什麽知識仍是“原來”意義上的知識了,在“原來”的意義上,“知道”就是能確定。¨這些不可靠的知識不斷嵌入到社會中去,不斷地建構和再建構著現代社會,構成現代社會的基礎,從而使現代社會成為始終處於不確定狀態、難以駕馭的風險社會。
  四、吉登斯的結構化理論與其現代社會變遷思想的內容與結構具有內在的關聯
  吉登斯現代社會變遷思想的內容與結構,包括現代社會變遷的動力機制、制度分析、內在特征和目標構想等(這將在下一章詳細論述),都與其結構化理論緊密相關。在現代社會變遷的動力機制方面,吉登斯提出了時空分離、脫域和現代性的反思性等“三重驅動”。其中,“時空分離”、“反思性”均是結構化理論的重要概念與思想。現代社會變遷的“風險性”、“自反性”等特征,與其結構化理論也是一以貫之的。結構化理論提出,雖然人們可以通過反思監控自己的行動,但人的理性是有局限的,不能過高估計社會行動以及歷史過程的理性,人的認知能力始終是有限的,人的有意圖的行動也會導致意外後果,這種“有意圖行動的意外後果”(theun.intendedconsequencesofintentionalconduct)反過來進入社會生活之中,構成新一輪理性行動的未被認知到的條件,並理所當然地構成現代社會的基本內容和現代性的基礎。因此,現代社會必然凸顯出風險性。吉登斯還將結構化理論具體運用到個體心理結構的實踐研究中,揭示人的自我解放與悖謬等現代社會變遷的自反性特征。如他在《現代性的後果》和《現代性與自我認同》兩部著作中,以現代結構制度轉型為前提,研究現代社會生活的變化如何改變人們的生存空間和生存狀態,進而引起人的意識的深刻變化,然後又以變化了的心態去重構現代社會。
  在現代社會變遷的目標構想方面,吉登斯認為,結構化理論所揭示的人類的反思性,既導致了現代世界的高度不確定性,又提供了人類激進地改變歷史的機會,具有肯定的作用。為此,吉登斯設計出“後現代秩序”這一美好的未來圖景以及“激進政治”的社會政治策略。這一未來目標構想倡導人際溝通、對話和參與,主張實行能動性政治、依靠積極信任和責任感重建各種生活領域的團結,提倡民主與責任相結合的積極福利以及規範暴力的使用等,體現了人類能動性戰勝結構制約性的思想。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結構化理論;試析吉登斯現代社會變遷思想的理論基礎》其它版本

社會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