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尋常實奇崛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文化研究論文
論文作者: 陳超
上傳時間:2008/8/26 11:22:00

  劉福君走上詩壇已有十余年了。他剛出道時,正是詩壇上爭強鬥狠立派歸宗比誰更“先鋒”的年代。那時,在許多詩人眼裏,“先鋒”有兩種含義,一是表面修辞效果的晦澀,似乎誰的语言越疊床架屋越繞脖子,誰越先锋;二是題材上的比“大膽”,似乎誰越乖戾越違背人之常情,誰越先鋒。在此,先鋒竟成了某種降格以求的“捷徑”。在這種表演式的競技情勢下,源於日常經驗和本真心樞的詩歌自然就受到了遮蔽。
  劉福君是有智慧有定力的诗人。在我印象中,他外形高大孔武,內心卻頗為纖敏。其實當時他不是不了解如上的“捷徑”,但從未跟風仿效。在這個古老燕山草民後代的心中,詩歌源於誠樸的心靈和自己熟悉的日常生活;而對詩歌的衡估標準,是既古老卻又彌新的综合標準,“詩者,吟詠情性也”,故內容和形式不容分開——讓火焰的“形體”和“熱能”同時到場。特別是新世纪以來,他不斷精進,已形成自己特殊的詩歌話语方式,即通過細節來真切顯現心靈的紋理,詩歌語境要能在輕逸和透明中發散豐厚的生命意味。我看到,詩人沈潛於对心靈和藝術的雙重信義承諾,踏實而勤謹地寫作,近年來發表了大量引人註目的作品,走出了真正屬于自己的詩歌道路。
  新近出版的《母親》,是劉福君從自己大量詩作中按題材類別精選的一部诗集,這部詩集更為顯豁地呈現了詩人的創作個性。歌頌母親,眷念母愛,本是詩人們常常觸及的題材,但正因這個題材和情感的共識性,才使詩人真正面對著藝術創造力的難題。如何在共識中寫出個人化的會心?如何在龐大的“公分母”中最終不被“約分”?如何在普泛而濃密的抒情雲層中,劃出個人話语的閃電?這對詩人來說的確是一個嚴重的考驗。讀過這部詩集,我认為劉福君不但在“說什麽”上頗具“別材”,而且在“怎麽說”上也深富“別趣”。詩人經受住了情思與技藝的雙重考驗,他不僅對得起“母親”這個嚴肅而深摯的题材,更對得起“詩本身”的藝術尊嚴。
  這部詩集既是由一首首詩的珍珠串連而成,同時更可视為一個連貫的整體。我們知道,以整部詩集,集中去處理对母親的情感,難免會形成自我蹈襲,但可喜的是,劉福君的詩卻不給人以重复之感。我想,其中的奧秘之一是,诗人精當地把握了抒情與敘述的關系。特別是詩中獨特的敘述成分,是無法模仿的,使得劉福君的文本表達了公共經驗中個人的特殊性,而非個人特殊性之外的公共經驗。我們見過不少詩人寫的有關母親的抒情詩,它們的情感無疑是真實的,但它們很難打動我們,因為它們太肤廓不切,使詩之為詩的勁道在公共化的情感表達中被“蒸發”掉了。詩之為詩,應將真情固置於具體的、個別的細节,使之獲得更集中、更強烈的“目擊感”並直指人心。這樣的詩應是可以觸摸的晶體,而不是不見形跡的情感氣流。劉福君的诗飽含真情,但並沒有陷入無谓的濫情和易感,他采取的是敘述——細節化的抒情方式,使這些擇取於日常生活的本真細節,在瞬間突入了我們的眼眸和靈魂。
  ——比如,寫老母親對子女的慈爱,抓住了她每天只看子女所在之處的天氣預報,倒車鏡中久立的身影來呈现;寫母親的大度和寬懷,則以對挑剔婆母的忍讓和對惡人崔喜的祭奠來表達;寫貧寒的母親心懷憧憬,為後代能读書而點滴攢錢以致無數個冬天穿不上棉襖;寫母亲的善待生命,不僅以人、還以其對小青蟲、花喜鹊、小貓、小鳥的親昵呵護為觀照視點;寫母親的仁慈,是通过對乞丐劉肝兒和弱勢者王保慶的悉心幫助的細節展现;寫母親對家國的掛懷,是經由她對電視轉播中的姚明、吴儀的贊嘆和惦念折射出來;而寫兒子對母親的愛,則通過為母親洗腳、設置特殊的手機鈴聲、準备“永遠的家”體現……如此等等(其中每件事為一首詩,此處詩题從略),詩人隨其所見指點成詩,融抒情於叙述又何其深摯綿邈。這些“本事”意義上的細節是寻常的,但詩人卻帶领我們洞開了尋常中的奇崛之隅,並讓這些具體、鮮潤的敘述細節,浸漬了詩歌的情感,並深深捺入了讀者的心靈。詩人沒有以籠統的抒情去藻飾母親,他如其所是地呈現它們,反而在敘述中成功地運載了豐盈的情感。詩人精敏地把握了叙情與敘述的關系,他勘探、提煉、剔抉著一個个敘述性的細節,使它發光,使它鳴响,使它結晶,最終是“爽籟發而清風生”,讓詩与真在瞬間互贈了生活和藝術的魅力。
  與詩人恰當地處理好抒情與敘述的關系相應,劉福君還精敏地把握了詩歌中的輕與重,小與大,具象與抽象的關系。好的詩歌無疑應有質實的精神重量,但從詩的本體依據上看,詩歌畢竟是輕逸的生命靈韻或性情之光的飛翔。在許多時候,如何以輕禦重,以小寓大,以具象含抽象,就成為對诗人詩藝和真誠的雙重考驗。艾茲拉·龐德正是在這个意義上說,“技藝考驗真誠。如果一件事沒有用技藝去敘述,它的價值就比較差。”这裏,真誠不僅指情感發生學,更主要是指詩歌完成以後的審美成色——如果沒有詩的技藝,很可能你情感的真誠就要打很大折扣。我們眼見著不少的詩人,由於缺乏技藝的自覺,而把真實的情感活活寫“假”了。劉福君的詩歌寫作,體現了“小就是大,少就是多”的詩藝原则,在此,詩歌之大,不是指題材體積、語境幅度的龐大,而是敏悟力的強大,发散力的廣大。
  限於篇幅,且以《母親的上午》為例:
  上午十點/大地一片安靜/陽光把露珠提升到天空//母親走出老屋/看看遠方/远方山脈起伏/她/不推也不敲/而是慢慢地拿開柴門/左手拎著荊條籃/右手一根一根地摘著/籬笆上的豆角/一條青蟲爬在豆角的尖上/她小心地捏起來/彎著老腰把它輕輕放在地上/看它/歡快地爬向大地的深處//知了在樹上歌唱/陽光在母親身邊一根根生長/天地間生命擁擠/可在母親眼裏/沒有什麽不是生命/看風中彎折的草/母亲說/那是給大地磕頭呢
  在這首詩裏,小與大,輕與重,具象與抽象,幾組對應關系都奇妙地發生著彼此的激活、接引和轉化。詩中吟述了母親的上午,庸常得不能再庸常,她去籬笆上摘豆角,發現一只小青虫。她小心捏起它,彎腰把它輕轻放在地上,看著它歡快地爬向大地深處。這個小小的日常情境,在詩人筆下卻具有了令人心靈震動的力量。一條青蟲是“小”的,但折射出母親的良善之心卻是大的;一件日常本事是“輕”的,但母親對生命的呵護卻是重的。詩人的母親只是個不識字的農妇,她不懂得什麽高言大智,但她發乎淳樸心靈的良善,卻於波瀾不驚中直接抵達了塵世中“眾生平等”的極致。詩人這裏提煉出的小与輕,均以其超量的敏悟,令人深切地嘆息,並久久徜徉低回。這首詩還同時呈現了具象和抽象,或曰“具象中的抽象”品質。詩人最後写道,“天地間生命擁擠/可在母親眼裏/沒有什麽不是生命/看风中彎折的草/母親說/那是給大地磕頭呢”。面對這樣的結尾,我想到了杜甫所說的“篇終接混茫”。詩人經由一個具體的小敘述,最終達致抽象的生命哲思,這裏有對生命的贊嘆、眷念、感恩、擔待、悲憫、護持……如此等等。“青青細草,盡是法身”,这法身不是別的,而是一顆誠樸、善良的人心,是原生態深藏之下的良知的力量。在《母親的格言》《高速路邊的母親》《母親善良的欺騙》《母親的發現》《母親的目光》《山桃花的對面住著媽媽》《菊花豹對咱家有恩》《其實,母親也是詩人》《聽母親唱歌》等诗中,均不乏小與大、輕與重、具象與抽象的化若無痕的融合,在真切具體中卻富含了別樣的遙襟甫暢之感。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看似尋常實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母親》是一部從內容到技藝都頗有魅力的詩集。讀過它,我們仿佛緩緩進入了具體的燕山深處一个草民媽媽的生命史、心靈史,她細碎的日常生活本身和一幕幕的情感履歷。在詩人款款的吟述中(且吟且述,載吟載述),母親慈愛、劬勞、滄桑的一生被回放,母親的性情、為人處世風格也都得以真切地呈現。這篇文章,我只選擇談了詩人對抒情與敘述,大與小,輕與重,具象與抽象幾組辯證關系的精彩把握。限於篇幅,诗集中其它辯證關系,如技巧與誠樸、莊與諧、自由與限制在詩人筆下的恰當平衡,且留於讀者自行品藻。我以为,詩集《母親》是中國诗壇親情詩的重要收獲,當詩人問道:“母親是不是大地/母親的气息啊/是不是地氣/我們是不是種子?”我相信,讀過它的人都不難從靈魂深處挖掘出莊重的答復。
  
  ●專家評語
  閻 肅:《母親》這部詩集詩好、序好、照片好,乃最佳、甚佳、更更佳。  
  賀捷生:母爱是超越一切感情的偉大之爱。  
  王立平:福君的詩讓我這個久已不讀新詩的人重新燃起了對詩的激情。  
  高洪波:劉福君的《母親》,一腔心血,濃濃愛意,他向母親献詩之際,讓我們感受到樸素和真誠的力量,這力量直抵人的內心,而且綿延不斷。  
  雷抒雁:刘福君的詩都以真切的細節和故事表达出來,讓我們面對他的母親,如同站在自己母親面前,眼裏潮濕著,直想喊一聲:娘!
  讀劉福君的詩,又一次讓我想起我的母親,這便是他写作的成功。  
  張同吾:讀劉福君的《母親》,讓我深深地受到感動,讓我的靈魂同他一起在母愛中交融。  
  劉 章:劉福君寫母親的詩有根,他不是用笔在寫,而是用一顆孝子之心去發現,有細節、有形象、情真、意濃,一首詩是一顆孝心的火花,使人親切感動,甚至讓人落淚,讓人深思。  
  大 解:劉福君寫母親的詩,他動用的是人們共同的資源,通过詩歌,把一個人的母親置換為许多人的母親,並通過母親這个具體的人,展開那個时代人們的生存背景和精神背景。  
  郭秋良:《母親》是傳統优秀文化仁、義、禮、智、信和現代先進文化融為一鍋的“燕翅席”。  
  何 理:古今中外,寫母親的詩層出不窮,不勝枚舉,但整部詩集的詩都寫母親,收入的詩這麽多,恐怕還是前所未有的事兒。  
  劉 川:福君的詩集《母親》,成功之處當然還在他的簡單,敘事的簡單、口語的成熟運用,使詩接近百姓大眾,不做作、不賣弄、不搞小聰明、不玄天黑地、不裝酷賣乖,透明的情感自由流暢地抵達每一個讀者,如同抵膝對話,娓娓而述,聲聲入耳,親切溫暖。  
  張玉太:劉福君寫母親,不拔高、不矯飾,不借助華辭麗句,不追求時新手法,只是像在說家常,一往情深,娓娓道來。  
  葉玉琳:他是在取得了一個合格的兒子的資格之後才取得了詩人資格的,转身又將他的詩行增添到生活中去,讓我們看到,由於有了这些詩,母親變得更形象、偉大,生活也正在變得深邃。  
  薛 梅:读他的詩不需要費力去字斟句酌,他簡潔平白地勾勒出了母親一个個生活的輪廊,一入眼即入心,因為那份素樸的靈動和情意的底色撲面而來,洇染了你全部的想像和热愛。  
  劉蘭松:在物欲橫流的今天,當詩歌被冷落時,劉福君的诗集《母親》問世了。這是一部好書,給詩壇送來了一股春風,使詩壇為之一振,一種清新的氣息,滋润著每個人的心田。  
  周 舟:自己手扶母親的棺材泪未下,讀《母親》詩集我落下了泪。  
  李樹偉:“男兒有淚不轻彈”,但是當遇到劉福君《母親》詩集裏那些感人至深的母愛,我控制不住自己,流下的是感動的熱淚。  
  劉福堂:《母親》用樸實的感情、樸實的詩句,論釋了母親樸实的人生。其中的許多小故事,都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所感。讀了,感人肺腑、催人淚下。  
  吴懷東:《母親》,是用人格寫成的詩集。  
  秦 耕:讀《母親》,對心靈是一次洗禮,《母親》是一本勸善盡孝的教科書。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看似尋常實奇崛》其它版本

文化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