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從文化安全視角反思蘇聯解體的教訓

論文類別:文化論文 > 西方文化論文
論文作者: 趙子林
上傳時間:2012/11/28 8:30:00

[摘要]從國家文化安全的角度,對蘇聯演变和解體進行反思。其教訓主要有:切勿自我混亂:思想上理論上的混乱是蘇聯國家文化安全建设中最大的弊病和失誤。切勿自棄陣地:在西方長期進行和平演变的條件下自動放棄意識形态陣地是蘇聯國家文化安全建設的一個沈痛教訓。切勿自毁根基,對知識分子政策的失誤是蘇联國家文化安全建設的又一個沈痛教訓。一定要對西方的思想滲透保持高度警惕,並采取有效的對策。

[关鍵詞]文化安全;蘇聯解體;教訓

自有國家以來,文化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的一個重要方面(民族文化、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的安全是国家文化安全最核心的內容〔1〕)。欲滅掉一個國家,先毀滅其思想文化,欲征服一個民族,先斬斷其文化脈絡。這是統治者們慣用的思维。但在以軍事實力為主要竞爭手段的時代,文化安全在國家安全中的地位還未能充分凸显。20世紀後期以來,伴隨着冷戰的結束和經濟全球化的迅猛推進,和平和發展成为新的時代主題,以軍事安全為國家安全的主要內容的傳统國家安全觀遭到挑战,文化安全在國家安全中的特殊地位和重要作用日益凸顯出來。中國共產黨十六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始終要把國家主權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增強國家安全意識,完善國家安全戰略,健全科學、協調、高效的工作機制,有效應對各種傳統安全威脅和非傳統安全威脅,嚴厲打擊境內外敵對勢力的滲透、顛覆、破壞活動,確保国家政治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信息安全。”把“文化安全”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說明“文化安全”已經成為我國政府關注的重點,也為我們研究和制定國家文化安全理論和政策指明了方向。
歷史是一面鏡子,以史為鏡,可以知得失、知興亡。
蘇聯作為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其國家建設的經驗教訓對我們彌足珍貴。在開放的環境下順利推進中國的社會主義现代化建設,同時全力確保國家文化安全,需要我们深入研究和總結蘇联演變的教訓,以資鏡鑒。本文由於篇幅所限,無意去全面探究蘇聯演變以至解体的原因教訓,此處只是從國家文化安全的角度,就蘇聯演變和解体進行一些反思。
(一)切勿自我混亂:思想上理论上的混亂是蘇聯國家文化安全建設中最大的弊病和失誤。
蘇聯意識形態從其形成和確立時期起就存在着“先天不足”的情况。〔2〕在一個經济文化落後的國家裏首先建設社會主義,這是蘇联現實的社會環境,其面臨的困難與挑戰可想而知。社會主義思想的創立者馬克思恩格斯並沒有給後來的實踐者一個十分清晰的藍圖,其思想的精髓是實事求是。列寧對這種不利的條件有著清醒的認識,他特別反對從本本出發談論社會主义,主張在實踐中不斷加深對社會主义的理解和認識,從實際情況出发制定社會主義建設的理論、路線和方針。
遺憾的是,列寧的這條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在其逝世后並沒有得到很好的貫彻實施。斯大林執政以後,以固守“本本”、脫離實際為特征的教條主義日益嚴重。1938年《聯共(布)黨史簡要读本》出版以後,這種現象得到迅速的發展。蘇共的理論思想工作逐漸变成了對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的,特別是對斯大林语錄的解釋。蘇共在宣传馬克思主義理論時,把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尤其是斯大林的一些設想當做神聖不可侵犯的教條,把他们的一些詞句奉為經典,機械地向人们灌輸,既不強調革命導師的理論、觀點產生的歷史條件,也不聯系本國的实際情況。曾任蘇聯科學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所長的阿爾巴托夫對此感受頗深:“对生活的整個一套安排,似乎從自由自在的大學生年代開始,都是在培育未來的政治家、理論家和新闻記者去用別人的思想,即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经典作家’、斯大林(一般說引用斯大林的话要比列寧的話多二三倍,比馬克思思格斯的話多五六倍)、當時被確認的其他‘領袖’以及《真理報》的近期社論(它們很快就會過時)的思想去寫作、講話,甚至思考(盡管是很細心和審慎,要不然就有可能遭遇很大的麻煩)。一句話,我們根據自己的經驗都懂得正在形成一種奴化意識。”〔3〕斯大林去世以後,教條主義雖然受到批評,但文章和論著中引經據典、死啃書本、為某個“權威”的论點進行註釋、論證和恭维,千篇一律,形式主義,理論根本不觸及現實存在的問題,仍然是司空見慣的。〔4〕因此“實際上都沒有擺脫思想僵化和教條主義的束縛”〔5〕。正如有的研究者指出,“僵化的理論教條和意識形態,使馬克思主義失去了它所固有的特性———革命性和科學性的高度統—,從而也喪失了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功能。”〔6〕面對日益凸顯的各種社會矛盾和危机,戈爾巴喬夫走上了另一個極端。“他在政治改革上的急进冒險主義,實際上是對歷史上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斯大林理論教條的一種反叛,一種極端反應,而正是這種極端反應導致戈爾巴乔夫改革的方針路線错誤,造成蘇共瓦解、蘇聯解體,把一個雖有諸多弊端但畢竟尚還強大的蘇聯推進了深淵。”〔7〕戈爾巴喬夫以“新思維”替代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否定馬克思主義的阶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學说,鼓吹抽象的、超階級的、全人類的共
同價值,主張全人類共同利益高于一切。他批判蘇聯的社会主義是一種“變形的”、“被扭曲的”、“官僚主義的社會主義”,它在社會生活各個領域形成“垄斷”:共產黨的領导是共產黨對政權的霸占,造成了“政治壟斷”;生產資料公有制的建立妨礙了人們對所有制的選擇,造成了“經濟壟斷”;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指導影響了吸收人類先進的思想,形成了“精神壟斷”。這些壟斷導致了各方面的“異化”現象:“政治壟斷”導致“人與政治、政权的異化”,“經濟壟断”導致“人與生產资料、財產的異化”,“精神壟斷”导致“人與文化的異化”。
因此,改革就是要“根本改造整個社會大廈———從经濟基礎到上層建築”,“形象地說,要炸毀一切”,以便消除垄斷、克服異化。辦法是實行多元化,具體說來就是:取消共产黨的領導,實行多黨制;取消無產阶級專政,實行“普遍民主”;取消生產資料公有制,實行私有化,建立以私有制為基礎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取消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指導,實行意識形態多元化。總之,蘇聯要建設的“不僅是人道的社會主義,而且是民主的社會主義”。
戈爾巴喬夫“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思想路線實質上是對馬克思主義的彻底“修正”,但對於長期處于教條主義禁錮中的蘇聯共產黨和人民群眾來說,這種理論卻有着極強的迷惑性。它從根本上搞亂了人們的思想,抽掉了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存在的思想基礎和合法性,成為“蘇聯演變的決定性因素”〔8〕。
無论是固守經典詞句的教條主義,還是變革馬克思主義的修正主義,其思想實質都是對馬克思主義的背離,都會“造成極其严重的後果,甚至亡黨亡國,在這一點上蘇聯的教訓是極其深刻的”〔9〕。
(二)切勿自棄陣地:在西方長期進行和平演變的條件下自動放棄意識形態陣地是苏聯國家文化安全建設的一個沈痛教訓。
有研究指出,從1917年起到1953年止的36年是蘇聯意識形態形成、確立、加強和鞏固的時期,從1953年開始到1991年12月為止的38年則是蘇联意識形態從一個報端向另一個極端發生轉變,直至到上世纪80年代末發生劇變和質变的時期。〔10〕在1953年以前的幾十年間,蘇聯的意識形态基本上是在與世隔绝、封閉和孤立在一國范圍內的。這固然同苏聯當時所處的被封鎖、被包圍的外部環境有關系,但蘇聯采取的閉關鎖國的對外政策也進一步加劇了與世隔絕的狀態。
斯大林試圖在绝對“凈化”的環境中維護和保持自己意識形態的純潔性,長期采取禁止人們接觸本國和國外非馬克思主義東西的全封閉政策。斯大林解说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被推崇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發展的頂峰,對斯大林本人的個人崇拜也日漸登峰造極,蘇聯社會被渲染成社会主義已經建成、正在向共產主義過渡的人間天堂。與此同時,蘇共在意識形態領域采取的方法和手段卻又是簡單的、粗暴的。以書報檢查制度為例,蘇聯的書报檢查制度從刪改列宁晚年著作、禁止《給代表大會的信》和其他文獻,到限制發表馬克思主義文獻中一切对斯大林理論模式不利的文本;從查禁包括布哈林在內的一切反對派著作,到鎮壓国內一切有獨立見解的、違背斯大林教條的理論學術著作;對國內外和西方文獻甚至封堵到了禁止“唯心主义”和所謂“無思想性、敷衍塞責”一類作品的地步。這就使查禁的範圍極其寬泛,設限标準的外延無限擴大。經過这樣的封殺、鎮壓,全社會萬馬齊喑,除了因循守舊、人雲亦雲的理論教條干萬次地為人們所重復以外,思維和理論上的創新根本談不到。〔11〕這樣的意識形態只能是表面繁榮而實质貧乏,難以真正占領人们的頭腦。
蘇共20大赫魯曉夫的秘密报告造成了更大的混亂。
“蘇聯的亂,实質是先把思想搞亂了,而思想的乱又是從對斯大林的全盤否定開始的”〔12〕,“赫魯曉夫的報告改變了整個社會運動的方向,也改變了每個人的精神狀態”〔13〕,此後,蘇聯整個社會的思想氛圍發生了重大變化。愈來愈多的人不再相信共產黨,不再相信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失去了理想和追求,玩世不恭或憤世嫉俗的情緒有所增長,追求金錢和物質享受成為生活目標。這種變化为自由化思潮的進一步泛濫準備了思想上的條件。


赫魯曉夫對斯大林的全盤否定开了否定蘇聯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之先河。在國內外敵對勢力的鼓動下,一股歷史虛无主義的思潮在蘇聯蔓延開來。這股思潮的興起,始於揭露蘇聯歷史上的阴暗面,起初是一些描寫斯大林時期问題的文藝作品,後来蔓延至史學界、理论界和輿論界。
到1987年初,蘇聯境內就出現了重新評價历史的運動,並在全國範圍內逐漸形成一股強大的否定歷史的思潮。他们在報刊上大量揭露蘇共历史上犯的各種錯誤,特別是斯大林時期的種種“罪行”,進而攻擊和否定十月革命,否定列寧,否定馬克思主義和整個蘇聯共產黨。他們攻擊十月革命是少數暴徒發動的政變,使俄国離開了“人類文明的正道”, 70年社会主義道路是“歷史的迷誤”;他們把現實社會主義制度說成是“极權社會主義”、“官僚專制”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非但毫無成就可言,而且給人們帶來的“只是災難”;社會主義是一部“不光彩的歷史”,必須與之“一刀兩斷”、“徹底決裂”。一时間,“告別過去”、“炸毀過去的一切”等口號充斥輿論,成為宣傳的主調。
分析这股思潮興起以至泛濫的原因,有研究指出:這是蘇共中央以戈爾巴喬夫為首的修正主義領導集團提出和推行人道的民主社會主義路線的結果。戈爾巴喬夫上臺不久就提出民主化、公開性、多元論的方針。他主張的民主化,是不分階級、不講專政和集中的民主,為反共势力的崛起打開了綠灯;他主張的公開性,是“毫無保留、毫無限制”的發泄,專門揭露並大肆渲染歷史上和現實生活中的陰暗面和消極現象;他主張的多元論,是允許否定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指導作用的言行合法化,聽任資产階級政黨猖狂進攻和資產階級思想自由泛濫。於是,書刊检查制度放松了,後來還完全取消了; 1986年中央的兩家刊物換了領導。他們的頭頭被換成了自由共產主義色彩的“60年代人”; 1987年5月,停止了對美國之音以及其他反蘇廣播电臺的幹擾〔14〕……所有這些民主、公開、多元,都是“單行道”,只準發表反共反社會主義的言論,不準針鋒相對地進行批判;只準反共勢力毫無阻礙地組織集會、遊行、罷工,不準共產黨進行反击。在這條方針、路線指引下,敵對势力的手腳被放開了,可以肆元忌憚地進行反共反社會主義活動,而共產黨自己的手腳卻被捆住了,動輒得咎,只能聽任敵對勢力攻擊,束手待斃。蘇聯解體前曾任蘇聯部長會議主席,親歷了蘇聯解體全過程的雷日科夫在《大國悲劇:蘇聯解体的前因後果》中這樣說,“戈爾巴乔夫和中央政治局在宣布向公開性、言論自由、全面民主化过渡的同時,並沒有把對於從斯大林時期起就在許多方面被《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歪曲的黨和國家的歷史加以科學、客觀、慎重地重新審视的主動權抓到自己手上,卻把這一极為尖銳的、具有強大震撼力的信息工作交到了自己的潛在敵人手上。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那些人後來果然成了公開的敵人,並以此為自己贏得了真理和正義鬥士的美稱,而且還因此贏得了如果不是帶領社會大多數也是带領相當一部分人前進的可能”〔15〕。
意識形态領域的鬥爭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列寧早就說過,“問題只能是這樣:或者是資產階級的思想体系,或者是社會主義的思想體系。這裏中间的東西是沒有的。
因此,對社會主義思想體系的任何輕視和任何脫離,都意味著資產階級思想體系的加強。”〔16〕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陣地的丟失為蘇聯的演变和覆亡埋下了苦果,蘇共在意識形態和思想戰線上的主動權喪失殆盡,“當敵人向蘇聯和社会主義發起實實在在的進攻時,黨的意識形態‘機器’竟完全喪失了行動的能力。”〔17〕整個蘇聯社會彌漫著嚴重的信仰危機,社會不满情緒不斷加劇。正是在这個意義上說,“意识形態的變化是蘇聯演變的先導”〔18〕,“蘇東崩潰首先是信念的崩潰”〔19〕。
(三)切勿自毀根基,對知識分子政策的失誤是蘇聯國家文化安全建設的又一個沈痛教训。
討論—個國家的文化安全問題,對知識精英的政策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方面。而“苏聯共產黨及其領導人對社會上特別是知識界、文化界出現的各種不同觀点、意見和思潮采取簡單壓制方法,把許多原本可以通過正常的思想交鋒和鬥爭爭取過來的人,或是推到了自己的對立面,或者将他們趕入‘地下’,為日後的劇變奠定了基礎”〔20〕。在蘇聯演變乃至解體的過程中,知識分子扮演著重要角色,一批知識分子在兩條道路的激烈鬥爭中站到了资本主義一邊,成為推翻社会主義制度的“先驅者”。
蘇聯知識分子曾经與工人階級、農民階級一起創造了建設社會主義的輝煌業績,取得了衛國戰爭的偉大勝利,在科学、文學和藝術創造中也取得了光辉成就。然而,與此同時,蘇聯知識分子也曾經在多次的政治運動中遭到壓制和批判,知识分子的作用和地位始终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视,在嚴密的行政領導和組織控制下,知識分子的作用始終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揮。到戈爾巴喬夫時期,由於改革方針的錯误,政治局勢發生動蕩,知識分子終于站到了蘇共的對立面,拋棄了蘇共,拋棄了蘇聯式的社會主義。
分析蘇聯在知識分子問题上的失誤,突出的有如下兩點:其一,苏共在理論上始終沒有解决好知識分子的地位和作用問题。有研究指出:把革命前的知识分子,包括長期從事生產鬥爭和科學實验的知識分子統統稱之是“為地主資產階級服务的”“舊知識分子”,這種提法有失偏頗。
30年代後期,斯大林雖然宣布,在蘇維埃政權下培養出來的知識分子是“新型知識分子”,但始終不承認知識分子是作為社會主義国家領導階級的工人階級的一部分。〔21〕在1927年12月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大會報告中,斯大林把知識分子同新經濟政策期間出現的新資產階級摆在一起,報告中列舉的甲條是工人階級,乙条是農民,丙條則是“新資產階级、知識分子”。斯大林在报告中說:“新資產階級的特點就是他們與工農相反,沒有根據滿意苏維埃政權。”因為,“我們工業的進展、我們商業機關和合作社機關的進展,以及我們國家機關的改善,有利於工人階級,有利於基本農民群眾,而不利於新資产階級,不利於一般中等階層特別是城市中等階層,所以這些階層對蘇維埃的不滿情緒日益增長。”這裏所說的“中等階層”,實際上就是指的知識分子。〔22〕其二,在政治上,知識分子不仅受到歧視,而且在歷次政治清洗和批判運動中,知識分子總是首當其沖,受害最深。尽管從文本中我們可以找到蘇聯領導人關於知識分子重要性的大量論述,但从蘇聯對知識分子的政策實踐來看,蘇共實際上存在著严重的對知識分子的不信任。
鑒於知識、技術在現代社會發展中所起到的突出作用,一般來說,沒有哪個领導人會公然無視知识分子對國家建設的重要性,因而相關論述總是可以找出不少。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党對知識分子是否具有最基本的信任,到底是“信任並重用”還是“懷疑但利用”。總體說來,蘇聯的知識分子政策偏重於後者。
中央党校張榮臣教授在分析“蘇共知識分子政策的失误”時就指出,列寧以及後來的蘇共“不把知識分子看成可依靠的部分”。〔23〕列寧認為,他們是在资產階級社會裏受的教育,“當政權已經掌握在無產階級和貧苦农民手中的時候,當政權在這些群眾的擁護下提出自己任務的时候,我們要在資產階級專家的幫助下來實現社會主義的改造,這些專家是在資產階級社會里受的教育,他們沒有見過另外的環境,也不能想象另外的社會環境,因此,就是在他們非常真誠和忠於自己工作的情況下,他們也是滿腦袋資产階級偏見,同垂死的、腐朽的、因而進行瘋狂反抗的資產階級社會有著他們覺察不到的千絲萬縷的聯系”〔24〕。斯大林則認為,“舊知識分子中最有影響最有技能的一部分人,還在十月革命的初期就脫離了其余的知識分子群眾而反對蘇維埃政權,并實行怠工。這一部分人因此而受到了應有的懲罰,被蘇維埃政權機關粉碎和驅散了。後來,其中保全下來的大多數人都被我國的敵人招募去做暗害分子和間諜,從而自絕於知識分子的隊伍。舊知識分子中技能較差而人數較多的另一部分人,在很長時間內還在原地踏步不前,等候‘好日子’的到來,但是後来他們看來是不抱什么希望了,這才決定去供职,決定和蘇維埃政權和睦相處”〔25〕。他認為,過去那種認为知識分子“是一種異己的、甚至是敵對的力量”的觀點“是有理由的”,對他們“懷著一種不信任心理,甚至往往变成一種仇視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26〕勃列日涅夫更是明顯歧視知识分子,原蘇共領導人利加喬夫在2000年秋天曾谈到:當年我們實行這樣的做法,每接受三個工人入黨,才能接受一個工程師入黨。
另一位原蘇共領導人盧基揚諾夫則說:自勃列日涅夫上臺以來,蘇共基本不再接受知識分子入黨,只在工人、農民、幹部和军人中發展黨員。〔27〕“疑而用之”註定了蘇聯知識分子命運的坎坷。政治上無法得到信任和重用,而當運動到來時,知識分子往往又首當其沖的。蘇共對於知識分子的這种態度導致了蘇聯知識分子作為一个群體被推入了反對派的阵營。〔28〕當長期受到禁錮的思想領域的一旦打開閘門,知識分子长期被壓抑的反叛情緒如火山般爆發。他們先是填補“歷史空白點”,實際上是發起對蘇共七十年“罪行”進行清算的運動,接著是要求社會民主,取消蘇共的領導地位,再接著就是用三權分立的西方式民主制度取代苏維埃制度。知識分子阶層最終成為這場不流血的“社會革命”的領導者。
(四)一定要對西方的思想滲透保持高度警惕,並采取有效的對策。
20世紀蘇聯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打破了原有世界格局,令西方資本主義世界惴惴不安。顛覆社會主義政權、消灭社會主義制度成為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的一項重要對外戰略任務。為此,他們施行過軍事幹涉、武裝進攻的一手。

但隨著社會主義政權的日益巩固,在武力行動屢遭挫敗後,从20世紀50年代起,他们轉而采用具有隱蔽性與欺骗性的和平演變手段,打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尼克松在《真正的和平》一書中曾說:“我们的目標應當是使它們參加我們兩种制度之間的一場和平競賽,這會促进它們的制度發生和平演變”。“从長遠來看,在決定蘇美之爭的結果方面,和平競賽與保持我們的軍事遏制能力同樣重要”。〔29〕他強調應“更多地采用政治、經濟、文化的手段,特別是意識形態的广泛持久滲透手段達到促進和平演變的目標。”〔30〕西方和平演變戰略在蘇聯演變過程中起了作用,這是不爭的事實,但作用的程度到底如何?政治家和學者們紛紛給出了自己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和平演變是蘇聯演變和解體的決定性因素。如英國前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夫人就認為,和平演變戰略起了決定性的作用,裏根主義是使蘇联垮臺的主要原因。她說,裏根在“社會主義必敗,美國必將更強大”的信念支持下,抓住蘇聯當時集中精力發展軍事力量,而其他方面薄弱(如物質基礎)的弱點,通过堅決發展“戰略防御計劃”,最終拖垮了蘇聯。她還说,正是“裏根打了並且打贏了冷戰”。“他是根據一種深思熟慮和精心制訂的原則來設法降伏苏聯人的”。“最終導致這個邪惡帝国垮臺的就是美國的戰略防禦計劃”。〔31〕國內外也有一些學者持相同或類似的看法。
另一種觀點認為和平演變只是蘇聯演變和解體的重要條件,屬於外因,不能將蘇联解體直接歸因於西方的和平演變。曾參與執行和平演變政策的原美國駐蘇大使馬特洛克說:“造成蘇聯解體的,並不是西方的政策。而是蘇聯自身政治进程的失敗”,“美國不可能從外部推翻蘇聯政權,在此方面的直接嘗試反而會加強该政權”,“結束共產黨在蘇联的統治並非美國政策的明確目標”,“美國和西方對蘇聯的解體沒起多少作用,其作用僅僅在於,他們所支持的政策有助于創造使蘇聯解體的條件。是蘇聯國内的政治勢力,而不是外部的敵對勢力,應該對沒有建立起一個可接受的聯盟負責”。〔32〕尽管馬特洛克的這番話有為美國和西方推脫责任之嫌,但也的確點出了問題的本質。如果說真是西方的和平演變導致了蘇聯解體,那讓人無法理解的是:距離美國近在咫尺的古巴,自1959年建立社會主義制度以來,美國曾武裝幹涉,實行經濟封锁、禁運、制裁、培植古巴反對派,不遺余力進行演變、顛覆、破壞,卻至今未能將其演變。而擁有核武庫的超級大國蘇聯怎麽就被和平演變了呢?正因為如此,對蘇聯解體的原因作了較深入研究的美國學者大衛·科茲就明確反對和平演變導致蘇聯解體的觀點,他說:“無法想象,中央情報局連在美國大門口的菲德爾·卡斯特羅都消滅不了,竟有能力策劃把蘇聯這樣的超級大國搞垮。”〔33〕陸南泉等人也提出,“說西方對蘇联東歐搞和平演變,不错。西方也在中國搞和平演变,為什麽在中國不能得逞,在苏聯東歐卻能得逞?對這個問題不能簡單地下結論,還要分析更加深層的內部原因”〔34〕。
我國國內學者大部分也持這種觀點。畢竟外因是条件,內因才是根據,外因只有通过內因才能發揮作用。学者們認為,“蘇聯解體的根本和關鍵原因在執政黨的變質。決定命運的關鍵因素在於是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在領導這個黨,执行的是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思想路線和政治路線。黨的變質引起思想路線的變化———思想路线的變化引起社會根本制度的变化———社會根本制度的變化導致蘇聯的最終解體。”〔35〕大衛·科茨也說,“蘇联解體的真正原因來自蘇共內部”〔36〕。筆者贊同此論。
辨清西方和平演變戰略在蘇聯演變和解體中的作用並不意味著對之可以有一丁點的忽視,恰恰相反,和平演變戰略在蘇聯東歐的成功實踐已經用殘酷的事實給我們敲响了警鐘,其“更多地采用政治、經濟、文化的手段,特別是意識形態的廣泛持久渗透手段”和註重“將希望寄托在社會主義國家第三、第四代人”的特點使得它的確是“一個精明厲害的戰略”。〔37〕西方國家已經從中尝到了甜頭,必將作為一项長期戰略實施下去,对此,我們必須保持清醒的头腦,在積極擴大對外开放中防止和平演變。

參考文獻


〔1〕陳宇宙.文化軟實力與當代中國的國家文化安全〔J〕.天府新論, 2008, (6).
〔2〕〔4〕〔10〕〔13〕〔21〕江流,等.蘇聯劇变研究〔M〕.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1994. 158, 171-172, 165-166,173, 55.
〔3〕王立新.蘇共興亡論〔M〕.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2007. 289.
〔5〕〔29〕吴仁彰.蘇聯東歐劇變與馬克思主義〔M〕.世界知識出版社, 1998. 31, 200.
〔6〕〔7〕〔11〕馬龙閃.蘇聯劇變的文化透視〔M〕.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5. 26, 25-26, 384.
〔8〕〔12〕〔18〕周新城.對世紀性悲劇的思考:蘇聯演变的性質、原因和教訓〔M〕.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0. 23,11, 10-11.
〔9〕〔30〕〔37〕曹長盛,等.苏聯演變進程中的意識形態研究〔M〕.人民出版社, 2004. 26, 487, 359.
〔14〕〔15〕〔17〕[俄〕尼·雷日科夫.大國悲劇:苏聯解體的前因後果〔M〕.徐昌翰,等譯.新華出版社, 2008. 13-15, 16, 16.
〔16〕列寧選集:第1卷〔M〕.人民出版社, 1995. 326-327.
〔19〕黃葦町.蘇共亡黨十年祭〔M〕.江西高校出版社, 2002. 237.
〔20〕曹澤林.國家文化安全论〔M〕.軍事科學出版社, 2006·298.
〔22〕〔27〕劉克明.蘇聯共產黨與蘇聯知識分子〔J〕.東歐中亞研究, 2002, (5).
〔23〕〔28〕張榮臣.苏共知識分子政策的失誤〔J〕.理論視野, 2008, (10).
〔24〕列寧選集:第3卷〔M〕.人民出版社, 1995. 546-547.
〔25〕〔26〕斯大林选集(下)〔M〕.人民出版社, 1979. 472, 472.
〔31〕〔32〕汪亭友.克裏姆林宮的紅旗因何墜地:蘇聯演變的根源探究〔M〕.當代世界出版社, 2004. 15, 31.
〔33〕郭欣根.苏聯解體原因的幾種主要觀點述評〔J〕.社會主義研究, 2003, (2).
〔34〕陸南泉,姜長斌.蘇聯劇變深層次原因研究〔M〕.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99. 138.
〔35〕吳恩遠.近年來国內外學界對蘇聯解體原因研究綜述〔J〕.世界歷史, 2009, (1).
〔36〕李慎明.歷史的风:中國學者論蘇聯解體和對蘇聯歷史的評價〔M〕.人民出版社, 2007. 96.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從文化安全視角反思蘇聯解體的教訓》其它版本

西方文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