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圖像構築意義——談“零度寫作”下意義的生成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現當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齊曉倩
上傳時間:2008/12/5 11:33:00

   【摘要】“零度寫作”方式以文字代替畫筆,通過圖像的組接述說了一些現象的客觀存在,同時寓评價於事實之中,實現了事物中彰顯意義的效果。看似圖像雜亂無章,但安排其實都是受制於作品的內在聯系和最後目標。“零度寫作”方式在受到“消解意義”的批評之下,“圖像手法”證明了舊的意義不存在並不意味新的意義不再來,更不意味着意義本身不存在,因為固定不變的意義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變化中的意義。

   【关鍵詞】圖像;意義;後现代;零度寫作
  
  文本意義的呈現通常有兩種方式:一是外賦意義;一是事物中彰顯的意義。外賦意義在理性時代古典現實主义創作中經常用到,為實现意義的外現,作者通常采用語言評價的方式明確的傳達權威意誌和愛恨褒貶,讀者可以直觀明了。但在後现代主義語境下,意义不再是主體的清晰意向的產物,也不是在主客體之間的穩定的指涉關系中生成的,而僅僅是在所指的無限的、摸棱兩可的遊戲中生成的。“零度寫作”方式正是這种語境的生成,有人就此批評“零度寫作”消解了意義,使作品成了無中心無意義的空殼。其實批評家們所講的“意義的消失”是很难存在的。如果要講“消失”,也只能是舊意義的消失,這種舊意義是與傳統所認可的“不变的本質”、“隱藏的深度”、“絕對的真理”密切聯系在一起的,但現在這些以本质為基礎的永恒真理瓦解了,依附在他們身上的意義自然也就不復存在了。但舊的意義不存在並不意味著新的意义不再來,更不意味著意義本身不存在,因為固定不變的意義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變化中的意义。所以“新小說”派代表人物羅伯—格裏耶恪守客觀的原則,采用意義的派生方式,寓評價於事實之中,實現了現實事物中彰顯意義的效果和道德評價通過圖像的組接來實現。在此筆者將以“圖像”為切人點,探討羅伯—格裏耶小說作品中“零度”之下圖像世界構築的意義效果。
  “图像”究其實質是一种進入創作者內心的“符號”,是一種“有意味的形式”(德國哲學家恩斯特·卡西爾評)。它的特點就是在物質現象中蘊涵精神意義實質,既有與自然實體相連保持其獨立的客觀性,又在精神上與相應的意義呼应。而且圖像還具有直觀性、自然在場性、現實性和反解釋性。“零度寫作”的客观性正與圖像的這一特點不謀而合,罗伯—格裏耶用文字代替畫笔,用敘而不議的手法意在告訴人們有些現象是客觀存在的。如在《窺視者》中,作者以大量的图像代替了傳統小說中的世界、生活、情景、人物,也代替了連貫的情節和故事。他舍去了作案動機、作案過程、兇手將受何審判等傳統寫作模式,而用圖像化描寫為我們構築了一个真實的客觀物質世界。這個世界是由這樣幾個層面组成的:
  第一層面是大海、海浪、海鷗、輪船、汽笛、码頭、防波堤、燈塔等,它們以其独立的存在組建了主人公馬第雅思3個小時的船上生活。
  第二層面是各種大同小异的房屋、家具、廣場、咖啡店、酒店、大路、小路和叉路以及植物,它們構成了馬第雅思在島上兩天零9个小時的生活。
  第三层面是糖果、彩色糖果紙、香煙、香烟頭、一段繩子、手表和手提箱以及租來的自行車,它們是馬第雅思的身邊物,時時提醒著他的行動和存在。
  作者對這三個層面的物的詳细描述是通過圖像形式加以突出並貫穿整部小說的。物所構築的圖像使案件被做了空白處理,但不能因此說案件不存在了,作者反復著重描寫的彩色糖果紙、三個煙頭、丟失的繩子,不斷的提醒人們兇殺案存在著並不斷發展著,暗合著讀者追蹤兇手的思維邏輯,把各種可能性的結果導向一個最終的歸宿。從這個意义上說,羅伯一格裏耶拍攝下的一幅幅視覺圖像,達到了把事物存在的各個不同剖面斷斷續續、零零星星地反映出來,並揭示出事物的实在性和多樣性的目的,從而實现了他通過描寫事物的表面來揭示實质的主張。
  還有在《嫉妒》中,傳統意義上男女相愛因有第三者而引發的嫉妒的故事演化成了特定事物不斷重復出现的圖像,零碎化、片斷化但卻细致具體使一個又一個細節、场景、動作構成了一幅又一幅圖畫,圖畫之精美生動有絲絲怡人之詩意。如在阿ד梳頭”與“头發”的幾節優美細膩暗香浮動的文字裏展示著優美有质感的“圖像”。有的批評家就此開始批評這些圖像雖然美好但卻毫無意義。其實,频繁出現於作品中的圖像是經過作家挑選的,這些純粹、無序、片斷式的一系列千變萬化的圖像所組成的高强度、高飽和的連續之流公然對抗著傳統的系統化及其敘事方式,雖然難以將些許图象連綴為一條有意義的信息,但仍然是一種“有意味的形式”,並未從根本上拋棄傳统的表象與本質,內容與形式,美觀與真實,言辭與意義等這一系列古老的二元对立關系。一個嫉妒者眼中的妻子、一個可能是在等待“情人”到來的女人在梳理自己美麗的長發、一種因等待而內心焦慮而用不停地梳頭排解心绪的女人……這一切於題目“嫉妒”不正好相契合嗎?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在文本中,各類圖象的剪贴或許淩亂無序、松散重復,而且各種圖像片斷在文本內的左沖右突在某種語境中產生的主題或意義又大相徑庭,但這種內部拆解力的不斷滋生使文本在模糊狀態中呈現出的意義具有無限多解性。如《橡皮》中對警察瓦拉斯一天的調查给予了詳盡的描寫。通过他的調查我們看到人們對杜邦之死竟會有許多不同的看法:警察局長羅倫認为杜邦很可能是自殺但未遂,然後死在手術台上;杜邦的前妻認為他絕對不会自殺,因為杜邦從來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灰心喪氣;年輕的侦探則認為杜邦是被他的私生子槍殺的,因為他的私生子长大了,想獲得大筆的生活津貼,而杜邦拒絕支付。並且他認為杀杜邦的兇手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杜邦的老女仆史密斯太太則懷疑茹亞爾醫生是兇手,因為杜邦當時只受了一點輕傷,是被接到醫院以後才死去的;當警察局傳訊郵局的職員時,職員看到了瓦拉斯在場,異常震驚,“一个罪犯居然親自領導案件的調查”;杜邦的朋友馬爾薩则認為警察局長已經給兇手們收買了,是兇手的同伙。各人憑借著自己的觀察和感悟,自己所掌握的材料,站在不同的觀點上,得出了彼此相互矛盾的結論,撲朔迷離,谁是真正的兇手仍然是一個謎團。而帶有讽刺意味的是——杜邦根本就沒有死。書中還有其他的一些描寫也是模棱兩可的,這一切大概是作者故意設置的迷霧,目的就是呈现出多種多樣的存在,只是為证明存在的偶然性和意義的豐富性、多變性。20世紀初是上帝死亡的时代。隨著現代文明的發展,科学技術瓦解了上帝的神聖性,在尼采振聾发聵的“上帝死了”的呐喊聲中,傳統信仰的根基被連根拔起,人類一下子失去了永恒的道德依托,發現自己腳下的大地並非如想象中那樣堅實,而只是一块飄浮的陸地。世界的飄浮不定,使羅伯—格裏耶無法給自己的圖像世界定下一個清晰的尺度和準繩,所以導致了圖像的模糊不清。在作品中他無力給他的主人公設置一個合理的結局,也無法就自己的圖像世界給讀者一個心悅誠服的解釋,因为在他看來,在失去確定性的世界中,任何解釋都有可能是錯誤的,要繼续得到正確的解釋,只有拒絕做出任何解釋。所以他有意無意地在故事敘述中有所保留,只是希望把現象擺出來,告诉人們有這麽一回事,至於各種現象之間的關系,他從不作分析說明,不想、也不能去作分析说明。
  看似雜亂無章的圖像安排其實是受制於作品最後的目標和內在聯系。《嫉妒》中,由於嫉妒,敘述者對弗蘭克的行踪特別關註,無論弗蘭克來访或離去他都在以專註的眼神跟踪觀察,弗蘭克來往的必经路上的所有景物他都盡收眼底,芭蕉樹的排列行數、被砍倒的芭蕉樹的棵數以及還生長著的芭蕉樹棵數,這些照相機式的枯燥的數字他都精確地計算並記錄下來,小河邊架橋的工人站立的位置、架橋木料的長度和直徑以及架橋工程的進展情況等都精細地映人觀察者的眼簾,還有弗蘭克走后阿×的所有動作和反應都在叙述者的觀察之下,這一组組由景物的細致描寫所組成的圖像流正是直接指向了敘述者“嫉妒”的心緒之下。这些從社會意義的角度看,作家把“嫉妒”作為一種手段和眼光,他用不偏不倚地方式觀察社會、觀察人生、觀察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來達到忠實地記录客觀事物、原原本本地展現紛繁復雜世界的目的。羅伯一格裏耶所描述的嫉妒也許正是荒謬的、冷漠的西方世界人與人之間關系的一種表態。表面看来,夫婦之間彬彬有禮,融洽和諧,沒有矛盾,互不幹涉,但是,丈夫無法深人地理解妻子,妻子也無法深人地理解丈夫,他們都只能以冷靜客觀的態度從旁觀察對方。默默地觀察,平靜得令人驚奇,這無论如何也不是人之常情。夫婦之間这種無法溝通、無法理解,各自心懷鬼胎的令人窒息的沉默,比起急風暴雨式的強烈嫉妒行为的爆發,也許更加令人可怕,更加令人不寒而栗。資本主義後現代社會的高速發展,對人來說是一種压力,這種力量驅使著人、駕驭著人,人被“異化”了。“異化”導致了人的孤立,使人失去了與周圍世界的某種和諧的心理联系,人開始懷疑真實世界與自己眼中所看到的,或者與頭腦里所認識到的感性世界是否一致。敏銳的文學家首先感知到這一點,采用物化精神和混淆虛實的方式,試圖按事物的本來面目去看待它們,嘗試突破人們固有的觀念,把人類精神直接化為物質的、空間的真实。在此基點上,羅伯—格裏耶打碎事物原本的形象,撕裂其原來在人心理上的或者邏輯上的聯系,他再根據物化精神的需要,将這些破裂的形象重新組合,於是便有了文本中的獨一無二的圖像世界,看上去都是半截的、不完全的。而正是這種陌生化效果促使人們打破思維慣勢,從日常世界的框框中跳了出來,重新審視身边那些我們早已習以為常的事物,从而發現在表象謊言掩蓋下的真相。面對這些我們還能認為意義不存在嗎?
  
【參考文獻】
  [1][法]羅伯—葛利葉.嫉妒[M].李清安,沈誌明譯.廣西:漓江出版社,1987.
  [2][法]阿蘭,羅布—格裏耶.橡皮[M].林青譯.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
  [3][法]羅蘭·巴爾特.寫作的零度[A].結構主義文學理論文選[C].1992.
  [4][法]羅伯—格裏耶.未來小說的道路[A].柳鳴九.新小說派研究[C].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6.
  [5]伍鑫甫.現代西方文論選[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83.
  [6]柳鳴九.新小說研究[M].北京:中國科學出版社,1986.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用圖像構築意義——談“零度寫作”下意義的生成》其它版本

現當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