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主義與樂觀主義的贊歌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現當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肖玉蘭
上傳時間:2009/12/29 13:35:00

  [摘要] 詩劇《女神之再生》以女媧煉石補天的古老神話為題材,在“五四”新文化運動狂飆的感召下,溶匯了歌德的思想,進一步發展了女媧創造了新生活和建設新生活的性格特征,在徹底毀壞的基礎上,讓她去重新創造充滿光明與勢力的太陽,深刻的揭示了破壞和創造的二重性主題。詩人以誇張的手法,塑造了性格各異的人物群像。全詩格調雄渾,節奏和諧,洋溢著濃厚的英雄主義和樂觀主義情調。
  [關鍵詞] 女神 再生 英雄主義 樂觀主義
  
  詩集女神是以詩劇《女神之再生》開篇的,它與《湘累》、《棠棣之花》共同組成了《女神三部曲》。詩劇開頭援引歌德的《浮士德》第二部結尾的詩句:“永恒之女性,領導我們走。”它通篇貫穿著這一中心思想。正是那些強烈反對專制、反抗帝王的眾女神,在堆積著“男性的殘骸”的廢墟上,重新去創造新鮮的太陽。這同《浮士德》的神女瑪甘淚最後導引死去的浮士德與“光明聖母”相見的結局有著神似之處。當然我們不能把《女神之再生》簡單地看成是《浮士德》的移植。因為這篇詩劇的主幹,是我國古代神話女媧煉石補天的故事。詩人郭沫若根據我國這一古老的神話題材,在“五四”新文化運動狂飆的感召下,溶匯了歌德的思想,進一步發展女媧創造新生命和建設新生活的性格特征,沒有讓筆下那些“古神聖女”繼續去做修補殘局的“補天”工作,而是在徹底毀壞的基礎上,讓她們去重新創造充滿光明與熱力的太陽。
  “五四”時期,郭沫若追隨過歌德,從歌德思想和創作中吮吸了異域的鮮美的果汁,但他沒有忘情於古老中國文化這棵已獨自標出的參天大樹;相反,由於他對中國古代神話傳說的精深研究,使他註意到了中外神話故事的許多共同特征,並在他的文學創作中把二者凝聚在統一的藝術結晶體裏,形成了他的作品的宏大結構和瑰麗色彩。
  《女神之再生》深刻地揭示了破壞和創造的二重性主題。詩劇一開始寫天地晦冥,風聲、濤聲傳來了洗劫的喧鬧聲,織成了“罪惡底交鳴”,甚至“倦了的太陽只在空中睡眠,/全也不吐放些兒熾烈的光波”。眾女神從“生命底音波”裏聽出預兆,表示“新造的葡萄酒漿”,“不能盛在那舊了的皮囊”;她們走出神龕,齊聲唱道:“我們要去創造個新鮮的太陽,不能再在這壁龕之中做甚神像!”詩人借古代神話中顓頊與共工為爭奪帝位進行的戰爭,憤怒譴責了歷代統治者專制獨裁的暴虐行徑,譴責了南北軍閥之間的混戰給人民群眾帶來的災難。一位農人呻吟道:“我心血都已熬幹,/麥田中又見有人宣戰。/黃河之水幾時清?/人的生命幾時完?”詩人揭露黑暗,詛咒戰爭,抨擊專制,反對改良,是為了換取一個新生的、光明的世界。因此,詩人通過女神的歌,表示了不願再做女媧式的修補殘局的工作,提出了“待我們新造的太陽出來,/要照徹天內的世界,天外的世界”的偉大抱負。
  在詩人的心中、筆下,這些走出了神龕的女神,充滿了理想和希望,她們一再地禮贊和謳歌太陽。太陽實際上是“五四”革命精神的同義語,是理想與光明的象征,它使長期在封建專制主義壓迫下的中國人民“感受著新鮮的暖意”。在《女神之再生》裏,再生了的女神,以歡悅的心情唱道:“太陽雖還在遠方,/太陽雖還在遠方,/海水中早聽著晨鐘在響:丁當,丁當,丁當。”這些詩句,於黑暗冷酷的現實中,吐露出一線光明;它充溢著樂觀主義的情趣,讀了使人精神振奮。
  但是,應該指出,這晨鐘的響聲畢竟是微弱的。正如詩劇結尾寫的:
  諸君!你們在烏煙瘴氣的黑暗世界當中怕已經坐倦了罷!怕在渴慕著光明了罷!作這幕詩劇的詩人做到這兒便停了筆,他真正逃往海外去造新的光明和新的熱力去了。諸君,你們要望新生的太陽出現嗎?還是請去自行創造來!我們待太陽出現時再會!
  詩人用明麗的彩筆,在詩劇裏給我們設計出一幅理想社會的藍圖,描繪了一個合於自己所憧憬的美妙的境界。但是,倘若我們進一步追問:這個理想世界是什麽樣子?它在哪裏?詩人受著時代的局限,無法告訴我們,他只好要求受到感染和鼓舞的“諸君”去“自行創造”。
  所謂詩劇就是戲劇的詩化,它把戲劇的結構、成分融化在詩的情感、韻味之中。郭沫若稱歌德的《浮士德》,是“一部靈魂的發展史”、“一部時代精神的發展史”,便包括了戲劇和詩歌這兩種因素。作為戲劇,它有人物、故事情節、戲劇沖突,有較完整的結構形式;但作為詩劇,它被詩的情感、風韻所統轄和消溶。正如俄國評論家別林斯基所指出的:“戲劇把史詩和抒情詩調和真情起來,既不單獨是前者,也不單獨是後者,而是一個特別的有機的整體。”《女神之再生》便是這樣一個有機的整體。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這篇詩劇,從戲劇構成而言,它塑造了顓頊、共工、女神群體、百姓群體等人物形象。如顓頊,自稱是“奉天承命的人”,上天派他來做“元首”,“統治天下”。他的領袖欲很強,性格剛愎而暴戾。共工也是受著權勢欲的煽動,一想做“皇帝”,瘋狂地同顓頊爭奪帝位,表現得兇殘而愚昧。他同顓頊廝殺遭到慘敗,便怒觸不周山——北方之天柱。於是山體破裂,天蓋傾倒,世界變成一片渾沌,共工、顓頊及其黨徒死於血泊中,遍地是“男性的殘骸”。女神群體則象征著慈祥純潔,她們追求的最終目標是民主和平。她們本來是在這“優美的世界”中,“吹奏起無聲的音樂融”,但是,邪惡的戰爭破壞了她們寧靜的生活,她們終於覺醒了,從此不再做煉石補天的工作,懂得了徹底破壞和重新創造的道理。
  浪漫主義詩人喜歡運用誇張的手法,尤其是通過神話題材更使這種誇張達到最妙的境界。如渲染共工野蠻的破壞——戰敗以後與其黨徒竟以神奇的力量撞不周山,“折天柱,絕地維”,致使天崩地裂。這時在舞臺上出現雷鳴電火,屍骸狼藉,周圍籠罩在恐怖的、淒慘的黑色氛圍中。詩劇自此顯然已經獲得了出奇制勝的藝術效果,詩人正是從這些富於特征和神秘意蘊的各種奇特現象中揭示美——一種悲劇快感。
  郭沫若是一個偏於主觀的抒情詩人。詩劇雖然取材於神話,反映遠古時代的人事,卻分明熔鑄了詩人的主觀情熱和美學理想,他的自我已經滲透在奇特的、優美的詩意詩境之中。當魔鬼之間的戰爭結束以後,女神們感受著新鮮的暖意:“——我們的心臟兒,好像些鮮紅的金魚,/在水晶瓶裏跳躍!/——我們什麽都想擁抱呀!/——我們唱起歌兒來歡迎新造的太陽罷!”女神的這種歡樂與追求,便是詩人自己在“五四”高潮期的喜悅情調和期待著我們民族實現“圓滿人格”的寫照。作為一個詩人,他的浪漫主義的創作基調,決定了他在古人身上註入了更多的“主觀性”,他常常是不可遏止地將自己的思想感情生活體驗貫註在藝術形象裏,在詩句裏。當戰爭結束、四周被黑暗包圍的時候,眾女神在議論:“——破了的天體怎麽處置呀?/——再去煉些五色彩石來補好他罷?——那樣五色的東西此後莫中用了!——我們盡他破壞不用再補他了!”這顯然是詩人對軍閥統治的黑暗的社會現實所表示的徹底的否定態度,而不是遠古期剛從龕穴中走出來的女神所具有的生活實感和所能達到的思想境界。
  沈從文在《論郭沫若》一文中認為,“五四”詩壇“把郭沫若的名位置在英雄上,詩人上,煽動者或任何名分上,加以尊敬與同情。”郭沫若在詩壇上一出現,便以那大氣磅礴、光芒四射的浪漫主義詩篇,去把“五四”青年的心弦撥動、智光點燃。英雄主義成為他那時很可寶貴的文化品格。
  雄渾的格調,和諧的節奏,構成了詩集《女神》的重要的藝術特色。詩人以博大渾融的氣勢,給我們展示了一幅堅毅、拓大、明快、活潑的歷史畫卷:那些庸俗醜惡、淺薄狂妄的魔鬼死去了,女神們從此獲得了再生。死了的光明更生了,死了的宇宙更生了。詩劇末尾,通過眾女神的合唱,詩人以汪洋恣肆的筆觸和重疊反復的詩句,著力渲染了“迎接新造的太陽”的歡樂場面。“丁當,丁當,丁當”的鐘聲反復被敲響,它既以“葬鐘”預告著天狼末日的來臨;也以“晨鐘”昭示著一輪紅日即將從海面上冉冉升起;更以“酒鐘”宣揚著女神們“欲飲葡萄觥”,為新造的太陽祝福。這些都是“五四”青年的英雄氣概在詩劇中的形象化的反映。執著現在、展望未來、尋求光明的積極態度,使詩劇洋溢著濃厚的英雄主義和樂觀主義的情調。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英雄主義與樂觀主義的贊歌》其它版本

現當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