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威廉·華茲華斯生態倫理思想研究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現當代文學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楊靜
上傳時間:2011/6/20 16:52:00

  論文摘要:生態失衡、環境惡化的現實使得人類不得不反省生態危機的社會根源,呼喚新型的生態倫理範式的建构,而威廉·華茲華斯的作品正閃现出生態倫理智慧的光芒。從當代生态理學關註的核心問題:自然的价值、人類中心主義和工業批判、人類的生態責任诸方面切入,對威廉·華茲華斯詩歌中的生態倫理思想进行了深入探究,指出其思想具有超越其時代的遠見,在生態危機重重的今天,對於社會良性生态倫理建構具有重要的啟示和指導意義。
  論文關鍵詞:生態倫理;華兹華斯;自然;人類中心主義;生態責任
  近年來,隨著生態困境的頻現,生態思潮日益波瀾壯闊,英國及世界文學史上最偉大的詩人之一——威廉·華兹華斯的生態意識及其對现代生態學、生態文學、生態批評的貢獻被逐漸認識并受到肯定,但遺憾的是對华茲華斯生態觀的理解與研究卻多流於文學表面,缺乏從生態倫理学範式的角度對其生態前瞻性以及維系其詩學理念內在統一和邏輯性的生態倫理思想的剖析與探究。本文擬從當代生態倫理學關註的核心問題:自然的价值、人類中心主義和工業文明、人類的生態責任等層面切人,從生態倫理建構的角度探究華茲华斯的生態倫理思想,以期對今天社會良性生態倫理建構具有啟示和指導意義。
  一、生態危机呼喚生態倫理思想建構
  人類社會步人二十一世紀,物質文明取得極大發展,但同時人類對自己唯一的家園——地球卻也負債累累。工業化進程造成對自然資源的掠奪性開采和環境汙染的日趋嚴重,極大地破壞了自然界的生態平衡,人類的生存陷入深重的危機之中。面對生態困境,人們不得不反省“我们究竟從哪裏開始走錯了路”。
  什麽是生態危機的社會根源?人類的发展是否一定要以自然的毀滅作為代價?自然與人之間應該是一種什麽樣的關系?顯然西方傳統的倫理學給予了人们錯誤的指導,“它从未考慮過人類主體之外的事物的價值。它在强調人與自然、科學與倫理学的分割時,發展了一種自然界没有價值的科學和倫理学。在這一框架下,人成為唯一得到道德待遇的物種:他只需依照自己的利益行動,並以自身的利益對待其他事物。這种倫理觀念鼓勵了一种對自然不加約束的行為,是造成人对自然界的掠奪,形成環境危機的重要根源”。
  生態危機呼喚著一种新的倫理思想的建構。正如歷史學家唐納德·武斯特在其《自然财富》(TheWealthofNature)中所述:“今天,我們正面臨生態危機,不是生態系統作用的結果,而是我们的倫理系統作用的結果。为了盡可能地度過危机,要求我們準確地認识我們對自然的影響;而且要求我們認識那些倫理系統並運用這種認識去變革伦理系統。”
  倘若我們打算繼續生存下去,那就必須喚醒潛藏在內心深層的自我意識,構建一種新的倫理範式,用道德甚至法律的力量來維護它。顯然,這种新的倫理範式必須基於生态規律,吸收自然科学、人文科學的成果,重新解讀人与自然的關系,承認並強調自然的內在價值,革命性地對人類中心主義思想提出挑戰,把道德義務的對象擴展到整個生态系統,倡導一種與大自然協調相處的生活方式,這種新的倫理範式即生態倫理學範式。
  二、華茲华斯的生態倫理思想
  華茲華斯一生隱居英國中西部湖區的自然山水中長達五十幾年.他以朴素清新、自然流暢的文筆熱忱地謳歌大自然.創作了大量歌詠自然的作品,被稱為“大自然的詩人”。而今在生態危機重重的現實語境下存對生態危機的根源追溯過程中,重讀華茲華斯的作品。發現這位“大自然的詩人”追求精神生態.肯定自然的價值,反對人類中心主義對自然的肆意掠奪.批判工業文明對自然生態及精神生態的摧殘和損害.呼喚人類擔負起生態責任,其理念折射出當代生態倫理學思想的奕奕光芒,其生態倫理智慧顯示出了超越時代的、被后世社會發展所證實的遠見,對於當今社會建構良性生態倫理範式不乏重要的啟示和指導意義。
  1.自然的價值
  歐洲人對自然的理解往往是多種涵義的,就其根本意義來講,自然是為人類發展提供必要物質資料的場昕,人類與自然的關系即征服与服務的關系。另外。於宗教的情懷,在他們眼中自然的樣式也是神的安排.自然之中無不體現着神性。而在華茲華斯眼中.自然既不是超驗的,也不是泛神論的.而是人类生存休戚相關的精神之所。

  華茲華斯在詩作中描述了大量的自然美景:《早春命筆中大地網春时的百鳥爭鳴、百花鬥艷,威斯敏斯特橋》清晨的寧靜、太陽的華美初照,太阳早已下山中皎潔的月光.《廷騰寺》旁的流泉瀑布、叢林果閌。如果說對自然美景的描述只是生態學描述,屁然美景誘发詩人對它產生了強烈的情感:“山中有歡愉.泉中有生趣”’。大自然的美麗使詩人炊欣鼓舞。明月艷陽、山川河流、花木鳥蟲都是歡樂的觸發剎.即便是在孤獨憂傷時。美麗的自然也予人安慰和喜悅。
  美是生态倫理學的基礎。美不是一個可推論出倫理標準的範疇,但是人類对美的直覺產生了能激起倫理行為的某種關系。倫理學家斯蒂文森認為:生態學描述和倫理學的規定之間是能夠通融轉換的.中情感是關鍵的转換器一。自然美景带來的強烈的情感為詩人的生态倫理思想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正如詩人詩中所述,“生命力散發出天然智慧,歡愉示真理”。大自然所帶來的快樂情感使詩人認識到了真理自然的偉大價值,它遠遠超越了簡單的工具價值,也不僅只停留在審美的層面。華兹華斯認為自然是“最純真信念的牢固依托.心靈的乳母、导師、家長。全部精神生活的靈魂”。自然界支撐著一切生命。它豐富多彩,生生不息,給人希望,凈化人類的情感和思想。
  2人類中心主義批判
  當我們考察人類作為生物的自然性時。我們就會發現人類與地球上的其他生命形式有著共同的特征、相似的進化過程並與它們共有一个生態環境。如生態伦理學者泰勒所說,“人是地球生物圈自然秩序的一個要素。因此人類在自然系統中的地位與其他物種的地位是一樣的”。只關註人類一個物種福利的人類中心主義思想是膚浅片面的,每一個物種擁有同等的天赋價值、平等的道德權利.應當同样得到道德關懷。重讀華茲華斯的作品,會發現詩人早已建構了基於敬畏生命.尊重自然的道德準則.深深悲哀於狹隘的人類巾心主義帶来的傷害。
  《憲跳泉》集中體現了華茲華斯對人類巾心主義的抨擊。在爵士的瘋狂追趕下,美麗的公鹿走投無路縱身跳下山崖,死在清泉邊。爵士并不同情公鹿的死亡,為了炫耀反而在鹿死的地方修造華屋繼續作樂。肆意改造自然最後带來可怕的災難.鹿跳泉一帶變成最荒涼的地方。在诗人看來.鹿的痛苦是一個具有伦理道德意義的問題。“如果一個動物能夠感受苦樂,那麽拒絕關心它的苦乐就沒有道德上的合理性。它們有理由和人類一樣獲得道德權利.也擁有人類應予关心的權益”。詩人呼籲:“我們的歡情豪興裏。萬萬不可/羼入任何微賤生靈的不幸”。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华茲華斯批判了認為只有人類關系才涉及道德範疇的“人類中心主义”話語,更預期了20世紀末深層生態倫理學理論的許多重要思想,尤其是今天的“動物權利”思想。詩人描述公鹿死後自然徹底異化則體現出自然界持續生存的權利遭受破坏之後其對所受侵犯的挑戰.暗示了大自然的權力。從這個意义來講,詩人的道德境界又已超越了動物福利这一層次,他肯定自然的權力與利益,並暗示生命是同時並存、相互依賴的。大自然的穩定和生機取決於生命形态的豐富,而不取決於是否有一種物種能夠輕而易舉地戰勝和统治其他物種。因此,《鹿跳泉》的故事實際上體現了華茲華斯的道德准則:敬畏生命.尊重自然,而這正是當代生態倫理學最基本的道德規範。
  3.工業文明批判
  18世紀末至19世紀上半期,工商業的突飛猛進給人類帶来了巨大財富,人類在物質利益的驅使下,憑借著新生的科技力量无所顧忌地進行著破壞性和掠夺性的生產和經營活動,無情的機械文明使人們喪失了固有的悠閑生活與美好的本能,人類和大自然之間原本和諧共存的關系被破壞,最下層的勞動者生活艱辛。诗人在他的作品中描述《塌毀的茅舍》《西蒙·李》《女游民》的悲慘命運,農夫為了養家糊口不得不賣掉自己心愛的《最後一頭羊》。這些作品直接表達著詩人對工業文明和人類無盡貪欲傷害自然以至傷害人類自己的不滿與悲哀。
  同时,華茲華斯也批判工業文明所帶來的生活導致人的身心疲憊和精神枯萎。華茲華斯這樣描述他自己所處的時代:英格蘭成了“死水汙池”,“自然之美和典籍已無人贊賞”,“淳風盡廢,美德沦亡”。“我們在人類的愚昧與罪惡中耽擱已久,被迫觀看那些悲苦的情景,哀傷、失望、惱人的雜思、混淆的是非、衰竭的熱情、最後是盡失希望的本身以及希望的對象——所有這些都折磨著我的内心!”。在他看來,人类是如此冥頑不靈,不能吸取大自然的教益,不敬畏自然。在物質利益的驅使下,人類歧視、侵犯大自然及與人類相互依存的自然界的生靈,這是可悲的人类自身的道德精神的墮落。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4.生態責任呼喚
  生態責任即人類對自然整體的責任,也就是人類应該怎樣對待自然,它是人類基于對生態規律及生態知识的了解與認同而衍发的。在從對生態學描述的理解到對倫理學規定的認同与執行的轉換過程中,情感促使心理發生微妙的變化,使人領會在自然生態规律中蘊含著的人類責任。顯然,自然的美好帶來的歡愉情感及工業文明與人類中心主義傷害自然而帶來的悲哀促使華茲華斯感悟到了人类的責任,詩人以眾多作品抨擊自然與人截然對立的傳統觀念,呼籲人類承擔生態責任。
  在《責任頌》中,華茲華斯強調責任的重要性:責任是“指路的明燈”,“防範或懲罰過錯的荊條”。只有責任“律令威嚴”,能夠“伸張了正氣”“叫世間昧昧眾生終止無謂的爭鬥”。詩人請求責任女神賜予人類“自我犧牲的意誌”,使人類“謙恭而又明智”,呼吁人類“竭力盡心,將你(自然)侍奉”。華茲華斯呼喚人类承擔責任,保護、回饋自然,在《泉水》中,詩人指出對于大自然千萬不要“做無謂的爭鬥”“;在《勸誡》中他又告誡人们:不要從“大自然的書上把这珍貴之頁撕下”,因為“凡現在使你著迷的一切,從你插手的日子起就消失”。為了保護和回饋自然,詩人也呼喚物質生活簡單化,他贊美簡樸的生活,反對過度的物質欲望。在《倫敦,1802年》中,詩人就抨击簡樸生活、高尚思想和心靈的平和等在當時都消失了,而“侵吞掠奪,貪婪,揮霍無度”成了“崇奉的偶像”。诗人呼籲遵從自然,把人類社會的發展、經濟的增長、物質的需要限制在生態系統可以承載的限度内,追求簡單的物質生活和丰富的精神生活,這正是當代生態倫理學家們認為人類應盡的生態責任。
  “生態倫理思想處理的是人與自然的关系,目的是使之和谐統一。因此人類最高的生態责任是守護和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諧統一,回歸自然、融人自然是生態倫理思想的最終籲請。華茲華斯在許多作品中贊頌人與自然和谐的美好,勾畫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在《兩個懶散的牧童——地牢峽瀑布》中,少年在山巖下的草地上、陽光裏,歡快地吹奏著風笛,山中的鹿角草和狗尾草裝點著他們的帽子,林中的鳥兒不停地高歌,千萬只出生不久的小羊都在山坡上。詩人推崇這世間最為安詳的理想美景:自然沒有受到人為的破壞,人類和其他生命共存於這个呈現著美麗、穩定與完整的生命共同體。甚至在詩人看來,人類也完全可以如同《序曲》第五卷中溫德爾湖畔的小男孩一般,與大自然神交;或者象住在鴿子泉邊人跡罕至地方的姑娘露西,擺脫塵世纷擾、摒棄社會贊許需要,直至生命停息,“天天和巖石樹木一起,隨地球旋轉運行”。显然詩人認為:當人真正融入自然之後,人的靈魂就永駐天地之間,無論他的肉體是否存在,人都將永遠與自然朝夕相伴。而這正是人類回歸自然的最高境界,也履行了人類最高的生態責任。
  三、華茲华斯生態倫理思想的现實意義
  人類歷史常常不是線性發展的,必須殷殷回首,以撿拾不該遺落的可貴的人文精神和生存經驗,使前行之路少一些誤區。探究威廉·華茲華斯作品中体現的生態倫理思想,發現詩人追求精神生態、反對人類肆意掠奪自然,呼喚人類對於自然的責任,他以其獨特的人文關懷對自然的價值、人與自然的關系乃至社會发展與人類的責任作出了全新的解釋,這些解釋驗证了他超越其時代的生態倫理思想,為當今人類社會良性生態倫理範式的建構提供了重要的启示和指導。聆聽他穿越時代的生態倫理呼喚,折服於其偉大遠見,更體會到人類不可推卸的生態责任。
  也許正如勃蘭兌斯所述,“華茲華斯的真正出發點.是認為城市生活及其煩囂已經使人忘卻自然,人也因此受到懲罰;無尽無休的社會交往消磨了人的精力和才能,損害了人心感受淳樸印象的敏感性”。那么,何不跟從詩人的呼籲:“起來!朋友,且开顏歡笑,/憑什麽自寻煩惱?/依山的斜日漸漸西垂,/傍晚金黃的光焰,/把清新爽目的霞彩柔輝,灑遍青碧的田園。/啃書本——無窮無盡的憂煩,/聽紅雀唱的多美!/到林間來聽吧,我敢斷言:/這歌声飽含智慧。”
  仔細傾聽大自然這首最美好的詩歌,認識它賦予的智慧與真理;感受自然對人的美好影響,從自然的領悟中學習,與之同生共榮,最大限度地做到和諧相處;放弃以人類的意願作為惟一判斷標準,放棄以先進的科技文明算計、盤剝和掠奪自然,賦予人與自然的關系真正的道德意義和道德價值;勇敢地承担對於自然的責任,避免犯更多更可怕的錯誤,這可能就是诗人希望給予人類生态倫理建構的啟示。作為自然之子,我們也必須全面認識自然的價值,努力去认識自然規律、生態系統,進而將认識到的生態系統的整體利益和內在規律作為人类一切觀念、行為、生活方式和发展模式的根本出發點,並以此為基础,建構將道德範疇涵蓋一切自然物的生态倫理的新範式.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做到與自然和谐相處,在人——自然——社會這個动態三維坐標上,真正做到可持續发展。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對於威廉·華茲華斯生態倫理思想研究》其它版本

現當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