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五四時期對照下的中國當代文學翻譯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現當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李中強
上傳時間:2011/8/30 10:33:00

  論文關鍵词:當代文學;文學翻譯;譯介
  論文摘要:五四時期的文学翻譯在眾多大家的推动下達到了一個相當的高度,在開啟民智、宣傳进步思想、譯介國外文學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貢獻。與之相對比,中國當代文學翻譯也进入了一個非常繁榮的時期,但是和五四時期的文學翻譯相比照後,不難發現其中存在的問題和危機。
  
  一、引言
  
  第四次翻譯高潮,也就是改革開放至今這一次翻譯高潮的出现帶動了整個翻譯界的全面發展,中國的文學翻譯也達到了五四以來的又一個高潮。競相重譯重印外國古典文學名著成了翻譯界出版界的熱點,外國文學名著成為炙手可熱的東西。我國每年出版圖書的百分之三四十都是翻译圖書,而其中文學作品,尤其是名著的翻譯出版占據了相當大的比重。
  
  二、當代文學翻譯取得的成績
  
  在中國經濟日益繁榮的今天,中國的翻譯界和出版界也在幾乎同步跟踪翻譯出版外國文學作品,比如幾乎是和諾貝爾文學獎評定同步推出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翻譯本。文學翻譯的選擇開始多樣化,翻譯以文學性和審美價值为標準,而文學翻譯的出版也越來越規模宏大,不斷有文学翻譯叢書湧現,國外著名作家的作品也被結集,甚至全集出版。 [1],比如11卷的《莎士比亞全集》,28卷的《狄更斯文集》、30卷的《巴爾紮克文集》等。
  在英、法等通用語種作品的翻譯蓬勃發展的同時,小語種作品的翻譯出版也呈現出繁榮的景象,僅以2006-2007年为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紅》,捷克诗人塞弗爾特的《世界美如斯》,捷克文學巨臂赫拉巴爾的《嚴密監控的列車》,等等譯介進國內後,幾乎都成為暢銷書或廣受關注的作品。
  當代文學翻译似乎呈現出一種繁榮的景象。
  
  三、五四時期文学翻譯的特點
  
  談到文學翻譯就不能不談到中國文学翻譯在五四時期達到的高潮,在這一時期的翻譯文學無论是從構成元素、題材、種類、翻譯語言風格都達到了推陈出新、競相繁榮的程度。翻譯文學對本土新聞學從文學觀念、文藝思潮、以及文體建設上都提供了全新的滋養。翻譯文學作品向中國大眾譯介了個性主義、人道主義、民主、自由、平等、科學等概念,從思想上為當時新文學的發展提供了豐厚的養分,促進了新文学的啟蒙、發展、壯大。尤其值得指出的是翻譯文學作品中表現的個性主義和人道主義得到了當時中國讀者的極大歡迎,催生了“易蔔生”、“泰戈尔”、“拜倫”等在中國的長盛不衰。這一時期的文學作品除了啟迪民智、向民眾灌輸民主思想以外,文學作品的形式也涵蓋甚廣,比如兒童文學名著也大量的譯介進來,《愛麗絲漫游奇景記》、《木偶奇遇記》等當時譯介來的兒童文學作品時至今日仍在為中國的少年兒童耳熟能詳。
  與此同時,五四时期的譯壇一改過去以譯介西方主要國家文學的做法,對對被壓迫民族文學的翻譯投入的註意力也越來越大,《新青年》、《小說月報》、《創造》季刊等的編者和譯者懷著一種介紹西方先進的資產階級文化以對抗當時中國的封建文化的目的,懷著一種引進外來文學以建設中國新文學的目的,[2]向中國讀者譯介了“安徒生”、“羅曼·羅蘭”等,同時對波蘭、南非、保加利亞等文學作品也多有譯介,對東方文學的分量也逐漸增加,日本、越南、朝鮮等民族的作品也多有譯介,泰戈爾的翻譯更一度形成熱潮。
  就翻譯文学的功能而言,五四時期的外國文学譯介對本土文學的發展也起到了很好的推進作用,催生了許多新的文學形式,白話小說、新詩、話劇等的出現都與文學翻譯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文學翻譯對新詩和話劇的誕生和發展的作用更加明顯,如胡適用白話译出的《關不住了!》(Over the Roofs),不僅開創了胡適本人新詩的“新紀元”,而且也開創了中國現代新詩的紀元。與此相適应的是譯文的語言開始用接近口語的白話文。
  與之相對應,五四時期的文學翻譯在啟迪民智、灌輸民主精神、發展新的文學形式的同時,也得到了讀者的認可,贏得了為數眾多的讀者的厚愛,形成了堅固的讀者群,文学翻譯作品在中國讀者中的認可程度達到了新的高度,因此,許多作品也在中國成為耳熟能詳的經典作品,換言之,該時期的文學翻譯加速了了眾多外國文學名著在中國的經典化過程,時至今日,許多出版社仍然能夠從出版本時期的經典作品獲利頗豐。
  
  四、五四时期比照下的當代文學翻譯
  
  和五四時期相比,當代文學翻譯面臨更多的困難和挑战。首先,在中國本土文學日益發展的今天,文學觀念、思潮、以及問題建設都已達到了相對穩定的程度,已經很難讓文學翻譯其他五四時期的推動文学形式、文體、以及語言發展、完善的作用。在中國打開國門對外開放的今天,中國當代文壇再一次将更多的關註投向了經濟发達的西方國家,對其他民族,尤其是弱小民族的作品關心不夠、投入不足。不可否認,1980年代對拉美文學的譯介曾經出现過一個高潮,也向中國文學界和讀者介紹了拉美文學的魔幻現實主義。但僅诺貝爾文學獎得主在中國的陌生化这一事實即讓中國文学翻譯界汗顏,比如,2006年,虽然在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兩個月前國內已經出版了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紅》,但是國內文學界一片沈寂,沒有人針對他拿出有分量的文章和言論。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中國當代的文學翻譯與研究過多地關註了經济發達國家的文學,忽略了其他相對弱小國家的文學。外國文學研究與翻譯局限在英、法、德、俄、西等大語種內, 在大語種之內又關註大国、大作家、名作家、走紅作家, 而缺少一種更踏實更全面更細致更負責任的學术態度。同時,普遍忽視小語种國家文學的譯介與研究工作。
  和五四時期相比,文學翻譯所處的歷史時期以及所承載的功能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中國自文革結束,正處在“承平之世”,和五四时期的激蕩相比,文學的力度、激情都有所降低,在本土文學創作都進入“小資”、“小女人”、“小孩”寫作的平淡時期[3],文学翻譯能引起何種的沖擊和影響也就不難看出。目前看來,中国當前尚未形成一個追求高層次精神享受的相對穩定的文化中堅力量的中產階層,也就是說,中國目前翻譯文學,甚至包括本土文學在內,缺乏一個穩定的讀者群。另外,在白話文結構日趋穩定的今天,通過文學翻譯促進漢语的發展、改造已經不太現實,同時,本時代所處的翻譯高潮是以中國的改革開放、走社會主義市場經济為契機的,文學翻譯的式微和科技、經濟等實用文體翻譯的強勢相比也就不难理解。
  
  五、出版行業影響下的當代文學翻譯
  
  在中國當代文學翻譯報酬普遍偏低、人才青黃不接的情況下,文學作品的翻譯本身就呈現每況愈下的局面。出版社出於搶占市場的目的,在國外新作品推出後,出版的速度已經幾乎可以讓國內的读者同步看到外國優秀作品中譯本的程度。為了取得這樣的速度,單個譯者當然無法胜任,因此往往對大部頭的文學作品采取了多譯者合作的方式,,由于譯者的不統一造成了作品前後風格、遣詞造句出現差異,這種情況在小語種作者的作品身上尤其突出。在利益的驅動下,甚至出现過對已出版譯作改頭換面或者对港臺繁體版的譯作进行改編的惡劣行徑。
  出版機構的急功近利進一步助長了當代文學翻譯的浮躁之氣,也對中國當代外國文學作品譯介的價值取向產生了消極影響。在以市場為導向的前提下,當代翻譯文學也將更多的關注投向了大國名家作品的譯介,對其他小語種國家的作家關註度不夠。一個擁有世界近1/4人口的大國,如果失去了对世界文學的整體研究,僅僅局限於一些主流語言寫作的作品,後果將是可怕的。
  
  六、對中國當代文學翻譯的反思
  
  在中國經濟日益強大的今天,中国對本土原創文學以及外國文學的讀者群正在逐渐形成。對於外國文學的譯介,除了考慮市場表現為,也應將更多的註意力投向作品本身的文學價值、審美情趣、以及對漢語原創文學的影響,使中國當代文學翻譯呈現世界各民族文學的全貌。
  
  

參考文獻


  [1] 耿強,一幅中國外國文學翻譯史的全景圖[J],中國翻譯[J],2007年第4期。
  [2]謝天振,譯介學[M],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1999.01,86页。
  [3]李潔非,http://sym2005.cass.cn/cass/show_News.as-p?id=82561。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談五四時期對照下的中國當代文學翻譯》其它版本

現當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