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討中國現當代文學課在大學生道德情感培育中的特殊作用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現當代文學論文
論文標簽:大學生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白鴿
上傳時間:2011/10/10 0:04:00

  論文关鍵詞:中國現當代文學 愛國主义 審美情感 教化作用

  论文摘 要:中國現當代文學是高校中文系一門重要的專業基礎課,同时由於它與現實聯系紧密,對學生的道德情感培育有較大影響,因此無論是對學生進行傳統愛國主義教育,還是對學生審美情感的培養,中國現當代文學課都在大學生的道德情感培育上發揮著不可忽視的作用。
  
  當前大學生德育教育已成為高校教育工作中的一項重要任務。近年來,隨著就業壓力的增大和市場經濟的發展,大學生德育素質有所下降,而中國現當代文學是高校中文系一門重要的專業基礎課,同時由于它與現實聯系緊密,因此對學生的道德情感培育和提高有較大影響。
  
  一、中國現當代文學中具有豐富的当代德育資源
  
  愛國主義教育不管在何時何地都是思想品德教育的核心,但隨著時代的发展,各種思想意識的侵蝕,拜金主義思想正不斷擡頭,大學生的愛国主義思想正不斷淡化,面對如此情況,教育工作者是痛心疾首的,但是強行向學生灌輸爱國思想是否能達到目的呢?顯然是不行的,弄不好反而適得其反。愛國主義一直是中國文學的優良傳統,這種傳统在中國現當代文學中相應地得到了发揚和光大。近百年來,愛国主義一直是湧動在中國现當代文學中的思想強音,进而也是中國現當代文學的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中國現當代文學的誕生就是愛國主義的產物。近代“小說界革命”的倡導者梁啟超在他的《論小說與群治之關系》、《譯印政治小說序》等論文中認為:“欲新一國之民,不可不新一國之小說”,可見他之所以提倡“小說界革命”是與他追求國家强盛、人民覺醒的愛國訴求聯系起来的。在此思想的主導下,梁啟超創作的《新中國未來记》就是一部愛國主義的政治小說。當時的梁啟超認為小說可以起到改造民心、凝聚民意、再造文明的作用,從現在的觀念來看,這自然是夸大了文學的功能,而且近代文学革命先驅者們只是從文學的政治功能角度来認識文學的功用,此後中國現當代文學一直受到各種各樣的政治功利主义的影響。五四時期,中國白話文學的前驅者同樣也是如此,例如,在周作人起草的文學研究會章程中,他們就認為文学不再是有閑階級的消遣,而是對於人生和社會至關切要的工作。周作人不久之後就提出“文學无用論”來修正自己的這個觀點,他认為有些組織試圖將文學纳入到自己的範圍內,讓我們成為他們的工具,他認為從这個角度說,文學是無用的。他一方面認為文學不僅僅是民族的、階級的,而且還是人類的,文學的立場不應當受制於一個階級、一個组織的狹隘利益和觀念;另一方面,他認為文學只是表現性情、人情而已,並沒有什麽政治的功用。但是,五四時代,爱國主義依然是中國中國現當代文學的重要主題。啟蒙主义文學不管其外在價值形態如何,其骨子裏幾乎都是由“爱國”感情在支撐著。正如五四是一場愛國運動一樣,五四文學同樣奏響了爱國主義的時代樂章。中國现代,抗戰時期的中國人民饱受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和淩辱,然而對於一個生性剛强的民族,這也正是激發其民族凝聚力、戰鬥力,展示爱國主義情懷的時刻。從蘆溝橋事變到抗戰結束,中国現代文學英勇地擔負起了民族救亡的使命,無論是國民黨統治地區(國統區),共產党統治地區(解放區),还是日偽區(淪陷區)、上海的特殊租借區(孤島),盡管文學上的分歧也存在著,但是,在“救亡”這個最重要的旗幟下人們的文學熱情是一致的。五四以來中國現當代文學比較關註的啟蒙主題(“個性解放”主題),在國難當头的時刻,也暫時退出了中心位置,讓“救亡”成為文壇焦點。“救亡”煥發了巨大的民族凝聚力,昔日因各種政治文學觀点而彼此對立的各家各派,這時均捐棄前嫌,在民族解放的旗幟下實現了統一。
  隨著1949年共和國的誕生,愛國主義文學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獲得了新的表現形式。共和國誕生之初,社會主義陣營和資本主義陣营處於對立狀態,因此許多作家将愛國主義和反美反蒋結合起來,特別是中國出兵朝鮮之後,許多作家勇敢地走上前線,進行采訪创作,他們以魏巍《誰是最可愛的人》等為代表,創作了一系列優秀的鼓舞了一代人鬥誌的好作品。蘇聯解體之後,兩個陣營之間的對立消除了,和平與發展成了世界政治局勢的主流,這種情況下,愛國主義文學的主導面也發生了转化,轉化到呼喚祖國統一、歌頌祖國歷史、贊美祖國河山、宣揚中華文化方面来。如臺灣著名散文家余光中,他就寫了大量的散文,抒寫祖國分裂給孤懸海外的臺灣人民造成的痛苦,表達對祖國大陸的思念,渴望祖國早日統一;賈平凹雖然不是专寫散文的,但是,他寫的商州、靜虚村等陜南風景、風土人情、文化生活情態,流露出濃郁的文化气息;這方面張承誌也有突出的表現,他的《荒蕪英雄路》、《清潔的精神》、《無緣的思想》等等就是這樣的佳篇巨制,《清潔的精神》中,他浓墨重彩地勾勒了中國文化源頭处(先秦時代)典範人格的意義,歌頌一種清潔的“士”的精神,他以深沈的筆調描述了荊軻、許由、高漸離等清潔之士,表現了對中國古代文化的獨到的理解與緬懷。從這个角度講張承誌是中國當代最傑出的愛國主義“歌手”,他的愛國主義之歌不僅具有傳統愛國主義感情的真挚,更有學者式的深刻與獨到。除此以外,還有許多篇目都是愛國主義教育的极好教材,不再贅述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中國現当代文學的教學對道德情感具有教化作用
  
  第一,中國現當代文學的審美對象具有道德內涵。
  首先在自然美方面,我國社會學中自古就有“比德之說”,其實質就是強调自然美的特征能激發人的某種內在的道德情感。這其中最直接、最普遍的就是自然美能激發人們對家鄉、對祖國的熱愛之情。具有不同特征的自然美,有著不同的道德內涵,如驼之忍辱負重,竹之高風亮節,梅之錚錚傲骨,甚至一滴水也有“水滴石穿”的精神。社會美或者說生活美的本質就是社会倫理道德上的善,其內容是社會倫理的善和社会規律的真的統一。換一句话來說,生活美本質就在於善,凡是符合社會道德規範,並從中能直觀到人的本質力量的生活就是美的。《邊城》是沈從文的代表作,也是中國文學史上一部優秀的抒發鄉土情懷的中篇小說。它以20世紀30年代川湘交界的邊城小鎮茶峒为背景,以兼具抒情詩和小品文的優美筆觸,描繪了湘西边地特有的風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愛情悲劇,凸現出人性的善良美好與心靈的澄澈純凈。它以獨特的藝術魅力,生動的鄉土風情吸引了一代代的讀者,從而也奠定了《边城》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特殊地位。有人說作者像陶渊明一樣,為國人構築了那一時代的“烏托邦”。因為多年以來,人們期待著那“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怡然自樂的生活。而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中国,國破家亡,內憂外患,在風雨飄搖的特殊歷史時代的大背景之下,《邊城》所構建的“烏托邦”最終幻滅了。然而,在這部作品裏,一切都是那樣的富含蘊味。縱然是最後爺爺的那份無奈的絕望,以及簡樸的葬禮也富含水鄉的陰柔之美。在這裏我們體味到一種難以割舍的守望情結,無論是在爺爺、翠翠身上还是作者本人身上,都令人隱隱得感到那份情懷自始至終於心頭縈繞難以拂去,並且千百年來,這種鄉土情懷都歸於一種對鄉土虔誠的守望精神。由此可見,無論是自然美、生活美抑或是藝術美都具有深刻的道德內涵。这樣的教育,使學生都能夠产生對自己家鄉的熱愛之情,從而萌生好好學习,將來為家鄉多做贡獻,使自己的家鄉變得更美好的願望。
  第二,中國現當代文學的審美教育是一種情感教育。
  文學藝術的審美活動都是以情感為核心的。在審美活動的伊始,人的情感便伴隨著審美感知活动而萌生。主體會移情於對象,出现“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的现象,客體被心靈化了,人格化了,因此,在審美活動中欣赏者“登山則情滿於山,觀海則意溢於海”。事实上,欣賞者也只有充滿著情感才能真正感知與把握對象。審美教育只能是一种情感教育。我們這樣說,“不僅因為在審美活動中,審美主體的情感體驗是審美的前提,貫穿審美的全過程,還由於它表現為審美的最後歸宿。美育的過程就是人的情感理性化的過程,在美育过程中,用各種美的形象來觸發人的情感,以美感人,以情動人,從而對受教育者起到潛移默化的感染和教育作用,進而陶冶人的情操。”

  三、道德情感依賴於審美情感的陶養
  
  道德情感與審美情感具有直接同一的關系:審美情感的發生过程本身就是道德情感的培养過程。例如:路遙小說中的成長敘事。路遙笔下進城的鄉村知青身上大多都有一種濃烈的苦難意識,敢於主動去迎接、承受和與苦難抗爭,始終都能高揚理想主義的旗幟,他們對理想的執著癡迷以及悲劇性的追尋與結局,帶有一種濃郁的宗教情懷,充滿了崇高悲壯的意味,“包含著深刻的人生哲理,充滿了照亮人心的生存智慧,教人明白這樣一些道理:沈重的苦難也許並不壞,因为,坎坷和磨難會幫助你獲得精神上的成熟和人格的發展;平凡的生活也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平淡乏味,因為通過劳動和愛,我們完全可以使自己的生活充滿意義感,完全可以感受到人生真正的幸福。”許多成長中的年輕人,从中汲取了面對困難对的勇氣和力量以及成長的經驗。有人因此稱路遥的小說是青年“人生的教科書”。通過老師的介绍,很多同學都在課下閱讀了路遙的小說,从中感受到了無窮的力量,在面對挫折時,不再那麽容易被困難嚇倒。當然,德育學和美學雖然可以从不同角度將文學欣賞過程分別分析為道德學習過程和審美过程,但實際上,這兩个過程是共存和同一的。此時人類審美情感和道德情感的原初統一的情感心理結构被還原為活生生的現實審美情感與道德情感的同一性,為審美教育在道德情感的培養方面奠定了基礎。在此基礎上,審美情感具有了陶冶道德情感的作用。
  蔡元培認为,美育之所以能夠陶冶情感是因為美的對象具有普遍性和超脫性。“既有普遍性以打破人我之見,又有超脱性以誘利害的關系;所以緊要關頭有‘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氣概;甚至有‘殺身以成仁’而不‘求生以害人’的勇敢;這完全不是由於知識的調教,而是由於情感的陶養,就是不源於智育,而源於美育。”在中國現當代文学教學過程中,我們要努力去發現、去整理教材中的德育思想,采用各種教學方式細水長流地對學生進行思想品德教育,使學生在潛移默化的過程中提高思想認識,陶冶道德情操,使他們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完美的人格。總之,中国現當代文學教學中的德育滲透,是對政治教育的一種補充和延續。完成這一任务,中國現當代文學學科具備了特殊的功能,中國現當代文學教師应充分利用這一得天獨厚的條件,加強德育滲透,有效地做好中國現當代文學教學中的德育工作。
  
  

參考文獻


  [1]周保强.大學生犯罪心理分析及預防[J].犯罪研究,2008,(3).
  [2]常軍.道德情感教育探微[J].現代教育研究,2007,(5).
  [3]袁行霈.中國文學史(第一卷)[M].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
  [4]易健.美育是一种感性的情感的生命的教育[J].湖南教育學院學報,1999.
  [5]文藝美學叢书編輯委員會.蔡元培美學文选[M].北京大學出版社,1983.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研討中國現當代文學課在大學生道德情感培育中的特殊作用》其它版本

現當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