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虹”與《彩虹幾度》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現當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張偉萍 張顯鳳
上傳時間:2012/11/21 11:26:00

摘要:《彩虹幾度》是川端康成戰後的一部中間小說,該作以四季之虹作為象征物,譜寫了同父異母三姐妹戰後各自不同的命運,並以東方的“虛無”精神使戰後痛苦的靈魂獲得了拯救,深刻体現了川端康成在戰后力圖通過傳統之美恢復民族自信力的祈願。

關鍵詞:虹;象征;傳統美;拯救

川端康成是日本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他的小說創作從形式來說以純文學為主,此外,其小說的重要組成部分還有中間小說、少男少女小說等。中間小說是介於純文學與大眾小說之间的一種小說形式,代表作品有《彩虹幾度》、《日兮月兮》、《河邊小鎮的故事》、《玉響》等。這類作品在研究川端康成的文章中較少被提及,但這些作品多以戰後為背景,在字裏行問隱現了作者對战後美軍占領日本的現實的不滿,同时也體現了川端康成對拯救民族淪落的靈魂、恢復民族自信力的祈願。

《彩虹幾度》寫的是水原——一名戰後建筑家與其三名同父異母的女儿麻子、百子和小若的人生故事。百子為長女,也是該小說的主要人物,其母生下她後自殺,水原遂與麻子生母結婚,此後又與另一名女子生下第三個女兒小若。因為在母親自殺及繼母、繼女、父親的家庭中長大,百子对感情極度不信任,自初戀男友夏二在二戰中作為空軍而獻身後,便開始玩起危險的感情遊戏,與一名叫小宮的少年玩起戀愛的遊戲並懷孕,而雙方都無法接受現實,小宮最終自殺,百子也放棄了孩子。在這部作品中,川端康成並没有用曲折的故事情節來吸引讀者,相反,川端康成用日本傳統審美意识中的“季語”來暗示作品的內容。這部小說又被譯為“幾次出虹”,整篇以“虹”作為核心意象,通過其在不同季節中的形象表現,深刻反映了同父異母三姐妹(百子、麻子和若子)在戰後環境中各自不同的命運。

一、“虹”的內涵

川端康成在不少作品中都用“虹”來象征人物的情感和命運,並賦予美丽的七彩之“虹”以復雜的內涵。在川端康成作品中,“虹”首先是希望和憧憬的象征。“東京也出彩虹嗎?這鏡子裏也会出彩虹嗎?幼小的她站在彩虹的小河邊。”這裏的“虹”是《水晶幻想>中的女主人公在作為小姑娘時的希望,表達了她對东京和未來的美好向往。《虹》中,美少年木村曾夢想成為飛行家,但在战後混亂的時代中,他整天和舞女們混在一起,醉生夢死。於是他對生活感到了厭倦,進而想逃避現實,“想飞到彩虹裏”。在他眼裏,虹是超越現實的理想世界的象征。

其次,“虹”还是吉兇的象征。七彩之虹是絢麗多姿的,人們往往把虹的出現當作吉利的象征,認為它會給人們帶来幸福和希望。但七彩之虹又是虛幻的、瞬息即逝的,幸福和“虹”一樣也多是短暫无常的。因此,在特定情境下,川端康成小說中的“虹”又是不吉利的象征。在小說《美麗與悲哀》中,阪見慶子是個富有魅力的妖女,並與自己的師傅音子陷入同性戀之中。出於嫉妒,慶子主動勾引音子的初戀情人大木年雄和他的兒子太一郎。她腰系一條自己有意畫了“無色的虹”的腰帶,在天快黑時誘惑太一郎与她一起去乘汽艇。結果汽艇發生了事故,慶子被救了上來,太一郎卻身陷湖底,她終於達到了复仇的目的。慶子腰帶上的“無色的虹”是蘊含著其預謀的。“只是水墨濃淡的曲線,也许誰都看不出來吧,但我想讓夏天的虹繞在身上,这是時近黃昏懸在山上的虹。”黃昏喻示著生命之晚期,而“時近黃昏懸在山上的虹”、“無色之虹”分明是一條妖氣十足的奪命勾魂之虹。它比貫日白虹更加不吉利,它凝聚了慶子的妖氣、魔性,把年輕、單純的太一郎引向了一個無人知曉的黃泉世界。

二、四季之虹与人的命運

在《彩虹幾度》中,川端康成把季節的輪回與“虹”的復雜意蘊紧密結合起來,並在此基础上,含蓄地表現了三姐妹的悲歡離合與情感命運。

《彩虹幾度》以“冬天的彩虹”開篇。歲暮年初時節,麻子獨自一人去京都尋找自己的妹妹若子,在失望而归的路上,她望見了琵琶湖上空美麗的彩虹。此時在麻子的眼中,彩虹是吉利的象征,是幸福和希望的象征。她说:“我們大人年末看見大彩虹,來年該是個好年,幸福要來了。”於是,她的“心飛到湖水對面的彩虹那邊,似乎想要到那彩虹之國去。”她相信經過自己的努力,妹妹若子會回到自己的身邊,也很快會有一個充滿愛的家庭出現。但與麻子同座的大谷却說:“冬天的彩虹有點疹人。热帶的花在寒帶開放,真有些像廢王之戀呢。也许因為彩虹下端猛然斷開……”。果然,美麗的七彩之虹很快就變換了它的姿影,失去了其優美的弓形曲線,成為無法跨越的斷虹。這樣,虹就以大自然的語言帶給麻子一絲不祥的預感。她們姐妹之間的情感或許就像這冬天不合時宜的斷虹,是根本無法跨越的。也許姐姐百子的極端說法更為真實:“人有各種各樣的遊泳方法,有適合本人性情的水池的水,……兄弟姐妹早晚也要成為外人,那樣更好。就任她隨便謀生算了。”畢竟若子是在作為藝妓的母親身邊長大,而麻子和百子則是在作為建築師的父親身邊長大,不同的生活環境造成了她們身份的懸殊,註定了她們終將分離的命運。因此,冬天的斷虹也就成為不吉利的預兆,成為理想無法實现的象征。

在接下來萬物萌生的春天,小說中沒有出現“春天的虹”,卻出現了“橋”。弓形的橋與彩虹的形狀是非常相似的,因此,“橋”在川端康成筆下也就成為“虹”的化身。在春花爛漫的時節,青木夏二的出現對百子和麻子姐妹而言,可以說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百子曾與啟太相愛,但啟太後來在戰爭中犧牲,夏二恰是啟太的弟弟。因此,百子從夏二的舉手投足間清晰地看到了已死去的戀人的影子,過去的情感和悲傷也如同春天萬物的復蘇,破土而出。與此同時,麻子與夏二也在春天邂逅,他們随同萬物的生機萌生了新的情感。這樣,在百子和死去的啟太之間,在麻子和夏二之間就建立了不同的“橋”。百子與啟太的橋“像是一座沒有对岸的橋。活著的人架起了橋,對岸没有支柱,橋的那一端就會懸空。而且,這橋無論延伸多長,也是到不了对岸的。”啟太死了,但百子的愛卻並沒有因戀人生命的終結而終止,反而愈加濃厚。百子獨自架起的這座“沒有對岸的橋”無疑象征了百子“單向通行”之爱的痛苦與徒勞。麻子與夏二渴望建立“像彩虹一樣美麗的橋”,這一方面象征了他們對愛的美好憧憬,但彩虹的虛幻無常,無疑也象征了他們內心的不安,因為他們根本無法跨越啟太和百子之愛的陰影。因此,“沒有對岸的橋”如同“斷虹”,依舊是理想無法實現的象征,是不吉利的象征:“像彩虹一樣美丽的橋”,也依然是虚幻無常的象征。

百子與死去的啟太之間、麻子與夏二之間的沈重情感隨著夏天的到來而更加濃郁。因無法承受失去啟太的痛苦,百子與少年竹宮陷入更加病態的愛戀中,並孕育了不該孕育的生命。麻子也因戀情的折磨,原本健康的身體垮了下來,住進了醫院。等麻子出院時已到了萬物開始沈寂的秋天。在秋天蕭瑟的季节裏,秋葉開始的雕零,万物也都收藏生命的熱望。川端康成依然用大自然的語言,對少年竹宮的夭折及百子的流產作出了預示:“銀杏的葉子還不是落葉的顏色,才剛刚開始
發黃。這樣的葉子也許很脆。”竹宮自殺,孩子流產,百子也逐漸熄滅了心中的火焰,陷入任人擺布的無為狀态。麻子也隨著病愈消除了內心的痛苦,熄灭了對夏二復雜的愛。在医院流產期間,百子收到了麻子的信,信中說東京的天空又出現了彩虹,或許這就是兩姐妹獲得“無心”之後,預示著她们明媚未來的“彩虹之路”吧。“秋天的彩虹”在這裏終于成為吉利與幸福的象征。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戰後民族靈魂的失落與拯救

在《彩虹幾度》中,川端康成以“虹”與季節的輪回作為作品的暗線,並且以“虛無”美作為解除精神痛苦的良藥並非偶然,这與戰後川端康成對傳統美的執著追求是緊密相連的。川端康成認為“‘古人均由插花而悟道,’就是受禪宗的影響,由此也喚醒了日本人的美的心靈。大概也是這種心靈,使人們在長期內战的荒蕪中得以繼續生存下來吧”。

二戰後,作為戰敗國,巨大的悲哀、無助與懷疑籠罩著整个日本民族,他們在隨之湧入的美國文明面前不勝驚恐。有不少人对民族的傳統失去信心,認為傳统的就是應予以拋棄的;有的人甚至认為歐美人在人種上就優越於大和民族;還有的人看到兒童用日本國旗從美軍那裏換糖吃,也不去幹涉。在黑市猖獗、物價飛漲,到處都是一片廢墟的情形下,戰後的多數日本人是難得想到國家的。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但是战後的日本卻陷入了自我否定的风潮中,忘卻了民族的傳統。传統的失落必然意味着民族靈魂的失落,這會進一步加深戰敗的亡國情緒,并使整個民族陷入痛苦的虛脫之中。在《彩虹幾度》中,川端康成借一位高僧之口闡述了這樣的觀点:“戰後頹廢派的孩子,也都是些胡作非為的家夥,盡情胡鬧,尽情搗亂,誰說什麽也不聽。他們非常錯誤地理解了自由。”《山音》中的信吾也這樣感叹道:“啊,前佛即去,後佛未至,夢中來臨,應以何為現實?無意中竟承受了難以承受的人的身軀……”。

“當舉世都在追随西歐的時刻,他卻非常平靜而且充滿信心地說‘讓我們繼承日本的美的傳統吧’,這種帶有发言者的性格的意見,強烈地沖擊著人們的心靈”。戰後,川端康成更加堅定了繼承传統的信念。“民族的興亡无常,興亡之後留存下來的,就是這個民族具有的美”,在荒蕪、淒慘和窮困中,東山戰亂時期卻依然能保存、執著和創造美的傳統,川端康成深深為之感動。於是,他決定“把戰後自己的生命作為我的余生。余生已不為自己所有,它將是日本美的傳統的表現。”在致橫光的悼詞的結尾,川端康成这樣寫道:

橫光君,我將以日本山河為靈魂,在你身后活下去,唯願君之遺族無后顧之憂,則幸甚。

在新潮社為他出版的全集後记中,川端康成也這樣寫道:

即使現實的生活基本上結束了,即使對生活的興味越來越淡薄了,我的精神自覺和願望也就更為堅定。這就是我作為一个日本作家的自覺,和繼承日本美的傳統的願望。我願意堅持它直到除此以外的一切完全消失……

《彩虹幾度》雖然是川端康成戰後的一部中間小说,但在季節美與虛無美的層面上也充分體現了川端康成對傳統美的执著追求及其對淪落的民族靈魂的拯救。

首先,日本民族是一個對自然、對季節非常敏感的民族。日本著名的风景畫家東山魁一說:“春天萌芽,夏天繁茂,秋天妖嬈,冬天清凈一我們日本人早在佛教传來以前,不就已經觀察這種大自然的變遷的世故,並且切膚地感受到人的生死宿命及其悲喜了嗎?而且這種感情在其後時代的日本人心中都繼承下來了,仿佛是刻印在日本人的心中似的。”自古以來,日本作家以自然為友、以四時為友,他們的心與生命的搏動和大自然息息相通。因此,在他们看來,一片樹葉“不仅是它,而且是地球上一切有生命的东西的命運,……一片葉有其誕生和衰亡,它使人們看到四季不斷流轉,萬物生生不息。”就是說,日本的詩人、作家能從一草一木的細微變化中,敏銳地掌握四季时令的變化,感受到自然生命的律動、萬物的生生不息。季節感已成為日本民族文化心态的一部分,它並不僅僅是对物理性的時間推演的感知,而是在日本傳統文化土壤中孕育、培植和繁衍起來的人類精神与自然風物的交織融合。

川端康成在1968年的獲獎演說《我在美麗的日本》中,他以道元禪師的和歌起筆:“春花秋月夏杜鵑,冬雪皚皚寒意加。”

川端康成認為“以‘雪、月、花’幾個字來表現四季時令變化的美,在日本這是包含着山川草木,宇宙萬物,大自然的一切,以至人的感情的美,是有其傳統的。”在後期代表作《古都》中,川端康成則將人物作為自然的一部分來描寫。千重子和苗子這對孿生姐妹由起初的分離到重逢,再到最終的分離,她們的悲歡離合與四季的自然更替緊密相連。故事从櫻花爛漫的春天開始,經過杉林蔥翠的夏天、冷雨驟降的秋天,一直寫到雨雪交加的初冬,人物的情感與自然的四季景觀共生而構成一個美麗而悲哀的故事。川端康成很理解自然的心,他敏感地把握住自然生命的律動,使人间的悲歡離合與自然萬物的生息緊密相連。因此,在《彩虹幾度》中,川端康成用“虹”的幾次出現作為小說的暗線,並以四季之虹來暗示人物的情感與命運,也就不是偶然的了,它包含了川端康成戰後對民族傳統之美的執著追求。

其次,“虛無”美是日本民族的傳統審美觀,也是川端康成戰後的核心思想,在1968年諾貝尔獲獎演說《我在美麗的日本》中,川端康成對此也作了具體的闡述。

“這種‘無’,不是西方的虚無,相反,是萬有自在的空,是無边無涯無盡藏的心靈宇宙。”在中间小說《日兮月兮》中,川端康成以少女松子與宗廣的愛情为主線,寫了戰爭給朝井一家造成了夫妻離散、兒子戰死的不幸,還寫了在美軍占領下,日本傳統的茶道、傳統的紡織工藝,以及傳統的生活習慣失去了真正的精髓,感嘆日本文化遺產失去了光彩,大大地動搖了戰後日本人的心靈世界。與此同時,川端康成在小說中塑造了一位超脫的人物,那就是手拿山茶花的木崎老人,他和自己的少妻居住在鐵道邊的小院里,盡管外面紛亂嘈雜,安靜祥和卻一直洋溢在這個小屋的周圍。正因為“無常迅速”,木崎才深曉“生死事大”,並以豁達、超脫的心灵珍愛自己的少妻,珍惜周圍的一切。木崎“虛無”、超脫的精神時刻敲打著陷入失戀漩渦的松子的靈魂,使這位不幸的少女逐漸擺脫了宗廣的陰影,重新面對與宗廣之弟——幸二的愛情。

在《彩虹几度》中,春天是萬物復蘇的季節,但小說並沒有寫象征幸福和希望的春天之虹,卻代之以現實中的“斷橋”。秋天是萬物雕零的季節,然而東京的天空卻出現了美麗的彩虹。这看似矛盾,其中卻蘊藏着深層內涵。在川端康成看來,执著於現實的情感復蘇或過度膨脹都會給人帶來極大的痛苦,相反,徒勞之愛的熄滅才會給人帶來幸福和安寧,这包含著川端康成對“虛無”美的探求。因此,在小說中,“秋天的虹”才是幸福和希望的象征。

目前,国內大概還沒有一篇有關《彩虹幾度》的專門評論。這部作品用哀婉、细膩而生動的筆觸,敘说了像彩虹那樣虛幻而美麗的异母三姐妹的愛戀與生命的悲哀,尤其是展示了姐姐百子由於戀人死於戰爭而蒙受莫大的心灵創傷和扭曲的畸形心態,具有濃厚的時代氣息。此外,该作以不同季節的彩虹作為象征物,暗示姐妹的不同命运,並且以“秋天的虹”所蘊含的“虛無”精神作為百子擺脱精神痛

苦良藥,展現了川端康成戰後的重要思想——對傳統美的執著追求。这部作品或許沒有《古都》那樣典雅,但也不應受到讀者、評论者的冷漠,希望該評論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引起熱愛川端康成文學者的興趣。

參考文獻

川端康成,再婚的女人[M].葉渭渠,鄭民鍁譯.桂林:漓江出版社,1998.
川端康成.美麗與悲哀·蒲公英[M].葉渭渠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6.
川端康成,彩虹幾度[M].孔憲科等譯.桂林:漓江出版社,1996.
川端康成.美的存在與發現[M],葉渭渠譯.北京:中國社会科學出版社,1996.
川端康成.山音·湖[M].葉渭渠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6.
吉田精一,日本現代文學史[M].齊幹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
川端康成,獨影自命[M].葉渭渠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6.
橫光利一.感想與風景[M].李振聲譯.南寧:廣西师範大學出版社,2005.
[9][日]東山魁夷.美的情愫[M].唐月梅譯.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1991.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虹”與《彩虹幾度》》其它版本

現當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