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花園》:現代灰姑娘與烏托邦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電視電影論文
論文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6/1/12 11:23:00

臺灣青春偶像劇《流星花園》還未正式在大陸播出,劇中男女主人公的形象就已經深入人心。F4、杉菜,在每個城市的校園、廣場、購物中心甚至辦公室,你可以頻繁地聽到他們的名字。人們重復著剧中的經典對白,就如同當年重復《大話西遊》的"我希望這個期限是一萬年"。有人預言,《流星花園》的轟動效應甚至會超過《還珠格格》。那麽这部電視劇究竟有多大的魅力?它所帶來的愉悅之中又包含著什麽樣的文化信息?
   《流星花園》大獲成功的一個最明顯的原因就是對於時尚的准確把握,它幾乎包含了當下所有的流行因素,比如時髦的發行和服裝,既酷且帥的对白和動作,健康清新的人物造型,輕松歡快的叙事風格,以及被當作片首和插入曲的庾澄慶與日本"Dream Come True"組合的最新作品,無一不深深投合80 年之後出生的新新人類的審美口味。對于這些人來說,《流星花園》就像是一款名牌牛仔褲,樣式简潔,卻又價值不菲;它似乎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卻又夢幻般遙不可及。與之相比,曾經風靡一時的"瓊瑤阿姨"牌言情劇,就像是一件落滿灰塵的晚禮服,雖然華麗,但款式早已過失,封存的也是媽媽姐姐們上了年紀的舊夢。
   但是,《流星花園》的迷人之處,不僅僅在于它輕松愉快的視覺效果,更重要的是它傳達了与風行於80到90年代的言情劇不同的價值取向,而這些價值取向無疑更能得到年輕一帶的認同。
   明眼人不難發現,《流星花園》講的就是一個現代灰姑娘的故事。灰姑娘雖然是最为人們熟悉最沒有新鲜感的故事之一,但卻又是常講常新、被世界各地的制片商使用頻率最高的故事之一。重新包裝的灰姑娘故事中不乏成功之作,比如那部使朱莉亞·羅伯茨紅得發紫的《風月俏佳人》;但是大多數此類題材的作品不免流於平庸。毕竟,化腐朽為神奇的功力不是每個导演都具備的。那麽,《流星花園》里那個灰姑娘的"神奇"之處在哪裏?
   如果不憚於對這麽一部輕松的偶像劇進行一次乏味的理论分析的話,我們就會发現,這部電視劇中的灰姑娘--杉菜的個性和她所代表的價值觀念與傳統的灰姑娘頗為不同。甚至,我們可以這樣認為,杉菜性格中的一些要素體現了近年来社會運動尤其是女性運動的積極成果,最為明顯的是她的女性主體意識在劇中得到了有意凸現。
   甚至在迪斯尼90年代初拍攝的卡通版《仙履奇緣》當中,灰姑娘--辛蒂蕾拉還保存著她在格林童話中的原始形象,美麗、善良,最主要的是,柔順。這些素質是一向被認為是一個理想女性必須具備的美德。作為對這種美德的报償,辛蒂蕾拉獲得了一次盛装出席宮廷舞會的機會,并利用這次機會贏得了王子的愛情。辛蒂蕾拉因此徹底改變了自己的處境和地位,虐待辛蒂蕾拉的後母和兩個姐姐也得到了她們應得的下場。實際上,灰姑娘的故事並不是一個關於愛情的故事,而是一個關於"成功"的故事。 辛蒂蕾拉的成功是一個女性在傳統男權社會中所能取得的最大成功,這種女性的成功並不像男性的成功那樣需要主人公通過一系列的冒險、戰鬥等主動行為來獲得。辛蒂蕾拉的成功更像是一種獎賞,原因是因為她比她的兩個姐姐更符合這個男權社會提出的"理想女性"的標準。传統童話中的好姑娘通常都是這種柔顺、被動、脆弱需要男性保护的形象,而那些有力量、有主见並試圖控制局面的女人,往往被賦予了邪惡兇殘的的面孔,她們是巫婆、幽靈,或者狠毒的後娘。
   如果說辛蒂蕾拉的成功是對她的"美德"的一種獎賞的話,杉菜的成功則好象更多地源于個性的力量。杉菜個性中最明顯的特征是她的堅强不屈。對於劇中的"王子"、F4的首領、道明財團的唯一繼承人來說,杉菜最初是以對抗者的身份出現的。她的愛情不是由豪華宮廷舞会上的驚艷所引發,而是始自於她揮在道明寺臉上的一记重拳。出身豪富的F4在學校行事乖張,為首的道明寺更甚。在眾人都保持沉默的狀況下,杉菜由於為好朋友打抱不平得罪了道明寺,從此遭到一連串的打擊報復,包括澆冷水,被誣陷考試作弊,甚至遭到流氓的襲擊。但是"杉菜"的意思就是"一種不管被別人怎樣踩怎樣踐踏都還會發芽的野草",因此這些來自校園的暴力行為並沒有讓這個倔強的少女屈服,反而更激發了她的鬥誌。最终,她頑強的生命力和堅強乐觀的精神不但贏得了F4的尊敬和友誼,還使得道明寺對她产生了愛情。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杉菜的另一个顯著特征是她面對財富和權势時的清醒。杉菜的媽媽一直做著让女兒"飛上枝頭作鳳凰"--嫁入豪門的夢,不断鼓勵女兒把握住道明財團的大少爷。周圍的女同學也对衫菜既羨慕又嫉妒,因為她得到了別人渴望卻難於得到的東西。但是杉菜卻是以一种強硬、拒絕調和的姿態面對道明寺的示愛。畢竟一个平民女子與一個大財團的繼承人的生活環境和價值觀念是十分不同的,事實上兩個年輕人也確實为此不斷發生爭執,而杉菜拒絕以自己的徹底屈從作為調和矛盾的前提。財富和權勢是每一個人都希望得到的,但是要看通過什麽樣的方式來獲得,對此也許每一個個體作出的選择都不相同。而杉菜的選擇則是拒絕以愛情為代價交換財富和權勢,除非在選擇愛情的時候同時也必然選擇了財富。杉菜一直堅持著最初的對於生活的信念,除了自己努力工作應得的報償,她不期望有任何意外的收獲,因為也許那需要她以犧牲自由和自尊作為代價。所以在她窮途末路之時,寧可在道明家作傭人以報偿後者提供的食宿,也不肯無故受惠於人。這種對生活的理解是与童話中總是等待王子或騎士來救援的公主們大不相同的。
   与"原版"灰姑娘相比較,我们可以認為在杉菜--這個现代灰姑娘身上體現出了一種新的女性理想。杉菜之所以具有比劇中其他女性更值得肯定的個人價值,美貌並不是其中的決定性因素,她起初對道明寺權威的挑戰以及后來不肯以犧牲自尊為代價換取爱情的行為,才是使她最終贏得了男性群體認同的主要原因。結果是她不僅得到了愛情、友誼和尊重,甚至F4成員或乖戾或放任或自閉的个性也因杉菜的出現發生了轉变。
   杉菜的形象很容易使人聯想起好萊塢90年代中期由巴裏·德魯摩爾主演的《灰姑娘》,德魯摩爾版的辛蒂蕾拉生活在文藝復興時代的意大利,和杉菜一樣,這個辛蒂蕾拉也被賦予了許多現代女性的素質。比如倔強、獨立、善良、寬厚,富于智慧和勇氣,而且很有幽默感。這一切都使得她有別於像木頭玩偶一樣美麗但缺乏生氣的宮廷美女,因而能夠深深吸引思維活躍,頗具文藝复興知識分子風格的王子。這部輕松詼諧的青春劇最精彩的一幕是:王子落入強盜手中,辛蒂蕾拉前去搭救,被辛蒂蕾拉的勇氣所折服的罗賓漢們告訴她,不能放了王子,但可以讓她帶著自己的東西離開。於是,辛蒂蕾拉像扛一袋土豆那樣扛起王子轉身就走。在一片哄笑聲中綠林好漢們消除了敵意,與王子和辛蒂蕾拉成為好朋友。如果我們不固執地追求情節的真實性,就會發現從中傳達出來的這樣一種信息:女性的力量和勇气是不容忽視的。
   在談論這些現代灰姑娘所展現出的女性形象的变革的時候,我們不能忽略以下事實:它們的創作過程多多少少都有女性參與其间。《流星花園》的原作者是日本女漫畫家松尾菜菜子,而德魯摩爾也參与了她主演的影片的制作。有女性參加講述的灰姑娘故事具有明顯的自我闡釋、自我定义,重新思考女性價值觀的企圖。
   由於女性的參與,新型灰姑娘故事的敘述重心与傳統模式相比也發生了很大的转變。前文已經提到過,傳統的灰姑娘故事實際上可以看作是關于女性怎樣在一個男权社會中冒險和取得成功的典型文本。成功的關鍵在於如何取得一种資格:一種被男性認為符合當時"女性理想"的資格和被上流社會所承認和接納的資格。这種資格是依靠什麽途徑來获得的呢?在灰姑娘的故事裏女性表明自己身份的手段就是服装。對於生活在傳統社会中的女性來說,服裝不仅表明了他的女性身份,同時還顯示了她的社會階層。服裝對於顯示人的身份的重要性,甚至可以通過法律來體現。比如在文藝復興時期的德國,女子若穿著超出她本人身份的服裝,將被人用一副沈重的木枷套在脖子上作為懲罰;在美國的早期新英格蘭地區,凡丈夫不擁有2000英鎊以上財產的女子禁止戴丝綢披巾。 所有這些法律條文,都和灰姑娘的故事一樣,顯示了人們潛意识當中對於服裝--身份認同問題的焦慮。因此可知對於灰姑娘來說,是否擁有漂亮服装的問題不僅僅是一個是否有機会顯示自己女性魅力的問題--灰姑娘的後母對她的衣飾的剝奪其實就是象征性地剝奪了她的性別身份和階级歸屬,而她的換妝過程則是一個恢復她的身份和地位的過程。這樣,我們就不難理解服裝問題為什麽在這個故事當中顯得那么關鍵,因為衣飾所代表的類的归屬的意義要遠遠超過個體的存在的重要性。對一個女人最深重的剝奪被理解為對她的"女人性"而非"個體性"的剥奪,因為在一個女人傾向於被男性當作一種類別而不是單個个體來對待的歷史階段,這種剝奪意味著所有女性可能擁有財富的喪失:家庭、財產、權力、地位,因為這一切都有賴於男性的承认、有賴於通過與男性可能结成的關系來獲得。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新型灰姑娘故事的講述重點不在固執于女性之間為獲得被男性權力集團承認的性別資格而展开的競爭上,而是更多地關註於個體之間情感的產生過程。因此,服裝問題大大被淡化了,情感起伏更受關註。來自於兩個來自不同阶級背景、價值觀念有很大沖突的個体怎樣會產生愛情?這种愛情會給他們各自帶來什麽樣的變化?他們的情感會遭遇什麽樣的阻力?他們怎樣克服這阻力?這才是現代人更感興趣的問題,這種興趣充分表達了現代人對人的個體性的關註。愛情的產生由一瞬間變為一個時间段,愛情的成功也不再取決於那只象征女性身體和性魅力的水晶鞋,而是取決於個體性情的相互適應和契合;女性在這裏也不再被當作有待男性遴選、努力要達到符合男性理想標準的一種類別存在,而成為具有充分自主意識的個體。女性的自主意識,本來是由女性運动提出、用以反抗性別歧視的重要觀念,現在竟然成為一部青春偶像劇戲劇沖突的核心。這是對女性主义的肯定和普及嗎?從事女性研究的學者是否應該為這种現象感到高興呢?
   至此,我們已經對一個流行文化的經典文本所能體現出的積極因素給予了充分肯定,但是,我們還必須看到其間所包含的消極因素。可以想見,對於上述肯定性的評價,許多人也许會抱有這樣的疑問:人們难道能夠希望一部青春偶像劇承擔起激進的促進社会變革的使命嗎?難道通俗文化在大多數的場合不都是以主流意識形態的赞同者的形象出現的嗎?這種擔忧不無道理。我們雖然可以在《流星花園》中看到體現女性运動成果的積極因素,但是它的烏托邦性格卻很可能將這些積極因素導向對一勞永逸地獲得所謂"幸福生活"的幻想,而不是現實的社會變革。所謂流行文化的烏托邦性格,我們可以將它理解為一個通过傳媒制造出來的優于現實生活的幻像,在這種幻像中,人們可以挑战傳統、沖擊權威,滿足自己的各種欲望沖動和情感需求,但由此引發的冲突最終都會在現有秩序中得到解决,從而不會對現實的社會秩序產生威脅。比如杉菜雖然在劇中表现的獨立、堅強和自尊,但是這些品行並沒有把她引入更为廣闊的社會空間和帶來更多的發展機遇,只是以F4的承認和道明寺的愛情作為她的最大勝利。對愛情的過分強調掩蓋了社會沖突的殘酷性,愛情被賦予了比它在現實生活中大的多的力量,在消弭两種性別、兩個階級之間的敌意和對抗方面具有神奇的效用,而這種敵意和對抗在現實中由於社會競爭的加劇而正在日益增強。在電視劇和通俗小說當中,愛情、親情、婚姻、家庭總是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電視劇裏的現代灰姑娘雖然模仿了女性運动塑造的獨立、自主、反叛的女性形象,但是她們并不是突破反而回歸了傳統灰姑娘故事的結局,從而重申了家庭、愛情、婚姻、溫情等傳统的價值觀念的不可抗拒性,因此並沒有給男性秩序帶來實質性的沖擊,這就大大抵消了杉菜性格當中反叛精神的積極效应。對此,我們可以參照勞拉·斯·蒙福德在《午後的爱情與意識形態》中對肥皂劇慣用的指認生父情節的評价來分析青春劇中的爱情:"------肥皂劇借此主題向勝任的觀眾提供了一種机會,讓愉快參與、烏托邦、女性中心的幻想之類的內容有所附麗;然而最終它又势不可擋地重建了父權秩序,從而包容並駕禦了那些幻想碎片。" 主流意識形態有專門的策略和手段用以压制女性的抵抗,"它的對策不單是在一種本質保守的敘事裏融入女性主義或前女性主義的烏托邦幻想,它還進一步通過有利於父權家庭的、無法規避的解決,讓這些幻想失去爆發力並且最終抹殺它們。" 這些都說明了流行文化對激進觀念可能存在的破壞力。
   流行文化當中出現的反叛女性的形象究竟是更方便地普及了一種新的女性價值觀,還是體現了主流意識形態消化和改造具有破壞力的新的觀念形態的企圖?能否因為可能存在的危險完全拒絕肯定流行文化當中出现的激進因素?這必將是我們在對流行文化進行分析時无法回避、也不能一勞永逸解決的問題。也許,我们必須放棄以這樣一種假設作為分析某一文本的前提:我們的分析對象总是有著始終統一的觀念和准則,不會出現自相矛盾的地方。在分析影視文化的时候,這種假設更加不能成立,因為它並非某一個體的作品,而是由多個參与者合作生產。因而,對其間的不同傾向分別加以分析,而不是籠統的給予肯定或否定的評價,將會是一種更為可取的做法。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流星花園》:現代灰姑娘與烏托邦》其它版本

電視電影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