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電影美學的研究框架與學術規範問題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電視電影論文
論文作者: 王誌敏
上傳時間:2006/1/23 15:57:00

對於電影美学研究來說,“電影美學”本身還是一個問題,就更不必說“中國電影美學”了。 盡管在解決這個問題的過程中將会遇到一系列麻煩的理論問題,但是,只有在解決這個問題的過程中電影美學的研究框架和學術規範的問題才能恰當地提出來並且得到確定。很显然,這個問題如果不能得到很好的解決,不管我們已經有了多麽豐富的電影美學思想,電影美學的研究都不大可能卓有成效地展開(因為電影美學研究是一個龐大的工程)。提出這一問題的初衷,不是為了限制電影美學研究的創造性,而是為了更有效地利用和發揮这種創造性。這一點,從學術研究的群體性(科學研究越來越需要合作與協作,而不是單干)和機構性(即有組织地進行)運作的角度,更容易理解。其意義在於,最大限度地節約和有效地利用有限的文化資源(包括財力與智力的投入)。在國内有關高校正在積極申請国家影視學術基地之時,这個問題的提出與解決便具有更为緊迫的現實意義。
  首先是電影美學的研究對象亟待明確。
  电影美學的研究對象是一切電影審美現象。如果我们接受這個界定,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界定電影審美現象。對於這個問題,我的觀點是,電影審美現象是一种效果現象(當然同時它也是一種等級現象)。也就是說,電影審美現象只能根據電影觀眾的審美接受狀況來確定。
  而電影審美接受只有在與電影藝術接受的區分中才能更明確地加以確定。这又涉及到對於審美与藝術的理解問題。我認為,電影審美接受可以界定為對廣大观眾接受起來比較順利、而且一般來说也比較高尚的因素的接受。電影藝術接受可以界定為廣大观眾接受起來有一定難度、而專業工作者卻特別敏感的因素的帶有探索性的職業性接受。在這個意义上,電影審美接受不同於電影藝術接受。但必须說明的是,電影藝術接受可以轉化為電影審美接受。也就是說,電影藝術現象有可能(但不是必然)转化為電影審美現象,而電影審美現象則必定曾經是電影藝術現象。從這樣的觀點来看,無論是所謂的“娛樂片”,還是“藝術探索片”,都是既有審美因素,又有非审美因素,只是,這两者的兩種因素的分布有很大不同。娛樂片以審美因素為主,探索片以藝術因素(较嚴格意義的藝術)為主。應該指出的是,影片中的比較露骨的色情因素和殘忍的暴力因素、恐怖因素,在絕大多数情況下都既不是審美因素,又不是藝術因素,而是非審美因素。這些因素的弱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審美色彩。但這並不意味著非藝術、非審美的因素在電影中是應該絕对地加以排斥的。
  其次是電影美学的研究目的亟待明確。
  電影美學的研究目的是為了對电影作品(一部或一批)進行美學分析。對電影作品作美學分析,不同於对電影作品作藝術分析。這種不同主要是着眼點的不同。其次是所針對的電影作品的斷層不同。艺術分析更著眼於電影作品在專門化和創造性兩個方面的貢獻。美学分析更著眼於電影作品作為審美对象(或者更嚴格地說,電影審美形態)這一既成事實的形成規律,或者說電影作品審美效果的形成機制和規律的分析與運用。因此,美學分析比藝術分析更關心電影作品作為整體的復雜構成。在對電影作品的美學分析中,電影作品不能再被理解為只是一種简單的線性構成物,而是必須被理解为一種具有復雜結構的多級表意生成系統。可以把這種分析稱之為系統性分析。在這樣的理解與分析中,電影美学的研究框架才能形成。與此同時,還應當有另一種分析,即對在電影作品的各個層面中都發揮作用的审美規律與審美原則的分析。可以把這種分析稱之為規律性分析。正如法國電影理論家米特裏所說:“電影美學就歸結為確定一种形式由於某種內容和某種意圖的關系,怎樣和為什麽优於另一種形式,換句話說,它要在特定情況下為这些形式確立其心理學的依據。”[1]
  如果說電影艺術學研究的是電影作品媒介的“特化”特征,那麽,電影美学研究的就是產生電影作品效果的“普化”規律(盡管它要面對大量個別的電影作品)。也就是說,電影美学必須在同電影藝術學的区分中加以界定。
  接下來是對中國电影美學如何理解的問題。
  我们知道,亞裏士多德的《詩学》實際上講的是古希臘的悲劇。那麽,為什麽亞裏士多德没有把他的《詩學》稱之為《古希臘詩學》?我们有什麽必要在電影美學前面冠以“中國”二字呢?顧名思義,中国電影美學屬於中國電影理論。那么,為什麽沒有人提出建立中國物理學或中國生物學呢?我們有必要提出建立中國電影理論的問題吗?這確實是一些必須解決的問题。這些問題解決得如何,將會決定中國電影美學的研究方向。對於這樣一些問題,我們也許可以說,在亞里士多德看來,他的悲劇理論是世界性的,或者他並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其他比古希臘文化更高的文化存在。此外,我們還可以解釋說,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相比,更具有普遍性。就是说,中國的物理學家或者生物學家的研究成果一定是世界性的和世界級的。否則就談不到任何成果,或者說不算成果,而人文科學就不同了。人文科學似乎沒有那么多的普遍性。跟黑格爾同时代的一位德國著名哲學家谢林根據他對中國文化的觀察,提出過一個很有趣的看法。在他看來,中國的皇帝不同於世界上其他國家的皇帝。其他國家的皇帝只是他自己國家的皇帝,而中國的皇帝則是整個世界的皇帝。就是說,如果那個時候,不論中國產生了什麽樣的理論,站在這样的立場上,就只能是世界性的理論,而不會是中國的理論。如果我們在今天仍然抱有這樣一種信念的話,那麽,發生于中國的電影美學(而不是中國電影美學)就應當是世界性的電影美学,也就是電影美學。是不是因為現在的情況發生了變化,中國人已經失去了“中國就是世界”的眼光、氣魄與信念,所以才要提出建立所謂的中國電影美學呢?這種意圖難道不是與我們經常能夠听到的關於中國的夜郎自大的論調恰好相反嗎?這些問題都是我們在提出中國電影美學之時所必须考慮的。
  法國學者是不是有人提出要建立法國電影美學呢?據我所知,至少巴贊和米特裏都沒有這種想法。麥茨是否有這種想法就很難說了。據我所知,麥茨甚至對於他的理論分析的適用範圍都是存有疑慮的。那麽,美國的電影學者是否提出了要建立美國的電影美學呢?在電影理論家當中似乎沒有。但超出電影理論家以外,就很難說了。
  總之,不管有還是沒有,這其中肯定會有它的原因。但問題在於,是出於什麽原因?或者可以這樣說,建立中國電影美學的正當理由是什麽?也許我們還可以這樣认為,電影屬於文化範圍,而文化是有文化圈或者文化類型之分的。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事實上,精神分析就是如此。精神分析的發展表現出濃厚的民族風格與民族特色。比如,美國學者霍兰德在精神分析是否適用於中國的問題上,就表現得相當謹慎(盡管這種謹慎顯得有點儿可笑)。更有意思的是,他對精神分析中的民族風格和民族特色現象,諸如英國精神分析、法國精神分析、奧地利精神分析等等,並不是感到高兴,而是深深感到不安。他的疑問與我們前面的疑問是一樣的,他說:“我們從來沒聽說過英國物理學或法國生物學,甚至在人類學、心理學語言學中,也不再存在民族風格了。只有精神分析依然被各民族所瓜分。”在他看來,精神分析的民族風格和民族特色現象表明,精神分析的推動力量與其他学科的推動力量不再是一致的了。其他學科的推動力量是對真理的追求、新資料的積累和新方法的發展。而精神分析只能響應時尚。他所擔心的,並不是沒有美國的精神分析,而是美國所建立的只能是美國的精神分析,而不是世界性的精神分析。霍蘭德的擔心是不是有道理呢?
  考慮到以上的問題,提出建立中國電影美學的任務,還具有充分而且正當的理由嗎?我们認為,答案應當是肯定的。
  理由是,第一,盡管電影是“舶來品”,但電影仍然具有強烈的民族風格與民族特色。這一點是電影文化史的一個不爭的事實。美國電影不同於法国電影、日本電影和中國電影。我們所要確立的电影美學,作為一種研究框架和學術規範,顯然應当以對中國電影的研究為主。第二,我們所要確立的電影美学,其思想來源,不僅應當包括当代西方文化的思想成果,而且應當包括源遠流長的中國文化的思想成果。而且在某種意義上,還要強調這一方面。我們之所以強調這個方面,最主要的不是因為它是我們自己(民族自我)的,而是因為它確實是偉大的。中國文化是世界歷史上最悠久、最富於生命力的一種文化,中國文化曾經有過輝煌的過去,即使是從理想主義的觀點來看也是如此。
  在我看來,只有這樣的理由,才能保證中國電影美學研究目標的正當性。當然,這還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须看到,中國在近代世界確實是落伍了。那麽,這是否表明中國文化本身確實有它的不足和缺陷呢?我認為,這種不足和缺陷应該是所有文化的特點(在文化問題上應當堅決反對“勝者王侯敗者賊的觀點”)。在這个問題上,我們應該站在更宏觀的立場上來看問題。也就是說,我們不僅對中國文化的某些不足和缺陷不滿,而且對西方傳統理論與當代理论的缺陷和不足也是同樣不滿意的。這裏沒有必要掩飾我們要在某種程度上超越西方文化和民族自我的意圖。
  最後是電影美學的研究框架問題。
  這个問題如果不能適當地提出並得到某種解決,電影美學的群體性研究和機構性研究就根本不可能展开,電影美學研究就無任何學術規范可言(這不意味著在這個問題上可以草率行事)。
  鑒於國內尚沒有提出這樣的框架,本人尝試提出一個研究框架(這一框架受惠於結構主義思想家的研究成果),以作拋磚引玉或就教於方家之用。
  電影美學研究的核心目的是對電影作品進行美學分析。在這種分析中,電影作品顯現為一種復雜的系統。這個系統有四個明顯的要件,也許我們可以說,這個系統有四個依次遞进的基本單元,即知覺單元、故事單元、思想單元和特征單元。在這四個單元的依次遞進的關系中,形成了電影作品的三条表意主線:知覺——>故事——>思想——>特征。與此同时,我們還可以發現,由于這四個單元中的知觉單元與故事單元本身所具有的“超符碼”表意作用,即:
知覺——————>思想
知覺——————>特征
故事——————>特征
  一部電影作品便形成了三個層面、四個單元和六條線索的構成格局(這裏不必舉例,上述表意線索肯定是存在的)。在我即將出版的《電影学》一書的第二章(即“電影美學”一章)中把電影作品的這種系統構成圖示為:

  這一分析系統的復雜性在於,知覺單元(簡單地說,视聽單元)和故事單元本身還有復雜的構成和特征。其中,知覺單元的构成包括兩個方面:影像構成和聲音構成。影像包括人物造型、環境造型、文字造型和表現造型四個方面。聲音包括话語、音樂和音響三個方面。故事單元的構成更靈活,也具浮動性。由于任何故事都是被講述出來的,故事的表意功能只是通过相互關聯的講述方式和講述內容發揮出來的。其中,講述方式的構成包括敘述结構,講述內容的構成包括母題。一般所說的本體论研究,主要是指對知觉單元的研究。而對故事單元的研究卻可能被歸結為對電影作品的文學性研究。
  這一分析系統的復杂性還在於,思想單元和特征單元各有其不同於知覺單元與故事单元之處。 雖然知覺單元也表達思想,但故事所表達的思想卻是電影作品思想的主体。而思想是以其整體的方式來表现特征的(當然,知覺單元也參與表現特征)。思想對於特征的表現作用,要通過對思想的分類才能理解。
  思想是通過故事表現的,而故事的核心卻是(人物的)動作。編導者如何處理動作,表現出不同的態度(其中包含了思想):人可以采取有理據的動作而實現自己的目的,所表达的思想是“人定勝天”或“有志者事竟成”,所傳遞的是對人的智慧的自豪感,是對於自然的征服感;人不能采取有理據的動作而實現自己的目的,所表達的思想是“命運是不可抗拒的”或“人算不如天算”,所傳遞的是對人的智慧的無用感,是對於自然的臣服感;人物所采取的主要動作都不是有理據的,因而也是無目的的,所傳遞的是一種一切都不可理喻的思想,是對於自然的無可名狀的荒誕感。編導者通過自己的故事所表達的思想可能是隱蔽的,也可能是含糊的。但是卻是可以分析的,因而也是一定存在的,並且是表現特征的。這就要求我們對故事進行更為細致的分析,以确定其思想與特征的关系。一般的觀眾與電影批評者是不作這種分析的。這是電影美學研究者的任務。
  特征單元把握起來更为困難。因為特征是一個感受性事实。而感受又是需要表達的。一般說来,對於電影作品特征的表達有兩種:一是非整體性表達,如我們說張艺謀的《秋菊打官司》是一部“紀實性”作品,張藝謀的《大紅燈籠高高掛》具有很強的“寫意”性,等等。二是整體性表達。這裏又有兩种情況,一種是類型化表達,如悲劇、喜劇、正劇、鬧劇、情节劇之類,一種是個性化表達,如痛切、沉重、亢奮等等。
  以上所描述的,還只是對於电影作品的系統性分析框架。由於審美現象是一種極其广泛的存在現象,並不限於電影作品,所以美學研究所發現的一般規律對於電影作品也是適用的。把這些規律運用於電影作品的分析之中也是必要的。在這方面,我已經提出了三條規律:審美的關聯性規律,審美的權重性規律、審美的結構性规律(穿透率)。其中每一規律還可能有一些具體的原則。如權重性規律就包括均衡原則和極致原則兩條原則。[2]關聯性规律揭示了審美對象如何利用了人们對某些事物的關心。權重性规律揭示了審美對象的各种構成因素的不同重要性的综合作用。結構性規律揭示了審美對象的內在結構與人的內在關系。
  总之,電影美學研究應當包括两個方面:一是對於電影作品(一部或一批)的系統分析,一是對於電影作品的規律性分析。
  我不認为本文已經提出了一个無可爭議的電影美學研究框架,這应當作為研究者共同遵守的学術規範。我只是想說,我們應當有这樣一個東西,或者至少也應該研究這樣的問題。沒有電影劇本就開拍的導演也許有,對於电影劇本連想都沒有想的導演肯定沒有。不然他甚至無法指揮各个部門(包括化、服、道、美等前期準備)的工作。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試論電影美學的研究框架與學術規範問題》其它版本

電視電影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