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報道中的新聞自由與新聞自律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電視電影論文
論文作者: 田果果
上傳時間:2009/1/23 11:22:00

[摘 要]新聞自由主要指人們搜集、發布、傳送和收受新聞的自由,然而,新聞界並不存在絕對的新闻自由,本文首先是對西方國家標榜的絕對新聞自由進行了辯駁,然後以歷史上的唐山大地震和這次汶川大地震報道中媒体表現為例,分析隨著我國體制环境變化,新聞自由觀念的逐漸深入的過程,並針對部分媒體將新聞自由範圍無限擴大而提出的新聞媒體、新聞從業者在追求新聞自由的同時必須承擔相应的社會責任。
  [關鍵词]新聞自由 政治自由 災害报道 社會責任 新聞自律
  
  從近代新聞业到現代新聞業,新聞自由一直是新聞界熱烈討論的主題,圍绕著這一主題,傳媒人們演繹出了一幕幕莊嚴、悲慘、嬉鬧、庸俗、罪惡交相展示的新聞話劇。
  
  一、西方國家新聞自由的實質以《紐約時報》為例
  “新聞自由是“搜集、發布、傳達和收受新聞的包括報刊的出版自由、电臺與電視臺的播放自由、新闻報道的自由以及發表新聞評論的自由等”[1]但新聞活動的屬性除了表現在以新聞方式認識社會的活動這一方面,新聞活動更是一種屬於上層建築的活動,是政治性非常強的社會活動,因而對新聞自由實質的理解,更应該放在政治自由的範圍內加以討論。在80年代初期和中期,新聞自由問題,一度成為我國新闻界爭論最多的問題之一,西方國家也著重在這個問題上攻擊我國。
  《紐約時報》作為一份有著廣泛影響力的美國主流媒體,在實現“新聞自由”上很有代表性, 美國的傳播政策是建立在兩大原則基礎上的:其一是保障國家安全和個人隱私,其二是信息自由交流、傳播企業自由公平競爭,這兩條是美國新聞傳播政策的基本精神。所以在新闻自由的保障上就出現了兩種標準,即政府以保障國家安全的理由有時可以漠視自由权。例如:越戰期間,《紐約时報》開始連續刊登美國国防部絕密文《關於越南問題的美國決策過程史》的核心內容。美國政府在要求《紐約時報》停止連載但遭到拒絕后頒布了史無前例的臨時限制令,後來鬧上法庭,最後判決《紐約時報》勝诉。這一事件被美國新闻界引以為豪,認為是新聞自由的标誌性事件。
  實質上,美國政府利用法律訴訟延遲了消息的发布,阻礙了《紐約時報》對信息的发布,並在此之後,對新聞媒體进行了更加嚴格的管制。尤其是“9·11”事件之后,美國發動了對阿富汗的戰爭、伊拉克戰爭,其間政府通過各種手段禁止報道平民傷亡的事實和來自各方面的反戰聲,政府采取的戰場嵌入式報道,使媒介記者只報道有利的新聞,有時甚至發布假新聞以贏得宣傳戰的主動權。正如阿爾伯特·加繆曾經说過:當傳播媒介不依赖政府權力和金錢權利的時候,才能說傳播媒介是自由的。而這種理想化的傳播自由目前也僅仅停留在理論上。
  
  二、“人”為本到“事”為本的新聞觀念的轉变以唐山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中媒体的表現為例
  上面談到一個國家的新聞自由是與當時所處的體制環境相關,當一个國家的社會制度整體發展水平不高時,新聞自由是无從保障的。
  災害報道,是指對自然災害和人為災难的事件的報道。由於其內容的特殊性,我國采取了一個特别謹慎的報道態度。縱觀新中國成立50多年來的災害報道,不難發現,它是遵循着一條特殊的發展軌道的。筆者認為大體上可以以20世紀80年代初為轉折點,分為前後两個階段。20世紀80年代初以前(包括“文革”时期)的災害報道,一個明顯的特點是:以“人”為本位,即在報道中,總是站在“人”如何與災害作鬥争的角度來充分肯定人的精神和力量,“災害不是新聞,抗災救災才是新闻”。
  唐山地震是一場空前未有的大災難,整個城市毀滅了,死了24萬人。但是有關震災的詳情、損失、惨狀,直到若幹年後才逐一知曉。當時的報紙關於災情只有一句話:“震中地區遭到不同程度的損失”。《人民日報》在半个月內刊登來自震區的照片無一張是反映災情的,全都是“歡呼關懷”、“軍民搶救’,“深入批鄧”、“恢復家園”等等,甚至連作為正面背景的“斷壁殘垣”也找不到,文字報道更是如此。至於電視報道,据當年的新聞親歷者夏老回憶說,“即使後來中央代表团赴災區慰問和解放軍抢險救災的新聞,也只讓報紙發消息,而電視新聞片都已經編好了也不讓播發。[2] 轉贴於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保密災情無疑是與新聞自由想抵觸的,究其深層原因,是由於当時的新聞報道還要配合政治鬥爭的需要。“當時四人幫認為‘攻擊抓抗震救災是‘以救災壓批邓’”。 [3]在這種背景下,新聞自由无從談起,對抗災救災的報道,已經是絕對的片面化導致某種程度的荒唐,讓今人難以理解的報道司空見慣。
  80年代初以后,我國災害報道情形逐漸發生了變化,最明顯的是從“人”的角度跳出,移向“事”本位。這次汶川大地震發生後,新聞媒體對這一重大事件的集體反映則完全可以說明這一重大轉變:一是客觀地反映災情。災害是個什麽樣子就報道個什麽樣子,不誇大,不縮小,實情實報,毫不遮掩。在地震後的第一階段,即搜救階段,每天災區的傷亡情況及救出人數均是以定時通告或字幕滾动的形式出現在電視新聞的屏幕上。二是時新性得到增強。從5月12日當天開始,中央電視臺和四川衛視采取的是全天候的直播形式,派出記者和直播車無數,堅持從災区第一現場每天發回及時報道。三是災害報道再不是由新華社一家統一發稿,任何新闻媒體隨時都可以就災情采寫、編發。5月12日14點28分地震發生,10多分鐘後,互聯網上出現了第一條关於地震信息的及時短新聞,这是早於新華社發布的地震消息。四是災害報道不再是報喜不報憂。媒體報道了不少的抗震救災的英雄事跡外,也揭露了很多在救災過程中出現的負面事實,比如《南風窗》的關於“縣級化生存困境”的系列報道和叩問,充分的起到了媒體在重大事件中的監督權。
  
  三、承擔社會责任的自由精神
  對於新闻媒體、新聞從業者来說,追求新聞自由,就意味着同時必須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這樣的自由才是正當的自由。
  在這次5.12地震不久後,闹得沸沸揚揚的重慶某家《旅遊周刊》將反映災情的照片與帶有色情信息的圖片經過處理放在一起後,所幸的是,终由該旅遊周刊的停刊而劃上了一個光明的句號。
  另外,在這次地震災害的報道中,我們可以看到,為了獲得第一手資料,充分挖掘吸引讀者所謂的人性化細節,記者們常常不顧家屬的心情和意愿,紛紛進行搶拍、追拍和追問。它所造成的消極後果是多方面的:既會傷害當事人的尊嚴,刺激和傷害他們的感情,從而也構成對家屬感情和隱私的侵犯。
  重慶旅遊周刊的迫於輿論壓力停刊印证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這句老話,同時,在災害報道中很多新聞媒體工作人員缺乏人文關懷也讓人思考一個负責任的媒體應考慮在新聞道德與新闻自由之間如何權衡的問題。
  一個理智的新聞傳播者,始終得承認現实的新聞自由是有邊界的自由,有约束的自由,不承認絕對新聞自由的存在,任何人在行施自己的新聞自由權利时,也有尊重他人同樣權利的義務,除了不會放棄新聞傳播的獨立性,屈服於政治壓力、經濟压力以及各種各樣的社會壓力,放棄新聞自由精神的追求,同样,他也不會背棄新聞傳播的基本原則。
  
  

參考文獻


  [1]余家宏等.新聞學詞典[Z],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
  [2]孫玉勝,十年:從改變電視的語態開始[M],北京:三聯書店,2003
  [3]李雲峰主編,二十世紀中國史[M],西安:西北大學出版社,2003
  [4][美]丹尼斯、梅裏爾媒介論爭19個重大問題的正反辯論[M]王緯,譯,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2004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災難報道中的新聞自由與新聞自律》其它版本

電視電影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