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電影對方言有關的取舍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電視電影論文
論文標簽:方言論文
論文作者: 朱成華
上傳時間:2011/7/20 10:24:00

  [摘 要] 電影經歷了由無聲至有聲的歷程,而有聲電影又發展成以共同语和方言為電影語言的兩種形式。20世紀60年代,我國出现首部純方言影片《抓壯丁》。之後,因推廣普通話政策,方言在銀幕上幾乎消逝不見。直至90年代初,方言再次沖擊电影界,且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這種現象也引起人們對電影取舍方言的熱烈討論。本文就电影究竟要不要使用方言、究竟應選什麽方言作為電影語言以及電影中方言使用量等問題作出簡要探討。
  [關鍵詞] 電影;方言;取舍
  
  20世紀60年代,電影界出現一部純方言影片——《抓壯丁》,該片以四川方言為影視語言,揭露並諷刺了國民党基層政權魚肉鄉民又互相傾轧的醜陋行徑。之後,因國家推廣普通話,方言在銀幕上几乎銷聲匿跡。直至90年代初,方言在電視小品等藝術形式中顯示其幽默效果,使觀眾再次对方言產生興趣。於是,大概從第五代電影導演到第六代導演,以方言為影片語言的电影如雨後春筍般迅速侵占電影空間。這種電影方言現象引起人們對其熱烈討論,結果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今就電影这門娛樂藝術對方言的取舍作幾個方面探討:電影究竟要不要使用方言?究竟應選什麽方言作为電影語言?電影選用方言究竟以多少使用量为宜?
  一、電影對方言必要的取舍
  對於電影是否需使用方言,即电影對方言必要的取舍,还得從電影語言及方言本身去尋找答案。
  (一)電影语言
  電影運用的物質元素主要包括活動的影像和與之相匹配的聲音,它们訴諸視覺和聽覺兩種感官共同營造整個影像世界。電影中的聲音即電影語言,亦被称為“視聽語言”,是影片中必不可缺的元素,“這不僅是因為声音的出現幫助營造了更具真實感的影像世界,還因為聲音使得電影在敘事、抒情及表意方面獲得了更多的可能和更豐富的效果。”[1]因此,越來越多的電影制作者在實踐中都同樣發現一個事實:聲音在打動觀眾情感方面要比單純視覺畫面來得更直接、更易實現,電影聲音在電影藝術諸多要素中逐漸取得了更顯要的美學地位。
  (二)方言
  “方言,俗称地方話,在中國傳統中,歷來指的是通行在一定地域的話。”[2]而所謂“一定的地域”,其範圍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十幾個省,小的可以是一個村子。只要“一定的地域”的方言有明顯差異,就會產生“XX地方的XX話”的通俗说法。方言有大有小,還有下級、再下級的層次分類。據調查,方言在任何民族或國家都普遍存在,只是差異大小不同而已。漢語方言尤為复雜,當前我國大致存在七大方言,即北方方言、吴方言、湘方言、贛方言、客家方言、粵方言和閩方言,可見,我國方言豐富多彩,異彩紛呈。
  (三)方言的藝術魅力与電影語言
  我國藝術形式多種多樣,其藝術語言不少與方言有密切關系。可見,方言在藝術中一直都展示著自己的獨特魅力。拿戲曲而言,我國戲曲有多種,如京劇、豫剧、越劇、川劇、閩劇、婺劇等,但“從最廣泛的意義來說,任何一種戲曲,其起源都局限於一定的地域,采用當代的方言,改造當地的民間歌舞而成”[3]。事實上的確如此,如秦腔用陜西方言,粵剧用粵語,評彈用蘇白,京劇用京腔、京韻等,而區別地方戲曲的根本特征并不是聲腔,而是方言。戲曲因方言不同,字音調值不同,就會造成不同戲曲的旋律、行腔上的變異,從而產生不同的藝術效果。因此,豐富的地方戲曲聲腔的產生從某種意義上说應歸功於我國復雜的方言,而地方戲曲的藝術魅力也當然得益於我國豐富多樣的方言。由此可见,方言在藝術形式中確有其獨特的藝術表現魅力。
  電影,作為一種新型的、以敘事为主的視聽娛樂藝術,依賴於活動的影像和與之相匹配的電影語言,二者共同構建整個影像世界。影片内容主要是影片人物的生活,因此電影出現大量人物對話不可避免。人物對話即電影語言的人聲,包括人物的語言、語氣、力度、音色和節奏等。影片中人物通過聲音傳達的不僅是简單的事件信息,還有很多微妙的其他信息,如發声人物的生理狀況、態度、情绪、思想、性格、修養等,都體現其各自的獨特性,展示的是自己獨有的特定個性。因此,電影中人物語言不但是影片生活中交流信息的必需工具,也是影片中人物抒發情感、闡發思想的重要介質,因而,電影中的人物語言是影片塑造人物造型的重要手段。
  方言作為一定地域的地方話,除有其語言的独特個性外,還有其濃厚的人文特征。若以方言為電影語言,則其對影片中人物形象塑造和人物背景渲染都起十分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對人物性格的表現,無疑起到惟妙惟肖的刻畫作用。也正因為方言的特殊魅力,使得其在電影作品中頻繁出现,如《秋菊打官司》(1992)、《有话好好說》(1996)、《鬼子來了》(2000)、《一個都不能少》(2001)、《尋槍》(2002)、《手机》(2003)、《甲方乙方》(2003)、《心急吃不了熱豆腐》(2004)、《天下無賊》(2005)、《舉起手來》(2005)、《三峡好人》(2006)、《瘋狂的石頭》(2006)、《落葉歸根》(2007)、《十全九美》(2008)、《瘋狂的賽車》(2009)、《唐山大地震》(2010)、《武林外傳》(2011)等。這些电影因其使用方言而贏得大多数觀眾的肯定,甚至有的帶來歷史上罕見的收視率和票房率,這無疑說明了方言的使用使得電影獲得空前成功,又說明電影中的方言具有獨特的藝術表現魅力。
  二、電影對方言類型的取舍
  作為娛樂藝術的电影,為達到其娛樂和商業的成功,采用方言作為電影語言已被證實切实可行。然而在方言的類型選取上,導演還是有所取舍的。
  (一) 電影方言至少能大致聽懂
  由於我國方言種類繁多,一般大都在其特定地域通行使用,它們作為方言區人們的第一语言,在其所屬區域為主要交際语言,而且它還是一種自然態的語言,方言區人們從一出生就浸染在自然的地域文化及地方語言中。我國漢語方言間差異有大有小,差異小的基本上能聽懂,差異大的有的听起來竟然像是說外語。随著各地人們受教育程度的提高,普通話的推廣,越來越多的人除使用早已學會的家鄉方言外,在更多場合使用普通話作交際工具來交流思想。自改革開放后,農村與城市間交流更加密切了,不同方言區的人們在一起工作生活更加頻繁了,使得人們之間更多地接觸各種方言,有的甚至還相互學習對方幽默風趣的異地方言,既豐富了生活,又提高了生活的樂趣。因此,電影導演在制作影片時,有了人們之間對方言的進一步接觸和了解後,對方言的選擇要比前代導演有更多可選性,但選用何種方言作影視語言時,還是会關註方言的差異性的,即尽量選擇與普通話接近的、觀众容易懂的方言。要是所選方言對觀众而言,一點都聽不懂,那就無法產生共鳴,這直接預示著電影的失敗。這正如中國社科院語言研究所方言研究室主任周磊先生所言,“一些劇作使用方言,能更好地體現藝術内涵,也更草根、更有趣。但如果其他地域的受眾聽不懂劇中方言,作品就失去了廣泛傳播的能力。”[4]
  (二) 能大致聽懂的電影方言
  汉語方言分為七大方言,而普通话是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的。就與普通話的差別來看,七大方言中,北方方言與普通话最為接近,使用人口約占漢族总人口的73%;而剩余六大方言,則“閩、粵方言與普通話距離最大,吳方言次之,湘、贛、客家等方言與普通話距離相對較小”[5]。所以,導演選择方言類型時,可以此為參考。事實上,電影制作者在選擇方言時的確是有所考慮的,“影視作品裏的方言,多为東北方言、四川方言。這是因為東北方言和北京音相近,‘可懂度’高;四川方言屬於西南官话,雲、貴、川三省及周邊地區有1亿多人口在使用,內部一致性較高,‘可懂度’也高。”[4]因此,成功的方言電影所選的方言多是北方方言,具體表現在其下级分類,即“次方言”上,它包括東北方言、華北方言、西北方言、西南方言等,如電影《抓壯丁》(1963,四川方言)、《秋菊打官司》(1992,陜西方言)、《有話好好說》(1996,陜西方言)、《小武》(1997,山西方言)、《鬼子來了》(2000,河北唐山方言)、《安陽嬰兒》(2001,河南方言)、《尋槍》(2002,贵州方言)、《手機》(2003,四川方言、東北方言、河南方言)、《甲方乙方》(2003,東北方言)、《天下无賊》(2005,東北方言、河南方言)、《舉起手來》(2005,青海方言)、《三峽好人》(2006,山西方言)、《疯狂的石頭》(2006,重慶方言、青島方言、廣東方言)、《唐山大地震》(2010,河北唐山方言)、《武林外傳》(2011,雜糅東北方言、陜西方言、天津方言、山東方言、河南方言、上海方言等多種方言)等。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可见,北方方言在電影中成為首选方言,這與其和普通話接近、使用人口占漢族人口絕大多數不無關系。當然,也有一些非北方方言電影,但其數量、影響度都不及北方方言電影。
  三、電影对方言使用量的取舍
  自电影使用方言至今,電影實踐已证實方言電影有其特定的優勢,這一點不容否定,但方言在影片中的劣勢也是客觀存在的。
  (一) 辯證地看待電影的方言
  某些方言被選为電影語言,達到其完美的藝術表達效果,比如在塑造人物形象、還原社會原生態、制造喜劇效果方面,方言盡展其優越性;同時方言也為中国電影增添一片新的氣象,這些都是電影方言的優勢,且其優勢在各报紙、刊物中的研究論文上都得到了論證。但方言因其詞汇、句法及語音有一定的地域性,又多呈口語態,因此,直接用於影片中其效果欠佳,導演一般對其進行包裝以增加符合劇情、人物等要求,或人為改造方言使其往普通話靠近,構成方言式普通話,借以增強方言的藝術表現力。
  電影除有娛樂功能外,還有一定的宣傳教化功能,這也是藝術作品賦予的藝術審美價值。因此,方言在影片中的使用從某種程度上說也會减弱社會教育功能,如影響推廣普通话,削弱藝術追求的高雅藝術水平。另外,方言對電影的大眾傳播不如普通話那樣普遍,而更多的是適合於所屬方言区的特定人群。
  (二) 電影中方言使用應以適度為宜
  一部電影其語言采用方言的用量也是影響影片成功與否的重要因素。方言有優勢也有劣勢,故影片對方言使用應以適度為宜。電影屬大眾娛樂藝術,面對的觀眾是全民性的,其成功的衡量標準少不了全民的一致認可。雖然影片中有整部都使用方言的,有的僅使用一種方言,如《抓壯丁》;有的夾雜多種方言,如《瘋狂的石頭》,但總體看來,數量不多,更多的是部分使用方言,這樣更有利於電影的健康發展,也更能滿足藝術本身、視聽觀众和影視政策要求。
  四、結 語
  綜上所述,电影對方言的選用可以得到肯定,但所選方言應以北方方言為主,電影使用方言应以適度為主,不能濫用方言。
  
  [

參考文獻


  [1] 周星.電影概論[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
  [2] 李如龍.漢語方言學[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3] 周振鶴,遊汝傑.方言與中国文化[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
  [4] 王聰聪,張銳玨.方言影視剧熱難掩方言消亡危機——訪中国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方言研究室主任周磊[N].中國青年報,2011-01-20.
  [5] 黃伯榮,廖序東.現代漢語(上冊)[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論電影對方言有關的取舍》其它版本

電視電影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