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論中國藝術電影的缺失與電影市場的結構失調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電視電影論文
論文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1/11/9 10:53:00

  [摘要]當前,中國電影市場在票房繁榮的背後,呈现出結構性的失調,艺術電影的缺失昭示著中國電影的深層危機。中國電影需要根據时代需求不斷創新電影藝术,把藝術電影納入商業運營模式之中。在支持、保護藝術電影的同時推進產業化進程,才是中國電影真正需要的繁榮局面。
  [關鍵詞]艺術電影 電影市場 結構失調
  
  一、藝術電影的缺失
  
  據國內院線匯總的最新官方數据顯示,截至2010年9月28日,張藝謀導演的藝术電影《山楂樹之戀》總票房已破億元,創下近十几年來中國文藝片票房的新高。這对於當前藝術氣息稀薄的中國電影市場而言,不啻為一劑強心針,它在商業上的成功,如同當年顧長衛的電影《孔雀》一樣,再次證明了精致藝术的市場號召力和產業價值。
  自2002年張藝謀的《英雄》上映以來,中國電影界掀起了大制作商業電影的熱潮,此後,《七劍》、《功夫》、《神話》、《十面埋伏》、《夜宴》、《無極》、《滿城盡帶黃金甲》、《投名狀》、《孔子》等商業大片紛至沓來,使中國電影市场的商業化氣息變得越發濃重。很長時間以來,在中國似乎只有賈樟柯、王小帥等少數導演仍然在堅持記錄時代,他們為數不多的《任逍遙》、《三峽好人》、《十七歲單車》、《青紅》等作品仍然堅守著藝術的操守,並传遞出生活在中國社會底層人近乎绝望的呼聲。過分的商业化取向導致了缺乏危機意識的盲目自信和輕視藝術的短淺眼光。於是,中國電影市場的結構性矛盾和制作上的“兩極分化”日漸明顯:一邊是投資上億元的商業大片,一邊是較低成本投入的藝術片。在2009年,華語电影在戛納電影節上几近顆粒無收,唯一的獎項是獲得“最佳編劇獎”的婁燁的《春風沈醉的晚上》,其資金來自法國,以香港電影的名義參赛,而內地電影更是缺席。
  2004年成為中國的“電影發展年”,因為中國電影在產業化道路上邁出了一大步:电影產量首次突破200部,達到了創紀錄的212部,比2003年的140部提高了60%,是中國电影年產量的最高記錄。但是,這種只是向数量和盈利看齊的中国電影市場的飛速發育,卻酝釀了瘋狂的樂觀情緒。隨著商业電影對藝術電影的不斷擠壓,商業電影越發成為創意不足和文化意識貧瘠的借口和遮羞布,並誘導中國電影觀眾不斷地向娛樂文化和媚俗文化靠攏。電影艺術的激情與真誠被抹煞,耳目視聽的粗暴符號泛濫於影院內外。
  中國電影家協會產業研究中心發布的《“十二五”期間中國電影產业黃金五年發展研究报告》指出,從2011年到2015年,全國票房將突破300億元,中國將成为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表面上看來,中國電影近年來似乎出現了繁榮局面。但是,就各種類型電影的市場份額來看,艺術電影微乎其微的比重卻昭示着深層的危機:諸多著名導演是否在冒著毀壞自己品牌的危險去獲取短暫的商業輝煌(即所謂“贏得了市場輸掉了口碑”)?純商業电影的道路能否真正實現中國电影的繁榮?這種路線能引領中國電影在國際上走多遠?結构性失調,已經成為限制國產电影可持續健康發展的一大瓶颈。“野蠻而激進的商業化,撐起了中國電影前所未有的繁荣盛景,但伴隨著的是中國电影最有力量那部分的消亡。如果中國電影的繁榮是以这樣的代價得來的,那麽,既使中國電影很快達到它所推崇的好萊塢似的格局,但它也只会是一個完全沒有自己特色的好萊塢的替身。”
  大致說來,有以下幾种原因導致了中國藝術電影的萎靡不振。
  其一,認為觀眾文化素質低,沒有能力欣赏藝術電影的觀點。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對藝術電影作了極端狹義的理解,同時也過於低估了受眾的欣賞水平。曾經的《可可西裏》、《孔雀》、《青紅》,以及今年的《山楂樹之戀》,都可以說是很純的藝術電影,但依然獲得了商業上的成功。商業的運作是成功的原因之一,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這些电影本身具有普遍的欣賞價值。另外,以青年人為主體的中國觀眾的文化素質和審美品位也在迅速提高。當購買並收藏影碟逐漸成為青年人的一種時尚和愛好的時候,我們也應該看到,不只是美國大片,而且西方文藝電影對這一代人的影響也正在逐漸加強。藝術電影的潛在市場是巨大的。
  其二,受到近年來大制作商業電影票房成功的激励,認為中國電影就應該硬碰硬地與美國電影競爭,走商業化道路的觀點。這其實是一種冲動,甚至是一種不計後果的盲目自信,沒有看到深層的危機。首先,中國商業電影所謂的“高投入”、“大制作”與美國大片相比,不過是“小兒科”,而一系列商業運營模式也遠不夠成熟,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是極其有限的。其次,能夠采取這種方式制作電影的中國內地导演大概也只是張藝謀、馮小刚、陳凱歌等極少數的導演,旗幟一倒,局面馬上崩溃。再次,就某些所謂的“大片”而言,即使不從藝術性上深究而單從商業大片的角度评價,其觀賞性也難以令人滿意。表面上票房的成功並不能代表太多的東西。以張藝謀近年來的几部商業大片為例,從根本上講,那種商業上的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他靠以往的文藝片所积累的品牌效應,以及大規模的包裝宣傳,但如果用缺乏藝術價值的电影連續地破壞這個品牌,那麽,不管在文化意義上還是商業價值上,张藝謀的電影在以後都將面臨严重的危機。因為,票房成績不等於藝術品質,贏得票房不等於贏得觀眾,“好看”的電影不等於好電影:贏得票房很多時候靠導演的聲望和市场營銷策略,贏得觀众需要的則是影片本身的藝術品質。然而,並非所有的商業電影都在艺術性上蒼白無力,美國很多獲得奥斯卡大獎的商業片同樣也有著濃厚的人文底蘊和藝術品质,比如《阿甘正傳》和《辛德勒名單》。所以,問題的关鍵並不是商業電影的错,而是商業電影本身所能達到的审美價值高度。很顯然,觀眾对張藝謀、陳凱歌這樣的著名文藝片导演的期待值是較高的,當他們轉型從事商業片制作時,必然冒着更大的風險。一旦沒能達到觀眾的期待值,這種商業電影就会多少砸了他們的品牌。张藝謀和陳凱歌以《山楂樹之恋》和《梅蘭芳》重新回到藝術片的老路上,本身就說明了那種危機的存在。
  其三,從深層原因上而言,當前藝術電影的严重缺席則是消費時代到來、世俗享樂主義高揚、審美走向日常化、詩意黯淡而散文泛濫的结果。中國藝術電影在以張藝谋、陳凱歌為代表的第五代導演那裏有著輝煌的歷史,並從那裏開始走向國際電影舞臺。時代的變遷改變著市場、觀眾口味、電影制片傾向,同時,一種樣式的電影藝術也有一定的“時效性”,第五代導演的影像造型表意的表現方式难有新的開拓空間,張藝谋“黑匣子”寓言式的藝術電影已經成為過去,而新的以第六代導演为代表的藝術電影樣式尚沒有完全成型。在大眾文化成為文化主導的时代,市場更容易受
到時尚的左右,於是,市場選擇的當下性和藝術追求的久遠性就發生了龃齬。世俗文化和商業文化占據了幾乎各種文化領域的主要陣地,電影亦復如此。
  其四,此外,客觀上的原因還有電影发行放映體制的不完善,這是電影產業化進程中的極大障礙。不健全的發行放映體制還導致藝術片得不到更充分的宣傳,進而票房慘淡。這涉及到中國電影改革和產業化進程中政府的舉措問题。
  
  二、发展藝術電影的必要性
  
  就藝術電影而言,早在幾年前,《可可西裏》、《孔雀》、《青紅》就有力地說明了艺術電影也並不缺少觀眾,關鍵是艺術電影本身是否質量優良,是否具有市場價值,而《山楂樹之戀》再次證明了這一問題。隨著中国電影改革力度的加大,中國電影正在實現從政治向產業過渡的歷史性轉型,投資主體的多元化、市場觀念的確立、商业和市場運作模式的摸索,都說明产業化必然要求中國要創造自己的主流商業電影類型,但是,這並非意味著藝術電影就无足輕重或者會阻礙產業化的進程。實際上,把藝術電影納入商業運營模式之中,在支持、保護藝術電影的同時推進產業化進程,才是中國電影真正需要的繁榮局面。
  首先,就電影的社會功能而言,由藝術電影承載審美價值和文化價值是題中應有之義。在當今中國的文化產業中,電影產業具有某種充当火車頭的意味,具備舉足轻重的影響力。在世俗文化和市場逻輯支配的文化產業中,秉持文化價值和審美意義始終應該是中國電影需要考慮的首要問题。老一輩電影藝術家夏衍曾經這樣說道:“塑造出具有中國特色(包括特定的時代、特定的環境)的人物性格,將典型的中国環境中的典型的中國人物呈現于銀幕之上,反映出不同於外國人的中國人的倫理、道德、行为準則、表情語調、風俗習慣,以其鮮明的中國特色而適應中國觀眾的審美需要,得到社會容納與群眾認同。對於中国電影創作生產者來說,實現電影本體與中國本土的完美结合,是中國電影發展的必由之路。”這番話至今對於我們仍然有很大的啟發意義,因為不論電影是否產業化,作為一種精神文化產品,其內在的價值乃是審美的,而能夠保持強大的生命力的審美文化也必然是“悅心悅意”和“悅誌悅神”的,而非僅僅“悅耳悅目”(李澤厚語)。
  其次,從國內電影市場來看,藝术電影有著巨大的市場潛力。中國电影界目前有一種重电影商業性而忽視藝術性的傾向,這其實是一種“唯票房是舉”的絕對的功利主義思想。這种觀點的論據往往是:藝術電影在西方國家比在中國更受觀眾歡迎,就是因為中國觀眾文化素质低,所以在中國拍藝術電影無利可圖。實際上,目前這种狀況並非只是和觀眾的文化素質有關,也和藝術電影本身有關。這涉及到藝術電影的制片策略的问題,孤芳自賞、遠离觀眾生活的實驗電影是藝術電影,而面向百姓、貼近生活的電影也可以成為優秀的藝術片,如《孔雀》。所以,問題的真正關鍵在於,拍攝藝術電影需要担負比商業片更大的經濟風險,而市场邏輯總是要“趨利避害”的。然而,正是因為優秀的藝術電影在中國是極少的,只是“偶露鋒芒”,所以才預示著其巨大的市場潛力,所需要的是發現觀众內心呼聲和精神深處需求的眼光,和敢於嘗試並擔負一定風險的勇气。當然,對於這樣有益但卻有更多風險的嘗試,國家政府應該給予一定扶持,提供更加優惠的政策和保障,以達到保護民族电影的目的。
  再次,从國產電影走向國際而言,藝術電影是中国電影的開路先鋒。中國電影真正走上發展之路並取得一定的國際影响不過是從張藝謀、陳凱歌早期的代表作開始,至今時間也不長。張藝謀的商业大片《英雄》和《十面埋伏》在海外獲得驕人的票房业績,和他早期的藝術電影在國際上所獲得的聲譽息息相关。由於資金、技術、規模、操作等各個方面的局限,中國的商業電影不可能像好萊塢電影那樣在海外形成穩定而龐大的市場,而如果中國电影在國際電影節的領獎臺上頻频缺席,則不能產生持續的國际影響力,不能形成穩定的品牌形象,所以,偶爾的大片输出,雖然得到目前的经濟實惠,但如果電影本身乏善可陈,則有可能喪失掉品牌這個無形資产。可見,面向國際,拍攝藝術電影,爭取國外電影界的奖項,並非是某些簡單的觀點所理解的“崇洋”,而是中國电影走向國際的必由之路。雖然,“走向國際”本身就帶有某種“後殖民”的味道,但這是历史和時代所造就的現實。類似於《英雄》、《十面埋伏》那樣的大片是讓中國电影打入外國票房榜,并讓普通外國人接納並喜愛中國電影的一種方式,也是為推進中國電影產業化的大局做出的切實努力,然而在目前的狀况下,這步棋只是一次有價值的嘗試,不應該將這種電影視为拯救中國電影的救星,更不應該因此忽略藝術電影的制作。
  中國電影正处於一種內外交困的境地:內部面臨由“事業”向“產業”轉變,外部要抵制好萊塢電影的沖擊。某種程度上而言,目前中國電影在大众文化泛濫的當下呈現出的藝術和市場的對立局面是必然的,而沿著產業化的路往前走,學會跟資本结盟,也是必然的,然而,卻不能因此而片面強調市場和票房。在產業化的大旗下,在開拓電影市場的路上,必須由藝術電影開路,商業電影大軍才可隨後而行。中國电影需要根據時代需求不斷創新電影藝術,而且從觀念到體制、從管理到經營,都緊跟時代的步伐和觀眾的需求,優化電影市場的結構,只有這樣,国產電影才能實現良

到時尚的左右,於是,市場選擇的當下性和藝術追求的久遠性就發生了齟齬。世俗文化和商業文化占據了幾乎各種文化領域的主要陣地,電影亦復如此。
  其四,此外,客觀上的原因還有電影發行放映體制的不完善,這是電影產業化進程中的極大障礙。不健全的發行放映體制還導致藝術片得不到更充分的宣傳,進而票房慘淡。這涉及到中國電影改革和產業化進程中政府的舉措問題。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发展藝術電影的必要性
  
  就藝術電影而言,早在几年前,《可可西裏》、《孔雀》、《青紅》就有力地說明了藝術電影也並不缺少觀眾,關鍵是藝術電影本身是否质量優良,是否具有市場價值,而《山楂樹之戀》再次證明了這一問題。隨著中國電影改革力度的加大,中國电影正在實現從政治向產業过渡的歷史性轉型,投資主体的多元化、市場觀念的確立、商業和市場運作模式的摸索,都說明產業化必然要求中國要創造自己的主流商業電影類型,但是,這並非意味著藝術電影就無足輕重或者会阻礙產業化的進程。實際上,把藝术電影納入商業運營模式之中,在支持、保護藝術電影的同時推進產業化進程,才是中國电影真正需要的繁榮局面。
  首先,就電影的社會功能而言,由藝術電影承載審美價值和文化價值是題中應有之义。在當今中國的文化產業中,電影產業具有某種充當火車頭的意味,具備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在世俗文化和市場逻輯支配的文化產業中,秉持文化價值和審美意義始終應該是中國電影需要考慮的首要问題。老一輩電影藝術家夏衍曾經這樣說道:“塑造出具有中國特色(包括特定的時代、特定的環境)的人物性格,將典型的中國環境中的典型的中國人物呈現于銀幕之上,反映出不同於外國人的中國人的倫理、道德、行为準則、表情語調、风俗習慣,以其鮮明的中国特色而適應中國觀眾的審美需要,得到社會容納與群眾認同。对於中國電影創作生產者来說,實現電影本體與中國本土的完美結合,是中國電影發展的必由之路。”這番话至今對於我們仍然有很大的啟發意義,因为不論電影是否產業化,作為一種精神文化產品,其內在的價值乃是審美的,而能夠保持強大的生命力的審美文化也必然是“悅心悅意”和“悅誌悅神”的,而非僅僅“悅耳悅目”(李澤厚语)。
  其次,從國內電影市場來看,藝術电影有著巨大的市場潛力。中国電影界目前有一種重電影商業性而忽視藝術性的傾向,這其實是一種“唯票房是舉”的絕對的功利主義思想。這種觀點的論據往往是:藝術電影在西方國家比在中國更受觀眾歡迎,就是因為中國觀眾文化素質低,所以在中國拍藝術電影无利可圖。實際上,目前這種狀況并非只是和觀眾的文化素質有關,也和藝術電影本身有關。這涉及到藝術電影的制片策略的問題,孤芳自賞、遠離觀眾生活的實驗電影是藝術電影,而面向百姓、貼近生活的電影也可以成為優秀的藝術片,如《孔雀》。所以,問題的真正關鍵在于,拍攝藝術電影需要擔負比商業片更大的經濟風險,而市场邏輯總是要“趨利避害”的。然而,正是因為優秀的藝術電影在中國是極少的,只是“偶露鋒芒”,所以才預示著其巨大的市場潛力,所需要的是發現觀眾內心呼聲和精神深處需求的眼光,和敢於嘗試並担負一定風險的勇氣。當然,對于這樣有益但卻有更多風險的嘗試,国家政府應該給予一定扶持,提供更加優惠的政策和保障,以達到保護民族電影的目的。
  再次,從國產電影走向國際而言,艺術電影是中國電影的開路先鋒。中国電影真正走上發展之路並取得一定的國際影響不過是从張藝謀、陳凱歌早期的代表作開始,至今時間也不長。張藝謀的商業大片《英雄》和《十面埋伏》在海外獲得驕人的票房業績,和他早期的艺術電影在國際上所获得的聲譽息息相關。由於资金、技術、規模、操作等各個方面的局限,中國的商業電影不可能像好萊塢電影那樣在海外形成穩定而龐大的市場,而如果中國電影在國際電影節的領獎臺上频頻缺席,則不能產生持续的國際影響力,不能形成穩定的品牌形象,所以,偶爾的大片輸出,雖然得到目前的經濟實惠,但如果電影本身乏善可陳,則有可能喪失掉品牌這個無形資產。可见,面向國際,拍攝藝術電影,爭取國外電影界的獎項,並非是某些簡单的觀點所理解的“崇洋”,而是中國電影走向国際的必由之路。雖然,“走向国際”本身就帶有某種“後殖民”的味道,但這是歷史和时代所造就的現實。类似於《英雄》、《十面埋伏》那樣的大片是讓中國電影打入外國票房榜,並讓普通外國人接納並喜愛中國電影的一種方式,也是為推進中國電影產業化的大局做出的切實努力,然而在目前的狀況下,這步棋只是一次有價值的嘗試,不應該將这種電影視為拯救中國電影的救星,更不應該因此忽略藝術電影的制作。
  中國電影正處於一種內外交困的境地:內部面臨由“事業”向“產業”轉變,外部要抵制好萊塢電影的沖击。某種程度上而言,目前中國電影在大眾文化泛濫的當下呈現出的藝术和市場的對立局面是必然的,而沿著產業化的路往前走,學會跟资本結盟,也是必然的,然而,卻不能因此而片面強調市場和票房。在產業化的大旗下,在開拓電影市場的路上,必須由藝術電影開路,商業電影大軍才可隨後而行。中国電影需要根據時代需求不斷創新電影藝術,而且從觀念到體制、從管理到經營,都緊跟時代的步伐和觀眾的需求,優化電影市場的結構,只有這樣,國產電影才能實現良性的持續發展,才可能實現最終的繁榮。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論中國藝術電影的缺失與電影市場的結構失調》其它版本

電視電影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