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英國電影審查與分級制度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電視電影論文
論文作者: 石同雲
上傳時間:2012/1/15 10:24:00

   在英國,對公眾開放的影院必須持有地方政府頒發的營業許可執照。地方政府有責任確保兒童不會看到與他們年齡不相適宜的電影,也有權阻止任何电影的放映。在評判電影方面,地方政府一般遵從英國電影审查委員會(1985年以後更名為英國電影分級委員會)的決定。所有希望得到公映的影片都必须送交該委員會審查和分級。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是獨立、非法定的機構,1912年應電影工業欲確保影片質量標準的要求而成立。它可以在頒發級別證明之前要求制片公司刪剪某些內容,偶爾也會拒絕發給影片級別证明。
  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最初只使用兩個分級級別:U和A。U代表老少皆宜,A代表更適合於成人。1932年,由於恐怖片发行數量的增大,委員會添加了H級别,限定16歲以上才能觀看。1951年,H級別被X級別取代,同樣限为16歲以上觀看,但表明關註点已不再是慫人的恐怖,而是性和暴力。1970年,為更有效地保護青少年,同時允許更多的面向更大年齡、更成熟觀眾的成人電影无刪剪地通過,委員會開始使用以下4個級別:U:老少皆宜;A:5歲和5歲以上兒童可以元人陪伴觀看,但電影也许含有某些家長不希望14歲以下儿童觀看的內容;AA:14歲以下儿童免入;X:18歲以下免入。
  1982年,委員會將分級級别更細致地調整為:
  U(Universal),老少皆宜。
  PG(Parental Guidance),家長陪伴指導,影片有某些鏡頭也許不適合年少的兒童。
  15,18,15歲及15歲以上,18歲及18歲以上方可入內。
  R18(Restricted 18),在特別許可的有執照的色情電影院或電影俱乐部的有限範圍內放映,18歲以上方可入內。
  1989年,委員會又新增加了12級別(適合12歲及12歲以上)。2002年,影片《蜘蛛俠》的火爆使委員會屈從於商業壓力將12變更為12A。这意味著12歲以下的儿童可以由成人陪伴指導觀看。
  对移動影像的審查因1984年《錄像法案》的颁布而實施。該法案使新更名的英國电影分級委員會成為家用录像片的法定審查機構。委員會實施的對錄像帶的分級級別如下:U,Uc,PG,12,15,18,R18。其中,Uc表示老少皆宜,尤其適合於兒童;R18表示只允許在有特许執照的性商店內向18歲以上的人出售。其余級別與電影分級級別類同。
  本文通過探討英國電影審查制度的確立、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的功能及其運作、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電影審查體制中的作用和地位,旨在解析和評價英國的电影審查與分級制度。
  
  電影審查與分級制度的确立
  
  1.1909年《電影法案》的制定
  英国對公共娛樂的審查已有400多年的歷史。早在1543年就有國家法規出於對政治和宗教異端邪說的恐惧,首次對戲劇的內容加以限制。1737年的《劇院法案》和1843年的《戲劇法案》確立和加強了戲劇審查制度。1751年的《混亂場所法案》則監管以音樂或舞蹈為主要形式的娛樂場所。英国電影的公共放映活動始於19世紀後期逐漸繁榮起來的歌舞杂耍劇場,但很快便自立門戶,1906年出現第一家純粹的影院,1911年迅速發展為近4000家影院。①這些影院的活动沒有音樂和舞蹈的成分,理應免受1751年法案規定的地方政府的發照管轄。然而,潛在火災危險以及對主要是吸引工人階級的大眾娛樂形式的懷疑和控制欲,使地方政府呼籲對影院頒發營業執照以實施监控。1909年的《電影法案》授權地方政府對所有用於電影放映的場所實施檢查,并發給合格者營業執照。法案內容完全是基於观眾生命安全方面的考慮,並沒有明文規定影片在公映前要接受審查。但該法案某條款措辭含糊,地方政府很快利用其發照權力填加施控內容。在電影工業對地方政府的訴訟中,英国法院通過自己的解釋,確認了地方政府自行取得審查影片權力的合法性。②
  2.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的成立
  鑒於地方政府不斷填加發照條款,少數利欲熏心的發行人開始進口帶色情内容的影片,加之一些地方政府提議建立中央政府審查體制,影業意識到他們的生存有賴於組建全國統一的行業自律審查體系。於是,電影生產商協會與電影放映商協會聯手,於1912年10月成立了英國電影審查委員会,並取得了內政部的認可。刚剛退休的德高望重的戏劇審查官喬治·瑞得福特應聘出任委員會第一任主席。委員會於1913年元月1日起正式開始工作。
  由于電影審查委員會的非法定、非官方地位,其裁決需得到地方政府的認可方能生效。1920年,電影放映商協會決定其成員只能放映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審查通過的影片。1921年,倫敦郡議會規定,未經郡議會的特別許可,影院不得放映任何未取得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分級證明的影片。該規定很快被大部分地方政府仿效。1923年,委員會得到了影業上級主管部門內政部的公開支持。內政部在向地方審查机構下發的樣板條例中,倡議它們今後把遵從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的審查結果作為一項政策來執行。在經歷了約15年權與利的較量後,t924年底,英國各地基本實現了电影審查的一致性。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的地位終於得到鞏固。
  3.1952年《電影法案》和1984年《錄像法案》
  1952年《電影法案》確認了1909年《電影法案》中地方政府向影院頒發執照的權力,但在此基础上,審查的基調從“安全”改變為“控制”,尤其是為兒童利益實施监控。法案第三款明確要求地方發照機構在其發照條件中增加禁止或控制兒童(16歲以下)入場观看不適宜影片的條款。③但私人群體、電影協會或俱樂部等非商業性放映活動不受发照監控。通過賦予地方政府在頒發執照時附加前提條件的額外權力,該法案使此前國會一直沒有賦予的审查電影的權力合法化了。1982年的《電影(修正)法案》通過推出新的R18級將大部分都在放映色情影片的商業性電影俱樂部也納入發照監控的範疇之內。
  80年代初錄像業火爆,其色情和暴力內容引起了壓力集團和媒體的強烈關註。人们對兒童正受侵蝕的擔心加劇。国會因此通過了1984年《錄像法案》。該法案以法律形式來要求委員會分級、刪剪或封殺以錄像形式發行的電影。地方政府对錄像沒有參與權。錄像審查的法定权力被授給了委員會新任主席和兩位新任副主席。委員会以他們的名義運作。鉴於錄像的家庭觀賞特性,審查官被提醒對錄像要比對電影更加嚴格。1993年發生的詹姆斯·伯格謀殺案(一個兩歲的孩童被兩個十歲的男孩殺死)使社會輿論一致要求更加嚴格法規。因此,1994年《刑事司法和公共秩序法案》要求电影分級委員會“特別註意錄像片處理暴力、犯罪、恐怖之行為及毒品的方式”。④
  《錄像法案》使英國躍進了它一直成功地避免近七載的國家電影審查體制,成為英國迄今為止最徹底的媒體審查措施。⑤《刑事司法和公共秩序法案》則使英國成為西方世界獨一無二的既實施國家錄像审查、又以法律形式定出哪些内容可以接受和不可接受的指導纲領的國家。⑥
  
  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及其運作
  
  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是電影行業建立的一個“自律”機構,旨在抵禦中央及地方政府幹涉,保護电影工業免遭法庭官司,統一審查标準。它負責審查所有在商业影院放映的影片,新聞短片除外。在電影審查方面,它沒有法定權力,但經多年磨合贏得的權威性使之事實上成為英國的“半官方”審查機構。1984年《錄像法案》給了它在錄像審查方面法定的官方地位,並使其於1985年從英國电影審查委員會更名為英國電影分級委員會,以體現分級比审查在委員會的工作中占更大的分量。委員會有一名主席,一名書記,4~5名審片員以及若幹行政人員。主席往往由广受尊敬的社會名流擔任,對委員會的日常工作參與不多,但對重要問題有最終決策權,並負责委員會的對外政策。委員會書记則必須全身心地處理日常事務,是委員會決策的主要影響力量。《錄像法案》實施后,委員會主席從一人增加到3人(一正二副),書記更名為主任,審片員隊伍擴大,審片數量剧增。以往4名審片員一年审查約400部影片,變成71名審片員每年审查4000多部影片和錄像片。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1.委员會審片程序
  一部影片要由不少於兩名審片員來审查。在決定能否通過和選擇分級級别時,委員會主要考慮的是性、暴力以及恐怖內容的程度。被認為有問題或特别重要的影片,則由書記親自審查。引起批評或爭議的影片有时也會由主席過目。主席的決定為終審決定。發行商只能接受委員會的決定,或將影片送地方政府审查以求獲得地方公映權,或送俱樂部系統放映。被拒影片在經過一段時間後仍可再次向委員會送審,這對一些后來被地方政府審查通過的影片尤為可能。但委員會基本上不太願意更改過去的決定,除非時間上已有相當長的間隔。電影的分級級別可以隨着時代的變遷在若幹年後被更改,但錄像級別則不允許有變更。
  委員会的決定為終審決定,影業承诺遵守。但影業也不滿缺乏獨立有效的機構來质疑委員會的分級決定:“這是世界上少數幾個沒有上訴場所的國家之一。”⑦但《錄像法案》為錄像業安排了上訴委員會受理投訴。
  2.審查靈活性
  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從來沒有正式的書面标準或規則來嚴格規定什麽該刪剪,什麽可以寬容,什么樣的內容該歸人哪種分級級別。審片員主要依據自己的專業知识和經驗,並根據一部影片的总體格調來評判。第一任主席瑞德福特明確要求查禁的只有两條:“基督的活體形象不可接受,裸體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通過。”⑧但委員會也是根據一些指導原則來操作,例如奧康納主席1916年定下的43條,內容涉及政治、宗教、道德和粗話等方面。這使得一些影评家認為委員會沒有書面規則的說法乃無稽之談。確切地說,委員會執行的是“嚴格死板的非成文規則”⑨,其非正式性為審查的靈活和開明留出了空間,使得委員會能夠根據社會的變遷而適時調整尺度。因此英国的電影審查從來不具永恒性。當然,缺乏正式書面規則會导致評審決定在某種程度上的不一致。但委員會書记特裏維廉(1958~1971年)認為“這是為靈活性和明智審查而值得付出的代價。如果定下了條條框框,就得死板地將它們应用到所有電影的身上,不論是藝術傑作還是商業垃圾……此外,对書面規則的應用必然導致對条款單字或詞組準確含義的爭执。”⑩
  3.審片保密性
  委員會在成立的最初20年間,每年都發表一個年度報告,這其中的13份報告完好保存至今。但該傳統在二戰結束後沒有得以繼續,增加了委員會工作的神秘感。對了解委員會早期工作能有直接帮助的,還有英國電影研究院圖書馆收藏的三四十年代的送審電影腳本及委員會的評論報告。
  特裏維廉任書記期間,不願發表任何报告或公布任何數據,因為他擔心從影片中摘出的孤立的句子會被媒体加以利用來嘲諷委員会。但他會在一些公共場合以其出色的口才公開捍衛委員會的工作。1975年弗曼書記上任後,委員会開始發表每月信息公告。但公告蓋有“保密”大印,不向公眾公開,地方审片機構每年付50英鎊訂阅。

发表每月公告的行為也只延續了三年。以前非正式的對信息的禁止外泄于1993年1月成為委員會的官方政策。從那时起,弗曼主任明文規定,“对1975年以後向委員會送審的影片的每一份報告,現在只能由書記自己一人有權決定是否向公眾公開。”⑾審片員也因工作合同中的保密條款而不能泄露任何信息。因此,围繞英國電影審查的神秘光環更加制度化和合法化了。
  1984年《錄像法案》迫使委員會自1985年後重新開始發表年度報告。1999年1月上任的委員会主任羅賓·杜瓦爾為委員會的運作增加了極大的透明度。他堅信“決策透明不仅僅是委員會的職責,也有利於確保公共爭端起源於準確的事實之上。”⑿如今,委員會積極調查民意,在自己的網頁上公布審查指導纲領,並公布具體影片的刪剪长度及原因。⒀
  
  電影審查委員会與中央政府的關系
  
  1.委员會的獨立與公正
  從建制上講,委员會在錄像審查方面屬依法行事,除此之外,它只是個私營機構。保持獨立、公正,贏得各方信任,對委員会至關重要。特裏維廉評價委員會是一個“獨立、公正的機構”⒁,實现了自己的初衷。但對此不乏異議。
  委员會被公認為確實做到了獨立於行業,通過向送審者收取審片費而避免了影業的幹預。但独立於政府則另當別論。盡管委员會不受政府的直接控制,卻經常受政府政策的影響和來自內政部的直接壓力。因急於奠定自己的地位,委員會在早期有意無意地努力迎合政府的期望。奧康納坦言,“我認為与內政部不僅有必要保持聯系,而且應建立最為友善的關系。我認為我个人成功地做到了這一點。”⒂直到二戰結束,委員會與政府部門之間的接觸已成為常规定式,這種交流使它與國家政府及其政治價值體系牢牢拴在了一起,委員會成为統治集團的一部分。对電影的直接的政治審查是二戰結束前英國電影審查的一大特点。委員會認為電影的宗旨是娛樂,“不是搞政治的地方”。⒃為維持政治現狀,皇室、政府、教會、警察、司法及友好國家都特別受保護,不得批評。也不允許表現當時社会有爭議的問題,如蘇維埃俄國、勞工關系(罷工)、二戰前夕法西斯主義的崛起等。委員會定期將有爭議題材向政府的對口部門匯報,寻求指導,甚至鼓勵政府的幹預。在評論委員會積極咨詢政府對蘇聯影片《攻占柏林》的處理意見時,费爾普斯認為“委員會在关鍵問題上的獨立性只是理論上存在,而非現實”。⒄
  兩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政府實施全面的戰時宣傳控制。委員會與政府密切配合,贏得了信賴。二戰結束後,委員會逐漸放棄了其家長式的審查風格,与政府也有所疏遠。政府也盡量與审查保持距離。但是,1972年,內政大臣瑞吉勞·毛德凌在影片《發條橙子》招致媒體和压力集團攻擊時,要求自己先看一遍;1977年,擬在英國拍攝一部反映耶穌基督性生活影片的丹麥導演簡斯·喬根·索森赴英為其另一部影片做宣傳時,被政府應宗教界的呼籲而拒絕入境。這些偶然的举動仍充分體現了政府对審查的直接幹預。
  由此看来,艾弗·蒙塔古1929年認為委員會與政府的非正式的緊密關系使得政府能夠“完全實施自己的願望,而又不負任何责任”⒅的抱怨,不論在當時還是在現在都很貼切。正如委員會主席戴維·哈裏奇勛爵(1965~1985年)1984年向主任弗曼明示的那樣,政府與委員會70多年的关系遵循的是“若即若離的一臂之距原則”。⒆英國政府的确有時試圖去實施他們自己的審查,盡管他們沒有法定權力這样做,且也有違常規。
  2.內政部的作用
  電影行業隸屬內政部的管轄。电影審查委員會的非官方地位對內政部極為有利,使得部長們能夠避免被置於國會監督之下所產生的一些困境。內政大臣赫伯特·莫裏森對委員會與政府的相对獨立與協商關系頗为贊賞,他在1942年直言:“坦率地說,身為部長我不希望必須在議會回答某些具体影片應該或不應該被审查掉。”⒇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總體來說,委員會得到了內政部長久、持續的支持。只有1916年和1935年政府兩次提出欲建立國家審查體制除外。長期以來,为取得全國電影審查工作的一致性,內政部通過行政通告和樣板审查條例的形式,對地方政府如何行使審查權給予了許多積极有益的指導。其要求地方政府接受委員會決定的條款更是对委員會工作的莫大支持。嚴格說来,內政部在這方面沒有法定權力這样做,其樣板條例也沒有法律地位。但內政部確實試圖更有效地影響審查進程的發展。这自然引起了一些爭議。此外,誘導地方政府全盤接受一個不負任何責任的機構的決定,這也被認為是“不民主”之舉。(21)委員會在1984年《錄像法案》後取得的新的法律地位使它與內政部的協商關系比以往更加緊密。

  90年代,隨著歐洲單一市場的到來,大量歐洲色情錄像帶湧入英國。1996年,委員會草擬了一份R18級別臨時指導方针,內容較以前更為宽容。這與海關對淫秽標準的理解產生了距離。1997年7月,海關在收繳發給英國一名发行商的錄像帶時,發現委員會放宽了標準,於是致函內政部。內政大臣傑克·斯特勞遂急令委員會停止其自由化進程。11月,他對委員會以R18級别通過某些色情錄像片的做法大為惱火,以最強烈的詞語公开批評此舉為“放寬法律的不可接受的單方舉動”(22),命令委員會收緊標準,並公開表示他正在審核弗曼的職位。12月,他否決了將當時的副主席扶正的任命,並將自己放心的主席和主任人選强加給了委員會。委員會單方面的改革行動導致了與內政部的公開沖突,其結果嘲弄了委員會的獨立性,顯示了內政部的幹涉力度。
  3.委員會主席——政治的化身
  委員會主席應由電影工業自己的行业協會獨立推選,但事实上,所有主席的任命都是影業與內政部協商並經後者同意後而決定的,所選出的人要有公共知名度,能同時被行业委員會、內政大臣及地方政府所接受。(23)所以,主席基本上都屬政治任命。自第一任主席瑞德福特之後的三位主席都是著名政治家,左右公众輿論的高手。奧康納是经驗豐富的自由黨議員、记者、作家;愛德華·肖特是自由黨議員、前愛爾蘭事務大臣及內政大臣。泰爾勋爵曾任外交部新聞署負責人、英国文化委員會主席、英國駐巴黎大使。其後的主席人選,如赫伯特·莫裏森勛爵(1960~1965年,前內政、外交大臣)、大衛·哈裏奇勛爵(1965~1985年,前駐美國大使)、昆廷·托馬斯爵士(2002年至今,前內政部公務員,北愛和平进程功臣),都有很高的政治职位,無疑也有很多政治關系,實為統治集團的化身。正如尼古拉·普羅奈指出的那樣:“重要的是這个人物的經歷與背景能確保他值得信任,知道該做哪些事情,也知道和誰聯系或商議最為妥當。”(24)
  2002年新任命的主席昆廷·托馬斯爵士是布萊尔首相的密友。《衛報》8月1日撰文指出,該任命缺乏民主負責性:“如果委員會是獨立的,我們應期待它的主要職務任命不要看起來如此像是托尼首相的安置。如果不是獨立的,其運作則應納入政府某部门的監管之下,政府部長须向國會負責”。(25)當然,文章作者分析認為,这是委員會為保住自己飯碗而樂意接受的人選。2000年發表的《傳播通訊白皮书》建議政府將錄像分級的任務從电影分級委員會移交给負責公共廣播的傳播部承擔。但托馬斯爵士上任後,政府已同意委員會繼續保留錄像分級權,独立於傳播部。由於1984年《錄像法案》將錄像形式發行的影片的權力授予了委員會主席個人,如果不能委任內政部同意的人選,那麽委员會的繼續存在將遭到質疑。
  
  地方政府電影審查體系的地位與作用
  
  1.英國电影審查委員會與地方政府電影審查体系的關系
  英國地方政府電影審查體系對整個電影審查制度的運作起決定性作用。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的審查結果須通過地方政府的認可方能生效。1909年、1952年及1982年、1985年的《电影法案》都始終將對電影的法定審查權交給了地方政府。理論上,委員會的證明只對地方政府起指導作用,而非必須履行的強制性決定。它沒有約束力,電影院可以完全不必遵守。
  地方政府擁有對电影的法定生殺大權。它們可以接受委員會的審查結果,也可以允許放映委員會禁放的影片。被委员會拒絕了的影片可以接著向地方政府申請地方放映權。地方政府還可以禁放、刪剪委員會通過的影片或改變委員會對影片規定的級別,可以對任何一場電影放映附加他們认為合適的條件。從電影立法一開始,地方政務會就牢牢掌握了推翻委員會決定的權力。鑒於地方政府的認可功能,委員會必須確保其決定大体符合廣大地方政府議會的道德標準。
  2.地方審查的特點
  英倫疆土並不遼闊,但審片機構眾多。1909年《電影法案》颁布後,688個地方級別的政務委員會有權頒發影院执照;1931年,地方發照機構擴展到764個。(26)有些機構的轄區內連一家影院都沒有。此外,審片人員素質不一。有的地區設有專門的審片委員會集體審片,許多則將此項工作作為附加工作委托給形形色色的委員會,如財政委員会、消防委員會、公共娱樂委員會、公共健康委员會、執照頒發委員会,甚至法官委員會。
  雖說地方審片機構有權推翻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的決定,但在內政部通告的建議下,地方政府長期以來基本上愉快地接受委員會所作出的決定。虽有例外,但無足輕重。大倫敦市政會電影審片委員會主席伊妮德·威斯曲奇在70年代指出:“地方政府99%的決策遵从了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的決定。”(27)許多地方政務委員會並不認為審查電影是地方政府應盡的職責,委員們既沒时間、也不具備相關的專業知識,因此對審片興趣不大,樂於認可委員會的決定。
  但也确實有一些地方政府很看重自己的獨立地位,如倫敦、曼徹斯特、利物浦等地,尤其是在審查制度建立的初期階段。出於對委員會的不信任,它們願意重審引起社會爭議的影片。這些操作所造成的偶爾不一致總能引起媒體與公眾的強烈關註,有损委員會的權威性。例如,1928年的《黎明》受德國使館向英國外交部施壓的影響被委員會禁放,但被絕大部分地方政府通過。1965年的《範尼山》,影片本身並不出眾,但審查結果卻千差萬別:被委員會拒绝;被一些地方政府拒絕;被18家地方政府授予X級;44家授予A級;5家竟然授予U級。(28)其它因差異而引起關註的影片還包括:1970年的《惡魔》和《再论愛的語言》、1971年的《發條橙子》和《稻草狗》、1973年的《巴黎最後的探戈》、1996年的《撞車》等。
  就地方政府的審查標準而言,有些地區相對嚴格,有些地區則相對宽松。1973年內政部進行的一次問卷調查表明,任何英國电影審查委員會、大倫敦市政會、米德爾塞克斯和薩裏郡議会一致拒絕的影片很難有機會得以在别的地區通過。(29)倫敦地區因其影院數量之多(占全國影院總數近七分之一)和審查寬容性成為最具影響力的地方審查機構。但不可否認,随著現代社會信息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和人群的高速流動,地域之间的品位差異逐漸減少。且英國疆域有限,一部電影如在某個地區被禁放或改变了級別,人們可以輕松駕車幾分鐘抵達受另一個地區管轄的影院觀片,使地方審查顯得無用和荒謬可笑。因此,地方審查實為對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運作的重復勞動,是“對地方政務會委員时間和納稅人金錢的浪費”。(30)
  
  結束語
  
  在英國,除了民族危難時刻,國家直接的監控審查一直不是電影審查的主要形式,行業自律才是基石。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不依附於立法部門、不接受國家財政撥款,也就自然免受國會和公眾的監督。委員會沒有固定的準則,沒有上訴程序(錄像除外),无需述職,權力集中於主席,其私營性質為內政部減輕了压力。當然,電影審查委員會也並非電影的唯一審查者。中央政府主管部門、地方市政會、電影發行放映公司、影评家、媒體和壓力集團都在不同程度上決定著英國人民在銀幕和屏幕上所能看到的內容。
  委員會成立的動機種種,但重要的一點是工业利益的驅動。通過犧牲若幹影片,電影審查維護了影業公共形象,鞏固了電影市場。電影首先是經濟行為,然後才是艺術行為。市場競爭導致市场審查。英國電影導演彼得·沃特金斯認為,電影的商業運作體制“卓有成效地毀滅了這個国家出現過的大部分最具批評性的嚴肃的影片”。(31)票房是最後的裁判。
  英國電影審查的關注點自然不是影片的“质量”,而是影片在道德方面是否適合於向公眾放映。奧康納43條審查指導原则裏,有33條與道德行為有關(其中20條與性有關):如嚴禁描述賣淫、婚前婚外性行為、性變態、乱倫、誘奸、裸體、性病、縱欲、粗話、流產、妓院、逼良為娼等。审查所關註的另一方面是維持政治現狀。“沒有爭議”是委員會的準則,“沒有危害”則是審查官最青睞的首肯之語。(32)這種政治審查一直持續到二戰結束,且很少受到質疑。隨着時代的變遷,尤其是60年代的文化大變革,審查標準在靈活地變化。正面女性全裸形象1968年被通過,正面男性全裸形象1969年出現在銀幕上。1969年還接受了吸毒題材,對粗話的禁令也逐漸放寬。總之,到1970年,委員會在道德方面的舊的禁止條款基本上被完全廢棄了。但与此同時對暴力的關註大大加劇,尤其是性暴力。目前,“危害性”是委員會審查操作的中心關註點。
  在审查指導綱領方面,英國一直被普遍认為“是歐洲最不開明的國家之一”。(33)電影審查也是英國最後一種仍受嚴格的事先審查控制、有政府法令監察的媒體。電影的觀眾群及其特殊的藝術形式——巨大的銀幕、逼真的畫面、漆黑的影院促成了權威人士的謹慎態度。但2000年後,委員會审查政策有較大放松。根據一系列民意調查的結果,委員會在9月发表的新審查指導綱領中,放松了對18和R18級別的限制。(34)
  展望未來,社會的發展、电訊技術的進步、全球化進程的加速都將極大地影響電影審查的未来。現任英國電影分級委員會主任羅賓·杜瓦爾在2001年末預測:“強制性的分級制度將讓位於一種更具指導性質的體制。”(35)
  
  ①⑾⒆湯姆·杜依·馬修斯:《審查》,查托和溫達斯出版社,1994年,第14、219、245頁。
  ②③⒇(23)內維爾·哈寧斯:《電影審查官與法律》,喬治艾倫與安文出版社,1967年,第79、4s、120、132、133頁。
  ④(32)傑弗裏·理查茲:《英国電影審查》,羅伯特·默菲(主編)《英国電影》,英國電影研究院出版社,2001年,第161、156頁。
  ⑤詹姆斯·罗伯遜:《隱秘的電影:英國電影審查運作,1913—1972年》,路特萊基出版社,1989年,第153頁。
  ⑥(33)朱利安·皮特雷和馬克·可莫德:“審查官与國家”,《影像與音響》杂誌,1998年5月,第15、18頁。
  ⑦安冬尼·奧爾基特:《審查與寬容的社會英國電影和戲劇1955—1965年》,克萊爾頓出版社,1995年,第20頁。
  ⑧尼古拉斯·希雷:“不得混合沐浴:1913年英國電影審查委員會的創立”,《英國大众電影研究》雜誌“禁放的英國電影”特刊,2000年3月,第11頁。
  ⑨⒂⒄蓋伊·費爾普斯:《電影審查》,維克多戈蘭茲出版社,1975年,第18、145、150頁。
  ⑩⒁约翰·特裏維廉:《審查官之所見》,邁克爾約瑟夫出版社,1973年,第59、25頁。
  ⑿朱利安·皮特雷:“放寬限制性規定:對英國電影分級委員主任羅賓·杜瓦爾的采訪谈話”,《影像與音響》雜誌,2001年12月,第30頁。
  ⒀英國電影审查委員會網址為:http://www.bbfc.co.uk。
  ⒃“禁放的英國電影”增刊,《影像與音響》雜誌,1995年6月,第9頁。
  ⒅艾弗·蒙塔古:《電影的政治審查》,維克多戈蘭茲出版社,1929年,第14、15頁。
  (21)希恩·路易斯:“地方政府與英國两次世界大戰之間的電影放映控制”,《英國大眾電影研究》雜誌“禁放的英國電影”特刊,2000年3月,第116頁。
  (22)朱利安·皮特雷:“审查官與國家”,《英國大眾電影研究》雜誌“禁放的英國電影”特刊,2000年3月,第98頁。
  (24)尼古拉·普羅奈:“英國兩次世界大戰間對電影的政治審查”,尼古拉·普羅奈和D.W.斯普林(主編)《宣傳、政治與電影:1918-1945》,麦克米蘭出版社,1982年,第115頁。
  (25)http://film.guardian.co.uk/censorship/news/0,11729,767641,00.html。
  (26)希恩·路易斯:《地方政府與英國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電影放映控制》,第113頁。
  (27)伊妮德·威斯曲奇:《我不介意性,但介意暴力》,馬裏恩波雅爾斯出版社,1978年,第108頁。
  (28)保羅奧·希金斯:《英國的審查》,納爾遜出版社,1972年,第87頁。
  (29)詹姆斯·羅伯遜:《英國电影審查委員會》,克羅姆海爾姆出版社,1985年,第47頁。
  (30)傑弗裏·羅伯遜:《自由、個人與法律》,企鵝出版社,1993年,第262頁。
  (31)蓋伊·費爾普斯:《電影審查》,第267页。
  (34)(35)朱利安·皮特雷:“放寬限制性規定:對英國電影分級委員主任羅賓·杜瓦爾的采訪談話”,第30、32頁。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英國電影審查與分級制度》其它版本

電視電影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