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電視娛樂化思考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電視電影論文
論文標簽:娛樂經濟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12/11/28 11:31:00

目前,国內很多節目從樣式到內容都产生了巨大的變化,體現出了娛樂化的傾向。2011年廣電總局下發“限娛令”,對電視上星綜合頻道提出提高新闻類節目播出量,同時對部分類型节目播出實施調控,以防止過度娛樂化和低俗傾向。本文在闡述電視節目娛樂化的流變歷程之後,通过檢視中國電視節目的娛樂化表現來引發我們對電視節目娛樂化所带來的利弊進行反思。
  電視娛樂節目流變歷程
  一、“世界真奇妙”:電视娛樂節目的出現1990年—1997年,以表演類為主的傳統綜藝節目掀起了电視娛樂節目的第一波浪潮。1990年3月14日,中央電視臺《綜藝大觀》开播標誌著中國大陸电視業界娛樂節目的起步。以它和《正大綜藝》等為代表的這类節目具有節奏明快、雅俗共賞的特色,且糅合了歌舞、曲艺、相聲等較為齊全的藝術門類。但是隨著媒體競爭的加劇、其他娱樂節目的花樣翻新和受眾的分層分化,盡管這些欄目在頻繁的改版中加入了許多時尚互動元素,但整體風貌難以彻底改觀,收視群逐漸萎縮,在90年代中期進入衰落期。其標誌性節目《綜藝大观》最終在2004年10月8日被央視“末位淘汰”。不管怎麽說,就像當年《正大綜藝》的广告詞“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那樣,《綜藝大觀》與《正大綜藝》讓中國廣大觀眾知道了還有一種不同於以前充斥他們電視荧幕的新奇的電視節目形態。
  二、快樂大本營:電視娛樂節目的發展1997年至今,以遊戏娛樂類為主的節目引領了中國娛乐電視的風潮。這一時期,一檔名為《快樂大本營》的欄目在1997年紅遍大江南北,第一次把電視湘軍———湖南卫視推向了全國電視觀眾的面前。1996年到1999年是游藝節目的黃金時期,各地方臺紛纷推出了自己的遊藝類节目,江蘇衛視的《非常周末》、安徽衛視的《超級大贏家》、福建東南臺的《開心100》紛紛創造了各地的收視率新高。根據1996年的統計,僅由省級衛視辦的遊藝類娛樂節目就多達33家。如此多重復制作,使得高举娛樂大旗的遊藝類節目很快在2000年就進入了疲劳期。
  三、幸運52:电視娛樂節目的繁榮從1998年至今,以益智博彩類為主的娛樂節目成為主導。《幸運52》是由北京其欣然廣告公司制作並出售給央視,這檔模仿BBC《Gobingo》的益智节目在2000年成为最為熱門的電視節目。尝到了甜頭的央視很快在2000年引進了BBC更為著名的一檔博彩節目《百萬富翁》,對其進行改版,這就是後來中國电視觀眾眾人皆知的《開心辭典》。同年,《幸運52》與《開心辭典》同時进入了當年《新周刊》評選的中國電視節目榜,《幸運52》更是一舉獲得“年度電視節目”、“最佳遊戲節目”、“最佳遊戲節目主持人”三項大獎。《幸運52》與《開心辭典》成功的意義在於:證明了對国外娛樂節目的本土化改造是中國電視娛樂節目發展的一條成功途徑。這個結论後來在中國娛樂節目流變中被屡次論證。
  四、超級女聲:電視娛樂節目的深化2000年至今,“真實電視”(俗稱“真人秀”)觀念主導了中國電視娛樂節目制作人的創意。“真人秀”節目引進至今,中國電視的“真人秀”實踐已經走過了一個從興起到衰落再到復興的发展過程。前期電視真人秀以“野外生存挑戰”類的“野外真人秀”為主,例如廣東電视臺的《生存大挑戰》,後期則以表演性質的“海選”、“全民娛樂”、“民間造星”為主要特征的“室內真人秀”最為風光,這類節目來源于美國福克斯電視公司的《美国偶像》,在中國的變體主要有《超級女聲》、《中國達人秀》、《星光大道》、《加油!好男兒》、《舞林大會》等等。“平民秀”標誌著電视受眾進入了一個自我娱樂的新階段,普通老百姓缺失已久的選舉權也在電視娛樂节目中實現了,他們享受著自己制造“明星”的快樂。由此,中國電視娱樂節目完成了十余年的流變歷程。從無到有,從單一到多元,從模仿到創新,電視娛樂節目不但在各大電视臺遍地開花,而且占據了播出的黃金時間。電視娛樂節目真正進入了中國電視節目的主流行列。与此同時,娛樂節目以“快感”代替“美感”,以及文化內涵的缺乏、創新能力的不足,也使得娛樂傳播逐步陷入困境。
  五、限娛令:電視娛樂节目的叫停2011年10月國家廣電總局下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综合頻道節目管理的意見》,提出從2012年1月1日起,34個电視上星綜合頻道要提高新聞類节目播出量,同時對部分類型節目播出實施調控,以防止過度娱樂化和低俗傾向,滿足廣大觀眾多樣化多層次高品位的收視需求。《意見》發布之後關於娛樂是否“有罪”和關於媒體責任的話题一時間占據了各大新聞的頭版,各大衛視也紛紛表態:湖南衛視黃金檔綜藝節目保留了周末的兩檔王牌節目《快樂大本營》和《天天向上》,兩檔相親類節目《我們約会吧》和《稱心如意》改到中午播出,《新聞當事人》、《平民英雄》、《就是要健康》等社會新聞類和生活服務类節目,將占據晚間黃金檔。江蘇衛視在黃金時間播出的綜藝節目有《不見不散》、《職來職往》、《非常了得》、《歡喜冤家》、《老公看你的》、《非誠勿擾》。江蘇衛視總編室副主任劉原稱江蘇衛視会做出比較成熟的節目编排。“江蘇衛視定位为幸福頻道,它的內在訴求就是要與老百姓的生活有關,為他們提供情感服務,包括相亲、夫妻情感互動以及求职等等,我們希望把生活服务類節目做成品牌。”浙江衛視衛視總監夏陳安介紹:“《中國夢想秀》和《我愛記歌词》是力保的兩檔綜藝节目,但同時會有些新的調整,另外還會打造文化類節目《人文呼吸》。”
  電視節目娛乐化引發的思考
  過度的娛樂导致了電視的庸俗化甚至低俗化。為吸引觀眾、拉動收視率而想出各種娛樂互動的招數,这本身是無可厚非的。但電視畢竟是大眾傳媒,它對受眾的影響和作用已远遠超出娛樂的範疇,它还兼具著多項社會職能,在某種意義上扮演著人們言行指南和道德標準的角色。由於電视與文化密不可分的關系,電視強大的傳播能力又足以影响全民族的文化精神追求,因此,有必要對過度娛樂化保持足夠的警惕,避免國民文化素質的下落。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一、文化庸俗化的危機
  中國電視片面以收視率和占有率定榮辱、決生死的商業化经營模式將文化的情感升華和道德教化功能大大壓制,而將感官娛樂的功能強化,強調滿足感官、好奇心、窺視欲等等,這讓人想到曾經擔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布熱津斯基給美國影視生產商下的結論性斷语:“文化的顛覆者。”他認為,西方的电視逐步地越來越成為感觀的、性的和轟動性的,電視在破壞代代继承的傳統和價值觀念方面起了特別大的作用,它“迎合最低級的盡人皆知的本能”。布熱津斯基得出的這一結論是十分耐人尋味的:“一個以自我满足為行事準則的社會也會成為一個不再有任何道德判斷標準的社會。”電視节目庸俗化使得社會公民只重視物質價值,個人主義、享樂主義盛行,社會責任感缺失等等傾向越來越嚴重,也導致了社會風氣腐化墮落、道德規範約束機制弱化、社會不穩定因素越发明顯。電視越來越缺乏文化內涵和人文氣息,喪失了電視應有的普及文化的本性,讓文化程度較高的觀眾疏離電視、讓電視創作人員陷入爭相媚俗不惜以“性”和各種各樣的“葷段子”吸引觀眾的誤區、讓百姓沈浸在狂欢狀態中不做獨立而尖銳的思考,导致優秀民族文化的傳播步履維艰。正如尼爾?波茲曼曾說過的,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為娛樂的周而復始,文化滅亡的命运就在劫難逃。
  二、文化霸權的危機
  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電視文化同質化也日益成為一种巨大壓力。“全球化背景下的电視文化,其輸出者都具有強烈的主動性和進攻性,所谓文化滲透、文化霸权、文化侵略,無一不是借助於經濟實力的強勢文化使弱勢文化向其趨同,而電視文化的嬗變無疑又在其中扮演了首当其沖的角色。”國外文化產品的流入以及信息圖像在全球範圍的自由流動,威脅了本土文化的價值觀、傳統的生活方式。許多國家面臨著國外媒体的強勢競爭挑戰,本國文化流失、經濟利益被轉移到國外的威脅日益迫近。可以说,美國等西方大國利用全球化的客觀趨勢和自身在其中的優勢,來實現自己的經濟和文化霸權主義的意圖和舉措,已經激發了許多國家的危机意識和強烈反對。反對文化霸權主義,避免西方國家意識形態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消解和沖擊,要求我們電視媒體在娛樂化與民族優秀文化傳播這兩個向度之間取得一个平衡,使中國電視不再是對西方电視成功節目的引進和附屬品,而生產出具有傳統審美文化特色的電視娛樂節目。
  三、電视媒體加速轉型的思考
  庸俗化會導致電視文化品位的降低,喪失了和其它文化媒体競爭的根基,特別是和新媒體的競爭,對於自身生存也是十分危險的。《21世紀商業评論》主編吳伯凡甚至說:“電視與互聯網之間的競爭,並非兩類產業或兩類企業間的競爭,而是兩個時代之間的競爭。作为一種與互聯網的商业邏輯格格不入的大眾传播媒介,電視(連同所有的大眾傳播媒介)的死刑已被判定,只是緩刑期多長尚不確定。”被判死刑的,更確切地說,是以電视為代表的線性播放終端。電视是一種特殊的時間性貨架,觀眾要想收看某個節目,必須要服從電视臺的節目編排。使電視觀众分流的各種新媒體(視頻網站、手機電視、IPTV等),恰恰都有一個共同的特点:讓觀眾不需要再服從電視臺的節目編排。觀眾可以隨時欣賞自己想看的節目,並可以在欣賞过程中跳過電視廣告、快進、倒退、暂停。但是,新媒體終究還是要服从“內容為王”的行業定律。電視劇網絡版權在五年間从1000元/集到100萬元/集的暴漲,體現的正是各大視頻網站對內容資源的爭夺。而電視臺依舊是中國最專業的內容制作和提供機構,并且優勢明顯。
  在新媒體大量分流電视觀眾的趨勢下,節目的多終端播出是電視台的必然選擇。但實際上,多數電視臺在新媒體上的布局仅僅是出於“不被時代淘汰”的考量,尤其是在布局耗資巨大的網絡電視臺方面,多數網絡電視臺的經營模式,就是簡單地把節目的播出渠道加上了幾個新媒體終端。實際上,“限娛令”對電視台節目編排帶來了挑戰,但同時又是電視臺加速轉型的機會。
  一、加快改革發展步伐,開啟了新一輪的“制播分離”。作為深化文化體制改革的一項重大舉措,“制播分離”的實施對提高我国廣電傳媒影響力、提升文化軟實力具有重要意義。“制播分離”首先打破了“前店後場”作坊式的運作模式,“擇優”播出的竞爭機制讓最好的節目進入電視“貨架”,次优的節目進入新媒體。在新媒體播出終端上,最優的节目依然會是熱門節目,而次优的節目則成為“利基產品”。但是我們的文化和經济重心正在加速轉移,從需求曲线頭部的少數大熱門(主流產品和市場)轉向需求曲線尾部的大量利基產品和市場。在一個沒有貨架空間的限制和其他供應瓶頸的時代,面向特定小群體的產品和服務可以和主流熱點具有同樣的經濟吸引力。需要強調的是,电視媒體的轉制並不是削弱傳播功能承擔的社會責任。为觀眾提供更多的優質精神产品,乃是“制播分離”应該堅守的核心內容,這對承擔播出任務的电視頻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二、按照市場化的要求來運營網絡电視臺。不僅要在網絡電视臺上投入資源,而且要謀求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经濟效益。除了要將现有的節目移植到網络電視臺以外,還要为網絡電視臺打造專門的節目,打造多層次、差異化的內容結構。同時,對於多終端播出的節目的考核,應該把CPM、Im-pression、Reach、UV、PV、VV等納入考核標準。節目在新媒體上播放的收益,按新的指標體系進行廣告收入分成。今天的電视人不約而同強調,我們不是在娛樂,我們要傳達一種世界觀。综藝節目確實找到了現实依托:單身男女繼續在《非誠勿扰》、《我們約會吧》、《百裏挑一》中尋找真愛,求職者開始在《非你莫屬》、《職來職往》和《脫穎而出》裏另谋出路,而《中國達人秀》和《中國夢想秀》儼然已是圓夢人士的最好平臺……這裏不再重演一夜成名的平民神話,轉而提供著生活各方面的中介服務。電視劇中的現實更是一致,從《裸婚時代》、《男人幫》和《北京愛情故事》,房子、小三和婆媳廝殺激烈,人人在尋找愛情對抗面包的解決之道。電視節目娛樂化的走向既是電視娛樂功能的實現,也是一个不可逆轉的趨勢。今天的电視觀眾不再處於被動地位,他們擁有主動選擇的權力,他們有能力選擇觀看讓自己感受到愉悅的節目。但是,沒有節制的、走進誤區的娛乐節目會成為社會毒瘤,也使電視這一媒介淪落为小醜般的、人們打發无聊時間的新奇工具。如何把娛樂和理性思維黏合在一起,讓電視擔負起应有的社會職責既是電视節目娛樂化自身發展的抉擇,也是應對國外媒體挑戰的需要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電視娛樂化思考》其它版本

電視電影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