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蘇建洲
上傳時間:2006/5/5 16:07:00

《昔者君老》簡4「唯邦之大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是敬」。對於「△」字,目前學者有如下的看法:

(一)李銳先生說:「原釋文未釋,按此字當讀為『務』,下從『幾』(『鳧』所從),李天虹先生已有解説。[1]何琳儀先生看法相近,其曰:「《考釋》不識。按,當釋『矛』,此字又見《從政》甲10、《從政》乙1。簡文『大矛』應該『大務』。《漢書‧禮樂誌》『古之王者,莫不以教化爲大務』。《潛夫論》『凡南面大務,莫急於知賢。』」[2]黃德寬先生有相同的看法。[3]

(二)筆者曾以為依形應釋為「受」,讀作「務」。[4]

(三)­顏世鉉先生以為「此字當為《說文》『巢』部之『叟』字,其下雲:『傾覆也,從寸臼覆之,寸、人手也,從巢省。杜林說以為貶省之貶。』段註標音為『方斂切』。此字又可見《古文四聲韻》卷三所引《古尚書》『貶』字,其形正與簡文之形相同。『叟』通『貶』,應是假借用法。『貶』可通『辯』、『變』,……簡文所說,『君卒』乃國之大變;對太子而言,此亦人道之大變。[5]

(四)林素清先生則以為「簡文『大△』應讀與《史墻盤》『大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同。……西周金文常見,字多從「ㄎ」從二「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簡文『△』字即『甹』字上部『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形稍為脫開之形,這是字體由篆至隸演變過程中常見現象。『甹』,即古籍常見的『屏』字。……『邦之大屏』指國君卒後輔佐嗣君(太子)之重臣,因為太子居喪時必須『亡聞亡聽,不問不命』,一切國事只能謹敬地遵從『屏攝重臣』行事。」[6]

建洲按:最近季旭昇師於「簡帛研究網」上發表〈上博二小議(三):魯邦大旱、發命不夜〉一文,[7]對筆者頗有啟發,拙見以為「△」仍應釋為「受」,但應讀作「吏」,即「唯邦之大吏是敬」。請述如下:

第(一)說的問題是上部並不從「矛」,如《郭店‧老子丙》簡1「侮」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上從「矛」)[8]。雖然△右上筆劃稍有殘損,但與「矛」右旁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是顯然不同的,仔細觀察應該是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形。而且簡文已經說太子對國事「亡聞,亡聽;不聞不命」,如果下再接「唯邦之大務是敬」是不合理的。第(二)說讀為「務」,錯誤同上。第(三)說林素清先生指出「顏說於字形、文義似皆有據,但是,稱君喪為『邦之大變』,恐怕是缺乏文獻證據支持的。其次,『邦之大變』與簡文上一句『哀悲』的對應關係亦不理想,因君喪一事而特別提出『敬』字,也是難以理解的。」[9]第(四)說釋為「甹」,但楚系文字已有「甹」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包山》201[10],字形與「△」頗有差異,但是所釋義則可參。

筆者以為字應釋為「受」。上部與《郭店》15.5「受」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完全同形。[11]下部則與《民之父母》簡6-7明目而視之,不可得而視也」的「視」字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郭店》9.20「人」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形近。上引黃德寬先生文章即認為「△」下從「人」。或曰「在古文字裡,作為偏旁的人字,通常位於字體的左邊,鮮見位於下方者」,[12]但是〈從政〉甲10、〈從政〉乙1的「」字無疑從「人」旁,換言之,說「△」下部從「人」應該是可以的。另外,林素清先生說:「『△』字下部末筆有明顯往左上勾起之勢,與『人』或『幾』形不類」[13],但是我們細審彩版,似未見所謂「明顯往左上勾起之勢」的現象。所以「△」的構形不過是將「受」下部的「又」旁換成「人」旁,這是一種整體代替部分的結果,蓋「又」形本是人體的一部分。這種現象如同《郭店‧緇衣》簡8「體」字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從「骨」;《上博‧緇衣》簡5相應字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卻從「人」,骨頭亦是人體的一部分,是整體替換部分的現象,[14]又如「體」本從「骨」,中山王壺從「身」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其次,「職」,通常從「耳」,但曾姬無卹壺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卻從「首」,[15]這亦可看做是整體替換部分的現象。其三,《容成氏》簡22「禹乃建鼓於廷,以爲民之有謁[16]告者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焉。」李零先生隸作從「幹」,有誤,字明顯從「千」。李零、陳劍二先生均讀作「鼓」,由文義看來應該是對的。假若不把這種現象當作訛誤,則反映的是「千」、「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可互用。「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象手拿棍狀類東西,與「又」、「手」旁均可相通,如「得」,克鼎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從「手」);余兒鐘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從「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陳章壺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從「又」)。又如「扶」,扶卣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從「又」);《說文》古文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從「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說文》小篆的「扶」作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從「手」。[17]而「千」是「人」的分化字,以「千」來取代「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猶如以「人」取代「又」,可作「△」字形變化的佐證。上引顏世鉉先生文章認為「△」是「」,換言之,亦認為簡文下從「手」,所以將△釋為「受」應該可以成立。其次,季旭昇師將本簡「發命不夜」讀作「發命不斁」,即《詩經.鄭風.羔裘》中的「舍命不渝」,並說:

以上資料中的舍命者,地位都相當高(參拙作《詩經古義新證.《鄭風.羔裘》「舍命」古義新證》),甚至於是諸侯而在王朝為卿士之類。舍命不是普通的傳令而已,其義應該是「傳達王命」。發命,或許和「舍命」意義相近。不同的是:舍命是用在平常時候,本簡的發命是用在彌留時候。在執政者交班之際,殷殷告訴身邊的大臣要「各敬爾司,各恭爾事,發命不夜」,這些身邊大臣的地位應該都很高,至少都是部會首長,或地位相等的親信。對於這些人,或許用正面而柔性的「發命不斁」比較合適吧![18]

這樣的思路,筆者以為「受」當讀為「吏」。「受」,禪紐幽部;「吏」,來紐之部。聲紐同為舌音,韻部之、幽旁轉音近。如「臼」,群紐幽部;而「舊」,群紐之部。《詩‧大雅‧雲漢》:「疚哉冢宰」,《釋文》:「疚(見之)又作宄(見幽)。」[19] 《馬王堆帛書‧老子甲》:「友弱勝強」,《乙本》及通行本引「友」(匣之)作「柔」(日幽)[20]均為其證。「大吏」指地位較高的大臣,如《韓非子‧難一》:「故行之而法者,雖巷伯信乎『卿相』;行之而非法者,雖『大吏』詘乎民萌。」可見「大吏」相應於「卿相」。又如《史記‧秦始皇本紀》:「群臣諫者以為誹謗,大吏持祿取容,黔首振恐。」亦可見「大吏」的身分與「群臣」不同。總之,簡文意謂國君去世後,太子有一段時間會不問政事,所謂「高宗諒闇三年」(《禮記‧喪服四制》),這時要「聽於冢宰三年」(《禮記‧檀弓》)。《論語‧憲問》中,孔子亦說:「君薨,百工總己以聽於冢宰三年。」另外,《孔子家語‧正論解》亦曰:

子張問曰:「《書》雲高宗『三年不言,言乃雍』。有諸?孔子曰:『胡為其不然也?古者天子崩,則世子委政於冢宰三年。成湯既沒,太甲聽於伊尹;武王既喪,成王聽於周公。其義一也。』

簡文的「大吏是敬」就是文獻的「聽於冢宰」或「委政於冢宰」。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1] 李銳〈上博館藏楚簡(二)初劄〉,簡帛研究網,03/01/06

[2] 何琳儀〈滬簡二冊選釋〉,簡帛研究網,03/01/14

[3] 黃德寬《戰國楚竹書》(二)釋文補正〉,03/01/21

[4] 蘇建洲上博楚竹書《容成氏》、《昔者君老》考釋四則〉,03/01/15

[5] 顏世鉉〈上博楚竹書散論(三)〉,03/01/19

[6] 林素清〈上博楚竹書《昔者君老》釋讀〉《第一屆應用出土資料國際學術研討會》(苗栗:育達商業技術學院,2003.4.23)頁7-9

[7] 季旭昇師〈上博二小議(三):魯邦大旱、發命不夜〉,簡帛研究網,03/05/22。值得提出的是,據旭昇師告知,劉樂賢先生曾發電子信表示對於〈昔者君老〉:「發命不夜」有相同的意見。

[8] 李天虹〈郭店楚簡文字雜釋〉《郭店楚簡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武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0.5)頁98-99

[9] 林素清〈上博楚竹書《昔者君老》釋讀〉《第一屆應用出土資料國際學術研討會》頁7

[10] 亦見《包山》197199,形體皆相近。參張光裕、袁國華先生主編《包山楚簡文字編》(臺北:藝文印書館,1992.11)頁96。其他亦見《秦家嘴》99.15、《集成》15.9516「甹斿子壺」,參林清源師《楚國文字構形演變研究》(臺中:東海大學博士論文,1997.12)頁238

[11] 其他「受」字形,請見張光裕主編《郭店楚簡研究 第一卷 文字編》頁105 字頭205

[12] 李天虹〈郭店楚簡文字雜釋〉《郭店楚簡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頁98-99

[13] 林素清〈上博楚竹書《昔者君老》釋讀〉《第一屆應用出土資料國際學術研討會》頁7

[14] 陳立〈義近偏旁替換例-試以戰國楚晉二系文字為例〉《楚簡綜合研究第二次學術研討會-以古文字與古文獻為議題》(臺北:中央研究院史語所主辦,2002.12.20)頁20-21

[15] 陳立〈義近偏旁替換例-試以戰國楚晉二系文字為例〉頁22

[16] 此依陳劍先生的看法,參〈上博簡《容成氏》的拼合與編連問題〉,簡帛研究網,03/01/13。李零先生則以為是「訟」異體,見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二)》

[17]王慎行《古文字與殷周文明》「又、手、 《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偏旁通用例」(西安: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12)頁11-13

[18] 季旭昇師〈上博二小議(三):魯邦大旱、發命不夜〉,簡帛研究網,03/05/22

[19] 《古字通假會典》387

[20] 王輝《古文字通假會典》頁226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