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景婉唱 聲情雙絕——李清照詞中“意境”淺析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洪小兵
上傳時間:2008/11/11 15:57:00

摘要:李清照是婉約正宗。其詞作反映社會動亂與人生苦難。詞風含蓄醞藉,細膩委婉。雖是寫個人離情為主卻不會纖柔造作,委靡頹喪。這使他的詞作獨樹一幟,形成她獨特的“易安體”。特別是她的情景交融的意境,使作品畫面升華為一種隽永的藝術境界。句句在寫景,句句亦寫情。把婉約詞發展到最高峰。易安詞在宋代的文壇上放射出獨特的光彩,這樣的一位才華橫溢的才女,不但在中國文學史上,而且在世界文學史上也是少有的。本文試圖就李清照寫情含蓄不盡,詩意醇厚、情景相融的意境進行淺析。
關鍵詞:意境、婉约、情景相融

在古代中國燦若繁星的作家群中,李清照是閃爍著奇光異彩的明星。她學識淵博,才華出眾。特別是詞的藝術成就很高,受到歷代詞論家的仰慕和敬佩,被不少評論家推為婉約派的正宗。明代楊慎在《詞品》中稱:“宋人中填詞,李易安亦稱冠絕,当與秦七黃九爭雄,不獨雄於閨閣也”(1)。清代著名詩人文學評論家王士禛就曾指出:“婉約以易安為宗,豪放惟幼安稱首。”(《花草蒙拾》)(2)。清代诗人劉體仁更是將李清照誉為“此道當行本色第一人”(《七頌堂詞繹》)(3)。李清照詞的內容由於受生活和時代的限制,所攝取的题材也都是前輩詞人所吟熟嚼爛的離愁別緒。但是李清照善於運用融情入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的藝術手法,從極微細處状物傳情,在這些傳統題材的土壤上開拓出閃爍著獨特光彩的綠洲。詞風清新自然,不假雕琢、感情真摯、這使李清照的詞作清新雋永,独樹一幟,形成她獨特的風格—“易安體”。特別是李清照的作品在整體形象塑造、追求整個畫面的形象鮮明方面,創造了独抒性情、空靈奇特的意境。這樣富有意境的作品,不但不覺它題材陈舊,反而感到它新鮮別致、韵味無窮。那極為復杂的思想感情,正是通過千差萬別的境界表達出來。如:抒發思婦之苦的有“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醉花陰》)那樣声情淒楚的境界,有“倚遍闌幹、只是無情緒。人何處,連天芳草,望斷歸來路”(《點絳唇》)那樣百元聊賴、焦躁煩悶的境界。寫家國之恨的有“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看取晚來風勢,故應難看梅花”(《清平樂》)那樣蒼涼悲壯的境界,有“傷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點滴霖霪,愁損北人不慣起來聽”(《添字采桑子》)那樣淒愴悄绝的境界。寫追思亡人的有“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武陵春》)那種哽咽凝塞的境界。李清照為婉約之最,其所達到的藝術高度,可謂空前絕後。李清照極富韵味的語言,情景相融的藝術表达,使詞作中的意境更加“空靈”。此種地步,他人不易達到。諸如:“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聲聲慢》),“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武陵春》),“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凤凰臺上憶吹簫》)“眠沙歐鹭不回頭,似也恨,人归早。”(《怨王孫》),“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醉花陰》)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如夢令》)等。從古以來,不知多少男人寫過閨情怨詩,其中當然不少還是寫得好的。可是哪個像李清照那樣進入如此纖微幽隱的境界。無論表達的是什麽樣思想感情都能通過相應的藝術境界恰切地表現出来。從而使她的作品閃烁著迷人藝術魅力。

必屬文壇上傳世之作,無不以鮮明生動的藝術形象永葆其藝術生命力。李清照的作品之所以能流傳至今,其根本原因就是塑造了感人至深,鮮明生動的藝術形象。李清照前期词以空靈飛動的女性筆觸寫閨阁心情,塑造許多性格鲜明的婦女形象,為傳統的抒情詞吹進了清新的空氣。寫少女就既有“見客入來,襪刬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點絳唇》)那種既天真嬌憨、又調皮開朗的少女形象。《古今詩餘醉》雲:“‘和羞走’下,如畫”、(4)。又有《如夢令》身心健康,無憂無慮的少女形象。“常記溪亭日暮,沈醉不知歸路。興盡晚歸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如夢令》小詞畫面新丽、意境開闊,溪亭、暮日、蓮塘、蕩舟、鷗鷺等景致引人註目、美不勝收。在這些動態与靜態景物組成的畫面中“误入藕花深入”,已属意外,尋路爭渡之际又“驚起一灘鷗鷺”,更是意外中之意外。令人驚奇,給人美感強烈。“沈醉”“兴盡”“誤入”“爭渡”“驚起”寥寥數語,引人入勝。它把地上鮮麗的景色,姑娘們的歡聲笑語和空中的鷗鹭驚叫融為一體,使畫面更加新麗,境界更為開闊。從而使這首詞的人物內心美和自然美達到了和諧統一。具有很强的藝術魅力。後期的词雖然主要抒寫個人不幸,但這些已深深地打上了鮮明的時代印记。在時代變亂中,滿懷離愁別恨的思婦形象“生怕離怀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鳳凰臺上憶吹蕭》),“人何處,連天芳草,望斷歸來路”。更是“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鳳凰臺上憶吹蕭》),“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孤雁儿》)。我們仿佛看到她們的生活,窺見到她們的灵魂。例如:“小院閑窗春色深,重簾未卷影沈沈,倚樓無語理瑶琴。遠岫出雲催薄暮,細風吹雨弄輕陰,梨花欲謝恐難禁”(《浣溪沙》)。表面看来,這首詞句句是寫景,有庭院、重帘、薄雲山、梨花等自然風暴,“倚樓無語理瑤琴”句細微地透露了婦人默默無言,又脈脈欲語擺弄瑤琴的心理情態。無語理琴的閨人形象,是整个畫面的點睛之筆。她把縷縷淡淡的愁情帶入了畫面,形成了全詞的氛圍,使每一景、每一物在“無語”之中都籠罩着一層愁霧,這就使畫面升華到一種情景交融的意境之中。我們未聞其聲,如見其人,仿佛看到一个栩栩如生的婦女形象從李清照的作品中向我們走来。幾分同情,幾分哀憐、幾分喜爱。李清照更重視對作品整体形象塑造,一人一物,一景一色,互相襯托,皆成意境。如:“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不僅僅是自然景象的象征,也象征南渡後国土一片殘花敗柳的淒凉景象。“日晚倦梳頭”更是詞人國破家亡後陷入悲痛絕望境地的真實寫照。詞的上片描绘了雲鬟慵理、雙淚垂面的婦女形象,詞的下片描繪了遊船輕小難載重愁的情感。詞人通過人物形象塑造化作優美動人的意境,又是如此地緣情繪景,把縷縷哀怨的濃愁化成了一幅幅形色境界兀現的圖畫,如詩如夢……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王國維雲:“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否則謂之無境界”(5)。在《宋元戲曲考》中又提出,“寫情沁人心脾,寫景則在人耳目,述事則如其口出”,即情、景、事的逼真生動,視為敘事作品的“意境” (6)。李清照的作品抓住了情與景、情與物、情與理之間的内在聯系。通過營造情景相融、寓情于景、化景為情的意境表達了極為復雜的思想感情。因而使她的作品能打動读者的心,引起讀者強烈的共鳴。如表達無形無體、無聲無色、無以名狀的愁緒,膾炙人口的詞作《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佳節又重阳,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被稱為“幽細淒清,声情雙絕”(7),“無一字不透雅,深情苦調”(8)。此作雖寫重陽佳節夫妻不得團聚的離愁別緒,卻首先以景渲染之。“薄霧濃雲”難遣漫長的“永晝”,裊裊上升的瑞腦香煙像縷縷愁思綿綿不斷。“佳節”以下三句寫夜晚之愁。“半夜涼初透”這“涼”字不但是肌膚所感之涼意,更是词人心靈淒涼冷苦。以“涼”意烘托“愁緒”,使愁情表現得更加幽深凄絕。詞的下片寫黃昏後的黯淡秋菊的暗香,襯托詞人無語獨飲的难言苦情。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黄花瘦”,是深閨懷人的境界,在寂寞無言中表达了深深的思念。易安居士九月賞菊,信手拈來,即景取喻,以畫境示其“消魂”之状,婀娜之姿,高潔之操,剛健之质,皆含其中,則情景交融,形神兼備。詞人選擇不求秾麗,自甘素淡的菊花為比,即是重陽的當令风光,又象征著一種高雅的情操。用枯萎憔悴的菊花形象襯托出思婦回腸欲斷的情感,創造出一種淒苦絕倫的境界。景語即情語,情致與景致達到了高度的和諧統一。所以王國維曾說“昔人論詩詞有景語、情语之別,不知一切景語,皆情語也”。(9)如此寫來,意境何其幽美,情味何其深長!歷史上那些假托婦人之口閨情代言體,往往有矯揉造作之態,很少能开拓出這等感人的意境。
有人說“以情寫景意境生,無情寫景意境亡”(10)。意境是在情景交融的基礎上所形成的一種藝術境界,美的境界。在意境中寫景是為了抒情,是化景物為情思,也是化情思為景物。被明人茅暎所編《詞的》稱贊為“情景婉绝,真是絕唱”(11)的《聲聲慢》,是李清照晚年的名作、力作。“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难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过也,正傷心,卻是旧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损,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儿,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作品一開篇就是不同凡響,“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淒慘慘戚戚。”一連用了十四個疊字加重語氣,增強感情,氣勢流动,創造出奇。表達国破、家亡、夫喪後強烈悲痛,以及對這種情感進行最細致入微的描寫。這三句七組疊字積聚成一股不可遏制的感情洪流,一氣吭成卻極富層次,由淺入深,展現詞人深幽、濃重的強烈愁情。把那悲苦的心情和孤寂的處境表現得淋漓盡致。十四個疊字,大多是入聲字,逐相重復,構成音調低沈、節奏頓促、一開頭就構成欷覷悲咽的意境。靖康之變後,李清照個人的生活已和民族的災難連結在一起。在這場浩劫中,李清照的一切珍貴心愛的東西,統統失去了。所謂“尋尋觅覓”,此時一無所有的李清照在現實生活中已無什麽東西可尋覓,更沒有什麽需要尋覓。唯一占據她身心的,就是對往事的回憶,而往事如夢如煙,猶如消逝的殘夢,只能在記憶的角落裏苦心地尋觅。這種尋覓,更使她感到現實景況的孤苦,於是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先感於外,後感於心。讀者從中感悟到的,更是遠比人生中某一具體遭遇更令人神往的一種意境。這種淒慘的氛圍,可覺而不可見。故而張端義在《貴耳集》中盛贊,“此乃公孫大娘舞劍手,本朝非無能词之士,末曾有一下十四个叠字者”(12)。詞的下片是情景相融的意境。從秋菊雕殘,落花滿地,一片殘花敗柳寫起,勾勒出詞人與秋菊兩個藝術形象。“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怎奈黃昏時分又下起細雨,雨打梧桐,催下片片老葉。這裏詞人化用白居易《長恨歌》中“秋雨梧桐叶落時”,溫庭筠《更漏子》中“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声,空階滴到明”勾勒出一幅黯然銷魂、慘淡的意境。此時雖然时至黃昏,雨勢漸小,雨打梧桐猶點點滴滴了。雨猶如此,愁緒亦連綿未斷,點點滴滴、真真切切,皆重重打在一颗破碎的心上,以雨聲狀愁,則愁情之抒發已淋漓盡致也。不但從視角形象上,而且從聽覺形象上烘托出離情悲苦的氣氛,造成一種淒絕綿長的艺術境界。以風急、黃花、梧桐、秋雨、和黃昏這些深秋的萧瑟景物,構成一幅幅淒情的畫面,以一個愁字貫註意境,更加淒绝。全詞傾吐愁懷,客觀環境与內在感情交融在一起,如此步步緊逼,層層深入,終於逼出一句不平之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是詞人撕心裂肺的吶喊,以重筆作結,戛然而止,氣氛的釀造和意境的形成達到了同步,使哀思愁緒的渲泄達到了高潮。一個“愁”字,使全篇景物都闪耀出憂愁的淚光。寫極愁之境界,為言愁之絕唱。真是“無情者心動,有情者腸裂”(13)。梁啟超《藝蘅館詩選》眉批:“這首詩寫從早到晚一天的实感。那種煢獨淒惶的景況,非本人不能領略,所以一字一淚,都是咬著牙根咽下”(14)。《聲聲慢》是一首真摯的抒情詩,是一幅淒涼的國畫、是一支撩人心弦的悲歌。情真、情濃、意深、意真,極富感染力,給人以深沈的美感享受。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李清照所創造的詩情和情景的意境上,包括情思和理趣的某一種和諧,似乎蘊蓄著人生某种真諦,從而在審美过程中至少獲得了一种如臨其境、如見其人的感覺,而李清照的奇絕不凡、精妙绝倫的意境宛如不朽的誘惑,似乎至今仍時不时地誘惑我去感覺它、去參悟它—永遠,永遠……

(1)侯健:《李清照詩詞評註》 山西教育出版社 1997年第16页。
(2)同上。第27頁。
(3)同上。
(4)孫崇恩:《李清照詞選》 人民文學出版社 第36頁
(5)薄震元:《中國艺術意境論》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5年第5頁
(6)同上。
(7)同(1)第69頁
(8)李澤厚:《美學論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年第336页
(9)楊辛,甘霖。劉榮凱:《中國美學原理綱要》北京大學出版社 第49-50頁 引王国維《人間詞話刪稿》十三
(10)同(9)第54頁
(11)同(1)第165頁
(12)同(1)第166頁
(13)同(1)第23頁
(14)同(4)第103頁 作者工作單位:瑞安电大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情景婉唱 聲情雙絕——李清照詞中“意境”淺析》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