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 情理之中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洪惠萍 朱俊海
上傳時間:2009/5/6 16:47:00

  摘要:古代話本小說是中國小說的源頭。其創作技巧、藝術特色乃至于審美情趣對中國小說的作者和讀者都有著深刻重大的影響。本文著重分析古代話本小說中很常見的“誤会和巧合”,指出作家是如何運用這些技巧來塑造人物。推進情節,從而達到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深深地吸引著讀者的藝術效果,並對這種創作技巧進行了重新的思考。
  關鍵词:話本小說;創作技巧;誤会巧合;藝術效果
  
  中國小说和外國小說的最大不同,就是中國小說註重情節發展,外國小说關註人物命運;中國小說喜欢描寫故事發展的來龍去脈,外國小說擅長刻劃人物生存的外部环境:中國小說講究好看。外國小說研究動人。古代話本小說是中國小說的源頭,其創作技巧、藝術特色乃至於審美情趣對中國小說的作者和讀者都有羞深刻重大的影響,本文力圖通過分析古代話本小說的寫作技巧之一來說明其艺術的特色,並對其進行了重新思考。
  眾所周知,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是說偶然性與必然性是相互联系的。必然性體現著規律性。决定著自然界和社會發展的進程,偶然性則是必然性的補充和表現形式。在偶然性背後往往隱藏著必然性。科學的任務是要透過偶然性找出必然性,找出事物發展的规律性,科學的認識不能建立在偶然性上,科學是偶然性的敵人。
  小說與科學當然不同。小說是反映社會人生的,社会在發展變化。人生有生老病死,在必然發展的過程中會充滿各種變數。所以,小說固然也要透過偶然性反映必然性、規律性,但是它並不排斥偶然性。相反卻非常珍惜偶然性。捕捉生活中的偶然性,對於科學也許是不必要的,對於小說卻十分要緊。如果說。科學是偶然性的敵人,那末。小說倒是偶然性的朋友。古今中外許多高明的小說家。都是抓住社會和生活中的偶然性來刻劃人物和推進情節,從而創造出無數引人入勝、催人淚下的優秀小說來。如《泰坦尼克號》的冰山沈沒,《飄》結尾時郝思佳的女兒忽然骑馬摔死等,都是那麽偶然、突兀,仔細想來,卻又充滿必然。这些情節。使得小說奇峰突起,曲折跌宕,令讀者唏噓不已,引起強烈的情感共鳴。而古代的話本小說就有大量這方面的成功范例。
  在古代話本小說中利用偶然性的最常用的寫作技巧,就是誤會和巧合。
  曾有人批評“誤會法”,認為是人為的虛假的誤會。顯然,這是錯誤的。我們不能籠統地否定一切誤會。那些蘊含有必然性的誤會。往往能使小說絕處逢生。異彩紛呈。清代就有人認為:“《红樓夢》之妙”就在於誤會:“其實宝、黛兩人情魔癡恨,盡有一‘誤’字生發出來。豈惟宝、黛外,比如小紅之于蕓兒,齡官之於賈薔,三姐之于湘蓮。彩雲之於賈環,亦各有一段误會之情魔癡恨。演出空靈妙文。凡以為寶黛作反面陪客也。其寫寶黛二人。互相誤會。幾有大書特書不一書之概,總無一處雷同。”並由此認為:“……是亦知欲為情書布局,不從误處生情,情便不深,文便不曲矣。”試想一想,偉大的現實主義巨著《紅樓夢》尚且大寫其“誤會”,尚且因运用誤會法而使得情深、文曲,我們對於誤會法怎麽可以籠統地否定呢?
  比如《侯縣官烈女殲仇》(《石點头》)就是一個有代表性的例子。這篇小說寫一個胡作非為的無賴方六一,為了谋娶董昌的妻子,大耍兩面派手腕。表面上,他給董昌送禮。與董昌稱兄道弟,暗地里卻定下毒計陰謀陷害。董昌是個誌誠君子,他“见方六一恁般小心克己,認定是個好人,並無猜慮,日親日近,竟為莫逆之交”——这就是“誤會”。董昌由於被方六一誣陷為“叛逆”而遭到官府逮捕,在被官府逮捕的時候他還高叫:“六一兄,快來救我!”——这就是繼續誤會。而方六一在這時一方面假意殷勤。偽裝出一副同情董昌、愿意盡力解救的模樣,另一方面則加緊施展陰谋,賄賂官府,必欲置董昌於死地而後已。可是,善良的董昌仍然蒙在鼓裏,直到被下入死囚牢裏即將被處死的悲慘时刻,他還嗚嗚咽咽地向方六一哭道:
  我家世代習儒,從不曾作一惡事,就是我少年落拓。也未嘗交一匪人。不知得罪那個。下此毒手,陷我於死地,這是前生冤孽。自不消說起,但乘吾兄患難相扶。始終周旋,此恩此德。何時能報。
  董昌明明是被方六一陷害至於死地的,可是他致死還“誤會”方是好人。而且還感謝方的恩德,說“此恩此德。何時能報。”這真是以“誤會”始,又以“誤會”終,一直“誤會”到底。然而,這個“誤會”,不但真實地表現了董昌的忠厚誠實和對人坦然不疑的性格,而且十分有力的反襯出方六一的騙人成性,刻劃出他醜惡卑劣狠毒的两面派嘴臉。這種強烈的对比。極深刻有力的地揭示了社會的暗無天日和封建制度下人性的泯滅。非常觸目驚心。
  張飞和李逵是兩個莽撞而又忠直的典型。作者對這兩個典型的塑造,使用了多種藝術手法。其中就有“誤會法”。關雲長過五關斩六將之後到了古城。張飛得知,二話不說,披掛上馬。冲出城來,“揮矛向關公便搠”。這是不是“誤会”?當然是。他誤以為關羽背叛了桃園結義,投降了曹操,是來“賺”他。直待關公斬了蔡陽,方才消除“誤會”。和好如初。這一段赫赫有名、千古傳誦的“古城會”,不僅故事情節生動、緊張。出人意外,而且凸現了張飛忠於汉室、忠於桃園結義的原則立場。李逵在元夜鬧東京之後,在歸途中聽說是宋江奪了劉太公的女兒,怒氣沖天。一回到梁山,就“睜圓怪眼,拔出大斧,先砍倒了杏黃旗,把‘替天行道’四個字扯做粉碎”,接著就“搶上堂來,徑奔宋江”。這是不是“誤會”?也是。然而,這個“誤會”凸顯出李逵忠於梁山“鋤強扶弱”的造反精神,表現出他同宋江之間的“义”是有原則的。等到弄清了事實真相,知道奪走刘太公女兒的人不是宋江。李逵的誤會才消除了,無可奈何地走向宋江負荊請罪。這一段“李逵負荊”的故事,也是寫得有聲有色,精彩紛呈,人物性格畢露的。
  古典小說還有一些誤會,对人物性格的刻劃雖無太大作用,但對於故事情節的推進卻起了重大的甚至决定性的作用。例如《五色石》中的《二橋春》,寫黃生誤以為陶小姐死了,就與另一個女子订婚,以至於後來的情節成了一男同二女成親(這是作者庸俗的封建思想的表現)。《許察院感夢擒僧 王氏子因風獲盜》(《二刻拍案驚奇》)寫盛彦對袁忠說了一句戲言,說他夜裏要去竊取袁忠船上的金帛,湊巧那天船上的金帛被盜,於是袁忠就認為是盛彥盗的,告到官府,盛彥幾乎被整死。《說唐》中伍天錫与雄闊海因誤會打了半月,耽誤了對伍雲召的援救,以致伍雲召把守的南陽城被攻破,他們三人一同去投奔孟海公。這些誤會都嚴重地影響甚至決定了故事情節的發展。
  還有些誤會頗能增加小說的趣味性和生動性。象《紅楼夢》第五十七回寫王太醫給寶玉看病。賈母請王太醫開藥方,並且說:若“吃好了呢?我另外預備謝禮,叫他親自捧了,送去磕頭;要耽誤了,我打發人去拆了太醫院的大堂。”王太醫只聽見前半句。所以滿口說:“不敢,不敢。”這些地方,都很生動有趣。在《封神演義》中,文王說:“漁人中有賢人。”漁人說:“吾等都是闲人。”在《西遊記》里,車遲國的三個妖怪——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羊力大仙,把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撒的尿誤认為是“聖水”,往嘴里猛灌。用這描寫嗅覺不靈敏的動物妖怪,既真實又好笑。特別叫人笑破肚皮的是魯智深假裝做劉太公女兒,被桃花山山大王周通誤會的一段描寫:
  那大王推開房門,見裏面黑洞洞地。大王道:“你看我那丈人,是個做家的人。房裏也不點碗燈。由我那夫人黑地裏坐地,明日叫小嘍羅山寨裏扛一桶好油來與他點。”鲁智深坐在帳子裏都聽得。忍住笑。不做一聲。那大王摸進房中,叫道:“娘子。你如何不出来接我?你休要怕羞,我明日要你做壓寨夫人。”一頭叫娘子。一頭摸来摸去。一摸摸著金帳子。便揭起來。探一只手入去摸時。摸著魯智深的肚皮,被魯智深就勢劈頭巾帶角兒揪住。一按按將下床來。那大王卻待挣紮,魯智深把右手捏起拳頭。罵一聲:“直娘賊!”連耳根帶脖子只一拳。那大王叫一聲:“做甚么便打老公?”魯智深喝道:“教你認的老婆!”……
  
  ——《水滸》第五回閣
  凡此種種,這些誤會在今天也許覺得不可思議。但在通訊和交通条件非常落後的古代,在人们人際交流和追問真相的手段非常匮缺的社會,是完全有可能發生的。加之古代話本小说的主人公大多是市井小民,教育程度低,文化修養差因而就更容易產生誤會了。這些情節都是真實可信並具有一定必然性的。
  同誤會一样,巧合也是對社會和生活中的偶然性的一種巧妙的利用。俗話說:“無巧不成書”。在我國古代話本小說中。巧合之处是很多的。有些作品,整個地就是建立在誤會和巧合的基礎上。
  宋元話本《錯斬崔寧》,到了明代的通俗小說家馮夢龍手裏。就把这個話本加以修改,更名為《十五貫戏言成巧禍》,收在《醒世恒言》裏。解放後,人們又把它改編成昆劇《十五貫》。這篇小說確实寫得很好,也很“巧”。可以说是運用巧合的一個有代表性的例子。劉貴因經商虧本。向丈人借錢,回家後,他的妾陳二姐問他錢從哪裏來,劉貴戲說是將二姐典給別人得的,二姐信以為真,次日便回娘家告知此事,路上遇卖絲青年崔寧,兩人結伴同行。誰知當晚小偷摸進劉家,殺了劉貴並盜走他的錢。劉貴丈人給劉贵的錢是十五貫,崔寧賣絲的錢刚好也是十五貫,這巧吧?刘貴的十五貫偏偏又碰上崔寧的十五貫,這也巧吧?崔寧賣丝之後要往褚家堂去,陳二姐的娘家偏偏又在褚家堂左側,於是二人能夠同行,這就更巧吧?這一連串的巧合,就構成了一场飛來橫禍:崔寧被誣為拐人妇女,謀財害命,陳二姐也被誣为勾結奸夫。謀害親夫,以致被官府屈打成招、雙雙处死。這奪命十五貫一下要了三條人命。這篇小說就是有意識地運用巧合,敷衍出一个新穎、奇巧、富有特色、引人入勝的故事,有力地揭露了封建官府主觀武斷、草菅人命,封建社會冤獄遍地的黑暗現實。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古代話本小说中有不少巧合,是表現“因果報应”的。比如話本小說《呂大郎還金元骨肉》(《警世通言》)的“入話”,寫吝嗇的金冷水(金剝皮)把砒霜放在肉馅裏,做成四個餅子,送給和尚,想把和尚毒死。可是,和尚即時沒吃,他裝進衣袖带回庵了。正巧金家的兩個兒子去玩耍,他就將餅子給金家的兩個儿子吃了。金剝皮想毒死和尚,結果反而毒死了自己的兩個兒子。金的老婆一看兒子被毒死,也懸梁自盡了。接着金剝皮自己也死了。這個故事就是巧妙地運用“因”與“果”地巧合,深刻表現了“惡有惡報”的主题思想。
  這篇小說的正文也同樣運用了巧合。正文說呂玉生一子,名喜兒,剛六歲,跑丟了。呂玉每年正、二月出門,八、九月回家,一方面收新貨,另一方面打聽兒子的消息。有次走到陳留地方,去廁所解手,拾得銀子二百兩,想交還失主而又一时找不到失主。他又走了三五百裏到南宿州地方,正好遇見失主陳朝奉。呂玉把銀子如數還他。誰知湊巧得很,呂玉丟失的兒子恰好就在陳朝奉家。呂玉還他銀子,陳朝奉還他儿子,兩人還作了親家。呂玉回家行到半路,見一人落水,就拿出二十兩銀子讓人搭救,救出來的又恰好是他三弟呂珍。小說所表现的這種接二連三的巧合,正好凸現了小說的“善有善报”的主題思想。
  類似的例子,象《郭挺之榜前認子》(《石點頭》)寫郭喬仗義救濟米天祿父女,不求後報。後來郭往山中遊玩,到一家避雨,這一家正好是米家,於是同米女成親。再後來,郭中進士,他兒子(米女之子)正好又是同榜。《鈍秀才一朝交泰》(《警世通言》),写王涯丞相闊綽時大手大腳,洗鍋水裏面有許多米粒。一個僧人每天撈出來曬幹,兩年之內,共積得六大缸有余。後来王涯窮困了,流落到寺裏,正好吃了這種曬幹的米。《說唐》中寫秦瓊鞭打楊廣救李淵之後,李淵在長安城外六十裏之地給他修了个“報恩祠”。後來秦瓊去長安,恰好就住到這個寺裏,見到這個祠,並且見到给自己畫的像。這也都是“因”与“果”之間的巧合。
  這些巧合故事,雖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作者的思想局限,但在當時公道不彰、法制松弛、缺乏公共管理、沒有人權的封建社會里,是很符合老百姓的正义要求和主觀願望的。人们面對惡霸和強權,面對不可預知的福禍,通常是既愤怒又無奈,只能寄希望於這種超自然的力量,即上天的垂顧或命運的轉機來改變。即使是今天,人們對這類“善恶有報”的故事仍舊喜聞樂見。
  更多的巧合表現在構成故事情節的曲折、復雜和緊張上像《顧阿秀喜舍檀那物 崔俊臣巧會芙蓉屏》(《初刻拍案驚奇》),写崔俊臣帶妻子王氏赴永嘉縣上任,行船途中被船家行劫,王氏流落到尼庵院,崔俊臣流落到禦史大夫高公府中。船家打劫的崔的財物中有一幅芙蓉屏,屏上的芙蓉是崔畫的。船家把這幅屏給了尼庵院,王氏睹物思人,在屏上題了一首词。這幅屏又輾轉到了高公手裏,崔俊臣見了屏和妻子题詞傷心流淚。高公非常同情,經過高公托人追查,查處盜物的船家,並且協助崔、王破鏡重圆。這篇小說為“巧會芙蓉屏”,崔俊臣夫婦由芙蓉屏離而復合確實是“巧會”,巧合。不仅結局很“巧”中間還有一連串的“巧”,象崔俊臣為什麽恰好遇到個樂於成人之美的高公?芙蓉屏為什麽恰好傳到尼庵院?又為什么恰好傳到高公手裏?這裏面都有个“巧”字。正是這一連串的“巧”,既表現了崔、王二人對愛情的堅貞不渝,且使得故事情節曲曲折折。引人入勝,正應了那句充滿哲理的古詩:“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又如《三國演義》第六十四回中的一段描寫:
  卻說玄德見紅日平西,教後軍先退。軍士回身,城上一片聲喊起,南門內軍馬突出。張任徑來軍中捉玄德。玄德軍中大亂。黃忠、魏延又被吳蘭、雷銅敵住。兩下不能相顧。玄德敵不住張任,撥馬往山僻小路而走。張任從背後追來,看看趕上。玄德獨自一人一馬,张任引數騎趕來。玄德正望前盡力加鞭而行,忽山路一軍沖來。玄德馬上叫苦日:“前有伏兵,後有追兵,天亡我也!”只見來軍當頭一员大將,乃是張飛。
  這個情節描寫得相當緊張、驚險。劉備征西川打了個敗仗。正在危急的時刻。卻碰上張飛到來,得以“絕處逢生”。盡管諸葛亮派張飛率一支部隊入川的事,前面點明了,但張飛恰好在劉備千鈞一發的危急時刻趕到,這卻是巧合。在《三國演義》中,這樣的巧合甚多,作者經常是在巧合之前先埋伏個“驚人之筆”,使得气氛十分驚險緊張,也让讀者欲罷不能。
  凡此種種巧合故事,雖属虛構,卻決不是作者的閉門造車,因為現實的社會人生中的確充滿了各種變數,諸多離奇和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有些巧合甚至改變了事情發展的方向,改變了個人團體乃至民族國家的命運。古今中外,比比皆是。連有名的拿破侖“滑鐵盧之戰”,要不是種種巧合導致他的失敗,恐怕世界历史都要改寫。
  在古代话本小說中,誤會與巧合,在許多作品中是分別出现的,但也有不少作品是同時出現的,是把兩者交織在一起的。象上面那段描寫,張飛及時趕到,救了劉備,這是巧合。可是劉備卻發生误會,以為張飛帶來的這支部隊是敵軍,所以在馬上叫苦說:“前有伏兵,後有追兵,天亡我也!”這又是誤會。這種先誤會、後巧合的寫法,在描寫青年男女愛情的小說中,特別是在一些描寫女扮男、男扮女的愛情小說中,運用的非常普遍。象《劉小官雌雄兄弟》(《醒世恒言》)、《錢秀才錯占鳳凰儔》(《醒世恒言》)、《喬太守亂点鴛鴦譜》(《醒世恒言》)、《裴晉公義還原配》(《古今小说》)、《金玉奴棒打薄情郎》(《古今小說》)、《陳禦事巧勘金釵鈿》(《警世通言》)、《同窗友認假作真女秀才移花接木》(《二刻拍案驚奇》)等等。都是如此。
  
  正確地運用误會與巧合,不僅對塑造人物、推進故情節大有裨益,而且可以產生一個十分明顯的藝術效果,即“出人意料”。众所周知,現實生活中,“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小說是反映生活的,當然不能一切都“在人意中”,必須要有“出人意料”的東西,才能扣人心弦、動人心魄。而誤會與巧合,正是充分利用社會和生活中屢見不鮮的偶然性,使情節發展出出人意料的結局的最好手法。例如《李公子救蛇獲稱心》(《古今小說》)寫李元救了龍王之子,龍王爺要報答他,問他需要什麽,他回答說:“安敢過望,平生但得稱心足矣,”他所說的“稱心”本來是指望能一舉登科的意思,誰知龍王馬上把女兒叫出來,要許配給他為妻,原来龍王的女兒的名字就叫“稱心”。又如《秋胡變文》(《敦煌變文集》)寫秋胡離家多年以後,返回故裏,調戲一女,而此女恰恰是自己的妻子。這都是出人意料之外的。至於前面列舉的許多事例,象董昌被方六一陷害,反而要方六一救他:關羽到了古城,滿心指望與兄弟歡聚,誰知反而挨了張飛的当頭一“矛”;金剝皮要毒死和尚,誰知反而毒死自己的兒子:崔俊臣与王氏分離後。以為今生不得相见了,誰知卻因芙蓉屏而破鏡重圓。如此等等,也都是出人意料的。因為出人意料,所以格外富有藝術魅力,能夠象磁石般地吸引著讀者。
  這些運用誤會和巧合而被讀者津津樂道的事例很多。它們之所以被讀者接受,無一例外都是把偶然性建立在必然性的基礎之上,把偶然性當作必然性的體現,作為兩個必然性的交叉點。象《錯斬崔寧》中劉贵講的一句戲言,說他從丈人家帶回的十五貫錢是賣陳二姐的身價,這看起來很偶然,其實有其必然性的。在封建社會中,妾是沒有法律保障的,是可以自由買賣的,所以,劉貴雖然是一句戲言,陳二姐卻把它當真。封建社會裏的官吏又是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老爺,對老百姓視如草芥,本就無心主持公道,更懶得追尋真相,因而只憑著十五貫錢的把柄,憑著屈打成招的口供,就能造成了崔、陳冤死的悲劇。这些誤會巧合,極深刻地揭示了封建社會的本質。所以作者直接指出:“這段冤枉,細細可以推祥出來,誰想問官糊塗,只圖了事,不想捶楚之下,何求不得!”这段話,如今聽來,依然振聾發聵。今天發生的一些冤假错案。雖貌似誤會巧合,不同樣也有徇私枉法、刑訊逼供之下的必然性嗎?同樣,李逵砍倒杏黃旗,要去殺宋江,也有其必然性。是他的忠於梁山造反事業而又莽撞沖動的性格使然。因此,这些巧合、誤會都使人觉得真實可信因而喜聞樂見乃至廣为流傳。
  確實,古代話本小說中也有一些误會和巧合是人為的,牽強附會甚至是庸俗無聊、虛妄怪诞的。比如《烏將軍一飯必酬 陳大郎三人重會》(《初刻拍案驚奇》)寫陳大郎因為看到乌將軍留的長胡子遮住嘴巴,就想看看他如何吃飯,於是故意請烏将軍喝酒。烏將軍發生誤會,以為陳大郎是敬重他。後來陳大郎的妻子和陳本人恰好被乌將軍的部下嘍羅擄去,卻因這“一飯”而不仅沒有遭殃,反而得到了烏將軍的重報。這種写法庸俗無聊只能逗人一笑而已。《陶家翁大雨留賓蔣震卿片言得歸》(《初刻拍案驚奇》)寫蔣震卿出外遊玩,忽然天下大雨,他走到一個門坊,便用手去推门,別人勸阻,他大聲道:“何妨得!此乃是我丈人家裏。”就因這樣一句戏言,後來他和陶家女兒由“錯認”而誤會而巧合,陶翁果然成了他的丈人。對於這種误會、巧合,怎樣解释呢?只好歸之於鬼神、命運。《梁武帝累修歸極樂》(《古今小說》)就是這樣。它写梁武帝同人下棋,內侍来稟:“榼頭師已在午門外聽旨。”梁武帝說:“殺了他罢。”內侍就把植頭和尚殺了。其實,粱說的“殺了他罷”,指的是棋子,內侍誤會成杀和尚。對於這個誤會,作者歸到宿命論的因果報應上,说是因為榼頭和尚“前劫做小沙彌時,將鋤去草,誤伤一曲蟮之命。帝那時正做曲蟮,今生合償他命,乃理之當然也。”這些,顯然是在作者迷信有鬼或是輪回報應的思想基礎上設想出來的,是反科學的迷信之言,是毫无必然性的,是小說中的封建意識應加以認識和鑒别。
  我们知道,最初的話本小說是民間藝人說話的文字底本,聽眾大多是市井小民,說話場所則是“瓦肆勾栏”或是村鎮集市,長期以來作為通俗文學生存並流傳于民間。因此,古代話本小說作為封建時代的產物,毫無疑問会帶上那個時代的思想烙印、認識水平、價值觀念和審美情趣。何况,在科技發展水平底下、文明教育程度不高的古代社會,人们對許多偶然性事件感到困惑迷惘無法解釋,於是傾向相信各種唯心主義的理論學說,並以此作為社會倫理,這是時代的局限和人類認识的局限。即便是如今,人類已能上天入地,但對許多領域許多現象尚無法解釋,况且還不斷出現新的疑惑。因此,我們今天重讀和評價它們,既不可仰望也不要俯視,要尊重歷史還原歷史,把它放在中國文化的長河中去認識理解它,給與它應有的地位。毫無疑問,古代話本小說反映了那個时代的社會人生,一定程度上表現了古代人民尤其是底层人民的願望和心聲,獲得了他們的認同和喜愛,並對以後的文學創作尤其是小說創作產生了深刻而長遠的影響。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意料之外 情理之中》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