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位時空中的不和諧之音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周淑舫
上傳時間:2009/5/6 16:15:00

  摘要:宫苑女性的人生際遇並非與君主或帝王沾上關系可以沖破“男尊女卑”社會地位的禁錮,內心真實情感訴諸於筆端而创作出浸潤著豐富文化底蘊的宮苑文學。既形象地反映多變的命運與才華。也從一個特殊的視覺折射出錯位时空中的不和諧之音。
  關鍵詞:宮苑文學:文字冤獄;異葩枯萎
  
  “從人者也”的女子在幾千年的中國古代社會裏始終是弱勢群體,活動於上层社會的貴族女性也无法沖破這種地位的禁錮,宮苑女性的人生際遇並非與君主或帝王沾上關系變得富貴已極而沒了坎坷挫折。女子進宮猶如鳥入樊籠,失去原本少得可憐的自由,寂居深苑,裹夹在矛盾旋渦中,身心蒙受巨大痛苦。置身此種境地的女性。将內心真實情感訴諸於筆端,流泄為文字,使得文学領域開出一株絢麗的奇葩。宮苑女性創作以特殊的視覺點,從地表深處傳出錯位時空中的不合谐之音——宮苑女性的悲苦與千古奇冤。
  
  一
  
  宮苑女性文學作品最早明確載記的是莊姜夫人,《毛詩序》言《綠衣》、《日月》、《終風》三首詩,“衛莊姜傷己也。”《燕燕》詩則是“衛莊姜送歸妾也。”《左傳·隱公三年》載:“衛莊公娶於齊東官得臣之妹,日莊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硕人》也。”莊姜美到何種程度?其詩第二章日:“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领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衛莊公偏寵嬖妾,有德多才的君夫人莊姜獨寂寞,遂作四章《綠衣》詩:
  綠兮衣兮,綠衣黃裏。心之忧矣,曷維其已!綠兮衣兮,綠衣黃裳。
  心之憂矣。曷維其亡!綠兮絲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無就兮。絺兮綌兮,淒其以風。我思古人,实獲我心。
  古人以黄色為正色。可做外服上衣。綠色为衣裏或為下裳,在官苑生活中卻是“黃”、“綠”的裏外顛倒著。“絺”為細葛布,“綌”為粗葛布,皆能遮暑,今以禦寒,不勝其冷,這突出莊姜的淒苦與孤独。黃、綠的對比,本身又產生強烈的情感效果。清人王士稹《池北偶談》說:“予六七歲時,始入鄉塾受《詩》。誦至《燕燕》、《綠衣》等篇,覺悵觸欲涕,不自知所然。”童稚之齡讀此詩,心裏難受淚欲滴。可見最初官苑女性創作就帶著傷感悲苦之情,就有著不同凡响的情緒感染與藝術影響。
  君主專制。“男尊女卑”。宮苑女性的命運完全由帝王掌控。其生活正如被賜死的甄皇後在《塘上行》詩中所抒寫的那樣:“念君去我時,獨愁常苦悲。”甄氏有過被追受寵的經歷,曹丕隨父滅袁紹,納甄氏為夫人,禪位立為後。好文學的魏文帝常以異性角色進入詩境。文學史上最早的完整七言詩《燕歌行》以思婦身份來寫對久遊不归丈夫的深長思念,还有《寡婦賦》、《代劉勛妻王氏雜詩》,前者擬寫阮瑀遺孀追懷亡夫的心情,後者擬写被丈夫休棄的王宋的傷感。能從女性遭遇來體味人生無所不在的哀傷,卻把哀傷強压在女性的頭上。面對驟變的宮廷生活,甄氏寫下《塘上行》詩,以樂府舊題抒寫胸中的苦、悲、愁,开篇用蒲作喻,發出“其葉何離離”的疑問。緊接著集中筆墨抒寫“眾口爍金”造成“我”與“君”生別離無奈,反映出君王無情而給宮苑女性造成的獨愁苦悲。
  宮苑女性最早写下賦體之作是班婕妤的《自悼賦》,其賦60句,以騷體的形式。起筆先祖遗德,隱含著自己高洁的行事準則。接著敘寫宮中的生活。婉轉地抒寫自己由寵至衰的根源所在,抒發出自己雙淚橫流的苦悶幽怨。司馬相如曾為陳皇後寫了《長门賦》,“千金買得相如賦”,男性對宮中帝王家的體味,又如何能與班婕好親自經歷相并論呢?以賦體創作宫苑題材的前有班婕妤,後有梅妃。江采頻自撰《樓東賦》,全賦44句。極寫寂寞哀怨,充满著悲愁。其她宮苑女性,或赋或詩,左芬的《離思賦》,沈皇後的《答後主》詩,隋唐五代蕭皇後的《述誌賦》、徐賢妃的《長門怨》、梅妃的《謝賜珍珠》詩、花蕊夫人的《述亡國詩》等,既洋溢著宮苑文學的靈性與生機,也形象反映著宫苑女性的不幸與酸苦。遼金時代懿德皇後蕭觀音更以其獨特的創作成就,催發著宮苑文學綻放出美麗的花蕾。“能詩善書”的蕭皇後又以“宮中只數趙家妝”、“惟有知情一片月”《懷古》詩詩句中所謂“趙惟一”私通淫案獲罪而被賜“自盡。”文学翹楚。文字奇冤,蕭皇後人生際遇的悲劇不僅使成熟的遼國文学迅速衰落,契丹族的統治走到末路,而且使文學園地裏的這株奇花異葩萎縮下去。
  
  二
  
  宮苑文學創作的高峰為遼朝道宗的宣懿皇後蕭观音。“《焚椒錄》載有《伏虎林應制》詩、《君臣同誌華夷同風應制》詩、《諫獵疏》文、《回心院》詞、《懷古》詩、《絕命詞》詩。以《谏獵疏》文為界,分為前後兩期,前期文思泉湧:後期自盡椒房。從才華横溢的文學翹楚到曠世千古的文字奇冤,其創作折射着蕭觀音的人生遭際,顯現着宮苑文學的價值。《伏虎林應制》詩作於清寧二年(1056年)八月,道宗出獵秋山,群臣與嫔妃從行。行至伏虎林,道宗不知出於何意?命皇後賦詩。蕭觀音應聲而出,賦詩曰:
  威風萬裏壓南邦。東去能翻鴨綠江。
  靈怪大千俱破膽,那叫猛虎不投降。
  這首口占七絕诗。起句著重眼前景。由出獵陣营的勇猛壯哉寫到遼國南征東擴的勃勃雄心,“壓”字具有淩駕一切之上的威力,寄寓氣魄壓过宋王朝。“靈怪大千”囊括著野獸以及“南邦”、東鄰。抒写著道宗的凜凜威風,“俱”字形象地描寫出遼邦的強盛,顯現著无堅不摧的國力,結句緊扣“射猎伏虎”的應制詩主題。歌頌遼國的強大及道宗的聲威,又與地名“伏虎林”相吻合。全詩氣派雄闊,风格豪邁道勁。遼道宗大喜,對众臣贊曰:“皇後可謂女中才子!”
  《君臣同志華夷同風應制》詩作於清寧三年(1057),《遼史·道宗本紀》載:“帝以《君臣同誌華夷同风》詩進皇太後。”蕭觀音獻詩曰:“虞廷開盛軌,王會合琦琛。到處承天意,皆同捧日心。文章同蠡谷,聲教薄雞林。大宇看交泰,應知無古今。”这首應制五言律詩。首联、頷聯凝聚“君臣同誌”之意。頸聯、尾聯彰現“華夷同風”之意。以虞舜的賢明、西周的興旺來喻意遼國,“到處”、“皆同”來盛誉時局,“文章”、“聲教”呼應北宋文壇領袖欧陽修前來、道宗設學之事。清寧元年十二月,宋遣歐陽修等來贺即位,詔設學士,頒《五經》傳疏。二年二月,大宴群臣,命各賦詩。顯然與宋使有關,更與遼國大治有關。“看交泰”、“無古今”顯現遼邦文風卓然,國运享通。如果說道宗射虎顯示的是武力,那麽進獻皇太後詩顯示的就是文治。君臣“同誌”。華夷“同風”,殿堂朝野,“华夷”同治。遼國稱雄。應制詩抒寫著道宗的進取意向。“虞廷”出自《尚書》,“王會”出自《逸周書》,蠡谷出自《史記,匈奴傳》。“交泰”出自《周易》。頌扬之辭,用典恰切,顯現意境闊大。有著陽剛之美。“順善承上意,復詩歌詩,而弹箏、琵琶尤為當時第一,由是愛幸遂傾後宮”的蕭觀音,有“專房之寵”。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諫獵疏》文作於何時不能確知,《焚椒錄》載: “常慕徐賢妃行事,每於當禦之夕。進諫得失,……上所乘馬号飛電,瞬息萬裏,常馳入深林邃谷,扈從求之不得。後患之。”馬前是險地猛兽,馬後是權勢日炙的耶律乙辛,朝政又是災害不斷,憂慮重重的萧觀音上《諫獵疏》文。遼国君臣尚獵,皇帝四時巡狩,大规模的狩獵與朝政何益?太宗曰:“朕之田獵,非徒從樂,所以練習武事也。”遼國用追逐野獸来演“武事”,可“田獵”“從樂”過甚,便出禍患。“荒耽於酒,田獵無厭”遼穆宗,三十九歲遇弒。知古今”的蕭觀音用“前聖”之言,列舉中原帝王溺於出獵、荒政誤国的歷史教訓,以《老子》“馳騁田獵,令人心狂”之語,婉言指出道宗行为不當。諫語簡短,內容豐贍,用喻巧妙,情真意切。道宗即位元年下詔:“欲聞直言,以匡其失。今已數月,未見所以副朕委任股肱耳目之意。其令內外百官,比秩滿,各言一事。仍轉諭所部,無貴賤老幼,皆得直言無諱。”皇後“無諱”之諫,道宗不能自食其言。雖是嘉獎采納。仍有“牝雞之晨”嫌疑,《焚椒錄》載:“心頗厭遠,故成雍之末。遂希幸禦。”
  才學出众而撐起道宗治國的萧皇後,由“專寵”變為稀見君面、幽居深宮而备受冷落,如歷史上所有失寵的宮苑女性一样痛苦不堪,時刻夢想著道宗的回心轉意,遂作《回心院》词,“被之管弦,以寓望幸之意。”全詞十首共280字,以掃殿、拂床、換枕、铺被、裝帳、疊茵、展席、剔燈、爇炉、張箏十種“專房之寵”的生活細節為題起興。結句彼此照應,待君宴、待君王、待君寢、待君睡、待君貺、待君临、待君息、待君行、待君娛、待君聽,相同句式的排列,強烈地表达“待”字上。熱切誠盼拾回往日之愛。其詞情幽幽,思綿绵。披之管弦。更為動人。道宗是否如陳皇後“千金買賦”而偶有“回心”之意,各種文獻均未提及,可見對萧觀音“厭遠”之深。
  宮中能演奏《回心院》詞的只有趙惟一,深怨妒恨蕭觀音的官婢單登搖唇鼓舌,誣蕭皇後與趙惟一淫通。佞臣耶律乙辛乘此加害。命他人作《十香》淫詞。囑單登乞皇後手书。用為證據。蕭觀音聽說《十香词》是宋國皇後所作,“更得御書,便稱二絕”之勸,心動、手動。讀了文辭艷麗的《十香詞》,不僅握筆手書,而且題了一首《懷古》詩:
  宮中只數趙家妆,敗雨殘雲誤漢王。
  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窺飛燕入昭陽。
  詠史怀古向來以其獨特的審美形式和穿越時空的力度呈現出異彩,詩人以自己的體驗品評歷史,針貶現實。最早以《詠史》命名写詩的是班固,詠漢文帝時“緹縈救父”事,其詩“質而無文”。寫出“风力”的則是左思的八首《詠史》詩,唐人的懷古詠史以李白、劉禹錫、杜牧為大家。女性詠史詩在蕭觀音之前尚無人涉足,其後有李清照詠嵇康,朱淑真寫項羽。蕭观音的《懷古》詩使她成為女性詠史詩的第一人,也是宮苑女性詠史詩的唯一的一位。“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窺飛燕入昭陽”,既脫胎於李白的《蘇臺覽古》“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官裏人”的尾聯。也得益於劉禹錫《石頭城》中“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来”之妙諦,能在“消化”前人作品的基礎上有所創造,值得首肯。“敗雨殘雲誤漢王”之句,更是議論果決,態度明斷,有杜牧詠史詩之特長。這首七絕《懷古》詩直言趙飛燕姐妹以色惑君誤國,寓意在於提醒道宗:留心朝政,選賢用能。卻被耶律乙辛與張孝傑所汙。太康元年(1075年)“十一月辛酉。皇後被誣,賜死;殺伶人趙惟一、高長命,並籍其家屬。”蕭皇後乞見道宗一面而死,不許,作《絕命詞》詩。這首二十四句的騷體詩。前八句寫身為皇後。嚴謹自律,无愧皇家。中間八句寫正欲有為,卻遭小人陷害,沈冤莫白。最後八句寫臨死前對親人的眷戀,心情絕望。“呼天地”。“恨古今”。“慘悴”“必死”,層層遞進,將蒙冤屈死、哀怨無助的心境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絕命詞》直抒胸臆。具有極大的感染力与藝術魅力。36歲的懿德皇後蕭觀音屈死文字獄。真乃千古奇冤。
  婚姻不幸。經歷坎坷。訴說失戀痛苦,描寫相思的愁,這是我國弱勢女性文學創作的永恒主題。蕭觀音的宮苑文學創作脫離不了這個模式,早年寵冠後官到上諫而逐漸失寵,再到被誣陷致死,人生經歷使其寫出發自肺腑的顯现個性的作品,況周頤《蕙風词話》曰:“‘真’字是詞骨,情真,景真,所作必佳。”置身後宮,有感必發,讀之泫然,蕭觀音把官苑文學創作推向了高峰。
  蕭觀音人生際遇與宫苑文學創作有著深遠淵源,因脫口吟出《伏虎林應制》詩而備受寵愛,因上《諫獵疏》文而受到冷落,更因所作《懷古》詩而蒙冤屈死。《焚椒錄》載冤獄構成時,太子、公主叩首乞請,遼道宗曾有過猶豫,指著《懷古》詩曰:“此是皇后罵飛燕也。如何更做《十香》詞:”佞臣耶律乙辛、張孝傑進日:“此正是皇後懷趙惟一耳。”道宗問:“何以見之?”張孝傑曰:“‘宮中只數赵家妝’‘惟有知情一片月’,是二句中包含赵惟一三字也。”道宗遂下令“即日族誅趙惟一,敕後自尽。”文字奇冤造成萧觀音的人生悲劇。
  最早文字獄發生在魯襄公二十五年(公元前548年)。齊国權臣崔杼殺史官。最后一樁文字獄則是光绪二十年(1903年)的苏報案,上海英租界巡捕房應兩江總督魏光燾之请。逮捕章炳麟、鄒容等。這是學界的通行的看法。千余年間雖然出現各種各樣的花樣翻新的不可胜數的文字獄,但從涉及的所谓“獄犯”當事人的性別而言,皆是男性。如隋煬帝時著作郎王胄詩案、司隸大夫薛道衡詩案。再如大清乾隆朝的從其第十五年“孫嘉熹偽奏稿案”起,至其四十六年湖北孝感縣生員程明湮读《後漢書,趙壺傳》中五言詩“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句後所寫“古今同慨”而被判的“斬立決”案,前後有130余起文字獄,历史青睞女性麽?回答顯然是否定的。
  何謂文字獄?周谷城先生在《中國政治史》中說:“因著書立說而引起的懲罰,厥为文字獄。”其釋義的重心是先有文字後有冤獄,文字獄就是因文字而構罪。從這种意義上說,崔杼弒其君在前。史官禀筆直錄遭殺在後。議其文字獄,似是不妥。西漢楊惲寫《報孫会宗書》,宣帝以其“語言不敬,大逆不道”的罪名,詔令腰斬。就文字獄发生時間而言也不確切。西漢初年,高祖劉邦寵姬戚夫人的一首《春谷歌》,使自己身陷囹圄,兒子趙王如意送了命。《西京雜記》曰:“高帝戚夫人善鼓瑟擊築。帝常擁夫人,倚瑟而弦歌。畢,每泣下流涟。”戎馬打天下的汉高祖寵愛風流獨絕的戚夫人,認為呂後所生太子劉盈柔弱不“類己”。劉邦為楚人,“楚國之舉,恒在少者。”做皇帝第二年,在殿堂上提出廢立事。呂稚以皇後之尊,胁迫張良從中出謀劃策,才算有了轉机。高祖十一年,又是張良之計,請出商山四皓。以為太子地位穩固的漢高祖只好對哭泣的戚夫人曰:“為我楚舞,吾為楚歌。”遂賦《鸿鵠歌》。劉邦駕崩,戚夫人被投到永巷,罰作苦力,持忤春谷,唱出浸含悲愁淚水的《春歌》:
  子為王,母為虜!
  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
  相離三千裏。當誰使告女(汝)!
  夫死已囚,唯一的親骨肉遠在千裏外的邯郸做趙王。憂切的思念中带著一絲求生的企冀,身為王侯的兒子或許可以救母出囹圄。呂後勃然大怒,下旨把趙王召進京裏。鴆酒毒死,又派人砍去戚夫人的手腳,挖去眼睛。薰聾耳朵,灌上啞藥,扔到廁所裏,稱“人彘”。陳祚明《采菽堂古詩選》嘆道:“婦人無知!當爾時,子豈能自保,況能救母耶?然天性之親,自是它無可訴。”目睹過文字獄血雨腥風沖擊的清代學者,體味是冷靜深刻的。
  中國較早的文字獄發生在宮苑女性身上,慘烈的文字獄也是發生在宮苑的女性身上。戚夫人的文字之冤。負面影響“諸呂之乱”。蕭皇後的文字之冤使成熟的遼國文學迅速衰落,契丹族的統治走向末路。蕭觀音死後遼道宗在位尚有26年。帝室的文學活動無跡可尋,萧皇後在世時的清寧十年间,見於《遼史》大規模的宴飲賦诗就有三次。遼道宗死,繼嗣的天祚帝在位22年而遼國灭亡。宮苑女性文學從此一蹶不振,雖有“善歌詩”的文妃蕭瑟瑟“作歌諷諫”,寫了“勿嗟塞上兮暗紅塵”與“丞相來朝兮劍佩鳴”《兩古》兩首詩,但“田獵不恤”的天祚帝“見而銜之”,“賜死”。文妃蕭瑟瑟的人生遭際与懿德皇後蕭觀音何其相似?文字奇冤。宮苑女性何敢訴諸筆端?金代遼,與金對峙的南宋王朝相繼滅亡,中间雖有南宋欽宗朱皇後的《怨歌》詩、昭儀王清惠的《滿江紅,太液芙蓉》詞,此後再無作品面世,文学園地裏的這株奇花異葩終於枯萎。“男尊女卑”,錯位時空中的不和諧之音——宮苑女性文學創作归於沈寂。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錯位時空中的不和諧之音》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