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敘事藝術發展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標簽:藝術發展論文
論文作者: 張富春
上傳時間:2009/7/4 11:29:00

  關键詞:吳見思 史記论文 敘事
  摘要:清初吳見思《史記論文》對《史記》130篇逐一評點,發明其敘事規則,探尋其敘事成就。吳氏認為《史記》合傳或以類相從,或扯冤家作一傳,合傳叙事穿插關鎖過渡自然,以“神理”貫串,渾然難辨;附傳敘與傳主相關之人,方法有正、變之分;敘事時多用尊傳體。《史記》雖為史書,然敘事意在作文,常取“大勢”以極盡文章之妙,“變”與“不變”臻化境,敘事文如其人、其事,省笔互見、重沓熟復、頓挫波瀾、倒提作襯等敘事法在在皆是。
  
  《史記》乃中國敘事文學的偉大裏程碑。司马遷首變先秦敘事角度,開創紀傳体史例及多種敘事法,為后世敘事文學的發展奠定基礎,成為歷代文人學習的典範。然而中國敘事學研究卻遠滯後于敘事文學的實際發展。直至明清評點家筆下,始見探求叙事規則之勢。吳見思《史記論文》即是其代表。吳著自康熙二十六年(1687)刊刻行世以來即廣為流布。①當今學人論及《史記》時亦多有稱引。陸永品先生將《史记論文》一百三十篇每篇末總評部分標點,由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於1985年出版。然關於是書的研究,僅黃建軍《言人人殊——〈史記論文〉的傳记文學理論片談》(载《齊齊哈爾大學學報》哲社版,2003年第3期)論述其传記文學理論。本文即擬对吳見思《史記》敘事藝術研究成就作一探討。
  
  一、闡示《史記》為傳體例
  
  吳見思極為推崇司馬遷的敘事天才,“神力”、“神技”、“神手”等極具崇仰之情的評點文字,在《史記論文》中随處可見。“文章只如说話,說得出,說得盡,便是好文章。”②(《穰侯列傳》總評)而“史公一書,上下千古,三代之禮樂、劉項之戰爭,以至律歷、天官、文詞、事业,無所不有”(《滑稽列傳》總評),所涉人物四千多個,重要人物數百名。欲說得出,說得盡,誠非易事。司馬遷常遵循以類相從的原則大量采用合傳體安排人物傳記,對此吳见思多有發明。“樗裏子與甘茂合传,以同為丞相關合。”(《樗里子甘茂列傳》總評)“屈原、賈谊作一傳者,止為兩人俱詞客,而賈生復有吊屈原一事耳。”(《屈原賈生列傳》總評)韓王信、盧綰、陈豨“不過以三叛將合作一传,絕無關合處”(《韓信盧綰列傳》總評),季布、欒布“任俠同、為奴同,其氣節亦同,所以为兩人合傳”(《季布欒布列傳》總評)。史公亦扯冤家合傳,袁盎、晁錯“因時事相合,遂牽冤家作一傳寫”(《袁盎晁錯列傳》總評),“公孫以議朔方、族主父,與主父是一時人,故扯冤家合传,猶之袁盎、晁錯也”(《平津侯主父列傳》總評)。
  同時,吳見思還指出《史記》合傳敘事穿插關鎖,过渡自然。“《史記》合传皆每人一段,以關鎖穿插見妙。”(《張耳陳余列傳》總評)篇中過渡常用蟬聯蛇蜕之法。評“後百余年而有晏子焉”雲:“由上接下,蝉聯蛇蛻,《滑稽》、《刺客》傳皆作此法。”(《管晏列傳》支評)是為常法,然亦用變法:或一筆雙寫,或數人打成一片,雖合传而難分。“獨此傳則兩人出處同、事業同,即後來搆怨亦同。故俱以一筆雙寫,安章頓句,处處妥帖,而無東枝西梧之病,豈不獨雄千古哉!”(《張耳陳余列傳》總評)“三人傳,分作三截,各為一章,猶不稱好手。他卻三人打成一片,水乳交融,絕無痕跡。”(《魏其武安侯列傳》總評)“一篇共序十人,可以為難矣。然偏不逐人序去,独將十人花分插穿,處處組織,更覺異常絢爛。”(《酷吏列傳總評》)
  而且史公作文常以“神理”貫串全篇,使之渾然難辨。“史公作文,雖序許多人,其實只是一篇文字,中間自有神理貫串,线索通聯。”(《五帝本纪》總評)“每篇各有一機軸,各有一主意。”(《屈原賈生列傳》總評)貫串之法多种。“《殷本紀》,以‘興衰’二字作眼目,中以五興五衰,一起一伏,經緯通篇。”(《殷本紀》總評)《老莊申韓列傳》支評谓四傳皆以著書相串,《张丞相列傳》總評謂此篇以御史大夫串,《季布欒布列传》支評謂“為氣任俠”是一篇主意,《萬石張叔列傳》支評谓“孝謹”是一篇主意,《平津侯主父偃列傳》支評謂“遇時是一篇主意”,《遊俠列傳》支評謂“名聲是一篇主意”。
  合傳之外,司馬遷又多用附傳體。與傳主相關之人,紀其始敘其終,是為附傳體。“項梁、項伯、範增是附傳體。蓋紀其始並序其終者,附傳法也。”(《項羽本紀》總评)附傳體惟宜略寫、虛寫。“田嬰事只略寫、虛寫,蓋下有孟嘗事,恐頭重也。附傳體如是。”(《孟尝君列傳》總評)然亦有變法。“《史記》附傳皆附首末於一篇之中,獨趙高一传,於此紀其終,而其出處反附於蒙恬傳內,是創法。”(《李斯列傳》總評)
  具體敘事时司馬遷還運用尊傳體表彰傳主之功,回護傳主之失,與互見省筆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又歸功太公,作一束,是尊傳體也。”(《齊太公世家》總評)“穰苴一篇,只是斬莊贾一節,而未有奇勛茂績,故推及身后王齊,歸功穰苴,是尊傳之法也。”(《司馬穰苴列傳》總评)“插陳涉、燕、趙、齊、魏、項氏事,只略写,是《高紀》體。”“鸿門事,高祖大受虧處,約略序去,止一句,放倒項羽,不說壞高祖,是本紀体。”(《高祖本紀》總評)
  
  二、揭櫫《史記》敘事意旨
  
  “《史記》雖序事,而意在作文,其中許多人、許多事、不过供我作文之料耳。故或前或後,或散或合,或花分,或摶捖,極我文章之妙”(《酷吏列傳》總評),可謂深得史公文心。作文須“極尽文章之妙”,諸人諸事乃作文之料,驅遣之法惟在“取其大势之所在而已”(《乐毅列傳》總評),“要忍於割舍,若貪於使事,便為事累矣”(《衛將軍骠騎列傳》總評)。如《白起王翦列傳》總評雲白起只抽長平一事,王翦只抽破楚一事,而各臻其妙。然吳氏所謂“大勢”,既指此類大事件、大場面、大动作,亦指事情小而意義大、足見人事本質之軼事。“借軼事出色,是史公長伎”(《淮陰侯列传》支評),“猶寫真者,在頰上三毛,而不在面目軀體也。此文章家剪裁之法。”(《絳侯周勃世家》總評)故《絳侯周勃世家》重寫周勃聞說即危懼處、下獄不知置詞處、出獄自嘆处,而其誅諸呂、立代王大功反不明序。《管晏列傳》總評雲管、晏事功只用數語序過,皆於閑處點染,管子一傳中嵌鮑叔一段閑文,晏子一傳後帶越石、禦者妻兩段閑文。不惟正文,“史公論赞,往往從閑處寫,最為生色,極有風神”(《項羽本紀》支評)。
  不僅列傳,编年敘事的本紀、世家意亦在“作文”。“編年序事,固本紀體。”(《秦始皇本紀》總評)“本紀是提綱之體,法不得詳序,詳序則累墜矣。”(《秦本紀》總評)“世家俱用简括法”(《衛康叔世家》總评),其因在於本紀、世家敘事跨度大,且多有與它篇相叠者。“世家則於一篇之中,上下千百年,既以一國之事詳載,更或他國之事互入,不得不用簡法”(《齊太公世家》總評);“既有各傳在,不得不如是”(《燕召公世家》總評)。編年敘事易流於呆板,難以為文。“数尺之書,欲載二千年之事,不得不用簡法。然一用簡法,未免太羹玄酒,不成文章。”(《楚世家》總評)但史公遇大事即傾滿腔心血,用力為文,承《詩经》極富情感敘事,秉《春秋》寓一字於褒貶,融文學敘事、历史敘事於一體,增加敘事的虛構性因素。“世家序事雖多,逐年序去,而大事則另作一篇,自为文章。”(《齊太公世家》总評)“項羽力拔山,氣蓋世,何等英雄!何等力量!太史亦以全神付之,成此英雄力量之文。”(《項羽本紀》總評)
  作文忌呆板,逐年逐事,實為甲乙帳,為屠家簿,絕非文章。“《史記》一書,以參差錯落、穿插變化為奇,而筆法、句法絕無一律。”(《五帝本紀》總評)“《史记》凡用數句排比,無一句不變。”(《漢興以來諸侯年表》總評)評季劄觀樂雲:“連排十九段,雷同固非;即十分軒輊,亦非妙筆。此則逐段連貫,又逐段变化,而句法不大相远,神情句句不同。離之合之,皆可成篇。豈非妙文?”(《吳太伯世家》支評)《伯夷列传》通篇純以議論詠嘆回环跌宕,伯夷實事只在中間一頓序過:“如長江大河,前后風濤重疊,而中有澄湖數頃,波平若黛,正以相間出奇。”(總評)“以相間出奇”頗得史公三味。吳氏論文極主章法變幻,力戒鋪排堆垛。“不知山川绵渺,必有空天;文繡爛施,必有素地。故頭重者腳必輕,腹大者首必小,行文之法也。”(《蘇秦列傳》總評)“若不論輕重,不論堆垛,一概排列,乃甲乙帳,而非史公之书矣。”(《夏本紀》总評)故見思評《孝景紀》甚低:“不過排比事類,續成一篇,殊無剪裁,不足觀覽,贊語亦直率庸弱。”(《孝景本紀》總評)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然史公又以不換為法,逞險鬥奇,“变”與“不變”皆臻化境。“蘇張是一時人,一流人,俱游說六國,便有六篇文章,接連寫此兩傳,豈不費力!乃苏傳滔滔滾滾,數千言;張传滔滔滾滾,又數千言,各尽其致。遊說一縱一横,文法亦一縱一橫,吾何以測之也哉?”(《張仪列傳》總評)“史公於武涉之后,接入蒯通。使他人遇此,如果雷同,固非佳士;即別有妙解,亦是支詞。他偏用一樣見解,一樣詞氣。而仔細看来,一則句句是為項王,一則句句是為韓信,寧可以道裏計哉!”(《淮陰侯列傳》總評)“袁盎、晁錯一時之事,而分作兩傳寫,必多雷同處。他偏約略其詞,一人一樣,章法、句法,一字不同,是史公賣奇處。”(《袁盎晁錯列傳》總評)“史公賣奇”,洵為的評。
  既為文即文如其人,文如其事。“史公一傳,必似一人。”(《南越尉佗列傳》總評)“田單是戰國一奇人,火牛是戰國一奇事,遂成太史公一篇奇文。”(《田單列傳》總評)“刺客是天壤間第一種激烈人,《刺客傳》是《史记》中第一種激烈文字。……史公遇一種題,便成一種文字,所以獨雄千古。”(《刺客列傳》总評)“遇詞客因用詞語”(《屈原賈生列傳》支評),“厚重之人,亦還他一篇厚重文字”(《張釋之馮唐列传》總評),“遇醇謹人,遂還他一篇醇謹文字”(《萬石張叔列傳》總評)。即同一人,興頭時、失運時寫來亦不相同:“前半興頭事,寫得鼓舞飛动,固妙!乃後半幅,韓安國退時失運,殊覺厭厭氣盡,文字亦寫得厭厭氣盡。”(《韓長孺列傳》總評)
  
  三、發覆《史記》叙事筆法
  
  為成“一家之言”、“極盡文章之妙”,司馬遷運用了多種敘事方法。吳见思評點中著重論述的有:
  1.互見省筆之法。蘇洵首謂司馬遷寫人叙事“本傳晦之,而他傳发之”。吳氏結合具體篇章,進一步闡發之。“語在齊王語中。”評雲:“省筆。”(《呂後本紀》支評)“乃與丞相李斯、少子胡亥陰謀,立胡亥為太子。太子已立。”評雲:“已详斯傳,此用省筆。”(《蒙恬列傳》支評)此“省筆”即“互見法”。前者史公明谓之,後者則未言。“一篇說話,上半節於滕公前述,上前不序上計雲云;下半節於上前述,滕公前不序。文法互見之妙”(《黥布列傳》支評),此明“互見”深至“一篇說話”;“胶東、菑川、濟南、楚、趙亦然”評雲“省法”(《吳王濞列傳》支评),則具體至文中一事。吳氏發明“互見法”可謂至细。
  2.重沓熟復之法。洪邁發明並褒揚司馬遷善用“重沓熟復”造成“如駿馬下駐千丈坡”的文势。為寫人敘事表情達意,司馬迁靈活而大量地運用重沓熟復之法。“諸呂心事前已序過一遍,此再序一遍。寫其惶惑不定,無計可施。”(《呂後本紀》支評)“田光一段純用对語、述語,不改一字,照應生情。”(《刺客列傳》支評)《酈生陸賈列傳》更是多用此法。“(據敖倉之粟,塞成臯之險,守白馬之津,杜大行之阪,距飛狐之口)與前一字不換,對照作章法。”“(沛公敬謝先生,方以天下為事,未暇見儒人也)兩句作兩折,一字不換。”“(走復入言而公,高陽酒徒也)亦兩折,一字不換,對作章法。”此法之用,《史記》中俯拾皆是,吳氏多能結合《史》文,闡發史公用心。
  3.頓挫波瀾之法。“文章無直瀉之法。”(《魏公子列傳》總评)評代王赴長安即帝位一節雲:“事理固當慎重,筆墨亦極顿挫。”“事體應如是,文體亦應如是。”“從代来,作多少頓挫。至此方收住。”(《孝文本紀》支評)評“公子光客伍子胥”一節雲:“段段頓住,決不直瀉。”(《吴太伯世家》支評)“寫灌夫使酒,不一筆寫,先寫其醉搏窦甫,以為引起。至丞相戲許,灌夫起屬丞相,必以为使酒矣,乃偏放過,頓住。插入請田一事,以為前后搆釁使酒之根。是如何神力与!”(《魏其武安侯列傳》總評)
  4.倒提作襯之法。此法或謂“反剔法”、“反跌法”、“反照法”、“反襯法”、“反勒法”等。“先寫呂氏氣勢赫奕,正為成功之地。是倒提作襯法。”(《呂後本紀》支評)“內而秦人歸心,外而發兵守關,以為高祖王關中定矣。孰知其不然哉!此反剔法也。”(《高祖本紀》支評)“正為不得商於,故先裝點高興一番,是反剔法。”(《楚世家》支評)“欲作行成,先作一颺,反剔法也。”(《越王句踐世家》支評)“正言不在,反先言在,用反跌法。”“正言不出,反先言伐趙,亦用反跌法。”(《範雎蔡澤列傳》支評)“從相、兩千石寫來,其人自出,所谓側面反照法也。”(《五宗世家》)“節節寫其得幸,是反襯法。”(《滑稽列傳》支評)“李信偏寫其屢勝,王翦偏寫其不肯戰,通篇全用反勒之法。”(《白起王翦列传》支評)
  上為吳見思發明《史记》敘事法之要者,他如《周本紀》支評謂史公以追頂作序法敘周滅商及滅商以前事,武王拜稽一段則用夹序法。《匈奴列傳》總評雲:“逐節逐事,據實直書,不作論断,而得失自見。所雲定哀以後多微詞也。與《平準》、《封禪》一樣序法。”是為據實直書得失自見法。《朝鮮列傳》總評雲“傳中止伐朝鮮一事,俱用對寫法”,是為对寫法。《屈原傳》總评謂“俱用議論,而實事於中间穿插點綴”,《平準書》總評谓“以序事為議論”,《貨殖列傳》總評謂“純以諸公事實,佐我議論”,此為史公叙事又一法。
  总之,130篇,吳見思逐篇评點,明示閱讀方法,揭櫫寫作門径,發明《史記》諸多敘事成就,不僅有益初涉《史記》者,於治《史記》者亦不乏啟示。有清至民國,《史記論文》一版再版,已足見其影響之大。20世紀30年代初,李景星先生更是承《史記論文》之成果,深入研究、論述《史記》傳記文學的藝術特色,撰成《史記評議》一書。如今“王立群讀《史記》”借助現代传播手段,化《史記》為千百亿身飛入尋常百姓家。本文惟以管窺吳見思《史記》敘事研究之所得,期望有助於當今社會對《史記》的接受。

  
  ①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有康熙間刻本5種,日本京都文政丙戌年(1826)翻刻天遊園藏版本,桂垣書局光緒丙申(1896)刻本,上海中華书局民國五年(1916)鉛印本,上海廣益書局民國九年(1920)鉛印本,民國二十二年(1933)鉛印本(1936年1月再版),計10種傳本。武汉大學圖書館等藏有乾隆四十五年(1780)尺木藏版重刻本。臺北中華書局1967年出版、1987年再版是書。
  {2}本文吳見思評點之語,出自广益書局1920年排印本《史記論文》,為行文方便,文中註明其所在《史記》篇目,總評即位於每篇文末評點語,支評即文中評點語。
  
  

參考文獻


  [1] 蘇洵.嘉祐集箋註[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233.
  [2] 洪邁.容斋隨筆五集·五筆[M].北京:商務印書館,1959,45.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史記》敘事藝術發展》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