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析蘇軾文學批評文體特征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周美華
上傳時間:2011/2/23 15:39:00

  論文摘要:蘇軾作為宋代最著名的文學家,一生寫的文學作品教不勝數,不但他的文學作品文體形式多樣,而且他的批評文體也呈現出多樣的形態。他的批評文體主要體現為論詩詩、序、題跋、書、尺牘、祭文、記等形式。蘇軾的批評文體明顯呈現出中國古代批評文體的傳統特色,其批評文體特征主要體現為三個方面:批評文體的文學化與多樣性、語言的美文化和風格的抒情化。
  論文關鍵詞:蘇軾;文學批評;批評文體
  蘇軾作為中國古代一位著名的通才文學家,他對各種文學文體都非常擅長並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蘇軾在宋代也是一位著名的文藝評論家,蘇軾有關美學和文藝觀點往往散見於他寫的各種文學文體之中。因此他的文學文體形式的豐富多彩的特點也就造成了他的批評文體形式的多樣性。蘇軾的批評文體形式雖然多種多樣,但就總體來看,蘇軾的批評文體主要有論詩詩、序跋體、書信體、祭文體、記體等形式。什麽是批評文體呢?所謂批評文體就是批評者在批評文學作品或文學現象時所采用的文體形態,是批評家在批評時對文體的應用。顯然批評文體也是一種文體,也具有文體的一般特點:文學性、想象性等。當然批評文體也具有自身獨特的特征:嚴謹性、邏輯性與客觀性。北京師範大學童慶炳教授在其寫的著作《文體與文體的創造》中提到:“從文體的呈現層面看,文本的話語秩序、規範和特征,要通過三個相互聯系又相互區別的三個範疇體現出來,這就是(一)體裁,(二)語體,(三)風格。”…由此可見,童慶炳教授把文體分為三個層次:體裁、語體和風格。本篇論文以童慶炳教授對文體下的概念為依據並參照中國古代文論的有關術語分別從體裁、語體和風格這三個方面來論述蘇軾批評文體的特征。本篇論文主要闡述了蘇軾批評文體的三個顯著特征:批評文體的文學化與多樣性、語言的美文化和風格的抒情化。
  一、批評文體的文學化與多樣性
  “中國古代文論有別於西方文論的顯著特征就是批評文體的文學化。”(2J地在西方,文學與批評是分開的,文學有文學文體,而批評有專門的批評文體,而且西方的批評文體非常註重思維的邏輯性與結構的嚴整性。而在中國古代,文學與批評是沒有嚴格分開的,往往是兩者融為一體。這主要是因為在中國古代沒有專業的批評家,往往是文學家與批評家同為一人。作為古代一位最傑出的文學家之一,蘇軾表達有關文學理論的觀點與看法采用的都是中國古代最具有文學色彩的文學文體,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詩歌體、序跋體、書信體、祭文體、遊記體等。首先論及蘇軾的詩歌體。蘇軾在很多詩中闡述了自己的文學觀點。雖然是作為一種評論性的詩歌,但這種論詩詩如同蘇軾及其他著名詩人寫的一般詩一樣具有詩歌的基本特征:講究押韻、運用對偶、註重意境等。因此蘇軾的論詩詩明顯具有很強的文學性。如他的一首有名的論詩詩《送參寥師》:“欲令詩語妙,無厭空且靜。靜故了群動,空故納萬境。閱世走人間,觀身臥雲嶺。鹹酸雜眾好,中有至味永。詩法不相妨,此語當更請。”這首詩是蘇軾對空靜觀的闡述,顯然是一首論詩詩,但這首論詩詩采用的都是詩歌的藝術手法,如這首詩運用了詩的優雅的節奏、精當的押韻、整齊的對偶、形象化的語言、優美的意境來闡明空靜觀、來評論詩歌,因而具有很強的文學化色彩。
  不但蘇軾的論詩詩具有很強的文學性,蘇軾的其他批評文體如序跋體、書信體、記體等同樣具有很強的文學色彩。蘇軾這些批評文體的共同特點是:體制形式自由、結構如行雲流水靈活自如、文風平淡自然並且富有很強的抒情性。如他寫的一篇有名的書信體批評文章《與謝民師推官書》:“孔子日:‘言之不文,行而不遠。’又日:‘辭達而已矣。’夫言止於達意,即疑若不文,是大不然。求物之妙,如系風捕影,能使是物了然於心者,蓋千萬人而不一遇也,而況能使了然於口與手者乎?是之謂辭達。辭至於能達,則文不可勝用矣。”蘇軾在這封書信裏運用了比喻的手法來表達自己的文學觀點。比喻本來是用在具有很強抒情意味的散文之中,從而增添抒情散文的文學色彩。而蘇軾卻把比喻非常自然地運用到這封書信當中,從而顯然增強了這篇書信的文學化色彩。並且這篇書信整篇文章文風平淡自然、語言平實而優美而且富有很強抒情色彩,就像一篇精美的散文,因此文學色彩相當濃厚。另外蘇軾的祭文體、遊記體等批評文體在評論文學觀點和作家作品的時候都使用了很多文學藝術方法,同樣具有很強的文學色彩。
  從體裁上來看,蘇軾批評文體的一個獨特特征就是批評文體的多樣性。蘇軾采用過很多文學樣式來進行文學評論,而且每種批評文體都具有很強的文學性。從整個中國古代文學批評史來看,蘇軾的批評文體樣式是非常豐富的。蘇軾的批評文體除了上文提到的有詩歌體、序跋體、書信體、祭文體和記體這五種樣式外,還有賦體、論體、墓誌銘體、碑體、說體等文體形式,因此蘇軾的批評文體形式明顯具有多樣性特點。據郭紹虞主編的《中國歷代文論選》(1982年版)可知,在漢代主要的批評文體是序體和書信體。而漢代比較有名的批評家如班固、司馬遷、揚雄等都只是采用書信體和序體來進行文學評論。所以漢代的文學家所采用的批評文體形式還是比較單一的。魏晉南北朝時期文學批評雖然相當繁榮,但這時期的主要文學家所采用的文體也只是幾種形式,如書、序、論、賦等。如這時期非常有名的評論家劉勰用賦體寫了一部完整而系統的理論專著《文心雕龍》。陸機也是采用賦體形式寫了一篇評論《文賦》。曹丕主要使用了二種批評文體:論體與書信體。由此可知在這時期的主要文學家們所采用的批評文體也是比較少的。到了唐代,出現了一種新的批評文體樣式:論詩詩。論詩詩的主要代表作品是杜甫寫的《戲為六絕句》。杜甫作為一位唐代最有名的詩人之一,其采用的批評文體樣式主要是論詩詩,因此其批評文體樣式也是很單一的。

  此外唐代其他著名的文學家所采用的批評文體主要是書信體與序跋體。如唐代著名文學家韓愈與白居易在進行文學評論時采用的都是書信體和序跋體這二種文學樣式。宋代,除了蘇軾外比較有名的文學評論家有歐陽修、陸遊、楊萬裏、黃庭堅等。據郭紹虞主編的《中國歷代文論選》(1982年版),歐陽修的批評文體只有詩話體、序跋體、書信體和墓誌銘體這四種文體形式。而在《中國歷代文論選》中一共選了陸遊十三篇評論文章、楊萬裏的十篇評論文章和黃庭堅的五篇評論文章。陸遊的十三篇評論文章按文體分為序跋體、記體、墓誌銘體、書信體四種;楊萬裏的十篇評論文章文體可分為論詩詩、序跋體、論體三類;黃庭堅的五篇評論文章按文體可分為書信體、論詩詩和記體三類。由此分析可知宋代雖然有些評論家批評文體形式比較豐富,但是沒有一位文學家的批評文體的種類能比蘇軾的批評文體種類還多的。至於元明清時期,雖然有些文學評論家在文學評論史上非常著名,如金代的元好問,明代的王世貞、徐渭、李贄、湯顯祖、王驥德、袁宏道,清代的金聖嘆、王士禎、鄭燮、袁枚、翁方綱、章學誠、王國維等,但這些文學評論家在批評文體種類上相對來說並沒有蘇軾的多。如果從對中國古代文學評論史的貢獻和影響的大小來看,蘇軾在文學評論界並不是最有名的,但如果從批評文體種類來說,蘇軾的批評文體種類是相當豐富的,沒有誰能望其項背。
  總體而言,蘇軾在進行文學評論的時候采用的是具有很強文學性的文學文體,並不像西方評論家在寫文學評論時那樣采用的是純粹客觀而又過於嚴格呆板的論文體式。西方的論文體式由於過於講究邏輯性和客觀性,因此西方的許多評論文章不但喪失了文學性,而且顯得很枯燥和冷漠。然而蘇軾運用文學文體來論述文學觀點,從而使得蘇軾的批評文體具有非常濃厚的文學色彩。另外與中國古代其他文學家相比,蘇軾的批評文體的一個顯著特征就是文體樣式的多樣性。這主要是因為蘇軾在中國古代是一位通才文學家,他不但對各種文學體裁都非常善長而且對書、畫、樂也非常精通,因此這就造成了他的批評文體形式多姿多彩的特點,而且他的每種批評文體都具有很強的文學性。
  二、批評語言的美文化
  由於蘇軾的批評文體采用的是文學文體,這種文體具有很強的文學性,因此這就使其語言風格也具有較強的文學化色彩。曹丕在《典論·論文》中寫到:“蓋奏書宜雅,書論宜理,銘誄尚實,詩賦欲麗。”曹丕在這裏認識到了不同的文體所使用的語言是不相同的。寫給皇帝的奏書應該使用雅正的語言,詩和賦運用的是華麗的語言。所以從中可知語言是要受到文體的影響的,有什麽樣的文體就需要采用什麽樣的語言與其相適應,否則就會失去文學本色化色彩。“當文論家自覺選擇用文學化的文體來言說文學理論時,他們實際上也選擇用語言風格的美文化的追求。”蘇軾的批評文體采用的都是文學化的文體,如詩歌體、書信體等,因此蘇軾批評文體的語言當然就不像西方純評論文章的語言那樣嚴峻、精謹、冷淡,而是具有很強的文學化色彩,呈現出一種美文化的風格。蘇軾論詩詩的語言總體上的特征是清新流暢。如《書鄢陵王主簿所畫折枝二首》:“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賦詩必此詩,定非知詩人。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邊鸞雀寫生,趙昌花傳神。何如此兩幅,疏淡含精勻。誰言一點紅,解寄無邊春。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瘦竹如幽人,幽花如處女。低昂枝上雀,搖蕩花間雨。雙翎決將起,眾葉紛自舉。可憐采花蜂,清蜜寄兩股。若人富天巧,春色人毫楮。懸知君能詩,寄聲求妙語。”蘇軾這首詩雖然是一首評論詩歌的論詩詩,但語言並沒有像一般評論文章的語言那樣冷峻、嚴肅而又刻板從而使人感到厭倦。相反這首論詩詩的語言特點是清新流暢、自然而又本色,語言明顯具有一種清新之美。在這首詩中,作者還運用了很多審美意象,如瘦竹、幽人、幽花、樹枝、雀、樹葉等,這些審美意象共同形成了一種寧靜而優雅的意境。讀者在讀這首詩的時候就像是在讀一首抒情詩一樣,深深地陶醉在詩中寧靜而優雅的意境之中。讀者為什麽會有這種反應,主要是因為這首詩語言明顯具有詩性特征,也就是語言具有很強的美文化特色。
  不但蘇軾的論詩詩語言具有美文化特色,而且蘇軾其他批評文體樣式的語言同樣具有很強的美文化特征。蘇軾序跋體、書信體、祭文體、記體等批評文體語言風格總的特征是平淡而流暢、自然而本色。蘇軾的批評文體無論是序跋體、書信體、祭文體還是遊記體使用的都是比較平淡而自然的語言,呈現出一種樸素平淡之美。蘇軾在進行文學批評時使用的語言文學色彩非常濃厚,讀者在閱讀他的批評文章的時候就像在閱讀優美的散文一樣,感到賞心悅目,不像讀有些當代文學評論家的缺乏文學色彩的評論文章那樣感覺索然無味。如蘇軾曾寫過一篇有名的序《樂全先生文集敘》:“孔北海誌大而論高,功烈不見於世,然英偉豪傑之氣,自為一時所宗。其論盛孝章、郗鴻豫書,慨然有烈丈夫之風,諸葛孔明不以文章自名,而開物成務之姿,綜練名實之意,自見於言語。至《出師表》簡而盡,直而不肆,大哉言乎,與《伊訓》、《說命》相表裏,非秦漢以來以事君為悅者所能至也。常恨二人之文,不見其全,今吾樂全先生張公安道,其庶幾乎!…”這段雖然是對樂全先生文章的評論,然而其語言特點是平實且流暢,就像是一篇優美的散文,讓人心曠神怡。另外蘇軾的書信體批評文體語言也很平實、流暢,顯然體現出一種平淡之美。

  如上文所述,蘇軾的批評文體的語言總體上的特點是樸實自然、具有一種平淡之美。然而蘇軾的批評文體的語言還有其他的特點。一是具有典雅的特點。據王文誥輯註的《蘇軾文集》可知,蘇軾寫的有些批評文體中使用了如下語言:“秀整明潤”“鏘然玉振”“粲然可觀”“雅制”“清便艷發”,並且在蘇軾的批評文體中多次使用了“妙”字等。這些詞語不但有很強的文學性,而且顯然體現了一種典雅的特點,具有一種典雅高貴之美,令人有一種肅然起敬之感。二是具有豪放曠達的特點。王文誥輯註的《蘇軾文集》中,蘇軾有些批評文體多次采用了“超然”這個詞語或帶有“超然”這個詞語的短語。如“超然”“超然勝絕”等。蘇軾在有些評論文章中還運用了與“超然”意思相近的語言。如“出塵之姿”“蕭然絕塵”“超軼世俗”“浩然”“雄”“清雄絕塵、超妙入神”“英偉豪傑”“富健”等。這些語言都體現出了一種豪放曠達之氣,明顯具有一種陽剛之美。蘇軾批評文體的語言,既有平淡、典雅之美,又有一種豪放、陽剛之美。蘇軾的這種文學批評以一種恬淡、幽雅、豪放、曠達的語言把握美的對象,以一種樸實的筆觸沁人人的心脾、滋潤人的心田,從而顯示出美文化的特征。
  三、批評風格的抒情化
  蘇軾批評文體的另一個重要特點是文章風格具有濃厚的抒情化色彩。作為一種對詩文進行評論的批評文體應該對文學進行客觀而準確的論述,不應帶有個人感情色彩。然而蘇軾的批評文體在對文學現象進行評論時體現出很強的個人情感色彩。何謂情感?“情感就是人們對與之發生關系的客觀事物(包括自身狀況)的態度的體驗。”由此可知情感首先是人們對客觀事物肯定或否定的評價,其次這種評價融人了個人的人生體驗。只有符合這兩個條件才能說具有情感。蘇軾的批評文體寫得真摯而質樸、自然而簡約,文章如行雲流水、靈活而多變並具有很強抒情色彩。蘇軾批評文體風格的抒情性主要是通過蘇軾在文中平淡而簡約的敘述中體現出來的、通過蘇軾對朋友真實而肯定的評價中體現出來的。如蘇軾在《書子由超然臺賦後》中對子由文章的評價是:“子由之文,詞理精確,有不及吾,而體氣高妙,吾所不及。…至於此文,則精確、高妙,殆兩得之,尤為可貴也。”蘇軾在這首題跋中對蘇轍的文章先簡約地進行了整體的評價,然後又對蘇轍的《超然臺賦》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從蘇軾對蘇轍的肯定性的評價中,我們可以充分感受到蘇軾對蘇轍懷著深深的兄弟之情、親人之義。同時蘇軾在對子由的文章給予肯定性的評價中又融人了自己在文學創作過程中的人生體驗,如“精確”“高妙”這二個評價子由之文的詞語也體現了蘇軾的文章的特點,而且蘇軾在創作過程中也是向這方面努力的,所以這篇評論性的題跋在對子由的文章表達了肯定態度的同時又滲入了自己的人生體驗,因此這篇題跋情感色彩非常濃厚。再如蘇軾寫的一篇有名的書信一《與王庠書》中寫到:“前後所示著述文字,皆有古作者風力,大略能道意所欲言者。孔子日:‘辭達而已矣。’辭至於達止矣,不可以有加矣。《經說》一篇,誠哉是言也。…”在這篇書信中蘇軾運用平淡而簡潔的語言對王庠的文章作了較高的評價,指出了王庠的文章有古人之風,值得提倡。從蘇軾對王庠積極的評價中,展現出了蘇軾對王庠具有深深的朋友之情。文中平淡而簡潔的語言滲透著蘇軾對友人的真摯情感。
  這篇書信雖然是蘇軾的一篇重要的批評文章,然而這篇書信就像蘇軾寫的其他普通書信一樣充滿了強烈的個人情感色彩。又如蘇軾在《答李方叔書》這篇書信中寫到:“惠示古賦近詩,詞氣卓越,意趣不凡,甚可喜也。…足下之文,正如川之方增,當極其所至,霜降水落,自見涯渙,然不可知也。”兒鋤蘇軾在這篇書信中對友人李方叔的詩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並且運用了一個表示很強感情色彩的“喜”字,這個“喜”字明顯體現出了蘇軾自己很強的人生體驗,即讀友人的詩使自己產生了一種愉悅的情感體驗。而且在這封信中蘇軾還運用了比喻的修辭手法,把李方叔的文比喻為“川之方增”“霜降水落”。比喻可以增強文章的情感色彩,因此蘇軾的這篇評論文學的書信具有很強的抒情性。總體上而言,蘇軾的各種樣式的批評文體的風格都具有很強的抒情化色彩。因此風格的抒情化是蘇軾批評文體一個很重要的文體特點。
  總之,蘇軾文學批評文體特征表現為文學化的批評文體、美文化的語言和抒情化的文章風格。選擇文學化的文體必然使文章的語言呈現出美文化的特點。而文學化的文體和美文化的語言特征從而使其文章風格呈現出較強的抒情化特色。三者在內在關系上是一致的,共同鑄成了蘇軾批評文體的詩意化特色。同時蘇軾批評文體顯示了中國古代文體批評的民族特征。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試析蘇軾文學批評文體特征》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