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議武當道教誠信倫理思想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張明義
上傳時間:2011/6/16 15:32:00

  [論文摘要]“诚信”本是儒家倫理思想的重要概念與核心範疇,武當道教继承發展了早期道教和儒家的“誠信倫理思想,不但在道經中大力宣揚诚信受賞、欺詐遭罰的教義,而且在宮觀建築、匾額楹联等武當文化中對之也多有體現,武当清微道派更是把“正心誠意”作為行雷法的根本。武当道教誠信倫理思想,還體现在歷代信徒香客將武当山稱為“靈山”這一點上。
  [關鍵詞]武當道教;誠信倫理;正心誠意;心誠則靈
  “誠信”本是儒家倫理思想的重要概念與核心範疇,是儒家一貫提倡並力求踐履的道德原則和行為規範。其思想內涵主要有三層意義:其一,“诚”作為哲學範疇,亦即真實無妄的本然之道,系指宇宙萬物之實有而言,不誠不能有萬物,即所謂“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其二,“誠”作為道德範疇,是為誠實,這是為人的基本素質。《大學》將“誠意”、“正心”列為”八條目”之中,而《中庸》更把“誠”視為一切德行之本,是承載“三達德”以實行“五達道”的堅實基礎。其三,“信”作為道德範疇和行為規範,是人的內在之“誠”的外化,體現為社會化的道德踐行,亦即取信於人。因此,“誠”與“信”的結合,體現了儒家所強調的為人必須表裏如一、言行一致和知行合一的道德思想。作為一種土生土長的宗教,道教與儒家在倫理思想方面歷來相反相成、互抗互補。“道教是中國传統思想儒道兩家思想相結合的宗教。‘道教’之稱為‘道教’並不僅僅因為它和‘道家’有著密切的聯系,而且也因為它是一種‘道德教化’以‘致太平’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宗教。”道教形成之初,就把儒家的“誠信”思想引入了道教,作為道教徒修煉的教理教義,強調誠信既是學道修道的基礎,也是做人做事的根本。如汉代受到太平道尊奉的《太平經》就認為:“天下之事,孝忠誠信为大”。
  “夫至誠者,名為至誠,乃言其上視天而行,象天道可为,俯視地而行,象地德而移。……還考之於心乃行。心者,最藏之神尊者也。……故人為至誠,心中正疾痛應。心神至聖,乃上白於日,日乃上白於天。故至誠于五內者,動神靈也。”誠信也以天地之德性為轉移,關鍵在人心,心誠才能感天動地,招來神靈護佑。人如果不诚信而“共欺”,就會引起“天地甚疾之惡之,使其短命而早死也”。要想避免短命的一條途徑就是“誠信不欺诈”。
  以武當山為本山,以信仰真武一玄帝、重視內丹修煉、擅長雷法及符篆、強調三教融通为主要特征的武當道教於宋代形成后,繼承發展了早期道教和儒家的“誠信”倫理思想;不但在道經中大力宣揚誠信受賞、欺詐遭罰的教義,而且在宮觀建築、匾額楹聯等武當文化中對之也多有體現,武當清微道派更是把“正心誠意”作為行雷法的根本;武當道教誠信倫理思想,還體現在歷代信徒香客将武當山稱為“靈山”這一點上。
  武當道教有關“真武”神的经典,都非常註重對“誠信”的宣揚,強調正心誠意、虔誠修煉才能得道成仙。如《玄天上帝啟聖錄》卷一“辭親幕道”條講:“玄帝長而勇猛,不統王位,惟務修行輔助玉帝,誓斷天下妖魔,救護群品,日夜於王宮發此誓願,父王不能抑誌,年十五,辭父母而尋幽谷內炼元真,“悟杵成針”條講:“玄帝修煉未契,玄元一日欲出山。行至一澗,忽見一老媼操鐵杵磨石上。帝揖媪日:‘磨杵何為?’媼日:‘為針耳’。 帝日:‘不亦難乎?’媼日:‘功至自長’。帝悟其言,即反巖而精修至道,老媪者乃聖師紫元君感而化焉”。此条說明真武最初修持志不夠堅,意不夠誠,受老媼紫元君磨杵感化,悟出功至自成、誠信修持的道理,下定決E.-,正心誠意,返巖而精修至道。“折梅寄榔”條讲:“玄帝自悟磨針之語,復還所隱。與途折梅枝寄與棚樹上,仰天誓日:‘予若道成,花开果結’。後如其言,今樹尚存。”蓬萊仙侶”條講:“玄帝歸巖修煉之時,當有九美人相貌端嚴、儀矩殊異,往來帝所,惑試帝心。帝默識必聖人也,故加敬禮,女仙乃谓帝日:‘予畢蓬萊仙侶,特來試之功行著已,宜加精進越日沖舉’。语畢,跨鶴而升。今稱蓬萊九師是也,仙侶巖由此名焉。”此兩條更加證明真武正心誠意修持,才終得正果,成為“玄天上帝”。由此,正心誠意、虔诚修煉成為武當道士修道的重要思想,真武也就成為誠信的表率。
  武當道教經典還認為,神可以滿足人們各種功利目的,关鍵在於對神是否虔誠,即所謂“心诚則靈”。這在《玄天上帝啟聖錄》的記載中不乏其例。如《玄天上帝啟聖錄》卷四“孫隱遣蝗”條講:“四川峨嵋縣令孫隱,曾得其父所傳真武真君九件符篆咒水科目,用之以驅蝗治病皆有靈驗。”“真武”是司命之神,又是“世號福神”、“治世福神”,掌管著人們的福壽名祿。人们應虔誠崇拜“真武”神,以祈求它實現自己的理想與願望。而商人與手工業者,只要诚實守信、供奉“真武”,“真武”也會顯靈,保佑其發财致富。如卷二“唐憲寶像”條中的唐憲是宣州市戶,開小雜貨鋪,因虔誠供奉真武而致大富,子孫昌盛。“朱氏金磚”條中的隰洲市民朱氏,因供奉真武而得福,仍舊開張絲綿鋪,復獲兴盛。卷六“神化紅缨”條記信洲弋陽縣開絲綿鋪的陆中道與妻張氏因供养北方真神而得嗣。卷八“圣井辮異”條記懷洲開胭脂鋪的市民谢景修素奉祖傳真武聖像後,家业熾盛。與此相反,虛偽欺詐不仅得不到“真武”保佑,還會受到“真武”的惩罰。如《啟聖錄》卷八“假燭燒塵”條雲:南安軍開隆觀前有一雜貨鋪,鋪主黃禹見“本觀凡有會設合用物件,皆於此鋪收买,惟蠟燭尤多.卻將臭秽牛脂、觸朱破布.偽作真凈蜡燭出賣,不惟煙氣薰觸上聖,兼祭賽求福,反求穢瀆”,北極大帝令下天曹諸司檢攢。後该觀真武殿行者夢一神人,告訴他:“觀前賣蠟燭者.曾三世為人.世世惡業,今姓黃名禹.猶賣穢脂假燭,觸犯天曹.罪惡貫盈.永失六道.合為微尘”。次日,該雜貨鋪失火.“其黃禹因貪救物,致令火逼,燒為灰塵”。

  武當道教除了在經典中大力宣揚誠信倫理思想外,在宮觀建築、匾額楹聯等武當文化中對之也多有體现。如太和宮內的靈官殿,供奉的王靈官神像,三目圓睜面,容威嚴、怒須怒張、披甲執鞭,造型生動傳神,令人触目膽寒。神像旁設有十八只鋼鞭,專懲欺诈行惡、心懷不軌之人,而殿內兩副對聯“好大膽敢来見我,快回頭切莫害人”,更是令惡人未得惡報者胆戰心驚,以此奉勸世人誠信向善。又如“磨針井”單元建築中,院內井傍一根巨大的鐵杵插在地上,一尊老媼神像側面微笑,好似面視真武講述“功至自成”的哲理。再如位於通往金頂路上的榔梅祠廟,以真武發誓修道之傳說表明正心誠意、不怕艱难,就能終得正果。而“龍頭香”獨具匠心的險峻設計,也是為了檢驗信士是否虔誠(在被認為三十六巖中最美的南巖上,有一座建於元朝的“天乙真庆萬壽宮”石殿,雄踞在悬崖之上。在千丈絕崖旁邊,有一雕龍石梁,石粱懸空伸出2.9米,寬約30厘米,上雕盤龍,龍頭頂端,雕一香爐,號稱“龍頭香”)。
  門庭悬聯、額枋題字,是我國的传統文化習俗。武當山道教官觀建筑中許多匾額、楹聯(抱對),或豎掛於宮觀門扉的兩側、或橫悬於門楣神龕之上,不僅庄嚴肅穆、品位高雅,而且還蘊涵著豐富的武當道教誠信倫理思想。如黃龍洞的對聯,上聯是:“诚意可格土德厚”,下聯是:“心正自然地道興”。橫批是:“神之最靈。“(可格:可以感通,土德:金木水火土)。再如三天門的對聯,上聯是:“至恭致敬,炳燭焚香,祥煙漂渺通神府,”下聯是:“誠心誠意,誦經开光,仙樂音波達上蒼。”而南天門即紫金城大門對聯是:“上去切莫大意,下來須要小心。”意為在神靈面前要意秉虔誠,言行要小心謹慎。此外,在武當文化的其他方面,也都有誠信倫理思想的反映。限於篇幅,本文中筆者不再贅述。
  武当道教誠信倫理思想在武當清微派雷法過程中更是得到了集中體現。武当清微派形成於元代,以張道貴為代表(1264~l294),師承清微派創始人黃舜申,“得先天之道,乃清微之正脈”。張道貫門下嗣法者二百余人,“得其奧旨惟張守清”。張守清于至大三年(1310)應詔赴闕,建金篆蘸。皇慶元年(1312),因祈雨有驗,賜号“體玄妙應太和真人”。不久還山,管理教門公事.為元代武當道士中最榮貴者。張道貴、張守清一系,雖傳行清微符巢道法.但叉屬全真,遂將全真血液註人清微道法之中,稱為武當清微派。因此从元代至今,武當道教的法术活動均稱為清微雷法、清微榜文、清微雷壇。所謂清微雷法,就是指修煉者講自稱出自天庭雷府的一種符祭禁咒,運用于為人們驅邪治病、禳實度厄、超度亡魂、祈晴禱雨等等的一種法術。清微派創始人黃舜申认為:“將吏只在身中,神明不離方寸。‘將吏”、“神明”都是施行雷法時所役使的神,他們就存在于人身內、人心中。施行雷法時之所以能夠召令它們,是因為人的心正意誠和有深厚的內煉工夫故金丹派南宗祖師陈楠稱:“煉就內丹就可以役使鬼神、呼召雷雨。但如同雷法的运用必須“正心誠意”一样,內丹修煉同樣必須做到“正心誠意”。因此,武當清微派認為,正心誠意是行雷法的根本,“正心誠意,神氣冲合;故道即法也,法即道也”。法師或施法者在齋醮科仪等各種法事活動中,心要正、意要誠,以通過“存想”遥想出一派天界意境,化凡塵為神界、化已身为神靈,從而具備不可思儀之神力。否則,對神靈沒有誠意就不能以“存想”之法溝通人神關系,法事活動就達不到目的,法事活动也就失去了意義。元末明初清微南派的代表人物趙宜真在谈煉度時也認為:“陽世與阴世本為一體,人與鬼魂息息相通,要讓鬼魂去邪歸正,則行法者也必須是正人君子,通悟天理。超度鬼魂,最重要的是心要誠;心誠,才能感應鬼魂”。“矯鬼神之於人,非可以聲聲相通,惟可以心誠相感。若我悟,他亦悟;我迷,他亦迷。……我能修持正道,則鬼神感悟,亦反邪歸正矣。”赵宜真認為人與鬼神“心诚相感”,實際上是受了宋明理学中天人感應、天人合一思想的影響,故而主張行法者應是正人君子,必須做到“正心誠意”。武當高道张三豐也認為,全仙道首先要全人道,全人道則要以正心誠意、灭物欲存道本為功夫。故《三丰全集》卷三《玄機直講》說:“修道以修身為大,然修身必先正心誠意。意誠心正,則物欲皆除,然後講立基之本。”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武當清微派把正心誠意視為雷法的根本,其實關註的是法術的靈驗與否。因為法術的靈驗與否關系著道教的声譽,也關系著行法道士的名望和現实利益。清微派認為,符祭的靈驗與否首先取決於佩符施術者心是否誠信,“心誠則灵”;心不誠,感應的效果就大打折扣,符祭就很難灵驗。同時,清微派特別強调內心信念在“誠信”中的重要性,突出體現了武當道教法術活動中的诚信倫理思想。如《清微齋法》卷上《道法驅疑說》日:“道家之行持即儒家格物之学也,蓋行持以正心誠意為主,心不正則不足以感物,意不誠則不足以通神。
  神運於此,物應於此。故雖萬裏,可呼吸於咫尺之間,非至誠孰能與於此?!嗚呼,廣大无際者,心也;隔凝潛通者,神也。然心不存,則不明;神不養,則不灵。正以存之久而自明,誠以著之久而自靈。”但也有不成功的法术,在這種情況下施術道士往往也借用“心誠則靈,心不誠则不靈”來掩蓋自己的法術失敗,把責任推給齋主,認為是齋主心不誠,故不靈。為了法術的靈验,武當清微派在法術活動中還专門設有“蕩穢”的程序或禮儀,意為蕩除邪念、淫穢、欺詐等思想及一切雜念,正心誠意地做好法術活动。
  武當道教誠信倫理思想,還體現在歷代信徒香客將武当山稱為“靈山”這一點上。武當山之所以有“靈山”之譽,歸納起來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武當山特殊的地形地貌。傳說中的武當山是座火山,發作時災難無窮,如何鎮住此山?非真武不足以當之,因为真武是北方水神,水克火,故为武當山。武當山有七十二峰,最高峰天柱峰海拔1620米,形成一柱擎天之勢。而根據中央電視臺航空拍攝的圖像,天柱峰的地形地貌酷似一個巨大的神龜。這既符合了真武(龜蛇)的原型象征,又和自古以來的傳說相吻合,讓人不得不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由於武當山特殊的地形地貌,其地脈產生出一种強大的氣場(即“靈气”),吸引了歷代眾多信士到武當山修道,如元末明初武當高道張三豐即是吸收了武當之靈氣而創立內家拳。第二,武當山的“空靈”。武當山成为道教聖地,一方面是緣於老子“道”的思想。老子的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玄之又玄,眾妙之門。道其大無外,其小無內。空靈即為道,道為有為無,有生於無。無不是真無,虚無,而是一種空靈,是萬物之根源,於社會,空靈是一种境界;於自然,空靈是一種意境,是情和景的交融。另一方面是緣於真武得道升天的傳說,“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武當山既雄偉高大,又山清水秀,更重要的是真武修煉升天的地方。加上宏大的道教建築群,依山就势巧妙的與自然環境高度融為一體,形成了“洞天福地”般的意境,給人一種空靈的感受。第三,道教繼承發展儒家的倫理綱常往往與長生成仙思想相結合,而且以“神”的威力驅使人們去奉行。武當道教對儒家“誠信”伦理思想的繼承發展便是如此,不但在道经中大力宣揚誠信受賞、欺詐遭罰的教義,清微道派更是把“正心誠意”作為行雷法的根本。這使得朝山敬香的信士香客。“進了玄嶽門,把性命交給神”,不敢有非分之想,不敢講褻瀆神灵的話,神情肅穆、處處謹慎,遇廟燒香、見神叩頭。古今求神,大都有一定的功利目的。而在武當山,只要心诚就可以感通神靈,受到了真武的護佑,達到功利目的。就像董永賣身葬父感動了七仙女一样,真武神可以滿足各種各樣的功利目的,十分靈验。由於真武在武當山,武當山就成為“靈山”了。總之武當山从各方面都體現出了“空灵”的思想和意境,故武當山為天下“靈山”名不虛傳。
  綜上所述,武當道教認為诚信是學道修道的基础,也是做人做事的根本。它從各个方面大力宣揚誠信思想,认為誠信是人與神溝通的橋梁,世俗的人要講誠信。宗教的鬼神也要講誠信,人要實现自己的功利目的也必須誠信。心誠则靈,誠實守信,就會受到神靈的保護,實現自己的功利目的。欺詐行騙。則要遭到神靈的懲罚。客觀上,武當道教的誠信倫理思想,對現實生活中的人們也起到了教化的作用,為建構和谐社會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試議武當道教誠信倫理思想》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