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章句》與“以意逆誌”——孟子詩學觀對魯詩學者影響的個案淺析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李華
上傳時間:2011/7/8 9:23:00

(論文網)   摘要:人们在論及孟子詩學在汉代的影響時,往往僅從詩學发展角度來探討其影響。然而通過對赵岐的《孟子章句》中的章指设置和篇章結構的分析可见,《孟子章句》的整體設置與孟子的“以意逆誌”思想存在著密切关聯。這不僅反映了孟子詩學觀點在漢代影響之廣泛而深遠,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趙岐《孟子章句》中篇章設置的深層原因。
  關鍵詞:《孟子章句》;以意逆誌;詩學
  周廣業《孟子四考》曾稱贊說:“媺哉,漢之尊經乎,儒五十三家,莫非賢傳也,而孟子首置博士;九流百八十九家,莫非諸子也,而通義得述孟子。”[4](P101)这一觀點指出,為《孟子》做註是漢儒對孟子的最大推崇方式之一。而趙岐不僅作《孟子章句》,将孟子推尊至“亞聖”地位;並且盛贊孟子在《詩》學方面的創獲,即“尤長於《詩》《書》”;最為重要的是,其《孟子章句》章句设置、訓釋體例也得益於對孟子“以意逆誌”說的承傳。
  一、趙岐對“以意逆誌”的理解
  孟子的“以意逆誌”說見於《孟子·萬章上》的一則記載,孟子弟子鹹丘蒙以《大雅·雲漢》詢問孟子,如果按照《詩》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判定,那麽舜為天子,其父應不應該以臣道侍奉舜。面對這一疑問,孟子提出了“說詩者,不以文害辭,不以辭害誌。以意逆誌,是為得之”的“以意逆誌”說,即對《詩》的理解不應局限於對字面的理解,而應當深入推求字面背後的深層含義。對此,趙岐解釋為:文,詩之文章所引以興事也。辭,詩人所歌咏之辭。誌,詩人誌所欲之事。意,學者之心意也。孟子言說詩者當本之,不可以文害其辭,文不顯乃反顯也。不可以辭害其誌,辭曰“周餘黎民,靡有孑遺”,誌在憂旱災,民無孑然遺脫不遭旱災者,非無民也。人情不遠,以己之意逆詩人之志,是為得其實矣。[4](P638)
  趙岐對孟子的“以意逆誌”說的闡釋中,有一處尤應引起重視,趙岐理解“以意逆誌”說為“人情不遠,以己之意逆詩人之誌,是為得其實矣。”張伯偉先生指出,趙岐對“以意逆誌”的理解基于人性論的角度,其中所“逆”,即是從自身角度開始的“推求”[2]P180,《孟子題辞》中對“以意逆誌”說的理解再次證明了這一傾向:“欲使後人深求其意,以解其文”。而趙岐強調閱讀者在文本理解過程中的主體性作用,正是抓住了孟子“以意逆誌”的精髓。換句話說,閱讀者在文本阐釋過程中的作用是第一位的,甚至要遠遠大於作者本人在文本闡釋中所起到的作用。孟子提出這一觀點,在於確立诗學闡釋者在《詩》義理解過程中的主體性地位;而趙岐領會了孟子的這一阐釋意圖,並把孟子的“以意逆志”說中所傳達出的對閱讀者的主體作用的強調擴展到了更为深廣的文本闡釋領域。
  在彰明創作主旨的《孟子題辭》中,赵岐就明確表明自己對“以意逆誌”的贊同與承襲:
  孟子長於譬喻,辭不迫切,而意已獨至。其言曰:“說《詩》者不以文害辭,不以辭害誌;以意逆志,為得之矣。”斯言殆欲使後人深求其意,以解其文,不但施於說《詩》也。趙岐指出“以意逆誌”在於使後人深入探求其文中所蘊含的微言大义,這一觀點並不僅僅適用于《詩》,而是適用於對長於譬喻的孟子的解讀。這是趙岐使用“以意逆誌”以註《孟子》的明確宣言。在具體的註釋过程中,趙岐也堅持了這一做法。

  二、《孟子章句》的章指運用對“以意逆誌”的貫徹
  在《孟子章句》的章指設置上,赵岐運用了“以意逆誌”的智慧。通過章指,概括出了每一章的微言大義。趙岐自述《孟子章句》的篇章設置特點在於“具載本文,章別其指”。所謂“具載本文”,即把經傳連文,直接把傳置於經後;而“章別其指”,则是在每章末尾撰寫章指,總括該章整體意義。雖然类似的做法,在趙岐之前的經籍註釋中也有出現,例如《毛詩序》、《楚辭章句》的篇序等,但是明確冠以“章指”之名,並在每張最後分析該章旨意的做法,卻始於趙岐。阮元在《孟子註疏校勘記序》中便對趙岐設置章指的功勞給予高度推崇,指出章指中蕴含了推求微言大義的功能:“七篇之微言大義藉是可推,且章別為指,令學者可分章尋求,於漢傳註別開一例,功亦勤矣。”[3]附校勘記清人周廣業在評价《孟子章句》時也曾指出:“章指者,櫽括一章之大指也。董生言《春秋》文多數萬,其指數千,知文必有指。趙氏因舉以為例。”[4]P102這兩處論斷不僅是對赵岐以章指註《孟》的最好概括,而且也透露出趙岐設置章指的深层意圖:“章指”一詞,最初源於董仲舒對《春秋》的理解,而汉儒重視《春秋》,正是因為漢儒相信孔子於春秋》之中,蕴含著微言大義:“文多數萬,其指數千”,這恰恰也是漢人專註於對經典的解讀和闡釋的原因之一。而阮元與周广業此處把趙岐做《孟子章句》与董仲舒闡釋《春秋》相對比,显然已經窺破趙岐註《孟》的奧秘:即趙岐試圖在《孟子章句》中闡發出《孟子》中蘊含的深層含義,或者以此為載體傳達出自己的個人思想觀點。而這一意圖,也恰恰與趙岐對孟子“亞聖”的定位若合符節。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孟子章句》的篇章設置對“以意逆誌”的集中彰顯
  趙岐把孟子的思想主張归納為:仁義、禮、孝、性情、心等幾個方面,並認為《孟子》的篇章設置正是由此而定。《孟子》介於語錄體和傳論之间,其中既有旨意明確者,也有连綴搜集者,趙岐對《孟子》七章的章指強作分類,其中不免有牽強附會之處。南宋林之奇《孟子講義自序》就指出“大抵求孟子之意者必求其言,至文字多寡,篇名先後,出於一時之偶然,不可泥也。”[1]P102不僅如此,赵岐還從數理的角度指出,《孟子》分為七篇,正是與天上的“七紀”;而孟子的篇章設置,又恰恰與三時的日數相當。而字數的多寡,又恰恰與五常之道相應。從数理的角度闡發《孟子》的创作意圖,充斥著的正是漢代學術界所流行的氣運終始的五行觀,这明顯是站在了漢儒的立場對孟子創作主旨的附會和“以意逆誌”。
  趙註中“以意逆誌”的特點雖然前賢並未道破,但是由此引發的流弊却廣為學者詬病,例如朱熹便認为趙註“拙而不明”[5],近人胡毓寰指責趙註“於義理方面確多膚泛之弊”[6]P85,今人黃俊傑先生在肯定趙岐註《孟》之功的同時,也認為趙岐由於過於关註對政治意圖的闡發而沦為“政治化約論”[6]P258。而這些批判也恰恰證明了趙岐在註《孟》過程中对“以意逆誌”做法的堅持。
  趙岐在《孟子章句》的章指使用和篇章設置上對“以意逆誌”的貫徹,體現了孟子詩学在漢代四家詩中影響的深遠,其影響突破了詩學層面,而且廣布至經、子典籍的註解與阐釋。

參考文獻


[1]周廣業.孟子四考.(影印复旦圖書館藏清乾隆六十年省吾廬刻本)[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2]張伯偉.中國詩學研究[M].沈陽:辽海出版社,1999:2,173-183.
[3]阮元校刻.十三經註疏[M].北京:中華書局,1980.
[4]焦循.孟子正義[M].北京:中華書局,1987.
[5]朱熹著,蔡靖德編.朱子語類[M].北京:中華書局,1994.
[6]胡毓寰.孟子註释之三部名作的批評[J].申報月刊,1934,3(12):85.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孟子章句》與“以意逆誌”——孟子詩學觀對魯詩學者影響的個案淺析》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