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元好問與金代的樂府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論文作者: 王輝斌
上傳時間:2013/1/15 8:22:00

摘要: 以元好問為代表的金代樂府詩, 是樂府詩史上值得註意的一座藝術高標。這一時期的樂府詩, 雖然具有兩宋樂府詩的某些因子成份, 但重要的卻是 以唐人為旨歸 後的一種成果展示。金代詩人之於樂府詩的創作, 不僅繼承了杜甫 憂黎元 、白居易 補時闕 的創作宗旨, 推出了一批具有鮮明時代特征、閃耀著現實主義光芒的新樂府詩, 並且還以對歌行類樂府的雅好, 而使得七言歌行在當時成為了一種創作時尚。兩宋樂府因與音樂脫離了關系, 而為一種僅供人們閱讀的案頭文學, 金代樂府詩則使這種案頭文學又回歸到了 原生態 時期, 即其大都可配樂而唱。這種回歸, 顯然是樂府詩史上的一種進步。
關鍵詞: 元好問; 金代樂府; 時代特征; 藝術高標;

On YUAN Hao- wen and Ancient Chinese Poem s of Jin Dynasty

Abstrac :t Anc ient Ch inese poems in Jin dynasty, w ith YUAN H ao- w en be ing the representative poe,t form a ta ll artistic tow er that deserves attention. Anc ient Ch inese poem s in such a period, though having in them ce rtain fac tors o f poem s during the Northern and Southern Song period, are a d isplay o f ach ievem ents that attach mi po rtance to peop le in the Tang dynasty. Poe ts in Jin dynasty in the ir creation o f fo lk songs and ba llads carried forw ard the ami s o f " sorrow over the people" by DU Fu and "m ending fau lts of the tmi e" by BA I Ju- y,i bring ing about a greatm any o f new folk songs and ba llads be ing distinctive ly characteristic o f tmi es, spark lingw ith the radiance of realism, and the ir favourite for poem s o fG e and X ing types m akes the seven- character- a- line poem s very fashionab le at the tmi e. Poem s during the Northern and Southern Song pe riod w ere departed from music and becam e a type of literature for reading a t the desk. But poem s in Jin dynasty w erem ade to go back to the ir " orig inal state" o f be ing sung. Such a type o f go ing back is obv iously an advance in anc ient Ch inese poem s.
K ey words: Yuan H ao- w en; Ancient Chinese Poem s in Jin Dynasty; T mi e Cha racte ristics; A rtisticTow er

元好問不僅是金代最傑出的文學家, 而且也是文學史上繼蘇軾、陸遊之後最優秀的詩人之一。 金史 元好問傳 評其文學成就雲: 為文有繩尺, 備眾體。其詩奇崛而絕雕劌,巧縟而謝綺麗。五言高古沈郁, 七言樂府不用古題, 特出新意。歌謠慷慨,挾幽、燕之氣。其長短句, 揄揚新聲, 以寫恩怨者, 又數百篇。兵後故老皆盡,好問蔚為一代宗工。 [ 1]其中所言 七言樂府不用古題,特出新意 ,雖然並非確切 (詳下 ), 但卻是頗值註意的,因為其道出了元好問樂府詩成就的一個重要方面。這說明, 元好問的樂府詩是頗為後人所關註的。元好問之外, 金代其他詩人於樂府詩的創作, 也特色各具,蔚為壯觀。因此, 下文擬將以元好問為代表的金代樂府詩,作一具體論析。
一、元好問樂府詩的創作概況
元好問 (公元 1190 1257年 ), 字裕之, 號遺山, 太原秀谷 (今山西忻州)人。其本是北魏鮮卑拓跋氏的後裔,魏孝文帝拓跋宏由平城遷都洛陽, 其先人始改姓元氏。五代以後,元氏家族又自河南汝州遷居山西平定,未久即家於秀谷。作為集金代文學之大成的傑出文學家,元好問的文學成就盡管表現在多個方面, 但詩歌則為其一生之最愛, 這從他現存約 1380首的詩歌之量, 即可準確獲知。此外, 元好問還曾專選唐人 96家的 596首七言律詩, 勒為 《唐音鼓吹》 十卷【 對於《 唐音鼓吹》 的著作權, 即其選編者是元好問還是他人的問題, 自明迄今, 代有爭議, 對此, 胡誌傳 金代文學研究 第三章第二節(安徽大學出版社 2004年版 )乃言之甚詳。本文此處作元好問者, 乃從胡著之說, 具體參見該書第 109頁 - 121頁。】, 並收錄當朝 251位詩人 (含金顯宗、金章宗 )的 2062首詩, 編成 中州集 十卷。所有這些, 均反映了元好問與詩歌的殷密關系。而對樂府詩的創作, 則又為元好問詩歌創作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據姚奠中主編本 元好問全集 的目錄編排可知, 元好問的樂府詩主要由兩類構成, 其一為上冊卷六的 樂府 一卷, 凡整 50首; 其二為下冊卷四十一至卷四十五的 新樂府 , 凡五卷, 共 345首。其實,後者的五卷 新樂府 全為詞體, 所以, 以下的討論主要為前者的 樂府 。
立足於文學史的角度進行審視, 可知元氏家族是具有創作樂府詩之傳統的, 這從 中州集 收錄元好問之父元德明 桃源行 一詩, 以及 全唐詩 著錄其先祖元結【唐代詩人元結為元好問先祖者, 文學史一類的著作大都不載, 實則其乃元好問在 《中州集》 替其父元德明所撰小傳中之所言, 具體見《 中州集 》卷十 先大夫詩 之元德明小傳, 中華書局 1959年版, 第 526頁。】
的 舂陵行 等作, 即略可獲知。而元結的 舂陵行 、 系樂府十二首 、 閔荒詩 、 忝官引 、 補樂歌十首 等作, 不僅皆為新題樂府, 曾為 詩聖 杜甫所稱道,而且開中唐 新樂府運動 之先聲, 影響深遠。正是由於元氏家族具有如此之文學傳統, 所以, 曾倡導 以唐人為旨歸 [ 2]並在詩歌創作中付諸實踐的元好問, 自然就會以創作新樂府為 旨歸 。元好問今存之樂府詩,除了 元好問全集 卷六所收 50首外,卷一 五言古詩 還有 麥嘆 , 卷三 七言古詩 還有 虞阪行 、 秋蠶 、 宛丘嘆 , 卷五 雜言 還有 南冠行 、 驅豬行 ,卷十一 五言絕句 另有 梁父吟扇頭 , 同卷 七言絕句 又有 步虛詞三首 、 戚夫人 , 凡 11首, 總共為 61首。從制題的角度言, 這 61首樂府詩, 雖然並非完全 不用古題 , 如 長安少年行 、 步虛詞三首 、 戚夫人 等,即均為舊題樂府, 但從總的方面講, 其以新題樂府為主則乃事實。其中, 屬於七言歌行者, 如 天門引 、 蛟龍引 、 湘夫人詠 、 芳華怨 、 後芳華怨 、 結楊柳怨 、 秋風怨 、 黃金行 、 並州少年行 、 南冠行 等, 則有 54首之多, 這一事實的存在, 與李白、蘇軾、陸遊等唐宋樂府詩名家之雅好七言歌行者, 乃如出一轍。此則表明, 在樂府詩的創作中, 元好問不僅 以唐人為旨歸 , 而且在某些方面也曾 以宋人為旨歸 。而 梁園春五首 、 探花詞五首 、 續小娘歌十首 等作,從七言樂府組詩的發展史言, 則是明顯地受了楊萬裏 圩丁詞十解 、汪元量 醉歌 等宋人新樂府連章體影響的結果。總之,僅就形式而論, 元好問樂府詩中有著唐宋詩人同類之作的因子成份, 乃是不言而喻的。元好問 不用古題 的七言樂府,不僅題材廣泛,內容豐富,而且大都以關註社會現實、反映民生疾苦為己任, 充分體現了詩人高度的社會責任感與殷深的憂國憂民情懷,其中最具代表性者,是屬於 喪亂樂府 範疇的 續小娘歌十首 。為便於認識,茲依序將其全部迻錄如下:
吳兒沿路唱歌行, 十十五五和歌聲。唱得小娘 相見曲 ,不解離鄉去國情。 (其一 )北來遊騎日紛紛, 斷岸長堤是陣雲。萬落千村藉不得, 城池留著護官軍。(其二 )山無洞穴水無船, 單騎驅入動數千。直使今年留得住,更教何處過明年。 (其三 )青山高處望南州, 漫漫江水繞城留。願得一身隨水去, 直到海底不回頭。(其四 )風沙明日又今朝, 踏碎鴉頭路更遙。不似南橋騎馬日,生紅七尺系郎腰。 (其五 )雁雁相送過河來, 人歌人哭雁聲哀。雁到秋來卻南去, 南人北渡幾時回。(其六 )竹溪梅塢靜無塵, 二月江南煙雨春。傷心此日河平路,千裏荊榛不見人。 (其七 )太平婚嫁不離鄉, 楚楚兒郎小小娘。三百年來涵養出, 卻將沙漠換牛羊。(八 )饑烏坐守草間人, 青布猶存舊領巾。六月南風一萬裏,若為白骨便成塵。 (其九 )黃河千裏扼兵沖, 虞虢分明在眼中。為向淮西諸將道, 不須誇說蔡州功。(其十 )
這 10首詩在內容上共由兩個部分組成, 即前 9首為一個部分, 最後 1首為一個部分。前 9首詩作為一個整體, 主要寫一群 不解離鄉去國情 的 吳 地 小小娘 們,為突如其來的蒙古鐵騎所俘獲, 然後被迫隨軍北上, 待進入大漠後將她們當作商品賣掉的全過程。這些被賣掉的 小小娘 們, 在遠隔 萬裏 的異國他鄉, 終日與 饑烏 為伴, 而等待她們的, 則是 若為白骨便成塵 。這組詩在揭露蒙古軍的大勢擄掠方面, 與蔡文姬 悲憤詩 前部分寫匈奴對於中原的破壞, 乃具有異曲同工之妙。最後一首, 既是作者對當時 官軍 的一種勸戒, 同時又蘊含著辛辣的諷刺與不露聲色的譴責。整組詩熔敘事與議論於一爐,將給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戰爭,進行了無情的揭露與鞭撻,詩人心系國家與人民, 以及其對社會現實的關註度與責任感, 僅此即可見其一斑。

與 續小娘歌十首 同屬 喪亂樂府 範疇的, 還有 西樓曲 、 後芳華怨 、 湘中詠 、 塞上曲 等作。如 西樓曲 一詩, 主要描寫了戰亂對家庭的破壞, 以及給人們造成的生離死別之慟,哀婉而悲淒。詩雲:遊絲落絮春漫漫,西樓曉晴花作團。樓中少婦弄瑤瑟, 一曲未終坐長嘆。去年與郎西入關, 春風浩蕩隋金鞍。今年匹馬妝東還, 零落芙蓉秋水寒。並刀不剪東流水, 湘竹年年露痕紫。海枯石爛兩鴛鴦, 只合雙飛便雙死。重城車馬紅塵起, 乾鵲無端為誰喜? 鏡中獨語人不知,欲插花枝淚如洗。
全詩以一位喪夫寡居的少婦為視點, 采用回憶的表現手法,將這位少婦 去年與郎西入關 , 與自己一人於 今年匹馬妝東還 的景況, 進行了一一述寫, 最後則由 過去 回到現實: 鏡中獨語人不知, 欲插花枝淚如洗 。據載, 金哀宗天興元年 (公元 1232年 ), 陜西兵亂, 死者無數, 元好問友人李獻能 時官陜西行省左右司郎中 , 即因這次軍變遇禍, 而被殺於亂中 [ 3]。此詩寫 去年與郎西入關 者, 所指當為正大八年 (公元 1231年 )事, 即這位少婦與其夫君於是年一道 西入關 , 至翌年也即天興元年, 因關中軍變, 夫君死於兵亂之中, 少婦只得一人東還, 故詩中乃有 今年匹馬妝東還 雲雲。

將關註社會現實的目光投向民生疾苦者, 在元好問的 61首樂府詩中, 主要有 驅豬行 、 宛丘嘆 、 秋蠶 、 麥嘆 等作。這類樂府詩, 或反映自然災害給人民生活造成的悲慘景象, 或揭露地方官吏對勞動者的盤剝, 或描寫農民為保護勞動成果而與野獸的鬥爭, 等等, 因均屬 即事名篇 與 因事立題 的產物, 而與杜甫 憂黎元 、白居易 補時闕 的樂府精神一脈相承。如 宛丘嘆 一詩:
秦陽陂頭人跡絕, 荻花茫茫白如雪。當年萬家河朔來, 盡出年頭入租帖。蒼髯長官錯料事, 下考大笑陽城拙。至今三老背腫青, 死為逋懸出膏血。君不見劉君宰葉海內稱, 饑摩寒拊哀孤煢。碑前千人萬人泣, 父老夢見如平生。冰霜紈絝渠有策, 如我碌碌當何成? 荒田滿眼人得耕, 詔書已復三年征。早晚林間見雞犬, 一犁春雨麥青青。
詩末有作者註雲: 髯李令南陽, 配流民以牛頭租, 迫而逃走余萬家。劉雲卿禦史宰葉, 除逃戶稅三萬斛, 百姓為之立碑頌德、賢。不肖用心相遠如此。李之後十年, 予為此縣, 大為逋懸所困。辛卯七月, 農司檄予按秦陽陂田, 感而賦詩。李與劉皆家宛丘, 故以 宛丘嘆 命篇。 據作者的 自註 可知, 宛丘縣的秦陽陂之所以 人絕跡, 荻花茫茫白如雪 , 關鍵就在於 蒼髯長官錯料事 , 也就是縣令李南陽 配流民以牛頭租 所導致, 最終則是 迫而逃走余萬家 , 致使 荒田滿眼 無人耕。盡管 詔書已復三年征 , 但情況卻仍然如此, 所以作者才 感而賦 了這首詩。由是而觀, 此詩的批判精神之強烈, 時代特征之鮮明, 是均可與杜甫 兵車行 、王禹偁 感流亡 、歐陽修 食糟民 、王安石 食黍行 等詩媲美的。
梁園春五首 與 探花詞五首 , 均寫於金都南遷後的新都城汴京, 前者重在通過 梁園 以描寫汴京的繁華與景色之美, 後者則以應試者中第後的激動興奮為切入點, 旨在昭顯金朝的國運興盛與人文薈萃。總之, 這 10首詩都是對金國新都城汴京的頌揚與誇飾, 格調明快而爽朗, 是元好問 七言樂府不用古題, 特出新意 中的又一種風格。
從 善變唐 的角度言, 元好問雖然是以杜甫、白居易等唐代詩人為師學之 指歸 的, 但在樂府詩的創作方面,卻又是與杜甫、白居易等頗具區別的, 其中最大的不同點, 是杜甫、白居易二人於新樂府的創作雖然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就, 且影響深遠, 但當他們一旦離開長安後, 就再也不曾與新樂府發生任何關系了 (主要指創作 ) , 對此, 拙作 藝術轉型: 杜甫秦州詩的文學特質 [ 4]一文乃論之甚詳。而元好問則不然。綜元好問一生, 其於新樂府的創作, 乃是由青年而晚年的, 如以上所例舉之 西曲樓 、 續小娘歌十首 等詩, 即皆作於其 40歲至 50歲之間, 而 並州少年行 、 隋故宮行 、 天門引 、 獵城南 等詩, 則均為元好問的青年時期之作。元好問青年時期的樂府詩,一般而言, 大都寫得格調高昂、意氣風發, 如 並州少年行 一詩即為其代表。作者在這首詩中, 以寫實與誇張互為關聯的筆法, 對一位 朝發細柳暮朝那, 掃雲黑山布陽和 的 男兒 之高超武藝和愛國精神, 進行了高度贊賞與頌揚, 而其創作宗旨頗與曹植 白馬篇 類似, 即二者都是用以寄托作者對建功立業的渴求與憧憬。僅此, 即可見出青年元好問的理想與抱負之端倪。
二、其他金代詩人的樂府之作
在 金元詩人與唐詩的關系探論 [ 5]一文中, 我曾就120年的金代詩壇進行了一個 總體態勢 的描述, 認為其 創作最為活躍、宗唐意思最為強烈者, 大多為由宋入金或者籍貫在北方的一批漢民族詩人 , 其於樂府詩的創作, 亦大抵如是。而且, 有金一代參與樂府詩創作的詩人, 除元好問外, 其數量也並非少許。以元好問 中州集 十卷為例, 其中收錄了樂府詩的詩人, 即有 25人之多, 具體為: 宇文虛中、蔡珪、高士談、馬定國、朱之才、劉著、劉迎、王庭筠、師拓、蕭貢、高庭玉、完顏璹、王若虛、麻九疇、朱瀾、李節、史學、雷琯、王元粹、王郁、閻長言、王予可、李獻甫、元德明, 以及邢具瞻 (由遼入金 )。這一數量, 恰好是 中州集 所著錄詩人總數的十分之一。這 25人共有樂府詩 67首, 較元好問多 6首。此外, 總集如

詩 、 全金詩 等, 也都還有數量不等的樂府詩。僅就 中州集 所收錄的樂府詩言, 金代的樂府詩創作, 也是異常熱鬧、蔚為壯觀的。
在上述詩人中, 以宇文虛中、劉迎、雷琯、李獻甫等人的樂府詩, 最為時人與後人所稱道, 如有金初 文壇盟主 之稱的宇文虛中, 就是一位頗具特點的樂府詩人。宇文虛中 ( 1080 1146年 ), 字叔通, 今四川成都人, 以 宋黃門侍郎 之職銜 奉使見留 , 而成為金國的翰林學士承旨,並與韓昉同掌詞命。宇文虛中的樂府詩, 既有如 烏夜啼 之類的舊題樂府, 更有 古劍行 這樣的歌行類樂府名篇。 古劍行 一詩為:公家祖皇提三尺, 素靈 斷開王跡。自從武庫沖屋飛,化作文星照東壁。夫君安得此龍泉, 秋水湛湛浮青天。夔魖奔喘禺強護, 中夜躍出光蜿蜒。拄頤櫐具男兒飾, 彈鋏長歌氣填臆。嶙峋折檻霽天威, 將軍拜伏奷臣泣。龍泉爾莫矜雄芒, 不見鳥盡良弓藏。會當鑄汝為農器, 一劍不如書數行。
此詩題下有註雲: 為劉善長作。 詩、註合勘, 可知此詩不僅是一首優秀的送人之作, 還且還借對 古劍 的誇耀與對友人劉善長建功立業的勉勵, 充分反映了詩人的非戰思想與戀南情懷。當時, 詩人雖已仕於金國, 且貴為翰林學士承旨, 但因為戰爭等多方面的原因, 而於故國的命運仍深表關註, 因而才面對著友人劉善長這柄曾一度 化作文星照東壁 的龍泉古劍, 發出了 會當鑄汝為農器 的意願之聲, 並提出了 一劍不如書數行 的認識。僅此, 即可見出宇文虛中樂府詩的現實色彩之一斑。 烏夜啼 雖然是一首舊題樂府, 但與古辭 烏夜啼 寫宋臨川王劉義慶兄弟在江州 相見而哭 的本事 [ 6], 卻了不相涉, 為典型的 以舊題寫新事 之屬。全詩以 汝 、 妾 對舉,表面上是著筆於 妾 對 汝 的思念, 實則是借 妾 之口, 合盤托出了作者對故鄉對親人的一片思念之情, 故結句乃有 知道單棲淚盈枕 之謂。而還值註意的是, 烏夜啼 雖為舊題樂府, 卻全用七言句式寫成, 為詩人對舊題樂府進行形式改革的一種具體反映。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而劉迎的樂府詩, 又別具風貌與特點。劉迎 (? 1181年後 ), 字無黨, 今山東掖縣人, 有詩文樂府集 山林長語 , 今已佚亡。其詩氣骨蒼勁, 古樸雄放, 樂府詩與元好問一樣, 不僅全為新題樂府, 而且還多為歌行類樂府, 中州集 所著錄之 修城行 、 淮安行 、 摧車行 、 敗車行 等, 即皆為這方面的代表作。在題材內容方面, 劉迎的樂府詩, 或以關心民間疾苦為己任, 或揭露戰爭給城鄉帶來的破壞性, 如 淮安行 、 修城行 、 河防行 三詩, 分別從不同的視點切入, 將 費盡千人萬人力 而成為 風雨半摧雞糞土 的淮安城, 以及因黃河決堤而泛濫的重大水災, 均進行了如實述寫。請看 淮安行 一詩:淮安城壁空樓櫓, 風雨半摧雞糞土。傳聞兵火數年前,西觀竹間藏乳虎。迄今井邑猶荒涼。居民生資唯搉場, 馬軍步軍自來往。南客北客相經商, 邇來戶口雖增出, 主戶中間十無一。裏閭風俗樂過從, 學得南人煮茶吃。青衫從事今白頭, 一官乃得西南陬。宦遊未免簡書畏, 歸去更懷門戶憂。落筆尚能哦楚調, 爛醉歌呼客神廟。
從 青衫從事今白頭, 一官乃得西南陬 兩句推敲, 可知此詩當為劉迎晚年歸故裏時途經淮安而作。作者在淮安城所見者, 不僅是 風雨半摧雞糞土 、 西觀竹間藏乳虎 的滿目荒涼, 並且還有 邇來戶口雖增出, 主戶中間十無一 之景況, 而後者所表明的, 是指在淮安城生活與經商者, 幾乎都是由北方而南下的金人。這就是在當時屬於金國版圖範圍內的淮安城的現實。而 修城行 一詩, 則更是加強了對這種現實的描寫。詩雲:淮安城廓真虛設, 父老年前向予說。築時但用雞糞土,風雨即摧幹更裂。只今高低如堵墻, 舉頭四野清茫茫。不知地勢實沖要, 東連鄂渚西襄陽。誰能一勞謀永逸, 四壁依前護磚石。免令三歲二歲間, 費盡千人萬人力。此詩緊承前詩, 繼續就作者眼中所見之淮安城著筆。
在這首詩中, 作者一方面於淮安城 東連鄂渚西襄陽 的重要地理位置進行了描述, 一方面則對 築時但用雞糞土, 風雨即摧幹更裂 的 真虛設 現實表示擔憂, 因此極希望主管修城的官吏, 能著眼於 一勞謀永逸 的角度, 以 四壁依前護磚石 的切實方案, 而使淮安城能成為一座真正抵禦宋軍北上討伐的屏障。 河防行 也是一首寫實之作。全詩主要就金世宗大定十一年 ( 1171年 )黃河決堤, 使 南京、孟、衛州界多受其害 ( 金史 河渠 )的現實進行了描述, 作者並於詩中迫切企盼當權者能盡快地解民於水火。其它如 車轆轆 、 沙漫漫 、 摧車行 等詩, 或寫邊地的荒涼, 或寫山路的崎嶇難行等, 亦大都與現實密切相關, 皆具 憂黎元 、 補時闕 之鮮明特點 。
雷琯與李獻甫, 也是以關註民生疾苦為己任的兩位樂府詩人。雷琯字伯威, 今陜西黃陵人, 其樂府詩以 商歌十章 而聞名當時。作為連章體組詩, 這 10首歌行類樂府為作者寫於 因客有自關輔來, 言秦民之東徙者, 余數十萬口, 攜持負載, 絡繹山谷間, 晝餐無糗糒, 夕休無室廬, 饑羸暴露, 濱死無幾 客言如是, 聞之悲不可禁 ( 並序 )之際, 是一組優秀的 憂黎元 之作。詩題中的 商歌 , 據沈德潛 古詩源 註引 淮南子 所載, 其本源於春秋戰國時期晉人寧戚的 飯牛歌 , 哀婉而悲寂, 雷琯的這組 商歌 則較 飯牛歌 有過之而無不及。其中如: 春明門前灞水邊, 年年此地送行頻。今年送客不復返,卷土東來避戰塵。 (其二 ) 灞水河邊楊柳春, 柔條折盡為行人。只愁落日悲笳裏, 吹斷東風不到秦。 (其四 ) 累累老稚自相攜, 側耳西風聽馬嘶。百死才能到關下, 仰看猶似上天梯。 (其五 ) 行人十步九盤桓, 巖壑縈繞行路難。忽到商顏最高處, 一時揮淚望長安。 (其九 ) 西來遷客莫回首, 一望令人一斷魂。正使長安近於日, 煙塵滿目北風昏。 (其十 )均采用紀實的手法, 將 秦民之東徙 的歷史真實, 使之藝術再現, 真切而感人。李獻甫是元好問 三知己 之一, 其樂府詩與劉迎類似, 即亦以新題樂府中的歌行類樂府見長, 故 中州集 卷十所著錄之 別春辭 、 秋風怨 、 長安行 等詩, 即皆屬此類。其中, 以 長安行 最值一讀。此詩整 20句, 長短句兼用, 在將戰亂後長安荒涼景象作如實描寫的同時, 不僅對那些貪生怕死、守而不戰的將軍進行了批評, 而且對蒙古軍濫殺無辜的行徑亦進行了斥責, 詩人憂國憂民的思想, 僅此即可見其一斑。
以 古儒 與 名巨 [ 7]著稱於有金一代的蕭貢 (公元1162 1223年 ), 作為詩人, 中州集 卷五著錄了其 漢歌 、 楚歌 、 君馬白 、 陳宮詞 、 古采蓮曲6 5首樂府詩。其中, 除5君馬白6是對/舊題 05君馬黃6的翻新之用外, 餘 4首全為歌行類樂府, 且5漢歌6、5楚歌6二詩, 頗具歐陽修同類之作的/浩歌0的意趣。5漢歌6一詩凡 24句,是對劉邦逐鹿中原、擊敗項羽、建立西漢政權的正面歌頌, 故其中有雲: / 中原茫茫走秦鹿, 天遣沛公興白屋。大蛇斬斷素靈號, 蚩尤祭罷朱旗聳。卻來扶義入關中, 恩結人心帝道隆。0而在5楚歌6一詩中, 於/一戰動天地0的項羽進行歌頌的同時, 還對項羽雖敗猶榮的/劍化壯氣 0也進行了頌揚, 其所反映的則是詩人不以成敗論英雄的歷史觀。5古采蓮曲6是一首舊題樂府的擬作, 其與所擬之作5采蓮曲6所不同者, 是全詩 14句, 均以疊詞開頭: / /洋洋長江水, 渺渺漲平湖。田田青茄荷, 艷艷紅芙蕖。酣酣斜日外, 苒苒涼風余。蒨蒨誰家子, 裊裊二八初。兩兩並輕舟, 笑笑相招呼。悠悠波上鴛, 潑潑蒲中魚。采采不盈手, 依依欲何如。0這實際上是一種創格的舊題樂府, 其所體現的, 與宇文虛中的歌行體5烏夜啼6一樣, 均屬作者表現在樂府詩創作中的一種革新意識。王郁 (公元 1204)1234年 )在少年時, 即以/擬古別離 0[ 8]而知名於金晚期,但卻因才高命短而英年早逝。金哀宗正大八年 (公元1231年 ), 蒙古鐵騎南下包圍汴京, 時在京師的王郁, 由於不聽友人勸阻, 獨自出城, 為蒙古軍所殺害, 死時年僅 30歲。5中州集6卷七著錄王郁樂府詩整 10首, 其數量之多居5中州集6 251位詩人之冠。王郁的這 10樂府詩, 幾乎全為舊題樂府, 且不乏李白樂府詩的風采與韻致。如5古別離6一詩:

山腰露蕙含天淚, 江林楓葉秋容醉。夫君八月雁門行,碎霜冷印白龍轡。憶君挑妾初鳴琴, 琴中已有白頭吟。朝朝暮暮當時事, 言之只足傷人心。君不見, 湘妃二女哭舜時, 煙筠青玉紅珠滋。蒼梧人去百想絕, 忍交今日生別離。生別離, 情偏重。不及雙飛南雲浦, 落紅寂寂春閨夢。
此詩是否為王郁 /少日作樂府0時所擬之 5古別離 6,不得而知。但細味全詩, 可知其與李白5寄遠十二首 6之七、5長相思6等, 乃是不無關系的, 特別是其中的 /君不見, 湘妃二女哭舜時, 煙筠青玉紅珠滋。蒼梧人去百想絕, 忍交今日生別離。生別離, 情偏重0諸句, 直可與李白的5遠別離6並讀。由是而觀, 可知劉祁在 5歸潛誌6卷三中, 認為王郁詩/以李白為則0、/有太白氣象0者, 實屬灼見。而從宗唐的角度言, 王郁的樂府詩, 還具有 /筆頭仙語復鬼語, 只有溫李無他人0(元好問5黃金行6 )之特點, 也即其曾以中、晚唐詩人李賀、溫庭筠、李商隱為師學的對象, 這從5春日行6、5楚妃怨6、5折楊柳6等詩中, 即略可獲知。如5春日行6最後兩句: /荒墳頹頹啼夕鴉, 草荒月黑鬼思家0。此 14字純為/鬼語0, 正是受李賀5秋來6等詩影響的結果。而存在於5楚妃怨6、5折楊柳6等詩中明顯的/綺艷0特點, 則是王郁因師學李賀、溫庭筠所致。於樂府詩的創作而/轉益多師0, 王郁可稱得上是金代詩人中的第一人。
金代詩人在樂府詩創作方面較有成就者, 還有宇朱之才、師拓、王若虛、王予可等人。如師拓的 5秋夜吟 6、5浩歌行送濟夫之秦行視田園6等作, 或興象高遠, 或境界開闊, 均能自成特色。而於5滹南詩話6中對新題樂府大加稱道的王若虛, 亦以新題樂府見長, 5滹南遺老集 6中的5貧士嘆6、5白發嘆6等詩, 即皆為其代表之作。從題材內容的角度言, 王若虛的這類樂府詩雖均屬感慨身世之作,但其於詩風方面, 不僅對白居易淺顯平易的詩風有所突破, 而且還使之呈現出了一種不同的藝術風貌, 因而也是值得重視的。
三、金代樂府詩的特征與地位
眾所周知, 樂府詩在其史的王國裏, 於李唐 300年之際, 乃形成了兩種特點各具的面目, 其一為舊題樂府, 其二即新題樂府, 後者並於中唐的元和時期演繹出了一場為文學家們所稱道的/新樂府運動0。這兩大類樂府詩在唐代的同時存在, 不僅使得樂府詩在當時得到了空前的繁榮與發展, 而且還由於後者的原因, 使得/憂黎元0、/補時闕0成為了新樂府的一種創作宗旨。而與此同時, 濫觴於曹操的/以舊題寫時事0, 在唐代也得到了更進一步的發展與升華。二者的互為融合, 即成為了導致唐代樂府詩具有鮮明時代特征的最根本性原因。由唐入宋, 樂府詩的發展雖然呈現出了多方面的變化, 但其中最直接也是最重要的變化, 就是新樂府日愈一日地為當時的詩人們所雅好, 以致形成了在南宋末期有許多詩人均只創作新樂府的文學格局 [9]。然而值得註意的是, 表現在兩宋樂府詩創作中的這一重要變化, 對於金代詩人而言, 雖然是有所影響, 但卻並不甚大。其原因在於:
11兩宋詩人於金代詩壇而言, 盡管曾一度出現過/蘇學盛於北0[ 10]、/百年以來, 詩人多學坡、谷0[ 11]的師學現象, 但蘇軾與黃庭堅卻並不以樂府詩見稱, 且二人的樂府詩屬於/新題0者乃極少, 所以 /百年以來, 詩人多學坡、谷0者, 實則其所學者並非為二人的樂府詩。至於南宋詩人如楊萬裏、陸遊、汪元量等人的樂府詩, 給金代詩人以影響雖然為事實, 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但其卻始終沒有成為金代詩人師學的重點。
21從總的方面講, 金代詩人於師學對象的選擇上, 乃是/以唐人為旨歸0的, 這一宗唐現象的存在表明, 金代詩人重點效法的是唐人唐詩, 其於樂府詩也自然是如此。而事實也正是這樣, 這從以上的述論即可準確獲知。即是說, 在/以唐人為旨歸0的總的宗唐框架下, 包括元好問在內的金代詩人之於樂府詩的師法, 主要選擇的是杜甫、白居易等唐代詩人新題樂府的寫實精神, 以及其中以/歌0/行0制題的七言歌行類樂府詩。而元好問的樂府詩之所以/不用古題0者, 其原因即正在於此。
金代詩人通過對唐人唐詩的學習, 特別是對杜甫、白居易等詩人的新樂府的學習, 不僅使/憂黎元0、/補時闕0的樂府精神, 嬗變為其樂府詩的創作宗旨, 並以之創作出了如元好問5續小娘歌十首6、雷琯5商歌十章6、劉迎5修城行6、5淮安行6、5摧車行6、5敗車行6等一批閃耀著時代光芒的樂府新作, 而且還使得歌行類樂府成為了這一時期的創作時尚, 從而為/七言樂府0在北方文化區域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由此所反映出的, 則是金代詩人之於樂府詩的創作, 乃普遍與現實密切關聯。而此, 即構成了金代樂府詩的一個鮮明特點。而這一特點的形成與存在, 在樂府詩的發展史上, 乃是占有極為重要之地位的。
就樂府詩的屬性來說, 其本屬於音樂文學的範疇, 對於這一點, 興起於唐代且具有/憂黎元0、/補時闕0特點的新樂府也不例外, 因為白居易的 5新樂府並序6乃為其明證: /其體順而肆, 可以播於樂章歌曲也。0[12]由唐而宋,表現在樂府詩中的一個不爭的事實, 是其音樂的屬性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即這一時期的樂府詩, 幾乎均與音樂脫離了關系, 而成為一種僅供人們閱讀的純文學品類。這種情況, 與詞體藝術在辛棄疾時代演變為一種案頭文學,乃如出一轍[ 13]。但金代的樂府詩, 無論是 /舊題0還是/新題0, 卻大都是可以/播於樂章0而/歌曲0的。這從以下兩條材料即可大體獲知: 其一是雷琯 5商歌十章6詩題(疑其為/並序 0, 系編者所混 )中的一段文字。其有雲:/ 而客言如是, 聞之悲不可禁, 乃作商歌十章, 倚其聲以紓予懷, 且俾後之歌者, 知秦風之所所自焉。0既說 /倚其聲0, 又言 /且俾後之歌者 0, 此則表明, 雷琯的 5商歌十章6是可以配樂而唱的。其二是元好問的兩首樂府詩, 一為5後芳華怨6, 一即5續小娘歌十首6其一。前者有雲:/ 樂府初唱5娃兒行6, 彈棋局平心不平0; 後者則謂: /吳兒沿路唱歌行, 十十五五和歌聲。唱得小娘5相見曲6, 不解離鄉去國情。0據此, 知歌行類樂府詩在金代實際上扮演的是一種流行歌曲的角色。合勘此二者, 即可得出一個較為準確的結論: 歌行體樂府在金代是完全可以 /播於樂章歌曲0的。對於/歌行0的具體認識, 明人胡應麟 5詩藪# 內編6卷三提出了一個極精辟的見解: / 七言古詩, 概曰歌行。0以此為據, 元好問的 61首樂府詩只有 7首不是七言歌行, 即其乃五言樂府之屬, 具體為: 5孤劍詠6、5渚蓮怨6、5獵城南6、5梅花 6、5梁父吟扇頭6、5寶鏡6、5麥嘆6。而在5中州集6與 5滹南遺老集6共 69首的樂府詩中, 屬於五言者僅有 5首, 即 5秋夜吟6 (師拓 )、5古采蓮曲6 (蕭貢 )、5寄遠吟6、5傷別離6、5楚妃怨 6 (王郁 )。二者合計, 為整 130首, 其中屬於歌行的有 118首, 非歌行的則僅 12首, 後者恰好是前者的十分之一。這一比例表明,金代樂府詩無論是/舊題0抑或/新題0, 基本上都是可以配樂傳唱的。

金代樂府詩所表現出來的這一特點, 相對於兩宋樂府而言, 顯然是屬於一種/原生態 0的回歸。即是說, 樂府詩自誕生之日始, 以至於有唐一代, 都是可以/播於樂章歌曲0的, 但到了兩宋時期, 由於種種原因, 而使之由音樂文學變成了案頭文學, 金代詩人則以其不斷的藝術實踐,又使這種案頭文學回歸到了音樂文學的行列。在中國歷史的長河中, 金源一代雖然只有 120年的時間, 但其卻屬於典型的北方遊牧文化區域, 其樂府詩之所以能 /倚其聲0而/歌者0, 約而言之, 其影響應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受唐代新樂府可以 /播於樂章歌曲0的直接影響, 二是與盛行於當時的詞體藝術關系密切。以後者言, 5元好問全集6中的五卷/新樂府0 (詞 )與 5中州集 6所附之 /中州樂府0 (詞 )一卷, 即均可證實之, 這是因為, 以創作新樂府著稱的元好問、劉迎等詩人, 同時又是當時重要甚至是著名的詞人。
總體來說, 以元好問為代表的金代樂府詩, 是樂府詩史上值得註意的一座藝術高標。這一時期的樂府詩, 雖然具有南宋樂府詩的某些因子成份, 但重要的卻是 /以唐人為旨歸0後的一種成果展示。金代詩人之於樂府的創作, 不僅繼承了杜甫/憂黎元0、白居易 /補時闕0優良傳統, 推出了一批具有鮮明時代特征、閃耀著現實主義光芒的新樂府詩, 並且還以對歌行類樂府的雅好, 而使得七言歌行在當時成為了一種創作時尚。兩宋樂府詩因與音樂脫離了關系, 而成為一種僅供人們閱讀的案頭文學, 金代詩人則以其不斷地藝術實踐, 改變了這種與樂府詩屬性嚴重不符的狀況, 即使其又回歸到了樂府詩的/原生態0時期, 而可/播於樂章0以/歌曲 0。金代樂府詩的這種回歸, 顯然是樂府詩史上的一種進步。

參考文獻


[ 1] (轉引自 )姚奠中主編# 元好問全集 (下冊, 卷五十,附錄一 ) [M ] .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0: 422.
[ 2]元好問# 楊叔能小亨集引 [ A]. 元好問全集 (下冊, 卷三十六 ) [M ] .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0: 37頁.
[ 3]繆鉞# 元遺山年譜匯篡 [ A ]. 元好問全集 (下冊, 卷五十九 ) [M ] .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0: 668.
[ 4]王輝斌# 藝術轉型: 杜甫秦州詩的文學特質 [ A], 杜甫研究叢稿 (下卷 ) [ M ]. 北京: 中國文聯 出版社,1999: 152- 163.
[ 5]王輝斌# 金元詩人與唐詩的關系探論 [ J] . 江淮論壇,2009( 2): 144- 150.

[ 6]吳競# 樂府古題要解 (卷上 ) [M ]. 歷代詩話續編本,北京: 中華書局, 1983: 42.
[ 7]元好問 # 蕭齋並引 [ A ]. 元好問全集 (上冊, 卷二 )[M ].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0: 43
[ 8]元好問# 中州集 (卷七, 王郁小傳 ) [M ] . 北京: 中華書局, 1959: 387.
[ 9]王輝斌# 承前啟後的兩宋樂府 [ J]. 貴州師範學院學報, 2010( 11): 1- 7.
[ 10]翁方綱# 石洲詩話 (卷五 ) [M ].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81: 156.
[ 11]元好問# 趙閑閑書擬和韋蘇州詩跋 [ A ]. 元好問全集 (下冊, 卷四十 ) [M ].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0:113.
[ 12]白居易# 新樂府並序 [ A] . 白居易集 (卷三 ) [M ] . 北京: 中華書局, 1979; 52.
[ 13]王輝斌# 唐宋詞史論稿 (第八章 ) [M ]. 長春: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6, 226- 248.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論元好問與金代的樂府》其它版本

古代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