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海豐方言特點初探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漢語言文學論文
論文標簽:方言論文
論文作者: 彭曉文
上傳時間:2011/9/7 4:55:00

摘要方言是語言的地方變體,是語言在時間和空間共同作用下的產物。 作為從屬於閩南語系統,具有鮮明地域特點的海豐地方語言,主要有福佬話、客家話、軍話、尖米話四種。本文試從这幾種方言的語音特點和詞匯特点進行闡述。
  關鍵詞海豐方言 多元化 語音特點 詞匯特點

  海豐地處廣东省東南部沿海,北倚蓮花山脈東南麓,東接揭陽,西連惠州,北隣河源,南临南海的紅海灣和碣石灣,地势自西北向東南傾斜,东、西、北三面群山高聳,形成一道天然屏障。中部平原,東南臺地丘陵起伏,境內河流縱橫,海域辽闊,氣候宜人,風景秀麗。早在新石器時代先民們就在這塊土地上流下了沙丘、貝丘遺址。東晉、宋末、明末清初幾次移民高潮,大量中原漢人遷入海豐,原住民百越土著則或遷徙或同化。中原移民帶來了各地的中原文化和語言,因此形成了海丰地區方言多元化的特點。海豐地区使用的方言主要有福佬話、客家話、軍話、尖米話,另外還有白话和畬語。流行於海豐地区的語言,主要是福佬話,海豐講福佬話的居民占全县人口的80%,分布在縣中部、東南部和沿海地區,如海城、鲘门、赤坑、大湖、可塘、赤坑等地。講客家話的居民占全縣人口20%弱,主要居住在縣东北部山區,如黃羌、平東,此外,西部的赤石、鵝埠、小漠也有講客家話的。軍话則只流傳於平東的龍吟塘這个方言島。至於講尖米話的居民不到1萬人,分布在海豐与惠東交界處的梅隴鎮南山管區和鵝埠兩地。
  1 福佬話
  在1500年以前,黃河、洛水一带的中原漢民族為了躲避戰亂,輾轉到河南光州,此後再迁至閩南,再接下來,閩南漳州人大量移民廣東的海豐地區,漢民族的中原文化也就這樣由其子孫帶到此處,並形成了獨具一格又很接近於漳州話的福佬話,也稱河洛語。福佬話,又稱闽南語,是漢語七大方言中語言現象最復雜的一個方言,它来源於閩南話而又自成体系。保留了較多的古漢語詞,與潮州話的詞語基本相同,受官话(中州語音)的滲透而有差異性變化。
  1.1 語音方面
  海豐福佬話有18個聲母,72個韻母,8個聲調,其語音構成比北方话復雜。
   1.1.1 聲母18個(包括零聲母)
  海豐福佬話的聲母直接繼承上古漢語的聲母系統,沒有受到中古時期漢語系語音演变的影響。現在普遍認為上古漢語有19個聲母。按照福佬話的18音分析,福佬話的聲母有18个,就是說上古漢語的19个聲母福佬話保留了18個。
  [p(b)]包飛诐[p‘(‘p)]皮馮標[m(m)]毛務麻
  [b(一)]無米撫[t(d)]刀竹茶[t‘(t)]他醜痔[n(n)]拿女人
  [l(l)]來你內[ts(z)]精主責[ts‘(c)]秋楚慈[z(一)]若兒唯[s(s)]四師細[k(g)]高經滑[k‘(k)]開起宏[(一)]五議岑[g(一)]吳玉牛
  說明:(1)海豐話的[ts、ts‘、s]三個聲母發音部位比普通話的平舌音z、c、s靠後,与廣州話的舌葉音[t∫、t‘∫、∫] 較接近。(2)[b]、[g]、[z]是全濁音聲母,普通話沒有。[b]和[m],[g]和[]常常反映為文白異讀。如“霧”文读為mu4,白讀bu6,“餓”文讀為o4,白讀為go6。
  上古漢語有一些特點:古無輕唇音、 古無舌上音、古多舌音。這些重要的古代漢語語音現象,福佬話保存得很好。
  福佬話沒有齒唇音聲母[f]。古代非、敷、奉三個聲母的字在今天海豐話的白讀音中念雙唇音[p]和[p‘]。如“飛富分幅斧父吠肥房放”聲母為[p],“浮帆馮缝藩捧芳紡”聲母為[p‘]。保存了上古時代這些字的“重唇音”(即雙唇音)音值。
  福佬话沒有翹舌音聲母彩繽紛。北京話裏的翹舌音字在海丰話裏一部份變成平舌音[ts][ ts‘][s][z],如壮ts‘a5 、唱ts‘ia5、時si2、日zit8;另一部分北京話念和聲母的字,海豐話念成舌尖音[t]和[t‘], 如“豬中置展治竹兆召宙陳茶除沈池唇”聲母為[t],“恥超徹醜持澄錘窗斥滞柱痔”聲母為[t‘],保存了上古時代這些字的“舌头音”(即舌尖音)值。
  1.1.2 韻母72个
  单韻母5個:[a]亞[e]啞 [o]窩[I] 衣 [u]汙
  復韻母12個:[ai]哀 [ei]鞋 [au]歐 [ou]烏 [ia]爺 [io]腰
   [iu]優 [iau]要 [ua]蛙 [ue]画 [ui]威 [uai] 歪
  鼻韻母2個 : [m]唔 []嗯
  鼻尾韻14个: [am]庵[om]掩[im]音[iam]鹽[uam]凡[in]因[un]溫[a]安[o]翁[e]英[ia]央[io]容[un] 汪[ue]宏
  鼻化韻11個: []敢[]耗[e]楹 []丸 []營 []羊 []闲
  []碗 []關[]黃[]高
  手聲韻28个:[a]鴨[o]學[e]呃[au]福[i]噎[ia]益[io]約[iu](-) [iau](-) [u](-)[ua]話 [ue]劃[m](-) [](-) [ap]盒[op](-)[ip]邑 [iap]叶 [uap]法[it]壹 [ut]笏 [ak]惡 [ok]握[ek]億 [iak]越[iok]育[uak]挖[uek]獲
  說明:音標後的‘‘(-)’’表示沒有合適的字,這類韻母都是在口語中出現的。
  福佬話沒有撮口呼韻母。北京話的撮口呼韻母€黣、€黙n、€黱在海豐變為齊齒呼或合口呼。如魚[hi]、月[gue]、元[ia]、雲[hun]。
  福佬話保留了古代陽聲韻(鼻音韻母)和入聲韻兩套尾的對應,即[-m、-n、-]與[-p、-t、-k]的对應。如心(-m)/濕(-p);新(-n)/失(-t);生(-)/色(-k)。
福佬話有一大批字存在著文白異讀。有的是韻母不同,如“變”念[pia5]是读書音,念[p5]是說話音;有的是聲韻調都不同,如“飯”文讀為[hua4],話音為[p6]。海豐話的文白异讀現象主要反映在韵的不同。如:“毛逃号抱稿道寶倒好草高告”讀書音韻母是[au],說話音韻母是[o];“東通同桐籠叢公工空烘翁動送孔”讀書音是[o],說话音是[a]。
  福佬話的聲母有豐富的鼻化韻母,且大多數具有相應喉塞入聲韻。海豐话的鼻化韻母有十一個之多,其中八个與入聲相配,它們是:(敢~甲),(毛~學),(楹~厄),(圓~噎),(羊~約),(營~益),(碗~话)。
  1.1.3 聲調8個
  調類: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阴入、陽入
  調值:3355 5135213 11255
  例字:詩分時雲死粉是混世訓示份閃忽蝕佛
  1.2 词匯方面
  粵東地區的海豐,過去比較閉塞,山川阻隔、交通不便,因此語言文字的發展變化較小,而原來在中原帶來的河洛話也就相對保留得比較多。在海豐福佬話中能找到大量的古漢語和古文字。
  例如:
  古漢語福佬話普通話
  扁食扁食餛飩
  屣屣拖鞋
  蕹菜蕹菜空心菜
  福佬話中有一些屬於本方言區常見而其他方言少見的方言詞,這些方言詞中,繼承古代的語詞較多,也較多地保留了古義。單音節詞也多。例如 “塗”(泥土)、“曝”(曬)、“拍”(打)、冊(書)、箸(筷子)、習(翅膀)、粟(稻谷)、目(眼睛)等等,都是單音節詞,都可以從古籍中找到出处。
  2 客家話
  客方言不是一種獨立的語言,而是漢语的一個支派。原來居住在中原一帶的客家人祖先,因躲避戰爭、災荒等原因,經過六次大遷徙,從北方流離轉徙至廣東,不但帶來了北方的文化,也帶來了北方的語言。這些語言後來被称為客家話(又稱客話、客家語、客語)。客家人大都聚族而居,而且定居的地點大都是在偏僻的山区,與外界交往較少,因而更容易保存原來的語言和文化習俗。海豐客家話保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存了很多唐朝後期(大約公元10世紀)到宋朝古音。
  2.1 語音方面
  海豐客家话中保存著大量的古音,聲母17個,比普通話21個聲母少4個;但韻母有74個,聲調有6個,比普通話的韻母和聲調多得多。
  客家方言無濁聲母[dz]、[dz] 、[dz]、[v]、[],只有塞擦音[ts]、[ ts’ ]和擦音[s],在三十六字母中屬精、清、心聲母,無舌上音[ts]、[ts’]、[s],因此客人說“知”為“低”(di),說,“知道”为“抵得”等等都是屬於上古語音。客家話的字音,读為送氣音的比較多。這是因為中古全濁聲母(並、定、群母)在客語全部變成送氣清音。而其它方言則是一部份變化為送气一部份變不送氣。客家話中有一些輕唇字念為重唇。例如肥、浮、飛等,表現了“古無輕唇音”的現象。
  客家話中有一個豐富而復雜的韻母體系,它保持著中古漢語中存在的m, n, ng, p, t, k六種韻尾,相當整齐。這也是客家話保存中古語音特点的一種表現。其保存完整的程度在汉方言中僅次於廣東話。客家話中沒有撮口呼一類的韻母,只有開口、合口和齊齒呼。中原漢語的撮口呼是在明代才出現的,客家話在明代以前便分化出來,所以沒有這一類韻母。这叫做“四呼不齊”。
  2.2 詞汇方面
  客家方言詞匯豐富多彩,表情達意,準確細膩。例如“死”這个詞,稱小孩的死曰“取债”;年輕人的死叫“短命”;老人死稱“歸仙”,如有忌諱則說“老了”或“走掉了”。客家人說吃早餐為“食早”吃晚飯為“食夜” 。
  客家方言單音詞豐富,如索、閑、企、行、寒、食等。一般而言,古漢語的單音詞較現代漢语豐富很多,保存比較多的古漢语語詞,如捼(兩手相切搓)、鑊(鍋子)、遮(雨傘)、犁(低头)、禾(稻)等。
  客家話保留中州古漢語的語詞較多。煮菜用的鐵制器具,客家話不叫“鍋”,而叫“鑊”。據古書注,有足曰鼎,無足曰鑊。“鍋”是沒有腳的,客家話稱“鑊”,是古原義的保留。生活煮飯用的木柴,客家話叫“櫵”,據《說文解字》註:櫵,散木也,可見即是今天的木柴。“櫵”的古音古義,僅保留在客家話。客家話裏保留的古語詞還可举出很多。列舉數例:臉說成(面)、繩(索)、找(尋)、怕(驚)、走(行)等等。後者都是客家話所用古語詞。
  客家話有些語詞在語素的構成上其先後次序剛好與普通話和其他方言相反。有時語素相同,排列顛倒,例如普通話中的“灰塵”,客家話叫“塵灰”;普通話中的“喜歡”,客家話叫“歡喜”。例如公雞(雞公)、拖鞋(鞋拖)、幹菜(菜幹)、輕重(重轻)、貍貓(貓貍)等等。有時語素相同,附加成分不同,例如普通話中的“蝦”,客家話叫“蝦公”;普通話中的“虱子”,客家話叫“虱婆”。
  3 軍話
  “軍話”是明代初期“衛”、“所”军制的直接產物,由明代卫所後裔講的類似於明代通话的一種方言。它是一种含有官話成份但深受客家話、閩南話影響的混合型方言。明代推行卫所制度,海豐因扼惠潮官道,為粵東海防重地,在境內設置了碣石衛和海豐千戶所、捷勝千戶所、甲子千戶所,因此帶來了屬於北方的屯軍文化。
  3.1 語音方面
  海豐平東鎮龍吟塘軍話聲母共有16個(包含零聲母)。海豐軍話相較其他軍話的特別之處在於沒有/f/ 、/v/ 等聲母,但卻多了/b/ 、/f/ 、/v/ 聲母的存在。相對的,/b/ 聲母,則是客語沒有,且是閩語的常態。海豐龍吟塘軍話,處於閩、客的過渡地帶,雖然處於平東鎮,然而主要的生活圈是和公平鎮的福佬人打交道,因為主要接触的漢語方言不同,促使其語音與其他地區的官話語音產生了差異。龍吟塘軍話中古聲母曉匣合口的部分,一律都發/h/ 聲母,並不會產生客語/f/的情形。龍吟塘軍话的語言現象,發現其中包含明清時代的音韵系統,是一種兼具漢語南方方言與北方官話的次方言。從與《中原音韻》部分韻部相同的呈現,卻與鄰近的閩客方言有所區別即可得知。龍吟塘軍話与閩西客語有部分的關系存在,如同在蟹、開、一的主要元音皆是 /ei/ 韻母即可得知。不過卻也發現其陽聲韻的韻母有鼻化的現象,如同在中、古、臻、攝當中,而鼻化韻母出現在海豐地區的福佬話,因此很明顯是受到當地福佬話的影响。
  3.2 詞匯方面
  3.2.1 名词
  ① 時間節令—“时候”一詞,在當地是以“時日”來表現,其他漢語方言多以“時後”直接命名。“明天”说成“清早”,則是以原本僅限定於清晨的詞語,擴充为一整天的代稱。“端午節”則是稱為“五節”,和客家方言的“五月節”雷同,應為“五月節”的簡稱。
   ② 礦物及其他—“石頭”說成“石牯”。部分客家方言也有此種說法,然而客家方言多會加“頭”字,成為“石頭”或“石頭牯”。當地軍話則是限定“石”後頭,僅加後綴“牯”。
   ③動物—“貓頭鷹”說成“猫頭雀”,是以“雀”一詞作為一般鳥類的代稱。“螃蟹”說成“蟹”,與粤語廣州話相同,而異於客家話修飾词語於前的模式,如“毛蟹”。“蚯蚓”說成“蟲獜”,和海豐客語的“虫蟲憲”相似,“獜”在此為假借字,而不知其本字為何。
  3.2.2 动詞
  ①肢體動作—“蹲”讀作“跍”,與闽方言中的廈門話,潮州話,建甌話皆相同,亦與臺灣部份客家話相同。
  ②日常生活動作—“理發”讀成“剃頭”,與福佬話皆相同,亦與部份客家話、贛语相同。
4 尖米话
  在海豐縣的梅隴、後門、小漠、赤石和鵝埠五個鄉鎮,存在着一種被當地人視為“四不像”的混合型漢語方言——尖米話。據史書記載和民间的說法,明朝末年,東莞籍農民起義軍领袖黃蕭養曾領導數以十萬计的農民在珠江三角洲發動起義,後来起義失敗,為逃避官軍追擊,保存實力,黃蕭養便率其所部逃到惠東、海豐沿海一帶的山區、半山區住了下來。後來這支部队便與當地講閩南話和客家話的居民雜處、通婚,這樣一代一代傳下來,造成了幾种方言的混合,粵語的特點不斷消失而閩客方言的成分則逐漸增多。由於語音發展演變慢於詞匯,所以語音保留粵語的成分多,而詞匯則為了適應與當地居民的交際需要而不斷地補充閩客方言语詞。以海豐各地尖米話的詞匯看,至少有50%與海豐福佬話詞匯是相同或相近的,這就導致了今天尖米話詞匯的復雜化和多樣化。海豐講尖米话的人口不多,約1萬人,集中點是鵝埠,鵝埠鎮有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居民講尖米話。“尖米話”因何得名尚不清楚,按當地方言,“尖米”是指與“糯米”相對的粳米,糯米軟,尖米硬,大概是因為尖米話在聽感上比當地的閩客方言音色較“硬”,故用“尖米”來指稱。
  4.1 語音方面
  尖米話在語音上保留了三套鼻音韻尾[m、n、]與三套入聲韻尾[p、t、k]的嚴格對應。入聲分陰入、中入和陽入三類。有一批韻母存在著與廣州話類似的前低元音[a]與央半低元音[]的對立。從音系來推斷,尖米话當是由粵方言的一支演變出來的。
  尖米話可分兩大類,即客味尖米和粵味尖米。海豐尖米話較接近“粵味”,主要特征是:(1)有長短a的對立,如三(sam)心(sem)j (2)人声三分,如“北百白”三字不同調,分別為pak54\ pak313 \ pak210。
  4.2 詞匯方面
  尖米話的詞匯情況比較復雜,可以說是粵閩客三種方言的混合。海豐尖米話裏閩南方言詞較多,加之尖米話本身源於粵語,所以導致尖米話词匯系統相當復雜,粵閩客詞語都有。以海豐鵝埠尖米话為例:
  (1)屬於粵語詞的如:
  細佬哥--小孩兒 孤寒--小氣大佬--哥哥冷衫--毛衣
  (2)屬於客家話詞語的如:
  賴仔--男孩兒 落水--下雨哥魔--瘟病 屎忽--肛門
  (3)屬於福佬話詞語的如:
  石牯--石頭婆生--觀音生日 冤家--吵架 赤蝦仔--嬰兒
  從海豐各地尖米話的詞匯看,至少有50%與海豐福佬話詞匯是相同或相近的,這就導致了今天尖米話詞匯的復雜化和多樣化。
  方言是地域文化和鄉土文化的載體,也是民间思想最樸素的表現形式。方言蘊涵著豐富的文化內涵和寶貴的信息,代表著一個時期的文化精神,具有很強的“活化石”價值。在經濟強勁發展、社會加速融合的形勢下,我們应該有搶救方言的緊迫感,把前人研究中尚未涉及的方言土語資料尽可能地記錄保存下來,為後人留下一份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遗產。
  
  

參考文獻


  [1]謝立群.海豐音字典[M].漢學出版社,2008.
  [2]丘學強.青塘軍話中的粵語成分[M].香港:現代教育出版社,2000.
  [3]李如龍.漢語方言的比较與研究[M].北京:商务印書館,2003.
  [4]黃曉東.漢語軍話概述[J].語言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7.
  [5]林倫倫,潘家懿.廣東方言與文化論稿[M].中國文聯出版社,2000.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海豐方言特點初探》其它版本

漢語言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