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從社會語言學角度看網絡語言的生命力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漢語言文學論文
論文標簽:語言學論文
論文作者: 王璐
上傳時間:2011/9/11 10:57:00

  論文關鍵詞:網络語言 社會語言學 生命力 流行语

  論文摘要:網絡語言是信息社會迅速發展下的產物,它和社會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系。本文著眼於社會語言學的理論,分析網絡語言出現的源頭及其產生的形式,網絡語言的社會影響和商業價值,以及由混亂的語言現象而產生的擔憂,从而探求網絡語言的生命力。
  
  在信息社会迅速發展的今天,網絡早已被大家知曉甚至熟练運用。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於2011年1月19日在京發布了《第2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统計報告》顯示,截至2010年12月底,我國網民規模達到4.57億,較2009年底增加7330萬人;我國手機網民规模達3.03億,是拉動中国總體網民規模攀升的主要動力;網絡購物用戶年增長48.6%,是用戶增長最快的應用,預示著更多的經濟活動步入互聯網時代。網絡已經深入地影響人們的日常生活、學習、娛樂,網絡所帶來的商業價值也是無可估量的。網民已然成為一個特殊的社區群體,在網絡社區裏,人們有自己的語言習慣,有自己的名稱地位,有自己的權利自由……
  
  一、網络語言產生的源頭及形式
  
  “語言是一種社會現象”,“語言是伴隨著人類社會的形成而產生的,而且跟隨著社會的變化而發展”。網絡語言是伴隨著網絡這一新型傳播方式的發展而出現的不同於傳統書寫使用的語言。它是在網絡這種特定的語境下產生的一種语言變體,是在網絡這種特殊的場景下用來交際的語言。如今,這種語言的使用不再局限於網絡社區,正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日常的社會生活。
  一種語言並非憑空產生,它的出現必然有其源头和原因。回顧2010年的網絡新詞“給力”,不得不讓人驚嘆它強大的生命力。傳播速度之快,覆蓋面積之廣是網絡語言的顯著特點。我們就“給力”等網絡流行語現象來討論網絡語言是以怎樣的形式出現的。
  “給力”一詞的出現至今有兩派觀點。一派認為它的來源是東北或閩南方言,有“很棒”的意思,现在人們習慣使用“給人力量”的意思。還有一派認為它是網絡上惡搞現象引發的。由此略知,網絡語言的出現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由于社區群體表情達意、信息传遞的需要而產生的。它的源頭可能是熱點新聞,如“我爸是李剛”;可能是網絡惡搞,如“神馬都是浮雲”;可能是娛樂新聞傳播,如“鬧臺套”;可能是電影臺詞,如“大哥,你是懂我的”。縱觀近年的網絡語言特点,可以歸為以下幾種形式:
  
  (一)方言形式
  方言也是語言的一種變體,它一般可以分為地域方言和社會方言。地域方言是語言因地域之間的差別而形成的變體,是由於语言發展在地域上的不平衡性導致,像粵方言、吳方言等各大方言區可以理解為地域方言。社會方言是指在同一地域內部的社會成員因為身份、地位、受教育程度不同等方面的社會差異而形成的語言變體,往往以一個團體出現的,拉波夫曾對紐約市百貨公司不同社會分層的人做了(r)音的調查明確顯示了社會方言的特點。雖然現在的普通話很普及,但是同屬於一個方言區的人還是習慣用方言來進行交流,這種習慣也會蔓延到網絡空間。中國的有些地區如四川,它的方言中唇齒清擦音“f”和舌根清擦音“h”不分,閩南語中的前鼻音韻母“en”和後鼻音韻母“eng”不分,在網絡上悄然興起的“灰常(非常)”“huashion(fashion)”“小盆友(小朋友)”便是以方言形式出現的網絡流行語。
  
  (二)簡寫形式
  網絡語言中的缩語是為了適應快節奏的生活而出現的,同時也是省時省力省錢的利益催生的。網絡語言中的縮語有三種:1、圖片式。人們在聊天的時候會考慮到經濟原則或者是娛樂心理,往往不会輸入許多的字來表現情感,而是用簡單的圖像符號來代替長長的一串字符。想要表達我現在很高興的心情就用“:-D”,既能節省時間又能很傳神地表達情感,詼諧有趣。這些表情符號“使原本冰冷的网絡世界披上了一層溫情,這种幽默的調侃,誇張的表情打消了現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對話時的某些顾慮”。2、數字式。例如,很早就在網絡聊天中出现的“886”“9494”分別是“拜拜了”和“就是就是”的簡寫形式。用數字直接代替,避免了打字過程中頻繁地在中英文狀態下的切換,可操作的效率就提高了不少,而且增添了談話過程中的一些趣味性。3、拼音字母式。如早期出現的“3Q(thank you)”以及後來出現的一些发泄之語,不便明說就用每個字的拼音首字母來指称,“TMD”“SJB”等等。這些簡寫形式能夠緩解人们內心的焦慮和惱怒,而又不至於顯得很粗俗。
  
  (三)諧音形式
  網絡語言中很多的詞語都是以諧音的形式呈現的,如最近比較流行的“斑竹(版主)”“神馬(什麽)”“圍脖(微博)”“鴨梨(壓力)”等。這些都是人們在有意無意當中“創造”出來的網絡詞匯。“鴨梨”是百度貼吧中某一網友無意間將“壓力”打成“鴨梨”,隨之引來无數網民的效仿。“神馬”是紅遍網络的“小月月”事件的講述者所“創造”的,網友們在用搜狗输入法打“什麽”時,習慣用拼音首字母“sm”代替,因為打字速度過快,常在打“什麽”時打錯,打出一個“神馬”來。其實,這要是在與個人的聊天中打出“鴨梨”或“神馬”倒不足为奇,還很有可能認為是打了錯字,僅此而已。但是,有一個事件的推波助瀾,那麽由此而出現的新的網絡詞匯很快就被大家傳用,並且流行開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網絡語言的社會影響和商業價值
  
  從社會語言學的角度看,网絡流行語既是一種語言現象,也是一種社會現象。“社會语言學著重研究語言在其社會語境和文化語境中的構造和使用”,網絡作為一个特定的社會語境,在這种語境下產生的語言是一種語言变體,這種變體是特殊的語言現象,是和網絡社群相對應的。這種語言的傳播不僅僅是特定信息的载體,也不再是娛樂大众的惡搞行為,更多的是把目光投向社會熱點事件。比如很早流行的“偶(我)、MM(美眉或妹妹)、GG(哥哥)”等是在追求便捷書寫的同時顯現個性的表達方式。然而回顧2010年的網絡流行語,我们會發現很多是描繪社會现實的,之所以出現表達嘲諷、讥諷之意的流行語,是因為在某些事件中存在荒謬和令人不满的東西,並且也沒有一個很好的渠道或者平臺可以把自己的內心真實情感表達出來,只好躲在漢字的背後把自己的不滿發泄一下。正如說“網絡猶如一個管軌,可以為網民們提供一个自由宣泄情緒的通路”,如“宅男、宅女”中的“宅”是從日語引進來的漢字,這裏體現一种不願面對現實,還原自我的生活態度。某些流行語的出現是基於一定的社會背景或社会事件,如“我爸是李剛”源于河北大學醉酒駕車撞人事件,“蒜你狠”源於大蒜價格瘋漲,甚至超過肉、雞蛋的價格後人們的無奈,隨後相繼出現了“豆你玩”“糖高宗”“姜你軍”“油你漲”等大批三字經詞語,形象地展示出食品價格瘋狂上涨後人們的無奈和憤怒。網絡流行语能夠很形象地反映社會的一些不合理現象,並且傳達了人們不能說出來的心聲,引发公眾對社會 問題的理性思考。
  有人認為網絡語言應該有自己的使用范圍,如果超越了網絡這個特定的范圍,其勢力就很微弱,其生命力就會衰退。我們仍然就2010年的網络流行語“給力”來探讨一下網絡語言的商業价值。自從“給力”一詞的出现,各種網站、報紙都紛紛使用。在百度中搜索“給力”一词,與此相關的各種視頻、新闻成千上萬,以下為筆者隨手摘抄:
  1、美國小夥求婚“給力” 電視廣告全程直播
  2、魯能兵發韩國航空公司給力 歷屆客場首戰表現強
  3、2010年中國最“給力”的通緝令
  而由此出现的“給力網”“給力團”“給力吧”更是目不暇接。我們知道網絡新時代廣告的投放是根据網站的點擊率來進行的,當一個網絡流行語的出現必然要引發高潮般的點擊率,這就給網站帶來更多的商業價值。如今,網絡流行語已经不再僅僅局限於網絡,我們看到了相關的電視節目“給力星期天”,相關的電影剪輯視頻“給力時代”進入人們的视線,“給力”一詞來勢洶洶。一向嚴肅的黨報《人民日報》,頭版頭条的標題就用了“給力”——《江蘇給力“文化強省”》,短短八個字,一下子就成為網上、辦公室、課堂、街巷話題的焦點。可見,即使超越了網絡的範圍,網络流行語的勢力也絲毫不減,它的生命力曾一度堅不可摧。於是,人們開始擔憂網络語言會侵入傳統的書面語言,開始呼喊語言規範化。
  
  三、網絡語言的規范化
  
  “站在社會語言學的角度看,健康多元的社會應該允許存在多個言語社區,網絡群體擁有自己的語言習慣很正常。”網絡語言已經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顯示出越來越重要的地位,它的影響超出了網絡,走進了現實生活中的日常交際用語中,甚至滲透到了電視、报紙等媒體。現實的語言秩序令人堪憂,但是我們必須樹立正確的態度去看待網絡語言的“侵入”,而不是一味地否定。網络語言中確實存在眾多不合理之處,生造詞現象和語法的亂用現象比比皆是,語言的规範亟待實施。王希傑認為語言是一个開放的大系統,具有自我調節功能。混亂是語言發展的一个必然現象,一定量的混亂是語言正常發展的伴隨物。倘若它超過了语言系統的承受力,超過了语言自我的調節功能,那麽,整个語言系統將會面臨崩潰。“網絡語言因此有自己的權限,只要網民的言語活動沒有超越網絡的範圍,就應該看作是正常现象”由此可以看出,網絡語言流行於現實人際交往中是可以被接受的。語言的規範是一个全民性的任務,規範的主體是民眾,語言學家起到指引的作用。規範不是符合語言的內部模式規則,而是要求達到傳情達意的效果,是脫離語境的。對於网絡語言,我們要懂得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網絡語言的便捷性、詼諧性是值得我們肯定的。
  
  四、結語
  
  綜合上述,我们可以看出網絡流行語的勢力很强,覆蓋面很廣。網絡語言既是一種語言現象,也是一種社會現象,它的產生和發展有一定的過程,其生命力隨着網絡的普及(電腦网絡、電視網絡、手機網絡全面地覆盖了人們的日常生活)也愈顯強盛,并且在語言規範的推动下,會對我們的日常交際影響深远。
  
  註釋:
  [1]陳原:《社會語言學》,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第9頁、第9頁.
  [2]柏拉德:《社會语言學》論文集,1972年,第7頁.
  [3]曹旺儒:《社会語言學視野中的網絡语言》,《內蒙古農業大學學報》2010年第4期.
  [4]李明潔:《“時尚漢語”是正常現象还是病態現象》,《編輯學刊》2010年第5期.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議從社會語言學角度看網絡語言的生命力》其它版本

漢語言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